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11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11章 第11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11章

    臭蛋的话音刚落, 周遭就彻底陷入了沉寂当中, 那些个刚才还气得几乎要原地爆炸的人们,这会儿就好似被戳破了的气球一般,整个儿瘪了下去, 看向臭蛋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哀怨。

    饶是相处多年的教练和队友们, 这档口也是无言以对,林教练尤其崩溃, 捂着胸口作捧心状, 那模样,比东施效颦更辣眼睛。

    “先回去吧,回去再说……”

    领队一面招呼众人先回去, 一面暗自庆幸汉语的不普及,起码暂时是无需担忧家丑外扬的, 至于接下来, 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已经排得满满当当,国外媒体也好应对,刚造了孽还想采访?你咋不采访你家祖宗去?

    果然, 等他们乘坐专用大巴车回到奥运村时, 还没下车,就已经被各国媒体包围住了。这时候就看出语言不通的好处了,领队这边, 高材生多, 懂英语也多, 不过人家直接冲着身后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示意大家可以开始装聋作哑了。

    至于最受外媒关注的臭蛋,他就没这个必要了,别说英语听不懂,哪怕外媒已经尽可能的把“宋”这个发音念准确了,他依然不知道对方是叫他。

    好不容易闯过重重阻碍,领队们直接忙翻天了,无论是跟使领馆报备,还是尽快告知国内,再或者是跟奥组委、奥委会提交仲裁申请,全都是他们的工作。反而田径队这边,更多的是内部事宜。

    百米决赛是结束了,哦不,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可其他的比赛却还未结束。

    径赛这边,但凡是个人单项比赛的预赛全部都已经结束了,除了臭蛋之外,全军覆没。倒是集体项目四乘一百的预赛尚未开始,只可惜通过的概率不是很大。

    本就希望不大,偏又正好摊上了这种事儿。整个团队里头,无论是教练员还是队员,除了臭蛋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还是被干扰到了,及至回了酒店里,也忍不住继续在楼道、房间内接连抗议,气到完全没法在短时间内平复心情。

    “该死的老美!该死的帝国主义!”

    “我看这就是老美的阴谋,他们就是故意的,先让咱们高兴高兴,再告诉咱们比赛作废成绩取消,甭管最后的结果咋样,接下来的比赛还怎么弄?比不比了?”

    “比!凭啥不比?你以为咱们直接弃权他们就会反省?恨不得往咱们头上按个懦夫的名号!”

    “对,比赛还是得去,不但要去,还要拿冠军拿金牌!要他们知道,就算重赛,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

    喜宝领着臭蛋回了套房里,没过多久,生活老师就来送营养午餐了,两人份的,叮嘱他们就在房里吃,暂时先别外出。

    臭蛋一脸的不明所以,不过他终究是个乖孩子,看了眼喜宝,见喜宝冲着他点了点头,他就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下来,打开饭盒就开始埋头苦吃。

    倒是喜宝,还记得询问一下外头的情况,不过生活老师也不清楚具体如何,只说一旦有了最新消息就会告诉他们的。

    其实,别说中国代表团这边了,就连老美那边,多半人也都是处于懵逼状态之中。哪怕是得了信的外媒急吼吼的堵在了回酒店的必经之路的,得到的消息也无非就是“男子百米决赛成绩取消”,至于具体情况,谁也不清楚。

    外媒还在观望,指着能抢到第一手消息,当然也有人去围追堵截美国当地奥组委的人,而与此同时,国内也终于得到了最新变故。

    变故太突然了,而在得知变故之前,国内各个电视台已经插播了这条特大喜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举国欢庆之际,又一条消息插播进来,却是个惊天大逆转。

    中国体育代表团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同时也是新中国成立之后,首次登上世界性的舞台,结果却遭遇了此等不平,尤其在反复观看了录播的内容后,体育部上下都没察觉出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非要说的话,就是臭蛋在起跑之前面带惊悚的东张西望,可说真的,哪条规则也没细到管束运动员的面部表情。他们是运动员,又不是演员,控制不住面部表情有错?

