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110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10章 第11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10章

    喜宝也就随口这么一说, 见谢少松了手, 她拽上臭蛋就往那头去了。

    决赛当然没那么快开始,可就算这样,这档口也不是闲聊的时候, 教练团队还准备最后灌一锅心灵鸡汤, 一看到喜宝把人弄回来了,立马团团围住, 鼓励的鼓励, 安抚的安抚,大锅的鸡汤不要钱的灌给了臭蛋。

    至于谢少……

    他真的要气死了,倒不是气喜宝那话, 毕竟他也知道,在喜宝眼里自己仅仅是代表团的领队之一, 还是那种可有可无, 不够格现管的那种。

    ——他气的是宋涛!

    心机涛,肯定是看出了他的追求之意,这才当面告他的黑状。

    气炸了的谢少回到领队团队里, 随便寻了个位置坐下, 正好身旁是个熟人,见他一副面色不虞的模样,诧异的问:“你咋了?”

    谢少随口应了两句, 没仔细说具体的事儿, 就略提了一下宋涛的名儿。

    那人沉默半晌, 很是迟疑的开口:“那个……我告诉你, 但你千万不要外传。田径队那个宋涛,他脑子不太好,你别和他计较。”

    一听这话,谢少直接无语了,这还脑子不好?都能理直气壮的污蔑人了,还脑子不好?那要是他脑子好,能干出多大的事儿来?

    长出了一口气,谢少索性摆了摆手:“算了,你不用劝我了,看在宋言蹊的份上,我忍。”

    忍吧!所求越高,姿态越低,就当是宋言蹊娘家人对自己的考验吧。

    不然,还能怎样?

    ……

    喜宝可不知道这边的事儿,把臭蛋交给林教练他们,她自个儿就近寻了个座儿,一面留神注意臭蛋那头的情况,一面也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赛场内部。

    旁的不说,老美的财力还是很强的,其他的奥运场馆喜宝并不清楚,单就是田径场馆,那绝对是做到了尽善尽美,她也是去了国家队训练基地的人,可平心而论,那并没有这里好。

    不过,日子总归是一日好过于一日的,说不准,在不久的将来,国内各大体育场馆的水平就能真正的赶英超美了。

    比起心不在焉的喜宝,教练们那叫一个愁啊!

    别看他们早先拼命的安慰自己,想着横竖都已经超过预期希望进入决赛了,无论决赛的成绩如何,也已经创造了历史。所以,前天才会提前准备了庆功宴,盘算着,有更好,没有也是寻常事儿。

    可话虽如此,真的到了这一刻,还真能做到平心静气?

    抱歉,他们只是凡夫俗子,闯过了预赛,盼着进半决赛,这会儿都已经进了决赛,无论嘴上怎么说,内心深处还是抱了一丝丝期望的。

    万一呢?

    “宋涛,你千万别给自己压力,就跟以前一样,该怎么跑就怎么跑。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对,这次就当是先见见世面。决赛啊!来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无论结果怎样,你都是国家的好儿郎,全国人民都会为你骄傲的。”

    “别怕,别担心,别紧张……”

    臭蛋萌萌哒看着教练团队,还是那种左瞧瞧右看看,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配着他那天然呆的神情,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紧张的情绪。

    真要说起来的话,倒是教练团队各个都坐立不安,直属的林教练整个人都在打摆子,双手乱颤,额头上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子,哪怕这会儿天气的确挺热的,这也太夸张了。

    见教练们似乎在等待自己说话,臭蛋迟疑着开口:“啥是紧张?”

    叫他别紧张当然没问题,可也得先告诉他什么是紧张呢!

    教练员们面面相觑。

    因为记忆障碍的缘故,臭蛋自打懂事以后就没明白什么叫做紧张。原因很简单,他已经习惯了,习惯从小到大周围全是陌生人,哪怕面对再大的场面,那还不都一样吗?兴许刚开始有点儿怂,可怂久了,自然就没感觉了。

    寻常人头一次出国难免会忐忑不安,可对于臭蛋来说,出国跟待在训练基地有区别吗?反正每天都是特别新鲜的一天,周围的景致他全不认识,周遭的人最多也就是混个眼熟,就好像应该是认识的可就是没记住。

    也因此,哪怕是在好几万人的体育场馆里,他也淡定依旧。

    他,无所畏惧!!

