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第13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1章 第13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1章

    在听到“黑子哥”这三个字时, 毛头的内心毫无波澜, 他算是对自家蠢弟弟服气了。

    可等臭蛋说完后头那番话,他……

    还能怎样呢?这就是报应啊!

    毛头忍不住想起当初,他每回都能把亲哥强子噎个半死, 那会儿强子看向他的眼神里永远都是充满了纠结和怨念。如今倒是好了, 真当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瞧瞧, 那些年造过的孽,全都孽力回馈了。

    “臭蛋,我是你毛头哥, 不是啥黑子哥。还有,就你这破记性, 听教练的话,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练习短跑吧。”毛头扶额叹息,感觉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可你是黑子哥。”臭蛋认真的瞅了毛头好几眼, 因为今年没有什么大型比赛, 他春节那会儿得以放了个长假,正好又摊上毛头的新电影上映,除了第一回是跟着哥哥姐姐们去看的外, 之后几次, 无论是他爹妈还是他爷奶, 都喜欢拖上他。

    于是, 刷了n遍电影的后果就出来了,哪怕臭蛋已经忘记了电影里的具体剧情,却独独对“黑子哥”印象深刻。

    “是毛头哥!”

    “可你不是……好好。”臭蛋脾气多好呢,眼见毛头真的快要怒发冲冠了,赶紧顺势改口,顺便还用一种特别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向他哥,“你对,你说的对,是毛头哥。”

    毛头更绝望了。

    他只暗自庆幸,强子并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儿,不然一定会仰天大笑三声,以报那些年被毛头欺负之仇。

    “算了,你爱叫啥就叫啥吧。”毛头也妥协了,谁叫他饰演黑子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化过妆呢?除了换上一身符合劳动人民气息的衣服外,也就是多了几个行李,就单纯的形象而言,是真没怎么折腾过,跟西游记剧组那是完完全全的两个极端。想到了西游记剧组,毛头更心塞了,他现在就盼着家里都认不出来得了,不然很怀疑臭蛋又要给他改名字了。

    黑风怪哥……黄袍怪哥……金翅大鹏雕哥……

    这日子没法过了!!

    “哥?”臭蛋也不知道究竟该叫啥了,他本来记性就不好,被毛头这么一折腾,直接就给弄糊涂了。好在,他也不傻,索性抛开所有的称呼,单就叫哥,心道,这下肯定没问题了。

    正好毛头也不想继续刚才那惨烈的话题了,索性顺势岔开话题,转而问道:“家里人都在忙活,我想着今年好像没啥大型比赛,就跑来瞧瞧你。咋样啊?最近训练苦不苦?忙活不?”

    “我不忙。”臭蛋高高兴兴的应着,满面皆是笑,两眼晶晶亮的,如同繁星闪烁,全然看不出来这个年岁应有的烦恼。

    其实,以臭蛋这种情况,如果没有当年省队去县城寻找体育好苗子,哪怕他记性再不好,到了这个年岁也该成熟起来了。这个道理很简单,记忆不好并不等于他傻,而一个人想要成熟,周遭的环境就是最好的催熟剂。

    假设,臭蛋一直留在乡下老家里,在上完了小学以后,他是没可能继续上初中的,哪怕赵红英可以逼死赵建设,上初中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又因为臭蛋记性太差了,完全不存在外出打工的可能性,唯一的出路就是跟着家里的长辈一起下地干活。考虑到种地属于一种机械性劳动,哪怕他记性再不好,大不了每次下地每次都学,做最简单最重复的劳动肯定还是没问题的。等他眼睁睁的发现周遭都在变化,唯独自己记不住时,哪怕本性再怎么乐观向上,久而久之,仍旧会被影响到性格。

    再有就是,当初还在乡下时,因为臭蛋年纪小长得又讨喜,加上老宋家在当地还是很能说得上话的,其实并没人欺负他。可那到底是小时候,等他渐渐长大了,年幼讨喜的光环消失后,面临的就可能是众人的嘲讽了。

    欺负傻子这种事情,哪儿都有,并不稀罕。

    更糟糕的是,就臭蛋那记性,只怕刚揍了他,转个身儿他就给忘记了。

    毛头还是挺担心这个傻弟弟的,偏偏这傻孩子永远都是一副乐淘淘的笑模样,弄得他每每觉得自己白担心了,可回头还是忍不住继续操心。

    一个臭蛋,一个喜宝,这俩简直了!!

