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09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92章 第09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92章

    此时国内还执行着单休制度, 喜宝本来周日的行程是排得满满当当的, 可因为春丽这般状态,她只能放弃原定计划,一整天都没有离开过春丽的身边, 两顿饭也是她负责做, 毛头来生火。

    及至吃过晚饭,毛头就催她离开了:“你功课紧先回去, 我明个儿没啥要紧的课, 多留一天。”

    喜宝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毛头是个男孩子, 还能彻夜陪着?似是看出了她的担心,毛头又说:“不然你明天一早走?不就是被单位开除吗?缓个一晚上也够了。”

    两人这番对话自然是背着春丽在厨房那头说的, 最后的商议结果还是由喜宝陪一晚上, 明个儿大清早起来去学校。

    次日一早,喜宝带着一脸的担忧回了学校,她还盘算着午休时能不能挤出时间回家一趟, 不然就得等下午放学了。偏偏是周一, 下午满满的全是课,就算放学也已经很晚了。

    让喜宝没想到的是,她才出门不久, 街坊吴大妈就扯着大嗓门叫毛头过来听电话。

    改革开放之后, 做啥生意的都有, 这个吴大妈就是拓宽了自家的窗户, 开了一家小小的杂货店,顺带也做着公用电话的生意。打电话自然是要收费,接个电话虽然不要钱,不过人家总会意思一下在她那头买些东西。

    毛头连脸都没洗,听着吴大妈的叫声就赶紧套上鞋子出门了。

    电话是张秀禾打的,她自打昨个儿上午接到了毛头的电话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等回家后又得了赵红英那一席话,更是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昨个儿夜里更是直接一宿没睡着。这不,眼瞅着天亮了,立马出来给毛头打电话,一来是想问问春丽的近况,二来则是也想核实一下赵红英说的话。

    不是不信,而是不敢相信。

    当妈的,总是希望儿女们各个都好,结果到了赵红英嘴里,她闺女直接变了个样儿,叫她根本就没法坦然接受。

    本来张秀禾是想直接问春丽的,又怕自己不会说话刺激到春丽,毕竟这还大着肚子呢。寻思了许久后,她还是先联系了毛头,然后就把昨个儿赵红英说的话,大概的说了一下。

    毛头吓得瞌睡都醒了,他本来倒是有早起的习惯,架不住昨个儿听春丽哭了半宿,这会儿刚起来还有些迷糊呢,一听这话……

    “这是咋个说法?我、我吃喜宝做的饭已经吃习惯了,打小就这样啊!你问大姐有没有给我做饭?有时候她炖了汤,会喊我喝一碗,倒是真没单独烧过饭。过年我奶他们过来啊?我那会儿忙得很,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请奶吃过饭,倒是大哥还有大伟哥带着我和扁头他们去了华侨商店买东西,买了一堆呢。”

    听着话筒那头结结巴巴的问话,毛头越来越惊讶,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你说爬长城那个事儿?这个我倒是听说了,大姐没劝?我猜劝是劝了,就是没劝到点子上。三婶非要去爬长城,她可以说带去颐和园转转嘛,圆明园啊,故宫也成啊,反正三婶那人脑子特别简单,随便忽悠就行了,京市的景点多着呢!”

    “喜宝?她学校的事情我不大清楚……没有吗?一点儿都没有帮衬?喜宝那性子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懂个啥啊?嗯,没听她抱怨过,她一直觉得大姐人很好。我想想……”

    要说赵红英一席话喷得张秀禾思考了半天加整宿的人生,那么张秀禾这通大清早的电话,也震晕了毛头。

    毛头挂了电话以后,整个人都木了,木愣愣的站在小店窗户前,发了好久的呆。还是吴大妈唤回了他的魂:“接电话不要钱,回头记得来我这儿给家里人打电话啊!”

    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毛头晃晃悠悠的回了家,直到进了院子还有点儿懵,最后还是拿冷水抹了一把脸后,才稍微清醒了点儿。

    里头,春丽也起身了,她好歹也歇了半宿,稍稍恢复了点儿精气神后,终于想到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了。哪怕开除这个事儿真的没法挽回了,她还想把事情弄个明白。

    说句难听的,死也要让她死个明白啊!

