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09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96章 第09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96章

    对于甜甜来说, 烘焙店的工作是一份收入可观, 而且还非常有前途,老板的野心不小,持续开着各种分店, 只要她足够努力, 总有一天是能被提拔成为店长的。

    可喜宝却意在锻炼自己。

    烘焙店的顾客中,有好些都是外国人, 而这些外国人里头, 也并非所有人都是英语系国家出来的,好些例如德国法国之类的,他们会说英语, 却如同喜宝说英语一般,两者都带着些许口音, 以及不同的理解。遇到法国人倒还算好, 因为喜宝所修的第二外语正好是法语,就是她的法语说得远不如英语来得流利,可仅仅是帮着介绍店里的商品以及价格, 倒还算是得心应手。

    最叫人头疼的, 反而是苏联人,说英语的口音重到让喜宝每次都自我怀疑双方说得并非同一种语言。

    而眼下这个年轻的男人,非但有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而且每个单词都格外得标准, 不似外国人那么随意, 又不像国人那般生硬, 恰到好处的犹如练过千百遍。

    喜宝直接拿他当了练习口语的对象,面上挂着疏离又不失礼貌的浅笑,将店内的一应商品都介绍了一遍。自然,在说到自己最喜欢的几款奶油蛋糕时,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些许赞意。

    然后,那人就把店内所有的蛋糕都打包买走了。

    都、都要?!

    一瞬间,喜宝又开始自我怀疑了,如果不是她的耳朵出了问题,那就是她的英语还没学到家吧。然而,那男子坚定的又重复了一遍,似乎怕喜宝无法理解,又特地放慢语速,指着橱窗里的一溜儿奶油蛋糕,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

    好吧,看来自己没有理解错误。

    这年头,虽然没有顾客都是上帝这种说法,可开门做生意,自然没有把好好的生意往外推的道理,尤其他们还是家私营烘焙店。

    “甜甜,他说这里的蛋糕他都要了。都要。”喜宝扭头看了眼还在努力练习听力却明显没听懂的搭班甜甜,忙催促她,“你去算下价格,我来帮他打包。”

    “哦哦。”甜甜完全懵了,一旁几个因为天气热,跑到前头来蹭电扇的后厨师傅和小工也惊呆了。英语他们听不懂,可喜宝后头那句却是听了一清二楚。当下,他们有志一同的向这个古怪的顾客看去,眼神满满都是同情。

    同情他是个傻子……

    现在是八月份,盛夏时节,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奶油蛋糕的保存时限本来就短,就算这人家中有冰箱,也放不下那么多蛋糕吧?

    等甜甜算好账目,忙过来帮喜宝一起打包,统共有大大小小十七个蛋糕。

    尽管这些蛋糕的价格不菲,可比起价钱,这小山一堆的蛋糕看起来更为吓人。

    那人倒是很痛快的掏出钱包付了账,又极有礼貌的询问喜宝,能否帮他一起将蛋糕放到门外的车里。也是这个时候,喜宝才注意到,原来烘焙店外头不知何时停了一辆气派的黑色小轿车。

    跟甜甜说了一声,两人连带古怪顾客一起把蛋糕放到了小轿车里,愣是堆满了副驾驶和整排后座。幸好,刚巧能够放下,如果这样还不能的话,就只能打开后备箱了,不过要是这样的话,估计到家也该馊了。

    盛夏啊!!

    喜宝和甜甜两个,站在店门外,目光炯炯的望着小轿车离去,好一会儿才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并非高兴生意好,毕竟现在还没有销售跟工资挂钩这么时尚的算法,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事儿好笑,哪怕奶油蛋糕再好吃,也不至于一口气买十几个回家吃吧?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完结。

    第二天,这个古怪的顾客又来了,好在今天他没有再一口气扫空整个铺面的蛋糕,而是买了足足五十个新烤好的面包。

    很难形容老板的心情,天知道他昨天下午过来店里视察情况时,看到空空荡荡的蛋糕橱窗是怎样一个想法。而今天,他更是亲眼目睹了喜宝上去跟那人对话了几句后,又一笔大生意做成了。

    其实,别说老板了,喜宝也是懵圈的。第一次可以说是爱吃,第二次……这人怕不是买回去开店吧?

