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11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17章 第11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17章

    自打奥运会开始后, 老宋家所在的村子就没停止过热闹, 尤其是臭蛋夺金后,更是不断有各地的记者涌入,争相采访奥运冠军的家人。以至于就连村委的电话也跟着热闹了起来, 以往半月一月都不带响起的, 最近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打过来询问具体地址等等。

    电话响起是不稀罕,可谁让打电话过来的人特别稀罕呢?

    这可是奥运冠军, 新鲜出炉的世界级别金牌得主, 还是头一次参加奥运会就夺了三金为国争光的臭蛋啊!

    就在全村人都被大喇叭里头的喊声吸引了注意力时,臭蛋妈——张秀禾前头早些时候端了个盛满了脏衣裳的大木盆子去河边洗衣服,刚洗完, 正准备往家里走呢,就听到了这连声喊人, 顿时微微一怔。

    她还没回过神来, 身边的另一个妇女就催促道:“臭蛋妈!是你家臭蛋来电话了,还不快点儿去听!快快,把盆子放下, 我帮你送回家去。”

    “好, 好。”张秀禾赶紧放下木盆子,回过神来赶紧跟人道谢,又把尚有些湿润的手往围兜上使劲儿擦了擦, 当下就顾不得别的, 脚步匆匆的往村委那头赶去。

    一路上, 不停的有人跟她打招呼, 张秀禾只心不在焉的随口答应着,脚下飞快的往前头跑,等跑进村委办公室时,饶是她平素常干活,这会儿也喘个不停。

    “臭蛋啊!”张秀禾喘着大气,扑到电话机旁拿起听筒就先唤了一声,直到听到里头熟悉的叫“妈”声,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关切的问,“臭蛋你这会儿在哪儿呢?回来了没?妈在电视上看到你了,跑得真好,真厉害!”

    隔着电话机,都能感受到另一头臭蛋的高兴劲儿:“妈!我回来了!妈,你啥时候来看我呀?我给你买了好多礼物,还有金牌,都送你!”

    “妈回头就去看你,不着急啊,等忙过秋收就去,一定去,肯定去。”张秀禾只要一想到电视里播报员的说辞,就特别心疼臭蛋。孩子一个人在外已经够可怜了,还被老美一整个国家的人轮着欺负。早知道这样,她就算怕坐飞机,也咬牙跟着去了,又想起喜宝也跟臭蛋在一起,可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小孩子,抵什么事儿?老美的心也太坏了。

    那头的臭蛋可没觉得自己被欺负了,他甚至已经忘了连续两回重赛的事儿了,毕竟对他而言,以往在京市体育训练基地的时候,单就是每天的日常训练就很繁重了,多跑个一圈半圈的,他还真不在乎,再说也记不住。

    母子俩亲亲热热的讲着电话,张秀禾也问了其他事儿,得知喜宝就在电话机旁,她就索性不问了,毕竟臭蛋不记事,回头问喜宝还容易点儿。

    正这么说着,赵红英过来了。

    “你说够了没?宝呢?我的宝在不在?让宝听电话,我跟她说。”

    “好好。”张秀禾一面答应着,一面哄臭蛋,再三承诺秋收全部结束后,一定去京市看他,这才把电话给了赵红英,面上还颇有些舍不得,“妈,我还没跟喜宝说话呢,等下也让我说两句。”

    赵红英不惜得搭理她,摆摆手叫她待边儿上去,等接过电话听筒的那一瞬,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变了,变得柔和无比,一脸的和蔼慈善,连眼神里都带上了浓浓的笑意,说出来的话更是跟掺了蜜一般的甜:“宝……”

    这头,母子情深刚落下帷幕,又接着上演了祖孙情深,估计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消停不了,毕竟电话那头的姐弟俩都是不会算计的人,完全不考虑长途电话费用的问题,也幸好体育基地财大气粗,不差这几个钱。

    而另外一头,袁弟来刚瞅着仨儿子刚跑出去,又听着村里的大喇叭响起,再想想最近小半个月来,不停在电视里出现的臭蛋和喜宝……

    心疼、心塞、心梗。

    一个没忍住,袁弟来又开始抹起了眼泪,好在她这几年已经学乖了,知晓家里就没个心疼她的人,就算要抹眼泪,也是背着人的,要么回自个儿屋里,要么干脆去灶间,边烧火边揩眼泪。这会儿,她就是去的灶间,本来是想万一有人问起来,也好借口炉灰迷了眼儿。

