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104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04章 第10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04章

    喜宝压根就没注意这边的动静, 看到售货员把衣裳给了她, 她直接拿过来比划了一下。

    这年头的百货商店,还没有试衣间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好在大衣裳嘛, 原也无需特地进试衣间, 喜宝脱了军大衣,穿上了羽绒服试了试, 觉得大小挺合适的。

    赵红英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她倒是观察细致了些,先瞧了那头扎堆的人群一眼,又问售货员:“就一件了?人家买不?”

    先来后到的道理, 赵红英还是明白的,再一个, 在她看来, 她家宝穿啥都好看,如果这件人家要了,换一件也无妨。

    售货员其实不大看得上喜宝一行人, 毕竟这三人除了喜宝一身军大衣外, 像赵红英和张秀禾都是自家做的棉大衣,虽说看着也挺暖和的,可穿在身上却显得整个人臃肿了不止一圈, 一看就是乡下人的装束。无奈, 最近这一年半年里, 上头好几次开会强调要对顾客致以春风般的温暖, 哪怕明知道对方不买,也不准发火生气,一定要以笑脸相待。

    想起领导的叮嘱,售货员面上挤出一丝笑容:“这个码子还有七八件呢,咱们北方人骨架子大,小码的难卖。”

    一听这话,赵红英自是放了心,她虽不怕事,可也没得为了这点儿小事开罪人的。只是,她倒是高兴了,一旁的女青年却是差点儿没把鼻子给气歪了。

    “啥叫骨架子大?”女青年倒不是冲着赵红英的,而是三两步的冲到了售货员跟前,插着腰怒气冲冲的吼道,“我怎么就骨架子大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我就跟你们领导举报了你!”

    说是飞来横祸也不过如此,售货员都懵了,好在他们这边柜台不止她一人,当下就又另外一个正在整理货架的售货员急匆匆的过来调解。当然喽,所谓的调解肯定是向顾客赔礼道歉,甭管有错没错,但凡不想被开除的,先道个歉准没错。

    瞅着他们那头闹了起来,赵红英颇有些无语的把喜宝往旁边拉了拉,悄声问:“京市人都这么能耐?动不动就举报别人?咱们老家那头,以前你姑不也在百货大楼上班吗?我就没少见她冲人呲牙。”

    “噗。”喜宝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对自家菊花姑还是很好感的,尤其去县里上学的那几年,她姑没少帮着送些东西,好几次还硬拉着她和毛头往家里去吃饭。不过,她奶也没说错,她姑以前在百货大楼上班时,的确是挺高傲的,好在自打她自个儿开店卖衣服后,就再没拿鼻孔瞧过人。

    “笑啥?以前不都这样吗?我去公社供销社买两斤盐,人家还冲着我哼哼唧唧的。”赵红英说着,又冲着售货员方向道,“给我拿那件也瞧瞧。”

    一件还没买呢,又瞧另一件,搁在早些年就是存心来讨骂的。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售货员顾不得跟着赔礼道歉,赶紧先把这边照顾好。

    这下,赵红英满意了:“挺好的,以前买个东西还受气,跟她们吵吧,白费时间还平添一肚子气,现在这样也不错。”说着,她接过喜宝刚才比划的衣裳,又把手里这件递了过来,“再试试这个。”

    赵红英看上的两件都是羽绒服,还皆是今年最新款的,虽说已经卖掉了大半,可正如售货员说的那样,北方人普遍骨架子大,小码的统共也没卖掉几件,反正喜宝穿着是挺合适的。

    商场里只有小块的镜子,瞧着不真切,喜宝索性也不瞧了,直接问她奶:“哪个好看?”

    “都好看!”赵红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前前后后的把喜宝都打量了一遍,只觉得心肝宝哪儿都好看。

    “那奶你说,买哪件好呢?”只要有奶在,喜宝就懒得动脑子,横竖奶说啥都是对的。然而,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两件都要了!”赵红英很是干脆的掏兜拿钱,高声喊售货员,再一次成功的打断了那边的闹腾。

    女青年再度被气了个倒仰,她亲哥本来是想把她拉走的,结果却被谢少暗中制止了。没人阻止她,她更要跟售货员撕个痛快呢,结果一次被打断,两次被打断,她……

    还让不让人好好发次火了?!