    春丽脑海里想着去学校里找平常有些交情的前同事打听打听消息,推门一看,就见毛头傻乎乎的举着个帕子立在院子里,顿时惊讶了:“你咋还没去学校?”

    “这不是怕你有事吗?”毛头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会儿冷静下来,方才张秀禾在电话里跟他说的事儿,一股脑的全部涌上了心头。

    很多事情吧,只要别往深处想,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可一旦被人点破了,整个人就会犹如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就好像前头那些年月都白活了一样。

    没有人真的会愿意承认自己傻,多半人会选择恨那个欺骗了自己的人。

    定了定神后,毛头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春丽:“你先前在京大当舍管员的时候,咋就没在生活上照应喜宝呢?”

    春丽整个人都懵了,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毛头,半晌才说:“咋突然提起了这个?喜宝跟你说的?”

    “她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你就说吧,你当上舍管员以后,有没有帮她打个开水带个午饭啥的。”

    大学生的生活其实并不轻松,毛头自个儿也是大学生,很清楚住宿舍的种种不便。像冬天打开水,早上也就算了,像中午和晚上,大家都是一窝蜂同一时间冲向开水房的,除非正好撞上不用上最后一节课的日子,可那到底是很偶尔的。舍管员就不同了,学生们都在上课的时候,舍管员特别轻松,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打好开水再打几个饭菜。

    毛头想起当初在得知春丽去京市大学上班后,他还羡慕了喜宝很久,想着要是大姐是来他们电影学院当舍管员的,那他该多方便啊,再也不用排半个小时的队才能打到开水,也不用饿着肚子好不容易到打饭窗口了,好饭好菜都没了……

    结果呢?!

    “你说啥呢?每个大学生不都这么过来的?”春丽皱了皱眉头,不过她倒是相信了毛头的话,毕竟就像毛头说的那般,喜宝是什么性子她很清楚。

    见毛头还盯着她想要个明确的回答,她只能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说:“打一次水是没啥,那要是我打了一次,以后没完没了的天天叫我到时间就去打水呢?打饭也是,一次两次的真无所谓,我就怕这一打就是四年光景。”

    “你怕啥?怕时间不够用?不够你打毛线的?”毛头简直像是第一天认识他大姐一般,两眼跟探照灯似的,上上下下打量着,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再学校里都尽量装作不认识喜宝,就怕别人说啥裙带关系,你不懂。”

    “啥裙带关系?你不是凭自个儿的能力进去的吗?你怕人家说啥?再说了,没听说哪个学生还能走后门把自家姐姐弄到大学里当舍管员的。”毛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是不懂,他懂不起!

    “你知道个啥!前头四叔不是去学校了吗?学校里人人都知道喜宝家里条件好,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能排队打开水打饭的,喜宝咋不能了?我看她干活利索着呢,比我管的那栋楼的女学生能耐多了。”春丽说着,就往厨房走去,见里头冷锅冷灶的,不由的微微一愣,“你这都起来了,咋不生火做饭呢?”

    毛头又想翻白眼了,可目光落在春丽那隆起的肚子上,他还是忍住了气,走到里头蹲下来打火烧灶。等灶眼点起来了,毛头又问:“那吃饭呢?你这挨得多近呢,咋就不能周末把饭菜烧好,叫喜宝和我来吃?”

    “你不是总嫌我做饭不好吃吗?”春丽扶着腰看着毛头熟练的生火,往锅里头添水,又舀了米熬粥,“那坛子里还有青皮鸭蛋呢,捞两个出来放锅里蒸着。”

    “不能做饭,为啥你不能帮着买菜呢?”毛头一面听着他大姐的吩咐去捞鸭蛋,一面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可因为这些事儿都是他打小就做惯了的,加上心里揣着事儿,他也就没多想。

    “买菜不要钱啊?我说你今个儿是咋的了?问这些干啥?”

    毛头直接把已经打开了的坛子又盖上了,直起腰回头瞅着他大姐。

    春丽被看得心里毛毛的,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不明所以的问:“你又咋了?觉得我小气?你也说了,喜宝就那性子,我要是真的帮她买菜了,回头她能记得给我钱吗?保不准就给我来一句,‘谢谢大姐’。没了,这事儿就完了。那我呢?反正就那句话,一次两次的无所谓,次数多了谁受得了?她起码要念四年书,我供着她吃四年?”