    甭管怎么说,有人买就是好事。

    等老板喜气洋洋的离开后,喜宝又开始教起了甜甜英语口语。甜甜很好学,要不是家境不好,她现在应该在念高中,而不是外出打工。又因为近两年里,各大国有工厂已不再对外招工,她虽然有着初中文凭,却没法如愿的进入国有企业。幸好,随着改革开放,各种店铺就跟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她年纪轻形象好,也还算是能说会道,来到京市后没多久就寻到了工作,等老板开了新的分店以后,她就被作为老员工派驻到了这里。

    这份工作她很珍惜,而遇到喜宝,她更是觉得幸运。

    “宋言蹊,谢谢你肯教我英语,现在来京市的外国人越来越多了,我要是学会了,以后老板肯定更重视我,说不定再干个几年,我就能当分店长了。”

    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人生的目标和梦想自然也完全不同。喜宝并不曾嘲笑甜甜的梦想,反而认真的帮她规划起来。

    语言是需要长期学习的,哪怕是简单的口语对话,因为没有那个语言环境,想要学好学透也很难。烘焙店的外国顾客是比其他店铺多,可对话却永远只是寥寥几句,进步的空间不大。

    喜宝送给了甜甜一些旧英语课本,又建议她有空可以去各大高校蹭课听,亦如她当初觉得法语很有趣,哪怕没有听课证,一样能过去蹭课。不同的是,她可以在下定决心后选择修这门课,而甜甜,恐怕只能一直蹭课听了。

    除了营业间隙的口语教学,喜宝也没忘了她最初的目标,就是趁机偷师。

    此时的烘焙店,做的多半还都是一些相对简单的西点。毕竟,工艺越复杂,就意味着价格越贵,自然也就越难卖了。就说他们这家店,主打的还是饼干和面包,饼干里以奶油夹心饼干为主,面包则是牛角面包和法式面包。至于蛋糕,一般也就橱窗里的那些,不过店里倒是接受生日蛋糕的订做,还能帮着在蛋糕表面用裱花写字。

    看了这些天,喜宝大致得明白了饼干的做法,面包那头也问了个七七八八,相对比较难的蛋糕,则到现在还没有谱。不过,纸上谈兵终是空,她还是盘算着,有空让人在家里也砌个烤箱,或者就去找强子打听一下,看京市有没有卖烤箱的地儿。

    然后,第三天那个古怪的顾客又来了。

    蛋糕、面包、饼干,这人各挑了一些,加起来又是一大堆,将他那黑色小轿车塞了个满满当当。喜宝都觉得,这人的车子里满是奶油味儿,而且就他这种买法,车里的味道是永远也别想散去了。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习惯成了自然,再看到这人光顾烘焙店时,店里已经没人觉得奇怪了,就连隔三差五过来一趟的老板,都会下意识的提一句‘那人来了没’。都无需指名道姓,所有人都明白老板说的是谁。

    烘培店是有休息日的,不是店铺放假,而是员工们轮流休息。老板因为知道喜宝是京大的学生,特地让她周日休息,要知道,周日是店里最忙的时候,其他店员完全没有这个福利。

    而又一周休息日后回到店里,甜甜笑嘻嘻的跟喜宝说,昨个儿那个古怪顾客又来了,还问了喜宝去哪儿,她答曰放假了。

    甜甜还特地把昨个儿两人的对话跟喜宝复述了一遍,问有没有说错,被喜宝纠正了两个单词读音后,忙低声念了好几遍,还拿小本子记了下来。

    两个都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一个是完全没这个想法,另一个沉迷学习不可自拔,直接忽略了这问候背后的含义。

    ……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暑假即将过去。

    喜宝早就跟老板提了开学的日子,同时也拒绝了开学后兼职的事儿。她来烘培店打工更多的是为了历练自己,一个月的打工生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了,如果无法改变,那么再多的时间也一样。

    老板也清楚喜宝跟其他店员是不同的,因此并未有任何为难,不单痛快的给了一个月的工资,还额外送了她一个大奶油蛋糕。

    而在打工的最后一天,喜宝也自掏腰包,去隔壁买了一堆奶油雪糕,请店里的每个人吃。

    奶油雪糕,吃起来有浓浓的奶香味,而且凉丝丝的,在盛夏时节,绝对是最棒的零嘴。

    之后,就是告别了。

    相处了一个月,离别多少还是有些伤感的。喜宝安慰大家,虽然开学后会很忙,忙到没空再来打工,可偶尔出来逛逛还是没问题的。再一个,她哥开的店离这儿还不到五百米,往后见面容易得很。

