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08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87章 第08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87章

    早在半个月前, 赵红英就开始准备去京市了。然而, 火车票的难买程度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她本想赶在喜宝期末考试前就上京市的,结果愣是拖到了考试结束。

    而在买车票过程中, 又发生了个小插曲。

    袁弟来说啥都要去一趟京市, 她的理由是,想臭蛋了。

    “臭蛋啊!我的臭蛋啊!我都有七八年没见到他了!”袁弟来在吃过好几次亏之后, 总算是稍微聪明了点儿, 知道很多事情都要提前说,还知道利用她男人和儿子。

    她一面在宋卫民跟前闹着要一起上京,一面又唆使扁头和宋东宋西去找爷奶哭闹。算起来, 赵红英已经去过京市两回了,而村里不少人也因为上次刘芹寻夫那事儿, 跟着一起去了京市。平日里听着那些人吹嘘在京市的见闻, 袁弟来就难受得要命,这下总算叫她寻到了几回,愣是咬紧牙关非去不可。

    赵红英一开始是买不到票, 还是宋菊花听说了这事儿, 让她男人想法子寻到了门路弄到了火车票。这一旦有了门路后,区区车票钱反而不被赵红英看在眼里了。

    一听说袁弟来和仨孙子都想去京市见见世面,赵红英嘴一撇:“一群傻子还想见世面?行吧, 想去就去吧, 带傻子们去玩一圈也没啥。”

    老宋头点点头:“这样也好, 你一人去我还不放心呢。有老三他们在, 还能多带些年货,外头买的哪有自家的好。”

    赵红英也是这么想的。

    依着她原先的打算,是准备自个儿一个人去的,因为老宋头并不爱到处跑,再说大过年的自家也不能连个主事的都没有,只能她一人上京。那头宋菊花也提醒她了,让她少带东西,最好杀都不带,因为过年期间,火车上挤得要命。那会儿,她还在心疼早先精心准备的年货,现在倒是好了,送上来俩劳力。

    回头,赵红英就准备了大大小小好几个包裹,宋卫民肩挑手提的,她和袁弟来也拿了不少,至于扁头,虽没叫他帮着拿行李,却也交给他一个艰巨的任务——看好宋东宋西。

    扁头:…………你不如叫我扛东西呢。

    甭管怎么说,袁弟来这次还是如愿以偿了,可惜没等她高兴太久,就被吓到了。

    在这之前,袁弟来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县城,而他们县并没有火车站,要坐火车首先得赶到市里,然后再从汽车站到火车站,最后凭票上火车。

    从坐上汽车后,袁弟来这心一直在砰砰跳着,第一次离开县城,第一次坐上汽车,第一次来到市里,第一次看到火车……

    啥都是第一次不说,关键是她胆儿小呢,等好不容易检好票进了站台,有一班火车刚好准备出站,随着一声高昂的鸣笛声,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吓得魂飞魄散。

    “扁头你别管宋东宋西了,去拽你妈!”赵红英那叫一个气啊,心道,幸好这次出门的就自家人,要是像上回那样,一群老乡凑一起出门,还不把祖宗的脸面都给丢尽了?再一看仨孩子倒是一派镇定,除了眼珠子好奇的滴溜溜打转,并没有旁的丢人举动。

    赵红英把手里的一个包裹直接挂在了宋卫民脖子上,空出的一只手拽住了相对比较好动的宋西,又叮嘱宋东:“拽住你弟弟的手,这里人多,要是你敢乱跑,小心被人捡去卖掉!”

    宋东立马死拽宋西的手,他倒是不怕被卖掉,他怕他奶凶他。

    那边,扁头费劲儿的拽上他妈,吭哧吭哧的跟上他奶和他爸,嘴里不住的抱怨道:“胆儿小就不要出门啊,太丢人了。走啊走啊,要不是怕我奶骂我,我才不管你。”

    袁弟来原本就又惊又怕,再听到扁头这话,顿时心里难受极了,想着大房二房的几个孩子,甭管有出息的还是没出息的,各个都孝顺极了,怎么到她这儿却……

    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这年头铁路上全是清一色的绿皮火车,春秋两季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夏天的话就会显得很闷热,不过至少能把窗户打开。等到了冬天,却只剩下一个字,冷。

    赵红英买的是坐票,而且他们这儿离始发站只有两站,所以刚开始人并不多,很容易就在列车员的指引下寻到了自己的位置。她买的是四张火车票,除了三个大人之外,已经十一岁的扁头买的也是成人票,因为他个头高,虽然脸上还是一团孩子气,却已经有一米五多了,比他奶还高了那么一指头。至于宋东和宋西俩兄弟还是小孩子,所以不用买票,当然也没有座位。

