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第12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27章 第12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27章

    在年关之前, 各个学校先宣布了放假的消息。

    大学放假得早, 条件好的同学早不早的买好了回家的车票,考试一结束就拎上提前收拾好的行李离校了,而那些条件不怎么好的, 也会寻些假期兼职, 趁着休息的空挡多攒些钱,充当新学期的生活费。

    也就是短短几天工夫, 偌大的校园里仿佛徒然安静了下来, 大半学生都离开了,剩下来的,要么就是还有一两门没考的, 要么则是家在本地,原就不怎么着急的。

    喜宝属于两者皆是。

    不过她倒是真的无所谓, 只因越临近考试周, 她反而越空闲,这平日里要预习新课复习旧知识,还有文字翻译的任务, 忙活得不得了。一到期末考试了, 除了复习还是复习,她很是另类的能抽出空闲时间回家了。

    想着上周刚回过家,两天后又还有最后一门考试, 再加上外头风雪正盛, 喜宝犹豫了一下, 暂时歇了回家的心, 横竖也不差这两天了。

    同宿舍的王丹虹长出了一口气,随着大三增加的选修课,考试时间越来越神奇了,眼瞅着同宿舍的人都跑了,王丹虹生怕留下自己一人,别看她素日里胆子还算大,可一想到整层楼只寥寥几人,就忍不住胆寒起来。

    “那个……宋言蹊,咱们明年就是大三下学期了,离毕业也就一年半的光景了,你有啥打算没有?”确定喜宝不回家后,王丹虹心下放松的同时,也忍不住找了个话题来聊,要不然平日里闹哄哄的宿舍,徒然间变得悄然无声,还是很吓人。

    “打算?”喜宝一脸的莫名。

    王丹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问错了问题,更确切的说,是问错了人。不过,想到原本就是随口找了话题来聊,她也就不那么在乎答案了,索性开口谈起了自己的想法。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哪怕她们并不是含金量最高的老三届,可这年头但凡能考上大学,那就是人才,更别提京大还是享誉全国的名校。

    能考上京大,并顺利的毕业,即便不能评上优秀毕业生,那也是各个单位抢着要的,完全不必担忧工作问题。可就算这样,人还能没个目标?国家到时候是随机分配的,最多会考虑学校给的评语,假如自己原本就有心仪的工作单位,那就一定要提前准备起来,不然等定下来后,说啥都晚了。

    打从一开始,王丹虹的目标就挺明确的,她没想过要留校之类的,而是想进外.交.部。当然,如果这个不成,就略退一步,总之一定是国家单位,还是地位崇高并且工资待遇福利极好的。

    “……你要是穷过,就会明白我的选择了,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还要赚大钱。”王丹虹说着说着,情绪反而有些低落了,她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其实不是当代青年大学生的主流想法,多数人还是想着报效祖国,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最后的位置上。可反过来想想,衣食无忧当然可以做出任何选择,可她不行。

    “我想留校。”喜宝愣愣的听她说了半天,最后憋出了一句话来。

    “留校当老师?平时上课,得空了继续做你那些文字翻译?”王丹虹其实不是很赞同,好在相处了这些年,她多少已经摸清楚了喜宝的性子,说好听点儿,喜宝是没吃过任何苦头,想法特别简单直白,说难听点儿,这姑娘有些缺心眼儿,又因为不大擅长跟人打交道,困在学校里也许反而对她来说更合适。

    事实也的确如此。

    喜宝早先对未来还没啥概念,她一直都是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的。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她之前没想过大学毕业后应该怎样,也许是继续念下去,也许是服从学校安排分配一个工作,不过今个儿听了王丹虹的话,她倒是觉得留校挺好的。

    “我想等毕业前先试试看考研究生,假如考上了,就先念,旁的事儿以后再说。”喜宝又添了一句。

    “挺好的,挺适合你的。”王丹虹很想提醒她,当老师不来钱,可转念一想,这姑娘家里也不像是差钱的样子,爱咋咋地,她只是想找个人聊天打发时间,又不是要干涉对方的人生。

    不得不说,大学还真是最接近社会的地方,以前喜宝上中学时,也是住宿的。可那会儿,所有的同学都是懵懵懂懂的,白天上课晚上回宿舍睡觉,最多也就谈论将来要考什么学校,多半时候聊得都是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哪像大学里,除了喜宝这种特别奇葩的,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开始考虑未来了。

    大三上学期即将结束,这个时候确实应该想想毕业的事儿了。

    这天晚上临睡前,王丹虹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宋言蹊,我其实真的挺羡慕的,活得那么简单自在,但愿你一辈子都这样吧。”

    喜宝:……???

