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10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09章 第10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09章

    每个领域的佼佼者, 都有着他自己的骄傲。也正因为这种骄傲, 才能熬过艰苦的训练,一次次挑战极限,挑战那些所谓的不可能。

    刘易斯作为美国队的领头羊, 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各大赛场上崭露头角, 成为无数人争相膜拜的偶像。而正如他本人对媒体宣称的那样,他的目标是成为杰西·欧文斯, 一举夺下奥运会四金。

    梦想还是要有的, 如果连这点儿自信都没有,又何必踏上这种以第一为终极目标的奥运赛场呢?

    唯一的问题是,今年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同寻常。

    无论哪个时代的媒体都是嗅觉最灵敏的人群, 打听到中国体育代表团有秘密武器的,并不只有一家媒体。毕竟, 全运会是面向全国的, 还在电视上转播了不止一次,但凡有心的,想要弄到一份录像并不困难。哪怕是先前没有留意到的, 到了这会儿, 也纷纷开始调查,大不了也就是做一番无用功,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 撞上了个特大新闻呢?

    有不少媒体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在这之后, 他们立马动用各种手段, 只求采访到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宋。

    ——mr. song,

    可惜被拒之门外。

    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主动面向媒体的,在老美看来,中国人是含蓄的、内敛的,所以被拒绝也并不算太意外。更别提传说中的那个宋,刚满十八周岁不久的少年,年轻意味着心性不稳,又是头一次参加奥运会这种世界性的大赛,拒绝被采访确实在意料之中。

    理解归理解,可这么一来,媒体记者就更想知道关于宋的各种消息了。

    无法采访到本人,那就去采访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领导们。虽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不过这一回倒是顺利多了。

    如果说,运动员的主要战场是在奥运赛场上,那么这些领导们的任务就是维持两国友好关系,自然得配合国外记者的采访。可别小看了这些领导,打官腔说套话,他们绝不输给任何人,哪怕记者们争先恐后的围追堵截,领导们依然能够气定神闲的说着场面话。内.幕消息丁点儿没泄露不说,反而把国外的媒体唬得一愣一愣的,当然也顺便逼死了一票随行翻译。

    有幸跟随领导的翻译,都是国家级别的专业翻译,这就没在校学生的事儿了。不过,前辈们在前头忙活,底下的小喽啰们自然不能闲着。

    三不五时的,就有录音带送过来,由学生翻译们记录好,转达给随队的国内媒体记者们,由他们润色之后,再传给国内的电视台、报社、杂志等等。

    比起同学们的忙碌,喜宝简直清闲得令人发指。

    她平时起得倒是挺早的,基本上就是跟臭蛋同进同出。只不过,臭蛋是需要每天做日常训练的,不能跟以前的高强度训练比,可为了保持状态,日常训练是必不可少的。可等臭蛋去做训练了,喜宝就只能闲在旁边,或是听林教练一叠声的怒怼队员,或是跟随队的生活老师闲聊,悠闲自在得很。

    田径队这边对喜宝完全没有任何要求以及限制,横竖她的任务就是陪伴在臭蛋身边,翻译什么的,那是比赛结束后才需要的。而现在,整个田径队上下保持高度一致,拒绝任何人以任何要求进行任何采访谈话。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据田径队总教练对外的说辞是,他们的目标是在世界级赛场上取得突破和胜利,别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搁置在一旁不提。

    至于真相——

    我们不要面子的!!

    在这种近乎保密式的训练下,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开幕式到来了。

    奥运会开幕式除了表演性质的节目外,最重要的还是各国运动员们入场。不过,重要归重要,其实也没太多悬念,毕竟各国代表团入住奥运村也有不短的时日了,该采访的也采访了,而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先前没人理会,这会儿自然也没人去关注。

    可今年不是有个特殊情况吗?拜刘易斯所赐,美国媒体们对于中国那位宋先生,相当得痴迷,倒不是想看现实版打脸剧情,而是想深度挖掘一下新闻亮点。

    试想想,如果不能在比赛开始前,先得到一些类似于“目标是打败刘易斯”这种话,那等比赛结束后,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没录音没录像没采访稿,中国队那边完全可以否认自家有这种说辞。

    简单地说,美国媒体想看的就是后生晚辈挑战自家资深运动员,然后被狠狠的教训打脸,灰溜溜的离开美国。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明知道田径队那边拒绝采访是很有道理的,媒体们还是想要得知第一手采访资料,即便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考虑到开幕式时,所有的运动员都会出场,媒体记者早已激动难耐,各种长.枪短炮皆有就绪,只等中国运动员代表团入场。

    亏得田径队那头并不知道国外媒体记者们心中的执念,要不然绝对能喷他们一脸。

    只想要一句话??

