第133章 第133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3章 第13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3章

    对于小辈儿们的婚事, 但凡是真心为了他们好的长辈, 都是乐见其成的,除非自家孩子找了特别不靠谱的那种,那么身为长辈哪怕豁出去也得帮着捅破。正常情况下, 怀着祝福的长辈占了绝大多数。

    当然喽, 也不排除有那种天生反感儿媳妇儿、孙媳妇儿的人,那种人肯定有, 然而在老宋家那是绝不可能存在的。

    别说赵红英、张秀禾等人了, 就算是看着最不靠谱的袁弟来好了,她看似是反对扁头谈对象,可她反对的是这件事本身, 而不是针对那个姑娘,在她看来, 只有等到扁头功成名就之时, 才有资格成家。

    扁头:……………………

    不提那边,单说赵红英这儿了,哪怕俩孩子咬耳朵的声音再轻, 她就在跟前呢, 又没耳背,咋可能听不到呢?只一听那话,她就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刚想开口反驳, 可到底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想着以往的那些经历, 决定给老天爷多一点点信任。

    “还走不走了?赶紧的!有话等下慢慢说。”赵红英果断的打断了俩孩子的对话,还硬把这俩扯开,一手拽上一个,“走!”

    “好好,奶你别气。”臭蛋好无奈的结束了刚才的话题,老老实实的带上奶和姐,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室外训练场地。

    怎么说呢,十八无丑女,更别提人家小姑娘今年才十六,正当是水灵灵的年纪,哪怕模样也不是很出挑,可决计算不得丑了。这会儿,阳光正好,照在她身上、面上,只给人一种满满都是青春活力的感觉。即便并不曾真正接触,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是个活泼开朗积极向上的小姑娘。

    赵红英对几个孙子的要求已经低到不行了,这其中又以臭蛋为最。想也知道,臭蛋直到现在,连家里人都还没认全,对他还能有啥期待?

    “嗯,挺好的,配你糟蹋了。”赵红英斜眼瞥了眼臭蛋,就看到臭蛋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瞪着自己,想了想,又改口道,“记得对人姑娘家好一点,不过现在不是弄那个啥法的,年纪那么小能处对象?宝啊!”

    “女的二十岁结婚,男的要二十二,都得要周岁。”喜宝很想提醒她奶,婚姻法才不是现在刚颁布的,不过仔细想想也没错,早先在乡下老家,谁家结婚会上城里领证去?不都是媒人撮合后,摆酒庆祝,然后就凑在一块儿过日子了?反正在老宋家,除了春丽当初扯了证外,其他人全都没有。

    事实上,要不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些知青也不能一走了之,如果是扯证后再分开,那就是离婚的身份了,可仅仅是摆个酒,几乎毫无约束力。

    赵红英也明白现在这个年代跟以前不同了,就连早以前那些个定亲啥的,搁在如今也没啥意义了。不过再想想,自家条件也不错了,只要那小姑娘别嫌弃臭蛋是个傻的,一切好说嘛。

    想通了之后,赵红英就开始絮絮叨叨的叮嘱臭蛋,人家那头训练了两个小时,她就在这头念叨了两个小时,直把臭蛋念叨得一个头有两个头,看向赵红英的眼神都变得直勾勾的了。

    终于等到训练结束了,喜宝趁着赵红英去打量那姑娘之际,凑到臭蛋身边咬耳朵:“你记住了多少?”

    “要对人家姑娘好……”臭蛋两眼直绕蚊香,可除了这句话之外,他愣是想不起其他了,“没了吧?”

    得亏赵红英这会儿的注意力放在了训练场那头,尤其是见到人家姑娘往他们这边走来时,欢喜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就好像以前跟喜宝久别重逢一样,别提有多亲近了。

    喜宝同情的看了她奶一眼,瞧瞧,都把她奶逼成啥样儿了,这得多担心他们找不着对象呢?再瞅了瞅一脸懵圈的臭蛋,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还是回头叫妈来跟你说吧,省得你又给忘了。”

    臭蛋忙不迭的点头。

    以前听妈的,以后听媳妇儿的,臭蛋觉得这话没啥毛病,至于妈和媳妇儿会不会发生冲突矛盾,这个还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事实上,张秀禾也不会跟儿媳妇儿较劲儿,与其干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还不如去折磨强子那臭小子。瞧瞧,都是老宋家的崽子,毛头和臭蛋都有对象了,强子为啥还没有?虽说婆婆不让她随便牵线,更是反感她把闺女低嫁,可没说不让她折腾强子吧?在接连放下了两个心病后,又强制性的无视了春梅和喜宝的亲事,张秀禾坚定了决心,正好强子今年坐守京市,此时不动手还等明年他再跑路吗?

