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11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18章 第11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18章

    在乡下地头, 摆席不算啥新鲜事儿, 尤其是农忙过后那一阵子,嫁娶的、考学的、乔迁的等等,只要是能跟喜事沾边的, 乡下人家都喜欢摆上两桌庆祝庆祝。

    可谁让老宋家这回的情况特殊呢?用万众瞩目都不为过。

    赵红英特地要来的日子就在秋收后没两天, 也就是整个村里最早办席面的,排在她后头的, 还有好几家要办喜事, 因为都是很寻常的,一方面也不想争先,另一方面则盼着能在自家办喜事之前先沾点儿喜气讨个好彩头。

    不到半天时间, 老宋家秋后要办席的消息就放了出去,又因为记者们还未曾全部离开, 就有人跑去问, 像他们这些外人能不能参加。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老宋家不差那几个钱,只表示来人越多越好, 越热闹也就越显得喜庆。

    与此同时, 王萍也特地往京市打了个电话,本来是想跟大伟商量一下上京市那事儿,不凑巧的是, 大伟不在店里, 连强子也不在, 接电话的店员表示记下来了, 等老板们回来了一定打回去。

    王萍没了辙儿,只好先往她闺女春芳厂子里去了个电话,说了自家办酒的日子,让春芳到了日子跟春梅一起回家一趟。

    春芳一口答应下来。

    其实,最近一段时日,国有厂子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倒不是忙着加班,而是没班可上。仓库里的货积压了一堆,偏偏订单却寥寥无几,车间工人以前都是三班倒的,就连夜班也有多半人在忙碌,结果现在连白班都够呛,时常能看到女工们凑在一块儿瞎聊,不是她们不愿意干活,而是真的没活儿干。

    像春芳和春梅堂姐妹俩倒是还好,主要是家里没啥负担,哪怕她俩自打上班拿工资以后,仍是固定每个月往家里寄钱,可说实话,这在她们厂子里已经算是负担很轻很轻了,甚至有工友是一人上班供养全家十几口人的。

    就拿最坏的结果来说,万一厂子真的倒闭了,她俩也不会咋样,要不出去打工,要不回家嫁人,这几年也攒了不少钱,无论是当本钱寻个小买卖做,还是干脆拿来当自个儿的嫁妆,都措措有余了。

    因此,春芳接了电话后,很是淡定的打算中午休息的时候,去找春梅说这个事儿,又看了下日子,估算着到时候可以提前几天回去,多少也能帮着家里分担一些。

    且不提这俩姑娘,单说村子里,性急的已经开始在为农忙做准备了,跟以前吃大锅饭时的情形完全没法比,现在地都是属于自个儿的,做多做少全都是给自家在做,往常那些偷奸耍滑的早已改了性子,勤快的如同换了个人似的。

    当然,凡事皆有例外。

    随着农忙的开始,村子里绝大多数人都下地干活去了,一些留下来还想挖掘新闻的记者们,甚至好奇的跟在宋家人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做着活儿,忙是没帮上多少,不过人家有这份心也算是不错了,到了后来,那些记者则干脆变了花样,开始拿摄像机拍摄田间野趣,有人还借用了村委的电话,跟上头领导打了申请报告,要求加播一期农忙实景故事。

    赵红英私以为那就是瞎扯淡,田间地里的事儿有啥好拍的?没事儿干了倒是去拍拍城里的高楼大厦呢。不过,她转念一想,乡下地头的人进了城稀罕得不得了,反过来说,城里人下了乡估计也是这种感觉。当下,她也就懒得说了。

    而就在村头村尾忙成一片的时候,有户人家显得格外奇葩。

    不是别人,正是老袁家。

    这么多年下来的,整个村子几乎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了变化,有些变化大的甚至都想不来原先的样子了,唯独老袁家,几十年如一日的毫无变化。

    人家开始推翻旧房子盖新屋了,他们家仍旧是茅顶泥墙房;人家慢慢的注重起了孩子的学习,他们家却依旧毛孩子满地跑;人家自打开始承包土地后就彻底改了性子,唯有他们家照样是老子娘干活,底下一帮人全都歇着。

    也不是完全歇着,像袁家大舅小舅的媳妇儿、闺女们多少还是会帮着干活的,只男丁们翘着脚休息,别说下地干活了,还得袁母特地从地里回来烧饭做菜,生怕把家里的这帮子祖宗给饿死了。

    如此奇葩的人家,在他们村也是头一份了。不过,每个人都有他自个儿的活法,只要本人不在意,谁又管得着呢?