    也是到了这会儿,甜甜才知道喜宝还有个哥哥就在大栅栏开电器行。当然,喜宝也告诉她,如果有事找自己,可以去那边让她哥带话,以后要是打算去京大蹭课,一样可以寻她。

    缘分是件很难说的事儿,虽然只相处了短短一个月,不过喜宝挺喜欢甜甜这个勤快又上进的姑娘。下班后,喜宝特地带她去大栅栏认了认门,两人就此别过。

    强子顺手接过喜宝提在手里的奶油蛋糕,低头看了看:“这个好像是外国人过生日才吃的,对了,宝啊!我忘了你的生日了!”

    喜宝目送甜甜离开,回头奇怪的看了她哥一眼:“这有啥啊,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还盼着过生日吃糖?”顿了顿,她又说,“而且你不也忘了毛头哥吗?我跟他是双胞胎。”

    听到“双胞胎”这三个字,原本正要开口说话的强子差点儿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定了定神后,他毅然决定岔开话题:“早先忘了也就算了,这会儿想起来了,大哥晚上请你下馆子,叫上四叔一起。对了,还有大伟。”

    一旁的大伟呵呵哒:“谢谢你还记得我。”又对喜宝说,“生日蛋糕你自己买了?那宝你说,想要啥礼物,哥给你买。”

    礼物?

    喜宝认真的想了想,她最喜欢的礼物就是书籍,尤其是市面上买都没处买的原文书,其次就是各种新鲜的好吃的。不过,强子已经答应要请客,那么大伟……

    “大伟哥你回头看到有啥好书,再送我也成。”

    “哪有人把书当成生日礼物送人的?”大伟牙疼似的捂住了腮帮子,还不忘拿手肘鼓捣了强子一下,“要是我过生日你送我书,那咱们这兄弟可没法当了。”

    强子横了他一眼,决定不理这个大傻子。

    喜宝却想起来了:“大伟哥,你过生日我也没有送你礼物。你想要什么?我回头给你补上。”

    “可别了……”

    “哈哈哈哈哈哈!”强子突然捂住肚子狂笑起来,当然他笑之前也没忘记把蛋糕放到柜台上,“宝你快别提这事儿了,上回他过生日,二婶特地打电话来,那会儿我就在他旁边站着,电话里说啥我全都听到了哈哈哈哈……”

    “滚蛋!”大伟忍不住踹了强子一脚,后者依然止不住的狂笑,跳开了几步后,又冲着喜宝说:“宝你知道二婶那天说了啥吗?她说大伟眼瞅着就是三十的人了,快结婚啊!还说,他不结婚,弄得现在芳芳特理直气壮,说哥不着急她急个啥?”

    “我才二十五!你才三十了呢!”大伟好气啊!当时他就跟他妈说了,强子也没结婚,催他干啥?可对于王萍来说,强子是侄儿,大伟才是儿,哪有不催儿子催侄儿的?不过,等挂了电话不久,张秀禾就打电话过来了,催强子赶紧结婚。

    强子才不在乎,他妈多好忽悠的一人啊,讲了没两句,就被强子把话题扯到了臭蛋那头。

    对了,臭蛋!

    “宝啊,咱们不说大伟这老光棍了。我跟你说啊,今个儿上午妈来电话了,说国家队那头给村里去了电话,提了全运会的事儿。”

    喜宝听得两眼放光,忙催他细说。而一旁的大伟已经快被气死了,什么就叫做“大伟这老光棍”?强子这混蛋比他还大了一岁好吗?!

