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10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08章 第10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山村名医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08章

    类似这种鸡零狗碎的小矛盾很多, 凑一块儿看, 让人忍不住一阵阵恼火,可真要是细究起来,却是先失了底气。

    就说日常吃食好了, 平常人家招待客人也就是多添个菜, 遇到关系一般般的,索性就以家常菜相待, 也只有摊上贵客临门, 才会特地打听喜好和忌讳,安排出一桌合心意的饭菜来。就老美这边的态度来看,各国随行工作人员的饭菜也没差到哪里去, 起码跟奥运村里的本地员工相差不多。

    再就是房间数了,暂时弄不清楚是否是因为前期沟通不良, 喜宝在旁边听了一耳朵, 大意就是人来多了,尤其是翻译们,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 又说其他国家没有那么庞大的翻译团队。

    喜宝听到了旁边人的话, 刘晓露自然也听到了,当下就不满的用汉语嘀咕着:“英语系国家带啥翻译?又不是脑子坏掉了。”

    甭管怎么说,怠慢是肯定了的, 可尚且升级不到争端上头。再说了, 这次是因奥运会而来, 只要运动员们的待遇无碍, 旁的像他们这些随行工作人员,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了。

    最终,房间还是被分配好了,考虑到老教授们需要安静的环境和足够的睡眠,哪怕房间数再不够,也得先紧着他们。说到委屈,也只能委屈喜宝他们这些出来见世面的学生了。

    万幸的是,如今是盛夏,再不济也能往地上铺张床单睡,至于别的,暂时恐怕真的没法子。

    京大这边,好些都是女同学,同校同性别直接被分配到一个房间里,算上喜宝和刘晓露,一共有九个人。

    双人间睡九个人自然是个莫大的挑战,只是这会儿还真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先回房间将行李放下后,几人连洗把脸的时间都没有,又匆匆离开跑回了楼下大堂。

    跟随运动员们的翻译自然早早的安排好了,就是跟随学习的同学还未曾分配好。喜宝和刘晓露等人匆匆下了楼,依着上头的名单,开始跟随教授认人和房间,务必做到随叫随到。

    “宋言蹊、刘晓露,你俩去游泳队那边,跟着冯教授。”

    听到自己的名字,喜宝忙点头,还不等她行动,刘晓露已经拉着她兴冲冲的往游泳队那头去了。其实,对于刘晓露来说,跟哪个教授去哪个项目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关键是身边有熟人她不至于太怂。

    喜宝也是类似的想法,身边有个熟人总归更安心点儿,尤其是在这背井离乡的情况下。

    俩人因为都将注意力放在游泳队那头,丝毫没有留意到负责名单审核的领队笑容有些别有意味,还在念完名字后,特地往谢少那头瞥了一眼,一副“兄弟我够意思吧”的神情。

    接收到哥们的意思,可谢少懒得理这货,然而一眼瞥过去,却突然发现已经走到了游泳队那头的喜宝,正一脸惊讶的看向对面。顺着喜宝的目光看过去,谢少很快就找准了她的视线落脚,是个面容姣好的年轻运动人,要命的是,对方也正盯着喜宝看,两人四目相对,久久不曾挪开。

    谢少:……………………

    都说一男一女对视超过三秒就是互不讨厌,超过七秒则是互生爱慕之情。谢少在旁边默数了一下,这怕是有十几秒了吧?还没看够?!

    喜宝是懵的,她刚站稳就感受到了一道炙热的目光,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被数名运动员团团围住了的臭蛋正用一种直勾勾的眼神看着自己。

    臭蛋左瞧瞧右瞅瞅,还嫌弃前头的人碍事,愣是扒开了点儿缝隙也要坚定的看喜宝。

    被臭蛋扒开的人里头,有他的老队长也有他的教练,当下,教练先回头瞪了臭蛋一眼:“不准跑。”

    “嗯,不跑的。”臭蛋鸡啄米般的点点头,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还道是教练仗着身份欺负人孩子,毕竟臭蛋平常的样子太具有欺骗性,怎么看都是个乖乖牌的小少年。

    教练也很头疼,就为了这个,他不止一次的背锅了。臭蛋跑了怪他,他稍微对臭蛋语气重点,只要被旁人瞧见了,一准出来打抱不平。偏生,这孩子记性太差了,别看他现在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过个几分钟再问他,就能来个一问三不知。

