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第10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07章 第10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07章

    及至飞机降落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国际机场时, 谢少的追求之路仍旧遥遥无期。

    喜宝只一心一意的惦记着她的臭蛋弟弟。

    因为要在美国至少待上半个月, 而且还是行程排得满满当当的半个月,所以随行人员的行李都不少,毕竟未来一段时间里, 可没有安排逛街的项目。

    尽管心里惦记着臭蛋, 喜宝还是跟着老师同学一起去取了行李,她临出门前特地去华侨商店买了个带滑轮的大旅行箱, 也亏得现在是夏天, 衣服多轻薄,不然只怕一个旅行箱还不够呢。

    其他的同学就没她那么幸福了,旅行箱倒是有, 却是手提式的,又因为里头都装满了换洗的衣物以及其他生活用品, 笨重得很。男同学们尚且累得要命, 女同学们简直就是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难堪堪拎上,跟在众人身后。

    作为领队之一的谢少很是无奈,来时好些人都是有亲朋好友相送的, 毕竟是出国的大事儿, 他并没有仔细看喜宝的行李,还想着等到了大洋彼岸,总能寻到献殷勤的机会, 结果……

    趁着回头的机会, 看了眼拖着行李箱脚步轻快的喜宝, 谢少隐隐觉得, 自己的追求之路恐怕要比原先设想的更艰难。

    幸好,人已经到了美国,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的,而且要待的时间还不算短,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这一回,谢少猜的不错,只是他忘了一点,不单喜宝是首次出国,整个中国代表团连同随行人员,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第一次走出国门。哪怕这里头也有些人有过出国留学的经验,可单独一人和如今这种情形能比吗?

    他们是代表国家参赛的,从下了飞机走上美国领土的那一刻起,一举一动全都在别人的注视下,还是特地用放大镜看的那种。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有着同样待遇的,不仅仅是中国代表团。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多想,包括领队一行人。

    及至他们所乘坐的专车驶到奥运村时,才被眼前的情形唬了老大一跳。

    奥运村并非位于市中心,因此一路过去,车窗外的风景都是乡村风光,道路两旁皆是农田草场。有些心里藏不住事儿的,还没到目的地呢,就已经忍不住嘀咕起来,大意就是,老美也不过如此,还不如国内的大城市呢。

    结果,当车队刚停下后不久,就愕然发现,奥运村前的空地上,已经有人在打架斗殴了。

    更确切的说,是群殴,俗称打群架。

    别说喜宝和刘晓露这种还未出社会的大学女生了,就连领队一行人都被眼前的情形给弄懵了,忙问司机发生了什么事儿,可司机知道什么?他们只是受雇于奥运村,负责在奥运会期间来回接送运动员以及随行工作人员,旁的事情一概不负责。

    领队的忙聚在一起商量,可前头的几辆车是看到了惨烈的群殴现场,后面的车队却是完全被蒙在鼓里,陆陆续续上来停车后,车上的人们也就顺势走了下来,等领队们发现不对劲儿时,已经有至少百余人走下了车。

    喜宝所在的翻译团队也是其中之一,她倒是没抢着下车,只是老师同学们都下去了,还留在车上干啥?直到下了车,所有人才愕然发现,眼前的情形仿佛有些惨烈。

    一时间,看不出来群殴的两方是哪国的,都是白人,一方骂得是英语,另一方只听得出来是连环国骂,具体的却尚不清楚。而比骂声更惨烈的是,已经好几个人在群殴中,被打了个头破血流,还有人身上的白t恤都染成了血色,依然神情狠戾的冲上去继续挥拳。

    “退后,退后,先上车!”

    “不要掺合国际友人的事儿,往后退!”

    领队的都吓死了,赶紧用汉语大声叫着,让所有人后退,最好是直接上车避难。然而,他们忘了一个事儿,这边的司机可不接受他们的指派,瞅着人都下去了,司机冲着底下的人打了个手势,立马调转车头又依着原路返回了机场。就连那些刚开始被怔住而没来得及下车的,也被司机大吼着轰了下去。

    等车队鱼贯的离开奥运村时,前头一大块空地上,就只剩下了群殴的双方,以及天可怜见的中国代表团一行人了。

    傻子也看出来群殴的两边是分属于两个国家的,而且看起来比较像是东道主美国的那方,这会儿更位于劣势,明明看起来他们人更多,却被对方十来个壮汉压着打,打得那叫一个哭爹喊娘,恨不得爹妈给他们多生两条腿,好连滚带爬的赶紧走人。

    因为不清楚前因后果,代表团领队一行人还是指挥着众人往后退,尽可能的不要掺合到出事的双方之中。说难听点儿的,就他们这些个小身板,还不够人家一拳头的。再一个,他们是来参加比赛的,赛前斗殴,想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

    搁在乡下地头,无聊到了极致的时候,连两条狗打架都有一群闲汉围观。然而,这里是国外,再傻的人也知道要尽可能的远离是非圈子。问题在于,你想离开就一定能离开?