    然而事实上全家所有人都在忙活,并未发现她又难过上了。如此这般,她只越来越伤心,满腹的委屈不知道该跟谁说,只能和着苦涩的眼泪一并咽到肚子里。

    明明喜宝和臭蛋都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明明这会儿被记者们追着吹捧、讨好的人应该是她。

    明明……

    一直等赵红英和张秀禾都回了家,也没人发现袁弟来内心的委屈和不甘,反而因为“奥运冠军刚刚打电话过来”这个事儿,小院里又挤进了一大堆的人,除了纯粹来凑热闹的村民外,更多的还是靠挖掘各类新闻吃饭的电视媒体记者们。

    袁弟来躲在灶间里,竖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

    其实不用凝神静听也照样能听到的,就是声音有些乱糟糟的,毕竟是出自于不同人的嘴,而且还是争先恐后的说出来,那着急上火的情绪,连隔了一堵墙一道门的袁弟来都能轻易得听出来。

    “请问百米飞人宋涛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呢?抱歉,我完全没有打探隐私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宋涛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或者目标吗?”

    “对于宋涛在这届奥运会上一举夺下三金这事儿,他本人有什么看法吗?他并没有参与任何外媒采访,会不会接受本国媒体访问呢?最近很红火的京市电视台‘今晚有约’他会参加吗?”

    “宋涛的母亲就请您说一说吧!随便说!”

    从臭蛋妈又变成了宋涛的母亲,张秀禾是惶恐的。

    这架势,她现在已经见识过一回了,那还是臭蛋刚夺金那会儿,好几个记者闻讯而来,把刚从地里回来的她堵了个结结实实,吓得她两腿打颤,好悬没直接吓撅过去。后来,记者来的多了,又因为慢慢的也听说她不善言辞,大家伙儿改成去围堵赵红英了,这才叫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万万没想到啊,随着臭蛋这一通电话打过来,她再一次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对象。

    “那个臭……呃,我家涛子也没说啥,就说他刚坐飞机回国了,这会儿他人就在原先那个国家队训练基地里,给我打电话也就是说这个事儿,让我别担心,有空去京市瞧他。”张秀禾尴尬的扯了几句,虽说她刚才跟臭蛋有说不完的话,问题是现在回想一下,她多半时候都是在哄孩子玩呢,很多话一方面是确实忘了,另一方面则是不能直接说出来让孩子丢人。

    一旁的赵红英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开口说道:“涛子很好,国家对他也很好,没听说还有啥计划,就算有那也是国家让做的。咱们小老百姓哟,还是应该听上头领导的安排,国家让干啥就干啥,本本分分的做好自个儿的事儿就成了。你们说,对吧?”

    旁边一片叫好声,记者们是随口附和,想着再套出点儿话来,村民们则是高声的叫好,纯粹瞎凑热闹。他们可没忘记臭蛋是个傻的,能说啥?叫妈呗。

    幸好,记者们什么都不知道,有限的消息不是国家队美化过的,就是村民们故意夸大其词的,反正根据这些日子的采访,大致上已经拼凑出了奥运健将宋涛的成长轨迹。

    一出生就格外得白嫩可爱,稍稍长大点儿就透出了乖巧听话的本性,而且人还格外得聪明机灵,关键是孝顺,全村出了名的大孝子。至于学习成绩嘛,据说反而是一般般,不过好在也算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再等略大一些,就由他们小学的校长推荐参加了县运动会,一举夺得当年所有短跑项目的第一名,紧接着就被省队领导看中,去了省体育训练中心……

    这么看来,宋涛简直就是典型的生在国旗下长在新中国,五讲四美全面发展的好少年,同时也是全国广大青少年学习的好榜样!