    完全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及至第二天,喜宝还一头雾水的,偏偏王丹虹大清早的就出门了,叫她想问都没法问。

    简单洗漱之后,喜宝带上书本拎上热水瓶,就去食堂吃早饭去了。因为多数学生已经离校,最近几天食堂的早饭种类特别少,当然数量也是,她今个儿起得稍稍晚了点儿,到的时候就只剩下温热的豆浆和为数不多的包子馒头了。

    随意买了俩咸菜包子,配着豆浆吃了个简单的早饭,喜宝就继续复习去了,她的成绩是真的,只怕整个学校里也难找出像她这么心无旁骛、一心学习的学生了,即便那些头两年还沉迷学习的,到了大三也难免会因为别的事情分心。

    对象、工作、前程……

    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撇开那些天赋惊人的天才不论,最后能取得怎样的成就,完全取决于付出了多少努力。

    两天复习时间,喜宝把自个儿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参加了最后一门考试。

    “终于考完了,下学期见。”王丹虹也考完了最后一门,不过她打算吃过午饭再走,因此站在宿舍楼底下目送喜宝离去。

    及至喜宝走远了,她才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宿舍楼。

    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她早先也是钻了牛角尖,这半年里反而看开了点儿,俩人的出身经历都不同,未来的目标也不同,何必非要搁在一起比较呢?最重要的是,她比不过啊!

    想起前头两年,每到开学初,学校颁发奖学金的时候,她就气得不得了,还会在私底下抱怨连连,觉得宋言蹊这人很是过分,明明家境那么好,干嘛还非要跟她们这些贫困生争抢奖学金名额?要知道,京大的奖学金年年都在增加,尤其是每个学院唯一的一等奖学金,可以说,只要不胡乱挥霍,完全够一整个学期的开销了,兴许还能剩下一些来。

    一开始,附和她的人很多,甚至有些话传着传着还变了形,可后来,风向却不知道为啥突然变了。

    家里有钱就不能好好学习了?

    奖学金不是学校奖励给成绩最好的学生的吗?

    贫困生为什么不去申请国家补助?或者光明正大的考第一呢!

    做不到还怪别人太能耐,这已经不是羡慕了,而是变成了嫉妒。不过,王丹虹有时候想想,就算她现在已经挣扎着跳出怪圈子了,也仍然觉得喜宝命太好,你家境好、你长得好、你学习成绩还好,最重要的是,你还完全没放在心上……这种人,活着就是为了打击别人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刺激到舍友的喜宝,把多半生活用品都搁在了小院里,只带上换洗衣物和几本还没看完的书,跳上公交车去了四合院那头。

    京市的冬天是真的冷,冷到叫人怀疑人生的那种。

    也亏得喜宝是全副武装,军大衣、毛裤、毛皮鞋,还有手套围巾,样样都全乎了,这才没在半路上给冻僵了。等她走到四合院门口时,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肉香味,忙高兴的推门进去,高声唤道:“奶,我回来了!”

    ……

    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盼着放假、过年的,乡下老家那头,袁弟来和扁头母子俩就是如此。

    短短半年间,他俩已经过招拆招无数次了。期间,扁头不止一次的进行非暴力不合作的抵抗,离家出走、逃学逃课、不写作业交白卷、在学校里谈对象等等,但凡他能想到的招数,全都一一实现了。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袁弟来在赵红英手底下那是连一招都过不了,可收拾个扁头还是没问题的,反正半年下来,她本人虽然是劳心劳力,可扁头愣是半点儿好都没讨到,反而叫她搅合了好不容易处上的对象。

    嗯,没错,扁头失恋了。

    在学校放假前夕,他已经拒绝上课好久了,不过临期末考试时,他还是被袁弟来强行押到了学校进行考试。

    光要是考试倒无所谓,用扁头的话来说,上课不上课都是不及格,还能考零蛋分不成?可他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来趟学校,就发现自己的小对象不跟自己好了,看到了也当没看到,跟她说话不理不睬,直到最后班里的好哥们看不下去了才告诉他实情,说是他妈找了老师校长,又找了他对象的爹妈爷奶,警告对方不准耽搁扁头的前程。

    扁头哥们说这话的时候,还上下打量着他:“你的前程……是什么玩意儿?咱们不是说好了,念完初中不念了吗?”