    臭蛋不会安慰人,不过多年下来他也养成了一个好习惯,无论对方说的话他是否能够听懂,一律先答应下来再说,态度要好,笑容要灿烂,嘴巴要甜,至于答应以后……

    反正没一会儿就忘记了,不要紧的。

    也幸好,已经到了这档口了,教练员们与其说是在安慰臭蛋,不如是在安慰自己。千言万语,不过是求个心安。

    比赛即将开始。

    喜宝是作为随行翻译跟在臭蛋身边的,她并不能走上跑道,因此只在旁边给臭蛋打气,且说来说去就这么两句话——

    好好跑,妈在电视上看你。

    臭蛋高高兴兴的被林教练护送到起跑线,然后风云突变。

    早先预赛也好,半决赛也好,臭蛋都表现得非常正常,几乎每次都是擦着边线获得下轮比赛的资格,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可到了决赛,似乎事情有了些许变化。

    百米决赛本就是万众瞩目的,起.点和终点两边都站着好些个摄像师,观众席上也有固定的远景镜头,同时,这场比赛也是面向全世界直播的,各国都派遣了现场解说,即时将解说词传给后方。

    就在百米决赛即将开始之际,全世界解说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起跑线上那个白嫩嫩的小少年身上,同一时间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因为种族的缘故,黄种人的确天生弱势于白人和黑人,哪怕臭蛋已经开始抽条了,他的个头也不算高,反而因为抽条的缘故看着瘦巴巴的。先前跟喜宝站在一块儿,倒是显得他身高正合适,可这会儿走上了赛道上,挤在清一色的黑人运动员当中……

    不说辣眼睛的吧,看着的确很是不协调。

    人家黑,他白;人家高,他矮;人家壮,他瘦……而除了视觉上的不协调外,臭蛋的举动也特别奇怪。

    在之前的赛场上,他都是笑盈盈的站在起跑线上,也不是故意笑,而是天生笑面儿,哪怕跑步当中板着脸,看起来也是个萌物。可这会儿,他却眼神怪异、面带惊悚。

    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

    然后又不敢置信的回看左边,再瞥向右边,两眼是越瞪越大,愣是把水汪汪的大眼睛瞪成了铜铃一般,而且眼里满满都是惊愕。

    这还不算,看过两遍后,他还是一副不想接受现实的模样,白嫩嫩的小脸上也是惊惧交加,总给人一种他随时都能哭出来的委屈感觉。

    全世界的解说们都懵圈了。

    “站在六号跑道上的是来自中国的年轻选手宋,资料上显示,他还未满十九周岁。”

    “宋,在一九七八年第一次参加中国全运会,勇夺青年组两项冠军,又在去年的全运会中,再度夺得两项单人冠军一项集体冠军,是中国队力推的种子选手。”

    “在之前的预赛和半决赛中,宋的发挥很稳定,但可以明显看出来,他在亚洲能够称王,来到世界的舞台上却遇到了对手。”

    “现在,奥运会男子一百米决赛即将开始,他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题……镜头太远,观众朋友们可能看不清楚,他正在不停的向两边张望,是发现了什么吗?比赛即将开始,即将开始!!”

    “全体运动员已就位!”

    “宋!中国的宋他冲了出去,他跟名将刘易斯并肩前行!天呐!!”

    “他超越了刘易斯!!这不可能!”

    “g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宋!中国的宋!!宋宋宋……”

    ……

    中国的宋表示,他快被吓哭了。

    发令枪和满场的欢呼声都影响不到他,关键是,谁能告诉他,为啥他的左右两边全是毛头哥哥呢!!!

    一个赛道上八位选手,除了他之外全是黑人运动员,他看看左边,是个毛头!看看右边,还是毛头!伸长脖子往两边看去,又是毛头!

    惊悚已经不足以形容臭蛋此时此刻的心情了,他已经被吓懵逼了。

    那些年被毛头所支配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涌了上来。

    七个毛头啊!!!!!!!!!

    幸亏这么多年的训练下来,径赛场上的规则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田。因此,在发令枪尚未响起之前,他就算再惊悚,也忍不住没抢跑。

    及至发令枪一响,臭蛋拿出了吃奶的劲儿,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什么离弦之箭,什么出了膛的子弹,用在此时此刻的臭蛋身上真的一点儿也不为过。

    毛头哥在追他啊!!