    国内在确定问题并非出自于自家人后,立马启动紧急预案,强烈谴责奥运场上的黑.幕,要求奥组委仲裁,还比赛一个公平公道。

    比起国内媒体统一的基调,普通民众的反应更为激烈。

    就像早先预料的那般,老美瞬间拉走了脚盆国在国内民众心目中的仇恨值,一跃成为国民最痛恨的国家,没有之一。各种方言版本的国骂一时间成为街头巷尾的常态,目标当然只有一个。而且以国民人数来算,只怕整个老美连带祖宗十八代都要不得安生了,甚至还隐隐有翻旧账,抵制老美的行为出现。

    而这里头,最激动难耐的,自然是老宋家所在地了。

    臭蛋夺冠是面对全世界的直播,不过国内并没有直播镜头,有的只是各大电视台插播特大喜讯。可就算这样,全村、全乡、全县都关注了这件事儿,随之而来的大反转更是叫人难以接受。

    赵红英当场就骂娘了。

    “老美当自个儿是三岁的小孩玩泥巴啊?输了就赖皮,非要再来一回?那要是下回还输了呢?再重来?再输,还来?他娘的还办啥比赛呢?自个儿跟自个儿玩不好吗?多打几块牌子,想挂几块就挂几块,还比个大头鬼啊!”

    怒骂过之后,赵红英才突然想起,喜宝也在美国……

    那就不用担心了,兴许喜宝本人不怎么靠谱,这不是还有天老爷在吗?要对天老爷多一些信任。

    话虽如此,该骂的还得骂,非要自家骂,还得带领全村上下一起痛骂,该扎小人的赶紧扎起来,能不能如愿不打紧,关键是得先出一口恶气。

    于是,多年之后,赵红英再度引领乡亲们开始轰轰烈烈的搞大事儿,还不忘特地打电话去骚扰强子,让他悠着点儿,不准卖美国货!

    强子:………………

    头疼的挂掉电话,强子还得继续面对上门找茬的毛头:“喜宝说你拍戏去了,你咋还没去呢?现在还是暑假啊,你咋那么闲呢?”

    毛头斜着眼睛看他哥。

    还拍啥戏啊!他都不用出门也能听到臭蛋搞出了那么大的新闻,一方面是心疼弟弟妹妹在国外叫人家老美给欺负了,另一方面他也是心疼自己。

    弟弟妹妹已经在国外上了电视,尤其是自家蠢弟弟,经历了这一遭后,算是彻彻底底享誉全国了,连最高领导人的曝光率都不能跟这个小混蛋比。就说他这么一路过来,到处都能看到臭蛋的照片、报道。最新的肯定没那么快,可臭蛋原本就是体坛新星,随便找些以前拍摄的照片,加印出来,写上一句大标题,直接就是头版头条。毛头就算是想装作没看到,都不可能了。

    幽幽的长叹一口气,毛头只觉得心好累啊!

    幸亏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臭蛋在赛道上认错了哥,不然只怕就不是心累,而是直接心梗了。

    “行了,你赶紧干你自个儿的活去,臭蛋吃不了亏。”强子也愁啊,可他还得安慰自家这糟心弟弟,“你想啊,这要是一得到冠军就被撸了也就算了,可全国电视台都宣布了喜讯,现在又推翻了,这还咋弄?咱们国家的面子要不要了?这事儿能消停?”

    毛头一想也的确是这个理,可他更怕臭蛋叫人当了踏脚石。

    “大哥,你说得简单,万一人家上头交涉来交涉去的,让臭蛋吃了这个闷亏咋办?”

    “不咋办!大不了学苏联一起抵制奥运会!”强子这些年在全国各地来回跑,论学问肯定是比不上毛头这个当弟弟的,可眼力劲儿却比毛头强多了。

    早在五月份,苏联等一些国家就先后以各种借口宣布不参加本届奥运会,任凭奥委会百般游说,依然态度坚决。对外的借口是因为可预见的美国放纵反苏抗议活动,不过实际原因无非就是报美国一九八零年抵制莫斯科奥运会的一箭之仇。

    很多时候,理由并不重要,结果才是重中之重。

    譬如这一次,以苏联为首的十六个国家拒绝参加本届洛杉矶奥运会,美国虽不忿,却也无可奈何。

    前头的事端尚未平息,隔了才两个多月,就又生了是非。更重要的是,中国早已不是当初任何捏扁搓圆的小国了,假如这回事情处理得不妥当,怕只怕下回抵制美国的名单里,就又要多添几个了。