    回去的路上,喜宝问赵红英可满意臭蛋找的对象,赵红英思量了许久,这才勉强挤出一句话来:“那闺女挺好的,除了眼神不好外,其他都成。”

    喜宝恍惚间觉得,这句话很是耳熟,仿佛以前也听她奶说过。

    “那闺女跟我说,她家是乡下地头的,问我嫌弃不?我有啥好嫌弃的?咱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地里刨食的。我就跟她说,啥时候两家人聚一聚,不然就咱们跟着一道儿去拜访拜访,她说这个得看领导给不给假……我看都成,年岁小不打紧,早些去显得咱们家有诚意,要是对方不大乐意,晚些日子再去也成。”赵红英当然明白时代在变化,可她终究还是老思想,总觉得光俩孩子说了不算,起码也得叫双方大人碰个面。

    其实,最最麻烦就是,臭蛋虽然成年了,可他还是个孩子心性,而人家姑娘是真的年纪还小。

    俩小孩崽子凑一块儿谈对象,你说当爹妈的慌不慌?她家是男孩儿都忍不住心慌,人家姑娘的爹妈爷奶还不得急死?见个面,吃个饭,最好能找个双方都熟悉的中间人再做个见证,定个亲啥的,毕竟时代再进步,老传统也不能完全给丢了。

    赵红英想了很多,正好这班车上也没几个人,而且都坐在前头,她就压低了声音把自个儿的打算一一说给喜宝听。也不是想跟喜宝商量什么,而是说出来了感觉就安心一点儿,再一个就是,她也想着趁早给喜宝打打预防针,好让这孩子也明白,找对象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儿。

    喜宝听得一头雾水,出于对她奶的信任,基本上也就是她奶说一句话她点一下头,都不用仔细瞅她,就能看出她那一脸的茫然。

    “宝啊,你还记得早些年咱们村里有不少知青吗?现在就没两个了,黑心烂肠的直接丢下老婆孩子跑了,稍微有点儿良心的跑了以后每个月还往家里寄点儿钱,咱们邻村那个童家妮子算是命好的,她男人一开始是跑了,没两年又回来了,把她和闺女都接了出去,当了城里人……”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跟你闲聊,是想告诉你,结婚这事儿那就不是两人能说了算的。爹妈亲戚都不知道有这个人,这事儿能成?那童家妮子,要不是她男人还算有点儿本事,挣下了点儿钱,愣是把家里人给安排的婚事给退了,回头就把媳妇儿孩子接到了城里。可就算这样,去年我还听童家那婆子说,在城里也吃苦,婆婆妯娌小姑子啥的,都不喜欢乡下人,日子也难。”

    “要我说,既然要谈对象了,早晚爹妈都得碰面,早碰面早了事,要是有啥不满的,直愣愣的摆出来摊在明面上,能解决的咱给解决了,实在不行,趁早就掰了,别伤人又伤钱的。宝,你说对吧?”

    喜宝干脆利索的接口道:“对,奶您说的一定是对的。”

    赵红英无语的横了她一眼,心道,你个小马屁精,我这是在给你说教啊!

    这时,喜宝又开了口,问她奶:“可要是妈他们没空咋办?”

    宋卫国和宋卫党已经帮着强子他们做事有差不多一年了,张秀禾和王萍也跟在闺女身后忙活,倒不是真有那么多事儿要做,而是人忙活起来,反而有精气神,再说他们也的确是闲不下来的人。

    “亲家见面这种大事儿没空?”赵红英两眼一瞪,瞬间杀气满满,“我回头就给强子打电话,还有菊花,自个儿的事情能自个儿办吗?给假,不给假我去给他们做事!”