    火车上,一排有三个座位,面对面的,中间有一张小桌子。刚坐下时,对面有两个空座,赵红英就让俩小孙子去坐着,又把行李往头上的行李架、座位底下塞,等好不容易安顿好了,距离出发时间也所剩无几了。

    这个时候,赵红英还没有意识到,宋菊花特地提醒她的,春节期间最好不要出门,哪怕出门也最好不要带上东西是啥意思。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随着火车的开动,以及挨站停下,不出三站,坐铺车厢已经成了沙丁鱼罐头。

    宋东和宋西,一个被赵红英抱着,另一个被袁弟来抱着,原本的座位早已坐上了别人。而过道上,更有无数个手持站票的旅客,这些人无一不是带着大包小包,人挨着人,包挨着包,还有人自以为有先见之明的带了把小马扎,结果根本就没地方让他放下。

    从他们市区出发,要足足有两天两夜才能到京市火车站。喜宝开学那次,是强子他们有门路搞到了极为稀罕的卧铺票,虽然也睡得腰酸背疼的,可相对这次而言,差别大了去了。甚至就连赵红英第二次上京,哪怕是坐票,因为老乡们多,霸占了大半个车厢,没事叨逼叨逼,倒也不显得无聊。

    而这一次……

    才不到半天工夫,赵红英就开始后悔了。

    这年头的春运总人次肯定没有后世那么夸张,然而,因为火车数量少,行驶时间长,整个春运可怕程度,远超后世。而且这时候的火车是不供应热水的,倒是有餐车出没,可因为过道上的人太多太多了,餐车根本就过不来,想要买吃的,得去餐厅车厢买。饶是如此,想要挤过重重人群,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赵红英开始庆幸把傻儿子带着一道儿来了。

    “卫民,给你钱和粮票,去餐厅买些吃的回来,尽可能买热乎的,再弄点儿热水来。”

    火车上,买饭还是需要粮票的,不过其他吃的倒是不需要。宋卫民一脸哀怨的接过钱和粮票,特地扭头问儿子们:“你们谁想跟我一起去?扁头?”

    “不不,我看着弟弟们。”扁头断然拒绝,他又不傻,才不想被人群挤成真正的扁头。

    宋东和宋西也齐刷刷的摇头,一贯很机灵的小哥俩已经忍不住开始催促他们爸了,赶紧走啊,你走了咱们还能霸占你的座位啊!

    如果说买饭菜很痛苦,那么上厕所就更痛苦了,毕竟后者需要亲自去。为此,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减少了喝水,饶是如此,两天两夜下来,也经历了惨烈的挤压。最惨的还是双胞胎小哥俩,憋得不行了才去厕所,结果走到一半就尿裤子了,亏得他们带的行李多,啥都有备用的,这才勉强糊弄过去。

    终于,在历经了两天两夜惨烈的旅程后,火车在京市停了下来,赵红英等人奋力的拨开人群走下火车,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活着可真不容易啊……

    以后还是淡季再来看喜宝吧,过年就别瞎折腾了……

    就连已经坐过火车的赵红英都不淡定了,更别提第一次出门的宋卫民等人了。尤其是扁头,在再度呼吸到新鲜空气时,他由衷的谢了毛头哥。

    当初毛头等人去京市上学时,扁头也想跟着一起来,却被毛头先答应后又拒绝了。为了这事儿,他不高兴了好久,现在想想,毛头哥一定是舍不得他吃苦才断然拒绝的。

    显然,这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等出了站台,赵红英一眼就看到了来接站的春丽。

    作为家里难得的闲人,哪怕春丽现在是个孕妇,接站的活儿还是落在了她身上。不过也是,这年头的孕妇真心不算娇贵,村里头不少人顶着八.九个月的大肚子还照样下地干活呢,甚至还有直接把孩子生在地头上的。像春丽这样,怀孕不过才四个月,当然是照常过日子。

    为了使自己更显眼一些,春丽今个儿特地穿上了朱红色的高领毛衣,裤子倒是黑色的厚棉裤,然而她穿的大衣却是及膝款式的,类似于喜宝的军大衣,不过面料却是呢绒的,还是暗红色的厚呢绒,脖子上围了一条她自个儿亲手织的围巾,也是红色的。

    赵红英招呼家里的几个傻子跟上,径直走到了还在东张西望个不停的春丽跟前:“瞅啥呢?我在这儿呢!”