    要是落到这个地步,美国就真得自个儿跟自个儿玩泥巴了。

    强子见毛头慢慢平静了下来,又提了另一桩事儿:“今年四月,美国那个里根总统刚刚访华,这才多久?我看这事儿估计是下头人干的,只怕他们这会儿也忙着灭火呢。”

    底下的人捅了篓子,当然是由上头的老大来收拾烂摊子。

    可问题是,老大就真的会心甘情愿的帮着擦屁股?强子觉得,国内至少所有的意见都是统一的,只怕美国佬那头,自个人都快要打起来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过,就算真的要内战,也得先将这次的事件处理妥当了。当然,真要觉得理亏也无妨,完全可以从其他地方描补,可想要得到公平公正的仲裁,显然是不大可能的。

    美国那头,足足吵了一天一夜,最后终于给出了一个所谓的“答复”。

    还是维持原判,也就是比赛作废成绩取消,另择时间重赛。

    至于具体的理由,可以说是相当得不要脸了。

    “那头说,比赛进行的时候,天上正好飞过来一只鸟,一个俯冲横着跃过了跑道,给运动员们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影响到了他们的实际发挥。所以啊,要重赛!”

    田径队的总教练刚开完会回来,向田径队众人宣布了这一相当不要脸的说辞。

    当下,就有人强烈抗议:“那就是影响到了全部人,有啥好重赛的?”

    总教练呵呵一声:“人家说了,就是因为影响到了所有人,所以要重赛啊,对大家都公平……这要是只影响到了他们老美的运动员,我看不止要重赛,还得单独重赛呢,或者干脆直接给他们掐个表,一趟又一趟重新来啊,啥时候超过臭蛋的记录,就算他们赢,多好呢!反正人家也不要脸。”

    “可这道理说不通呢!既然影响的是跑道上全体运动员,那还重赛个啥?这个成绩还是很公平的。”

    “道理?”总教练冷笑一声,“跟人能讲道理,跟牲口讲啥道理?它听得懂道理?”

    提问的人哑口无言。

    稍稍缓了一口气,总教练又说:“行了,你的这些问题,你当上面人没问?人家是铁了心不要这张面皮了,你能拿他怎么样?老美说了啊,奥运会是在他们地头上举办的,他们就必须要给大家最好的体验。既然这一趟是不完美的,那就是对观众不负责任,对运动员不负责任,就应该重赛!……他娘的放狗.屁!”

    知道领导肯定也气得厉害,底下的人也没了言语。

    其实吧,理由啊借口啊,不过就是糊弄人的,具体咋样……谁心里还没点儿逼数呢?

    仲裁最终还是被驳回了,只是这一时半会儿的,重赛的时间还未确定。而在这之前,男子两百米半决赛开始了,生怕臭蛋因为这些糟心事儿被影响到状态的教练员们,很快就发现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臭蛋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让他跑就去跑,而日常训练和比赛的最大区别在于,喜宝说了啥。

    譬如,日常训练时,喜宝一般都是淡定的坐在头排观众席上,也不给臭蛋加油,也不会特地说些啥。而到了正式比赛时,喜宝则会翻来覆去的说那句话加油的话。

    当然,对于臭蛋来说,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毛头哥的数量。

    预赛时,臭蛋左右两边不是黄种人就是白种人,黑人当然也有,不过离得远了他就不会特别关注,等发令枪一响,哪里还会记得这些细枝末节。可到了半决赛,毛头哥的数量就会增加,及至总决赛时,整个儿短跑赛场上除了臭蛋本人,其余全是毛头哥了。

    而好巧不巧的,两百米的半决赛上,刘易斯正好在臭蛋的隔壁跑道上,两人是紧挨着的。

    臭蛋从走上跑道的那一刻起,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刘易斯,至于另一边的一位白人选手,则被他无视了个彻底。

    刘易斯很慌。

    轰轰烈烈的重赛事件早已在全球范围内发酵了,虽说这事情吧,本身应该是同刘易斯无关的,说白了他也不过是个运动员,哪怕是种子选手,也同样无法干涉到奥组委的抉择。然而,无法否认的是,刘易斯的的确确就是那个既得利者。

