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103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03章 第10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03章

    考试是学生们心中永恒不变的紧箍咒。

    即便是学霸云集的京市大学, 每逢期末考试期间, 整个校园内的气氛就会跟平常截然不同。哪怕没人会担心自己挂科补考,可多半人还是忍不住感到焦虑不安,毕竟能考上京大的, 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主儿, 他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通过期末考试,而是都盼着, 能得一个好些的名次。

    想要考好就势必要努力复习, 男同学那头暂且不提,反正喜宝的周遭,多得是明面上假装毫不在意, 背地里却是死命苦读,恨不得没日没夜不吃不喝也要复习功课。

    喜宝实在是看不懂这个状态, 用功苦读她能理解, 肆意玩乐她也懂,可明明都是在努力复习的,为何其他宿舍的问起来, 却要百般否认呢?

    王丹虹不止一次的跟她说:“反正咱们宿舍才是一国的, 你在其他宿舍也没啥朋友,何必要告诉她们真相呢?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咱们早早的睡下了, 没复习。”

    宿舍里的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美就要美得那么不经意, 学霸也要装作轻而易举就能得到一切。

    而喜宝……

    成吧, 喜宝很快就妥协了,由她们去了,而她自己则仍旧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平日里,当所有人都忙着参加各种校内活动时,喜宝每天都在用功。可现在,其他人恨不得把自己扎根在书桌前时,她却是一脸的悠闲自得,半点儿没有临考前的紧张。

    同宿舍的都很满意,其他同学问起来,她们都纷纷表示,没复习,没把握,随便考考吧,反正不至于沦落到挂科补考。

    甭管有没有人信这些话,她们倒是玩得挺开心的。

    而更叫她们高兴的是,喜宝借出了她的课堂笔记。

    头一个开口借的是王丹虹,有她做了榜样,其他人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本以为喜宝肯定会推拒,或者犹豫一下,哪知她只问了哪一科,有就给了,没有就说已经出借了。

    很快,同宿舍的就达成了盟约,笔记只允许在宿舍里相互借阅复习,绝不能把这个事儿告诉宿舍以外的其他人。再有就是,所有人必须同仇敌忾,保住喜宝高冷女神的形象。

    “她们都在传是宋言蹊叫人背地里动了手脚,坑了那个讨厌鬼,我看这倒是未必,宋言蹊说好点儿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说难听点儿她就是脑子缺根筋儿,不可能是她干的。”

    “当然不是她,这两周里,她吃饭睡觉上课去图书馆,哪次是单独行动的?也就那次去小卖部买被子了,其他时候咱们不都跟着吗?你见过她找人帮忙?还是打过电话?”

    “我猜她家里人也知道她脑子缺根筋儿,所以上学前肯定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就怕她吃了亏还不知道。”

    “那咱们……”

    在喜宝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同宿舍另外七个人已经达成了一致,既不特地作辩解,也不坐实这个事儿,只态度暧昧的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至于脑补的活儿自然是让别人去做。

    可怜那些八卦心重的同学,眼瞅着期末考试一门接着一门到来,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还忍不住拼命打听是是非非。偏生,谣言这种事儿,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出来的版本,能把头一个散布谣言的人给吓死,等考试过半时,最新的谣言已经让人感到槽多无口了。

    受众最广的谣言是:宋言蹊吃了亏就给她爸打电话,之后她爸就派了特种兵进了京大,暗中调查清楚后,埋伏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趁着对方经过时,一桶冷水浇了下去……至于逮人?别做梦了,普通的女大学生怎么可能逮得住特种兵呢?

    更阴谋的论调是,宋言蹊她爸没让人来京大,而是直接给校方打了电话,要求严惩不贷,甚至逼着罪魁祸首的后台赔礼道歉,不然直接撸掉职位。无奈之下,对方索性来了个狠的,弃车保帅嘛,多符合逻辑呢?