    “她周末才回家一趟,吃也就吃两顿饭,忙起来经常一个月不回来,你就这么心疼那几个菜钱?”毛头已经懵了,他妈跟他说再多,都不如春丽说的这些话来得打击重,“那是你亲妹妹啊,大哥是你怎么对你的,你忘了吗?兄弟姐妹在外头要互相扶持,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春丽抿了抿嘴,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可犹豫再三还是闭了嘴。

    然而,毛头却没有就此罢休:“三叔三婶扁头他们千里迢迢来京市,你不喜欢他们,懒得招待他们,我猜你带他们出去玩也是怕奶骂你吧?行,反正咱们关系也不亲近,那奶呢?奶来京市过年,你请她吃饭了吗?你请她来家坐坐了吗?”

    “我倒是想请啊,可请了奶,三叔他们不得一块儿过来?”春丽已经很不耐烦了,“毛头你还小,你不知道什么是居家过日子,这亲戚啊,平常关心一下就成了,又不是真的一家人。”

    毛头直勾勾的盯着她。

    还真别说,厨房这边比较暗,毛头又因为先前要去捞青皮鸭蛋,走到了墙角里,那头没啥光线,他站在黑暗里眼神直直的看过来,哪怕是大白天的,也有些吓人。

    “三叔三婶是亲戚,奶也是亲戚,我和喜宝也是。难不成真的只有你男人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自家人?”

    春丽终于忍不住了:“你知道什么?喜宝根本就不是我们亲妹子,她不是爸妈生的!”

    毛头:……………………

    惊呆了,彻彻底底的惊呆了,方才春丽那一车的话,都没有这一句来得惊吓。

    已经开了口,接下来就没啥不能说的了。春丽稳了稳心神,索性都说了出来。

    “喜宝是三婶生的,她和臭蛋、扁头他们才是亲姐弟。三婶这人啥德行你也清楚,喜宝刚生下来时,三婶嫌她是个丫头片子不想带,咱妈心软就给揽了下来,这一养就是十几年,直到后来才过继给了四叔。”

    说到这里,春丽抬眼看了看毛头,半是劝自己半是劝毛头的说:“她根本就不是咱们大房的人,平时嘘寒问暖就可以了,管那么多干啥?臭蛋也是,你没见我来了京市那么多年,除了被我妈逼着那两回外,就没去瞧过臭蛋吗?又不是亲的……”

    毛头整个人都要不好了,饶他平日里能言善辩,这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无话可说,无从说起。

    许久许久,久到锅里都冒出米粥的香味了,毛头才猛的开口:“所以,我跟喜宝根本就不是双胞胎?!”

    春丽已经开始拿碗盛粥了,这一幕相当得熟悉,令毛头想起了以前在老家时,仿佛也是他和喜宝生火做饭,等饭菜好了,身为大姐的春丽这才拿过碗筷,帮着端到堂屋里。

    该说啥好呢?春丽不是完全不干活的,她也干活,就是尽挑着轻巧且露脸的活儿干。

    “你说胡话吧?你跟喜宝都不是一个爹妈的,咋可能是双胞胎呢?你俩户口本上的生日差了半个月呢!”

    致命一击。

    毛头直接走出了厨房,站在早晨的阳光下,整个人好似要飞升一般。

    他一直以为,自己长得跟喜宝是一个样子的,虽然皮肤被晒黑了,可底子还是很好看的。可春丽的话,犹如一记轰雷劈在他的天灵盖上,把他劈了个外焦里嫩,都能闻到糊味儿了。

    “等下我还要出门一趟,找人问问到底是咋回事儿。你赶紧来喝粥啊,真是的,我嘴里发苦,就想吃口咸的,让你蒸个蛋都不会……”

    春丽在厨房里絮絮叨叨的,其实站在她的立场上来看,她做错了吗?堂妹啊,看赵红英就知道了,平常有事没事就去找赵红霞唠嗑,她也这么干了,每次喜宝回来,她都有陪在身边瞎聊,也有嘘寒问暖,让喜宝用功念书,天冷记得添衣,要多喝水,等等。过年那会儿她还送了喜宝一条老厚实暖和的围巾呢,还要她咋关系呢?堂妹,又不是亲妹妹!