    为此,早在几个月前,教练就专门向上头提交了特殊申请,强烈要求让臭蛋的妈随同出国。可惜,上头倒是答应了这项请求,还包了一应费用,可宋家人却没答应,弄得他这一路上是胆战心惊的,生怕臭蛋又来了个撒手没。甚至他都不敢让臭蛋跟着代表团过来,而是晚了一个小时,蹭了国家队大领导的专机,一路上都捧着个炸.弹一样,总算没出问题,平安到达。

    想来想去,教练还是有些不放心,想着要不先带臭蛋回房间吧,横竖这边有别人看着,再说臭蛋又不接受采访,根本不需要随同翻译。

    越想越觉得在理,教练正要开口说话,就发现臭蛋目光直勾勾的看向了游泳队那边,目标好像是一个学生模样的美女?

    ……等等!!

    “那个谁!宋涛他姐,你也来了?来来,赶紧过来!”教练刚开始还有些懵,回过神来之后就是大喜,忙顺手点了个刚指派过来的女同学,“你去那边,跟她换一下。”

    被点到名的女同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也是京大的,不过却没跟京大的教授,而是走了亲戚家的路子,特地跟了外交.部专门指派的翻译,想借此好好学习一下。早先,听说学校里有个师妹被顶了,恰好他们两家有些嫌隙,她还高兴得看热闹,结果,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她被人顶了。

    在牛逼的后门,在教练和运动员跟前都不算啥,再说仅仅是个学生翻译,谁来不是来呢?

    在所有人实力懵逼的注视下,被顶了的女同学怀着无限愤恨走向了游泳队,而喜宝则在稍稍犹豫了一瞬后,还是服从内心,走到了臭蛋身边。

    臭蛋的教练姓林,是个话唠,以前喜宝和毛头每次去找臭蛋,但凡碰上了他,都会被灌一耳朵的吐槽,全是关于臭蛋的,而且十之八.九主题是如何解决撒手没的问题。

    见喜宝过来,林教练那叫一个高兴啊!

    “宋涛他姐你咋来了?哎哟,早知道你会来,我就不用发愁了。别的事儿你都不用管,只看好宋涛就成了。”

    “好的,林教练。”喜宝笑着答应了。

    宋涛——臭蛋小少年还是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喜宝,左瞧右瞧的就是瞧不腻,及至喜宝走到他身边站好了,他忽然伸手就抱住了喜宝的胳膊,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梨涡笑:“姐!”

    喜宝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臭蛋这是刚认出她来,是错觉吗?

    当然不是。

    却说臭蛋刚跟随教练来到大堂这边时,还没发现喜宝,直到喜宝被分配到游泳队那头,他才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眼睛就跟黏在喜宝脸上似的,越瞧越眼熟,不单眼熟得很,还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臭蛋觉得自己是认识这个人的,可那是谁呢?

    不知道呀!

    及至教练发现了喜宝,还管她叫“宋涛他姐”时,臭蛋才恍然大悟。来这里的一路上,教练和老队长在他耳边至少念叨了上千回,说他就是“宋涛”。

    所以“宋涛他姐”的意思就是——他的姐姐!!

    于是,臭蛋萌萌的喊了一声姐,然后又问:“妈呢?妈在哪儿呢?”边问着边开始左顾右盼起来,用目光搜寻着周遭。

    喜宝已经预感到了他接下来的举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还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背:“妈没来,姐陪着你好不?”

    听了这话,臭蛋很是有些失落,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轻轻的答了一声:“好。”

    如果臭蛋有尾巴的话,此时此刻一定是耷拉着尾巴,委屈唧唧的缩成一团,看着既可怜又可人疼。

    不忍心看臭蛋那么难过,喜宝再度开口安慰:“臭蛋乖,妈在家里看你拿金牌,回头你要好好比赛。”

    臭蛋打小就特别好哄,哪怕喜宝再不会安慰人,安慰起臭蛋来却是十拿九稳的。转眼间,臭蛋又高兴了,开心的跟喜宝说话,问完了妈就问奶,再说说黑乎乎的毛头哥哥,满脸都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换个人兴许就不耐烦了,然而喜宝那情商就没比臭蛋好多少,而且这俩人还罕见的就喜欢家里人,臭蛋最爱妈其次是奶和毛头哥,喜宝却是最爱奶其次才是妈和毛头哥。姐弟俩索性就旁若无人的在大堂里聊了起来,为了避免影响到别人,俩人都是特地压低了声音说话的。当然,说着说着,也就越凑越近了。