    然而,事情的真相真的没有那么离奇。

    真相简单得叫人咂舌,无非就是被顶替的那人平时气焰嚣张树敌无数,毕竟有才有貌又有后台,偏她行事作风异常高调,入学这一年半里,顶了别人学生会的位子,还抢了好几次校内活动出风头的机会,甚至在月余前,抢了某个学姐的对象……

    于是,就有人故意浑水摸鱼,狠狠坑了一把仇家的同时,又把脏水泼到了喜宝身上,想着这两人都是家境颇好有钱有势的千金小姐,要是能因此掐起来,正好放假前来一出狗咬狗的好戏。

    这算盘打得啪啪作响,无奈老天爷却并不配合。

    被顶的那人回头就高烧不断,别说参加期末考试了,连下床都困难,等京大这边考到一多半时,那边就已经从简单的风寒转为了肺炎,家里人哪里肯就此作罢,加上那家业的的确确是有权有势的,当下就暗中授意外国语学院进行调查,势必要揪出暗中下手的人。

    按理说,既是要调查,头一个被怀疑的当然是喜宝,可谁让老天爷罩着她呢?

    兴许是考试压力太大,也有可能是头一次犯案太兴奋,再不然就是老天爷暗中动了手脚,那人夜里说了梦话,被同宿舍的听了个正着,回头就写了检举信,不到半天就让那头的苦主家人知晓了。

    自家孩子虽然也不像话,可这会儿孩子都病成这样了,当爸妈的能不心疼?

    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找校方施加压力,让辅导员叫来正主沟通道歉,还有商量赔偿一事。钱倒是小事,可自家孩子因此错过了期末考试,损了身体还赔了前程,万一以后有什么后遗症又该怎么处理?

    ……

    在喜宝喜滋滋的考完最后一门,快速收拾东西准备立刻回家时,外头早已是风起云涌,俨然一出年度大戏。

    同宿舍两个德语系的女同学比喜宝她们早一天考完,不过买的火车票却是后天的,所以直到现在还没走人。这会儿,她们听了一脑门子的八卦新闻回来,整个人都是沸腾的,结果一回到宿舍,就看到喜宝眉飞色舞的收拾东西,顿时有种身处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感受。

    “那个……宋言蹊,我们帮你一起收拾吧。”实在是想不出话题来聊,两人索性帮这样一起打包收拾。

    寒假时间短,很多东西其实没必要都拿回家,喜宝也仅仅是想着把常用的衣裳都带回去,至于被褥之类的,家里全有备用的,只需要扯下床单被套,回去洗干净了再拿回来。

    有人主动帮忙自是好事,喜宝高兴地道了谢,三人一起忙活起来,原本至少要花一两个小时才能收拾完的东西,才大半个钟头就收拾得差不多了。

    只听德语系的其中一个女同学说:“宋言蹊,你有没有想过再多学一门外语?我跟你说,德语特别好玩,真的!”

    另一个女同学目光惊悚的看着她,完全不明白这人怎么就能昧着良心说出这种话来。可对方并不理会,而是飞快的去自家的书箱里翻出了去年的旧课本以及课堂笔记,二话不说塞给了喜宝:“你拿去看看,这不是放假了吗?就当是打发时间,兴许你就觉得有意思了呢?要是你喜欢,回头开学了,我教你,我还帮你介绍老师。”

    喜宝并不太懂这话的意思,只抬起头认真的看了看对方面上的神情,很热情,没有任何恶意。当下,她接过了这几本书,笑着道谢:“谢谢你的好意,我回去一定会认真看的。”

    “有什么不懂的,你就先记录下来,回头开学了我帮你解答。对了,我们送你下去,来。”

    虽说收拾出来的东西并不算很多,不过因为是冬日里,衣服占得地方仍是不少,三人一起拎起东西,走下了宿舍楼。

    “这就可以了,我拿得动。”喜宝再次真诚的谢过,伸手拿了行李,走出了宿舍楼大堂。而外头,天空正飘着雪花,不算特别大,却也不小了。

    眼见喜宝走了,被同伴弄得一头雾水的女同学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突然就对宋言蹊那么热情了?不会是连你也相信了那些人的鬼话吧?说她是所有事情的幕后主使?”