    来自于毛头哥的威慑!!

    被毛头抓到以后是要被绑起来的!!

    妈救命啊!妈妈~毛头哥又双叒叕在欺负臭蛋蛋了!!!

    被吓坏了的臭蛋跑出了他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并且在冲过终点线前的一瞬间,超越了美国种子选手刘易斯。

    这一刻,全世界解说都在呐喊,都在狂吼。而整个田径场馆里,现场目睹了这一切的观众们多半都是懵逼的。

    黄种人夺得了百米短跑冠军?

    还是这么个看起来个头小小身材瘦干的小孩子?

    何止观众们懵逼,终点线附近,几乎前后脚冲过终点的刘易斯一脸空白,既不是惊讶也不是懊悔或者其他情绪,他就是单纯的懵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臭蛋,吓得臭蛋连忙往旁边跑了好几步,拉开了这个看起来最凶的毛头哥哥。

    可不是最凶吗?七个毛头里面,就属他追得最紧,有好几次臭蛋都觉得他要掏出绳子把自己捆起来了,幸好啊,这些年的训练没白练,他最终还是逃过了毛头哥的魔爪。

    ——哼!我现在跑得比你快了!你抓不住我!

    有些开心,又有些嘚瑟,同时臭蛋还很怕毛头哥又冲过来,瞅着这点距离还不够安全,忙又跑开了些。偏偏,原本被教练团队安排在终点线附近等待,并且回收臭蛋的教练员这会儿已经完完全全傻眼了,愣是没能在第一时间逮住臭蛋,等回过神来时,臭蛋离他起码已经有三四十米远了。

    “宋涛!你等等,别跑!”教练员吓蒙了,顾不得庆祝,先逮人再说。

    臭蛋压根就没注意到有人在叫他,这会儿他全部心神都放在几个毛头身上,尤其是那个跑得最快的,都这个时候了,还盯着他不放!

    关键时刻,喜宝发威了。

    “臭蛋!过来!”

    循着声音扭头一看,臭蛋眼前一亮,蹬蹬蹬的甩着胳膊迈开步子冲到了喜宝跟前,高兴的大喊:“姐!”

    不等喜宝开口,臭蛋又接着嚷嚷道:“姐你咋来了?你来看我比赛吗?妈呢?妈有没有一起来?”

    喜宝:……………………

    好气哦,还不能跟他计较!!

    一脸纠结的把自家蠢弟弟领回来,喜宝只能暗自庆幸,附近能听到臭蛋这话的,除了完全不通汉语的外国人外,也就是代表团的这些人了。

    没事的,自家人会保密的,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也就是谢少了,他早先真的以为是朋友安慰他,万万没想到啊,宋涛是真的傻,纯天然百分百半点儿都不掺假的那种。

    这头,眼见喜宝把人揪回来了,教练组连同早先已经全军覆没的队员们,齐刷刷的高呼呐喊。

    “啊啊啊啊啊!胜利属于我们!”

    “宋涛你好样的!全世界涛哥你最牛!!”

    涛哥——臭蛋委屈巴巴的被喜宝拖了过来,压根就没注意到这边已经进入了疯狂的庆祝之中,满脑子都是“为啥毛头哥来了,喜宝姐也来了,妈却没来呢”……

    类似的问题把他那本来容量就不大的脑子占了个满满当当,想不通,想不透,臭蛋好委屈。

    比起内心无比失落,明明跑了个第一,看着就跟跑了个倒数第一似的臭蛋,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人们,齐刷刷的惊叫感概。中国队这边是不用说了,自然是惊喜万分,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赛的,哪怕心头也曾幻想过事有万一,可当这个万一真的砸到脑门上时,他们先是惊大于喜,随后却是喜悦完全压制了一切……

    只想欢呼!

    只想呐喊!!

    只想托马斯回旋体三周半来个原地飞起炸成一朵烟花!!!

    与此同时,整个场馆内响起了一片高昂的喊声,从最初的七零八落,到最后变成了整齐的呼唤:“宋!宋!宋!”

    据说,每个人诞生之初都被烙下了对强者的崇拜。所谓的强者,并不限于某个领域,而体育竞技却能最大的唤醒人们骨子里的那份激情。

    在短暂的混乱之后,整个场馆里几万人的呼喊声连成一片,环绕式的立体声响彻整片天空。一时间,场馆内部的人既好像耳朵突然失聪,可又能真切的听到那一声声呼喊。

    宋!