    “甭管忙不忙的,你得好好照顾自己,回头得空了,我再带妈来瞧你。家里的电话你留着不?给妈多打电话,给奶也打打,省得她回头啐你。”

    “好好。哥,我请你吃饭!”

    完全不明白这两句话是怎么接到一块儿的,毛头勉强忍住了没翻白眼,他就不该犯傻关心这傻弟弟。正这么想着,就听臭蛋又开了腔:“再给你看我的对象。”

    毛头:……!!!!!!!!!!

    这一刻,啥黑子哥,啥拍电影,啥记性不好,啥会不会被人欺负,啥以后会咋滴,啥……全都瞬间不翼而飞了,毛头脑海里先是空白一片,紧接着就被臭蛋这话给刷了屏。

    臭蛋的对象啊啊啊啊啊啊!

    这傻孩子不老老实实在体育基地里训练,居然还有闲工夫谈对象啊啊啊啊啊啊!

    铺天盖地的弹屏刷爆了毛头的脑海,一时间,他整个人都呈现石化状态,任由臭蛋拽起他就往里头跑。

    哪怕臭蛋的记性再差,他在国家队体育训练基地都待了那么多年了,还是那种极少外出的状态,所以对里头的布局他是很熟悉的,再说工作人员也都认识他,由着他拽个人疯跑。

    等等,被他拽着的那个人挺眼熟的?

    “喂喂,你看那个人!宋涛拽着的是不是黑子?哎哟我第一次看一个反派死掉哭成了泪人啊,太惨了,你说爹妈都死了,爷奶病的病瘫的瘫,弟弟妹妹还都送了人,跟哥姐出去打工还能走丢了,又被坏人带走培养成马夫……咋啥事儿都叫黑子给摊上了呢?”

    “那个不是宋涛他哥吗?是吧?应该是的吧?咱们这儿也不能由着外人进来啊。”

    “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那就是宋涛他哥,亲的,叫宋社会,跟那个宋涛的姐姐,就是上回一起去美国的那个京大女学生,是双胞胎呢。”

    “……这爹妈生孩子也太随便了吧?”

    臭蛋不愧是短跑冠军,其实他长跑也得合适的,哪怕他的爆发力强于耐力,以他的速度,跑进马拉松前三还是没问题的。唯一麻烦的是,他记不住,别说马拉松了,就是让他去跑男子三千米,他也能记错圈数。

    不过,速度是摆在这儿的,即便这会儿拽着一个人,臭蛋依然如同风一般的呼啸而过,等他停下来时,毛头已经给累趴下了。

    毛头拿手撑着膝盖,气喘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满心都是这小兔崽子啥时候跑得那么快了?难怪智障美国佬坑人反被坑,就这速度,那可真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吓死个人。

    “哥你跑得可真慢,你要是跟我跑得一样快,就能躲过子弹了。”臭蛋说着说着,自己也愣住了,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补充道,“导弹也躲得过。”

    “滚你的蛋!”毛头好气啊,其实他的身体素质挺好的,早先拍摄西游记时,啥天气状态啥拍摄环境都经历过,连导演都赞他能吃苦能坚持,结果……

    等等,他一个演员,为啥要想不开跟奥运短跑冠军比?!

    “快走,我请你吃饭。”臭蛋并没有让毛头歇多久,又拽着人继续走。好在这回是走而不是跑,毛头只能认命的由着蠢弟弟拖着自己往里头走。

    体育基地的食堂是非常不错的,不止是用餐环境好,里头的菜色品种丰富到令人惊叹。

    唯一谈得上缺陷的,大概就是少油少盐了,不过每顿都有鱼有肉有蔬菜有鸡蛋,甚至光餐后水果就有七八种。

    毛头刚才还满脑子都是臭蛋自爆的对象事件,转瞬就被拖着跑了半个基地,直接跑了个大脑缺氧,等这会儿好不容易稍稍平静了些,又看到了一堆的精品美食,里头还包括世面上很少见的热带水果,顿时恶向胆边生:“对,请我吃饭,你买单!”

    “噢。”臭蛋答应了一声,转而给了毛头一个餐盘,“吃吃,随便吃。”反正也不要钱。

    结果,才吃了一半,毛头就恢复了智商:“我刚才是被你附身了吧?等等,你先别忙着吃,回答我,啥叫你谈了个对象?你对象……女的啊?是谁啊?”

    臭蛋还没开口,一旁也过来用餐的队员听了这话,顺势搭了一句:“他对象啊!青年队刚上来的小师妹,最喜欢看电视、看电影了,上春晚时,宋涛帮她搜集了不少明星签名。对了,咋没黑子哥你的签名呢?”

