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12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26章 第12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26章

    毛头当然在听, 可这一刻, 他恨不得自己直接聋了。

    他抬眼望向电话亭外头,这会儿外面的雪倒是停了,可道路两旁却仍有不少积雪, 还有沿途房屋顶上、树冠上, 到处都可以看到白雪皑皑。握着电话听筒的毛头,只觉得自个儿的心里瓦凉瓦凉的, 偏偏电话那头的亲妈完全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毛头!!”

    一声怒吼, 毛头差点儿怀疑电话那头的人从亲妈变成了亲奶,好在惊吓之余,他也总算是回过神来, 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嗯,我在听呢。”

    “那你倒是说话啊!给妈拿个主意, 这事儿到底要咋办才妥当?你弟那人咋样, 你还不清楚吗?他啥都不会啊!”

    对啊,臭蛋啥都不会啊,所以国家电视台到底是哪根筋抽到了, 才会非要上赶着让臭蛋上春晚?还随便说两句就成, 春晚是那么随便就能上去的?

    春晚:…………因人而异吧。

    “妈,你先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慢慢说。”毛头拿手捏了捏眉心, 臭蛋啊, 你不想去, 倒是让我去啊!!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毛头,妈也不懂这个事儿,臭蛋就更别提了,上头那电视台领导见天的往咱们家跑,叫我给臭蛋左思想工作,还说到时候可以安排车子送臭蛋去,对了,我想去也可以的,反正就是有事儿好商量,啥都不会也不要紧,就是说叫臭蛋露个脸,还有啥……”

    张秀禾努力的回想着电视台领导跟她说过的话,想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的挤出一句话来:“就是那个,让老百姓知道咱们国家今年的新成就,还有杰出代表……对,就是杰出代表,你说臭蛋咋就成了杰出代表呢?”

    毛头很想告诉他妈,春晚跟国家其实不挂钩的,更不是强制性的,那就是个电视台,哪怕名头上头有“国家”两个字,那也不能把人强行绑走。所以说,要是真不想去,完全可以不去的!

    就是他很想去……

    “去吧去吧,到时候妈你也过去,臭蛋看到你,他一定不会闹的。”毛头心里苦啊,但是他憋住了没说。

    “你还没跟妈说,春晚到底是不是直播啊?要直播咱们就不去了,出了个啥岔子,多丢人呢?”张秀禾并没有被说服,她还是很犹豫。

    毛头好气啊,他心里苦得就跟吃了二十吨黄连似的,还不放过他?

    “怕丢人就干脆别去了,跟人家电视台领导推荐我啊,我不怕丢人,我啥都会,不会的我也可以学啊,这不是还有段日子吗?”

    “妈跟你说正事呢,别闹!你们那个春晚是直播不?”

    “谁闹了?谁跟你闹了?啊!……我看是你跟我闹吧?春晚还能是录播的?回头要倒计时的,你录一个给我看看啊!直播!那就是直播的!面向全国人民,几亿人都在看呢!”

    “哦,那咱们就不去了。”张秀禾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然后果断的挂掉电话。

    毛头:???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想干什么?

    本来他是打算出了京大后,跟家里打完电话就直接回学校的,他那个法国华裔留学生的角色过两天就要试镜了,但是电影学院的期末考试也即将到来,哪怕学校那边好说话,要办的事儿也不算少。结果……

    悲伤而又懵圈的毛头推开电话亭的门,哈着气往家里赶。就连他自个儿都分不清楚到底是悲伤多还是懵圈多,只觉得自己真心好命苦啊!

    没错,春晚的确不是强制性的,可好歹也是国家电视台,人家也是要排面的,先前几次三番上门邀请,那是给你面子,婉拒几次就可以了,多了那叫啥?那是打脸!就算臭蛋并不打算涉足娱乐圈,好端端的你打人脸干啥?去啊!为啥不去啊?!

