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100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00章 第10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00章

    宋卫军和赵红英真不愧是亲母子俩, 别的暂且不提, 但就这个行动力而言,绝对是快到令人为之侧目。

    撂下电话,赵红英就急匆匆的回家取了存折, 叫宋卫国骑车带她去了县城。

    这二十年来, 宋卫军每个月都有往家里寄钱,虽说前些年才二三十, 可最近这几年, 随着他的职位节节高升,工资津贴自然也频频上涨。赵红英的花销不大,早些年还会拿钱贴补点儿家用, 随着孩子们的长大,她的开销反而愈发少了。尤其是去年夏天, 强子和大伟衣锦还乡后, 不单还了喜宝一万块钱,还孝敬了她两千块,外加强子还接手了毛头的上学开销。

    也因此, 赵红英手头上很是攒了一大笔钱。

    她有两张存折, 一张全是宋卫军这些年往家里寄的钱,到现在为止一共有八千三百七十六块钱。另一张则是存了强子和大伟给的钱,除了还给喜宝的一万块钱外, 她还把俩孙子孝敬她的钱也给存上了, 撇开去年在京市置办房子等等一系列花费, 以及给喜宝留了一笔不小的生活费外, 还剩下七千块。

    买房子的钱肯定是够的,生怕到时候有个啥万一的,赵红英还特地多寄了点儿,凑了个一万块。

    赵红英本来就是属于一旦下定决心就绝对不会迟疑的人,只是她这番举动,却是吓坏了邮电局的工作人员,顺带也吓懵了陪同前往的宋卫国。

    别看强子和大伟现在都有钱了,也没忘孝顺爹妈。问题是,老宋家一贯以来收着钱的都是女的,而且有宋卫军这个表率在先,强子和大伟即便是要孝顺长辈,也只会给女性长辈。

    更确切的说,就是给奶和妈,没别人的份儿。

    于是,宋卫国直到从县城里回来,整个人还是懵的,他倒不至于眼馋弟弟的钱,就是懵了,单纯的懵圈了。

    然而,赵红英压根就没搭理傻儿子,回头又给京市打了个电话,说了汇钱的事儿,让强子和大伟告诉宋卫军一声。

    强子和大伟如今已经成了传声筒,没法子,谁让只有他们店里装了电话机呢?在外头的宋家人倒是可以往村委打电话,可老家这边要是想寻人,这不还得有个传声筒。

    这俩的胆子倒是大得很,八千块钱买个四合院非但没有吓死他们,反而惹得他俩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皇城根下的古四合院啊,不是平头百姓胡乱搭出来的自建房啊!旁的不说,单就是地段和房子本身的价值,就远超这八千块钱了。

    等回头,他俩碰上宋卫军后,一面传达了赵红英新的“懿旨”,一面直白得表现了艳羡之情。

    八千块钱他俩拿得出来,可古四合院却不是谁都有资格买的。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有钱人较之以前多了不知道多少,尤其是南方那头,“万元户”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而有钱了会干啥?在国人的心目中,房子绝对是头等大事,亦如当年强子和大伟衣锦还乡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盖一座新房子。

    在这种情况下,房改政策顺势而出,但凡兜里有钱负担得起的,哪个不想在城里有套自己的房子?

    买房子不难,有钱就行,可要是买京市中心地段的古四合院,那就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这个资格了。要知道,很多四合院当初都是被国家没收的,虽说后来归还了一些,可绝大部分还是被上头捏在手里。哪怕房改政策已经实施,这些顶级房源也不会那么容易放出来的。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权利要比钱财更重要。

    “咋了?你俩也想买?”宋卫军这两天也是为了等消息,所以每天晚上都回小院住,不过喜宝却没有回来,在几个哥哥不间断的鼓励下,她重新投入了学习的怀抱,轻易不出校门。

    “想买,咋能不想买呢?别看现在买下四合院后,短期内想要变现是不大可能,可只要有耐心,等个十年二十年的,到时候政策一变,别说翻个两三倍了,十倍八倍都是完全有可能的。哪怕不舍得卖,留作传家宝多好啊!”