    不一会儿,春丽吃完了早饭,又草草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跟毛头打了声招呼后,就出门去了。

    徒留毛头一人站在太阳底下思考人生奥秘宇宙由来……

    这一思考,就是一个小时。

    及至春丽嗷嗷哭着跑了回来,才把三观重塑中的毛头给吓醒。幸好,是吓醒而非吓死。

    “你又咋了?!”

    毛头都要疯了,明明他才是受到伤害的那个,好心来安慰他姐,结果被他姐吓得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刚觉得稍微缓和了点儿,这货又跑回来吓他了!!

    “毛头!我是被人给举报的!不知道是哪个黑心烂肠的东西,居然举报我?我跟人家打听过了,领导就是收了举报信后,才把我开除的,匿名的,敢做不敢当,就不怕遭报应?”春丽边哭边咒骂着,气得胸口上上下下的起伏,顺便又再度把毛头吓了一跳,生怕她骂人骂得太起劲儿,直接给撅过去了。

    “你先消停消停,来来,回屋再说,坐下再说。”毛头赶紧先把人给安顿好了,不然他还能怎样?这是他亲大姐,再怎么无奈,也不能看着人在自个儿跟前出事。

    “咋有那么恶毒的人呢?我碍着谁了?领导也是,举报人说啥就是啥,他咋不问问我的意思呢?”

    毛头深以为,能在京市大学当上领导的,不可能那么智障,问肯定是问过的,只怕问的不是春丽本人,而是周围的人。

    ——春丽是舍管员,被举报肯定也是工作上的问题,那么最好的问询人必然就是她所管理的那栋宿舍楼里的大学生。

    把人安顿好后,毛头尽可能语气平静的劝她:“你要是我那栋楼的舍管,我也照样举报你。可你要是工作干得好,还怕被人举报?我们学校也有人嫉妒我,嫉妒我跟女同学关系好,嫉妒老师们喜欢我,嫉妒我文化课专业课成绩都好,那我咋没出事呢?偏就你出事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啥毛病都没有,领导也不能随便开除你。”

    张秀禾错了,她以为自己不会说话,所以想让毛头多劝劝春丽。然而她忘了很重要的一个事儿,毛头是特别会说话,捅人心窝子,一捅一个准儿。

    春丽又气又急,当下哭得更厉害了。她以为出事之后,家里人应该都站在她这边,义正言辞的帮她摇旗呐喊,声讨黑心领导,还有那个丧尽天良的举报者。

    毛头见她这样,都能给气死:“你到底想干啥呢?现在工作已经丢了,哭有啥用?说白了,错在于你,我就不信京大的领导会单凭一封举报信就把人开了,他要是敢这么干,他早八百年就先被开了!说来说去,还不是你把舍管员做成了人家百货大楼的售货员、国营饭店的服务员?当初我给你表演过吧?你还真看出感觉来了,学习能力可真强啊!你当初咋不干脆报考电影学院呢?哦,对了,你考不上。”

    一想到自己当初花了三块钱买来的复习资料,特地让强子给春丽送过去,本以为有了这套专门针对当年高考的复习资料,他大姐就算考不上一流大学,起码也能混个师范护校之类的上上。结果倒是好,他大姐没考上,倒是帮了陶安一把。

    当然,毛头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复习资料嘛,完全可以共享的,可他后来无意间听春梅说起,说春丽当初就觉得自己考不上,又怕陶安工作太辛苦分心,就帮着做了好些厂委的工作,还帮着洗衣做饭,让陶安全无后顾之忧。

    知道这个事儿时,春丽已经跟陶安结婚好几年了,毛头虽然心里膈应,却也不是那么不懂事儿的人,又想着春丽那会儿的成绩的确不大好,考上大学的希望确实很渺茫。

    可现在想想,他咋觉得自己当初贱得慌呢?说来,那买书的三块钱还是借喜宝的,到现在他都没还上呢。

    这头,毛头都快把自己气成蛤.蟆了,那头,春丽却嘀咕道:“咋就错在我呢?打毛线做私活算什么错?又不止我一个人那么干。”

    毛头“嗖”的一下扭头看她:“那我懂了,敢情你还有别的更严重的情况?你到底在京大干了啥啊?”