    不提惊呆了的京大老师学生们,单说谢少好了,他这会儿就已经忍不住眼角抽抽了,一个劲儿的给哥们使眼色,让人过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无奈之下,人还真帮他去问了。不过却是在所有人都分配完毕,才叫住田径队一行人,很公式化的问:“林教练,这位女同志是……”

    “是宋涛的姐姐。”林教练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随口回答了问题后,又冲着喜宝说,“回头把你的行李都搬过来吧,宋涛住的是套二的房间,本来我想亲自堵着他,既然你在,你住他隔壁好了。对了,你叫啥来着?”

    喜宝自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我叫宋言蹊,这就去拿行李。”

    生怕臭蛋闹腾,喜宝忙安慰他:“我马上就回来,最多三分钟。”

    “好。”臭蛋用神情和目光完全的演绎了有多不舍,不过他本质上还是个乖孩子,除了站成一座望姐石外,并没有其他任性的举动。

    这一幕,自然也落到了尚未散去的其他人眼里。

    谢少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横插一杠子的事儿,直接导致他原本的安排尽数化成了泡影。本来,他是打算趁着这半个月的时间,好好的把追求进度推一下,哪怕不能立马抱得美人归,起码也要落得个好印象。

    结果,喜宝就这样换个地方,连带房间也跟着换了,等于就是整个人落户在了田径队那头,还是最核心的部分。偏生那边,恰好就是谢少完全插不了手的地界。

    被这种操作镇住的谢少,半晌没寻到好的应对方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喜宝快步走开,脑海里已经浮现了作半个月无用功的凄惨结局。

    京大的学生们受到的刺激真的半点儿也不比谢少来得少,尤其是被顶了的女同学,以及刘晓露等人,都是一脸的懵圈。

    及至领队让她们各自散去,当下她们忙不迭的追上了回房搬行李的喜宝。

    “宋言蹊,田径队的那个宋涛是你弟弟?”

    因为行李箱根本就没有打开过,喜宝回房拖上行李箱就要走,听到这话,才稍稍顿了顿,回答道:“对啊。”

    对……啊……

    被这个简洁明了的回答活生生噎住的同学们,只能目送喜宝拖着箱子远去,愣是半晌都没能缓过劲儿来。

    及至喜宝都走远了,其中一人才恨恨的甩上房门,无比恼火的说:“怪不得呢,人家一点儿也不着急,原来是内定的!”

    “还真别说,他俩长得挺像的,特别是五官轮廓,太像了。对了,那个宋涛你们知道不?我记得去年全运会那会儿,好像大肆报道过。”

    “宋涛啊!就是那个百米飞人,全运会破了记录的,不止报纸有报导,还上过新闻联播的。”

    “这宋言蹊到底是什么运气……”

    不怎么相熟的人尚且惊讶成这样,刘晓露就更不用说了,她依稀记得大一开学之初,喜宝好像提过家里的兄弟姐妹,是有个弟弟来着,可弟弟嘛,谁还没有呢?

    刘晓露惊讶之余又开始叹气,瞧瞧人家的弟弟,再想想自家那个蠢蛋,好绝望啊!偏这会儿耳边还传来不少嘀咕声、抱怨声,刘晓露不怎么乐意的皱了皱眉,没掺合到话题当中去,而是起身去收拾东西了。

    ……

    老美虽然在某些方面坑了点儿,不过运动员们的房间还是很不错的,基本上都是单间,偶尔还有套一套二的房间。按说,套间条件好,而且一般都位于最角落的房间,多了一面窗户,又比靠楼梯的房间安静,理应是优先领导的,不过在田径队却是个例外。

    领导们很豁达的表示,只要臭蛋别整那些幺蛾子,房间什么的,压根就不重要,横竖单间也不差。

    喜宝刚过去,就被旁边的几人抢着拎了行李箱,又强制性的把臭蛋推给了她,用那些人的话来说,只要宋涛同志好好的,干点活儿不碍事儿。

    ——可见,平日里臭蛋把他们折磨得有多惨。

    新的房间,外头是个小小的客厅,摆了两个单人沙发并一个小茶几,旁边有个小卫生间,另外就是两个独立的卧室了。当然,卧室里的衣柜、床头柜、书桌、椅子等等,一应俱全,还有生活老师特地过来询问,有什么短缺的,好提前置办好。

