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08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88章 第08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88章

    春节过后, 毛头还是不见踪影, 而是连个信儿都没有。然而,老宋家一群心大的,压根就没把这事儿搁在心里。唯一有点儿担心的喜宝, 又觉得她哥那么厉害, 咋会有事儿呢?

    于是,一大家子人都是该干啥还干啥, 见天的傻乐呵。

    正月初一晚上, 京市政府前头的广场上会举行盛大的烟火晚会,人人都可以去看。强子和大伟早就盘算好了,带弟妹们去凑凑热闹, 毕竟跟老家过年放炮竹不同,这可是烟火啊!

    春丽第一个拒绝了, 比起人挤人, 她更想窝家里烤火吃瓜子。自然,她男人陶安选择陪老婆和老婆肚子里的孩子。

    扁头哥仨倒是非常兴奋,他们打小就很喜欢炮竹。这些年家里条件一直不错, 每回过年老宋头都会给他们哥仨买几盒擦炮玩。唯一遗憾的是, 擦炮太不经放,一盒要一毛钱呢,没一会儿就玩完了。因此, 一听说可以看一整晚的烟火, 这仨小的高兴得“堂哥长堂哥短, 两个堂哥都是大大大好人”, 反正拍马屁的本事倒是高杆得很。

    喜宝原先没打算去,不过一听说她奶想去凑凑热闹,立马放下书本和笔,颠颠儿的奔到她奶身边,一把挽住了她奶的胳膊:“我也去!”

    剩下的宋卫民俩口子决定留下来看家,只是还没说出决定,一大群人已经涌了出去,尤其是扁头哥仨,跑得贼快,边跑还边招呼哥哥姐姐快点儿走,万一去晚了就抢不到好位置了。

    眨眼间,小院里就只剩下了宋卫民俩口子。

    宋卫民乐呵呵的上去把院门给关上了,又去厨房把土灶点上,虽然厨房里有煤饼炉,可他一直没学会怎么用,反正只是烧个水而已,他就慢悠悠的点了灶眼,边烤火边烧水,还盘算着其他人回家的时间,认真的思考要不要给他们准备点儿宵夜。

    袁弟来就没他那么好的心态了,在屋里气了半天也不见宋卫民回来,就索性披上衣服去厨房找人了:“你干啥呢?还没吃够?”

    “我就烧点儿水,把晚饭的锅碗瓢盆给洗洗涮涮,再把热水瓶给灌满了,省得妈他们回来还要点炉子烧水。对了,你说我要不要准备点儿宵夜啊,他们怕是没一两个小时回不来,到时候晚饭吃的也都没了吧?做点儿啥好呢?”

    比起动不动就心态爆炸的袁弟来,宋卫民是真的稳,他一贯都是知足常乐的人,对比一下前些年吃不饱穿不暖,现在的日子多幸福啊,就算他想一天吃五顿饭,他妈都不带骂人的。至于老婆孩子,他当然知道自家婆娘不如大嫂二嫂,可那又怎样呢?

    人要知足,起码他有婆娘有儿子,比起那些老光棍,不知道要强多少。

    这不,回答着袁弟来的话,宋卫民已经把晚饭的锅碗瓢盆泡到了冷水里,想着以前过得苦日子,他不由的又叨逼开了:“想当年啊,别说洗个碗还泡水,还烧水洗了,那是连碗筷都不用洗。洗啥洗啊,饿得恨不得把盘子都舔干净了,瞅着还有丁点儿油花花,也要拿水泡了再喝下去。哪像现在啊……”

    “现在咋了?你儿子们都跑出去了,你没瞧见啊?”袁弟来愤怒的捶了下厨房门,打断了宋卫民的话。

    宋卫民一脸诧异的抬头看她:“是出去了,跟强子他们出去的啊,妈不是也跟着去了吗?有啥问题?”顿了顿,他后知后觉的想起袁弟来一贯对儿子们看得紧,不由的长叹一口,“扁头他们不小了,你总不能一直拘着他们,男孩子啊,就该出去闯荡一下,也就是我了,有心没胆。反正将来扁头他们要是想出去闯闯,我一定不拦着。”

    “你不拦着我拦着!看看臭蛋,他不就是一出去连家都不回了吗?反正我不准扁头他们出去,村里不好吗?还有,跟着强子和大伟也就算了,这不是连喜宝也一道儿去了?”