    强子一脸的艳羡,大伟也是如此,连声称赞宋卫军有眼光,目光长远且有魄力。

    宋卫军翻了翻白眼:“那我当初让你们去当兵,咋就不乐意了?得了得了,现在说啥都晚了,你俩也别光顾着耍宝,我回头会帮你们留心一下的,还真别说,好些人更喜欢楼房。”

    平房还是楼房,这纯粹是个人爱好问题,只是古四合院是属于不可复制的建筑,尤其是那种保存良好没有怎么遭受破坏的,更是属于稀世珍宝一类的。宋卫军当然知道这个买卖绝不会亏本,甚至他都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好,哪怕仍需要多贴八千块钱,那他也乐意。

    还有就是……

    “我真没觉得楼房有啥好的,一家子人也就罢了,一栋楼里全是外人,丁点儿响动都吵得很,想过清净日子都没辙儿。”宋卫军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看的那个四合院里,还有个不小的花园呢,回头接了你们奶过来,我把花全给拔了,让她种菜!”

    好好的花园改成菜园子的?强子和大伟表示理解无能,不过他俩也不会上赶着跟宋卫军过不去,只能昧着良心夸他会过日子。

    完了,强子又嘿嘿的凑上前:“我暂时不会去南边,要是四叔忙不过来,有事可以使唤我去做。别的不说,那四合院就算保持得再好,总要修一修的,再买些家具家电啥的,回头说不准还要铺设电路……这些琐事儿哪儿能叫四叔做呢?全交给我了!”

    “对,反正他闲得快长蘑菇了。”大伟卖起兄弟来毫不手软,这会儿为了四合院他简直就是豁出去了,“四叔有啥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回头要是我俩也买了院子,把大伯大伯妈,还有我爹妈他们全接过来。”

    这个想法十分得不错,宋卫军差点儿就要拍着胸口应下来了,要知道,他先前还有些担心,怕赵红英舍不得家里那些人,不愿意来京市定居。可要是老大老二都过来了,那她还待在乡下干啥?不过,这事儿确实有些难度,他最终也只是表示一定会尽力而为。

    又几天后,老家的汇款到了,宋卫军立马取了钱将四合院过户,同时还将喜宝的户口从学校集体户口,直接迁到了自己名下。

    迁户口的事儿,宋卫军跟喜宝提了一嘴,毕竟是需要她配合的,可具体情况如何,他没详细说,喜宝也没开口问,反正稀里糊涂的,就跟着迁了户口。

    喜宝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叶一山的事儿。

    强子和大伟把能查的情况都查清楚了,剩下的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深入了,只因叶家住在中北海。

    从俩大侄子处得到了全部资料的宋卫军,又正好把房子的事儿处理好了,他索性将余下的琐事全部交给了强子,静下心来细细查问叶一山的事情。

    叶家一门将士,叶一山的爷爷是真正的老红军,跟着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那种,至于他的父辈叔伯尽数从了军,陆海空都有,他的几个哥哥以及堂哥表哥,也跟部队脱不了干系,就连几个姐姐都当了文艺兵。

    唯独他,作为家里最小的儿子,从小就目睹了军人的辛苦,打死都不愿意参军。好在他运气不错,在高考恢复的第一年,就如愿的考上了大学,还是大名鼎鼎的清大。

    也正因为如此,家里人没有再为难他,毕竟文职武职都是为国效力。当然,更重要的是,下不了那个狠手,不然早就把他丢到部队里去历练了。

    换个人来看,叶一山这条件真的算是很不错了,可惜宋卫军一点儿也看不上。

    男子汉大丈夫,居然因为怕吃苦,寻死腻活的就是不肯去部队?!

    宋卫军信奉的是“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打从一开始他就对这个试图勾走自家宝贝闺女的狼没有丁点儿好感,等细查下来后,他眉头皱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只恨不得把人拖到自己跟前好生操练一番。

    再然后就是——这个红三代有点儿傻。

    家世出众,学问也不错,要不然也考不上清大。问题是,根据强子转达的话来看,在烘培店里碰上了自己喜欢的姑娘后,非但没有立马作出表态,反而拐弯抹角的把事情整个儿复杂化,之后更是连续练了一个月的口语,还浪费了一大笔钱,最后的结局更是惨不忍睹,连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是天生犯二,还能是啥?