    可这会儿,强子已经开始说上午的那通电话了,大伟气得跑去招呼生意了。

    却说老家那头,今天早上才九点,村里的大喇叭里就响了起来,又是找老宋家的人,不同的是,这回特地提了两遍,是京市体育基地国家队的领导有找。

    于是,老宋家的人呼啦啦的去了一半。

    打来电话的自然就是臭蛋的领导,原来,全运会即将拉开序幕,国家队的领导特地给张秀禾来了电话,让她鼓励一下臭蛋,叫臭蛋好好跑认真跑努力跑,毕竟青年组和成人组是完全不同的,竞争更大压力也更大。当然,一旦夺得了冠军,意义也是大不同。

    除此之外,国家队领导也顺便通知了一下准确的时间,虽说全运会这个事儿是早就有通报的,可这年头尤其是乡下地头,还真不怎么关心国家的体育事业发展。所以,领导特地说了几号几点什么频道,叮嘱张秀禾到时一定要观看臭蛋的比赛。

    国家体育频道现场直播!!

    张秀禾握着电话听筒的手都在颤抖,声音更是止不住的发颤,连连点头之后,才意识到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忙又开口一叠声的说好,说到时候一定全家人都会看的。

    何止全家呢?

    至今为止,整个村子买了电视机的,也就只有老宋家和赵建设他们家。每天晚上都有不少村民过来蹭电视看,当然大家伙儿也都是讲道理的,一般就是饭点过后那阵子,最多七点半八点这样,也就相继回家去了,毕竟第二天都有活儿,不会打扰太久。

    这还是蹭电视节目看,如果是知道身边的人出现在电视机里头,那还不所有人都蜂拥而至?

    上次全运会还是七九年那会儿,当时市面上已经有卖电视机了,可一来购买需要电视机票,二来价格也相当得昂贵,加上强子和大伟还没衣锦还乡,当时还叫红旗公社的整个乡里都没有一台电视机,自然也就无从看起。

    等国家队领导叮嘱完了,又过了五分钟,臭蛋接了电话,张秀禾忙把先前领导叮嘱的话,直接对臭蛋重复了一遍,让他好好表现,还说妈和奶都会在电视机前看你的。

    臭蛋高兴啊,一听到他妈的声音他就高兴,忙拍着胸口表示一定会好好跑的。

    回头领导又接了电话,告诉张秀禾,他们这就要出发前往沪市了,等到了沪市,比赛前一天,他还会打电话过来,希望张秀禾能继续配合国家的工作,帮着鼓舞一下。

    等挂了电话后,张秀禾直接就拨通了强子和大伟店里的电话,激动得语无伦次,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听得强子一头雾水。最后,还是赵红英一把抢过了电话,简单明确的说了这个事儿,顺便让强子通知在京市的其他人。

    “我看了下,比赛那天是周日,到时候你要是不想在家里看,就来店里。我本来是打算过两天南下的,干脆晚几天去。”强子算了算时间,颇有些懊悔,“要是早知道有这个事儿,我就提前买票,去沪市现场支持臭蛋去。诶,你们说,我要是跟领导去要票,人家能给不?”

    “别瞎折腾了,在这里一起看多好呢。”大伟已经做成了两笔生意,走过来时刚好听到了这话,顺口埋汰了一句,结果那头又来生意了。他也就奇了怪了,咋感觉每回喜宝往店里一戳,生意就格外得好呢?

    那头,强子又叮嘱喜宝,回头碰上了毛头,也跟他打个招呼。

    毛头依然处于失踪状态,早先他还留了个剧组的电话,结果后来打过去,人家就说宋社会同学已经杀青走人了,至于他又跑哪儿去了,那人家就不知道了。不过,算算时间,电影学院也该开学了,毛头很多东西都留在强子那院子里,应该会抽空回来拿东西的。

    喜宝答应了一声,奶油蛋糕她直接没拿回去,空人回去以后,等晚上宋卫军回来了,父女俩再度来到了大栅栏。谁让这边的饭店特别多呢?强子说要补喜宝一个生日,当然要找个好点儿的地方大吃一顿。

    最可怜的就是毛头了,喜宝有隔壁的钥匙,开门进去瞧了瞧,完全没有来过人的迹象,又因为不清楚毛头的联系方式,这顿生日饭,注定是跟毛头无缘了。

    席间,强子又提起了臭蛋即将参加全运会的事儿,这个事儿宋卫军还不知道,他今个儿回到家已经晚了,喜宝来不及跟他说这事儿,就先急匆匆的来这边了。因此,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臭蛋啊,就是那个白白胖胖,长得跟喜宝很像的小孩子?我记得他胆子特别小,天天就妈来妈去的,跟条小尾巴一样,黏着大嫂不放。”宋卫军只见过臭蛋一次,印象中就是个白胖又胆小黏人的小屁孩,没想到居然那么能耐?“啥时候上电视?宝啊,你到时候提醒我一声,我也想看。”

    “嗯,到时候大家都看,记得叫上大姐。”喜宝顺口说道。

    强子当下头皮一麻,其实吧,这事儿过了也就过了,亲兄妹之间又没深仇大恨的。问题是,现在是人家不屑于跟他为伍,他总不能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吧?