    简单啊,你去问问臭蛋,对于刘易斯是个啥想法,他一准能回你一句话——刘易斯是谁?

    在知道臭蛋脑子不好使的前提下,他干了啥缺心眼儿的事情大家伙儿都能谅解,毕竟你跟个二傻子计较啥呢?他脑子不好,你也坏掉了?可如果是不知道内情,听到这种话,绝对能把人气到原地爆炸,顺便还会质疑中国人所谓的谦虚内敛全都是糊弄人的鬼话。

    可臭蛋……

    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奥运会开幕式就在这种万众期待的情况下开始了,而当中国代表团入场时,整个奥运场馆内响起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在这种熟悉的旋律之中,臭蛋被一群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运动员夹在正中间,走进了奥运场馆内。

    借“宋涛姐姐”这个身份得以跟教练员等人一起坐在前排的喜宝,沉默的看着中国代表团的运动员方阵。

    领头的是几位已经在国内扬名的老将,本来以臭蛋在田径队的地位,就算捞不到领头羊的位置,也能站在前头几排,可惜他被教练硬塞到了方阵正中央,前后左右全是人不说,还都是特地挑选出来的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运动员。教练的意图相当明显,就是不给臭蛋突破重围的机会,当然也就因此扼杀了他露脸的机会。

    开幕式是面向全世界直播的,可惜这年头的直播设备还不完善,只有远景而无近景,假如臭蛋站在前头几排,拍到正脸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可惜……他在中间。

    喜宝无语的看着被人群埋没的臭蛋,结果她身旁坐着的林教练还格外嘚瑟的帮着解说:“宋言蹊你看到了吧?我这是用心良苦啊!去年全运会那会儿,入场仪式上他就跑到其他队去了,还好大家都是熟人,又帮着给送回来了。这可是奥运会啊,要是他一不留神跑到其他国家的方阵里去了,这脸可就丢大了!”

    林教练何止用心良苦啊,他还跑遍了整个体育代表团,挨个儿的找人谈心聊人生,宗旨就一个,务必要帮着遮掩一点,田径队要脸,国家队也要脸,千万要在外国友人面前保住脸面啊!

    事关国家荣誉,国家队全体都达成了一致意见。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个近乎诡异的入场方阵。

    早已等候多时的国外媒体记者们都惊呆了,手里的长.枪短炮都拿不稳了,看他们那副神情,大概是完全没料到还有这种情况。

    及至中国体育代表团一行人已经走过了自己身前,才有记者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天呐!这绝对是中国人藏的秘密武器!”

    “对,秘密武器!”

    “中国人这是要拿出中国功夫来比赛吗?”

    “快快,通知报社!”

    ……

    不过是个运动员入场仪式,记者朋友们就开始发挥自己的脑洞,愣是在短短几分钟里脑补出了各种大戏,自然也没忘记通知背后的报社、电视台,纷纷表示这一次中国人来者不善,藏了个秘密武器准备统治短跑赛道。

    很多事情只要让媒体记者们知道了,这事儿哪怕原先再隐秘,也能宣扬得全世界都知道。

    等开幕式结束后,中国代表团一行人回到了奥运村,就有人拿着还散发着油墨味的报纸递给领导们。

    上头用斗大的字体写着爆炸般的新闻。

    secretweapon !!!!!!!!!!

    一连串的感叹号突出了媒体朋友们内心的呼号,而整份报纸用足足两个版面的大篇幅详细描写了中国队的“秘密武器”。

    误会大了。

    国家队全体:我没有,我不是……你听我解释……

    当然最终,国家队这边还是没有做出任何解释。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就在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中国田径队所谓的“秘密武器”上时,奥运会正式拉开了序幕。而谁也没有想到,田径队还没发力,中国就已经迎来了第一块金牌。