    喜宝默默的闭了嘴,她觉得自己可能给大哥和小姑姑招祸了。

    还真别说,赵红英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不是跟往常一样下厨做饭,而是抓起电话机就是一通狂轰乱炸。

    等喜宝去厨房拿了个干净的茶缸子,拿了枸杞泡了茶,端着走到堂屋时,赵红英刚放下电话。还没等喜宝狐疑咋她奶动作那么快时,她奶就主动开口为她解了惑。

    “一个两个的,本事大了胆子还那么小,我才刚说了两句话,立马就夹着尾巴怂了。”赵红英接过了喜宝递过来的枸杞茶,喝了两口才感概道,“到底还是我的宝好啊!还有这电话机也好,找人太方便了。”

    喜宝先是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眼盯着放在沙发旁的小几上的电话机看,片刻后,默默的挪开了眼睛。

    “好了,现在两个老大难问题解决了,听臭蛋那对象说,她是乐意的,她爹妈也知道这个事儿,回头两家凑一起说说就成了,到时候我也去,省得宋卫国那兔崽子不会说话,平白得罪了未来的亲家。对了,那中间人咋找?”赵红英开始犯愁了。

    乡下地头说亲是有介绍人的,不一定是专业的媒人,毕竟前些年时局混乱那阵子,像媒人这种明显带有封建残余的职业是不允许存在的,介绍人倒是可以,而且用处很大。

    像在双方之间说合,帮着安排会面的时间地点,甚至一直到摆酒时,仍是起到了关键作用的。当然,因为别人出力颇多,等喜事成了,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都会给介绍人一定的贺礼,有些地方是送礼物,四样点心或者一双鞋子,也有直接包个红包的,这个倒是可以商量着来,毕竟十里不同俗,赵红英倒是愿意迁就别人。

    可介绍人呢?哪儿去找呢?

    “找教练呗。”喜宝随口说着。

    赵红英初时一愣,紧接着就猛的一拍巴掌:“这个好,这我咋就没想到呢?原还想着咱们两家隔得老远,哪里去找两边都熟的。教练好,教练合适,就这么办了!”

    喜宝张了张嘴,想说点儿啥最后还是选择闭了嘴。她咋感觉自个儿今天说了谁谁就会倒霉呢?先是她大哥和小姑姑,现在又变成了田径队的教练……

    呃,她还是继续闭嘴吧。

    ……

    其实,臭蛋对象家里真没赵红英想得那么夸张难应付,在这个年代,愿意将孩子送去当运动员的,基本上都是农村的,不然也是家境极为不好的。这国家荣誉是很重要,可一般家庭都还是舍不得孩子吃苦的,想也知道,当运动员有多辛苦。

    臭蛋那对象,家里不单是乡下的,而且比老宋家穷太多了,起码老宋家所在的红旗乡还是临近县城的,走路也就半拉小时。也就是现在,过上个十年八年的,他们那片也是县城,毕竟城市一直都在扩充。

    可那边就不同了。

    真正的穷山沟沟里,地少地贫,基本上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一听说闺女被来学校考察的领导看中了,以后就是国家养的了,那家人二话不说就让闺女走了。在他们看来,吃苦受罪也比挨饿甚至饿死要好受多了,起码国家管饭还管饱!

    那边也没有卖闺女的想法,只琢磨着闺女已经不小了,等退役后不得成老姑娘了?还不如在队里找一个。再听说闺女自个儿找了,还是上过电视的冠军,那不就成了?

    没两天,双方就接上了头,而且想法是完完全全的一拍即合,顺便还讨伐了婚姻法的不靠谱。不过无所谓,扯不了证咱可以先订婚,再摆个酒,这不跟结婚一个样儿了吗?

    喜宝还没来得及跟她爸、她爷奶一起出发去旅游,两边就已经敲定了日子。老宋家这边是完全配合的,可人家得忙活农事,就约定好了秋收后碰个面,再让俩孩子请个假,也别往各自老家跑了,直接在京市摆个酒就成了。

    确定了之后,老宋家这边的旅游团才终于成型。

    七月中旬跑出去玩的,足足到了八月初才回来,也是直到回来后,喜宝才愕然发现,他们好像错过了八一建军节。

    “爸,你们军区没事儿吗?”

    “忘了跟你说了,上头的意思是,今年就不折腾了,明年大办特办,还得准备个特别隆重的阅.兵式。所以,这次回来以后,我恐怕要一直到明年才能抽出空来。宝啊,臭蛋娶媳妇儿没啥,你可别这么快就把自个儿给嫁了,起码也得等再过两年。”宋卫军盘算着秋收后估计是没法请假了,可惜头一个侄儿定亲他就参加不了,不过也幸亏是侄儿,要是闺女定亲他没法参加,那就太惨了。

    刚这么盘算着,宋卫军就遭了暗算。

    赵红英一巴掌糊在他背上:“说啥呢?瞎胡闹!”