    因为没怎么住过酒店,喜宝特地里外看了一遍,发现真的是要啥有啥,当下就表示没什么短缺的。至于臭蛋,问了也白问,生活老师只叮嘱他要乖乖听姐姐的话,之后就如释重负的走人了。

    可以说,国外意外的相逢,最高兴的其实并非臭蛋,而是田径队的这些人。那可是真真切切的如释重负,虽说翻译并不能上比赛场上,可日常生活中却能给予很大的帮助,一想到只需要在赛场上看着臭蛋了,这些人恨不得撒花庆祝。

    然而紧接着,他们就想起来了。

    开幕式在即。

    想也知道,开幕式运动员入场时,是不能有其他随行工作人员的。思忖着现在臭蛋有人管了,林教练回头就召集人去他房里开了个小会。

    “运动员开幕式入场时,你们都警醒着点儿,别的出个错没啥大不了的,千万要看住宋涛。我就怕他一不留神就走到别的国家队里头了……笑啥笑!你以为他能记得你不?别说其他队的,咱们田径队,他认得的也没两个!”

    这是大实话,臭蛋在国家队是个名人,可惜哪怕所有运动员都认识他,他也依旧记不住其他人。比起别的项目的运动员,田径队这边,起码能混个眼熟。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臭蛋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格外的公平,只要果断时间不见,就能干脆利索的全忘了,回头再问他,保准一个都不记得了。指望他,还不如靠外人。

    林教练也是没辙儿,他一面督促自个儿队里的运动员,一面还得去其他队打招呼。思来想去,现成的法子就一个,想要臭蛋别跑,那就干脆别给他制造一丝一毫的机会,把他夹在中间走,坚决不能让他突围。

    不然啊,中国队药丸。

    除了这些措施,林教练还叮嘱了所有参加开幕式的运动员,千万要想法子给臭蛋打掩护,谁离得近谁掩护,反正都是一条绳上头的蚂蚱,暴露了臭蛋的问题,丢脸的是整个国家队。

    国家队:我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万幸的是,在国家荣誉大于一切的大环境下,哪怕是全无交集的运动员也乐意帮这个忙。大家都知道田径队有个傻子,就长得最好看的那个,他不记事的。

    说完了开幕式的问题,林教练还特地多添了一句,让人千万别借钱给他,当然也别问他借钱,不然后果自负。试想想,你问他借钱,他忘了也就算了,万一他记得借钱的事儿,却忘了你还他钱的事儿,见天的向你讨债,咋办?

    就在喜宝和臭蛋坐在房内自带的小客厅里,喝茶嗑瓜子吃水果闲聊时,林教练已经带着队员,把所有运动员的房间都跑了个遍。累虽然累了点儿,好在结果是完美的,大家都愿意帮忙,一定要维持住国家队的形象,哪怕被人说成高冷,也好过于暴露臭蛋那糟糕透顶的记性。

    从这点来看,喜宝和臭蛋真不愧是同个爹妈生的亲姐弟俩,为了维持人设不崩,简直操碎了周遭人的心。

    回头,喜宝就明白跟着臭蛋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儿了。运动员们是有专门的厨师负责一日三餐的,一些煎炸的垃圾食品那是肯定没有的,不过就算是营养餐,那味道也相当不错,反正喜宝尝着是比京大食堂要好,横竖她也不挑食,臭蛋吃啥她跟着吃啥,还有每天固定的新鲜水果和牛奶,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人嘛,出门在外最要紧的就是住和吃,不求住得有多奢华,但求安静,能够保持高水准的睡眠质量,吃也是如此,不在乎吃得有多好,可最起码也不能太难以下咽。

    比起好几人同住一间的情况,喜宝实在是太幸福了,她一人拥有一间房间,也不怎么恋床,更不需要跟一层楼的人去挤公共的男女卫生间,甚至她还可以在奥运村里瞎晃悠,或者是跟随臭蛋他们一起提前去场馆做适应性训练。