    二十七岁的中国射击选手许海峰,一举拿下了男子手.枪六十发慢射冠军,成为了本届奥运会第一枚金牌获得者,也是中国第一位奥运会金牌获得者。

    而在此之前,他从未参加过任何世界性的比赛,甚至在去年的第五届全运会上,也只是获得了两块银牌。不得不说,这是一匹实至名归的黑马,黑得彻底,吓懵圈了一帮老美。

    这是他第一次取的冠军,也是中国奥运史上的第一块金牌。

    当消息传来时,整个代表团为之欢呼,并且第一时间通过使领馆的国际电话,将好消息传到了国内,以新闻联播特大喜讯的方式,向全国人民告知这一消息。

    与此同时,回过神来的老美媒体记者们也跟着疯狂了,什么秘密武器都被瞬间抛到了脑后,纷纷要求采访这位打破了无数个零的金牌得主。

    许海峰又不是臭蛋,对于这种扬名且彰显国威的好事儿,国家队当然不会拦着,而是立刻安排工作人员,排行程以及召开记者招待会,当然也没忘记将实时消息传回国内,其中还包括了国外媒体的各种褒奖。

    也正是因为这个出人意料的消息,田径队这边瞬间恢复了清静。

    喜宝仍是跟随在臭蛋身边,只因射击比赛不久,就该轮到短跑比赛的预赛、半决赛了。

    臭蛋的准备等于没有,教练团队都清楚他这个情况,也没人会特别给他压力。正好,射击队那边刚将火力拉过去,田径队这边乐得个轻松自在,力求所有人以最佳状态面对此次比赛。

    到了这档口,训练已经毫无意思了,反而应该拼命的灌鸡汤,劝队员们别给自己太多压力,尽力而为,无论最终的成绩如何,只求问心无愧。

    很快,就到了男子一百米预赛那天。

    预赛并非直播,而且同一时间还有其他项目在进行,因此除了运动员和教练团队外,并没有太多的人,甚至连观众也就那么小猫两三只。当然,录播还是有的,到时候会在决赛出成绩后,将冠亚季军的镜头剪辑出来,至于其他陪衬就没必要出现在电视机上面了。

    林教练生怕臭蛋关键时刻掉链子,早已对喜宝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好好看着点儿臭蛋,多安慰安慰他,别太紧张了,毕竟年岁不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机会也多得是。

    喜宝瞅瞅左手边紧张得额头直冒冷汗浑身都哆嗦个不停的林教练,又看了眼右手边笑得一脸灿烂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臭蛋,心下不禁怀疑,到底应该先安慰哪个。

    好在,喜宝这人有个相当明显的特质,她的性子是好,几乎没啥脾气,可她这人非但独,还特别分自家人和外人。因此,她很快就放弃了劝说教练,开始关心起了她的臭蛋弟弟。

    至于怎么鼓励……

    “臭蛋,妈在家里看你拿金牌,你一定要好好跑。”

    临上场前,喜宝也灌了臭蛋一大碗鸡汤。

    理所当然的,臭蛋成功的通过并且进入了下一轮。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可坏消息也有,除了臭蛋之外的其他人,全军覆没,连半决赛都没有撑到。而在接下来的女子一百米预赛中,结果如出一辙。

    刘易斯的骄傲是很有道理的,旁的不说,单在短跑赛道上,黄种人的确天赋不足,预赛里被淘汰的,几乎都是黄种人。而在接下来的半决赛中,又淘汰了大部分人,进入最终决赛的八人中,除了臭蛋之外,皆是黑人选手。

    臭蛋进入决赛的成绩很一般,几乎可以算是刚刚好通过。田径队这边虽然也很惊喜,不过也都觉得,这已经到了尽头。说真的,在此之前别说夺得金牌了,能够杀出重围进入一百米短跑决赛的选手,从来还没出现过黄种人。

    百米决赛,整个田径队只有臭蛋一人,这就足以载入史册了。

    决赛开始之前,几个领导凑在一起开了个小会,决定小规模的先庆祝一下,毕竟等决赛之后,哪怕心里早已有了准备,刚输掉比赛也乐呵不起来。当然,小规模的庆祝宴肯定不能有外人参与,尤其臭蛋这种特殊情况,能够参与的必须是原本就知情的人。

    喜宝自是其中之一,她最近跟着臭蛋玩得格外开心。

    其他翻译们都被使唤得团团转,早先还有空抱怨吃食不合胃口,之后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了,甚至每天吃饭都是紧赶慢赶的,每天都累得几乎要晕过去,第二天又得早起继续干活,所有人都神经紧绷,唯恐出丁点儿纰漏。