    毛头冲着臭蛋龇了龇牙,然后才看向旁边的队员:“他过年那会儿啥都没说……青年队刚上的?年纪还小吧?你们队居然不禁止谈对象?”

    队员很是无奈,先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始倒苦水:“咋不禁止呢?肯定是禁止的,如果是面临退役的老队员那是无所谓了,可宋涛才多大啊?他还不到二十岁呢,可教练说,不用管他,由着他去,还拍着胸口保证说,不出三天一定忘记了。后来眼见不行,又说给他放个大长假,等过完年回来,一准忘了个精光。”

    结果,当然是无比惨烈的。

    埋头苦吃的臭蛋头也不抬,由着队员和他哥说自己的闲话,他当然知道自己记性不好,可他记性不好不也记住了他妈吗?由此可见,他也不是完全没救。至于那些被他忘记的人,都忘记了,还有啥好说的?

    “喂喂,我是谁?你快说我是谁!”毛头问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却并不打算插手弟弟的私事,只是拿起筷子的另一头敲臭蛋的脑袋,“回答,立刻回答!”

    “你是我哥。”臭蛋抬眼瞥了下毛头,咽下了嘴里的饭菜,又添了一句,“黑子哥。”

    毛头:……好气啊!不想保持微笑,只想打死这个蠢货!

    最终,毛头也没打死臭蛋,开什么玩笑,这里是国家队体育训练基地,在这里揍他们的核心王牌,别等下把拳击队的那些人给引来了。其实毛头也不知道拳击队的在不在这里,可他还是默默的怂了。

    万幸的是,他还是被臭蛋带着远远的瞧了眼臭蛋那对象,隔着一片训练区域,看得自然不是很真切,只依稀感觉是个模样清秀的小姑娘,旁的就没了。

    “你咋认出来的?”毛头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这一排人呢,全都穿着一模一样的国家队训练服,又因为高矮胖瘦相差不多,远远的看去,压根就分不清楚谁是谁。事实上,要不是臭蛋告诉毛头,从左边数第二个就是,他只怕到这会儿都没找到正主呢。

    “看出来的,一眼就看到了。”臭蛋回答的异常坚定,就好似以前在老家乡下里,他每回都能隔着一两百米的路程,一眼瞄准哪个是他妈,也能隔了十多年,依旧记得他妈当初说过的每一句话。

    嗯,是记得特别牢,除了认错了妈。

    “我可以把这个事儿告诉奶吗?还有爹妈。”毛头想了想,感觉就宋家人的做派,肯定不会在乎臭蛋年纪轻轻就找对象的事儿,毕竟就连扁头谈对象他奶都一副乐见其成的模样,唯一倒霉的估计就是春节后刚跟大伟换班留守在京市的强子了。

    坑哥嘛,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好啊。”臭蛋倒是无所谓,只是在临走前,他又稳狠准的扎了毛头一刀,“电视台的人说我是田径场上的英雄,那黑子哥你呢?你是黑帮的英雄吗?各行各业都有英雄……我知道了,四叔一定是军队里的英雄!”

    毛头:……英雄不英雄的,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只想打死你!!

    “宋臭蛋!我叫癞毛头,你毛头哥!!”

    臭蛋一个转身就麻溜儿的跑了,其速度之快,仿若流星划过天际,眨眼间就彻底没了踪影,徒留气得干瞪眼的毛头。

    在回去的路上,毛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当然不是臭蛋谈对象的事儿,这种私事肯定是得看臭蛋自个儿的,别说他这个当哥的,哪怕是爹妈爷奶也管不着,最多在背后默默的表示支持。他想的是,啥叫电视台要拍各行各业的英雄?

    到了京市里头后,毛头先往他奶那头跑了一趟,结果他奶不在家,倒是他爷坐在院子里的小石桌前,一壶茶,一碟炒花生米,还有一根旱烟杆子,正美滋滋的晒太阳呢。

    毛头的到来,成功的毁了老宋头这个悠闲的下午。

    “臭蛋也谈对象了?好好,回头我一定转告给你奶……啥?臭蛋!癞毛头你别跑,你给我回来说清楚!!”一贯老好人的老宋头这会儿都拔高了嗓门,差点儿没提着旱烟杆子追杀毛头三百里,只是毛头撂下这个劲爆消息就跑了,虽说没臭蛋那么快,却也不是老宋头能撵得上的。