    “我又不傻!你想啊,这回期末考试,法语系英语系的都可以借专业课的课堂笔记,咱们就只能借一些大课的,凭啥呢?要是忽悠她来学了德语……”

    “还说你不傻,你简直傻透了!咱们都学了一年半德语了,她一点儿基础都没有,跟得上才叫怪!”

    “倒也是,唉……咦?这雪怎么停了?”

    两人目瞪口呆的抬头看着天空,刚才那雪还唰唰的往下落呢,哪怕尚称不上是鹅毛大雪,却也着实不算小了。可眨眼间,雪就停了?再定睛一看,似乎还有开太阳的征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

    赵红英来京市已经有一周多时间了,有了去年的教训,她这回特地避开了春运高峰期,早不早的就托自家姑爷买好了火车票、汽车票,到了日子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赶来了。

    来的还不止她一人,还有宋卫国俩口子。

    其实,按着赵红英的意思,她还想把老宋头一块儿拖来,可老宋头说啥都不愿意动弹,只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于是,赵红英一气之下就甩了老宋头,拽着大儿子大儿媳妇儿来了京市。

    因为在上火车前,特地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强子打了过来,所以到站时,是强子去接的人,接了人直接往家里一丢,又让他给跑了。不过,家里的东西倒是齐备,房间被褥啥啥都有,强子和大伟睡他们那院子的东西耳房,把厢房让宋卫国俩口子住,赵红英则顺势住到了喜宝那屋,还盘算着等喜宝放假了,祖孙俩又能挤一个被窝里说话了。

    虽说这会儿离过年还有段时日,不过京市嘛,过年的氛围还是很足的,除了各种吃食一大堆外,再有就是,很多人都习惯在年关期间给家里添置新东西。这也直接导致了强子和大伟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宋卫国俩口子本来还想让儿子陪着逛逛京市,去了一回前门大栅栏后,就立刻放弃了,毕竟逛街哪有正事来得要紧呢?

    赵红英倒是对逛街提不起兴趣来,比起那些各种高档商品琳琅满目的商店,她更喜欢逛菜场。

    这不,盘算着喜宝也该放假回来了,赵红英早不早的起床,把儿子儿媳使唤得滴溜溜的转,啥东西好就炖啥,铁了心要给喜宝好好补一补。

    眼瞅着快中午了,赵红英一面盯着土灶上的锅,一面分神往外头看,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宝咋还没回来呢?强子说她今天上午考最后一门。”

    张秀禾正在生火,虽说喜宝这边的厨房里,有煤饼炉和蜂窝煤,可她比喜宝更不适应这些,问了赵红英也不会,所以这一周来,她们每天开火都用土灶。

    至于柴禾,原本家里的杂物间就堆了一些,瞅着这数量肯定不够,就让宋卫国去街坊邻居那头打听了一下,前几天就拉了一车回来。

    宋卫国也是真的惨,本来以为离了家乡来了京市,就该轮到他享福了,结果碰巧,孩子们各打各的都在忙活,他妈一声令下,让他把两个院子都打扫了一遍,还催着他拉了一大车的柴禾,用斧头全给劈成适合生火的小块。前两天雪停下的时候,还让他爬到屋顶上仔细查看有没有损坏的地方,该修的修该补的补。等这些事儿全都结束了,他又被拖着去了菜市场,看着亲妈和媳妇儿可劲儿砍价买东西,他就负责一趟趟的搬运。

    他就说呢,为啥老三一家子去年来过之后,今年再问上不上京市,一家子上下都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他那会儿还觉得奇怪呢,敢情来京市就是受罪来的。

    唉,尤其这天冷得哟……

    “奶!”

    正在杂物间里收拾归整东西呢,宋卫国一听这声儿,就知道是喜宝回来了。没法子,且不提声音,单就是全家老小合在一起,除了喜宝之外,就没有人一言不合开口叫奶的。

    哦,还有个臭蛋,不然人家叫的是“妈”。

    “哎哟我的宝,你可总算是回家了。”赵红英听到声儿就急吼吼的从厨房出来,从面上的神情到语气,全都跟掺了蜜糖一趟。可等她定睛一看,立马就变了语气,“老大!你个兔崽子又跑哪儿去歇着了?赶紧过来!去厨房帮你媳妇儿干活去。宝哟,来,奶给你拿着,咱们先进屋暖暖身子。”

    宋卫国已经被他妈整得没脾气了,赶紧从杂物间出来,就见喜宝乐呵呵的往厨房探头:“妈!妈你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呢?”