    等毛头顶着寒风赶到他哥买的那院子时,早已是华灯初上,而且半空中又开始飘起雪花来,瞧着这情况,估计晚上又是一场鹅毛大雪。

    当然,对于毛头来说,数九寒天也比不上他内心的悲凉,他也想上春晚啊,结果还得跑来给家里的傻子们上课、做心理辅导,劝他们上春晚。

    如果这就是命,那他的命也太苦了。

    好在,毛头还是挺能言善辩的,在他的说服下,张秀禾勉强接受了上春晚这事儿,而只要张秀禾愿意去,臭蛋本人是无所谓的,对他而言,“跟妈过年”这四个字有着非比寻常的诱惑力,其他就歇着吧。

    等沟通完毕,毛头还盯着他妈打电话给国家电视台,确定了臭蛋会上春晚这事儿,当然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母子俩一起去,不然臭蛋一准使性子不去。电视台相当好说话,直言不需要做任何准备,包括服装等等,都不需要,电视台全包,还是一口气包两人的,回头衣服鞋子啥的,还不用还,到时候还会给新年大礼包,算是春晚给他们拜年了,对了,还有车接车送。

    毛头全程面无表情。

    虽说这年头的电话机并没有免提功能,不过他凑得近,还是听了个七七八八,顺便还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

    明明他记得国家电视台的人都很傲气的,当然不是那种用鼻孔看人的骄傲,而是天然自带气场,说出来的话多半都是决策性的,而非带着商量口吻的,更别提现在这种语带讨好的调儿。

    及至一切都妥当了,张秀禾大手一挥:“行了,你可以回学校了!”

    过河拆桥也没那么快吧?

    “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看是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毛头是没打算留下,他明天还有课呢,可他自个儿不想留,和被亲妈轰出去,那是两码事儿啊!

    “谁会捡像你这么糟心的孩子?要不是自个儿生的没法子,我一准丢了你。”张秀禾手脚利索的从一旁的五斗橱里摸出了个玻璃大罐子,里头全是各种糖果,还是包装挺漂亮的那种。她拧开盖子,随手抓了一把塞给毛头,“行了,走吧。”

    真·亲妈。

    毛头气呼呼的扯开包装纸往嘴里塞了一颗,然后把剩下的往兜里一揣,头也不回跑了。

    他还忙着呢!

    忙呢!!

    是挺忙活的,等毛头顶着半大不小的风雪跑回了学校后,食堂都已经关门了。不过,他人缘好,徐向东帮他打了饭,还特地帮他塞被窝里取暖,等他吃到半温不热已经糊了的面块时,那叫一个五味杂陈。

    “我弟要上春晚了。”本着糟心事儿应该跟人分享的原则,毛头边吃边哼哼。

    不等徐向东开口发表意见,宿舍里的其他牲口就已经嗷嗷的叫了起来。

    “社会弟那么牛气?其实吧,我挺期待社会妹上春晚的,对了,她会一起去不?”

    “对对,社会妹长得那么好看,没来咱们学校念书真是太可惜了。既然你弟可以上春晚,她呢?叫她一起去呗,别的我不敢说,起码这俩人搁在一块儿,瞧着就特别养眼。”

    “要我说,上不上春晚无所谓,这眼瞅着就快要过年了,咱们要不要搞个小聚会?就咱们宿舍,加上社会妹咋样?屎蛋就算了,他是京市本地人,还是回家陪爸妈过年吧。”

    “你啥意思啊?宿舍聚会凭啥把我撂下?我也要去!都陪爸妈过了二十个大年了,少一次咋了?赶紧的,最要紧的就是一定要叫上社会妹,咱们一起看社会弟上春晚!”

    “……”

    毛头呼啦啦的吃着面块,权当自己已经聋了,没听到这些牲口说的话。

    当着他的面夸他弟,还想泡他妹,没打死已经算是仁义的了。等一份面下肚,他打了个饱嗝才抬头瞥了这群牲口一眼:“两天后的试镜,谁跟我一起去?”

    牲口们齐齐静默。

    并不是所有的剧组都公开试镜的,一般情况下,像他们这种学生狗,很少有机会参与大制作,这跟演技和颜值无关,多半情况下,是连试镜的门头都摸不到。

    虽说毛头入行以来,一直走得磕磕绊绊的,可平心而论,他算是同年级里混得最好的了。别看他现在一部上映的片子都没有,那是因为这年头电影、电视剧的拍摄、审核周期本来就长。正所谓厚积薄发,等到了一定的时候,毛头演过的片子会齐刷刷的上映,到了那时候,他才算冒了头。

    再一个,毛头因为形象的缘故,很多角色都不适合,然而他在各个片子的导演跟前却是刷足了好感度。假如没有适合他的角色,那当然是没法子了,一旦有,人家都是点名要的,还会主动帮忙推荐。

    天道酬勤,有时候不是老天爷不够厚待你,而是你还不够勤奋。

    宿舍里在安静了片刻后,章世耽弱弱的开了口:“你带我们去试镜……不怕角色被抢吗?”