    等秋收接近尾声时,学校也面临着开学了。

    不过,在此之前,老宋家那头先办了酒,虽说日子有些赶得慌,可因为主动前来帮忙的人多,倒也不算太手忙脚乱。

    提前一天借桌椅板凳、碗筷勺子等等,也亏得老天爷给力,这些日子天气都极为不错,不单粮食都晒得透透的,连带请客吃饭都显得舒坦了很多。毕竟,艳阳天虽然热了点儿,可阴雨绵绵的天气也不适合摆酒呢。

    而春芳和春梅在摆酒的前一周就回了家,她俩也都是闲不住的,家里人不让下地,就帮着烧火做饭,顺便把家里家外都洒扫了一遍,还有工夫将棉被褥子等等,全部都翻出来,洗洗晒晒、缝缝补补,甚至抽空给家里每个人都做了件夏天的小褂子。

    及至到了摆酒这一天,扁头哥仨都穿上了新得的小褂子,高高兴兴的帮着家里人招呼客人,他们仨年岁不大不小,帮家里干活太早了点儿,可招呼起小客人来还是像模像样的。尤其是扁头,今年秋天就该上初二了,就是他的成绩很够呛,要不是乡里临时改了规矩,人人都可以上初中,他一准考不上。

    其实,扁头觉得考不上挺好的,看袁胖子当初就是念完了小学立马不念了,回到家里吃吃喝喝睡睡,小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坦了,偏生等轮到了他,规矩说改就改,他都已经考到这地步了,居然还顺顺利利的升了学。

    真是有够糟心的!

    只要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开学季,扁头连吃席的心情都没了,唯一叫他高兴的是,俩弟弟也一样,反正小学初中在他看来都差不多,上课听不懂,下课撒丫子玩,家庭作业完全不做,考试直接瞎几把乱填……

    人生啊,最重要的是玩玩玩!!

    而摆酒这日,老宋家所在的村子那叫一个热闹,用几个老人家的话来说,早些年赶场子也就这样了。村里那些有生意头脑的人,乘机摆出了摊子,卖卖凉茶,拿自家手编的草帽、竹筐搁家门口,还有则是婆娘闺女们做的虎头鞋虎头帽、千层底绣花鞋垫子,反正卖不出去就收回来,万一有人看上眼了呢?

    还真别说,省里电视台且不提,反正县里这边,愣是派人做了一期专题节目。当然,县里至今为止还没有电视台,所以最终也只能上报纸。

    专题节目的标题是:聚焦农村特色风俗。派出的团队有十几号人,采访的、拍照的、记录的、开小车的……

    一溜儿人进了村里,再度给原本就热闹非凡的小乡村增添了不少人气。

    此时此刻,坝子这边已经摆开了数十桌酒席,全是借的大饭桌,一张桌子能坐下十几号人的那种。上头的凉菜已经布齐,荤的素的都有,光是卤好鸡爪子就买了几十斤,还有熟牛肉、猪耳朵等等,像拍黄瓜、醋溜茄子之类的小菜就更别提了。

    这还仅仅是凉菜,热菜还未上桌,不过瞧着还没到饭点就已经炊烟袅袅的小山村,再闻着空气里不断飘荡的肉香味、油香味,就可以猜到今个儿所有人都有口福了。

    有肉有菜还不成,鱼也不能少。

    赵红英提前几天就让宋卫国去邻村打了招呼,让那头的捕鱼人家多捞几条鱼,先养着,到了日子全部送来,大小不论,按尽量算。

    值得一提的是,老宋家的运气真不错,原本很难捞到的大鱼,这几天居然就弄到了十来条,还有不少半大不小的鱼,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光鱼就买了五十多斤。

    最后就是酒了。

    说起来,以前那些所谓的摆酒,其实都是没有酒的。酒这玩意儿是需要用票去买的,直到现在,也不是彻底放开供应的。倒是有那种散装的白酒卖,可因为他们这边不是酒乡,散装白酒味儿不正,度数也不是很高,偏偏价格还不算便宜,买的人很少。

    为了能够办好这次离乡前的酒席,赵红英差点儿就把她娘家大侄儿赵建设给逼死了。也幸好,因为这段时日里,赵建设跟县里、市里、省里的人都熟悉了,总算是多添了一些以往没有的门路,办别的事情或许还有点儿难度,开开后门弄些好酒来,还是挺容易的。

    话虽如此,弄来的酒也不算多,堪堪够客人喝,但应该是醉不了的。

    赵红英还怕客人们醉倒了,席面没法收场,毕竟今个儿来的可不止是他们自个人,外头来的人多得很,再有就是记者们了。真要是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被人拿相机那么一拍……

    得了,丢人丢到村子外头去了。

    万幸的是,跟赵红英有着类似想法的人还真不少,哪怕喝到了难得的好酒,多半人还是咬牙忍着,仅有一小拨人忍不住想喝个痛快,也会被老娘媳妇儿拦住。

    席面进行得热火朝天,尤其等大菜一个个上来之后,哪怕是刚刚被勾起了酒瘾的老酒鬼都忍不住先下了筷子。这日子是好过多了,可也没得每天大鱼大肉的,哪怕真的有,别人家请客的肯定也更好吃才对。

    “瞧瞧这老宋家,一个个菜都是硬码子的,没一个是瞎糊弄人的。这肘子炖得好啊,我就好这一口,还有这牛肉,咋叫他们弄来的?生牛肉自个儿炖得吧?昨个儿就闻到味儿了,肉是好肉,大料也足!”