    “先把东西去搁好。”赵红英瞬间吃醋了,拉着喜宝就往堂屋走。结果,等搁好了东西,她也没放人出来,而是揣着喜宝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个没完,当然嘴上也没消停,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一副非要把这些个没能见面的日子一口气都给补上一样。

    喜宝紧挨着她奶坐下,还拿手搂着她奶,有问必答不说,整个人都洋溢着浓浓的开心,回答的间隙还不忘撒娇。

    赵红英见她跟以往完全一样,这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点儿。如果说,去年过年那会儿,她只是担心喜宝一个人在学校里会有些不大适应,那么今年却是大不相同了,谁让强子半年前就打电话来告诉她,说有人相中喜宝了呢?

    孙女长大了,迟早是要嫁人的,这一点赵红英倒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对于孙女婿的人选,她早就已经盘算好了,一定要严格考察,最好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给揪出来细细查看过,谁让喜宝打小就傻乎乎的呢?

    脑子是不笨,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考上京市大学,可就是为人太单纯了,赵红英生怕喜宝被人三两语的给忽悠走,要不是当时家里实在是忙不开,加上强子也说会盯着的,她一早就撇开家里那帮大傻子来京市了。

    “宝啊,奶还想问问你,你……你们那个宿舍里,有没有女同学找对象了?”

    “有的,王丹虹就找了个对象,是学校里的行政老师。”喜宝回答得格外干脆,毕竟这个事儿王丹虹本人也没说需要隐瞒,不过她的确没见过那个人,只是想着对方既然是学校的老师,那肯定不差。

    这么想着,她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赵红英。

    女大学生不愁找不到对象,有部分的确是挑,还有一些则是尚未开窍,毕竟说白了,这些能考上京市大学的,无一不是打小就被家里寄予厚望的,很多甚至是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比起在学校里谈对象,家里人更希望她们能好好学习,等将来毕业了分配了好工作,还愁嫁不出去?

    所以,喜宝她们宿舍里,真的只有一个找对象的。当然,如果有人暗地里找,喜宝肯定不知道,不过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见她奶对宿舍里的事儿感兴趣,喜宝索性巨细无遗的都说了出来。说说自己今年又选修了什么课,期末的时候有人跟自己借课堂笔记,当然后来都还给她了,没有弄坏或者弄脏,再说说有同学建议她明年开学后选修德语,还说愿意提供帮助……

    赵红英耐着性子听喜宝说宿舍里的事儿,一面听一面在心里细细的分析着。女孩子们之间的小摩擦倒是无所谓,而且这都已经想相处一年半了,先前没吃亏,之后也不会的,比起那些个小事儿,她更想听喜宝说自己的事儿。

    ——关于感情的。

    祖孙俩絮絮叨叨之间,午饭已经好了,宋卫国俩口子端着菜盆饭盆进了堂屋,喜宝正要起身帮忙,又被赵红英死死的压了下来:“奶都有一年没见到你了,你都不想奶?让他们干去,你陪着奶!”

    喜宝笑得眉眼弯弯:“奶,我也想你,可这不是要吃饭了吗?对了,大哥呢?大伟哥呢?”

    宋卫国顺口接了一句,语气里是满满的怨气:“他俩都忙,忙得连陪我们逛街的时间都没有,还说要开分店,说……”

    “你忙完了?没活儿干了?老大家的,你过来,陪我们说说话,让他干活去!”赵红英截过了话头,眼刀子一个又一个往宋卫国身上甩去,后者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身继续去厨房端菜了。

    喜宝赶紧开口:“大哥没空我有空呀,咱们下午一起去逛逛呗,正好雪也停了,我看马上就要出太阳了。”

    说着,她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这几天一直都是刮风下雪的,常常早起就看到窗外一片雪白,可今个儿不单停了雪,这会儿从屋里往外看去,太阳已经露了一半,跟早上的天气几乎是完全掉了个个儿。

    “也成,陪奶逛逛,咱们一起去那些卖衣服的店儿,给咱们宝哟,多买几件好看的衣裳。对了,我前几天看到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儿有穿一种什么绒服的,看着轻飘飘的,听说特别暖和。奶有钱,奶给你买!”