    “被抢就说明我不适合或者不够好,你们行你们上呗。”毛头很是嫌弃的看了过去,“不是我太自信,想要在我手里抢角色,你还得再练一百年,屎蛋儿同志!”

    “能换个叫法不?”章世耽捂着心口抗议道。

    “东施蛋儿?”毛头觉得,假如以后要拍成语故事,章世耽就挺适合演东施效颦里的东施,瞧瞧这颦眉捂心的动作神态,差点儿没把他恶心吐了。

    章世耽默默的挪开了自己的爪子,顺便闭上了嘴。

    等两天后,试镜这一天,毛头是一拖五去的剧组。

    他本人试镜法国华裔留学生,至于其他五个,那就随意了,配角龙套都可以,在简单的试镜之后,留下了两人,也就是徐向东和章世耽,不过角色尚未定下,横竖他俩的外在形象都不错,演技也过关,回头看哪个角色有空缺就上。

    至于毛头,自然是完美的接下了原定的角色。

    导演对他大为嘉奖。

    这是个明年主打的片子,写的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不单经济发展迅速,连带文化方面也恢复了以往的高水准,吸引了不少国外交换生。有美国的、英国的、法国的等等,而故事就是从一个国际宿舍开始的,用情景喜剧的形式,以小见大的描写了这几年国内的发展,而国际上对中国的评价和改观。

    里头当然也有纯正的外国人,还真别说,在京市想找出几个美国人挺容易的,演技不过关也没啥,本来就是生活片,主要也是校园里发生的事儿,在代入角色方面,大家都没啥问题。像这种室内情景剧,要比毛头早先演的西游记简单太多了,不止是演技方面的,其他要求也会相应的放低很多。

    唯一的麻烦就是,当初在确定角色时,投资方希望能有华裔参加,让远方的孩子重新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亲身感受一下国家日新月异的变化。

    这就比较蛋疼了,要中国人的外表,却必须是国外长大的,还最好不要是美国英国这种,另外必须在片子里演绎出从未到过中国的华裔那种不适感和违和感。除非他们能找到真正的华裔,不然对演技的要求就会高出许多,尤其剧本里还有不少对方学习中文的搞笑片段。

    等于就是,这个角色虽然不是主角,可戏份倒是不少,而且还是全剧的演技担当和搞笑担当,另外他还是个话唠学霸,台词非常之多,关键是他的台词绝大部分还是相对应国家的,并非中文。

    到了这个份上,那就不是蛋疼的问题了,蛋都碎了。

    也是在了解了这个角色的设定后,章世耽顿悟了。怪不得毛头不怕被人抢角色,就这个角色,倒贴他也不要,几乎九成九的法语台词,光是背诵这些就要老命了。当然,最开始设定倒不是非要法国华裔,而是在研究后觉得,法语很优美、很浪漫,尤其符合话唠的设定,毕竟一个“请坐”都能被翻译成“跟椅子来个亲密的拥抱”这种话的,不话痨才叫怪了。

    “社会哥,你可以的!我看好你!”章世耽毅然决定,他还是给点儿鼓励好了。

    徐向东也是这么想的,毕竟他是正常人,只要看着那厚厚一沓的台词本,他整个头皮都炸了,再一看到那法语原文,他只想换个脑袋。

    “哥,相信我,你这么努力一定会红,不红没天理啊!”

    毛头并不想理会这俩智障,这俩还得接着等角色分配,可他在试镜通过后,就领到了自己的台词本,其他角色还怕剧透啥的,到他这边完全没问题,那密密麻麻见鬼一样的法文,除了能把人逼死或者弄晕之外,看得再久也看不出啥名堂来。

    领到了台词本,毛头就跑了,因为是室内情景剧,也就是一场一场的,除了固定演员班底外,其他出演的角色完全可以边演边找。毛头演绎的这个法国留学生,属于半途插进来的,至少原剧本上是这样的,春季开学的时候突然入学,正好碰上几个比他早到的外国留学生在说中国的坏话,然后他露了脸,大家一脸尴尬,毕竟又不是坏透了的人,都还是十几二十岁的青少年,说坏话被人逮住太丢脸了。