    越调查越是不忍直视,宋卫军还特地去试探了喜宝两次,都是在确定叶一山被父辈叫去本家时,跑京大把闺女带出来,誓要杜绝两人一切偶遇的机会。

    试探的结果相当喜人。

    喜宝已经完全忘了这个人了。

    对叶一山来说,喜宝是他求而不得的女神,可对于喜宝而言,那就是她暑假打工期间碰上的顾客之一。烘培店的生意是不如一般的小吃店来得好,可在她上班那一个月里,来来去去的顾客也有好几百人,哪怕叶一山比其他顾客更豪爽,那又关喜宝什么事儿呢?

    要知道,喜宝连她自个儿打工赚的钱都没放在心上,指望她记得某个给老板贡献了近千元钱的顾客?

    忘了,真的忘了。

    宋卫军:………………

    这俩果然不适合,一个二一个白,万一真的凑到一块儿,能把好好的日子过成家庭轻喜剧!

    最后一点可能都没了,宋卫军满意的送闺女回学校,自个儿回了军区里。

    假如他能多待一会儿的话,他就能从其他同学的嘴里听到另一个消息,可惜没有如果。

    ……

    “宋言蹊,你又跟你爸出去吃饭了?”同宿舍的好友见喜宝从外头回来,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想念家人是一回事儿,有个在京市本地工作的老爸真的算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了,而且人家还是正团长级别,怪不得宋言蹊完全不在乎这些个荣誉和机会。

    喜宝完全不知道她跟她爸出门吃个饭,就能让舍友联想到那么多事儿,她只是扫了一眼宿舍,见刘晓露和王丹虹都不在,奇怪的问了一句。

    舍友告诉她,文化.部那头来人了,说是要瞧一瞧京大的优秀学生,辅导员叫了几个人过去,帮着接待,也顺带展示一下京大的实力。

    “可惜辅导员过来时你不在,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散了吧,就快回来了。”

    “我就随口问问,不要紧的。”喜宝笑着谢过了人家,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见还不到打开水的点,就拿了本书坐在桌前看了起来。

    没多久,刘晓露和王丹虹就满面笑容的过来了,看到喜宝时,俩人皆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就打了个哈哈,说起了刚才的事儿。

    听她们说起来,宿舍里的其他人才知道,人家文化.部的官员是来专门考察大三大四的学生,对于大二的,最多也就扫了一眼,压根就没搭话。

    可就算这样,她俩也很激动。

    刘晓露一贯跟喜宝关系不错,这会儿已经凑了过来,眉飞色舞的比划着:“那个文化.部的官员呀,就是上回,咱们开学典礼来过的,宋言蹊你还记得不?”

    喜宝脾气好,哪怕她更愿意沉浸在书山书海之中,有人搭话她还是会回答的,唯一的问题是,她已经不记得了。

    努力在记忆深处搜寻了一番,她依稀记得当初开学时,好像是有领导下来视察,可她一直觉得这是个惯例,就没怎么当回事儿。抬眼见刘晓露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她随口说:“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

    “那个最年轻最好看的,今天也来了!”刘晓露作花痴捧心状,“他长得真好看啊,我听到咱们校长喊他小谢。”

    喜宝努力想要搭上话,可在她的印象中,好像上头来高校巡查的都是中年秃顶男吧?嗯,还多半都是顶了个大肚子的,胖乎乎的领导,有年轻人吗?

    “宋言蹊,你喜欢怎样的?咱们学校可有不少人偷偷的喜欢你呢。”刘晓露见她一副“还有这事儿”的惊愕表情,顿时无奈了,“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对面的王丹虹嗤笑一声:“你问谁不好偏就问了宋言蹊,她眼里除了书本还有别的没?可怜历史系的邱师兄,连着给她写了不知道多少封情书,你问问她看过一封没?”

    喜宝用表情回答了她,这就不是看没看过的问题,而且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收到过情书。

    王丹虹直接笑扑在了桌上,边笑边说:“先前我总觉得你这人太假,现在才知道,你不是假,也不是会装,你就是脑子缺了根筋。”

    刘晓露也忍不住叹气:“我不想在学校里谈对象,是因为觉得现在不大稳定,想等以后毕业了工作了,再慢慢找,横竖我上学早也不着急。可你这样……真同情喜欢上你的人,这得费多大劲儿才能叫你明白呢?”