    “哦哦,奶你下火车了?累不?”春丽赶紧伸手去接赵红英手里的东西,却被让开了。

    “你去拉着宋东宋西。”赵红英当然知道春丽怀孕的事儿,以前孕妇下地干活那是生活所迫,真有好日子谁还乐意干活?加上她这次带上京的东西都是笨重的,自然就舍不得孙女费劲儿了,又怕俩小东西闹腾,扭头就虎着脸凶道,“你们堂姐怀着孩子呢,给我老实点儿,不然回去揍你们!”

    宋东宋西瞬间就老实了,他俩虽然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淘气包,连爹妈都不怕,却唯独怕极了赵红英这个亲奶。

    听了赵红英的话,春丽笑嘻嘻的牵过俩小堂弟,领着一行人往外头走去。一面往外头走着,一面还问赵红英:“奶,你咋一眼就瞅到我了?是我今个儿打扮特别抢眼吗?”

    “可不是抢眼吗?打扮得跟个灯笼一样。”赵红英瞅了她两眼,还点了点头,“特像,颜色像,连模样都像。”

    春丽的笑容渐渐凝固,深呼吸几口气后,她决定老实闭上嘴。

    她是不吭声了,拎着行李走在后头的袁弟来却忍不住问出声儿来:“臭蛋呢?他咋没来接咱们呢?”

    不等春丽开口,赵红英张嘴就怼了回去:“集训呢!就是去了训练基地都见不到人的,没听老大家的说啊?臭蛋不是打过电话吗?你个傻的!”

    扁头紧赶两步凑到了宋西身边,他觉得有必要离他妈远点儿,毕竟连他妈都说了,蠢和傻都是会传染的。

    出了火车站,上了公交车,赵红英一行人往家里赶去。

    ……

    京市大学。

    考完了最后一门课,喜宝简单的将文具收拾了一下,就准备离校回家了。

    其他同学就没她那么幸福了,哪怕是已经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的,那也得先回宿舍收拾东西。当然,好多同学都没这个打算。

    火车票太难买了,偏偏他们京市大学放假又比其他单位、高校都来得晚,哪怕有学生证好了,运气好也就买到坐票,万一不幸买的是站票,那可就太遭罪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火车票不便宜。

    赵红英是无所谓多花那么几个钱,毕竟家里有一半人都是赚工资的。可要是务农的,一年到头辛苦耕种,赚来的钱也就只够买三五张火车票的,所以哪怕真能买到火车票,好些同学也并不打算回家。

    不回家就留在京市里打打零工,毕竟他们是全国知名学府,在这个越来越重视学习和学历的年代,京大的学生极易找到临时工做,多半还都是包吃包住的。

    至于学生宿舍,喜宝是真没怎么关注,倒是先前春丽跟她提过一嘴,宿舍会在放假后一周关闭,因为每个院系考完试的时间不同,而打算回家的同学,车票时间也有早有晚,多给一周的时间就方便多了。

    临走前,刘晓露叫住了喜宝:“宋言蹊,你留了寄成绩单的地址吗?”

    喜宝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刘晓露这才告诉她,昨个儿班长来各个宿舍统计,如果是有明确家庭住址的,比如县城之类的,就要留下地址,方便学校将期末成绩单寄过去。假如实在是地址不清楚的,或者压根就不打算回家的,那就下学期再过来领。

    “其实你也可以来学校领,直接去咱们老师办公室那边,大概三四天以后吧。”刘晓露说了这个后,又提了另外一件事儿,“今年的奖学金金额又增加了,一等奖学金是一百块,二等是八十块,三等也有六十块。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钱,可假如你想评优秀毕业生或者想入党,奖学金的评比也是很重要的。”

    “考都考完了。”喜宝一脸的平静,“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随缘吧。”

    刘晓露想了想,确定没啥要说的了,就跟喜宝提前说了新年好,之后就分开了。

    喜宝紧了紧挎包的背带,又把春丽特地织给她的围巾正了正,顶着风雪出了校门。

    从昨夜起,京市又下了暴雪,整整一晚上就听到外头呼呼的风声,到了早上,外面早已是一片银装素裹。好在快中午时,雪稍稍小了点儿,喜宝就赶紧出门来了学校。哪知这会儿又大了起来,幸亏家离学校不远,紧赶两步也就到了。

    才刚走到小院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说话声,喜宝面上一喜,她当然知道今个儿她奶会来,可因为正好跟考试时间冲突了,她只能先去学校。不过,算算时间,她奶应该是下午两点才道的,这会儿该是刚到家不久。

    “奶!”