    宋卫军早就听到他老娘的脚步声了,所以连躲都没躲,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回头才格外委屈的问:“我咋了?这要是我闺女嫁人,我请不出假来,你说寒碜不寒碜?”

    “因为你请不出假来,就叫喜宝别嫁人?”赵红英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手上一点儿也没收力,啪啪的拍着宋卫军的后背,“你再说!你给我想清楚了再说!”

    “奶,没事儿的,爸没空我就不……”

    “你给我等会儿!”赵红英吓都要吓死了,别人是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喜宝那张嘴嘛?虽说老天爷是宠着喜宝,可就以前那些事儿来看,也太宠了点儿,甭管好的坏的都一口答应,叫几声肉肉肉肉肉,能直接下来一头发疯的野猪,也不怕把孩子撑死。所以说,还得她来掌握这个度。

    喜宝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好声好气的答应着:“好,都听奶的。”

    得了准话,赵红英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怼自家老四:“我白疼你了,你就这么胡说八道?臭蛋订婚酒你爱来不来,反正他也记不住你,回头等喜宝要是说了人,你敢不来你试试看!!”

    宋卫军看着眼前满面怒容恨不得吃了他的亲妈,又瞅了一眼乖宝宝牌的闺女,一点儿也不为难的就做出了决定:“好,都听妈的。”

    你能耐你说了算!

    这天过后,宋卫军就麻溜儿的开跑了,他深深的认为,还是部队比较适合他。这以前十年八年的回家一趟,他妈对他多亲热呢,瞧瞧现在,虽说也至少得半年才碰个面,可很明显,他妈已经不稀罕他了。

    唉,还是继续训练那群“新兵蛋子”去吧。

    且不说“新兵蛋子”在迎来了比以往更鬼.畜的教官后,内心是如何的跌宕起伏,反正拍戏间隙跑回来的毛头是崩溃的。

    他拍的是那出以宋卫军为原型的主旋律电影,原本档期是很赶的,也不单单是他那部电影赶,其他都是。不过,在刚开拍后不久,上头重新制定了计划,兴许也是因为发现了时间问题,决定把这部电影往后挪一挪,早先打算赶在八一上映,现在则改成了国庆特辑。

    电影还没拍完,只是接下来要去走外景了,所以回家一趟取些东西,顺便也跟家里打个招呼。

    结果,他就听说家里即将摆酒的事儿。

    毛头:…………???

    不敢置信的跑去找了自家妹子,毛头瞅着依旧安安静静待在书房里看书还不忘做笔记的喜宝,心下稍稍淡定了点儿:“宝啊!奶刚才诓我了,她说农忙以后要给臭蛋摆喜酒,这不瞎扯淡吗?臭蛋啊!他才多大啊!比我还小了一岁!咋就能办喜酒呢?”

    喜宝放下正在看的书,还不忘拿了片泛着清香的书签夹在里头。搁好后,她一扭头,先被唬了一跳,然后才纳闷的问道:“哥,你又去西游记剧组了?”

    “瞎说啥呢?我不是正在演四叔吗?我跟你说,剧组说我可省心了,都不用化妆就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毛头说这话的时候还颇为有些自得,反正每回开拍之前,他的“战友们”都得由剧组化妆师往脸上抹一堆的灰粉,唯独只有他轻装上阵,别提有多自在了。

    “我爸才没有灰头土脸呢。”喜宝想给她爸正名。

    “知道啊!可那不是他来瞧你吗?出门前还能不把脸给洗干净了?再说了,这是艺术效果,艺术源于生活,当然也是高于生活的。”

    既然被按上了艺术的头衔,喜宝就无奈了,她真的不懂艺术,哪怕她的长相气质比电影学院的女同学都更好,可她对这方面却是完完全全的一头雾水。

    眼见妹子被说服了,毛头赶紧回归正题,连声问道:“臭蛋那事儿假的吧?我看一定是假的,要我说,咱们家兄弟姐妹里头,呃……除了大姐,肯定是我先结婚的。”

    “不知道你是不是先结婚的,可臭蛋肯定比你先订婚。”喜宝都不用多哄,就把自个儿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毛头。

    毛头很悲伤。

    “哥,你也不用发愁,晚也晚不了多久,迟早的事儿。”喜宝到底还是心软,瞅着她哥一脸的委屈,忙宽慰了起来。

    可惜,这话半点儿作用都起不了。原因很简单,毛头的问题还大着呢!