    偶遇肯定是不行的,就算学校里的同学不知道叶一山的事情,也清楚的知道大一时就有不少的师兄同学以及外系外校的故意逮准机会偶遇,无一不宣告失败。

    送情书也被证明是行不通的,因为历史系的邱师兄已经用血泪一般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哪怕他已经做得很明显了,喜宝都不带往心里去的,她倒是没扔,而是直接没管,放课桌里看不到,放桌上她以为是别人占了位置,拜托舍友给她放到了枕头边上,她也能一脸懵圈的拿着情书问是谁丢了东西……

    宿舍里笑成了一团,其他几个也纷纷说起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喜宝才知道原来刚开学那会儿,真的有年轻的文化.部官员到学校里来,具体来干啥的不知道,不过听她们的意思是,当初是由校长领着一群人在学校里转悠了好久,应该是把几个学院都给逛了,看到的人有不少。

    京大这边,各级别的领导下来巡视的真心不少,可就像喜宝记忆里的那样,多半都是人到中年已发福秃顶的领导。像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哪怕知道对方地位不凡,也很少有主动凑上去套近乎的。可换成年轻人就不同了,如果是个年轻的,长得又特别好看的,那就更不同了。

    就连有了对象的王丹虹都忍不住拿手捂住了脸:“他咋长得那么好看呢?比电视上的明星都好看……对了,宋言蹊、刘晓露,你们不是去过电影学院吗?我敢说,那边的学生也没他那么好看。”

    喜宝弱弱的开口:“我去过电影学院,可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儿。”

    王丹虹好气啊,扭头看刘晓露:“你说你说!”

    “我觉得吧,应该是感觉不太一样,电影学院那头好看的人是不少,就是满脸笑容的,笑得特别灿烂,特别是在宋言蹊跟前时,一口一个‘社会妹咋咋的’,就很热情的那样,跟文化.部那个年轻官员不一样。”

    “社会妹是什么?”另一个舍友冷不丁的问道。

    刘晓露看了喜宝一眼,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顺口回答道:“宋言蹊的哥哥叫宋社会,他们就管她叫社会妹。”

    宋言蹊……

    宋社会……

    被噎了一下的舍友半晌才开口:“你们家这名字取的,真挺任性的。”

    “说这个干啥?咱们继续说那个文化.部官员吧,我听校长叫他小谢,你们还知道啥不?他是大学生吗?能进文化.部的,我猜他的学历应该差不了。”

    “学历算个啥,反正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特别是他那双眼睛啊,真漂亮。”

    “男人咋能说漂亮呢?反正就是好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是吗?我怎么感觉他有点儿冷冰冰的?你看岔了,还是我看岔了?真希望我毕业后也能进文化.部。”

    眼见宿舍里越说越热闹,喜宝很是茫然的扫过一圈,沉默了半晌后,最终还是决定低头看她的书。听不明白就不听了,何苦为难自己呢?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喜宝那么看得开,谢少不过是来了京大两回,前后加一起,连半天时间都没有,而且他是属于陪同的,主角一直是文化.部的领导以及京大校方。可即便他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爱慕的,好奇的,还有胆大的已经琢磨着去打听消息了。

    如果说,国家体育代表团选拔翻译一事,搅得外国语学院不得安宁,那么谢少就这么晃悠两圈,直接将整个京大彻底给搅浑了,等回头打听出来,他还是隔壁清大毕业的,更是被全体女同学奉为了男神。

    哦不,不是全体女同学,得把喜宝刨去才对。

    ……

    甭管外头有多少纷纷扰扰,喜宝径自安稳度日。

    及至京市第一场雪落下来时,她收到了一封来自于鲁市的信,上头的署名是宋社会,可邮戳的确是鲁市的。

    喜宝摸了摸信封的厚度,感觉里头至少也有三五张纸,又瞧了瞧愈发下大的雪,忙紧赶两步跑回了宿舍。

    信的确是毛头寄来的,喜宝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展开信纸,就先看到上头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堆的话,等仔细看下去时,却是越看越惊讶。

    毛头真的跑去鲁市了,目的当然是拍戏,不过这事儿真要说起来,却实在是太戏剧化了。

    却说月余前,徐向东、章世耽等人就由学校老师推荐去了红楼梦剧组试镜,他们都是早有准备的,又全是科班出身,哪怕演技不如毛头,在当下却也属于比较出挑的一挂。加上红楼梦剧组需要大量演员,导演很快就通过了他们的试镜,但并且立刻定下角色,只说先进组培训,后视具体情况定角。

    一看这情况跟老师说的很是有些出入,徐向东回头就给学校门卫室去了电话,拜托人家去找了毛头,叫他赶紧过来,说不定就能成呢?