    喜宝欢欢喜喜的奔进了小院,听到她的声音,赵红英就从堂屋探出头来,招呼她赶紧进屋。

    等喜宝进了屋,赵红英忙接过她的挎包,又拿手去拍她头上肩上的雪花:“这京市也太冷了,我活着大半辈子都没瞧见过这么大的雪。听丽丽说,你们这儿已经下了两个月的雪了?整两个月?”

    “对呀,可也不是一直一直的下雪,中间还是会歇个一两天的,就是前头的雪还没化,后头的又来了。”喜宝笑着立在原地,任由赵红英在自己身上拍打。

    “冷不?我在灶间炖了嫩羊肉,丽丽给我的。”

    “不冷,真的一点儿也不冷。”喜宝摘下手套,把她奶的手握在手心里,“暖不?我比奶你都暖和呢,对了,这军大衣是爸特地给我捎来的,穿着可舒服了。一共有两件,等下我拿给奶你一件。”

    “拿啥啊,你穿着就成。”赵红英确定喜宝真的不冷后,这才拉着她坐到了堂屋的椅子上,一个劲儿的追问着近况。

    喜宝有啥说啥,反正在她看来,生活如此美好,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不顺心。

    老师好,同学好,上课很好玩,写作业看书复习也很棒,就连考试都是无比轻松自在的。她还应毛头的邀请,去电影学院看了两场晚会,毛头没演戏,他当上了主持人……

    赵红英问得很是琐碎,喜宝耐性本来就好,更别提现在面对的还是她最喜欢的奶。就是在问起宋卫军的事儿时,喜宝有些小纠结,因为她答应了她爸不能把红包的事儿告诉奶。幸好,她奶也没想到这一点,而是跟当初的毛头一样,追问学校里同学们的反应,尤其是男同学们。

    自然,喜宝都一一回答了,只要是不涉及要求保密的,她都很乐意跟她奶分享。

    不多会儿,扁头就端着个双耳小锅子进屋了,把锅子放到了桌上,他赶紧把两手捏住耳朵,跳着脚叫烫,然后招呼她赵红英和喜宝:“奶,羊肉汤好了,你跟姐一道儿吃呗。”

    “扁头也来了?家里还有其他人一道儿过来吗?”喜宝一看到扁头就立马招呼他过来。尽管在所有的同辈里头,她最喜欢的始终都是毛头,可小堂弟也很可爱,包括被袁弟来一直骂淘气不懂事的双胞胎,她也一样很喜欢。

    扁头走到喜宝跟前,先回答了问题,然后就开始追问:“毛头哥哥呢?他为啥不在家?是不是学校还没放假啊?为啥那么晚才放假?我都已经放假一个星期了。”

    喜宝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毛头早就放假了,大概也是在一个星期前。可他被他们老师叫过去帮忙了,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帮老师忙啊?”扁头不由的代入了他自己,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他的班主任老师就是曾经教过喜宝他们的曾校长,别看曾校长对喜宝和毛头很好,却总喜欢凶扁头。原因在于,曾校长觉得扁头这孩子挺聪明的,就是心思不在学习上。更惨的是,曾校长在老宋家众人的心目中很有威望,反正一听说扁头挨训了,家里没一个人帮他的。久而久之,扁头就对曾校长避而远之了。

    “毛头可不是你,他才不怕他们老师。”赵红英走到饭桌前瞧了瞧,正要使唤扁头去拿碗筷,就看到宋东和宋西捧着碗筷勺子进屋了,当下就只顾着照顾喜宝了,“宝啊,过来吃,先喝一碗羊肉汤暖暖身子。”

    一锅的羊肉汤呢,每人喝一碗还有多,而且汤底还有好些切成片的羊肉,吃起来又香又有嚼劲。喜宝倒是没啥,她经常去春丽那头开小灶,倒是三个小的吃得满嘴都是油,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吞下去。

    他们村里这几年生活条件是好了不少,可肉却大多是鸡肉和猪肉,连鸭鹅也很少见,更别提羊肉、牛肉一类的。而刚才,春丽拿来的可不单只有羊肉,还有一大块至少七八斤重的冻牛肉。

    喜宝坐在饭桌前慢悠悠的喝着吃着,间或抬头瞧一眼狼吞虎咽的三个堂弟,笑着劝道:“慢点儿,回头我请你们去东来顺吃涮羊肉,再去全聚德吃烤鸭。”