    “妈也跟着出去了,你咋不说?”宋卫民越来越不明白了袁弟来了,又或者干脆说,他就从来没懂过他婆娘,“说要上京市的人是你,现在又不让扁头他们出去玩,那你年前干嘛要闹着跟出来?你还嫌弃扁头他们学习成绩不好,那还非要他们跟着强子和大伟玩,不让跟着喜宝,明明喜宝的成绩那么好。”

    “你懂啥!你啥都不懂!”

    “成成,你最能耐。”宋卫民懒得理会她,瞅着水快开了,就拿大瓢舀到了盆里,就着里头的冷水,先把一堆的碗筷给洗干净沥干水搁到了碗柜里。接着,他又拿着破布,把厨房台面以及周边角落里都擦了个一干二净,完事后还拿着扫帚把地面扫了一遍,又杵着个拖把将里外都收拾了一遍。

    袁弟来气得都眼充血了,这就是她男人啊,一天到晚不是闷头干活就是蹲墙脚当木头人。

    前些年也就算了,村里人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可最近一年里,尤其是那帮子跟着赵红英来过京市的人,回去以后哪个不是大干特干?真以为她年前死活要跟着一起上京是为了自己?才不是,她是想让宋卫民也出来见见世面,等回去以后,也能出息起来,挣一番家业好叫她和儿子们享福!

    结果呢?

    结果呢!!

    就在袁弟来气得快升天之际,宋卫民再度倒了水开始重新烧热水,他还特地往各个屋里都跑了一遍,把所有的热水瓶都拿了出来,已经半温的水全叫他倒盆里了,只等水开了以后都灌上滚烫的开水。

    “你就只知道干这些老妈子的活儿!”袁弟来好气啊,她都快气成蛤.蟆了,宋卫民还在那头干干干,就跟老牛一样,弓着背就知道干活。

    偏生,因为先前的话不投机,宋卫民已经打定主意不理她了,起码今天不想跟她说话。因此,哪怕听到了这话,他也权当自己聋了。

    他烧开水,灌好热水瓶,再把热水瓶一一送回各屋里,瞅着有些家具上落了灰,他就拿着抹布重新抹了一遍,再把堂屋的地面扫一遍,家里家外全部收拾好了,又把明天要吃的菜拿出来搁在厨房台面上……

    袁弟来的心态他是不懂,但是袁弟来会说啥,他却是再明白不过了。在家里,就一直嘀咕扁头的学习成绩不好,以后没出息,可要他说,扁头那就不是成绩不够好,而是不够差。就他们家来说,分明就是成绩越差的越有出息。

    看看强子和大伟,再看看臭蛋。尤其是臭蛋啊,红旗小学的曾校长也说了,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就没碰上过类似于臭蛋这样的学生,这已经不是成绩差了,是多年以来所有的考试门门都是鸭蛋,太不容易了!可臭蛋这不是挺有出息的吗?也许挣的钱是没强子和大伟多,可他年纪小啊,再说知名度高啊,上过报纸也上过电视,多了不起啊!

    搁在建国以前,这叫啥?叫光宗耀祖!