    来自于中国的宋!

    而彼时,大洋的另一端,通过紧急国际信号传回国的消息,已经摆上了最高领导人的办公桌上。

    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不单一举打破了零奖牌的历史,还踏上了此前从未踏足的领域——黄种人统治短跑赛场,这是谁都没有想到,谁也不会去想的事情。

    兴许在每个人小时候,都做过成为天才的美梦,也坚信努力可以改变一切。然而,等慢慢长大以后,才会知道,什么是天赋,什么是老天爷赏饭吃。

    天赋上的差距,真的不是单单一句努力就可以赶上的。这就好比,你还在起跑线上等待发令枪响起,可有些人却已早早的来到了终点线,甚至还是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到达的终点线。

    可臭蛋做到了。

    这是改变了历史的一幕,给了全体黄种人一份希望,一个可能,就好像只要再努力再拼搏,他们也能跨越天赋的障碍,冲到那个所谓不可能的领域上。

    “全国所有电视台停止一切节目,插播这一特大喜讯!”

    最高领导人一声令下,所有电视媒体尽数让步,当然还有不少纸媒接到消息以后匆匆赶来,期待着能够拿到第一手消息。

    国内自是和谐得很,再说此时不过才八十年代中期,所有可发声的媒体皆在官方的掌控之中,自然舆论高度统一。

    一句话,像这种惊爆眼球的特大喜讯,该怎么夸该怎样变着法子夸,你心里就没点儿数?

    不提国内即将引爆的热烈气氛,美国洛杉矶田径场馆里的气氛已经燃至了最高点,除了对强者天然的敬畏之外,那些个嗅觉灵敏的媒体记者们也早已按捺不住那颗躁.动的内心。

    前段时间是想采访到中国体育代表团,让他们好好夸一番自己,然后到了决赛之日,再来个经典打脸教学版。然而,因为中国人一贯的谦虚内敛,国外诸多媒体都没能近距离采访到,不过,兴许是不忍叫媒体朋友们白忙活一场,虽说结局很出乎意外,可到底也是一部打脸剧。

    仔细想想,好像现在的效果……更好一点儿?

    就连美国当地的媒体,在短暂的惊愕和不敢置信之后,狂喜涌上了心头。

    神他妈的经典打脸反转剧啊!

    刘易斯跑赢了年仅十八周岁的中国小将有啥值得高兴的?这不是应该的吗?就好比泰森一拳轰倒了个八十岁的老太太,要脸不?可要是情况正好反了过来,那才叫一个惊天动地。

    媒体朋友们仿佛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天文数字的报纸销量,还有丰厚奖金、加薪晋职……

    “总编!快快,立刻放消息!中国小将宋获得了男子百米决赛冠军!……对!!他是冠军!”

    “来自中国的短跑冠军!改变了世界格局的亚洲人!”

    “头版消息!重磅消息!中国的秘密武器!”

    “他叫宋!!!”

    疯了,所有人都疯了,哪怕并不在现场,仅仅是从外面经过的人,也忍不住怀疑场馆里发生了大规模的疯魔事件。怎么说呢?全美最大的疯人院都没有这个规模,几万人声嘶力竭的大叫、狂吼,生怕自己的嗓子不会报销一般,完全是在用生命呐喊。

    外人尚且丧失了理智,中国代表团一行人,以及临时得到了消息的其他场馆的运动员们、教练们、随行工作人员们,都进入了无边无际的狂喜之中。

    而田径队这边,林教练已经带着其他队员绕场庆祝了,还有人急吼吼的拿了国旗过来,拽上臭蛋,非要他拉着国旗绕场跑起来。

    胜利是属于中国的!!!

    五星红旗已然准备妥当,临时编好的口号响彻整个场馆,随队记者的通稿已经发往新华社……

    就在这时,美国当地的奥组委工作人员步履匆匆的赶来,因为跑得太急太赶,有好几次差点儿被绊倒,等到了中国代表团这边时,白人工作人员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上下全是湿哒哒的。

    “翻译,中国的翻译……”

    喜宝不明所以的走上前去,虽然她仅仅是个学生翻译,而且随队这么长时间了,一句外文都没帮着翻译过,好在自觉性还是有的,看着急出了满头汗的工作人员,她主动上前用英语询问情况。

    其他人倒是没注意这一点,唯独只有闹脾气的臭蛋委屈巴巴的跟了上来,他拒绝了拿着国旗绕场跑的任务,只想跟在姐姐身后,最好是能讨到一两句安慰,好叫他心里的委屈少一些。

    为啥啊!!