    可惜,这是个华裔,一句中文都不会说,当然也听不懂。

    更尴尬的还在后面,只要他们几个一出门,虽说有人能说半吊子的中文,可多半情况还是指手画脚的问人,然而人家都会完美的跳过中文水平最高的那几个,直接面向法国华裔说话,可惜这位是个真·假洋鬼子。

    能想象那种情况吗?我以为你是我的同胞,结果你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反而是旁边白人小哥怪腔怪调的说着中文,还兼任翻译功能。

    太尬了……

    正式开拍在年后,毛头进组还要再晚一个月,之所以立马给台词本,除了不担心剧透外,最重要的还是给他时间去背诵。毛头深以为然,于是他就带着台词本跑了,毫无愧疚感的丢下了两个苦等角色分配的好基友。

    ……

    临近年关,又因为最近几年以来,经济发展很快,哪怕以前穷得一年到头有半年需要饿肚子的,这两年也能敞开肚皮吃个痛快了。

    老百姓都崇尚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以往是没钱,就是心里想得慌,也没法好好的过一个年。现在就不同了,兜里有了几个钱,买肉买糖等其他吃食、副食品都已经不再需要票证了,哪里还忍得住不买?别说吃的了,稍微宽裕的人家都给家里添置了新衣裳,毕竟前头那些年物资奇怪,就连城里人家,每年那点供应布,得攒好几年才能凑出一身衣裳来,谁家都是缝缝补补凑合着穿的,现在有条件了,当然得买,不单要买还得大买特卖。

    京市就不用提了,乡下老家那头更明显一些。

    宋菊花也没有想到,早先只是觉得百货大楼的工作不大稳定,而且眼瞅着其他人摆个早饭摊子都比自个儿能挣钱,她这心里就痒得慌。正好,她男人有工作,前途还不错,就算没了她那点儿工资,家里的开销也是不成问题了。再三犹豫之后,又得了亲妈的一席话,她一咬牙,就辞了工出来单干。

    虽说羡慕人家早饭摊子能赚钱成本又小,可宋菊花却完全没想过要做这一行。一来,她做饭的手艺一般般,家里人肯定是不嫌弃的,谁家都这么过来的,可拿出去卖钱就不成了。二来,做吃食买卖太苦了,支个摊就得风吹雨打,租个铺面又担心亏了本钱。

    幸好,她还有一手裁缝手艺。以前家里又穷又苦,爹妈哥哥们都下地去了,她就算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也不可能闲着,除了跟最小的四哥一起做功课外,家里零碎的像喂鸡、洗衣这种事儿,都是他俩做的,四哥心疼她,能干的都帮她干了,她就学了手缝补活儿,多少也能帮着分担一些。

    后来嫁了人,生活条件好多了,可也没到可以随便买成衣的份上,加上她本人就是卖布的,自然是扯布回家做。谈不上做得有多好,毕竟她啥款式都不懂,只能仿着大众货来做,可总算针脚不错。

    及至下决心开店后,她就通过关系弄些了料子,不要票,只要钱就能买了,又把家里的缝纫机搬到了店里,平时除了卖布,还兼卖一些自个儿做的衣裳,当然也接受订做、缝补之类的活儿。

    还真别说,生意挺不错的,除了第一月没赚到啥钱外,之后倒是逐渐稳定了下来,基本上每个月扣除房租电费,能结余个五六十块。

    再后来,她那俩大侄子衣锦还乡了……

    又到年关时,宋菊花热情的招呼着客人们,介绍了店里的新货。她这铺子已经不算是裁缝店,而且早已不再卖布了,早在几年前,强子和大伟回来后,没过多久就给她弄来了一批南方的时兴服装,一件两件的,款式新颖不说,料子还挺好,关键是价格便宜到叫人咂舌,她靠着那几批衣服,迅速占领了县城的服装行业,而且专卖女青年的衣服。

    这是当然的,二十岁左右的女青年,很多都还没结婚,可她们已经从学校毕业了,有工作赚工资,正是手头最宽松的时候。偏偏,这个年龄段的姑娘都爱美,有些是天性使然,有些则是想打扮好了能找个好对象。甭管理由是啥,反正买起衣裳来,半点儿都不心疼钱。