    小升初的考试已经取消了,扁头是正好赶上了这一波,不过,初中升高中是需要经过中考的,以扁头数年如一日的垫底成绩,除非中考也临时取消了,不然他绝没可能考上高中。

    连高中都上不了,你跟我说前程?

    “我妈她是个傻子!你们干啥要听她的?”扁头气得发疯,连考试都顾不上了,赶紧伏低做小哄着对象回心转意,期末考试那几天,他啥都没顾得上,就只盯着他对象了。

    亏得过年前忙碌得很,家家户户都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哪怕现在买粮食副食品啥的,基本上都不需要票证了,可准备起来也并不容易,尤其像是做年糕、炸丸子、包饺子、熬猪油等等,很多活儿都得自己动手。往年里,老宋家人多,像赵红英、张秀禾等人都是干惯了活计,手脚异常麻利的。可今年,这些活儿却全得由袁弟来一人完成,偏偏她很少做这些事儿,手忙脚乱不说,很多还得赵红霞的俩儿媳妇儿抽空过来帮忙教她。

    光忙活不说,宋东和宋西还恰好在这档口闯了祸。

    这俩熊孩子的闹腾劲儿,堪比想当年的毛头,而且毛头人机灵,爱惹事但他挑人,基本上惹毛了的都是下乡知青,对本村人他还是很友好的,毕竟他也怕挨揍。

    可宋东、宋西就不同了,他俩是纯粹的爱折腾,脑子却并不聪明。往日里,虽然也老老实实的上学,可在学校里大祸小祸那是接连不断,不是把哪个女同学的辫子扯了,就是跟哪个男同学打起来了,不然就是撕了谁的本子卷子,有一次还把老师办公室窗户给砸了。

    小学的校长还是曾经教导过喜宝和毛头的那位曾校长,因为娶了赵家女儿,他跟老宋家这边也来往密切,尤其去年奥运会期间,不止一次的被老宋家的人拽过去一道儿接受采访,毕竟他也是臭蛋的老师。

    假如说,当了臭蛋的老师还算是心里五味杂陈,那么当了宋东、宋西的老师,就是单纯的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聪明机灵是没问题,当学习成绩好到一定程度,哪怕学生淘气一点儿,当老师的容忍度也会相对得提高,更别提以往毛头淘归淘,可在曾校长手里却从未讨到过任何便宜。可宋东和宋西就是单纯的猫嫌狗厌了,成绩差,爱惹事,闯祸又不自知,偏偏当爹的啥都不管,当妈的一门心思盯着家里的老大,曾校长有心想管,看他一个学校的校长,家里孩子还好几个,哪里管得过来?

    这不,临近过年,宋东、宋西闯了个大祸,玩鞭炮把人家柴禾垛给点了,还炸伤了手。

    嗯,炸的是他俩自个儿的手,不严重但吓人。

    袁弟来差点儿没疯了,得了消息就立马哭着喊着往乡卫生所跑去,等到的时候,俩熊孩子的爪子已经被绷带绑了个结结实实,医生还安慰她,手指没事,就是手心炸掉了一层皮,还是一个左手一个右手,挺登对的。

    本来嘛,闯祸了你倒是收拾他们呢,宋卫民晚一步到,一过来就想抽俩孩子,结果袁弟来就跟那老母鸡护犊子一样,立马把俩孩子护住。在她看来,祸也闯了,事情都这样了,咋还能打孩子呢?

    于是,本来应该是爹妈教训孩子的剧情,俨然成了夫妻吵架。

    宋东、宋西乘机溜之大吉。

    在京市那头和乐融融过大年之际,乡下老家的三房一家子却吵了个人仰马翻。

    宋卫民觉得,扁头除了成绩差之外,旁的都挺好的,人勤快又孝顺,最多最多有个馋嘴的毛病,可家里又不缺那口吃的,爱吃又咋了?反而是宋东、宋西,年纪虽小毛病却不少,今个儿还好炸的是自个儿,不好好教训,回头伤了别人咋办?

    可袁弟来的想法却正好相反。

    “扁头是家里的老大!大哥应该怎么当,你心里就没个数儿?将来,咱俩的养老靠扁头,东子西子长大后也要靠扁头,亏得爸妈都上京市了,不然他俩养老不一样也得靠扁头吗?要我说,咱们家里谁都可以没出息,只有扁头不许!”