    事实证明,并不能。

    等这边售货员开了票,将两件崭新的羽绒服都包装好递过去,又转身打算继续跟人赔礼道歉时,这边又出幺蛾子了。

    这回是喜宝……

    “奶,你和妈也都买一件吧,我用奖学金给你们买!”喜宝原先就盘算着给她奶和她妈买身衣裳,如今试穿过了新款的羽绒服,又瞧着货架上除了颜色格外鲜亮的外,还有几款是暗色系的,索性又叫回了售货员。

    售货员:………………

    女青年:………………

    看着毫不起眼的一行人,一口气居然买了四件羽绒服,哪怕其中两件的颜色并不出挑,但是价格却是相差无几的。可她们买衣服的态度,就跟菜市场里买萝卜白菜一样,甚至还不如去菜市场呢,起码那边还会讨价还价,因为早先就知道百货商场不让还价,无论是赵红英还是喜宝,掏钱都格外得痛快利索。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三人很快就拎着装了羽绒服的袋子走人了,徒留售货员和女青年两边的人面面相觑。

    “那个,刚才说到哪儿了?”售货员弱弱的问。

    还说啥?说个屁!

    女青年已经彻底不想说话了,心道,怪不得古人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她连着被打断了三回,还吵啥啊?趁早回家歇着去吧!

    她哥瞄了一眼神情莫名诡异的谢少,犹豫了一下,觉得应该可以收场了,而在收场之前似乎该给妹子一个台阶下,当即就上前劝道:“算了吧,咱们都知道你不是骨架子大,你就人胖了点儿……”

    已经走开了的赵红英一行人都忍不住脚步一顿,当然最后她们还是自顾自的走了,就是走远了以后,赵红英忍不住开腔:“刚才那个年轻的后生可真不会说话啊,这要是兄妹还好,要是搞对象,他一准被人打死。”

    就连素来不怎么懂人情世故的喜宝都心有戚戚然的点了点头,不过她猜那俩人是兄妹,要真是搞对象,那真的是太惨烈了。

    张秀禾的心思倒不在这儿,高兴的低头看了看手里拎着的袋子,提议道:“咱们先回家吧,把衣裳挂起来收拾一下,回头过年了穿。”

    “买了就穿,干啥非要等过年?”赵红英横了张秀禾一眼,她倒是懒得管儿媳咋样,可她想看喜宝穿新衣裳,遂对喜宝说,“别听你妈的,咱回家就换上,正好我看家门口那街上有家照相馆,咱们拍两张照。”

    “好,都听奶的。”喜宝没口子的应承了下来。

    回家换上新买的羽绒服,趁着太阳还未下山,喜宝她们三人又再度出了院门,赶到临街的照相馆里拍了两张照片。

    赵红英和喜宝拍了一张,张秀禾也跟喜宝拍了一张。

    她们运气好,过去的时候照相馆里正好没有顾客,一下子就轮到她们了,倒是出来后,发现有好些人还在排队,多半都是拖家带口来拍全家福的。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很多人家都有拍全家福的习惯,赵红英瞧着心动,就盘算着,回头自家也来拍一张,因此特地问了老板过年关不关门,得知正月初二就重新开门后,她彻底放下了心来。

    在回家的路上,赵红英问喜宝:“先前听强子说,臭蛋过年能回来?”

    “对,我先前打电话问了国家队那边,说是到时候叫我们去接人,完事以后再给他送回去就成了。”喜宝也不知道为啥事情会那么容易,明明早先强子去打听时,说是不让的,毕竟离奥运会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了。

    喜宝还仅仅是觉得疑惑,强子才叫苦逼呢!他都打了好几个电话,甚至亲自往那边跑了两趟,人家就是不松口,只说欢迎过来探望,不允许外出。结果,他刚把消息告诉喜宝,喜宝打了一通电话过去,那头立马就同意了。

    强子:…………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原则?!