    凭着优质的货源,以及抢先夺下的市场份额,宋菊花很快就租下了隔壁两间铺子,更在今年年初,趁着县城里大规模的房改政策,一举买下了自家三连铺面,以及对面的零散几个铺子。

    现在,她已经不靠强子和大伟给她从南方送货了,而且在那俩的牵线搭桥下,认识了好几个南方服装厂的老板,直接从老板手头上进货,方便省事不说,也更加及时,毕竟强子和大伟还有自己的事情在忙,又不是一直待在南方的。

    唯一叫她觉得遗憾的是,她已经好久没瞧见她妈了。

    成熟长大这种事儿,真的跟年纪没有太大关系,宋菊花自认为挺独立的,打小就去县城上学,长大后又嫁人生子,还在那个女性普遍当家庭妇女的年代里,就有自个儿的工作,后来更是自主创业,确实很是独立。

    可她还是想她妈了。

    小时候进县里上学,她身边有四哥陪着,而且每天都往返于家里和县城。哪怕等后来嫁了人,她妈也三不五时的跑到县城里看她,至少一个月能见一回面,像喜宝在县一中上学时,她每周都能看到她妈。

    然而,妈跑了。

    宋菊花很是惆怅,这些年来,她都已经养成习惯了,看到哪块料子好,哪件衣裳不错,就想着先收起来,等过两天她妈来瞧她了,直接拿给她妈。可正要收呢,她就想起,她妈跑了,跑到京市去了,瞧着情况,估计是不大可能回来了。

    临近过年,店里的生意一天好过于一天,宋菊花却没感到有多高兴,钱是赚不完的,而且她现在也确实不差钱了,可赚那么多钱干啥呢?还不如以前好,她攒了糖票、肉票,回头给妈时,妈多高兴啊,现在她啥都买得起,可已经足足有半年没瞧见人了。

    “老板娘,你看外头。”店里打工小妹刚送走了几个顾客,指了指店外头叫宋菊花看。

    宋菊花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却见她男人程胜利在外头。

    “大冷天的,你不进来躲外头干啥?”宋菊花出去把她男人唤了进来,却见他一脸的迟疑和为难,当下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咋了?出啥事儿了?茂林和修竹呢?”

    “他俩好着呢,没事儿想不到咱们。”程胜利随口应了一声,迟疑了很久,才再度开口,“菊花啊,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年后可能要去外地了,先去京市念三个月的党校,然后直接调职,当然是升职,可就是……”

    “京市啊!这个好,咱们一起去吧,别管那俩蠢儿子了,对了,记得带上爸妈一起去。”

    啥叫瞌睡来了枕头?这就是了!!

    程胜利一脸的懵圈。

    “那你的店怎么办?你不是买了好几个铺面吗?咋办?咱们儿子咋办?他俩一个刚结婚,一个刚谈了对象,不管了?还有……”

    “去京市!他俩要去就一起去,不去拉倒。我的店铺回头看看有没有人接手,没就算了,直接卖掉,卖不掉让人帮着收租金,我重新去京市打拼!”宋菊花顿时没了早先的灰心丧气,意气风发的表示,“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你……”程胜利一阵哽咽,感动得眼眶都红了,一把握住了宋菊花的手,“媳妇儿,你对我真好。嗯,咱们一起去京市。”

    程家那头,老俩口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退休了,身子骨倒是极为不错,最近更想着抱曾孙子的事儿,万万没想到,儿子儿媳说一出是一出。当然喽,这事儿也是国家需要,在老俩口的心目中,再没有什么比国家更重要了,可儿子儿媳都走了,他俩也跟着走了,曾孙子生出来以后可咋办呢?

    还没有生孩子打算的程茂林夫妇和尚在恋爱阶段的程修竹:………………爷奶你们可能是想太多了。

    虽说是年后才打算出发,而且就算要出发,估计也是程胜利先走,其他人则在办妥完一切事情后,再慢慢北上。不过,既然是已经定下来了,宋菊花回头就给京市打了个电话。

    打的是电器行的电话,赵红英忘了告诉闺女,家里按了电话。

    于是,接电话的人变成了春芳。

    得知小姑姑要来京市发展,留守电器行的春芳立马叫了春梅过来,姐俩一起听电话,叽叽喳喳的敲定了合作事宜。

    女孩子嘛,谁不喜欢漂亮衣裳?早先她俩是打算跟着大伟学习做生意,又不是想着抢生意。虽说电器这一行的利润相当不错,可那也没有漂亮衣服来得吸引人。正好,小姑姑有经验,她俩也被大伟纯放养式的教学法给历练出来了。