    等前前后后都忙活了一圈,宋卫民终于寻不到任何可干的活儿了,又见袁弟来被他气得立在厨房门口,宁愿挨冻也坚决不回屋里烤火,一下子他又心软了。

    仔细想了想,宋卫民软了口气劝道:“别生气了,你早先不是说想臭蛋了吗?就算这次来京市看不到,等九月份就能看到了。”

    见袁弟来突然回过头来看他,宋卫民直觉这事儿有谱,语气也变得高兴起来:“我是听大哥说的,臭蛋九月份要去上海比赛,到时候有电视直播的,你可以在电视上看到他。要不咋说大哥大嫂能耐呢,臭蛋以前跟着咱俩多没出息呢,一过给大哥大嫂,立马就出息了,能赚钱还孝顺!你说咱们要不要去求求大哥大嫂,让他们也教教扁头?”

    袁弟来:………………

    外出看烟火晚会的老宋家其他人完全没有想到,宋卫民又干大事儿了。就连赵红英都小看了她这个愚蠢的三儿子,等她回去就可以看到被气趴下的三儿媳妇儿了。

    而此时,好巧不巧的,强子也在问扁头。

    “你妈咋了?咋从昨个儿我们回来就看到她拉着个脸,还一副蔫了吧唧的样子。生病了?病了还跑京市来?春运期间的火车啊,那简直能逼死个人!”

    扁头原本是高高兴兴的跟在两个堂哥身后当跟屁虫,结果一听到这话,立马被勾起了内心深处的噩梦。

    被春运所支配的恐惧。

    “别提火车好不好?我差点儿没在火车上被挤出屎来!”扁头强烈抗议道,而一旁的宋东宋西赶紧拿眼瞪他,一副你要是敢说我俩的糗事,我们就断绝兄弟关系。

    还好,扁头也同样不想提,他不觉得揭露自家弟弟们在火车上被挤得尿裤子是个好笑的事儿。呃,也许外人听着的确挺好笑的,关键是这俩是他亲弟弟啊,他这个当哥的一样会被耻笑的好吗?

    见扁头没有第一时间说话,宋东宋西赶紧立马开口把话题岔开,首选的话题当然是回答大堂哥的话了。

    宋东抢着说:“还不是我妈她犯傻,大堂姐说了又说,现在这天气去长城就是找罪受的,山上冷啊。可我妈她非要去,打死也要去,明知道山上冷得慌,她就是要去!”

    宋西也帮着解释;“我妈她说,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市,咋能不去长城玩一玩呢?上一次,乡亲们都去过了,她也不能落后。还说啥,不到长城非好汉,她要当好汉!”

    惨剧就是这么发生的,春丽的性子其实是随了赵红英的,当然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可面对傻子执意要去作死,她拦了几次没拦住,也就随便了。横竖冻一下又不是真的死了,而且她的想法是,一旦上去后发现太冷了,袁弟来应该会立马打道回府的吧?

    然而,春丽错了。

    一提起那天去长城的事儿,扁头哥仨都是一把辛酸泪。

    这会儿听到俩弟弟哭诉,扁头也忍不住倒起了苦水:“大堂姐说了,真要去就去吧,等上去以后发现实在是太冷了,就立刻下来啊,没班车也没关系的,在人家卖吃的店里坐一会儿,然后再回市里。结果我妈她也不知道是咋想的,愣是要爬长城!”

    “爬了俩小时,我们跟着吹了俩小时的风啊!”

    “要不是最后我爸发了火,领着我们几个回去了,我妈她还能继续逛下去,还说乡亲们都说错了,长城上哪里来的人啊?胡说八道,一个人都没看到!”

    仨小只那叫一个悲愤啊,不过想想春丽大堂姐私底下给的压岁钱,到底还是高兴了起来。

    京市里是啥规矩,他们是不清楚。不过老家那边,的确没有同辈之间给压岁钱的习惯。就算春丽大了他们不少,可只要是同辈的,就没必要,哪怕真的要给,也是由身为大伯和大伯妈的宋卫国俩口子出面给的。

    这时,大伟凑过来嘿嘿一笑:“你们猜,为啥上回乡亲们去爬长城看到了不少人,这回你们却一人也没瞧见?”