    早先毛头还不想开诚布公的说,跟信任无关,只是不想丢人。这会儿,没了法子,他只得返身拖了个凳子过来,一屁股坐下后,老老实实的开了口:“其实,我对象她爸妈不大乐意。”

    “啥?”喜宝惊住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毛头这才说了实话。

    早先,他就告诉过家里,他对象是京市本地人,家里父母双全,爷奶也都在世,上有哥下有弟,还有其他一些亲戚不过来往不算很密切。

    一般来说,像这种有兄弟姐妹并且本人排行靠中间的,就容易产生极端。他们乡下就有句老话,叫做,阿二头夹扁头,爹不疼娘不爱。中间嘛,而且还是前头是个哥哥,后头是个弟弟的,被长辈忽视了也很有可能,毕竟这年头重男轻女的家庭还是属于常态的。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反而是最受宠的那个。

    毛头的对象就属于后者。

    重男轻女和忽略排行靠中间的孩子,这在她家里是不存在的。理由也很简单,除了她打小就聪明漂亮外,还顺便托了自家没姑娘的福。她爷奶生了六个儿子,她爸排行老小,而包括她爸在内的这六家一共生了二十三个儿子,最能耐的是她大伯母,一口气生了九个儿子,其他几家数量是不等,可都一个特点,没闺女。

    等她出生的时候,家里连着亲哥堂哥算在一起,一共二十二个。由此可知,她有多受宠了,甚至在又几年后,她弟弟出生了,作为整个大家族同辈之中最小的孩子,依旧没能争宠争过她。

    “……现在你知道了吧?”毛头瞅着喜宝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忍不住拿手捂脸。

    喜宝很想说,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其实,看她自个儿就明白了,哪怕赵红英没有明着说,可想也知道肯定在操心她的婚事了。将心比心,人家那是整个大家族独一个的小闺女啊,再说姑娘家年纪的确还小,到现在也就刚念完大一,就连那个《回家过年》也是人家第一部作品。

    “她家应该还是有些门路的吧?不然也不能一开始就拍电影,还是当女主角?”喜宝罕见得动用了一下自己的脑子,其实很多事情不是她不明白,而是多半情况下,懒得去想而已。

    “对,她爷爷是老戏迷,她跟我说,就是因为打小跟着她爷爷到处跑着听戏,这才迷上了演戏。你也知道,咱们小时候是个啥情况,听戏可不像现在那么容易。”说到这里,毛头顿了顿,又重新起了个头,说,“《回家过年》那个电影也不算啥,你别看她演的是女主角,其实那个是大男人戏,本来戏份就不重,人家看她外形合适,又是戏剧学院的学生,试了镜就过了。”

    “重点是,她是全家的心肝宝贝儿。”喜宝弱弱的提醒道。

    哪怕再怎么容易,愿意为自家孩子贴脸面的长辈仍然是少数。这年头,当一个合格的父母就是不让孩子挨饿受冻,要说疼到了骨子里的,确实是少得可怜。

    于是,毛头更绝望了。

    听听臭蛋那一帆风顺到不可思议的恋爱,再看看他这悲惨到了极点,甚至未来有可能更悲惨的处境,他只觉得生无可恋。

    这时,喜宝又发现了一个盲点:“今年正月里那会儿,她来咱们家,她爸妈知道吗?”

    “你猜……”毛头瞪着死鱼眼睛,觉得自己就是一条咸鱼了。

    喜宝还能咋样?只能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了精神层面的鼓励:“哥,你加油,我相信你最后一定能抱得美人归的。不然,回头电视上要是重播了你的电影,让他们去看?”

    “宝啊,你觉得以他们家宠闺女的方式,能不去看吗?”毛头作捧心状,“他们去看了,一个不落的都去看过了。所以,你看我这不是想好好演四叔吗?”

    都到这份上了,喜宝不说话了,她实在是寻不出啥安慰的话语了。

    讲道理,正常人都不会接受“黑子”当女婿的,不过要是换成人民英雄的话,兴许机会大一点儿?话是这么说的,可仔细想想,还是觉得够呛。

    不止喜宝是这么认为的,回头她把这事儿告诉了赵红英。

    赵红英正忙着在厨房里剁饺子馅儿呢,闻言也是一脸的无语。

    “我说咋小闺女眼神不好,当爹妈的咋跟着一道儿眼神不好呢?祖传的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得了,我还说癞毛头那小兔崽子终于有着落了,敢情八字还没一撇呢,那带回来给咱们看干啥?看着好玩呢?”