    这些内.幕,赵红英并不清楚,她只是在盘算今年有多少人能凑在一块儿。就目前看来,强子和大伟肯定不会跑,单就是开分店的事情就能逼死他们,春丽俩口子她是不想管了,正好宋卫军也在,臭蛋如果过来的话,已经算是难得的人齐了。

    对了,还有毛头。

    一提到毛头,喜宝就沉默了。

    毛头写的那封信已经叫强子和大伟看过了,不过鉴于电话里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所以赵红英只依稀记得毛头又跑去拍戏了,具体内容并不是很清楚。

    “宝,你再跟我说说看,毛头那小兔崽子又去拍啥戏了?天天嚷嚷着要拍戏上电视,这臭蛋都上电视了,他人呢?”赵红英可不清楚电视剧上映要经过种种审核,她只知道,毛头都念了一年半的电影学院了,还没在电视上面露过脸,反而是被国家包.养了的臭蛋,频频上了电视、报纸、杂志。

    喜宝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即将成为黑熊妹,可奶的问话又不能不回答,幸好这已经走到家门口了,她赶紧说:“咱们还是回屋再说吧,毛头哥的信我还收着呢,我念给奶听。”

    赵红英不疑有他,就应了声好。

    家里,宋卫国一脸懵圈的坐在堂屋里,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看到老娘媳妇儿和喜宝都回来了,才很不确定的问:“刚才你们是不是已经回来过了?我听着响动出来一看,家里多了一大包的东西,人倒是没见着……”

    “去,生火烧水,再弄个炭盆子搁屋里暖暖。”赵红英指挥起儿子来半点儿都不带心疼的,尤其是瞅着喜宝主动起身要去厨房帮忙,更是一把把人拽了回来,“宝,你去把信拿来,给咱们念念。”

    “好。”

    从书房抽屉里寻出了那封厚厚的信,喜宝郑重其事的抽出信纸,突然发现起码念出来比大概讲述好像更艰难一些,可事已至此,不念也没辙儿了。

    黑熊妹……

    唉!

    鉴于西游记是广大人民群众都耳熟能详的戏,别的不说,早些年赶庙会时,就常有唱大戏的挑两出折子戏来看,还有一些皮影戏也是关于西游记的,更有那些捏糖人的,唐僧师徒四人可是最常见的。

    因此,听了喜宝念完信,赵红英立马就脑补出了毛头现在的形象。

    不是四位主角团队,而是那些长得奇形怪状突破平常人想象能力的妖魔鬼怪。

    一时间,赵红英和张秀禾都沉默了,就连烧完了水回来,只听了后面一半的宋卫国都是懵的。

    儿子要上电视当然是好事,可演的不是英雄人物,而是负责挨揍的妖魔鬼怪,那感受怎是一个醉人了得。要说早先,他们还挺期待在电视上面看到毛头的,这会儿啥想法都没了,只求这部戏趁早玩完,也别上电视丢人了。

    赵红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就是为了拍这个,过年都没法回来?”

    “应该是的。”喜宝掐着手指头算了算,“黑熊精的戏份肯定已经结束了,本来也没几场。可我哥说,他还得客串其他的妖怪,还说因为演技好,导演很看重他,过年肯定回不来了。”

    该说啥好呢?敬业是肯定的,可这也太……

    考虑到这一时半会儿的也的确是联系不到毛头本人,赵红英最终表示,先记小账,回头一笔一笔的慢慢跟毛头算总账。

    而此时,毛头正面临着又一场杀青戏。

    “‘如来,你那里持斋把素,极贫极苦;我这里吃人肉,受用无穷!你若饿坏了我,你有罪愆。’”

    “杀青——”

    剧组里,一阵掌声响起,不过因为人数不多,加上多半人都是戴着厚厚的手套,掌声听着稀稀落落的。毛头也不在意,人家杀青是真的杀青了,他却是一个角色杀青后,又有另一个角色等着他,从进剧组到现在已经有近三个月了,他杀青过的角色已经超过了十个。

    导演叫过了毛头:“金翅大鹏雕的戏份结束了,我看看接下来还有什么角色适合你。你先回去休息休息,眼瞅着就要过年了,记得给家里人发个电报保平安也拜个早年。”

    毛头真诚的谢过导演,回头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妆给卸了。早先他还跟徐向东联系了一下,那货连声抱怨,说是虽然还没定角色,可几次试戏都让他穿全套衣服,光是古装发型,做一次就要花至少三个小时以上,他就快被逼死了。然而毛头……

    他要做的不是发型,而是全身的造型,别的角色暂且不提,光是刚刚杀青的这个金翅大鹏雕,那就不是简单的往脑袋上套个头套,而是往脸上一根根的黏羽毛,光这一项,就是六七个小时。

    谁比谁惨啊!至少你是往好看了打扮,我是往妖孽里折腾呢!

