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第12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21章 第12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21章

    漫长的暑假就这样过去了。

    对于喜宝来说, 这个暑假真的是跌宕起伏, 别说休息了,几乎连喘口气的时候都难得,毕竟刚放假就忙着做各种出国培训, 在美国待了大半个月后, 回来又抓紧时间做报告写汇报申请书,好不容易一切忙活完了, 这才两天工夫, 还没来得及跟奶撒娇呢,新学期就开始了。

    幸好,这一回奶是打算留在京市不走了。

    开学这天, 因为零零碎碎的东西还挺多的,虽说喜宝也可以等开学以后, 有需要了再回家拿, 毕竟她那个小院子离京大近得很。不过,赵红英心疼她,在她回家后, 就跟着一道儿回了校园, 并在报道这一天,亲自把人往学校里送。

    因为是老生了,而且今年秋季开学后, 喜宝就该念大三了, 她麻利的收拾好了日常用品, 领着她奶熟门熟路的往学校里赶。

    她是头一批回来的学生, 不过因为新生报道得早,这会儿学校里早已不复假期时候的冷清,走个三两步的就能碰到新生和陪同新生过来的家长。

    于是,明明已经念大三,却因为长得一张面嫩的模样,喜宝被迎新的其他院系学生当成了新生。

    “这位小师妹,你是哪个专业的?这是你奶吧?我送你们去宿舍,来,东西我帮你拿。对了,我是历史系的,叫徐绍兵,今年念大二。”

    不怪人家认不得喜宝,只要是她接连两年几乎就没参加过任何校内活动,唯一露脸的开学典礼,也因为各个院系都是各管各的,所以只要不是外国语学院的学生,都不知道英语系这位系花小姐。

    再就是,她身边还有家长跟随。

    喜宝笑着道了谢,婉拒道:“不用了,我不是新生,我念大三了。”

    想泡个师妹,结果一不小心撩到了师姐,这位历史系的徐绍兵同学很悲伤。不过,本着绅士风度,他还是坚持接过了两个不小的包袱,把喜宝祖孙俩送到了宿舍楼下。

    “师姐您慢走,有缘再见。”送到目的地后,徐绍兵同学含泪告别。其实他挺想送上去的,可老生楼不比新生楼,哪怕是刚报道的头两天,也不允许异性进入,没见宿舍大妈已经再瞪眼了。至于留下联系方式,他倒是也想,可就是觉得,长得这么好看的师姐肯定是名花有主了,他还是省省力气,继续去门口迎新吧,兴许真能叫他碰上一个涉世未深的可爱小师妹。

    等这人离开了,赵红英才忽的开腔:“宝啊,你在学校里谈对象了没?”

    “没有,毛头哥谈了。”喜宝一面领着她奶上楼,一面随口应着。

    可是很显然,赵红英并不关心毛头究竟糟蹋了谁家好姑娘,又接着问道:“那有没有男学生追你?”

    “没有。”喜宝答得异常肯定,而且还不是那种年轻小姑娘不好意思的模样,仿佛是在回答“你吃了吗”类似的问题一般,格外得坦然。

    这样,却是轮到赵红英纠结了。

    刚才那男学生的样子,作为过来人的赵红英当然看明白了。不过,她是那种很传统的老年人,不是很能接受姐弟恋。更准确的说,这就不是年岁的问题,而是成熟度的事儿。就喜宝这叫人糟心的性子,只能找本身稳重又成熟,并且最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当然,最好再稍微有些家底,她心肝宝贝儿似的养大的小孙女,可不是嫁到别人家吃苦受罪去的。

    正因为抱着这个想法,赵红英提都没提之前那男学生,果不其然,喜宝完全没有察觉。

    这下,赵红英就忍不住开始犯愁了,刚才是不附和条件,不在意不搭理当然没啥,可照喜宝这性子来看,怕只怕就算是个样样都好的,照样能被她错过。

    思量之间,宿舍到了。

    楼道里安安静静的,许是因为这一层都是大三的,来得比较晚不说,哪怕是早到的,简单的收拾完宿舍后,也就离开了,比不得那些有新生的宿舍,吵吵嚷嚷的,一看就格外得有人气。