    记者们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他们被误导得相当严重。

    而对于那些知情的人来说,虽然现在的情况很叫人牙疼,可考虑到他们村的颜面问题,谁也没捅破这层窗户纸,倒是对曾校长钦佩不已。

    ——这得有多坚定的内心,才能对着记者说出宋涛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种话来?还学习成绩一般……假如他那连续六年鸭蛋的成绩属于一般,那么全国各地的学生就都是天才了。

    曾校长也很无奈。

    不这么说还能怎么着?难不成让他说实话?告诉记者朋友们,你们所喜欢的奥运冠军宋涛打小就傻乎乎的,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一直持续不断的考零分,然而他就是这么有出息……

    他能这么说不?能吗?!

    真要是说了这种话,他敢保证,底下的那群熊孩子们分分钟就能造反,绝对会有样学样。可没有臭蛋的命,偏学臭蛋的零蛋分,最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自个儿心里不明白?

    其他村民兴许是碍于颜面,或者是跟老宋家多年的交情,唯独曾校长是真的有苦难言。只要一想到被逼着昧良心说的那些夸奖话后,他这心里嘴里都在泛着苦味儿,可不这样又能怎样?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家乡出了个名人,对于整个地区都有着极大的好处,哪怕这个名人自打当年被省队领导带走以后,就再没回来过……

    老宋家这头,热闹的场景又持续了整整一天,就连家里人吃饭都被迫边吃边说。按理说,农村人的习惯没有自个儿吃饭让客人看着的道理,可人家城里来的,真不是光为了蹭那么一顿饭,都是在外头吃了再过来,来来回回的,这边始终不得空。而老宋头招呼了几次都没人落座后,也就随他去了,想着大概过阵子能好吧?

    以后会不会好尚且不得而知,反正眼下是好不了了。

    就说今个儿,哪怕已经到了夜里,老宋家仍是灯火通明,大家伙儿还等着看电视呢。

    其实,到了今时今日,整个村子里头买了电视机的人家已经不止那么一两户了。当然,有彩电的还是寥寥无几,可买到黑白电视机的,却至少有十来家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习惯问题,别说那些没电视机的人家,甚至家里有电视机了,那些小孩崽子们还是喜欢跑来老宋家。这边的电视机大、电灯更亮堂、人也更多,还有各种新鲜零嘴,绝对是小孩子的天堂。

    最最重要的是,所有村里的孩子都一致认为,老宋家的大人们脾气好,从来不骂人,尤其笑得最和善的宋奶奶。

    对此,所有村里的大人都作捧心状,且无言以对。

    但凡是稍稍有些年岁的人,都无法忘记想当年赵红英的彪悍,那可是既能上山打野猪,又能下河捞大鱼的人,甚至一度架空了村长赵建设,就这样,全村上下还都特别服气,只觉得倘若一早就让赵红英当家做主,他们现在还能发展得更好!

    至于和善……

    快别吓唬人了!!

    然而,小孩子们就是这么认为的,这是因为喜宝他们陆陆续续离开家乡后,赵红英就懒得怼天怼地了。主要是吧,面对自家那帮傻货,怼得再厉害也是白费劲儿,既然改不了,那就索性由着他们去吧,别拖后腿就成了。

    你说还有扁头他们哥仨?

    说真的,每个长辈都会下意识的更疼惜年岁小的孩子,这不单指的是祖辈们,连当爹妈的,对于幼子幼女也相对来说显得最宽容。试想想,在见识过了前头那么多熊孩子后,几个小的还能翻天不成?到了扁头哥仨这边,赵红英的想法就更简单了,她早先生怕扁头哥仨随了袁弟来那傻货,现在看来,最多也就是随了宋卫民,这就够了!

    正因为期待值太低了,甚至都已经降至负值了,所以赵红英一发现最小的仨孙子其实还勉强凑合的时候,那心情,比拿到喜宝和毛头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都差不多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赵红英这几年真可谓是性格大变,基本上都是笑眯眯的,哪怕熊孩子们在她眼前掐起来了,她也完全不会动怒。别人也就算了,宋卫国他们兄弟三人就特别纠结,总感觉亲妈正在憋大招。

    而就在今天,等送走了最后一个看电视凑热闹的客人后,赵红英终于开始发大招了。

    “先跟你们说说今天喜宝和臭蛋跟我说的事儿,主要是喜宝说的,臭蛋只会叨叨着叫他妈去京市。”