    “不知道接下来几家办喜酒的,会不会学人家老宋家?我这干了大半月,累得够呛,这顿饭倒是好了一多半。”

    “做啥美梦呢!你家娶媳妇儿下那么大的本事?能摆上五六桌就不错了,菜码有这里头的一半就偷着乐吧!别家我是不知道,反正我家是下不了这血本的。赶紧的,吃吃吃,多吃点儿,吃一顿抵十顿!”

    “然后等你家后天摆酒那会儿,咱们就不用吃了,对吧?”

    “本来就不是一码事儿,娶媳妇儿嫁闺女,哪家没有啊?这要是我家也能出个世界冠军,就算砸锅卖铁,也得整治出这么好的席面来。”

    “这话讲得好哈哈哈哈!”

    席面里虽然有不少的外来人,不过多数还是本村的,再不就是邻村一些沾亲带故的,总之一眼看过去都是眼熟的。不过,在这种场合里,哪怕不熟悉的人,吃着喝着,也照样能很快就熟悉起来。

    自然,因为这次是为了臭蛋夺得奥运会冠军而摆的席面,吃酒的人肯定会提到他。

    到了今时今日,夸赞臭蛋的话基本上都已经定了型,无论哪个人开口,都有人帮着把话接下去,看起来显得格外和乐融融。

    已经许久不曾回来的春芳和春梅很神奇的看着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聚在一块儿夸奖自家傻弟弟,惊讶得不得了。不过,她俩很快就顾不上看热闹了,因为麻烦上身了。

    “你们姐俩还没说亲吧?赶紧的啊,想找啥样的,说来听听。”

    春芳和春梅赶紧以帮忙端菜为借口准备随时跑路,并且相当熟悉的把锅甩给亲哥哥们。

    强子和大伟这俩当哥哥的还单身着呢,所以说她俩当妹子的,急啥?当然,她俩没告诉乡亲们,自家正准备举家搬迁到京市的事儿,不然整个席面的气氛绝对会瞬间变化的。为了不引火烧身,她俩趁着对方没留神,赶紧脚底抹油迅速开溜。

    本来就不用着急,喜宝过了秋收也才二十岁,她俩都比喜宝大了两岁,正当青春年华时,本就不需要那么迫切的找人家。再一个,相对于娶到老宋家的闺女,其实乡亲们更想把自家的闺女嫁到老宋家去享福。

    “强子和大伟啊……”

    随着春芳和春梅的离开,人群中的话题再度为之一变,幸好被谈论的中心人物并不在场,不然这会儿就该上演一幕兄妹内.战了。

    要说这里头有谁是最不高兴的,那绝对要属袁弟来了。

    老宋家请客摆酒,身为媳妇儿的袁弟来是必须要帮忙的,她倒是也干活了,就是一脸的不情不愿,还在后头差点儿就跟袁母打了起来。

    袁母也是无辜,她就是昨个儿从大孙子那头听到了几句话,过来问问而已,没想到,她才刚开了口,袁弟来就瞬间发作了:“你管我那么多?我们老宋家想干啥有你啥事儿啊?管天管地,你咋不去管管你家那些个窝囊废儿子孙子?”

    “你……我不就是问问你,你们家要去京市那事儿是不是真的。”袁母气都要气死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犯过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袁弟来嫁给了宋卫民,“早知道你是这个德行,我说啥也不会把你嫁到老宋家的!吃香的喝辣的,没想着娘家也就算了,你还骂我!”

    “关你啥事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吗?”袁弟来一把将袁母推了个踉跄,“要不是因为你,臭蛋会傻吗?他不傻我能丢了他吗?要是不丢了他,现在跟着去京市享福的人就是我了!”