    “为啥啊?”扁头哥仨齐齐问道。

    大伟笑得一脸奸诈:“因为……大家都不傻啊!”

    这几天京市的温度始终在零下十五度到零下二十度之间,而且时不时还飘着雪,在这种天气往山上跑,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哦,还需要暂时把脑子放下来,毕竟无知才是最大的勇气。

    ……

    前头哥几个笑闹成一团,走在最后头的赵红英和喜宝当然也听到了,毕竟他们又没有刻意压低了声音。

    赵红英那叫一个无奈了,这一刻,她真的有认真的自我反省,啥叫带傻子出来玩一圈也没啥?钱是花不了几个,她也的确不心疼那几个车票钱,可她心疼她的脸面啊!

    丢脸丢大了!

    幸好,没等赵红英懊悔多久,市政府广场到了。

    烟火晚会其实不算真正的晚会,也没啥主持人,就是到时间了放烟火给大家看。因为是今年第一回办,有些仓促,好在这年头哪怕是京市本地人也未必真的见过世面,所以观众们都还是很捧场的,早不早的吃过晚饭,穿上暖和的大衣就守在了广场上。因为离开始的时间还有差不多十分钟,这会儿多半人都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着,大过年的,光是吃的就能说半天,一点儿也不觉得闲得慌。

    在强子的带领下,老宋家一群人很快就寻到了一个好地儿,看着虽然不大起眼,不过等烟火晚会开始以后,大家伙儿才觉得这地儿真好。

    强子还在那儿吹牛:“我老早就来这边瞧过了,问过了哪儿好哪儿不好。哪像三婶,大冬天的去爬长城,她咋不去海边转转呢?冬天啊,山上和海边最冷了!”

    大伟在旁边叫停:“你可别折腾了,万一叫三婶听到了,她闹着要去海边咋办?我倒是不心疼她,我心疼咱们这仨小堂弟,太可怜了。喏,那边有卖茶叶蛋,扁头,哥给你钱,你给咱们所有人都买两个来。”

    扁头“嗷”一声跳了起来,接过钱就往茶叶蛋摊子跑去,宋东和宋西也赶紧跟了上去。

    仨小只喜欢其他两房的哥哥姐姐是很正常的,因为自家爹妈手头上都没有闲钱,而堂哥堂姐们却有的是钱。别说大款一样的强子和大伟了,就连还在家乡纺织厂上班的春梅和春芳两个堂姐,对他们也好极了,每个月回家的时候,都会捎带些糖果饼干回来,又因为家里现在就扁头他们三个小孩子,这些零嘴最后进了谁的肚子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哪怕不是特地给他们买的,他们仨也记这个情。

    对了,扁头还记得他妈暗地里瞧不上春梅和春芳,说她们没出息,连高中也没考上,就念了个初中毕业。现在其他人都去京市了,就她俩老老实实的待在工厂里上班,拿那么点儿工资,太没用了。

    每次听到这个话,扁头就忍不住翻白眼,回头就学给双胞胎弟弟们听,站在过来人的立场上,以长兄的身份教育两个弟弟,傻子就别想太多,反正他觉得春梅和春芳两个堂姐都很出息,在城里上班啊!比傻子妈能耐多了!

    在扁头不间断的教训下,宋东和宋西……

    彼时,买好了茶叶蛋,仨小只赶紧给哥哥姐姐和奶送去。刚好,烟火晚会也开始了。

    没有后世那么繁琐的领导说话,到时间了,就先来了个大礼炮,在一声巨大的声响过后,原本已是漆黑一片的夜幕中炸开了一朵巨大的烟花,颜色绚丽光彩夺目,一下子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扁头哥仨都惊呆了,他们早先听强子说来看烟火时,就问了啥是烟火,强子的回答说就是炮竹。

    然而……

    这是炮竹?!

    炮竹的祖宗都没那么能耐啊!!