    干了啥?春丽也想不起来她到底干了啥。准确的说,她是真的没干啥,能不干的都没干,哪怕是必须干的,也是能拖就拖,横竖别人看不下去了总会帮她干的。

    认真的思索了半天,春丽突然想起一个事儿:“对了,前几天宿舍里有两个女同学闹了矛盾,吵得很厉害,我就过去帮着调解了。”

    “然后呢?”

    “然后她俩就打起来了。”春丽顿了顿,又说,“现在的大学生啊,拿着家里的钱不好好学习,就盯着那些个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人拉住,差点儿磕着我的肚子。”

    毛头:……………………

    扑面而来的全是绝望啊!

    人家本来是吵架的,被她一调解,直接打起来了。

    毛头心道,搞了半天,还真是他会错意了,被举报还真不是为了打毛线的事儿。他说呢,哪个大学生吃饱了撑着盯着舍管员看,反正他是懒得管舍管员干啥的,就一个要求,别来烦哥!

    内心无比绝望的毛头,捂着胸口看着春丽,坚强的开口问:“你还有没有别的事儿?”

    别的事儿嘛,要说起来也是有的。

    春丽努力的回忆着:“就这学期刚开学那会儿吧,有个女同学打扮得妖里妖气的,涂脂抹粉的走出宿舍楼,好像听说是去见她对象啥的。我眼尖呢,一下子就叫我给逮住了,我就说她,‘你脸上抹的啥,赶紧给我擦干净了’。回头我就找了个湿毛巾,给她把脸上的粉给抹了。我还好好的教育了她一顿,让她别乱花父母的钱,心思放到学习上去。”

    毛头吓得噗通一下坐在地上,其实他更想跪在春丽面前。

    “你猜怎么着?我好心教育她,她居然还给我回嘴,说啥……我记得,她那会儿说的是‘对啊,我不好好学习,将来迟早当舍管员。’你说气人不气人?”春丽低头一看,毛头已经吓趴在了地上,“你干啥呢?有椅子不坐,坐地上?你是不是傻?”

    随口怼了毛头一句,春丽继续说:“我当时气坏了,直接让人把她的辅导员叫来了,最后是通报批评。”

    毛头:…………………………

    我真的好绝望啊!

    织毛线算个毛线啊!!

    大姐你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春丽是真的不懂,事实上很多人都不大懂,卸妆是一件多打的事儿。可毛头懂啊,他们电影学院,别说女同学了,连男同学去试镜前都会收拾的体面一些。也就是像京大这种学习氛围太浓的学校,基本上看不到化过妆的人,可说句良心话,人家化妆管你啥事儿啊?!

    强制卸妆,学期初还是大冷天,春丽肯定不会帮着兑温水。人家精心化好妆,打算出门跟对象约会,你拿了个透心凉的湿毛巾把人给抹干净了……

    毛头无比真诚的说:“我错了,你这要是在我们学校,铁定不会被举报的。”

    “对吧?就是他们胡来!”春丽觉得毛头终于说了句人话,然而毛头只是没把话说完。

    “你这个,在我们学校是要被打死的。”

    “啥意思?这种放在几年前都是要被批.斗的,不就是作风问题?”春丽不服气的嚷嚷着,“他们辅导员过来后也训她了,还给她全校通报了。”

    然而,人家是辅导员,你只是个舍管员……

    毛头真的好绝望啊,他突然发现春丽以前怼他的那些都不算啥了,另外他也怀疑,他姐这些年到底是咋活下来的?

    不等毛头开口发问,春丽主动帮他解了惑。

    “反正就是那帮大学生娇气,我以前在厂子里上班时,看到涂脂抹粉的车间女工,上去就是一帕子给擦了,吓哭的也不是没有,回头不一样乖乖给我赔礼道歉,说以后再不敢了。”

    毛头:……………………

    不在沉默中变态,就在沉默中爆发。

    “你咋那么多事儿呢?就你能耐?就你最能耐!!”

    “人家京大学生,哪个不是天之骄子?比你这个高中生强上千倍万倍!你以为你是谁?舍管员管人?说好听点儿,你是去服务那些大学生的,说难听点儿,你就是上赶着去伺候那群大爷的!”