    等喜宝掏出钥匙推开门,不出意料的,她就是第一个过来的。

    “奶,我的同学都还没来,估计最快也要到下午了。我先把这儿收拾一下吧,奶你坐一下。”喜宝顺势把床铺上用来遮挡灰尘的报纸掀掉,也不用浪费,直接就能撕开团起来抹桌子用。宿舍里有段时间没住人了,不过因为放假前都收拾干净了,也就多了些灰尘罢了。

    赵红英也没闲着,她把包裹暂时搁在床上,就去拿扫帚打扫了起来,不过统共也就巴掌大一块地方,祖孙俩都是干惯了这些家务活儿,洗洗涮涮,很快就收拾完了,当然也没忘了开窗通风。

    虽然已经是九月里了,京市这边天气仍然很热,而且比乡下老家更要闷热一些。等打扫完宿舍,又将东西归整好,该铺的铺好,该锁的锁好,一切就绪后,祖孙俩也没再作停留,而是先一步离开了宿舍。

    新生从昨天就开始报道了,所以开水房也自然开了,不过因为刚开学人尚未到齐,又还是盛夏时分,开水房那边一天只开放一个小时,时间表就贴在宿舍楼下的布告栏里。除了开水房的时间表,还有开学典礼的时间、食堂开放情况,以及另外几张通知。

    “宝你瞅啥呢?”赵红英跟着喜宝下了楼,就看到喜宝盯着布告栏不放,跟着好奇得瞅了两眼,发现上头的字除了最简单的几个外,基本上都不认得。

    “奶,上头说,这周食堂不卖早饭,中午和晚上都只卖一个钟头。开水房下午五点到六点开放,还有周五那天早上九点举行开学典礼。”喜宝一面说着一面继续扫视着布告栏,“再有就是,今年推荐入党名单,上头有我。”

    前头那些话,赵红英并不在意,横竖自家离学校近,有啥需要都可以回家。唯独最后那句话,听得她两眼一亮。

    党员啊!

    “你建设叔就是党员,咱们村独一个呢。”赵红英一脸的喜色,忙拉着喜宝往外头走,“这是好事儿,大好事儿,咱们可得好好搓一顿。”

    “成,都听奶的。”喜宝一听就乐了,心知她奶是心疼她暑假里忙活了那么久,人都瘦了一圈,这是惦记着给她进补呢。当下,忙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却又额外添了一句,“咱们不下馆子,趁这会儿还早,菜市场那头摊贩还没走,多买些好吃的,回家自个儿做。”

    赵红英也是这么想的,虽说她也明白下馆子好吃又省事,可她老觉得只有自家的东西才叫人放心,尤其是她亲自下厨做的饭菜,喜宝打小就爱吃!

    祖孙俩高高兴兴的走出了宿舍楼,碰巧的是,刘晓露费劲儿扒拉的提着大包小包,迎面走了过来。

    “宋言蹊!”刘晓露笑着打了个招呼,紧接着就看到了一旁的赵红英,略回忆了一下,她还记得这个乡下老太太,忙又主动招呼道,“是宋奶奶吧?宋奶奶好,您还记得我不?”

    “记得,刘小丫头。”赵红英眯着眼睛瞧了瞧她,又指了指楼上,“屋子都收拾干净了,你赶紧上去归整下东西就可以歇着了,我带宝先回趟家。”

    “那好,你们慢走。”刘晓露笑脸盈盈的跟她俩道了别,继续吭哧吭哧的往里头走,还不忘跟宿舍大妈招呼了一声,“阿姨,开水房开不?食堂开不?”

    “食堂中午开,开水房得晚上了,你要开水来我这儿倒些……”

    里头的说话声慢慢的弱了下去,喜宝和赵红英也走出了宿舍楼,等走上林荫道时,赵红英忽的问:“你姐以前在这儿当舍管员那会儿,人家跟她要开水,咋办?”