    刚刚走到灶间这边的春芳和春梅脚步一顿,忙打了个手势,悄悄的退了出去,没有惊动灶间里的人。

    灶间里,张秀禾和王萍也在,还有赵红霞的三个儿媳妇儿,这会儿见她们闹了起来,忙上前劝架。好在,袁弟来身子骨弱,袁母年岁又大了,拉架倒也容易。

    偏偏,等把两人拉开了之后,袁弟来突然身子往下一蹲,捂着脸就嗷嗷哭了起来。

    “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怎么就托生到了这么一户人家。从小到大没吃过一口饱饭,见天的忙里忙外,还落不得一句好话,好不容易嫁了人,娘家爹妈还上赶着来占便宜,弄得我是里外不是人,还害了我的臭蛋……我的臭蛋啊!!”

    袁母赶忙往灶间外头跑,生怕袁弟来发起疯来又要跟她掐架。一直跑到外头,她才伸长脖子往灶间里头喊:“我不跟她说话了,我这就走,我去吃酒了!”

    “吃吃吃!吃不死你个老东西!”袁弟来火气上来,又要起身掐人,然而这回袁母学乖了,踮起脚飞快的往外头跑,那架势虽然比不得赵红英,可速度还是挺惊人的。

    赵红霞的大儿媳出来一看,袁母已经化作了一颗流星,消失在了远处,她禁不住感概道:“难怪臭蛋跑得那么快……”

    里头的人已经无语了,最尴尬的当然要数张秀禾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解了围裙出去了,横竖他们也就快离开村子了,没的就剩那么几日还跟袁弟来闹别扭。这倒不是怕了她,而是不想叫外人看了笑话。

    王萍也顺势跟了出去,赵红霞那仨儿媳妇儿见状,赶紧溜了出去,把场地留给了袁弟来一人。

    于是,等袁弟来回过神来之时,偌大的一个灶间,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外头气氛正浓,老宋家小院里其实也挺热闹的,袁弟来就是有本事把独角戏唱成群像戏,一个人又哭又嚎的,还附带自言自语,热热闹闹的演了好大一出戏。

    也亏得今个儿的客人多,各家各户都被征用了灶间,加上大菜都已经上桌了,所以少了个灶间还真没啥大不了的。

    当然,等张秀禾和王萍去了坝子上时,也寻到了赵红英,把家里的事情跟她简单的说了一声。不想,赵红英一脸的无所谓:“行了,你俩去吃吧,不用管她,横竖以后三五年也见不着一回。”

    这话倒也在理,哪怕现如今的交通比早些年方便多了,从他们这儿去京市一样麻烦得很。得先从村里去县里,再去市里,然后转道去省城火车站,一路上光是转车就能烦死个人,更别提还得坐至少两天两夜的绿皮火车了。

    假如,赵红英老俩口带上大房二房都去了京市,只怕还真不大可能回来了。不能说完全不回来,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回来一趟都是很有可能的。

    张秀禾和王萍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各自的决定:忍吧,横竖也就这两三天了。

    当天晚上,老宋家又召开了家庭会议,主旨是前段时间提过的上京一事。

    “咱们家的房子是整个村里独一份,只怕全乡都寻不到差不多的来。我跟你们爹的意思是,让老三他们照看房子,等以后我们老俩口走了,这房子就归他们。老大、老二,你们咋说?”

    赵红英心知家里的小红楼是强子和大伟出的钱,虽说盖楼房的时候,家里也帮着出了柴米蔬果,解决了工程队一个月的三餐。然而,比起盖房子的花费,吃食方面的真心不算啥,更别提内部装修以及家具家电这些,也全都是俩孩子拿的钱。

    “我知道强子大伟都是孝顺孩子,所以我就问你俩,让给你们弟弟,同意不?还有家里的地,往后也让他们种了,今年秋收下来的粮食,也给他们了,成不?”

    宋卫国和宋卫党早料到了会这样,基本上赵红英说一句话,他俩就点一下头,张秀禾和王萍也没有意见,包括春梅春芳她俩,皆全数同意。

    “我不同意!!”

    谁也没想到,在全家意见一面倒的情况下,袁弟来居然还能大声的表示不同意。

    赵红英看她的眼神都直了,等听完了她全部的话后,更是被噎得半晌没吭声。

    “妈!你也太偏心了,怎么能带大哥二哥走,偏偏就把咱们三房留下呢?卫民就不是你儿子吗?扁头和东子西子就不是你孙子吗?怎么有好处就全给他们了,偏偏……”袁弟来那眼泪,不是流下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喷涌出来,等看到全家人都目瞪口呆的望向自己后,她更来劲儿了,狠狠的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你们就是欺负我们三房都是老实人!”

    “不,我就是看你们三房都是傻子。”赵红英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张嘴就怼道,“卫民傻,你比卫民更傻,你俩又生了仨小傻子,我不偏心我咋办?谁叫你们一家子都傻呢?总不能看着你们全家扎脖喝西北风吧?”

    袁弟来还在哭,边哭边嚷嚷:“那为啥不把我们一家子也带去京市?大哥二哥能去,咱们咋不能去了?”