    老宋头追出院门一看,人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掂着他那从不离手的旱烟杆子,一步一晃悠的回到了石桌前,慢悠悠的开始琢磨起来,这一琢磨,茶凉了,花生米不香了,连旱烟杆子都忘了点了。

    最惨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赵红英原本正琢磨着,要是喜宝大三念完了还不开窍,是不是应该帮着撮合一下?她肯定不会像张秀禾和王萍那么不靠谱,在撮合之前,必须得仔细打听清楚了,觉得万无一失再做媒。结果,这个念头刚在心里转了一圈,回家就被自家老头子的一番话给劈了个外焦里嫩,啥念头都忘记了。

    假如说,连臭蛋都谈对象了,家里其余那些个老光棍们、老姑娘们究竟该有多傻啊?

    这种事儿还不能深入去想,一旦往深了想了,就会觉得未来黯然无光。要是家里其他人还好,赵红英仔细一琢磨,等天黑以后,就立马给儿子们去了电话,从老大宋卫国开始,依次往下,四个儿子全都打了个遍儿,老大老二是没好好教儿子闺女,老三是没教好婆娘耽搁儿子找对象,老四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不找,结果闺女也跟着傻乎乎的不想找……

    古有孟姜女哭长城,今有宋氏四兄弟哭故宫,千古奇冤也不过如此了。

    对于宋卫国等人来说,最糟心的还不是亲妈的问罪,而是亲妈坚定的支持孙辈儿自由恋爱,却跑来怪罪他们不作为。偏偏那还是亲妈,不服,憋着!

    ……

    毛头是真的歇不住,暂时没有剧组需要他,学校里的功课本来就不紧张,这会儿刚步入五月,属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段。

    假如是喜宝,那她肯定会沉迷学习不可自拔,可对于毛头来说,学习是为了什么?为了考上心仪的大学,为了能更好的演出角色的精髓,当然也为了能顺利的通过期末考试。离期末考试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呢,就算要复习也可以等考试前半个月,不着急。

    往各处都跑了一趟,刷够了存在感后,毛头就又老老实实的缩在了学校里,不准备复习功课,可课还是要上的。

    京市电影学院比京大那边宽容多了,很多课程都是属于弹性课的,这也是考虑到学生当中好多都是边上学边演戏的,缺掉的课多不说,每个人的进度还不同,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重复上,缺课的学生主动过去补就可以了。这也是因为眼下电影学院的学生很少,这种弹性课还是施展得开的,不过毛头却听人说,今年就要准备扩招了。

    刚听说了这个事儿,回头毛头就被教授唤过去了,他还以为是叫他参加搭戏工作,毕竟电影学院不比其他高校,除了理论考试外,面试过程也是很重要的,身为大三的优秀学生,于情于理也该帮(坑)一把未来的师弟师妹们。

    出乎意料的是,教授跟他说的确实另外一个事儿。

    “各行各业的英雄?”毛头一脸的懵逼,他又不是臭蛋,记性好得很,当然瞬间就想起这话是听过好几遍了,又联想到先前臭蛋说过,有电视台的人请他出演田径场上的英雄,被国家队的教练回拒的事儿,当下他恍然大悟。

    等教授仔细的解释了一遍后,毛头心下彻底了然。

    准确的说,就是国家在大力发展经济建设后,又开始推行文化产业,电影、电视剧肯定是大头,其他的文娱产业也不落后。又因为影视方面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了上头领导的预期,他们打算在今年国庆前,推出几部主旋律片子。

    其中有一部属于重中之重,是八一建军节之前搬上银幕的,讲得自然是军队里的英雄。

    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离建军节不到三个月时间。当然,如果只是拍一部电影,两到三个月是绝对够的,关键还是审核的问题,毛头知道行业内的规矩,有些电影的审核周期很短,一两个月就完事,而有些可能两三年都还未过审,甚至干脆无限期的被阻拦在了外头。

    “上头是这个说法,不过如果到建军节真的来不及,那也无所谓,大不了推迟到国庆,反正消息又没放出去。而且除了这部英雄片外,还有其他几部也已经开始准备了,大概是建军节、国庆节之间,别的事情你不需要考虑,先想想怎么进组吧。”

    教授只给毛头透了个信儿,具体的他也不大清楚,主要是剧组尚在筹备之中,别说啥时候开机了,啥时候选拔演员都是个未知数。而且依着国家惯常的习惯,说不定就是直接去文工团选角的,如果真的是那样,外头的这些演员估计就只能捡些残羹剩菜吃了,能有个小龙套就算幸运的了。