    有了毛头的安慰,徐向东坚定的表示他一定会好好表演,绝不会落了学校和毛头老师的名声。

    卸完妆,毛头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这回他倒是没搭理徐向东,毕竟这个时候都在忙活,肯定没待在学校里。于是,他抓起大棉外套,就往山下小镇里赶,那里有个小小的邮电局,寄信、发电报或者打电话都可以,就是他还在犹豫,是往老家打,还是往电器行里打。

    等走到了山下小镇的邮电局里,毛头已经有了主意,他暂时不想听到他家那愚蠢的哥哥笑话他好不容易讨来的角色,所以还是往老家打吧。

    想法倒是挺不错的,就是实施起来遇到了些许麻烦。

    因为来接电话的人是扁头。

    “毛头哥,我是扁头啊!”

    电话那头的熊孩子扁头,明显就是因为极少打电话,扯着嗓门瞎嚷嚷,基本上就是站在地头往家里吼的那气势,惊得毛头差点儿没把手里的电话听筒给丢了。

    “咋是你啊?我爸呢?我妈呢?还有奶呢?”

    “他们都去京市了,我还让奶回来给我带面包蛋糕……不对呀,毛头哥不是在京市吗?你没瞧见奶他们?”

    “我在外头拍戏呢!”毛头心里一嘀咕,暗叫不妙,这要是他爸妈老实待在老家倒是没啥,现在他们千里迢迢的往京市赶了,自己却不在,哪怕已经打过招呼了,一样还是会挨揍的吧?

    当下,他赶紧三两语的把扁头糊弄过去,挂掉电话又往电器行里打。

    这回倒是没出啥意外,就是接电话的是强子。

    强子告诉毛头,爹妈奶都来京市了,臭蛋到了日子也会跟家里人一起过个年,又问他扮演黑熊精是个啥感受,还格外忧心忡忡的关怀了一番:“……那你说万一你入了戏出不来可咋办呢?”

    咋办啊?当然是咬死你啊!

    “明天这个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到时候叫奶和妈都等在店里,还有宝哟……对了,我都没问你,宝那个追求者咋样了?还没被四叔打死呢?”

    得知倒霉的叶一傻已经被他亲哥发配到了寒冷的大东北,毛头终于彻底放下了心来,然后果断的挂掉电话,瞪着计时器心疼到差点儿没撅过去。

    打电话真贵啊,尤其是长途电话,更是贵到他心肝肺跟着一起颤抖。

    掏钱付账,考虑到今天又有一个角色杀青了,毛头狠狠心,走出邮电局后,在旁边一家卖猪杂汤的摊子里,买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猪杂汤,又叫了一碗热汤面。

    强子可不知道他弟已经惨到这份上了,盘算着活儿差不多了结了,也该赶在年前抽出两天工夫陪陪爹妈奶了。

    如果说,去年春丽作陪直接往各大景点转悠,那么喜宝当导游,却是只会钻商店,她的零花钱多,还有不菲的奖学金,给她奶和她妈买起东西来绝不手软。等到强子终于有空了,直接把所有人往酒楼里一拉。

    吃!!

    好酒好菜,大鱼大肉。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宋卫国了,早先哪怕家里有好酒,那也没人陪着他喝,一个人喝酒有啥滋味呢 ?他倒是想等宋卫军回来,可年前这段时间,军区那头忙得很,只传来消息,说是大年二十九一准回家。

    幸好,没弟弟作伴,还有儿子和侄子。这一刻,宋卫国就想起了远在老家的二弟宋卫党:“大伟啊,我本来是想喊上你爸妈一道儿来的,可你爸这人就是不爱出门,说啥都不肯来,不然咱们爷几个喝酒多痛快呢!”

    大伟倒是不在意:“没事儿,来日方长,以后多的是机会一道儿喝酒吃肉。”

    “好好,回头你们都空了,记得回老家,最好哪一年能把所有人都给凑齐了,就跟你们小时候那样!”宋卫国也是感概连连,以前虽说日子过得不宽裕,起码一家人都整整齐齐的凑在一道儿。怎么现在日子好过了,孩子们却各奔东西了呢?大闺女那头暂且不提,冷一冷对两边都好,可其他孩子呢?他就盼着呀,有生之年能所有人凑一块儿过个完整的年。

    听出了宋卫国的意思,强子和大伟对视一眼,又瞧了瞧对面正聊得高兴的喜宝她们仨,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压低声音先探探口风。

    强子说:“爸,我和大伟是打算以后定居在京市的。你来了也有段日子了,京市咋样应该也看明白了,比咱们老家可要好上太多太多了。以前那是没法子,只能在地里刨食,现在国家给了咱们这么好的机会,不捏着是不是太可惜了?要不,等我彻底安稳下来了,你和妈来找我?”