    重赛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又给了他一次机会,夺下这才失之交臂的冠军。

    可说真的,哪怕刘易斯在赛前就信心十足的宣布要拿下四金,在前几天的百米决赛之后,他的心情也开始微妙起来了。

    怪自己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夺下金牌,不然就不会有后面这些是非了。同时,也担心这次事件最终会影响到自己的职业生涯,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上次的比赛并没有重启的理由。

    奥运会场上,只有一种情况会被取消成绩,那就是服用了特殊药物,普通的干扰其实并非重赛的理由。试想想,你是专门吃这碗饭的,连这点儿心思素质都没有吗?当然,如果是存在硬碰硬的肢体动作,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一只鸟俯冲横跨短跑赛道……

    刘易斯一脸苦逼相的回看了臭蛋一眼,他当然认识这位来自于中国的宋,犹豫了半天才说:“宋,我还是希望能真正战胜你一次。”

    宋——臭蛋惊悚的看了他一眼,心道,毛头哥好吓人,他等下要跑得更快些才好。

    没料到语言不通的刘易斯,还在等着臭蛋回应他,然而,臭蛋压根就没搭理他,反而是另一边的白人运动员嗤笑一声:“假设下次又输了,你们还重赛?一直比赛到你真正战胜了宋?”

    英语终究是使用范围最广的语言,跑道上听懂这话的人纷纷哄笑起来:“这个好,就怕奥运会都结束了,你还没战胜宋。”

    这已经是赤luoluo的羞辱了,然而刘易斯除了瞪视外,却完全没法开口反驳。

    羞辱这种事儿,要是完全来自于对方,当然可以硬气的怼回去,可如果是自家人强加给他的呢?

    男子二百米半决赛尚未开始,刘易斯已先输一局。

    等发令枪响起时,他很努力的想要赶超其他人,用实力证明上次比赛不过是出了意外,可最终的结果却让他倍感失望。

    臭蛋好怕啊,刚才那个毛头哥一直在看他,还说了好几句听不懂的话,吓得他一听到发令枪响,就没命的狂奔起来,愣是第一次在半决赛里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一次,叫做意外,两次,叫你真废。

    接连两次被臭蛋抢走了第一,哪怕上一次对外宣布比赛作废,还是在刘易斯心口重重的划了一道口子。

    只是半决赛,没有直播,不过还是有不少外媒争相录播,好第一时间转给自己所在的国家、媒体。谁让这次比赛里有刘易斯和臭蛋呢?虽说半决赛,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全力的,可那又怎样?老美想重赛,就弄了一堆瞎几把扯淡的理由,那么其他国家想要嘲讽老美,还不兴人家拿半决赛当筏子?

    甭管有理没理,反正你就是输了!

    第二名又怎样?输就是输了!

    各国都开启了嘲讽日常,明明本该是个不怎么起眼的男子两百米半决赛,硬是炒出了顶级热度来。而那些人其实也不是想要帮衬哪边,就是两边都看不顺眼,嫉妒中国就站在老美那边,强烈要求重赛,反过来重赛之事已经确定了,又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强烈谴责老美不要脸。

    好的坏的都让他们说去了,简直就是一帮子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臭蛋是真无所谓,而都到了这份上了,中国代表团也已经淡定了,老祖宗都说了,该是咱们的就是咱们的,谁也夺不走。当然喽,万一真的不幸被夺走了……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是!猎!枪!

    你他娘的有种一辈子别去中国!!!!!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美国佬的脸皮厚度已经远超常人的想象力范畴了。

    就在男子两百米半决赛过后,百米决赛重赛的时间被定下来了。

    美国官方宣布,为了让运动员们有充分的恢复时间,所以重赛时间往后挪,挪啊挪,一直挪到男子四百米决赛之后。

    更确切的说,是男子四百米决赛当天的下午,进行男子一百米决赛。

    不得不说,这已经是贱出了新的高度,因为早在数月之前,每个参赛运动员的报名项目都已经递交了奥组委,而臭蛋除了集体比赛项目外,三个单项分别是:一百米、二百米和四百米。

    对了,这里还得特别提一句,刘易斯虽然也是个多面手,可他赛前所说的四金跟臭蛋报名的四项并不完全相同。

    刘易斯并没有报名四百米径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