    不止仨小只看呆了,喜宝和赵红英也是仰着头瞪圆了眼睛看着烟火在夜幕中不断炸开。第一记礼炮还仅仅是个开幕,重在声音响亮,之后才是真正的视觉盛宴。

    烟火一个个在夜幕中绽放,从最简单的花朵状,到后面的连环炸,还有各种五彩缤纷的火树银花,愣是将半边天空染成了不夜天。

    这一刻,所有人都忘了冬日里的寒冷,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生怕一不留神就错过了一出好戏。广场上,一时间除了礼花的炸响声,再无其他声响。

    及至最后一记烟花在半空中绽放,大喇叭里响起了本次烟火晚会到此结束的声音,广场上的人们这才砸吧砸嘴,一脸意犹未尽的开始散去。

    强子又开始卖弄了:“我跟你们说,这次只是试一试,如果烟火表演效果好,观众反应也热烈的话,以后年年都会办。而且还会越办越好,花样也会更多,谁让今年有些仓促呢?”

    仨小只好开心,可转念一想,今年是来了,以后……

    大伟察觉到了这一点,指着一旁还没散去的小吃摊位哄他们:“那边有烤地瓜,还有烤玉米,你们想吃不?哥请客。”

    一下子,仨小只又高兴起来了。

    赵红英也忙着跟喜宝感概:“要不咋说天子脚下好呢,真的是哪哪儿都好,咱们家那边,说是买肉不用票了,可好几次等我进了县城,肉都卖光了。哪像京市里,我下午去呢,肉摊上还有一半的肉,不光有猪肉鸡肉,连牛肉都是每回去都有的。还有这烟火……对吧?是叫烟火吧?咱们那头只有炮竹,就听个响儿,也就你爷疼孩子,每年都拿钱给他们买几盒过过瘾,我是舍不得的。”

    喜宝笑眯眯的靠在她奶肩上,甭管奶说啥,她都高兴的附和着。及至她奶说完后,她才道:“既然京市那么好,奶你就别回去了,留在这儿陪着我多好啊!”

    “那哪行呢?”赵红英本能的拒绝了,可她一看喜宝一副失落的模样,又临时改了口,“宝啊,等你大学毕业了,在京市里找到了工作,成了家立了业,到时候你要是再说想接奶过来住,奶一定答应。”

    “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喜宝高兴极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有了宋家三房的特质,从喜宝到臭蛋,再到扁头以及双胞胎,全有一种知足常乐的气质,当然不是像袁弟来,而是随了宋卫民。

    有时候,知足了,才会感到幸福快乐。

    这时,赵红英也想到了老三俩口子,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长城有啥好看的?傻子们非要上去挨冻,烟火多好看呢,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这更好看的东西,傻子们又说啥都不出来。图啥呢?”

    喜宝果断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才好,你要是知道傻子在想啥,你也跟着傻了。”赵红英总结道。

    这天晚上,老宋家这一群人特别得尽兴,等回家后,又见家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每个热水瓶都被灌满了滚开的水,就连厨房的大铁锅里也温着水,洗洗涮涮后,赵红英祖孙俩就钻一个被窝睡觉了,临睡前还顺便想念了一下毛头,当然主要是喜宝在念叨,赵红英并不惦记毛头。

    有喜宝想着就可以了,第二天上午约莫十点左右,毛头就吭哧吭哧的回家了。

    早两个多小时,赵红英刚从菜市场回来。如果是他们老家,正月里你就是有钱也一准买不到任何东西,全都回家歇着去了。可京市不愧是首都,素质就是高,尤其是那些做小买卖的人。

    这不,她买了一大块五花肉,化冻之后就开始剁剁剁。

    今个儿中午吃饺子,猪肉白菜馅儿的。

    毛头回来的时候,赵红英就在厨房剁肉呢,她习惯了两手都拿刀,横着剁竖着剁,剁剁剁,噼里啪啦一阵钝响,还别说,特别有节奏感,听多了还觉得挺好听的。

    听到院门吱嘎嘎的响声,赵红英直接举着刀就出来了。

    一手一把大菜刀,配合着她一身的杀气,差点儿没把刚推门进来的毛头吓得跪下来叫祖宗。

    “奶!奶你冷静一点儿,别激动别上火!这里是京市,杀人是犯法的,就算我是你亲孙子,你把我砍死也是要坐牢的,你冷静冷静再冷静,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