    徐向东不担心毛头的演技,就怕导演一看到毛头这个外形,直接就把希望给掐没了,只是眼下情况有些不同,导演根本就没定角色,看着演技过关的,就让先留下,那还怕什么?社会哥一定没问题的!

    想法很棒,毛头也的确一得到消息就匆匆赶来,然而或许是因为太着急了,又或者干脆就是天注定,毛头他……

    跑错了地儿。

    错得也不是很离谱,就是从红楼梦剧组一不留神跑到了隔壁的西游记剧组。跟刚开始筹建选角的红楼梦剧组不同,西游记剧组这边已经开拍了,成品都有好几集了,也就是说,主角全部定下来了,可配角却是边拍边选的。

    毛头一头扎了进去。

    人家红楼梦剧组是姹紫嫣红、美人如云,换成西游记剧组这边,就变成了妖魔鬼怪、群魔乱舞。皮肤黑咋了?这边还有皮肤红彤彤的、绿油油的,连蓝色的都有。至于长相就更无所谓了,那些配角妖怪们,不是套了头套,就是化了妆,而且那个妆容啊,跟隔壁就是两个世界,红楼梦剧组是越化妆越漂亮,换成这边,本来都是人模人样的,化完妆亲妈都不认识了。

    不对,应该是亲妈都要被吓死了。

    走错了地儿,毛头当然是知道的,毕竟两个地方风格差得太大了。可还没等他告饶溜走,一旁的工作人员一把揪住了他:“导演,导演你要的黑熊精来了!”

    毛头:………………

    给哥好好说话!

    谁叫做黑熊精来了?!

    他就算皮肤黑了点儿,那也是个人!!!

    然而,毛头根本就没来得及生气,就被闻讯赶来的导演给相中了:“不错不错,就是我要的感觉。你是野路子还是哪个学校出来的?来,试试这一段。”

    一听说要试戏,毛头就顾不得生气了,接过剧本扫了一眼,对话不多,统共也就三句话,不过就算这样也让他感动坏了。只因先前,他最多也就演过两句话的小龙套。

    以毛头的演技,区区配角根本就难不倒他,哪怕妆容都没化,他也将黑熊精一角演了个入木三分,连台词都顺了下来,一字不漏,感情完全诠释,直叫导演惊为天人。

    随后,毛头就表示他是京市电影学院的,还报出了老师的名字。

    回头导演直接给电影学院打了电话,点名要了毛头跟随拍摄。他们这回来京市,主要就是想多挑些预备演员,最好是年轻又能挑大梁的,而真正的拍摄,却并不是在京市,甚至连室内的戏份都很少,绝大多数都是在全国各地到处游走取景拍摄的。

    辛苦肯定是无法避免的,不过毛头完全不在乎,他甚至没问给多少报酬,回头就去学校补了假条,收拾了东西,包袱款款的跟着剧组跑了。

    学校那头倒是没有任何为难,电影学院嘛,学习是一方面,可如果学生能自己寻到角色,学校绝不会阻碍学生发展。就连辅导员老师也仅仅是随口叮嘱了一句,让他在拍摄间隙别忘了学习。然而,就毛头那成绩,哪怕他真的一整年不学习,文化课考个年级段第一仍然没问题,所以这真的仅仅是随口叮嘱而已。至于专业课,跟着剧组学得更多更快,唯一要担心的是,毛头太好学,就怕他现学现卖,把剧组的其他人给气死了。

    幸好,这一惨剧并未上演。

    难得有个剧组愿意收留他,给的又是有名有姓有台词的角色,毛头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自断后路呢?