    “你们能去啊,京市又不是我的地儿,我还能拦着你去不成?”赵红英反问道。

    没曾想会听到这个话儿,袁弟来懵了一下。

    老宋家其他人已经打算撤了,只是碍于老俩口没发话,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就是眼神格外闪烁,看起来分外无奈。

    这时,老宋头磕了磕他的旱烟杆子,越过了袁弟来,直接叫了宋卫民:“老三你说,你自个儿是啥意思,说。”

    “我没啥意思,这样不挺好的?”宋卫民一脸的懵逼。

    家里的房子是强子和大伟出资建的,不过却是在老宋头名下的。可赵红英都说了,等两位老人百年之后就给他,这不就结了?还有地也是叫他种的,自然地里的出产也给了他,再有就是他们家院墙辟出来的小卖部,虽说卖的只是些零嘴汽水,再不就是小孩子用的橡皮本子笔,可只要不是放假,每天少说也能进账一两块钱,一个月下来,赚个三十是没问题的。

    乡下地头常有分家,像老宋家这般分家法,那是绝无仅有的。换个人来看,只能说赵红英老俩口偏心老三一家子,怎么搁在袁弟来眼里就……

    “那就成了。”老宋头平常很少说话,不过当他开口时,在家里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宋卫民和袁弟来还傻在那儿,其他人却是听明白了。

    说白了,在老宋头心目中,家里还是得男人做主的,也不是说他有多大男子主义,毕竟他也很尊重老妻。然而,袁弟来显然不被他放在眼里,横竖宋卫民已经答应了,袁弟来的意见就不那么重要了。

    当下,听明白的人陆续起身离开了堂屋,大夏天的,洗漱方便得很,没一会儿,院子里就没了动静。

    老宋头和赵红英也回屋去了,堂屋里就剩下三房这一家五口人。

    袁弟来还是懵着的,她就没弄明白老俩口是啥意思,尤其是老宋头最后那句话,啥叫“那就成了”?

    “卫民……”

    “睡觉,明个儿还早起呢。”宋卫民不想说话,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不想跟袁弟来说话,只回头将扁头哥仨撵了出去,看着他们舀水漱口冲脚后,窜上了二楼。

    眼见袁弟来还有话说,宋卫民只当没看到,就快速回了屋,倒头立马就睡,等袁弟来急急的跟了进来后,他这边已经鼾声正起了。

    “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袁弟来气得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她就不明白了,明明年轻时候挺好的,咋最近这些年来,家里人一个两个的都不愿意跟自己说话呢?每回家里做了啥决定,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哪怕想反对,想提自己的意见,也没人搭理她。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说来说去还是应该得靠儿子!

    关键时刻,那些年在老袁家受到的教育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不得不承认,袁弟来她娘家的洗脑能力还是极为不错的,事实上她们姐妹五个,除了最小的袁弟来外,其他四个都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爱贴补娘家。就连袁弟来,要不是当年她帮娘家人干活,直接导致年仅半岁的臭蛋发高烧还延误了病情,她也不会因此变得如此偏激,甚至直接抹杀了娘家的一切情分。

    然而,断绝了跟娘家的关系,却并不代表袁弟来就彻底脱离了娘家对她的影响。事实上,哪怕她再怎么极力否认,在这个万籁俱寂的盛夏深夜里,袁母曾跟她说过的话,全从脑海深处浮现了出来。

    ——女人这辈子,最最要紧的还是生个儿子,这爹妈男人靠不住,儿子才是最终的依靠。

    ——闺女?闺女那就是赔钱货,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来,又要顾着她吃又是顾着穿,费心费力还不讨好,最后养了十多年,直接就嫁到了别人家,要是能要到些许聘礼倒还凑合,要不然简直就是亏了血本了。

    ——还是儿子好,养老送终最后都是儿子的责任。

    这些话,袁弟来本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没想到,其实却是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脑海深处。

    夜深人静时分,她半支起身子瞅了眼躺在身边的宋卫民,后者无知无觉,只是鼾声依旧。

    男人的确靠不住,可能靠得住的儿子已经被她亲手抛弃了。

    臭蛋啊!她的臭蛋啊!

    哪怕她也曾后悔过放弃了喜宝,不过说真的,对她来说,喜宝仅仅是稍微有些可惜,就好像红烧肉掉到了地上,心疼得长叹了一口气。可臭蛋不一样,臭蛋是能给老宋家传宗接代,还能给她养老送终的出息儿子啊!那就不是掉了块香喷喷的肉那么简单的,简直就是放弃了一整座金山。

    不由的,袁弟来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并不是想起当初她忽略臭蛋以至于造成终生遗憾的事儿,而是她放弃臭蛋……

    等等,她当初为啥要抛弃臭蛋?仅仅是因为臭蛋傻了?可当时臭蛋不是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吗?白日里在学校上课,中午晚上回家吃饭也是全家凑在一起的,她完全没有必要抛弃臭蛋啊!!