    “那个……宝啊,你还记得当初三婶带宋东宋西吗?带孩子很辛苦的,尤其是刚生出来的时候,你也知道你大姐夫忙,虽说他们后来请了个老阿姨帮着照顾,可那是照顾生活,带孩子肯定还是丽丽来的。哄孩子喂孩子啥的,懂吧?就是她没空,到时候我打个电话给陶安,让他转告丽丽,就在家里看。”强子解释得好费劲儿,偏偏大伟就跟没事人一般,美滋滋的喝着小酒吃着烤肉,气得他在桌子底下一脚踩到大伟的鞋面上。

    宋卫军也十分得淡定,因为他觉得就喜宝那性子,太好忽悠了,交给大侄子准没问题的。

    果不其然,喜宝压根就没怀疑过强子的话,当下就表示接受,毕竟当年宋东宋西可是差点儿折磨疯了一群人。哪怕那会儿喜宝已经在县一中上学了,偶尔放假回家,那种魔音穿耳的滋味也仍叫她印象深刻。

    宋东宋西是双胞胎,哭起来的杀伤力却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

    次日,就是九月一日。

    开学日自然是很忙碌的,主要是新生报到。

    像喜宝这种大二老生就无所谓了,也无需特别报到,就是到日子了,把家里的东西搬过去,再把已经近两月没住人的宿舍仔细的打扫一遍,然后去辅导员地方签个到,将本学期的新书领回去就可以了。

    九月一日和二日都是新生报到日,学校没有安排课程。又因为今年的一日是周四,等于周四周五这两天都没有课,周六本该是老生正式上课的日子了,不过学校安排迎新生,白天在礼堂里开大会,晚上还有个迎新生晚会。周日则休息,从下周一开始正式上课。

    问清楚了学校安排后,喜宝拎着新书回到了宿舍,正好在楼底下碰上了拖着行李回来的刘晓露。

    差不多两个月没见面了,两人见面还是很高兴的。刘晓露算是来得比较早的,不过再早也没有喜宝早,她已经把宿舍收拾好了,连床铺都已经铺好了。

    帮刘晓露将行李拎到了宿舍里,看着跟走时一样干净的宿舍,刘晓露高兴的给了喜宝一个拥抱:“宋言蹊你可真勤快,我还以为回来得打扫半天呢。这下好了,我等会儿出去吃个饭,下午还能美美的睡上一觉。你是不知道,我暑假里累坏了!”

    “你把东西先放一放,咱俩一块儿去食堂吃饭吧?我刚才路过看了一眼,里头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喜宝笑着说道。

    她今早出门已经八点了,收拾完宿舍,又去辅导员地方签到领新书,这会儿已经将将十一点了。其实还不到饭点,不过提前一会儿去也好,省得到时候人多了还要排队。

    刘晓露脆生生的答应着,顺手把行李往床上一丢,翻出了饭缸子,跟喜宝一起去洗衣房那头冲洗了一遍,这就往食堂去了。

    还真别说,离了两个月,还挺想念学校食堂饭菜那味儿的,兴许不是最好吃的,却是有种格外熟悉的感觉。

    两人都是不差钱的主儿,点了个白米饭,又叫了两个菜,直接盖到饭缸子里,端到旁边的饭桌上去吃。

    喜宝要的是小炒肉和土豆丝,刘晓露要了个西红柿炒蛋和拍黄瓜,两人都吃得津津有味的,边吃边说了下各自暑假的经历。

    在得知喜宝居然跟着她爸外出游玩了一整个月时,刘晓露那叫一个羡慕啊,对于烘焙店打工的经历,她倒是无所谓了。至于她本人,则是当了两个月的补习班老师,差点儿没把她给逼疯了,直叹现在的高中生哟,跟她们当年完全不同。