    赵红英杀气腾腾的看了毛头一眼,然后冲着他翻了个老大的白眼,转身进厨房去了。不一会儿,厨房里又再度传来了十分有节奏感的剁剁剁……

    “哥你回来了!”原本在屋里看书做笔记的喜宝听到了毛头的声音,快活的蹦了出来,冲着毛头招手:“你进来啊,进屋暖暖身子,外头冷得慌。”

    对比刚才的一幕,毛头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果然世上只有妹妹好,奶什么的,就是用来吓他的。

    赶紧奔进堂屋,毛头定睛一看:“哟!宝你最近吃得不错啊,奶这段时间没少给你鼓捣好吃的吧?瞧你这小脸圆乎的,白白胖胖,就跟那啥胖元宵一个样儿。你说你开学前能瘦回去吗?我们学校的女同学可不敢像你这种吃法,她们说啥来着?一胖毁所有。还好还好,你皮肤白嫩,老话也说了,一白遮百丑!”

    喜宝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毛头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一个转身,恨恨的回屋继续看书去了。

    就在这时,春丽也从隔壁过来了,正好听到毛头最后那句话,目瞪口呆的看着毛头:“弟啊,你是不是傻了?奶还在家里呢,你要欺负喜宝是不是得等奶回老家再说呢?让让,你堵着门口了。”

    毛头一个转身,然后火速的往旁边一窜,总算是把路给让开了。然而,他紧接着就把手指放到了嘴里,满脸都是惊悚到了极点的神情:“你是谁啊?哦哦,你叫我弟……你是大姐?还是二姐?”

    “好好说话,别以为我是孕妇就不能收拾你了!”春丽直接怒了。

    “哦哦,对了,你怀孕了。”毛头先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浑身一激灵,“天啊!就算怀孕也不能胖成这样吧?我俩这不是才大半个月没碰面吗?你咋把自己吃成这德行了?我刚还说喜宝胖了呢,瞧瞧你,你你你……难不成是奶改性子了?不疼喜宝该疼大姐你了?瞧把你给喂的,妈那个‘养猪能手’的荣誉该让给奶才对。”

    春丽:…………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连着失踪了大半个月,毛头一回家就拉足了仇恨,当然他没敢惹赵红英,毕竟他是坏而不是傻。

    揣着一肚子坏水的毛头,万万没想到原来他三叔一家子也在,更没想到的是,一贯看谁都不顺眼的三婶居然特别喜欢他。在表示了热烈欢迎后,三婶还让他带着扁头哥仨出去玩,毛头真的惊讶极了。

    极度惊讶之下,毛头一个没忍住就问道:“三婶啊,难不成你忘了很多年前,我忽悠臭蛋认错了妈?哦哦,看你的脸色我就知道你还记得……行了行了,扁头东子西子,走啦,哥带你们出去玩儿!”

    拉完了仇恨撒丫子就跑,毛头不单自己跑了,还如了袁弟来的愿,把扁头哥仨一起带跑了。

    不过,看袁弟来的脸色却完全没有得偿所愿的高兴劲儿。

    京市里好玩的东西特别多,哪怕扁头哥仨已经玩了半个月了,也依然没有玩到精髓处。

    原因很简单,最早负责带队的春丽是个女人,还是个已婚正怀孕着的女人,让她带路她只会带去商业街上,逛街买衣服才是她最大的爱好,兴许还要加上一个买各种颜色的毛线、羊绒线等等。之后带队的强子和大伟已经大了,过完年都二十五了,先前那些年又忙着做生意,所以他们喜欢的地儿其他人未必喜欢,也因此强子老爱把人往馆子里带,吃香的喝辣的是没问题的,想要好玩的,别指望了。