    “奶,我也有钱,我给奶和妈都买一件吧,咱们都打扮得洋气些,再一起去强子哥那头。对了,什么开分店?”喜宝后知后觉的想起,刚才宋卫国好像提了句开分店?

    这个事儿,赵红英也不大清楚,其实宋卫国也是,就是那天强子去火车站接人时,听他提了一嘴。反正就是忙,忙活得不得了,而且跟乡下人穷忙活不同,强子他们是忙,关键是来钱啊!弄得宋卫国就算想说嘴,也愣是挑不出错处来。

    很快,饭菜都上了桌,到底是许久不曾见面了,喜宝以汤代酒,先给几位长辈敬了一圈,赵红英和张秀禾是乐呵呵的,唯独宋卫国好心酸,家里又不是没钱,为啥不能给他买两口小酒呢?他早先还以为有儿子在,一定会给他买酒喝的,结果儿子不到天黑不回家,他只能跟着亲妈和媳妇儿开火,都一周了,一口酒都没喝上。

    喜宝虽然情商欠缺了点儿,可架不住她的记忆好,哪怕没有毛头那么恐怖的记忆里,家里人爱吃什么,她还是都放在心上的。

    一眼就看到宋卫国苦着脸喝汤,她当下就笑开了:“你们先等等,我马上回来。”

    等她一溜小跑的回来后,手里就多了个瓶子,上头写着“茅台”。

    宋卫国认识字,而且还知道这个牌子,接过来一看,顿时惊讶极了:“喜宝,你咋会有这个?”

    “爸拿回来的,说是等有机会,找大伯你们一起喝。”喜宝笑着解释道,“他那儿有一箱子呢,足足十二瓶,大伯你喝好了。”

    “好好,我喝。”生怕亲妈反对,宋卫国赶紧开了酒,这档口,喜宝也递过来一个洗干净的小酒盅,他乐呵呵的接过来,满上,直接一口闷,“这味道好,比咱们家卖的一块八一斤的散装酒好喝多了!”

    “咱们家卖散装酒?”喜宝刚问了一句,就被赵红英拉到了身边,给她挟了好几筷子的菜。

    赵红英还没好气的瞪了宋卫国好几眼,又软着声音劝喜宝:“你赶紧吃饭,这天气冷,一会儿饭菜凉了吃了闹肚子。”看着喜宝老老实实的低头开吃,她这才解释道,“咱们家当初不就是听了强子和大伟的话,把地基选在村小旁边吗?你是不知道,乡里那小学连着好几年都没招满学生,倒是咱们村小,最近这两年一直在扩班,人是越来越多,暑假那会儿又盖了一栋两层的楼房。你大伯说,学生多,咱们家闲人也多,就把面对学校的那堵墙敲了,开了个小卖部。”

    小卖部这玩意儿,外行人看着是寒碜,也许统共也没十平方大,可每个上过学的学生都知道,学校附近有个小卖部是多么方便的事情,而且利润真心不算少。

    老宋家那头,早先是真没当回事儿,就是想着农忙过了,闲着也是闲着,又看到小学生们天天吃冷饭,好些都是跟宋东宋西差不多大的孩子,宋卫国到底是村委的干部,就让张秀禾多煮些饭菜,按份卖给那些孩子。

    结果,眼瞅着生意越来越好,这才想起强子和大伟当年说过的话,索性敲了墙,开了个小卖部,平常中午也卖饭,累是累了点儿,好在家里人多孩子少,倒也忙得过来。

    喜宝也担心忙不过来,张秀禾笑着给她夹菜,安慰她:“这不都放寒假了吗?小学放假早,不碍事儿。再说了,扁头也大了,平常闲的没事儿,还能帮家里算算账收收钱,我看他干得蛮好的,也逮得住,起码不像小时候那样四处乱跑了。”

    “对哦,扁头也长大了。”喜宝还是挺喜欢三房那几个堂弟的,尤其是扁头,以往她还在老家县城里上学时,扁头就时常跟着赵红英来县里看她,见天的姐姐长姐姐短的,小嘴儿甜得很,拍马屁功夫一流。

    “你还惦记他呢?”赵红英撇了撇嘴,“来之前,他央我给他买啥蛋糕面包的,你知道那是从哪儿买的?”