    代表团一行人确实没有主动掺合进群殴里,却架不住那边打疯了,直接往四下散去。莫名其妙的,两方群殴变成了三方混战,更确切的说,是两方埋头打人,另一方则是吓得面色惨白尖叫着喊救命。

    喜宝原本是站在人群后头的,她身边是刘晓露,再往后则是大包小包的行李。可不知怎么的,一个眼错不见,刘晓露就被人带着往前冲去,喜宝下意识的去拉她,结果仿佛是有人在后头撞了一下,两人齐刷刷的冲到了最前头。

    一时间,喜宝是懵逼的,刘晓露也是如此。

    “这……”刘晓露被吓得都失语了,看看眼前不到一臂距离的壮汉和硕大的拳头,她的眼泪一下子就狂飙出来。到底还只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还是打小就被父母长辈宠着长大的,本以为来国外能见见世面,哪曾想这才刚到地头,就被人吓得了屁滚尿流,而且眼瞅着兴许还有生命危险。

    就在刘晓露恐惧地闭上了双眼,等着那拳头狠狠的击打在自己脑袋面部身上时,预想之中的疼痛却并未如期到来,及至惊悚万状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时,她才发现有人挡在了自己面前。

    “住手!”喜宝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眼看同伴就要挨打,她瞬间冲到前头,张开双臂如同小时候玩老鹰捉小鸡那般,像鸡妈妈一样护住了刘晓露,当然同时也护住了身后的其他人。

    刘晓露完完全全的呆住了,她的面容姣好,身段也不错,搁在京大里头,虽没有喜宝那么出众,不过因为她本人性子开朗又好相处,其他真论起异性缘来,她比喜宝更强。以往,她也没少做“英雄救美”的梦,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救她的不是一路上献殷勤的师兄们,而是比她更美的喜宝。

    比刘晓露还要懵逼的则是跟前那些已经因为愤怒彻底丧失了理智的人们,仿佛上一刻还打红眼,下一刻愣是无法控制一般的将拳头收了回来。

    最前头这人因为收势太急,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仰倒,偏偏他身后刚倒下了个人,一下子被绊倒在地,倒着飞了出去,发生了一声巨大而又惨烈的声音,听得直叫人牙关发酸。

    喜宝安然无恙,却把冲上前来打算英雄救美的谢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更糟心的是,美人是个眼瘸的,放着他这个大帅哥视而不见,只转身去看同伴:“刘晓露你没事儿吧?喂喂,你说句话!”

    刚反应过来自己经历了什么的刘晓露,忽的就“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而且还不由自主的扑到了喜宝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手软腿软:“我要回家!回家!!”

    “别说了,没事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喜宝也被刘晓露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安慰着。

    同住一个宿舍两年光景了,刘晓露当然知道喜宝的情商完全不足以支撑她安慰人。不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这么干巴巴的两句完全没啥诚意的话,愣是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松了一口气,仿佛真就会如她所说的那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被这事儿一打岔,群殴的双方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当然国骂肯定不会停止,其语速之快词汇之丰富,让稍稍冷静下来的喜宝听得目瞪口呆,甚至都要怀疑自己这些年的英语都白学了。

    好在,事情真的在慢慢转好,肇事的双方开始停手,国家队代表团一行人当然不会主动惹事,赶紧纷纷喊着自己的同伴,检查有无受伤,再就是忙着提行李,匆匆跟着领队的往奥运村里走去。

    受伤肯定有,好在他们这边多半都是因为情急之下跌倒受的伤,或是磕伤了膝盖,或是蹭破了手肘皮肤,对比另外两方肇事者,可以算是轻伤里头的轻伤了。更幸运的是,运动员并未受伤,倒霉的全都是他们这些随从工作人员。

    这档口也顾不得讨要说法,当然这笔账还是要记下来的,领队那头派出了两人去交涉,其余则忙着将所有人都先安顿下来。毕竟,什么也没有即将到来的比赛来得重要。

    及至匆匆逃离了那片危险地带,随行的人们,尤其是女同学们一下子忍不住哭了起来,有几个甚至腿软到走不动,还是领队的发了火,先强行把所有人都撵到了接待大堂里。

    室内本来就有种安全感,尤其是柔和的顶灯照下来,那种虽然不是家,却很有一种终于到家了的感觉。自然,心神松懈之后,就是后怕了。

    喜宝也是阵阵后怕,不过瞧瞧周遭其他人,她反而淡定了一些,还能配合领队帮着安抚哭泣的队员,以及取钥匙安排住所。

    别说领队那帮人了,连京大这边素来看不惯她的人,这会儿也忍不住高看了她一眼,就是不大清楚这位女同志究竟是英勇无畏、胆识过人,还是单纯的脑子缺根筋,连什么是害怕都不知道。

    回想起刚才那一刻,除了后怕之外,喜宝的形象也不由的高大起来。

    她就是堵机枪的黄继光,炸碉堡的董存瑞,明明只是瘦瘦小小的身躯,却毅然决然的顶在了战火的最前端,不单保护了同伴,还避免了事态的恶化,饶是最刻薄的人这会儿不做声了,毕竟谁也不愿意去想,方才要是没有她,事情是否会持续恶化下去。

    小命只有一条,谁都很珍惜。

    “谢干事,你真就喜欢这一款的?我看她不像早先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多强势呢,你真喜欢?换一个吧,我看她身旁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同志不错。”

    谢少目光越过人群,径直落到了帮着数人头拿房间钥匙的喜宝身上,至于她身旁那位女同志……不好意思,他只记得那货刚才强抱了他认定的小媳妇儿!