    其实,喜宝也可以帮着带队的,只是她更惨,刚提了一句她要去国家大图书馆,正想问问扁头哥仨要不要一起去时,那仨小只已经齐刷刷翻着白眼跑开了。

    现在轮到毛头了。

    京市他熟啊,哪儿有卖好玩的小人书,哪儿有看热闹有趣的儿童电影,哪儿有打弹弓玩游戏的小厅,他都门儿清。更别提电影学院的学生放假都不带回家的,全留在京市里,一招呼直接能凑出好几桌牌搭子来。

    论起吃喝玩乐、溜猫逗狗,全国各地都没有皇城根下那些纨绔子弟懂得更多的。而毛头更是交了一大堆这种出身的朋友,尤其是这次跟着剧组学习时,更是学到了不少新奇玩意儿。

    一句话,论玩的,毛头是所有人的祖宗!

    只怕打死袁弟来都不会想到,兴许毛头的学习成绩是不错,可他真的不是那种爱学习的人,指望他带着扁头哥仨学好难,学成浪货倒是绝对没问题的。

    然而,袁弟来什么都不知道,她虽然气毛头说话欠揍,可因为毛头打小就是这个德行,最终她还是忍了。

    只半天工夫,毛头就收服了仨小弟,扁头哥仨一口一个哥,叫得亲热极了。扁头回来还问袁弟来:“妈,你咋不把我送给大伯妈呢?这样的话,毛头不就是我亲哥了?”

    宋东和宋西皆一副赞同的神情,其实他们哥仨对宋卫国和张秀禾没啥感情,也没想过要换个爹妈,可他们非常非常得想要毛头这个哥哥。

    太会玩了,玩的还是从未见过的东西,要是有这么个亲哥该有多好啊!

    很难描述袁弟来听到这话是个怎样的心情,宋卫民倒是十分的欣慰,他就喜欢看这种兄友弟恭的场面,捧着个茶缸子,蹲在房檐底下边晒太阳边说:“这下你该高兴了吧?瞧瞧,他们兄弟几个感情多好啊,一家子就该这样。”

    宋卫民真不担心仨儿子会换个爹,自个儿的儿子自个儿了解,臭蛋那是因为脑子有问题,所以才会认错了妈。扁头哥仨精明得很,咋可能被哄去呢?

    再说了,他小时候也崇拜过赵建设啊,觉得他表哥比他大哥还能耐,明明赵建设比宋卫国还小了三岁的,咋就那么能耐呢?要是表哥是他亲哥该有多好呢,那他不就是大队长的亲弟弟了?

    袁弟来可没那么宽阔的心胸,当晚她又病倒了,心病,基本没得治。

    而此时,喜宝也已经将磨了大半个寒假的计划书整理出来了,有了这个详细到了极致的计划,再有赵建设这个颇具能耐的村领导把关,他们村未来十年内一定会迅猛发展。

    自然,赵红英一行人回老家的事儿,也提上了议程。哪怕喜宝再怎么不舍得,她也不能扣着人不让走。其他人倒是没啥,最多也就是抓紧时间在京市里买一些老家买不到的稀罕东西,再就是忙着归整行李了。

    倒是扁头哥仨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嗷”的一声哭开了,尤其是宋东和宋西,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毛头哥!我舍不得你啊!”

    “哥,啥时候咱们才能再碰面呢?”

    “奶啊,你把我们也送人好不好?只要能跟毛头哥在一起就成!”

    赵红英气得青筋暴露,她想起先头二嘎子村村长媳妇儿来她跟前说亲,要把娘家侄女给强子。先前她还想再考虑考虑,现在就算了吧,娶媳妇儿不用好看,但是要脑子清楚,瞧瞧老三一家子,满门傻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