    “你还当舍管员呢,仓库管理员倒是可以试试,别糟蹋人家祖国精英了!受不住啊!万一来个心理素质不好的,跟你同归于尽了,你死了是活该,人家呢?大好前途都叫你给毁了!”

    “那是京大!京大!!教授和学生才是京大立足的根本,你以为你是谁啊?缺你不得?干不好就滚蛋!京大还能缺了人干活?你们领导也是瞎,居然忍了你半年才开了你!”

    “京大的学生素质就是高啊,太高了!你去我们学校啊!你上去给我抹一个看看,纷纷打得你亲妈都认不出来!”

    ……

    怒怼了春丽之后,毛头直接就跑了,他出门就去了吴大妈那个杂货店里,二话不说就去拨电话。

    小半刻钟后,张秀禾气喘吁吁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喂?毛头!”

    “妈,我管不了我大姐,你自个儿跟她说去,我今个儿算是真正认识她了!”

    “咋、咋的了?毛头你别吓妈,有话好好说,你大姐她咋了?”张秀禾都急疯了,她以为让毛头劝了之后,事情多少会有些好转,然而她并不知道,就因为这番对话,毛头被刷新了三观,同时已经暗中决定对他大姐划清界限了。

    毛头定了定神。

    有些话,必须说清楚,而且越早说清楚越好。不单是春丽对家里人的态度,还有就是她那个自以为是的德行。再有就是,她现在怀着身子。

    旁的不说,现在陶安不在家,而且是经常性的不在家,春丽一个人过日子,没出事当然是最好的,可一旦出事了呢?喜宝跟她挨着住,一旦真有点儿啥问题,绝对会被怨上的。

    像啥——

    “你姐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回家住?”

    “学业再重要有你姐重要?她怀着孩子啊!”

    “暂时别住宿舍呗,回家住啊,最多也就是每天早起晚归的,克服一下!”

    稍稍冷静了一下,毛头沉声对电话那头的张秀禾说:“我大姐现在情况很不好,精神状态也不稳定,喜宝和我这学期功课都很紧张,没空见天的守着她。回头丢她一个人在家,万一磕着碰着咋办?你赶紧联系一下我姐夫,让他回家住,大不了多天不亮就出门天抹黑了再回家。”

    “这是咋说的?丽丽不是说陶安平时很忙吗?这早出晚归的,身子骨吃得消?再说这会不会耽搁他的前程?”

    “吃不消就别搞大她的肚子啊!前程?谁还没个前程啊!”毛头直接火了,他本来就不是啥好脾气,见他妈还一副想和稀泥的样子,干脆直截了当的说,“反正我把话给你说明白了,要是你不联系人,回头要是有个啥事儿,我是不管的,你也别和我说什么那是你大姐,你咋不看着点儿。我咋看?谁他娘的有空见天的看着她?读书又不是当舍管员,还能闲得天天打毛线?”

    “不是……妈不是这个意思……就是……”

    “我懒得管你是啥意思,谁搞大的肚子谁负责!你开不了口,就让我爸给陶安打电话,不然叫我奶去也成。横竖我已经把话带到了,后面的事儿别来找我,找我也没用,一概不管。她又不是没老公,她老公又不是在外地!”

    毛头起先还压抑着脾气,可越说越来气,而且有些话一旦说破了,只会觉得越发真实。

    春丽不出事当然是最好的,一旦真的出了事儿,毛头反而能被摘出来,因为他离得远,他还是个男孩。可喜宝呢?毛头担心,就春丽那性子,真出事了,怨得不是自己,也舍不得怪她老公,只会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而那个别人……

    真不是毛头多心,他到现在脑海里还回想着刚才春丽在院子里咒骂那个举报者的表情,是真的恨极了,那种恨不得对方一夜暴毙的怨恨。可讲良心说,对方没有诬告。

    你失职在先,无论对方是有私怨还是真的一心为公,都有权利去举报。这就好比,前两年被枪毙的那个副省长,不就是因为一封举报信,这才引起上头的重视,彻查下去非但丢了官帽,连命都丢了。

    是举报人害死了那个贪官吗?

    难道不是因为那个贪官自个儿作死在先吗?

    你自个儿作死,我送你去死,哪儿做错了?