    毛头谢过了教授,回头就给他叔疯狂的打电话。

    ……

    《和平年代的英雄》。

    战争时期有英雄,和平年代亦不例外。在这个状似平静无忧的年代里,有无数个不知名的英雄在背后默默的付出着,他们都是劳动人民出身,为了国家的稳定、人民的幸福,付出了汗水和青春,甚至选择放下私人感情,一生为国效力。

    在我国,除了海陆空三军外,还有一种特殊作战部队,他们从最精英的军人里被选拔出来,重新进入极为严苛的高强度训练中,历经种种艰难险阻,最终以万里挑一的概率正式成为一名特殊战士。

    而在这其中,有一位战士几十年如一日的为国奉献,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狠狠的扎进了敌人的心肺,无数次外出执行秘密任务,永远都行走在死亡的边缘,更有数次出入抢救室,生死一线间,他仍然惦记着报效祖国……

    宋卫军一脸的麻木,在放下了手里的剧本后,伸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幽幽的开口:“首长,我有个问题。”

    “问。”

    “我就不说这个剧本太不靠谱了,就问一个事儿,有那么多战友,因公献身的也有不少,怎么就偏偏挑中了我呢?我觉得,您比我更合适!”

    “这是上头的命令。”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饶是宋卫军已经准备好了满腔的推托之词,到了这档口,还是被生生的噎住了。他很想说,自己已经退下来了,哪怕现在还承担着不少职位,可已经有至少两年没出过危险任务了。

    可没等他再度开口,老首长已经看穿了他:“放心,只是借用你的名头,又不是真的让你去演电影。另外,你经历的很多任务都仍属于保密范围,这些也不会透露的,露出来的都是无关紧要。”

    “看着特别吓人。”宋卫军实话实说,“我知道剧本写的任务还没有我出的那些十分之一的危险,可老首长,我出任务的事儿我妈都不清楚的,这回片子一拍,那还不完蛋了?”

    “你可以告诉她,这是艺术加工。”

    “不不,我不能这么做,我觉得可以再商量商量?比如别直接写‘宋卫军’,咱们换个名字。”

    “上头的命令。”

    得了,这就是没的商量了。

    宋卫军嘴角抽抽的看着眼前的剧本,哪怕老首长先前已经说了,这玩意儿并不是最终定稿,可他仍然很崩溃。

    没有最终定稿,可主旋律主基调肯定是已经定下来了,具体内容那得看导演到时候怎么拍了。反正一句话,等这部电影出来了,他算是坐实了人民英雄的名号,所以……

    啥时候给他弄个纪念碑呢?

    “拿回去仔细看看,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完全可以提出来。上头的意思是,具体任务是不能透露,可细节方面就无所谓了,行了,我知道小宋你是个聪明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的。”

    “是。”

    既然已成了既定事实,宋卫军最终还是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带着那见了鬼的剧本回到了他的单人宿舍。

    军队这边的住宿条件其实一直挺不错的,也就是刚入伍的新兵蛋子,好多人挤在小小的一间宿舍里,只要熬过最初几年,各方面的条件都会改善很多。像他现在,自打调职回到了京市军区后,就直接拨给了他一间单人宿舍,有床有柜有桌有椅,每层楼都有厕所和洗漱间,比他闺女住的京大宿舍条件好太多了。

    宋卫军随手把剧本往桌上一撂,刚准备思考下人生,还没完全合上的宿舍门就被人敲开了:“军子,有你的电话。”

    昨个儿刚被亲妈摧残了一回,宋卫军苦笑的看了眼剧本,总觉得这部电影放映出来后,自己一定会死得很惨。眼见战友还在催促,他只好先空着手出来,老老实实的去聆听太后大人的训斥。

    结果,压根就不是他家那位太后。

    “癞毛头你个臭小子,不好好念书尽瞎胡闹。咋了?你这又是闯了啥祸?想叫我帮你抹平了?”

    “叔!你是我亲叔,我祖宗!”毛头才不管那头是不是在嘲讽他,只管把自个儿刚听说的事儿一股脑的问了出来。谁叫整个老宋家就他四叔一人在军队里呢?哪怕京市军区跟文工团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他也得试试看,兴许就成了呢。

    成不成的还没准儿,等毛头把事儿一说,倒是把宋卫军吓了个半死:“你咋也知道了?你奶呢?你奶是不是也已经听说了?她咋说的?怪我早先没告诉她实情?那些都是保密任务,我不说也没啥错,对吧?”