    理论上,翻译都是要随队的,可实际情况跟想象中的有着很大的出入。试想想,运动员们千里迢迢来到大洋彼岸,并不是来跟老美做交流的,他们最重要的还是取的好成绩,最好是多拿几块金牌回去。至于外交方面的事儿,自然有专业人员来处理。所谓的翻译,最大的作用就是在颁奖仪式上,配合着回答国外记者的问题,而旁的时候,闲倒也没闲着,还是得高度配合,做到随叫随到,可真要说起来,在最初的这几天,几乎派不上太大用处。

    于是,当刘晓露等人一大早起床,就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待命时,喜宝颠颠儿的跟着臭蛋去了田径场馆。

    田径的项目有很多,准确的说,应该是分为田赛、径赛、全能比赛三个方面。撇开全能比赛不提,田赛和径赛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按照高度或者远度计算成绩的,后者却是以时间来计算成绩的。

    自然,臭蛋是属于径赛运动员。

    历史上也不乏两者兼备,甚至三者兼备的人。不过,因为黄种人本身体质缘故,这田赛还能取得一些成绩,径赛方面却是惨不忍睹。

    早在出发来美国之前,田径队的领导就已经内部开过会议了。就目前看来,队内运动员中,没有一个人能够跟国际上的径赛运动员比拼的,别说夺得金牌,连进入决赛只怕都玄乎。

    径赛并非选手对抗,现成就有记录可查。

    “咱们既然来了,当然那是希望能夺得奖牌,甚至夺得金牌的。梦想必须有,可也不能太脱离实际。去年世锦赛的记录你们也都看过了,有什么想法吗?”

    田径场馆里,林教练在安排队员们做完了日常训练后,趁着恢复体力的工夫,耐着性子问道:“来,都说说,别怕羞。”

    没人怕羞,就是一时间不知道咋回答而已。

    喜宝倒是没注意这边,她的目光一直落在臭蛋身上,眼见这边林教练在提问,而臭蛋又有溜掉的迹象,刚要开口叫人,就听林教练一声大吼:“宋涛!过来!”

    臭蛋毫无反应,只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脚下微微挪动着,一副随时打算开溜的模样。

    “臭蛋。”喜宝很想学她奶凶巴巴的瞪臭蛋一眼,然而她没有毛头那种表演天赋,明明想凶,结果却是一副软萌萌的模样。好在臭蛋还算给面子,闻声惊讶的抬头看向她,随即蹬蹬蹬的跑了过来:“姐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妈呢?”

    这一刻,喜宝终于体会到她毛头哥哥素日里的崩溃了,如果可以打人,她也好想揍臭蛋一顿。只是,最终她也仅仅是伸出手拉过臭蛋,好声好气的劝他:“你们教练在说话,你听着点儿。”

    林教练一面庆幸喜宝来得巧的同时,一面又无限悲凉的想,他真没指望臭蛋听着,只求这小坏蛋别瞎跑。

    见喜宝已经拉住了臭蛋,林教练继续刚才的话题,随手点了个队员:“你来说说。”

    被点到名的满脸都是无奈。

    去年首届世界田径锦标赛,他们这些田径队的当然是看过的,还是反复观看了无数遍的。而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美国黑人运动员刘易斯,他以百米十秒零七、八点五五米跳远夺得两枚个人赛金牌,同时又获得了四乘一百米接力赛的金牌。

    一人三枚金牌,瞬间扬名世界。

    当然,在去年的世锦赛之前,刘易斯已经很出名了,他是大赛型选手,又能兼项,偏偏及至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三岁,运动员生涯还很漫长,由此可见,将在他们这些同项运动员头上压好久好久。

    不过说真的,田径队里倒是真没人嫉妒刘易斯,主要是差距太远,想嫉妒也嫉妒不起来,更多的则是一种崇拜。毕竟,只有同行才知道训练有多艰苦,尤其他还兼短跑和跳远,在嫉妒他成绩之前,首先会敬佩这个人的毅力。

    没有毅力,就别入这一行。可想在这一行出头,却得拥有远超常人百倍千倍的毅力。当然,还有天赋。

    尽管很不想说丧气话,不过队里的运动员确实没抱什么希望,只能向林教练保证,一定会认真比赛,全力以赴。

    对于这种类似于万金油的回答,林教练显然不是很满意。迟疑了一下后,他决定下剂猛料。

    “你们之前忙于训练,我也不希望让你们分心,就没告诉你们最新的消息。听媒体朋友们说,就在两天前,刘易斯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将在本届奥运会上挑战四金成就。”