    对了,是因为她当时怀孕了。

    “呼”的一下,袁弟来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之猛带走了身上的薄毯子。本已在梦乡的宋卫民被她惊了一下,倒是没醒,只是翻了个身子,又继续呼呼睡去。

    袁弟来才不在乎宋卫民睡得咋样,她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震惊和不敢置信。

    是了,她怎么就忘了呢?当初就是因为她有了身孕,生怕臭蛋的傻气会传染给肚子里的扁头,这才不得不狠心将臭蛋丢开。只是那会儿她也没想到,臭蛋找妈的决心会那么大,偏偏那孩子记性又不要,隔了几个月再见到他时,他已经忘了自己这个亲妈,转而追在张秀禾屁股后头,颠颠儿的喊妈了。

    所以这一切又是谁的错呢?

    她娘家亲妈肯定有错,要不是为了给娘家干活,她也不会忽略臭蛋。

    宋卫民也有错,谁说孩子就是妈的责任了?臭蛋他姓宋又不是姓袁,她这个当妈的累得脱力,宋卫民这个亲爹为啥不多看顾着点儿?

    当然,张秀禾也错得离谱,简直黑心烂肠!明明自个儿有亲生的孩子,偏又抢了她的闺女、儿子。闺女也就算了,抢就抢吧,可那坏东西怎么能抢她的臭蛋呢?那是儿子!

    再有就是……

    扁头也有错!!

    假如那个时候,她不是因为正好怀孕,即便臭蛋是个傻子,也不会就这么丢了他的,毕竟就算再傻,那也是儿子。谁知就是那么凑巧,她怀上了扁头。

    一瞬间,袁弟来的眼神都不对了。

    “我一直都想错了,是扁头啊,错的最离谱的是扁头啊!要不是因为他,我能把臭蛋丢掉吗?我能吗?”

    袁弟来忍不住曲起膝盖,把自己蜷成一团,哭得气噎喉堵。

    被哭声惊醒的宋卫民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惊愕的扭头看向出声源头:“你又咋了?这深更半夜的!”

    “卫民,卫民我错了,原来我一直都弄错了,臭蛋啊……”

    “又提臭蛋!”宋卫民瞬间就不耐烦了,其实说后悔,他也后悔啊,且不提重男轻女的问题,单就是臭蛋在他跟前养了有五年多,冷不丁的就给了他大哥大嫂,他心里会没疙瘩?可那到底是亲哥哥,打小就对他极好,他就算有些不甘心,也没脸说出要回儿子这种话来。

    “臭蛋咋了?臭蛋是个好孩子!”袁弟来边哭边替臭蛋辩解,“我不怪他了,认错了妈又不是臭蛋故意的,他脑子不好啊!再说,这本来也不是他的错,又不是他想要烧坏脑子的,……”

    “你啥意思?”宋卫民有点儿懵。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原谅臭蛋了,以后再也不会怪他了。”

    借着窗外的月光,宋卫民像看个大傻子一样的看着袁弟来,心说,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啥话都劝过了,咋就突然想通了?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看开了总比始终钻牛角尖的好。

    迟疑了一下,他安慰道:“嗯,臭蛋是挺好的,跟着大哥大嫂他们过也挺好的,反正咱们还有仨儿子。”

    “对,咱们还有扁头他们呢。”袁弟来拿枕头毛巾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卫民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提臭蛋是我儿子这话了,他是个好孩子,就让他跟大哥大嫂他们好好过日子去吧。”

    尽管还是觉得袁弟来脑子有病,宋卫民听了这话还是挺高兴的,连睡到一半被打断的气都散了,连连点头附和道:“你说的对,早该这么办了。”

    “是啊,早该这么办了。”她是早就应该放过臭蛋,也放过自己。

    “那行了,睡吧,反正臭蛋也不会怪你的。”

    “不,卫民你听我说。我想通了,臭蛋以后咋样我都不会管,可扁头呢?他是我儿子,我有权管着他吧?”袁弟来非要宋卫民表个态,后者一脸懵逼的点了点头。

    于是,她又接着说:“我当初就是因为怀了扁头才抛弃了臭蛋,所以扁头必须有出息,必须挣大钱,不然凭啥啊?我当初为啥要坏扁头呢?他要是没出息,那他的出生就是个大错误。就是因为他,害得我没了臭蛋,我本来能有个奥运冠军做儿子,有享不完的福,你看看臭蛋对大嫂多好,那本来都该是我的!就因为扁头,就因为他!!”