    除了喜宝。

    要是光清闲也就算了,毕竟他们这些搁在国内也都是天之骄子,如果只是想偷懒,那索性别争取这次机会。叫人最不爽的一点就是,喜宝闲归闲,镜头一点儿也没有少,哪怕预赛和半决赛都没有公开直播,可他们这边还是拿到了当时的录像,喜宝全程陪伴在臭蛋身边,半决赛时,臭蛋更是一冲过终点线,就直奔喜宝而去,把特地去重点接他的教练无情抛弃了。

    录像里,这一段特别清晰,毕竟终点线两旁都是有摄像师扛着摄像机追寻选手的。自然,臭蛋高高兴兴奔向第一排观众席的一幕,也被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了下来,同时出境还有跟他长得极像的喜宝。

    负责翻译配字的翻译同学,好死不死的就是被喜宝顶替了的那个,她原本是跟随游泳队的,只是很不幸,她跟随的那队早不早的全军覆没。人家运动员们早早的歇着去了,她又被紧急调拨出来,干一些音频转文字的文案工作。累也就算了,关键这个算是真正的幕后工作人员,即便干得再多,上头也不会知道半分。偏生,她还不能不干,或者消极怠慢,这做得好了上头不会记她的好,可但凡出了丁点儿纰漏,绝对分分钟派人替了她。

    心好累,好绝望,这些原本都应该是属于她的镜头啊!!

    尽管明知道臭蛋不大可能在决赛里获奖,所以预赛和半决赛的镜头,应该是不会出现在其他国家的转播里,可他们国内呢?好歹也是头一次进入男子百米决赛的选手,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些画面回头配上字幕后,一定会在国内各大电视台循环播出的。

    有时候吧,想得越多越心塞,可不想也不可能,真正无欲无求的人,也不会想尽办法削尖了脑袋也要钻进代表团里。

    当然,喜宝是个例外。

    又是一天繁忙的工作结束后,京大女同学合住的宾馆房间里,所有的女同学都已经躺倒了。累是很累,浑身的骨头就好似被打断后又重组一般,累得连坐直身子都显得那般吃力。可等真正躺下来后,脑子却相当得活跃,毕竟这段时日里,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她们原先想都想不出来的。

    “难怪人家常说,出来了才知道世界有多大……我读完下一学年后,打算出国留学。”

    “我也是,以前还想着出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该有多辛苦呢,现在我知道了,就算再苦再累我也想出国。对了,你们呢?”

    睡不着就只能聊天了,都想着,兴许聊着聊着,就有睡意了呢。

    不幸被喜宝顶替了的那位,其实已经联系好了国外的学校,依着她原本的计划,参加完这次奥运会后,顺势回国一趟,办完最后的手续,就可以出国留学了。而奥运会的这次经历,既能在她的履历里添上光彩的一笔,同样也能帮助她在美国学校里尽快立足。谁让人家老美的高校格外看重这些课外活动呢?

    听着耳边同学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她很想不屑的反驳,可最后还是把炫耀的话给咽了下去。

    有啥好骄傲的?人家宋言蹊什么都没做,什么都得到了。

    她倒是真没想嘚瑟,架不住平日里嘚瑟得太多了,这会儿就有交情好的帮她说了:“你们知道个啥?严同学早就已经敲定了留学的学校,还是美国常春藤名校之一。”

    一句话,立马引爆了全场,哪怕在场的多半都是家境优渥、后台硬实的,这有资本留学不算稀罕,能考上常春藤名校之一的,却真的是少之又少,也确确实实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同一屋原本有九人,因为喜宝搬到了臭蛋隔壁,剩下的就只有八人了。而这八人里头,其实只有刘晓露是大二的,其他无一不是大四或者干脆就是研究生级别的。

    不出意外的,刘晓露从到了奥运会第一天起,就被大部队隔离在外。好在,她性子也强硬,尤其在头天刚到就被群殴现场吓了个半死后,之后索性破罐子破摔,人家让她干活她就干,不让她干就闲着,横竖她只是来见见世面的,既没想过进外.交.部,也没打算出国留学,只要履历上有随队参加奥运会这一行字,她就算是赚了。