    毛头多聪明一人呢,听着电话听筒另一头的声儿有些不对劲儿,当下就脑补了一堆东西,而且当机立断准备诈一诈自家最能耐的小叔。

    “叔啊,奶那边呢,还不是很清楚。我这不是在京市电影学院念书嘛?这一行啊,我比较熟,学校里的教授又都很喜欢我,还有以前合作过的导演啥的……叔,你就直说吧,要不要我告诉奶,我可以立马给她打电话。”

    宋卫军起初没联想到毛头的学校,及至这会儿才恍然大悟,忙不迭的叮嘱道:“你个小兔崽子别胡说八道,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这边还在周转,兴许上头改了主意,不拍我了呢?反正你先把嘴巴闭牢,不准跟你奶说!”

    这一番话入了耳,毛头惊得好悬没把手里的电话机给甩出去,关键时刻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这才勉强保持了清醒。

    “叔啊,四叔啊,嘿嘿嘿嘿……”

    “小兔崽子你想干啥你直说!”

    “你帮我引荐引荐呗,我想在里头演个啥角色的。诶,叔你说,我演你成不成?我懂你啊,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了,我俩都生活在一个家里,从乡下老家走出去的那种心态,我懂啊!”

    完全没有再给宋卫军说话的机会,毛头只絮絮叨叨的说着:“这种片子我知道,必须征得人民英雄本人的同意,你同意我演就可以了。我的演技有保证的,春节那个片子看了没?小时候我还老在村里演知青谈恋爱,你不都看过了吗?我还会唱歌,你教我的!我这就给小叔您唱一个!”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一阵声嘶力竭的大吼声后,京电校内小卖部的老板连滚带爬的跑了,他本来还在打瞌睡来着,午后小憩,结果就听到了这么惨烈的歌声,好悬没直接把他的老命给吓出来。

    然而,毛头并不觉得,他还在问电话那头已经彻底石化了的宋卫军:“咋样?有感觉吗?这都是小时候你教我的,调子不重要,关键是气势!!”

    “叔啊,你小时候教我,我全都记在心里,还有那个国营饭店女服务员,我也会啊,要不给您也来一个?反正您明白就好,全天下除了您本人外,再也没有人能比我演得更像了,我多了解您啊,我打小就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奶最喜欢的就是您了,老说我爸我二叔我三叔都是傻子,独独只有四叔您最聪明了!”

    “行了啊,就这么说定了,由我癞毛头来演您!!”

    及至电话挂掉,听着里头不断响起的嘟嘟声,宋卫军还没有回过神来。

    啥就说定了啊!!他同意了吗?!

    此时的宋卫军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如何惨烈的故事,只顶着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回到了宿舍楼。

    其实吧,毛头压根就没看过剧本,他也完全不清楚宋卫军这些年来出过多少惊险任务,甚至那都不叫惊险了,而是完完全全的豁出去命。有好几次,宋卫军自个儿都不觉得能活着回来,这也是为啥,他曾经一度跟家里断了联系,除了每年一封的信和每月按时寄过去的汇款单外,啥都没有。说白了,他就是怕自己有去无回,所以提前写了数封信,至于工资,他很清楚哪怕自己真的死了,部队这边也会按时寄过去抚恤金的。在他们这帮人里,跟他一样做法的人很多,这也是上头默许的,只是真正活下来的,却仅有他和另外一位战友。

    为什么不能选择死去的英雄呢?一个是因为这种真人电影必须获得英雄本人的同意,如果英雄已逝,就必须获得直系亲人的允许,这么一来牵扯就太大了,要知道,直到现在他还每年帮着写几封信,然后辗转寄到他那些战友的故乡。

    怕曝光是没必要的,他这一辈文盲都有很多,更别提上一辈儿了。就说他好了,老宋头和赵红英都不识字,就算现在勉强认识几个字,还能指望他们能分辨得出来笔迹和日常用语?再说了,很多人都是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不归家的,就算真的笔迹变了又怎样?更别提他一直都有刻意模仿。

    只要部队每个月都按时汇去抚恤金,每年都有那么一两封信件,瞒到父母老去不是什么难题。甚至就连打电话也不怕,太多年了,谁还没个改变呢?

    这就是为什么不选择那些逝去英雄的原因,不想去打扰他们的平静,至少在眼下暂时还不能打扰。

    于是,问题就又绕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这事儿可咋整儿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