    在西游记剧组里,他完全发挥了虚心好学的态度,只学不现,而且经常在拍摄间隙主动帮剧组干活,什么苦活累活他都干,还能帮着其他演员顺台词对戏,喜得导演直至他的戏份杀青后,仍然坚决不放他走。

    这是西游记啊!

    在妖魔鬼怪横行的西游记剧组里,别说一人分饰两角了,你就是想要分饰十个八个角色,只要演技过关,其他的根本就不是问题。

    这不,黑熊精演完了,山大王缺个跑腿的小妖怪,毛头上!

    花果山缺个背景板的小毛猴,毛头上!

    金平府里看花灯,来来回回的老百姓不够数,毛头上!

    狮驼岭里斗三魔王,金翅大鹏鸟的演员临时有事来不了,毛头上!

    ……

    喜宝看着手里的信,整个人都被惊讶给淹没了。她以前就跟其他人一样,觉得毛头选择读电影学院不靠谱,毕竟这一行虽然也需要才华,可更多的还是外表。毛头的演技再出色,也架不住他的外形限制了戏路。

    万万没有想到啊,还真叫他找准了戏路。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妖魔鬼怪更适合他的吗?把头套一套,或者妆容一画,然后嗓子一压,动作一变,饶是在场的导演有时候都能被带着走,有一种精怪现世的错觉。及至后来,除了毛头本人以外,谁也记不清楚他到底饰演了多少个角色。

    导演对他的形容是,对演艺事业爱得深沉,演技有灵性又不失水准,记性好台词一遍过,不怕苦不怕累,绝对的劳模型优秀表演人才!

    毛头第一次听到这个评价时,整个人都快飞升了,哪怕他没有筋斗云,都有一种腾云驾雾般的感觉。

    而京大这边,喜宝光是看着信上那几乎要飞起来的字体,就能清晰的感受到毛头心里有多高兴。信上还说,导演已经承诺了毛头,哪怕等最后真的杀青了,也会帮他介绍其他的电视剧,譬如水浒和三国,就有好几个角色适合毛头。

    其实吧,只要毛头别想不开去演俊男,一般的山林莽夫都是可以的,毕竟他的演技是完全够的。

    还有就是,导演有内部消息,从去年开始,国家就有心大力发展影视行业,虽说毛头外表不够出众,可适合他的角色其实真的不算少。哪怕等四大名著都演完了,这不还有乡土剧吗?

    毛头在信上直接引用了导演本人的原话。

    ‘你看你这长相,多淳朴啊!一看就是农民的儿子!你咋就能想到去红楼梦呢?想演啥?刘姥姥?还是四大家族分崩离析以后,四处逃难时演个配角?’

    ‘乡土剧、抗日剧其实都很适合你,看着就是天天风餐露宿,饱受欺压的敌占区老百姓。其他人演起来还要往脸上抹一把灰,你连妆都省了。’

    ‘认真演,回头我帮你推荐,保管你一年到头都寻不到空挡。’

    喜宝:……………………

    信上的一言一语的确是充满了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她也很想替毛头哥哥高兴,可为啥这些话听起来就那么怪呢?

    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喜宝从最初的迷茫,到最后接受了毛头的观念,整个洗脑过程也不过短短半个小时。

    没错,这就是导演对毛头的赏识,在经历了四处碰壁之后,毛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早先根本就不是他不能演,而是给自己的定位出了错,他本来就不适合那些风花雪月的电视剧,他就该去群魔乱舞的剧组。

    纵观整个四大名著,也就是红楼梦最不适合毛头了,其他的都不成问题。毛头还告诉喜宝,他可能要三五个月后才能回来,过年是肯定赶不上了,让家里人不要太想念他。

    在信的最后,毛头千叮咛万嘱咐,让家里人到时候一定要记得看西游记,他第一个有名字有台词有的角色就是——

    黑!熊!精!

    喜宝终于把信纸放了下来,重新叠好了放入信封里,她决定这周休息日回家一趟,让她爸还有两个哥哥都看看毛头写的信,然后再给老家打个电话,好叫家里人都高兴高兴。

    应该是高兴的吧?

    把信封连带信纸放入抽屉时,喜宝突然就有些不确定了,总觉得以后她就不是社会妹了,而是黑熊精妹妹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