    “那不成!父母在不远行,老祖宗留下来的话可不能给忘了。再说了,你仔细想想,你爷奶都多大年岁了?我又是家里的长子,怎么可能丢下二老不管呢?不成不成,绝对不成。”

    宋卫国断然拒绝,在他的心目中,他跟老四宋卫军是截然不同的,长子的责任本来就很重大,更别提老四离家时,父母都还正当壮年,可现在却已经是花甲之龄了。

    似是猜到了他爸会这么说,强子并不觉得有啥意外的,伸手拿过酒瓶给他爸满上,他好声好气的劝着:“爸你是家里的长子,我也是啊,你舍不得爷奶,我这不也舍不得你和妈吗?我是想着,不如把爷奶一道儿接过来?咱们家现在真的不差钱,就算过不上大富大贵的日子,我敢保证,一定比在乡下地头过得要好。”

    “再说吧,这事儿以后再说,不急不急。”对于来京市享福这事儿,宋卫国并不怎么心动,倒是提起了旁的,“强子你都不小了,大伟你也是,我离开家前,你爸还跟我说呢,叫我见着了你好好劝劝,让你赶紧讨个媳妇儿,他老早就想抱孙子了!”

    大伟干脆利索的拿起酒盅来了个一口闷,然后果断的往桌上一趴:“我有点儿头晕,我先趴会儿歇歇。”

    看到如此做作毫不自然的表演,强子简直快要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然而,还没等他说什么,宋卫国的矛头已经调转,直冲他而来。

    “强子啊,不是爸说你,你真的是老大不小了,再说你还是咱们老宋家的长房长孙呢,该讨媳妇儿了!”

    “这都啥年代了,还长房长孙……爸哟,来,您喝酒,我给你再满上!”吐槽是无用功,还是先把人灌醉来得妥当。

    饭还过半呢,那头就趴下了两个。当然,随着宋卫国被灌醉,大伟精神奕奕的起来了,大块吃肉,高兴地不得了,气得强子暗中拍了他好几下。

    而这边,喜宝和赵红英、张秀禾也说得热闹,问问老家的事儿,说说学校的事儿,再提几句对未来的计划打算。当然,赵红英也没忘了打听喜宝有没有找对象,打听的结果却让她烦恼不已。

    这话要怎么说呢?的确,上大学主要是为了学习,找对象这事儿吧,等毕业以后工作了,再找绝对不迟。然而,赵红英却从跟喜宝的对话里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的宝好像还没开窍……

    这就很尴尬了。

    赵红英抬眼瞅瞅对面两个大孙子,一口肉一口酒,吃得满头都是汗,高兴地不得了;再瞅瞅这般小孙女,文文静静的坐在自己身边,小口吃着菜,时不时的还会给她们俩挟一筷子好吃的。虽说两边的情况并不相同,可她愣是寻到了相似之处。

    一个两个的,全都是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可愁坏她了!!

    这不搞对象肯定是不成的,赵红英可没打算把喜宝养成老姑娘,随便找个更不行,那不是把后半辈子的日子当玩笑吗?所以,要怎么找个合适的,就愈发难了。

    当天晚上,祖孙俩睡一铺时,赵红英一个没忍住,就问了出来:“宝啊,你跟奶说说,别难为情,奶又不会笑话你。你说,你同学也都找对象了,你想找个啥样的?”

    “不找,我要一辈子陪着奶。”喜宝才没有难为情,她压根就不觉得这种事情有啥好难为情的,美滋滋的抱着她奶的胳膊,撒娇着说,“奶也要一辈子陪着我。”

    赵红英:…………哎哟我的天老爷啊!这事儿给咋整哟!!