    毛头哥哥来了,喜宝姐姐也来了,为啥妈就不来呢?!

    臭蛋好委屈,把已经塞到他手里的国旗硬还了回去,拿手抓着喜宝的衣服下摆,一脸的不高兴。

    喜宝已经习惯了这个弟弟时不时的犯病,回头叮嘱了一句:“臭蛋乖乖待着,姐姐这边有正事儿。”

    叮嘱之后,喜宝就看向眼前的白人工作人员。

    对方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还是喜宝好声好气的安抚他,才勉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听了个大概。又因为对方太紧张了,乍一看,搞得好像喜宝这边才是母语,反而对方那边像是不精通英语似的。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白人工作人员用最含糊甚至颠三倒四的单词,磕磕绊绊的告诉了喜宝一个消息。

    比赛出错,成绩取消,臭蛋的冠军没了。

    喜宝惊呆了。

    不怪她那么没见识,主要是她原先也不怎么关注体坛的事儿,哪怕家里有个国家队的运动员,喜宝本人又不是,比起体坛新闻,她更乐意去啃那些晦涩难懂的原文书。

    当然,如果她懂得多一些,就会知道,这跟见识无关,因为就连国家队的总教练都没听说过还是这种骚操作。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喜宝为了确保消息的准确性,又用英语反复的询问了多遍。对方似乎也是自觉理亏,加上面对的还是个看起来介于成年和未成年之间的小女孩儿,当下就心虚了几分,哪怕喜宝再三询问,他也没有流露出半分不满,而是耐着性子接连表示消息的准确性。

    一句话,男子百米决赛成绩作废,具体后续如何,还得等接下来的通知。

    更确切的说,你们先别忙着庆祝了,冠军……不存在的。

    确定了消息后,喜宝沉默了半晌,转身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教练团队。又因为她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不单教练团队都听到了,连带旁边的其他队员,还有领队们,尽数听到了这个惊天噩耗。

    说是五雷轰顶也不过如此,有几个性子急得甚至忍不住冲过来,想拽着喜宝问,被回过神来的谢少拦了一手,压低声音吼了一声:“别闹事!回去申请奥组委仲裁!”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就不是某个人一两句话能改变的,再说了喜宝只是个传话的,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瞎掰这种消息。

    冷静下来的中国代表团……冷静你个大头鬼啊!!

    刚才还轰轰烈烈,准备大肆庆祝的中国队一行人,这会儿脸色难看得吓人。

    都准备绕场庆祝,就等着升国旗、奏国歌了,你他娘的告诉我比赛作废,成绩取消?!

    你那么能耐,你咋还没上天啊!!

    一时间,甭管素质好坏或者学历高低,中国队一行人包括随队的媒体记者们,都齐刷刷的开始骂娘,顺便问候了奥组委祖宗十八代。

    虽说汉语的普及度不高,现场除了自家人外,没人听得懂,可骂人啊!光看表情就知道这边出了事儿,刚才还是乐呵呵的,笑翻了天的那种,转眼见就变得杀气腾腾,一副恨不得灭人满门的气势,傻子都看出问题来了。

    场馆内,逐渐的静了下来,声浪却并未完全平息,而是纷纷询问着出了什么事儿。

    喜宝是个相当奇怪的人,里外分得极为清楚,如果是中国人问她,她会很耐心的回答,可反之有外国人走过来询问,她却只是指了指旁边那个奥组委的工作人员,让人自行去问。并非不高兴,而是她不认为自己有替外国人解答的义务。

    于是,那个倒霉的白人工作人员很快就被一群人围在了中间,哪怕知道多半是本国的,他也被吓得浑身直打哆嗦。

    不过,消息还是对外公布了,却是从场馆内大音响里传出来的。

    用英语反复多次宣布:比赛作废,成绩取消,重赛时间待定。

    “走,我们先回去!这事儿没完儿!!”