    这话听得喜宝失笑不已,忍不住提醒她,就算是准高三生,跟她们也不过只差了两年而已。

    可刘晓露却觉得,两年就是一个世界,反正她是闹不懂现在的高中生在想什么。等快吃完的时候,更是忍不住跟喜宝咬耳朵,说补习班上有个男生暗恋自己,还送了封情书给她,叫她在京大等着。

    喜宝:…………那确实跟咱们那时候不同了。

    吃过午饭,就着食堂边上的水龙头将饭缸子洗了,喜宝帮刘晓露把东西拿回去,好让她直接去辅导员那边签到领新书。而喜宝也跟刘晓露打了招呼,说今晚自己不住校,等下就回去。

    从食堂出来,两人就分开了,喜宝拎着两份餐具,慢悠悠的往宿舍楼那头走去。

    一路上,喜宝看到了不少新生。

    新生跟老生是截然不同的,真的就跟是在脸上戳了“新生”这两个大大的字一般,哪怕没有父母长辈陪同的,也格外得显眼,迷茫中带着浓浓的憧憬,就好像来到的不是学校,而是一个梦想开始的地方。

    喜宝面上带笑的走回了宿舍楼,将东西放好后,锁上门就离开了。她记挂着毛头,想着兴许毛头今个儿会回来取东西,正好,她前些日子做的酱菜和腌菜差不多好了,回头见了毛头也好让他带些回去。

    离开了因为新生的到来而显得分外朝气蓬勃的校园,喜宝径自回到了家中。

    她在屋里寻了几个玻璃瓶,拿水仔细的清洗干净,又将水沥干后,开始往里头填装酱菜和腌菜。只会做寥寥几种最简单的,像糖蒜,还有腌萝卜、辣白菜,再就是张秀禾最拿手的辣椒酱了。

    将玻璃瓶一一填满,因为毛头最喜欢吃辣椒酱,喜宝特地找了个至少能装三斤的玻璃罐子,不过其他的倒都是装了小玻璃瓶,横竖开学了毛头反而得闲,吃完了再回家拿也来得及。除了这些外,喜宝还特地腌了一摊子的青皮鸭蛋,琢磨着多煮几个,好叫毛头带到学校吃。

    正忙活着呢,外头传来了声响。

    “宝啊!宝你在家不?”

    喜宝忙跑出了厨房,果然是毛头过来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往隔壁跑,而是看到这边的院门是虚掩着的,边大声嚷嚷边走了进来。

    算起来,他俩有近一个月没见面了,就连上次喜宝买了六必居的酱菜,也是拜托强子帮着送到剧组里头去的。眼下见了面,兄妹俩都很高兴,同时也瞬间感觉出了各自的变化。

    单从外表来看,喜宝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就是整个人更加开朗了,笑容愈发明艳了,眼神也仿佛更亮了,如同一朵怒放的花儿。

    而毛头却正好相反。

    “哥,你好像更……”最终,喜宝还是没忍心说实话,临时改了话头,“我给你装了不少好吃的,你等下要回学校了吗?记得都带去,还有啊,我等会儿给你煮些青皮鸭蛋,不过那个放不久,你可以请徐向东他们一起吃。”

    毛头暗道,我就是把自己给吃撑死,也不要分给那群狼吃。不过,他明面上还是很给喜宝面子的,连连点头:“好好,都听你的。”

    煮青皮鸭蛋倒是不着急,等喜宝把东西都装好后,俩人就去了隔壁,先帮毛头把行李给收拾出来,好在他去剧组那头时带走了不少东西,现在带回来的都是装好了的,剩下的东西不算多,主要还都是秋冬季节用的,两人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将近段时间要用的先归整了出来。

    然后,他俩拎着行李回到了喜宝这边,开始生火煮青皮鸭蛋,顺便说了昨个儿生日宴,以及臭蛋那事儿。

    一开始,毛头听说自己错过了一顿美味佳肴,气得捶胸顿足。可很快,他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因为……

    “什么?臭蛋又要上电视了?国家体育台?全国直播?到时候还会上报纸?”毛头只觉得五雷轰顶。

    他忙活了两个月,也不过是终于抢到了一个有着一句话台词的小角色,而且作为内行人,他很清楚,演了并不代表会播,一方面是正式剧情里会剪辑掉不少内容,另一方面则是能不能过审是未知数。退一步说,就算他的角色没被剪辑,电视剧也顺利的过了审,那仅有的一句话镜头也并非正面的,有没有人注意到还是未知数。

    而臭蛋,到时候无论夺冠与否,全国人民都会看到。

    天呐!!!!!!!!!!