    宋卫民惊呆了。

    袁弟来还在那儿滔滔不绝的说着:“我想通了,我彻底想通了,这一切都是扁头的错!谁都可以没出息,他凭啥没出息呢?他没资格!为了他,我连臭蛋都放弃了,我的臭……反正他必须要有出息!有大出息!”

    “要比臭蛋更会赚钱!赚双倍的钱!不然他咋对得起我?”

    “还要照顾东子西子,那是他亲弟弟,扁头这个当哥哥的,当然要照顾好两个弟弟,咱们一大家子就靠他了!”

    “读书!学习!考京大!读研究生!做京市人!赚大钱!让我享福!”

    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袁弟来这一回真的想通了,至少她本人是这么认为的。在把所有的压力尽数推给了扁头后,她整个人都轻松了。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她再也不惦记臭蛋了,喜宝就更不用说了,彻彻底底的将两个亲生骨肉从她的脑海里删除了。她有了新的精神支柱,她的生活重新充满了希望和阳光!

    宋卫民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媳妇儿,然后直挺挺的往后倒去,翻个身继续睡觉。

    一定是他没睡醒,一定是的。

    ……

    就住在楼上房间里的扁头,还不知道他即将经历些什么。

    当然,袁弟来还是存了那么一星半点儿理智的,这会儿离开学已经没两天了,而且老宋家其他人正准备离开村子往京市赶,于情于理她不会在最后这两天里闹腾。

    扁头最后的好日子,已经进入了残酷的倒计时中。

    等天亮后,袁弟来主动找上了张秀禾,跟她袒露了心声,当然不包括扁头那部分,她只是诚心诚意的道了歉,同时也无比真诚的拜托张秀禾好好照顾臭蛋,并郑重声明,她和臭蛋母子缘分已尽,从今往后再不会提“臭蛋是她生的”之类的话了。

    张秀禾是懵圈的,她其实也不聪明,毕竟只是个普通乡下妇道人家,连书都没咋念过,活了半辈子都是围着灶台转,再不就是记挂着几个孩子的事儿。

    被袁弟来这一番诚挚的道歉和声明弄得一头雾水的张秀禾,特地去寻了赵红英说话:“妈,妈你帮我琢磨琢磨这事儿,三弟妹她这到底是啥意思呢?”

    赵红英一开始叫她完全慌了神,还道是出了啥大事儿,等听完了全部事情后,才翻了个老大的白眼,没好气的怼了回去:“她傻你也傻?你管一个傻子在想啥?你咋不去琢磨琢磨咱们家后院的几头大肥猪见天的在想啥?也是闲得你!走,跟我干活去!活儿多着呢!”

    被婆婆怒怼了一通后,张秀禾老老实实的开始跟在后头干活。还真别说,一旦干起了活儿来,就顾不着想其他事儿了,尤其临近搬家,哪怕很多大件都不打算搬走,那零零碎碎的东西也不少。别的不说,四季衣裳总是要收拾的,再就是这些年来臭蛋陆陆续续寄来的奖章、奖杯等等,光是剪报就能收拾出半箱子来。

    对了,在老宋头的劝说下,宋卫国也同意了一起搬走。

    其实他后来仔细想了想,就觉得留下来这事儿不靠谱。试想想,爹妈媳妇儿儿子闺女,连带二弟一家子全搬走了,就他一个人留下来跟三弟一家子过?成啥样儿了。

    总之,过后没两天,老宋家就收拾好了一切,拿着提前托女婿买好的火车票、长途汽车票等等,大包小包的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多年的老家。

    临行前,村里的亲朋好友来送行,因为早就知道这是要上京市享福去的,所以来送行的皆是一脸的羡慕,就算有些不舍,也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也有人问起,老宋家是咋打算的,譬如,还回来不?留在乡下的房子咋办?分到的地咋说?家里那个小卖部咋弄?还有后院养的大肥猪,秋收刚打上来的粮食等等……

    赵红英就一句话:“都给我家老三了。”

    话音未落,周围就已一片哗然。

    一下子,其他人看向宋卫民的眼神都不同了。当然,主要是羡慕,也有嫉妒的,毕竟老宋家的二层红砖楼盖好也就这么两年多的时间。哪怕今年也有好几户人家翻新或者直接推翻了旧屋盖新屋,那也不能跟小红楼相比。再一个,其他人家的房子都是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下钱来盖的,还是祖孙三代一大家子的,可老宋家呢?出钱的是大房和二房,结果现在直接把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给了三房?

    就有那跟宋卫国关系好的,悄悄的把他拉到一边,问:“你舍得?这不是你家强子和卫党家的大伟出钱盖的?还有里头那么好的家舍家电,也都给了?那么大的电视机不搬走?”