    “真当自己是三岁毛孩子?输了就坐地上哭着耍赖?没爹妈教养的狗.东西!!”

    “派人去大使馆,直接去奥委会提请仲裁,问问他们就是这么办事儿的?难怪啊,难怪苏联老大哥拒绝参赛,原来老美就是这么孬种的德行!”

    这会儿消息还未传到国内,不过可以想象到的是,在不久的将来,老美将跃过脚盆国成为全中国人民最痛恨的国家,没有之一。

    ……

    在一群义愤填膺的人们之中,有两个人很明显成为了异类。

    ——喜宝和臭蛋。

    尽到了翻译职责后的喜宝,就不再管这事儿了,转而开始安慰委屈巴巴的臭蛋,顺便也被臭蛋的言论弄得懵了好半晌。

    “臭蛋,毛头哥哥没来美国,那些是黑人运动员。明白不?你看那个人是白人,他的皮肤像雪一样白,还有些人皮肤跟炭一样黑,可他们不是毛头。咱们的毛头哥哥还在国内拍戏呢,他跟我说,他要演一个很重要的配角,全剧的灵魂角色。”

    臭蛋听了半懂不懂的,不过好歹受伤的内心被安慰到了,又被喜宝后面的话给带过去了,忙又问:“拍戏好玩吗?毛头哥会上电视吗?我会上电视吗?妈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们吗?”

    喜宝脾气好,再说臭蛋这情况,除了好言好语安慰他之外,也没其他法子了。当下,她便只当周遭的人不存在,伸手拉过臭蛋,柔声回答着他一个个问题。

    教练组那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大功臣才是最受委屈的那个,然而等他们回过头来四下张望着找人时,就看到宋家姐弟俩正高兴的说着话,俩人的模样都是上乘,这会儿又全露出了格外甜美的笑容,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别提有多温馨美好了。

    “宋……宋涛,你在干啥?你不生气吗?”林教练如同被抽空了精气神一般,整个人就跟瞬间老了好几岁一样,颓废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臭蛋一开始没理他,被喜宝提醒后,才迷茫的抬头:“生气?姐姐跟我说了,那些人不是毛头哥,是我记错了人。”

    所以,他已经不生气了,也不委屈了。

    林教练:…………哎哟,我的速效救心丸呢!!

    比起臭蛋,喜宝至少听懂了这话,忙帮着解释:“不就是重赛吗?就跟我们京大那样,要是期末考试作废了,重考就重考呗,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实力,怕啥?”

    远在国内的京大校方:…………谢谢,我们不是智障。

    教练组以及其他人都茫然了,这话说的是挺有道理的,可这他娘的不是撞鬼了才跑得第一吗?臭蛋本身的实力如何,他们怎么可能不清楚呢?别说金牌了,能跑进前三都是老天爷打瞌睡了,叫他们怎么能心平气和的接受重赛呢?

    “你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万一取消了以后再也……哎哟!”说话的人被队友下了毒手,一胳膊肘捣鼓在肚子上,成功的让他闭了嘴。

    平时再不信邪的人,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是心有戚戚然的,临时抱佛脚不大可能,可也不会自个儿诅咒自个儿。乌鸦嘴什么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行了,先回去吧,这已经不是我们田径队自己能处理的问题了。先把消息传回国内,再派人去使领馆,让那边跟美国方面交涉,还要向奥组委、奥委会申请仲裁……”

    本来该是欢天喜地的庆功宴,现在却被一大堆的事情糊了一脸,麻烦倒是不怕,怕的是最终仍落了个重赛的糟心结局。

    赛场上本来就是瞬息万变的,根本不是喜宝这个外行人一句有实力就行的。如果真的是那样,干脆也别比了,直接比拼大数据,谁分值最高谁第一好了。

    众人都在叹息,阴霾笼罩在众人心头,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唯独喜宝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她坚定的认为:“只要有实力,哪怕比上一百次,结果还是不会改变的。我相信臭蛋能跑第一的!是吧,臭蛋?”

    臭蛋萌萌哒看着喜宝,及至听到最后一句话,才反应过来,喜宝这是在跟他说话。

    忙极度配合的点头:“对对,姐你说得对!可我们不是来跑步的吗?我跑了吗?我还没跑吧?我到底跑了还是没跑啊?咱们这是上哪儿去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