    三人一拍即合,当下就决定由人在京市的春芳和春梅先去寻找合适的铺面,等年后宋菊花过来了,再正式开始做生意。

    宋菊花一点儿也不介意带着俩侄女做生意,毕竟她能发家,还多亏了强子和大伟一开始义务帮忙提供货源以及送货,虽说后来稳定下来后,就没再麻烦这俩大侄子,不过能跟南方服装厂老板搭上线,全靠了这俩。

    再说了,宋菊花还是很愿意相信强子和大伟的调.教能力的,当哥的这么出色,一直带在身边的妹子还能差到哪里去?就算不懂也没关系,她坚信自己带得出来!

    一切搞定,因为谈得太愉快了,宋菊花挂掉电话后,才忽的想起她忘了说,让俩侄女通知赵红英,她年后上京的事儿。当下,她赶紧去了个电话,然后就得知了这个无比悲伤的消息。

    “啊?姑你不知道小叔家里装了电话?难怪你打店里的。来,我说,你记下,小叔家的还有我家的,都记下。”

    记两个电话当然没问题,可宋菊花依然很悲伤,总觉得,这半年里大概是她单相思了,她想着亲妈,亲妈恐怕并不想她。

    可再怎么着也得继续打电话,在拨通了电话后,宋菊花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个没忍住,问出了心里的大实话:“妈,家里装了电话你咋不告诉我?你有惦记我吗?”

    “惦记,惦记,咋就没惦记了?我惦记你,就跟你惦记茂林、修竹哥俩一样。”赵红英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利索,还不忘提醒闺女,“你年后过来是吧?那你记得过年看春晚,一定要看啊,臭蛋今年会上春晚,还有你大嫂,她也去,上不上台我就不知道了,臭蛋肯定上台,肯定有镜头。你千万记得要看啊!”

    及至挂了电话,宋菊花还是没能第一时间回过神来。

    问题来了,她妈惦记她就像她惦记自家俩蠢儿子一样?可她并不惦记俩蠢儿子啊!!

    还有,她怎么记得自家考上电影学院要当演员的人毛头呢?啥时候变成臭蛋了?就臭蛋那破记性,上春晚直播能行吗?!

    宋菊花开始怀疑起了人生,而在不远处的老家村子里,也有人正在怀疑人生。

    扁头同志决定离家出走,年后就走,领了压岁钱就走。而且这回他是真正的离家出走了,不是待在村子里,而是走出村子走向未来……咳咳,县城。

    他都盘算好了,年后能收到一笔不小的压岁钱,他奶也会给的,人在京市没问题,不是还有邮局汇款吗?这个套路,他们老宋家全体人员都熟。到时候,年后村里一定很热闹,走亲访友的,哪怕他奶等人都跑了,这里还是有不少亲戚的。然后他就跑,一口气跑到县城里,投奔他姑!!

    为啥突然想起他姑了呢?只因前不久,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帮着捎带了包裹过来,里头有好几件簇新的羽绒服,还有吃的用的,全是给他和宋东宋西的,还包括三个压岁包,每个里头都装了五十块钱。

    一时间,扁头对宋菊花的好感度蹭蹭的往上涨,他绝对不会想到,这是因为那阵子看着店里全是一家子过来买衣服,宋菊花想妈的心情攀登到了最高峰,可她又不喜欢她三哥三嫂,思来想去,就把满腔的思念之情转移到了仨蠢侄子身上。

    聊胜于无啊,再说了,羽绒服是很贵,压岁包也不小,可充其量也就这么回事儿,她现在生意做大了,哪个月不是千八百块的收入?小意思。

    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等扁头年后兴冲冲的跑去了县城里……

    人生就是如此的无奈。

    而在扁头被扎心之前,袁弟来先感受到了来自于全世界的满满恶意。

    臭蛋要上春晚了,赵红英当然会帮着做宣传,她都懒得跟自家那几个蠢货说话,直接叫赵建设接电话,让他务必要通知亲朋好友,大年夜一起看臭蛋上春晚。

    赵建设领了太后懿旨,二话不说立马照搬。

    他姑是北上了,可他爹还在身边举着鞋拔子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