    赵红英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般的说:“喜宝跟我说,她虽然跟着去了国外,可其实就是陪在臭蛋身边解闷,别的啥都没干,倒是上头的领导重点表扬了她,还说要让学校表彰她,给发了个辛苦红包。”

    “再就是她也跟我提了,让我和老头子早点儿去京市,不是去逛逛,也不是去走亲戚的,就是留在京市不走了的那种。”

    “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走是迟早要走的,我和老头子都一把年纪了,今年春耕就没帮上啥忙,秋收就更别提了。我就想吧,与其留在乡下地头讨人嫌,还不如早早的去京市跟着我家宝享福。”

    “老大、老二,我就问你们,去不去京市?强子和大伟现在也有出息了,养你们绝对没问题。”

    随着赵红英的话音落下,老宋家这边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其实,这些话早在多日之前,赵红英已经跟老宋头提过了,也算是打了预防针了。因此,这会儿老宋家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唯独老宋头面上并未丝毫惊讶的情绪,只是躬身低头抽着他的旱烟杆子。

    “说说吧,老大你先说。”见大家伙儿都不吭声,赵红英直接点了宋卫国的名字。

    宋卫国很是犹豫。

    “妈,这当儿子的还没老呢,哪儿有让孙女养爷奶的?就算人家京市不兴这个,咱们这片就没这个道理。妈,你是不是嫌弃儿子没用啊?”

    “对。”赵红英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利索,丝毫都不拖泥带水,完全没有丁点儿的矫情做作。

    只是这话一出,宋卫国哥仨都惊呆了。

    虽然没叫到自己的名儿,宋卫党还是开了口:“妈,您还真觉得儿子们没用,所以要让孙女养?这不合规矩啊!”

    “没说让喜宝养啊,我可以让卫军养我和你们爹。再说了,这不是还有强子和大伟吗?他俩早就跟我说了,让我爱到谁家过就去谁家过,钱,他们出了!”

    这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外加这俩全家最有钱的货还是一个鼻孔出气,更糟心的是,那哥俩已经能耐到不听爹妈的话了。

    哪怕掏钱的是亲儿子,宋卫国和宋卫党依旧无比糟心。偏这时,赵红英又说:“不然,你们就是放着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不让我和你们爹过,非要拘着我们在乡下地头吃糠喝稀,天天下地干活对不对?”

    “妈!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宋卫国和宋卫党吓都要吓死了,打死他俩都不敢这么想,问题是,仔细想想,仿佛还真就是这个理。哪怕宋卫党至今都没有去过京市那头,光是听赵红英早先在家里讲的那些京市见闻,心里头就格外不是滋味。

    “行了,我都知道了,这不是跟你们商量着,啥时候去京市吗?”赵红英摆了摆手,“这么说吧,我和你们爹是肯定要去的,你们到底咋办,自个儿再琢磨琢磨。”

    老宋头闻言抬头看了赵红英一眼,满脸的无奈溢于言表,可最终他还是继续抽旱烟去了,心道,算了,都活着大半辈子了,老婆子想任性一回也由她了。

    这老宋头倒是看得开,宋卫国和宋卫党就没那么轻松了,俩人先对视一眼,又各自瞅了瞅他们的媳妇儿,偏偏,张秀禾和王萍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一看就已经投敌叛国了。

    兄弟俩更无奈了。

    迟疑再三,还是宋卫国开了口:“妈,我是这么想的,农忙还没过,辛苦了这么多日子,哪能放弃呢?再说了,臭蛋得了那个啥……世界冠军?嗯,这么大的喜事儿咱们能不办几桌酒吗?我这边,人家可打听了好几回,也不是人家想贪那点儿便宜,这不是喜事儿吗?都想沾沾喜气!这档口,哪儿说走就走啊!”