    “不知道。”喜宝一脸的迷茫,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奶,你是想我大姐了对吧?要不咱们去瞧瞧她?我都好久没见到她了,问大哥,他总说姐姐太忙了,因为家婆不在,家里家外都是她操持的,孩子又太小,忙得没空跟咱们聚。”

    “她忙就让她忙,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赵红英也是随口这么一提,见喜宝一副无知无觉的模样,心下是既放松又有些无奈。待她分心瞧向两边,发觉有不少小年轻偷偷摸摸的往她这边张望后,心头的无奈就更甚了。

    ——瞧着这样子,看上她家宝的,该是不少才对。咋就没个脸皮厚的主动贴上来呢?也不对,是有个脸皮厚的,就是人太傻,不然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凡事背后莫说人,哪怕赵红英只是在心里想想,人家还是找上门来了。

    可怜的叶一山。

    前头在这四九城里绕了不知道多少圈,汽油都耗了几百块,连带他两条腿都走细了不少,愣是丁点儿消息全无。到最后,他自个儿也忍不住放弃了,尤其是在被他哥丢去大东北过了个舒爽畅快的好年后,更是颓废了好几个月才缓过劲儿来。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意外的就从电视里看到了心目中的女神。

    等他千里迢迢的飞往大洋彼岸,却得到了一个无比悲伤的答案,女神又跑了,代表团乘坐专机离开了洛杉矶,而他却得耐着性子等候几天后的航班,而且还得跟来时一样,辗转好几个机场,才能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

    本来嘛,旅行肯定是很艰苦的,如果是怀揣着好心情去的,那兴许还能略微好受些。可叶一山……

    他深深的认为,这是他一生最痛苦艰难的旅程,去的时候紧张不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而回程时,更是绝望悲伤,还有一种天意弄人的微妙感觉,总仿佛他跟女神有缘无分,要不然为啥每次都这么碰巧的擦肩而过呢?

    及至好不容易到达京市机场,他依着打听到的消息,不顾一切的冲到了京大,却是铁将军把门。

    那会儿才八月中旬,学校里倒是有人留守,却并不对外开放。

    又想到那位该是的谢混蛋,叶一山索性直接冲到了那家伙的家里,然而一样是人去楼空。谢家在中.南.海的房子倒是一直有人,谢老并大儿子俩口子一直都是住在那里的,可他又不敢冲人家老将军要人,再说这事儿想也知道,谢家的人肯定不知情。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的,他差点儿当街表演疯魔。

    再后来,他终于联系到了谢少,大声质问,他俩是不是兄弟,为啥就能牲口到跟他抢人呢?真没想到啊,姓谢的居然是这种人!!

    谢少:……………………

    一般人真的没法在这么寥寥几句话里弄清楚对方究竟在说啥,好在经过了一番询问后,事情总算明了了起来。谢少在得知宋言蹊就是叶一山心心念念的女神后,一度也很是无语。

    谁知道呢?

    正常人谁能想到呢?

    “你说过吗?跟我说过她叫什么吗?还是给我看过她的照片?什么都没有,我怎么能知道?”

    叶一山无言以对。

    “如果是她,做兄弟的劝劝你,她太难追了,趁早放弃吧。”

    原本无言以对的叶一山瞬间雄起,就跟后世的雪橇三傻中的大傻一样,龇着牙怒吼,誓要守护女神!

    “你凭啥这么说?”

    谢少跟叶一山讲事实摆道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已经追了近一年光景了,论出身学历,俩人是差不多,可架不住他有长相加成,比起长相普通外加一脸幼稚跟个小孩崽子一样的叶一山,他自认为自个儿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追不到还是追不到。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可叶一山坚决不放弃,用他的话说,女神一天不嫁人,他就还有希望。在怒吼了谢少一通后,他坚定不移的矗立在京大门口,白天来晚上走,中间随便吃点儿喝点儿,连解决个人问题都是一溜儿小跑的。也亏得是夏天,他也不算太傻,知道花点儿小钱待在人家小卖部里头,这要是搁在冬天,他就可以顺利的跟医院来个亲密约会了。

    就这样,从八月中旬一直待到九月初,他就这样抱着必胜的决心,坚定不移的站在校门口。

    结果,早上喝了一碗豆浆,拉肚子了。

    等好不容易拖着腿从厕所里出来,叶一山早已没了当初精神奕奕的模样,脑袋耷拉着,身上的西装皱巴巴的,脸上也是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浑身上下都写着一个字,颓。明明是红三代、高级知识分子,愣是把自个儿作到看起来像是遭受了巨大磨难的落魄公子哥。

    毕竟他那身衣服还是高档货,前提是,得碰上识货的人。

    就在叶一山如同做任务一般的准备回到京大门口的小卖部时,突然浑身一颤,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人。

    意外和女神,你不知道哪个会先来。

    “等等!”叶一山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挡在了喜宝和赵红英跟前。

    赵红英一个犀利的眼刀子甩了上去:“干啥!”