    说句良心话,天老爷也不知道该咋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喜宝如今年岁还不大,她是应届毕业就考上大学的,现在才念大二,不管怎么说考虑婚姻大事也略早了些。而在此之前,赵红英完全可以先折磨折磨俩大孙子。

    强子和大伟怎么也没有想到,刚解决了一个宋卫国,又来了个赵红英。问题是,后者比前者难对付太多了。

    老一辈人的想法里,还在念书的学生是可以暂时不考虑婚姻问题,可这俩却是已经毕业很久很久了,而且论模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论家底更是秒杀了一众同龄人,毕竟即便京市这边有钱人不少,完全靠自己攒下家当的,却真心不算多。

    依着赵红英的说法,这俩就应该分分钟找个对象,然后给她生俩大胖曾孙子。

    难度太大,强子和大伟第二天中午吃过饭就溜之大吉了,全然忘了还答应过毛头,要把家里人哄去电器行等电话。

    当然,毛头的电话到了点就来了,只是接电话的还是昨天那只,气得他当场怒怼了蠢哥哥一通,最后还是强子好一阵子割地赔款,才总算是把这事儿糊弄过去了。

    等重新约定了时间,挂掉电话后,强子赶紧拿袖子抹汗,数九寒天的,他愣是被逼出了一脑门子的汗,可见他弟有多能耐了。正抹着汗呢,旁边递过来一块手帕,他就顺手接过了,抹了两下才感觉不对劲儿,味道太香了,他店里一群大老爷们,谁会往手帕上抹香水呢。

    “你……”扭头一看,强子差点儿没被眼前放大的人脸给吓得背过气去,那是隔壁小吃店老板的闺女,不单递了帕子,还送来了两杯红枣茶,“你可吓死我了!干啥站在我背后不出声?当背后灵呢?”

    人家姑娘也不乐意了,把两杯热气腾腾的红枣茶往柜台上一撂,一把抢过手帕拧过身子就走。

    大伟凑过来抢热茶,喝了一口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多好啊,你说我长得也不比你差,咋就没人给我送茶递手帕呢?”

    “那你现在喝的是啥?得了,回头赶紧给人把钱送过去。我说现在的小姑娘哟,可真会赚钱,先送来,你说喝都喝了,能不给钱吗?真脑子真好。”强子也拿过热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浑然没有发觉大伟正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半晌,大伟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要是那姑娘,就不给你送茶,直接把这茶泼你脸上!”

    “啥玩意儿?我哪儿招惹你了?多大仇!”

    俩坑货互怼了半晌,这才又想起奶还在家里等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说的就是他们。家有一个催婚的奶,而且这奶还彪悍到不得了,这就有些难办了。

    好在,天老爷并没有放弃他们,等晚上磨蹭到最后一刻回了家,这才发现家里多了个人。

    当然不是沉迷拍戏不可自拔的黑熊精瘌毛头了,而是咱们伟大的体坛新秀臭蛋蛋。

    原来,就在他俩忙着做生意以及盘算怎么应付赵红英时,喜宝这边盘算着也没差几天了,又因为赵红英一大清早就拽着宋卫国去了批发市场那边,她索性也跟着拉上张秀禾去了京市郊外的国家队训练基地。

    这可是不得了,喜宝一个人来,天老爷就能帮她给国家队的领导灌一大锅子的迷魂汤,再加上一个张秀禾,直接把臭蛋给高兴坏了,抱住他妈说啥都不愿意放手。领导们经过紧急磋商,最终决定把这尊大佛送出去。

    “千万别让他跑了啊!”

    “最晚正月初五一定要把人送回来呢。还有,别让他乱吃东西,胖了回头减起来更痛苦。”

    “该做的日常训练不能落,每天早晚要拉伸,出门要做好保暖工作,不能让他冻着,也不要叫风吹着,再有就是……”

    喜宝越听越惊讶,这些叮嘱好熟悉,撇开那些日常训练不提,就跟她奶附身了一样。倒是旁边的张秀禾一叠声的夸着领导和生活老师,感谢他们对臭蛋这般照顾,说着说着差点儿又掉了眼泪。

    千叮咛万嘱咐,最后国家队这边索性找了辆专车,把他们仨送到了家那头的胡同口,这才恋恋不舍的跟臭蛋道了别。

    尽管臭蛋并不稀罕,至始至终他的注意力都落在张秀禾身上,而且也全然没了早先撒手没的特质。

    妈在身边,他还跑啥?

    等强子和大伟天黑以后才归家后,就发现自己的窝被占了。准确的说,是强子的窝被占了。

    张秀禾打发强子去跟大伟睡一铺:“你弟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让让他,跟大伟挤两宿。大伟?”

    “成啊,有啥不成的。”大伟走到臭蛋跟前,伸手戳了戳他脸颊上的小梨涡,“臭蛋蛋,还记得哥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