    毛头心里是有数的,可喜宝是真的无知无觉,啥都不知道。她这会儿正在学校里上课,还盘算着午休跑出来看她大姐。她不清楚她大姐为啥会被学校开除,也不知道其实大姐一直把她当做普通亲戚来看待,更不会知道万一有个啥事儿,她就是现成的背锅人选。

    她啥都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此时的电话那头,张秀禾彻底懵圈了。赵红英的话,她没有全信,总抱着一丝希望,盼着是妈太多心了,把事儿往严重了说。本想着让毛头看顾着点儿,再劝着点儿,哪曾想……

    毛头比赵红英还狠,祖孙俩联手给了张秀禾两闷棍。

    “毛头啊,你咋对你姐、对你姐夫有那么大的怨气呢?”张秀禾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我姐夫到底在干啥,来京市那么长时间统共没见过他两回,本来就是他媳妇儿怀孕,就该他来照看,现在变成了喜宝照看,疯了吗?万一有个啥事儿,喜宝就是现成背锅的,反而那个撒手不管的男人,屁事没有说不定回头还能来怪你!要我说,当初就不该买挨着的房子,非但没省事,还多了不少事!”

    张秀禾越听越不敢相信毛头竟然有那么多的埋怨,想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弱弱的说:“可那不是你大姐吗?”

    “对啊,就因为她是我大姐,不然你以为我会管她?别家都是当姐姐的照应弟弟,真没见过还在读书的弟弟照应已经结婚好几年顶着个大肚子的姐姐!我姐夫呢?”

    电话那头没声儿了,毛头也趁机稍稍平复了一下,缓了缓语气:“对了,妈你回头转告她,叫她把乡下那套收一收,别在祖国的首都搞以前乡下那套。还化妆打扮会□□,她咋不干脆往胳膊上套个红袖箍冲到人家家里打砸抢呢?她那么能耐还当啥舍管员啊,当京大校长都委屈了她!!”

    说着说着,毛头又压不住火气了,宋春丽简直就是刷新了他的三观。说句不怎么恰当的比喻,简直比他三婶还恶心,起码袁弟来天生就是个傻子,用他奶的话来说,你跟个傻子计较个啥啊?

    电话终是挂了,毛头付了整整两块钱的电话费。

    于是,他更生气了。

    回去拿了自己的东西出来,毛头看都没看春丽一眼,径直就去了喜宝他们学校,等找到喜宝后,径直跟她说自己准备回学校了。

    喜宝一脸的惊讶:“那大姐咋办?”

    “我让我爸给姐夫打电话了,让他回来照看他婆娘,你别担心。”毛头心下暗道,都这样了她老公要是还不回来,那还生什么孩子?生来干啥?趁早离婚得了!

    喜宝是想不到这些的,她只是单纯的觉得毛头哥既聪明又值得信赖:“好,那我就放心了。”

    “暂时别回去了,省得你回去了,大姐还要忙着招呼你,她和姐夫两口子处起来更方便些。”毛头特地多添了一句。

    “嗯,哥你说得对。”

    毛头目送喜宝欢欢喜喜的走开了,心下叹了一口气,决定回头再给他奶挂个电话好了。

    ……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中午过后了,幸好徐向东帮他打了饭,看到他回宿舍,立马凑过来:“哥,你上午去哪儿了?我给你买了早饭你都没吃,差点儿没把我给撑死。”

    哦不,你不会撑死的,最多蠢死。

    搁在平日里,毛头肯定会怼一嘴,可他现在心好累,一点儿也不想说话。及至吃过午饭,又喝了一缸子水后,这才恢复了点儿精气神。

    “我跟你们说个事儿,我大姐呢,她在京市大学里当宿舍管理员,她牛了逼了!……”

    把事情掐头去尾的挑重点说了说,毛头自己说着说着,都觉得他大姐太能耐了,当啥宿舍管理员呢?她真的是当校长都屈才了,应该去宇航局啊,有她在,何愁火箭上不了天?!

    等毛头把事情说完了,全宿舍先是一片安静,随后全体起立鼓掌。

    啪啪啪——

    “你大姐可真有勇气啊!是条汉子,可真敢啊!”

    “她不被举报谁被举报?不被举报天理难容!要是我我也举报!”

    “京大的女同学们素质真高啊!搁在咱们学校,铁定出人命了。”

    毛头:……………………

    我本来是想吓唬吓唬你们的,这个反应跟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