    再说了,已经到这地步了,刘晓露算是看透了,她那舍友宋言蹊就是开了挂的人生,老爸是部队的高官,堂弟是国家队的顶梁柱,还有个更能耐的老将军孙子上赶着追求,哪怕宋言蹊暂时没感觉到,可说真的,所有随队的都知道了,想来也快了。

    毕竟,烈女怕缠郎嘛!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晓露很干脆的站到了喜宝那一边,也因此无论这边说了喜宝什么坏话,她要么装作没听到,要么直接怼回去。当然,通常情况下,只要别人没有指名道姓,她还是装聋作哑的时间比较多。

    可她忘了一件事儿,烈女怕缠郎这句话是没错,然而喜宝不是什么烈女,她只是缺心眼儿。目测,就如今这种状态,谢少的追妻路尚且遥遥无期。

    夜谈会渐渐的还是歇了,说到底她们这帮人都是前程无忧的天之骄子,背后说人闲话是无所谓,可犯不着拿自己的前途去开玩笑。就连被喜宝顶替了的那位严同学,也只是谦虚的表示,留学是家里人的意思,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又暗指他们这一行人里,比她出息的多得是。

    说的自是喜宝,可却没人搭腔。

    借刀杀人谁不会,然而谁又有胆子真的豁出去干呢?更别提喜宝如今吃喝拉撒睡都在田径队,而整个代表团里谁不知道,田径队是门禁最严格的一个,就连其他队的运动员想过去,都难如登天,想搞事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偷鸡不着蚀把米这种蠢事,这不国内就有俩呢,一个被记了大过留校察看,另一个等九月份开学了,还得重读大二。

    而最叫人嫉妒的,反而不是这些个事儿,而是谢少正在追求宋言蹊。

    出身高,相貌好,学历工作样样出挑,外加还捧着一颗痴心追了一路,整个代表团上下全都看出来了,唯独被追求的还茫然无知。

    这不仅叫人尴尬,还令人嫉妒。

    京大女同学所在的屋里,渐渐没了声音,就是临进入梦乡之时,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声。

    “听说田径队今晚要搞庆祝会,不知道谢干事会不会去……”

    去啊!当然去!!

    按理说,这种内部的庆祝会没他什么事儿,也不是说没有资格,而是两边压根就不沾边。更确切的说,整个国家队体育代表团这边,就没谢少啥事儿,他原本只需要在出发前帮着确定一下翻译人选,核对完名单后,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只是碍于喜宝在其中,他才特地转托了不少人,硬生生的把自己塞到了随队名单里。

    这么说吧,本来就是打酱油的,打完酱油就可以回家做饭去了,这边就没他什么事儿了。结果,人家愣是厚着脸皮跟了上来,盘算着出国有大半个月时间,还愁搭不上话?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简直惨不忍睹。

    谁能想到京大的高冷女神宋言蹊,居然有个在国家田径队的弟弟?

    谢少事后了解了一下,得知那个宋涛只是她的堂弟,可这年头乡下人多半都是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生活的,所以堂弟跟亲弟也没啥区别了,横竖都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

    有个田径队的堂弟,还是队里的顶梁柱,在所有人全军覆没的档口,就他一人杀出重围进入了决赛。饶是谢少出身极高,也不能在这档口碍事儿,非但不能碍事儿,还得全力支持,这就很蛋疼了。

    在得知田径队打算提前开个小规模的庆功宴后,谢少二话不说就跟那头搭上了话,硬是挤进了内部小名单里头。说起来,连进入代表团随队工作人员,靠的都是他自己的人脉,偏偏这一回,不得已的用上了祖父的名头,这才得以如愿。

    是如愿了,如愿进入了田径队内部的庆功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喜宝没参加庆功宴,算算来到国外已经一周时间了,她都没能跟家里人有过任何联系。今天下午,生活老师告诉她,代表团这边有些会提前回国,可以帮忙带信带东西,到时候会统一交给京市体育基地那边,让那头再帮着寄出去。

    一听说能跟国内联系上了,喜宝高兴的接过生活老师给的信纸信封,她只需要把信写好,再在信封上写全地址和收信人,之后就没她的事儿了,京市体育基地那边会帮着邮出去,邮费全报销。

    也是到了这会儿,喜宝才明白,为啥臭蛋每个月的工资补贴全寄回家了,他还是有办法寄大包小包过来,敢情这都不用他出邮费。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臭蛋压根就不知道寄信寄东西需要花钱。