    宋卫国苦口婆心的劝着,就盼着能让爹妈改主意。

    没想到的是,赵红英只斜眼瞥了他一下:“谁跟你说现在走了?最起码也得等过了中秋再走。”

    “那……”原本要说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宋卫国徒然间不知道该说啥才好了,懵了好一会儿才说,“那就下回再说?我再仔细琢磨琢磨。”

    一听说还有这么长时间,无论是支持走还是支持留的人,这会儿都歇了这份心,瞅着天色也不早了,索性先洗洗睡了。

    及至各房都归了屋,好戏才正算开始。

    宋卫国第一时间问张秀禾,白天的电话里究竟说了些啥。张秀禾本身也不聪明,想了半天,才吭吭哧哧的说:“我光顾着问臭蛋了,之后就被妈抢了电话机,也就是最后快挂电话了,才跟喜宝说了两句。喜宝也没说啥啊,就说她在京市等着咱们,有话到时候见面再详说……哦,对了,她还说要请咱们吃饭呢。”

    “你可拉倒吧!喜宝才多大?她自个儿还在上学呢,请啥请!”宋卫国没好气的说道。

    张秀禾也委屈:“不然你叫我咋说?在电话里推来推去的啊?她说要请,那就让她请呗,回头我给她包个红包不就结了?不然就给她买几身新衣裳,打几床厚棉被啥的,一家人要不要分得那么清楚?还是你拿我当春丽看?”

    提到了春丽,宋卫国一时间没了言语,就连张秀禾也自知失言的住了嘴,俩口子好半天都没吭声。

    末了,仍是宋卫国叹着气说:“还提那茬做啥?她跟弟妹闹别扭,还跟她哥犟嘴,这些都不叫事儿,可你自个儿瞅瞅,从闹开到现在,一年多了吧?连个电话连封信都没有,听说过兄弟姐妹闹翻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就没见过儿女先断了跟爹妈这头关系的。唉……”

    “不说了不说了,怪我不好,好端端的提她干啥?”张秀禾嘴里发苦,到底是亲生的闺女,她能不想着点儿?偏那头,就好像记恨上了一样,愣是绝了一切路子,她是当妈的,还能上赶着把脸贴上去叫女儿女婿作践?是以,她也索性硬着心肠不吭气,看看谁先心软。

    照现在看来,那头是没指望了,张秀禾就琢磨着,等到了京市以后,或许能打听打听?不然这样无声无息的,叫人心里直发慌。

    夫妻多年,媳妇儿心里头想的啥,还真就难不倒宋卫国。一看到张秀禾那副神情,宋卫国就猜到了七八分,摇着头说:“我说你呀,当爹妈的偏心是有,臭蛋傻,年纪又最小,你偏着点儿我没话说,可其他几个呢?强子大气,不要咱俩管,毛头、梅子还有喜宝呢?喜宝是过给了老四,可妈疼她,她又是吃你的奶长大的,你没事儿了关心谁都好,管春丽那白眼狼做啥?”

    “好好好,我不管了,那你说说,咱们要不要去京市?”张秀禾被道理砸了一脸,这会儿也有点儿懵了,索性把拿主意的事情交给了宋卫国。

    “去,看妈那意思,迟早都要去的。可我这边还能再干几年,搁村里,我大小也是个官儿,也能说得上话儿。这真要是去了京市那头,可就只能靠儿子养了。”

    “靠儿子养咋了?”张秀禾就不明白了,靠闺女丢人,靠儿子也不成了?”

    “我还能干,我干啥要儿子养?等我七老八十干不了活儿了,他要是不养我,我抽死他!”

    张秀禾:…………所以到底要怎样?!

    宋卫国琢磨再三,还是下定了决心:“到时候妈要是去了,你跟着去,多干活少说话。记住,别去找春丽,莫说当爹妈的教训孩子本就应该,我这当老子还没教训她呢,她就给我犟上了?等着,她要是自个儿来找人,你就看情况再决定原不原谅她。”

    “那她要是不来……”

    “你说呢?”宋卫国反问她,“老子辛辛苦苦赚钱供她读书,底下这么多孩子,就数她花钱最多,她就这么个态度?”

    “行吧,我听你的。”

    大房这边最终还是统一了意见,即选择跟着一起去京市,不过宋卫国会相对晚上几年,张秀禾先跟着走。而二房那头,意见就更统一了,宋卫党两口子就一个心病,就是春芳。

    “要不是芳芳在临县纺织厂上班,我早几年就走了。”王萍想着电视里看到的高楼大厦,心头痒痒的,“我还想住住楼房,听说现在城里最好的房子就是楼房了,洋气得很。早先我还担心爹妈不想走,要是知道他们也想走,我二话不说立马跟上。”

    “那芳芳呢?”宋卫党问。

    “回头我给大伟打个电话问问呗,早先大哥大嫂家的丽丽能调职去京市,说不准咱们芳芳也成啊。再不济,让她去她哥那儿做事儿?还真别说,咱们要是都走了,单留芳芳一个在这边,我还真有点儿不放心。”

    “那你问问吧,记得别为难孩子。”

    “瞎说啥呢?俩都是我生的,我舍得为难谁啊!”