    “我知道,而且我还会做呢。”一听这话,喜宝就笑开了,“奶你没发现吗?咱们厨房那头,还多了个烤箱呢,我让大哥找人帮我打的,就是没用几次,回头我整整,烤蛋糕给你吃。”

    赵红英笑眯了眼,她倒不在乎吃啥蛋糕,就是喜欢自家宝啥事儿都惦记着她。

    吃过饭,本来说好的要一起出去逛街,无奈宋卫国难得喝上那么好的酒,一下子没控制住,直接给喝高了。好在,他的酒量还算不错,酒品也好,就是人有些晕晕乎乎的,往屋里一躺就睡懵过去了。赵红英气得不行,好在有喜宝安慰她,最后索性不理会那醉鬼,带上儿媳和孙女出了门。

    今个儿的天气是真的好,尤其是午后,晴空万里,要不是各处屋顶、角落里还堆着雪,都感觉不出来是寒冬腊月。

    喜宝左手挽着奶,右手挽着妈,高高兴兴的拐出小胡同走到了大街上。

    临近年关,走到哪儿都是一派喜气洋洋,而且最近一两年里,对于所谓的封建迷信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一些老旧的风俗也在重新现世。单就是喜宝他们家所在的胡同里,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贴着春联和福字,也就是喜宝和强子两家,因为实在是忙得很,一直没空鼓捣这些。

    赵红英一出胡同就在嘀咕了:“看看人家,春联贴了福字贴了,讲究点的还挂了红灯笼。咱们家呢?啥都没有!”

    “怨我不好,早先没顾得上。”喜宝笑着接过话头,“不然咱们先去逛批发市场,再去百货大楼?”

    “啥批发市场?”赵红英不解的问道。

    喜宝没仔细回答,而是很快就用实际行动解答了。

    东门里批发市场是最近半年里才兴起的,其实真要算起来,人家已经有百多年历史了,无奈先前时局不稳时,曾经连着关了近二十年的门。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又陆陆续续的开了门,不过总得来说,都是自家悄悄的开门做了买卖,及至去年国庆之后,上头有了明确的说法,这边才正式宣布重新开业。

    本来就位于闹市区,又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在,早先还担心这边牵扯到以往的旧社会地主家,现在上头都允了,哪里有不火热的道理。

    一下子,这里就成了比旧货市场都更受欢迎的地界。

    批发市场最外头一圈,卖的都是各种吃食,小到糕点饼干,大到羊肉牛肉,生的熟的全都有,老京市人来批发市场买东西,就跟不要钱一样,蜂拥而至不说,多半人还都是推着板车或是骑着三轮车来的。羊肉是整只整只的买,牛肉也是一扇一扇的,还有精细面粉、白菜萝卜、苹果橘子等等,全都是一麻袋五十斤起买的。且不说别的,看着就热火朝天的,格外有过年的气氛。

    走到里头,则是各种衣裳料子鞋子被褥等等,当然缺不了春联福字一类的过年必需品,而且几乎每个摊位上都挂了几十盏红灯楼,以及画上了各色好看图案的花灯。

    赵红英都看呆了。

    她来京市也有一周了,瞅着相邻的两个院子都是冷锅冷灶的,这几天真没少往菜市场里跑,东西自然也买了不少。结果,一到这里,再听来往的买卖人随口报着价格,顿时心疼坏了。

    “这儿咋那么便宜?哎哟,早知道我就不着急买东西了。宝啊!”