    “我看你是瞎扯淡!”宋卫民气疯了,“扁头是儿子,东子西子也是,凭啥养老的事儿就非要扁头来?三兄弟平摊!还有爸妈,给爸妈养老是我们四兄弟的事儿,就算今个儿其他三兄弟不乐意,那也有我在,跟扁头啥关系?他爹还活着呢!”

    “你就专门跟我作对!我说了,扁头必须出息,必须出息!!”

    “谁也没拦着扁头出息,可东子西子你管不管?你不管我管,你要敢拦着我,就滚回你娘家去!”

    “好啊你个宋卫民,这下说出你的心里话了吧?你早就想着撵我回娘家了,我跟你拼了!”

    “……”

    从乡卫生所吵到家里,夫妻俩愣是没发现宋东和宋西早已悄无声息的开溜了,更别察觉到话题中心的扁头已经回过一趟家,听了一会儿壁角后,又偷偷的溜出了家门。他俩只是吵架,扯着嗓子吼了个惊天动地,音调甚至盖过了屋外时不时传来的鞭炮声。

    偶然间路过老宋家小红楼的村民们无一不在摇头叹息,心道,怪不得老话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早先老宋头和赵红英在家的时候,三房那俩口子终日里安静如鸡,大家伙儿还道这俩天性如此,谁也没想到,等老俩口上京了,这俩回头就闹了个天翻地覆,俨然是打算上演一出年度大戏。

    哦,戏名都想好了,就叫“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等这俩吵到没力气了,这才发现家里仨小子都不见了踪影,赶紧又出门找人。好在,现在的村里已经不是头些年了,家家户户都点着灯,村道主路两旁隔段路还竖着路灯,又因为过年的缘故,到处都热闹得很,走在路上都能听到家里电视机放出的声音。

    俩口子一边找孩子一边相看两厌,可听着别人家里那热乎劲儿,心里又颇不是滋味。今个儿是小年夜,不是应该阖家在屋里一起看电视吗?炖些肉菜,或者架个火锅,吃着热乎乎的饭菜,喝着热辣辣的小酒,然后看着电视机里的贺岁节目,多美的日子啊,咋就叫他们过成这样了?

    其实吧,扁头还有宋东宋西,过得就是这样的日子。

    扁头直接跑去了他对象家里,还从自家顺了好些营养品去,顺便蹭了晚饭,这会儿正跟大小舅子聊天打屁看电视,别提有多逍遥自在了。而宋东宋西则麻溜儿的去了老袁家,他俩早就发现了,假如是扁头去了老袁家,亲妈会发疯一般的闹腾,可要是他俩去了,就算真的被发现了,最多也就是被亲妈气急败坏的骂两句,旁的啥事儿都没有。于是,爪子受伤的这俩索性就去外婆家找安慰了。

    在村里寻摸到了半夜,宋卫民俩口子也没找到那仨小兔崽子,最后索性不找了,毕竟他俩也猜到了部分真相,出事肯定不至于,就是不知道躲哪家屋里舒坦去了,偏偏又不能进屋搜,干脆回家睡觉去。

    袁弟来还是不甘心,可这深更半夜的,随着各家各户都熄了灯,宋卫民也毫不留恋的往回走了,她除了跟着回去外,也没旁的法子了,最多也就是在心里嘀咕,明个儿一早要去村委打电话。

    给谁打电话?当然是给赵红英,让婆婆给支个招,好好收拾下扁头,叫扁头也跟老宋家其他人一样孝顺,最重要的是要孝顺亲妈!

    且不提赵红英会不会支招,平心而论,扁头挺孝顺的,除了亲妈之外,家里每个长辈他都愿意孝顺。

    在这种鸡飞狗跳的日子里,大年夜到来了。

    两边的老宋家都很期待这个日子。

    京市这边,大年夜当天一大清早,就来了一辆轿车接走了才回家不久的臭蛋,和买一送一附赠的张秀禾,顺便留下了一堆年货。

    乡下那边,即便前些日子老宋家三房俩口子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大戏,可到了日子,还是有不少人主动来到小红楼,等着一起看春晚。

    其实村里不少人家都陆陆续续买了电视机,可一来买的多半是黑白的,哪有大彩电来得舒坦,二来臭蛋到底是老宋家的,来这边看才叫热闹,再就是,老宋家这边素来大方,每回遇到这种情况,都早早的备下瓜子糖块,有电视看还能过个嘴瘾,多爽快啊!