    所谓四金,指的是男子一百米、二百米、跳远三个单人项目,以及四乘一百米集体项目。

    “假如他真能一举夺得四金,将复制杰西·欧文斯在一九三六年柏林奥运会的上的辉煌战绩。巧合得很,他的偶像就是欧文斯。”

    林教练说完这话,底下就有人很小声的嘀咕:“我的偶像还是刘易斯呢,能一次拿三块金牌我就满足了。”

    那人说话的声音很轻,林教练并未听到,倒是正好紧挨着站的喜宝听到了。喜宝没说啥,没想到的是,臭蛋突然扭过头来,好奇的问那人:“我报了几个项目?”

    本以为自己要被曝光了,那人吓得心跳都漏了两拍,结果却听到了这么一个叫人蛋疼的问题。要不是问这话的人是臭蛋,这会儿早就挨打了。

    “你报了四个项目,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还有四乘一百米。”那人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只觉得跑完日常训练心都没跳得那么厉害。

    “那三百米哪儿去了?”臭蛋永远不走寻常路,偏生,这回他还有个同伴,喜宝也忍不住好奇的看了过来。

    姐弟俩长得很像,小时候是一般无二的白胖滚圆,长大了则都褪去了小时候的胖乎,然而五官轮廓却仍极为相似。就是那种,一看就知道肯定有血缘关系的,而且这会儿俩人面上还都呈现出了一模一样的好奇神色。

    队友只想给这俩姐弟跪下。

    关键时刻,林教练解救了他。

    “许浩出列!去跑五圈!”敢在他讲话的时候,私底下说悄悄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不提无比崩溃的许队友,臭蛋起码明白了自己报了什么项目。其实,他也不用太明白的,反正到了比赛的时间,自然有人会领他去起.点线的,而且终点线也会有人,哪怕没人好了,跑了那么多年,臭蛋也明白终点线有一条彩带等着他冲过去。唯一的麻烦就是,要是到时候没人接应,他绝对会走丢的。

    这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了,被折磨了那么多年,田径队全体人员耐心都格外得好,包括他的直属教练。

    林教练对其他队员如同寒冬一般凛冽,可在面对臭蛋时,别提有多温柔和善了。在打发走了自撞枪口的倒霉蛋后,他就走到了臭蛋跟前,笑眯眯的问:“宋涛你想知道什么?问我。”

    臭蛋……已经忘了他想知道什么了。

    一看臭蛋那表情,林教练就悟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也不用有那么大的压力,你今年才十八周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拿出平时训练的成绩就可以了。”

    教练的压力一点也不比运动员少,估算着臭蛋平日里的成绩,想要胜过刘易斯估计是没可能的了,不过还是可以冲刺一下铜牌的。世界级的径赛场上一贯没有黄种人的身影,哪怕仅仅是一块铜牌,那也是破天荒的记录了。

    “记住,保持平常心就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萌萌哒臭蛋无辜的看过来,直到林教练又去训别人了,他才扭头问喜宝:“平常心是什么?压力又是什么?”

    喜宝抬头望天,沉默了半晌后,她昧着良心说:“平常心就是认真跑步,压力……假如你跑了第一名,妈就会来京市看你的。”

    一语命中要害。

    林教练说一车话,都不如喜宝最后那话来得杀伤力大。一时间,臭蛋满脑子都是“妈会来看我”,只恨不得立刻就开始比赛。

    而彼时,老美那头也在谈论中国队。

    还是媒体。跟国内的媒体不同,老美这边的媒体相当得奔放,什么都敢问,什么都敢报导,人家崇尚的是言论自由,又或者干脆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在即刘易斯宣布奥运会的目标是勇夺四金后,又有媒体找上门来,只是这一回却是去泼冷水的。

    “据说,中国今年派出了一个跑得非常快、特别有竞争力的运动员,是去年中国全国运动会的三金夺主,请问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对了,他叫宋。”

    臭蛋从七八年第一次参加全运会,到去年八三年的那一次,其实在国内他已经很有名气了,甚至连一些丝毫不关心体育的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字。

    然而,这个年代到底跟后世不同,哪怕臭蛋在国内名声很响亮,大洋彼岸一样没听说过。

    刘易斯满脸的不屑:“是吗?你不需要告诉我他的名字。跑得快?能有多快?黄种人还想统治短跑赛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