    喜宝赶紧解释:“这边是批发市场,买少了不让。咱们家附近的菜市场,买两根葱一头蒜都没人说。”

    “那是你去买吧?我买两斤人家还瞪我呢!”赵红英想了想,还是心疼到不行,“还好还好,我只买了些蔬菜,肉买得不多。等下咱们回去了,买一扇肋骨走。”

    这下,轮到喜宝呆住了。

    张秀禾一看她那样儿,一个没忍住就笑开了,赶紧帮着劝:“妈,你刚才不是还说要带喜宝去买好看的衣裳吗?扛着一整扇肉走?算了吧,横竖这地儿也跑不了,等明个儿咱们叫上卫国再来一趟。”

    喜宝忙不迭的点头:“大哥那儿还有辆三轮车,咱们跟他借过来,明个儿再来买。”

    赵红英觉得这主意不错,而且她到底是乡下出身,总觉得大清早的东西比下午要更加新鲜,当下就接受了这个建议,点头道:“成,就这么办。”

    还在家里睡得昏天暗地的宋卫国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妈出去溜达了一圈,又给自个儿添了新的活计。

    而这头,喜宝领着赵红英逛了几个摊子,拣了喜欢的买了好几副春联和福字,她是算着自家要用,隔壁强子家也要,他店里肯定也需要,还有她大姐春丽那头,等下回见到了臭蛋,也可以送他一些,顺带还买了一包十个的压岁红包袋。

    除了这些外,赵红英又看上了红辣椒串,当然不是真的红辣椒,而是仿制的,远远的看去倒是跟真的一个样儿,红红火火的,瞧着特别喜庆。

    赵红英一口气买了六串,又买了两个红线编的福字,还给喜宝添了串红珊瑚手链。

    东西倒是不算贵,林林总总的买了一堆,最后算下来也不过只花了三块五,根据赵红英的说法,这比家乡赶集那会儿都便宜,就连张秀禾也说,等回头可以买些带回去,放在自家小卖部里,多少也是个赚头。

    记挂着这些事儿,赵红英和张秀禾离开时,颇有些恋恋不舍,最后还是喜宝一手拉一手,愣是把她俩给拉出了批发市场。

    之后,她们仨就去了百货商场。

    虽说现在大部分的票证都已经取消了,百货商场也没了往昔的优势,可兴许是因为这么多年下来,普通小老百姓对这里还是有着不少憧憬的。因此,自打这边也不收票证后,但凡是想花钱买点儿好东西的,仍是会选择这里。

    而除了无需票证这个区别外,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的售货员态度好了不止一成。

    谁都乐意被人善待,别的不说,起码心情都会好很多。

    赵红英说的那种羽绒服,是在百货商场三楼卖的,不需要票,就是价格贵了些,比普通的棉大衣贵出个三五倍。不过,因为样式新颖、颜色鲜亮,哪怕价格昂贵依然不缺购买的人。就是每回进了新货,最好看的那几件总是被人早早的买去,由此可见,这年头的有钱人也的确不少。

    喜宝她们过去时,卖羽绒服柜台那边已经站了几个人,看着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有男有女,似乎是一起过来的。

    “没你喜欢的号能怎么办?要我说,妹妹哟,你这是家里伙食太好了,所以……哎哟!”

    “不会说话就别说,你说你这不是故意找抽吗?”

    “就是!你要不是我亲哥,我一定打死你。”里头唯一的女青年很是不乐意的拧过身子,冲着已经笑僵了脸的售货员说,“喂,是真就只有这几件?还是仓库里有,你懒得帮我找吧?我就要这个款式这个色儿的,大一号就成。”

    售货员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这帮年轻人已经磨蹭了小半个钟头了,要是她有货,一早就拿出来了,只求送这帮大佛赶紧走。可这不是没有吗?!

    正在这时,售货员看到又有顾客过来了,赶紧往旁边让了让,笑着问:“请问你们需要什么?”

    赵红英一下子就看中了刚才那女青年指名要的那件:“就这件好了,宝你试试看。”

    听得这话,刚才还笑闹着的年轻人们都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这是我要……”女青年刚开了口,就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顿时气焰消了一大半,弱弱的解释说,“谢哥,我不是想闹事,就是……算了算了,反正没我的号。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