    然而这一回,村民们却猜错了。

    以前的老宋家是赵红英当家做主,她性子本就爽利,闹灾荒那些年不愿意借粮是因为怕自家人挨饿,如今日子好过了,她自然犯不着再小气,每回遇到大事儿,都会催大房俩口子早早备下一堆东西,热情的招待亲朋好友们。

    可现在……

    别说瓜子糖块了,袁弟来连杯热水都没准备,倒是没拦着不让看电视,可从头到尾都冷着个脸,一声不吭不说,刚过八点,就开始死催活催,叫仨孩子去楼上睡觉。

    明着是说孩子,暗地里何尝不是在说其他人?

    宋卫民本就是个木讷性子,可他听亲妈的话都听了几十年了,下意识的认为亲妈做的都对,现在瞧着媳妇儿那做派,跟亲妈简直就是完全拧着来的,当下就冒了火。要不是今个儿日子特殊,他真能当着面跟袁弟来再次吵起来。

    幸好,这个时候臭蛋上场了。

    春晚的主持人先介绍了今年我国的重大事件,很快就把话题绕到了杰出人物身上,又因为头一次参加了奥运会,自然免不了提到奥运健儿。

    紧接着,数位奥运健儿就挨个儿登了场,有体操王子李宁,为中国取得了首金的射击选手许海峰,当然也有一举夺下三金的臭蛋……咳咳,宋涛同志。

    也就是奥运会那段时间,在解说员和电视台播报员的不懈努力下,村里人这才慢慢的适应了臭蛋的名字。

    解说员是洗脑一样的“宋宋宋宋……”,播报员好一点,每回都是语调格外四平八稳的说“宋涛同志……”,久而久之,村里人就习惯了这种称呼,有些年纪大的老人家,连自家亲孙子的大名叫啥都不知道,倒是知道老宋家的臭蛋啊,原来叫宋涛。

    现在,又看到了臭蛋登台,村民们已经不像早先那么激动了,看多了嘛,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万万没想到,随着镜头的切换,张秀禾那张朴素的脸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电视机上。

    “这不是卫国媳妇儿吗?她咋也上电视了?”

    “臭蛋妈哟,这生个好儿子比嫁个好男人都要紧,瞧瞧,这都上电视了,她咋那么端得住呢?被宋老太教过了?”

    “我猜她不知道自己上电视了,啧啧……”

    张秀禾的确不知道,她被安排在了观众席的前头,跟一群大佬的家属围成圆桌坐在一起,桌上还有不少糖果点心,刚才还送了饺子过来。不过,大家都没咋吃,好不容易来到现场,眼睛都盯着台上呢,哪里有闲工夫吃喝呢?

    打死张秀禾都不会想到,摄像师那么调皮,虽然只是简单的往观众席前头扫了一圈,却是正好把她给录了进来。好在,她完全没发现,当然她以后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笃定会被吓得两腿发软。

    仅仅是镜头扫过去的几秒工夫,却仍是给广大村民们留下了可供谈论很久的话题,当然也成功的再一次给了袁弟来一记暴击。

    那是她的……算了,她还有扁头,她的扁头将来一定会比臭蛋更有出息的。臭蛋不过是个傻子,就算现在瞧着还成,以后呢?!

    袁弟来是没啥见识,却也知道运动员的生涯是很短的,具体多短不知道,可看奥运会就明白了,不都清一色的是年轻人吗?臭蛋现在是还年轻,可十年后呢?二十年后呢?总有一天,扁头会超过臭蛋的!

    这种想法倒是也没错,可她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是,假如说喜宝这人是老天眷顾的那种心想事成的幸运儿,那么袁弟来就是想啥啥不成,想啥不成那一准能成。