    喜宝努力帮她哥辩解:“我哥这不是想着,我嫂子那头反对,咱们家要是赞成的话,多少也有点儿信心呢。”

    “可别急着喊嫂子,我看这事儿玄乎着呢。”赵红英砸吧砸嘴,一脸的嫌弃,“咱们家赞成?他找啥样儿的,我会不赞成?就他那长相,有女的肯嫁就成了,谁反对?我就问谁敢反对!!”

    好巧不巧的,宋卫国进来问事儿,正好就看到赵红英抡起剁肉刀,“啪”的一下拍在了案板上,吓得他好悬没直接给跪下,稍稍缓了缓,才清醒了点儿,忙问:“妈,妈咋了?谁惹你生气了?”

    说着,宋卫国忍不住扫视了厨房一圈,可除了他那能耐的妈和喜宝外,也没其他人了。他倒是没疑心喜宝,而是忍不住怀疑上了他自己。

    “让宝给你说说癞毛头那小兔崽子干的好事儿。”赵红英气呼呼的拣起剁肉刀,继续敦敦敦的开始剁肉。

    喜宝客串了一把解说员,越说越替她哥觉得心酸不已。

    娶媳妇儿的征途上磨难太多,总有一种西天取经的错觉,不过,西天取经最终还是落得了个完美结局,总算没白费心力,就看她哥最后能不能抱得美人归了。

    等宋卫国听完了前因后果,足足愣了半刻钟,这才举起手狠狠的拍了自己大腿一巴掌:“我说毛头那小子咋那么能耐呢?瞧着倒不像是我生的了,原来都是在诓我!好个臭小子……毛头!癞毛头!!”

    宋卫国转身出了厨房,扯着他的大嗓门吼着毛头,不一会儿声儿就远了。

    还在厨房里的喜宝担心的目送宋卫国出门,回头就看到她奶也在瞅她:“奶?”

    “宝你说,毛头这小兔崽子能娶到媳妇儿吗?”赵红英迟疑着问道。

    “能啊!我哥人那么好,肯定能的!”

    “那就成了。”赵红英瞬间放下了心来,重新抡起刀继续剁肉馅儿,全然没了早先的担忧,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快活。

    喜宝一脸懵圈,她觉得自己可能跟不上她奶的思维节奏了,咋刚才还那么犯愁,转眼见就又不愁了?思忖再三也没想出个答案来,喜宝索性也不管了,反正听奶的准没错。

    厨房这边一老一少是放了心,宋卫国却急得不行,打小就犯蠢的强子就不说了,咋瞅着特别聪明的毛头也娶不来媳妇儿呢?又气又急的他把毛头拽住好一通说教,吓得原本可以有一天休息时间的毛头转身就收拾了东西,马不停蹄的跑回了剧组。

    这一跑,就又是两个月。

    在这期间,臭蛋见过了老丈人一家,当然不止臭蛋,但凡有空的全都参加了这次碰面,而判定是否有空,则是看赵红英的力度够不够了。

    气氛挺好的,因为两边都是庄稼把式出身,谁也没嫌弃谁,反而聊聊地里的收成,聊聊今年的粮价,聊聊新政策有多好……两边都不打算为难,一切自然都是水到渠成的。

    臭蛋也没表现出异样来,毕竟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老丈人一家子,不认识才是对的。至于家里的人,张秀禾提前一晚对他进行记忆强化,叫他务必要记住人,要是实在记不住的,那干脆第二天别出现了,不然到时候闹了笑话多尴尬呢?幸好,臭蛋还算给力,除了很纳闷的说了句“黑子哥”咋不见了,其他都相当配合。

    当然,老宋家这边也没打算隐瞒臭蛋的问题,文化程度不高、记性不好之类的问题都一一道明。不过同时也摆出了种种有利条件,譬如,养老就归强子了,臭蛋多年来的工资津贴都帮他存着等等。在两边都好说话的前提下,这次亲家会面相当愉快的结束了。

    “那就这样吧,我去找人帮着挑个好日子,咱们先摆几桌酒把这婚事给定了,老姐姐你觉得咋样?”赵红英拉着臭蛋对象她奶,说话的语气仿佛真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

    “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