    梨花带雨?不,他只看到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还猛打饱嗝的怂货。

    ……

    而此时,美国媒体记者也正在报导此事,甚至国内也有电视台转播美国方面的前线新闻,同步传回了国内。

    很快,国家电视台播出最新消息,说是刚踏上美国领土的代表团一行人遇到了飞来横祸,尽管没详细说明发生了什么问题,可仍旧把人吓了个半死。

    譬如,老家这边的赵红英,刚打开电视机想看看新闻,没想到才看了两分钟,就被吓得差点儿撅过去。

    “我的宝啊!!”

    赵红英简直要疯,偏偏新闻联播那个主持人还不详细说明,简单的将概要说了一遍后,就去播其他消息了,吓得她一手捂心一手捂嘴,抽抽了半晌才堪堪冷静下来。

    这还是去为国争光的?这他娘的去是打仗啊!天老爷你可得给力点儿,那是你闺女,你亲闺女哟!!

    天老爷尚在发力,前后脚跟进来的袁弟来却徒然惊叫一声:“外国咋这么吓人啊?幸好我没去,幸好……”

    “袁弟来你个王.八犊子!”愤怒能够压倒一切悲伤和担忧,原本正觉得自己就快要撅过去的赵红英,听到这话立马又变得生龙活虎、中气十足。不单跳起来就是一通破口大骂,还随手操起搁地上的小板凳,杀了上去。

    等宋卫国哥仨以及老宋头听到信儿回来时,就看到袁弟来满院子的撒丫子狂奔逃命,而她身后赵红英红着眼睛杀气腾腾的追了上来。

    那架势,颇有一种同归于尽的魄力。

    当然,没人会真的让她俩同归于尽的,在短暂的懵圈后,老宋头立马招呼仨儿子把人分开。

    其实吧,拉架的最好方式就是拽住要打人的那个,毕竟就袁弟来那怂样儿,哪怕赵红英束手就擒她都没胆子打人。然而,谁让宋家傻货多呢?宋卫国和宋卫党是顾忌着男女之别,没管袁弟来,径直上前拦住了赵红英,偏宋卫民那大傻子二话不说就往媳妇儿跟前冲,很快就把人拦了下来,结结实实的吃了赵红英俩板凳。

    及至战火终熄,赵红英丢开手里的板凳,拿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老宋头就不明白了,几分钟前还好好的,咋就突然干上了?忙问赵红英:“老太婆你这是咋了?”

    “没咋,就是她嘴欠我手欠!”赵红英懒得解释前因后果,反正追也追了打了也打了,她这口气既然出过了,自然这事儿揭过不提。

    袁弟来是真不愿意吃这个亏,抹着泪花子直抱怨:“我说什么了?我这不是……”

    赵红英一抬手又操起了小板凳,见到这一幕,袁弟来瞬间闭上了嘴,她不说了还不成吗?

    就算袁弟来接下来开始装哑巴,赵红英心里的担忧也没减少半分。只因她突然想起来了,喜宝这都出国了,天老爷还能管用吗?好像外国人不信这个,他们信啥啥帝来着?

    越想越揪心,赵红英恨不得立刻冲出国门,亲自陪在喜宝身边,直到她平安归国。

    打死赵红英也想不到,这无妄之灾仅仅是道开胃菜,接下来的磨难一重接着一重,倒不是针对喜宝的,而是有人想给亚洲国家一个下马威。

    撞上群殴现场的确是一件意外,可接下来各种矛盾争端一大堆。单就是住宿这一项,运动员们倒是没啥,毕竟主办方再胡来,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面开玩笑,万一被人质疑公正性,那可就得不偿失了。然而,随行人员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不单安排的房间明显差了一大截,而且数量也不对。

    运动员们多半都是一人一间的,有些则是两人共同使用一个套间,总体条件是很不错的,而且房间数对比人数还特地多出了十分之一。轮到随行工作人员时,粗粗一算,至少也要六七个人住一间房。问题是,给的全都是单人房或双人房,哪怕打横当炕睡,那也仍是睡不下。

    除了房间问题,食物方面也没做好,运动员们是有特定厨师的,可随行的工作人员却得面对一盘盘水果蔬菜沙拉,再有就是烤土豆和硬面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