    叶一山本来就肚子不大舒服,又在万分紧张的情况下,被赵红英狠狠的一吓,当下肚子里一阵绞痛,本能的伸手捂住了肚子。

    喜宝虽然在情感方面有些迟钝,可见他这样,倒是立刻明白过来了,浅笑着指了指校内:“你顺着这边的林荫道走下去,前头那栋五层的红砖楼是教学楼,里头每一层都有厕所的。”

    顺口帮着指了路,喜宝就扯了扯赵红英的胳膊,俩人绕开叶一山,继续往前走去。赵红英还特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用不算很轻的声音嘀咕着:“问路咋跟抢劫一样,我还琢磨着呢,这青天白日的,咋有这么大的胆子……”

    “大概是不好意思吧?”喜宝也回了一句。

    随着祖孙俩越走越远,接下来的话,叶一山就听不到了。

    他很想继续追上去,可肚子却并不想放他一条生路,他只好一面暗暗咒骂早上卖他变质豆浆的小贩单身一辈子,一面麻溜儿的滚去找厕所了。

    诸不知,等他跑开后,喜宝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奶,刚才那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管他呢,又不是啥重要的人。”赵红英依旧那般淡定,尤其自家有个记性超级不好的臭蛋在,她对于记忆这回事儿,看得格外开,“奶教你,想不来的人就不要去想,记不住的事儿就索性别记。你看臭蛋就知道了,老天爷是很有意思的,就算记性再不好,也忘不了重要的人。”

    “那是,就算我忘记了所有的人和事儿,我也一定会记住奶的。”喜宝信誓旦旦的保证,同时也顺着赵红英的意思,把刚才那个看着很是眼熟的人彻底抛到了脑后。

    之后,俩人又去了菜市场,拣着新鲜的小菜买了许多,瞧着河鲜那头有卖活鱼,索性也买了两条看着特别有精神的,又去称了两块豆腐,就往家里去了。

    午饭,就是祖孙俩一起吃的,毕竟其他人不是忙,就是在四合院那头。

    而在吃饭时,赵红英也提了搬家的事儿。

    京大这边有两个相邻的小院,无奈就算两个院子加在一起,也就那么寥寥几个房间。赵红英倒是愿意留下来陪着喜宝,可那头还有老宋头和其他人,再说喜宝又不是走读生,平时多半时候还是住在学校里的,尤其现在执行的是单休制度,一周七天,喜宝有六天待在学校,总不能叫赵红英一个人留小院里等着。

    所以,这就有了搬家的说辞。

    “你爸买的那个四合院挺好的,我琢磨着,回头我跟你爷搬过去住,把你和你爸的房间仔细收拾收拾,该抹的抹,该晒的晒。你呢,索性每周六下午过去,反正我瞅着两边也不是很远。这个院子还留着,万一有啥要用的,回来拿也方便。”

    “那大伯二伯他们呢?”喜宝好奇的问。

    “一大把年纪了,又不是等着吃奶!我管他们干啥?”一提起家里的蠢儿子,赵红英就满脸的嫌弃,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强子那院子挺大的,住两家人都成。大伟那楼房说是冬天住得舒坦,平常住不开,反正他俩会折腾明白的。”

    虽说都是蠢儿子,可赵红英还是挺放心大房二房的,关键是那边没一个是挑事儿精,又有强子和大伟镇着场子,问题不大。

    喜宝也就这么随口一问,她清楚自己的能耐,当然,家里人是应该关心的,可谁不比她通晓人情世故?所以,在听到她奶说没问题后,她就顺势放下心来。

    “那成,我都听奶的。”

    尽管已经决定要搬家了,可事实上,喜宝什么都不用管。她的所有东西都留在了小院这边,根本没必要搬过去,因为那头会另行置办新的,不单她的,还有她爸,她爷奶的。哪怕赵红英一行人大包小包的从乡下老家赶了过来,可竹席被褥啥的,却都没带来,主要也就是把四季衣裳并鞋袜收拾了,外加就是臭蛋的那些奖状等等,以及各人的一些舍不得丢掉的回忆物件。

    装饰新家、置办家舍的工程还是挺浩大的,好在虽说喜宝派不上用处,赵红英却并不缺人使唤。

    强子和大伟忙得很,赵红英还是挺心疼孙子的,没舍得使唤,却把俩蠢儿子使唤得滴溜溜转,一周不到的时间,宋卫国和宋卫党就掉了好几斤肉,谁叫这天气热呢?