    这厢,谢少费劲千辛万苦,总算是如愿的去了庆功宴。

    那厢,喜宝坐在她卧室里的书桌前,一笔一划的写着家信。

    两人直线距离倒是不远,只是至少在今晚,没有相见的可能性。倒是臭蛋见到了这个一直追求自家姐姐的**,然而,尴尬之处在于,他什么都不知道。

    好在,臭蛋知不知道无所谓,谢少知道就行。

    在确定了喜宝并未出席庆功宴后,谢少无奈的将目标放在了臭蛋身上。偏偏,这场小型庆功宴的主角就是臭蛋,所有人都在想办法跟他打招呼,谢少愣是排了好久的队,才勉强排到自己。

    ——这辈子都没受到过这般冷遇。

    ——为了宋言蹊,他忍了!

    然而,谢少并不知道,就算他跟臭蛋打过了招呼接上了头,也并没有任何意义,都不需要过了今晚,转个头,臭蛋就把什么都忘记了。

    等庆功宴结束后,臭蛋回到套房里,喜宝早已把写好的信交给了生活老师,信里详细的写了她在国外的见识和经历,当然也没忘夸臭蛋有多厉害,顺便问候了全家人。为了尽量不给国家队的工作人家造成麻烦,她只写了一封信,收信人是电器行的强子,再由强子支会老家的人。

    刚洗漱完毕,喜宝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出来一看,臭蛋回来了。

    “姐!”臭蛋一脸惊喜的看着刚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喜宝。

    为了避免接下来听到让自己心塞的话,喜宝果断的打断了臭蛋接下来的话,直接问他:“庆功宴好玩吗?晚饭都吃了什么?”

    臭蛋一脸茫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好玩,好吃,我困了。”

    “嗯,明天还有训练,后天就要决赛了,是应该早点儿休息。”喜宝让开了路,指了指卫生间的门,催他赶紧去洗漱。

    运动员的庆功宴还是很有分寸的,完全不存在劝酒之类的环节,当然酒还是有的,只是不劝,爱喝喝不喝拉倒,毕竟宴上还有领导们。而臭蛋是绝对滴酒不沾的,他连饮料都很少喝,通常只喝半温的水,无论是饮食习惯还是作息都是最健康的那一种。

    这不,他从庆功宴回到宾馆房间里,也不过才晚上八点半。

    等洗洗涮涮收拾好,躺倒睡下后,刚好九点整。

    及至第二天早上五点,臭蛋精神抖擞的起了床,八小时的充足睡眠时间,让他比寻常人体质更好,精神头也格外得好。

    喜宝也是如此。

    而接下来,就该是日常训练了,虽说明天就是决赛了,可该做的训练还是不能落下。毕竟,一味的休息并不利于保持最佳状态。

    转眼,就到了决赛当天。

    男子一百米决赛,本来就是万众瞩目的,哪怕早先被射击队抢走了风头,这都隔了几天了,注意力自然又回到了田径队这一边。因此,决赛当天的场馆里,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田径队一行人早早的通过特殊走道来到了场馆内部,一切准备早已就绪,只等着比赛开始。

    而在比赛开始之前,教练团队还在努力想说辞安慰臭蛋,然而臭蛋却是左瞧瞧右看看,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这时,谢少过来了。

    昨个儿晚上刚见过面,谢少想着今天碰上了肯定要打个招呼,顺便他还能鼓励两句,加重一下自己在宋家人心目中的分值。

    然而,臭蛋已经不认识他了。

    走过去,不搭理人,跟他打招呼,当没听到,谢少忍不住伸手把人拉住:“那个宋言蹊的堂弟……”

    臭蛋连“宋涛”这个名字都要反应很久才能悟道是在叫他,至于“宋言蹊的堂弟”这种称呼,十分抱歉,他真的真的不知道谁是宋言蹊。

    于是,臭蛋只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人,别说认识了,他觉得这人连眼熟都称不上,当下就没有吭声。

    好巧不巧的,喜宝正好走了过来:“臭蛋!臭蛋你砸这么慢?”

    “姐!”臭蛋立马转身告状,“姐!他拽着我,他不让我走!他谁啊?”

    喜宝诧异的看了谢少一眼:“谢干事你闲着没事去喝喝茶,别耽误事行吗?领队问我要人呢?都在等涛子,你拉着他干啥?”

    谢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