    这边,毛头又开始怀疑人生了,那边,喜宝还完全在情况之外,絮絮叨叨的念叨着臭蛋。

    “哥,你说臭蛋他咋那么厉害呢?小时候他就跑得特别快,我记得哥你每天都在追他,一天起码来个十八遍。可那是他被国家挑走之前的事儿了,现在你还能追上他吗?”

    不等毛头开口,喜宝就已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肯定不能,他可是上一届全运会青年组的双料冠军。这回他参加的是成人组,对手是厉害了,可我觉得他一定能拿冠军。”

    “你说对吗?哥。”

    对对对,宝你说啥都是对的,但是你能不能让我先一个人好好静静?

    毛头哭唧唧,他也好想上电视,想死了的想上!

    ……

    前门烘培店里,甜甜又有了新的搭班,是个脸上有小雀斑的姑娘,跟她年岁相仿,浑身都洋溢着青春,虽然只相处了半天,却也看得出来,新来的姑娘是个手脚勤快干活利索的。

    话虽如此,甜甜还是有些想念喜宝。

    这时,烘培店的门被人推开了,甜甜作为老员工,自然是立刻上前欢迎,抬头一看却发现来的是个熟客。那个明明有着中国人的外貌,却连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说的年轻男人。

    甜甜跟喜宝说过,京大里面也有这种人,说是华裔,出生在国外生长在国外,等到了读大学的时候,才从国外来中国,当了什么交换生。这种华裔,很少会说中国话的,哪怕会,听起来也是怪腔怪调的。甜甜觉得,那感觉大概就像是自己说英语吧?

    三两步的走上前,甜甜笑着用英语问候了古怪客人,眼角瞄到他又开了小轿车来。不过,想想也是,每天都买一堆的东西,不开车他也拿不走呢。

    没想到的是,今天这人没有直接说要买什么,而是一脸诧异的四处张望了起来。

    烘焙店不算大也不算小,又因为后厨占了些地方,前头这一片,可以说是一览无余的,除了靠墙放置的玻璃橱柜外,也就是一个低矮的柜台,以及中间两个小玻璃柜。

    顺着那人的目光扫视了店内两眼,甜甜恍然大悟,忙问他是不是在找喜宝。当然,她没提喜宝的名字,而是用了“我的朋友”。

    那人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甜甜。然而,甜甜却相当果断的告诉他,她的朋友辞职了。

    再然后就变成了鸡同鸭讲。

    一个月的时间,就算是学霸也不可能精通一门语言,所以当那人询问喜宝的下落,甜甜知道,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反复的告诉他,喜宝辞职了,逼急了又蹦出回学校了。

    艰难的对话仍在进行中,甜甜已经被绕晕了,一个劲儿的说着“辞职”、“学校”,再问其他的,她就变成既听不懂也不会说了。

    经典的一幕到来了。

    似乎是真的被逼疯了,那人突然从英语切换成了国语,还是一口极为地道的京片子。

    甜甜:………………大兄弟,你暴露了。

    当沟通突然变得完全无障碍时,甜甜的脸都是木的,随后她就不由的想多了。

    再问关于喜宝的事儿时,甜甜只笑而不答,横竖这跟生意无关。发现就算没有语言障碍,也依然问不出个结果后,那人颓废的推门离开了,临走前还十分怨念的看了甜甜一眼。

    新来的搭班全程星星眼的看着甜甜,等客人走了,忙拉着问东问西,好奇得不得了。

    及至下班,甜甜急急的跑到喜宝领她去过一回的电器店里,把事情经过跟强子简单得说了说:“……我觉得那个人还会再来的,大哥你可以帮我问问吗?我知道宋言蹊的学校和专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告诉那个人。”

    “好,谢谢你,我晚上就帮你问,明天去你店里告诉你。”强子笑得格外热情,“我妹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以后要买啥东西来找我,但凡是店里有的,我都给你成本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