    二房那头很快就关了灯,舒舒服服的躺下跟周公约会去了,这时就看出未婚的好处来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丢了工作罢了,横竖最近几年工厂都在裁人,就算真的丢了工作,也不会太心疼。

    而三房……

    啊哟,快别提了。

    扁头哥仨就不用说了,自打哥哥姐姐们都离开家后,他们仨就霸占了二楼的所有房间,甭管横躺竖躺都没问题,整个村子就没人比哥仨更舒坦的了。

    楼下的房间里,宋卫民已经沉沉的睡去了,这会儿正打着呼噜,睡得喷喷香。在他看来,爹妈做的决定是无可更改的,反正也轮不到他这个当儿子来指手画脚,至于俩哥哥要咋办,更没他的事儿了。所以,该吃吃该睡睡,小日子继续美滋滋的往下过。

    袁弟来就没那么好运了。

    ——如果老俩口和大房二房都走了,那他们这一大家子该怎么办?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啊?凭啥都是姓宋的,其他人都去京市吃香的喝辣的了,就丢下他们一家五口呢?

    满脑子浆糊的袁弟来,就这样睁眼到了天亮。

    她不是不想跟宋卫民商量,而是宋卫民洗漱太快了,又沾上枕头立马睡过去了,强行把人弄醒也没用,用不了几秒钟,他又能继续睡,除非等他自个儿清醒,不然啥法子都没用。

    及至天亮,袁弟来才把憋了一整个晚上的问题,一股脑的全部砸到了宋卫民头上。

    宋卫民一脸懵逼。

    “啥叫该咋过日子?咱们这二层红砖楼住着,不是挺好的吗?就算爹妈大哥二哥他们搬走了,还能把这小红楼扛着走不成?放心吧,他们干不出这种事儿来。还有家里这地,他们要是都走了,家里那些地肯定是留给咱们的。多好啊,有房子有地的,爹妈还有人养了,你还不满意?”

    平心而论,宋卫民也挺舍不得爹妈和俩哥哥的,毕竟是打小就生活在一起,从未离开过的。不过,他好歹还有自知之明,心知这事儿轮不着他说话,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往好了看,横竖家里人从未亏待过他。

    “赶紧起来吧,地里还有活儿要干,妈和大嫂回头铁定得被那帮记者拦住,你没事儿你多干些。”

    袁弟来一口气上来,差点儿没直接背过气去。再一次的,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所嫁非人。

    ——咋就叫她摊上这么个没骨气的怂包男人呢?!

    ——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

    ……

    外头的人并不知晓老宋家的打算,不过确实如宋卫国所言的那般,早就有人在打听老宋家啥时候摆酒了。

    乡下地头,但凡遇到好事就会摆几桌,邀请亲朋好友前来聚聚。早些年物资奇缺,风俗也抵不过现实,那些日子就连儿女嫁娶都极少摆酒,最多也就是弄点儿花生瓜子啥的每人抓上一把,哪儿像近两年,日子好过了,各家各户又兴起了大摆宴席的习惯。

    他们这一带还有摆流水宴的习俗,吃酒要给添头,穷时就是一把葱蒜一颗白菜啥的,现在则统一给个两三块钱,要是近亲就给五块,哪怕啥都不给,主家也不会往外轰人,照样拿人当宾客款待。

    如果是别家摆酒,估计也就亲朋好友会去,可老宋家这种情况真心不同,有的是人家等着沾喜气,好些时候就有人上赶着来打听日子,拍着胸口保证到时候一定来帮忙。

    现在,奥运会基本上已经算是结束了,赵红英大清早的先往邻村跑了一趟,让他们那边的半瞎挑了个好日子,回头就跟村里人宣布,老宋家又要摆流水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