    太尴尬了……

    与此同时,京市这边,老宋家所有人的都聚在了四合院里,坐在堂屋里围着电视机看春晚。

    宋卫军是小年夜之后才放假的,好在年后可以一直休息到正月十五,过完了元宵才回军区去,这个消息成功的安抚住了狂暴的赵红英,也得以让全家人过了个温馨美好的春节。

    话虽如此,其实每个人还是都有自己的烦心事的。

    赵红英瞅着老四回来了,心情是好了很多,可她还是有些忧心忡忡的,只因她后知后觉的发现,最疼爱的小孙女是个缺心眼儿,学习成绩再好也掩盖不住这姑娘压根就没开窍。

    喜宝这情况跟春梅和春芳还不同,那俩丫头是心气高,说白了就是瞧不上亲妈给介绍的对象,身边也没出挑的男士,等真要是遇到合适的了,这俩自个儿就能搞定,搞不定也有爹妈亲哥帮着操心,她这个当奶的就省省吧。

    可喜宝呢?这姑娘是真缺心眼儿啊,怕只怕就算身边有合适的,人家一片真情,她一点儿都没察觉。别的不说,赵红英早先问了她好几次,只问学校里有没有男同学喜欢她,她就说没有,完全没有,从来没有。

    宝哟!这不是没有,是你没发现!

    比起赵红英,张秀禾和王萍也愁,就算闺女的事情暂时被劝服了,这不是还有俩儿子嘛?张秀禾人不在家,王萍时不时的就拿眼去瞄自个儿的右边。

    那头,春梅和春芳看着电视机,笑得前俯后仰的,还不忘互相塞东西吃,还有比宋卫军早一步回家的强子,以及一直留守在京市的大伟,则哥俩好的给宋卫国、宋卫党灌酒。

    王萍:……儿女都是债哟!

    还有一个也在犯愁,那就是片约不断,却至今为止没上过电视的毛头。

    尽管臭蛋已经下台了,镜头也没再往张秀禾那头扫去,毛头还是无比的纠结。扭头拿手戳了戳喜宝,他悄声说:“记得啊,正月初二去看我的电影,春节档贺岁片。”

    “嗯嗯。”喜宝正在看小品呢,随口答应了下来,及至小品结束了,才回过神来,问她哥,“啥名儿?”

    “回家过年。”毛头一脸平静的回答道。

    喜宝有点儿懵:“电影的名字就叫这个?回家过年?讲得到底是啥呢?哥你在里头演的是啥角色?我记得……”

    “灵魂角色。”毛头依旧波澜不惊。

    哪怕平日里再怎么信任毛头,喜宝这会儿还是一脸怀疑的看了过来。回家过年这个名字听着倒是挺喜庆的,可灵魂角色是什么鬼?一部电影,难道不应该是男主角女主角,还有各路配角、龙套吗?

    一旦开始怀疑,喜宝还是很容易找到问题的:“哥,你仔细给我说说呗。”

    正好下个节目是歌舞类的,喜宝对音乐的领悟力只怕跟毛头差不多了,所以她也没往电视机那头看,缠着毛头说话。

    毛头好无奈:“妹啊,你要明白,电影讲究的是一个悬念……”

    “悬疑片?推理片?可你先前跟我说,是个贺岁片。”喜宝更怀疑了。

    “对,就是个贺岁片。”贺岁片咋了?贺岁片它不要面子的?它还就不能有悬念了?

    喜宝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毛头,她总觉得她哥这是在坑她。

    “大不了我买电影票请你去看,成了吧?”毛头好气啊,别问了妹子,再问他真的要忍不住剧透了。其实吧,剧透不算啥,怕的是他这边剧透完了,喜宝就不去看了。

    一直留神注意着喜宝的赵红英,第一时间听到了这话,高声问:“啥电影啊?毛头你咋不请我去看?”

    强子和大伟等人也闻声看了过来,因为不清楚啥事儿,强子下意识的开口护了弟弟:“奶你想看啥电影?毛头他穷,我请客叫全家一起去看。”

    “我咋知道啥电影呢?毛头你说!”

    赵红英发了话,毛头哪敢不吭声?

    “当然是我演的电影,正月初二就上映了,京市几个大电影院都会放的,这算是我第一次演戏份那么重的灵魂角色……”毛头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本来只是想忽悠喜宝去看,既然家里人都感兴趣,那就全忽悠了,“你们都去看啊,我演的可好了!”

    “可是我问了好久,哥他就是不说到底是啥电影。”喜宝怨念的接口道。

    “说说说,我说还不成吗?就是个回家过年的故事,讲的是刑侦大队在过年期间驻守火车上,阻止犯罪让老百姓平安回家,顺便还打掉了一个全国连锁犯罪网的故事。”

    毛头顿了顿,突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那个……女主角就是我对象,我想年后带她上门给爷奶拜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