    于是,等第一周的周六这日下午,喜宝没往小院去,而是径直坐公交车去了四合院这边。

    最可怜的不是因为腹泻严重跑去了挂了几天水的叶一山,而是被家里人忘掉了的毛头。他同往常一样,周日大清早的往京大这边赶,哪怕是骑车过来的,也热出了一头一脸的汗,可迎接他的却是铁将军把门。

    他家宝去哪儿了?毛头望着相邻的两个同样紧闭的院门,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与此同时,四合院那边却是另一番温馨。

    喜宝昨个儿下午回到家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跟爷奶吃过一顿简单而又温馨的饭菜后,她又陪着在堂屋里看了会儿电视,瞅着时间不算早了,就索性也没再看书,直接洗漱睡觉了。

    及至第二天一早,她听着外头隐隐约约的音乐声,迷茫的睁开眼睛,掀开床头的帘子瞧了一眼,顿时惊呆了。

    院子里,小小的录音机咿咿呀呀的叫着,伴随着这阵阵乐声的,她爷闭着眼睛站在院里打着太极拳,而她奶则穿着一身花衣裳,腰间别了个花鼓,正在那儿美滋滋的跳着舞。

    喜宝:……………………

    我仿佛还没睡醒。

    一脸懵逼的起了床,喜宝推开房门瞪着庭院里的情形,还格外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小声的唤了一句:“奶。”

    “宝你醒了?老头子!我叫你调小声儿点儿,看吧,把宝吵醒了!”赵红英停下那妖娆的舞步,还拿手里的小锤子敲了老宋头一下。

    老宋头一脸无辜的睁眼看她,又瞧了瞧喜宝:“都这么轻了,再轻我就听不着了。”

    喜宝忙开口:“不吵,一点儿也不吵,我平常上学也是这个点儿起来的。”顿了顿,她上前几步,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她奶这身行头,她爷的太极服她倒是认识,不算稀罕,可她奶……“奶,你这是在干啥呢?”

    “好看不?”赵红英二话不说丢下老宋头就往喜宝跟前来,张开双手转了个圈,全方位的展示了自己这身新做的衣裳,“我报名参加了腰鼓队,居委会组织的老年腰鼓队!”

    “……真好看。”喜宝还有些懵,她认为大概是因为刚起床脑子不大活络的缘故。

    可赵红英一听这话就来劲儿了,回头冲着老宋头吼了一句:“声音扭大点儿!让我给咱们宝来跳一段!”

    说跳就跳,哪怕赵红英的舞姿其实很一般,可因为她自信,有一种哪怕根本不在节拍上,看着她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都会下意识的怀疑,也许是自己听岔了。

    一小段腰鼓舞后,赵红英摆出了个收的动作,还颇有些可惜的对喜宝说:“我挺想你二奶奶的,你说她要是来这儿了,不就能跟我一块儿去跳腰鼓舞了?”

    喜宝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刚想说,要不我陪你去吧,就听赵红英又道:“没你二奶奶陪我唠嗑,我就找了隔壁几家的老太太,我还拉着她们一道儿去报了名,不会没啥,我教啊!宝你不知道,咱们几个老姐妹处得可好了。”

    “那倒是挺好的,奶你有人说话就好。不然,也可以找妈她们。”喜宝提议道。

    “我跟那俩没话说!”赵红英依旧嫌弃满满,“她俩只会天天嘀咕强子大伟咋找不到媳妇儿,再不然就琢磨着给梅子芳芳相看,没劲儿透了!……哎哟,这会儿都啥点儿了?我得去买菜了,宝你一起不?再叫上隔壁家的谢老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