    宋卫国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半分反驳。而另一边的宋卫党也是如此,皆一副亲妈说了算的模样。

    这下,村民们可服气了,偏心眼儿到这份上,儿子们还完全没意见,也真是绝了。

    等他们齐齐把老宋家一行人送出了村口,回来的路上还有人忍不住说道这个事儿。有说赵红英这心太偏了,也有说宋卫国俩兄弟大气的,当然更多的是羡慕宋卫民的好命。

    “你说这人跟人的差距也太大了,宋老三这是啥命哟,自个儿是没啥本事,可架不住人家爹妈兄弟能耐。这下好了,家里的房子、田地、小卖部、大肥猪、粮食啥的全都给了他,反而养老归了兄弟们。”

    “好命啊,上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善事吧?瞧瞧,这辈子享福来了。”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要是宋老三这么好命,那他咋娶了那么傻的一个媳妇儿?爹妈兄弟侄子侄女们各个都好,就独独媳妇儿没娶好。”

    “也是,媳妇儿太糟心了,该他的,不然也太好命了。”

    只要一想到袁弟来干过的那些蠢事儿,村里人虽然还是羡慕宋卫民,可这羡慕却打了个折扣。

    然而,谁都没有人群中的袁母来得崩溃,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小闺女那么蠢,咋小日子就过得那么好呢?闺女儿子一丢就是俩,咋就没遭报应呢?难不成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袁母越想这心里就越难受,偏巧这阵子天气又闷又热的,她揣着事儿又钻了牛角尖,回了家连饭都没吃,直接就躺下了。

    太不公平了!

    老天爷你是睡懵了吗?

    你让他们这些本本分分过日子的人还咋过啊?

    ……

    老天爷有没有懵,这个尚且不得而知,反正这会儿扁头是给吓懵过去了。

    打死扁头都想不到,随着爷奶大伯二伯他们的离开,他妈直接疯了。不是以往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膝盖大哭大叫的这种疯,而是特别冷静自制,平静到让人心底直冒寒气的那种疯。

    “妈,妈你干啥呢?我跟人约好了要去打弹珠的……”扁头一面说着一面往后退,眼神更是不住的往四下瞄,一副寻找退路好随时开溜的模样。

    然而这一次,扁头显然是失算了。

    袁弟来冷不丁的出手揪住了扁头的手腕:“打弹珠?打什么打,玩什么玩!你的暑假作业写完了吗?给我写作业去!还有,我特地给你找出来的毛头那些学习资料你看了吗?走,跟妈回屋学习去!”

    扁头被他妈这不按牌理出牌的架势,吓得一愣一愣的,关键时刻,他那俩熊弟弟宋东宋西一见情况不妙,立马转身飞奔离开,逃跑时的那个速度,颇为神似他们的亲哥哥臭蛋。

    别以为这是去搬救兵了,深知亲弟弟是啥玩意儿的扁头,光看背影就知道这俩熊孩子只是单纯的跑路了。主要是现在的村里,已经没有救兵可搬了。

    绝望的被亲妈拖到了二楼书房里,扁头一脸的生无可恋:“妈,这是毛头哥和喜宝姐的书房,奶平常不让我们来这边捣乱的!”

    “你奶去京市了!那头有你四叔在,还有她最喜欢的喜宝在,你看她还会不会回来!就算到时候她说你了,毛头和喜宝怪起来了,你也不用怕,全都推给妈,妈去跟他们解释!”

    袁弟来信心十足,纵使以她那有限的眼界来看,毛头和喜宝毕业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哪怕偶尔回来一趟,住个三五天的,也不可能跟她计较那么多,再就是……

    “我特地问了梅子和芳芳,她俩说了,这边留下的都是小学初中高中的书,有用的他们都带走了!”

    看亲妈这架势是玩真的了,扁头瘪了瘪嘴,强忍着才没嚎出来。可即便这一回他忍住了,以后却仍旧是忍不了。

    因为,袁弟来这次是真的真的动真格了。

    哪怕本身没啥学问,她也可以死死的盯着扁头,还是那种早中晚一吃过饭就将人拖到书房里写功课。扁头倒是想敷衍了事,可他最多也只能磨磨唧唧的写字,时间上却丁点儿也拖不了。

    反正从这一天起,他彻底没了自由空间,每天早上一睁眼就吃饭,吃完饭就写作业,写到中午吃午饭,吃完继续写作业,等暮□□临继续吃饭,吃完……还是写功课。

    扁头:……………………

    爷啊!奶啊!你们咋没带我一起走了呢?你们为啥走得那么着急呢?倒是带上我啊!

    爷奶,带我一起走吧!!

    我不想活了,求求你们带上我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