    扁头仨兄弟那叫一个高兴了,顿时就将来时坐火车吃的苦彻底抛到了脑后,惹得跟在宋卫民身后进屋的袁弟来一脸的不悦。

    这会儿只是半下午,还不到吃晚饭的时间,不过这年头吃饭一贯很早,北方因为冬天日头落得早,晚饭就更早了。横竖都已经开吃了,一大锅的羊肉汤,之后又就着汤下了挂面,所有人都吃了个肚儿圆,谁还会管有没有到吃饭的时间。

    等吃饱喝足了,赵红英使唤袁弟来去收拾顺带洗碗,又让宋卫民给几个孩子洗干净手和脸,自个儿则继续拽着喜宝说体己话。

    刚才吃饭的时候,其他人都是满面笑容,唯独袁弟来始终拉着个脸,还暗中瞪了喜宝好几眼。

    哪怕喜宝一贯反应迟钝,这么明显的状况她也看出来了。尤其喜宝一贯能够凭借本能感受其他人的善恶,哪怕袁弟来对她不至于有恶念,不喜却是很明显的。

    喜宝猜不透原因,却也记得这个三婶打小就不喜欢自己,偏隐约记得小时候有人跟她说过三婶是她亲妈,可后来毛头又说这话是假的,综合前后,她决定相信毛头的话。

    而现在,明明啥事儿都没有发生,三婶又对她不喜了,喜宝深以为毛头哥哥说的真是一点儿也不错,她果然不是三婶生的,而是她妈张秀禾生的,后来才被过继给了现在的爸。

    因为心里揣着事儿,喜宝回答她奶问题时,稍稍慢了几拍。赵红英是人精啊,联系一下前后发生的事儿,顿时积了一肚子的火气,扭头就叫来了扁头:“你妈又犯什么毛病啊?”

    扁头一脸的懵逼,他还沉浸在刚才的美味之中,闻言下意识的回答:“她傻啊,我咋知道她在想啥?”

    宋东和宋西蹦蹦跳跳的凑过来,一个说:“妈说了,傻病会传染的,等到了京市看到臭蛋哥哥,叫我们离得远一点儿。”另一个却说:“可大哥说臭蛋哥哥不傻啊,妈才傻,应该离妈远一点儿。”

    “滚滚滚,看到你们就烦,不是说要堆雪人吗?趁着天还没黑,让你爸把院子里的雪铲一铲。”赵红英突然开始后悔带上这一群傻子来京市了,把大的小的都轰出去后,她扭头问喜宝,“宝啊,咱们家谁最闲啊?强子和大伟呢?”

    “闲……我考完试了,我挺闲的。再有就是大姐了,她活儿不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就是上班也是天天喝茶看报纸。大哥和堂哥又跑出去了,我都两天没见到人了。”喜宝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她奶的话,浑然不知自己的回答又坑人了。

    喜宝本人肯定是很安全的,强子和大伟现在不见人影,暂时也很安全,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春丽了。

    赵红英很快就决定,让春丽带上傻子们出去玩,钱她全给报销,只求别杵在自个儿跟前碍眼。

    于是,第二天春丽就带上一群傻子……咳咳,宋卫民一家子出门逛街去了。尽管京市的冬天很冷,可商场里却暖和得很。结果,袁弟来提出要去长城,因为她听村里人提起长城有多壮观,可春丽没辙儿了,又不想上长城挨冻,在劝说无果之后,只能哄扁头哥仨替她卖命,她自个儿就躲在长城脚下的一家小吃铺里,目送宋卫民一家五口上了长城。

    这天晚上回来时,除了春丽之外的其他五个人都冻得浑身僵硬,连话都不会说了。

    春丽感到特别抱歉,当然仅仅是对扁头哥仨的,所以她提前给了压岁钱,一人两块钱,然后就躲回自家去了。

    看在压岁钱的份上,扁头哥仨没把她供出来,一致说是袁弟来非要去长城的。赵红英气得要命,还得给他们熬姜汤喝,结果宋卫民并扁头哥仨身子骨都结实得很,吃了姜汤睡了一觉,第二天又活蹦乱跳了,唯独袁弟来头晕脑胀的,直接趴下起不来了。

    然后,日子就消停多了。

    宋卫民一贯都是个老实头儿,没人唆使压根就想不到往外头跑。扁头哥仨淘气归淘气,可这里是京市,而不是打小长大的村子里,所以即便想胡来,他们也仍是有些胆怯的。加上这里一日三餐顿顿都有肉和蛋,平时还有数不清的糖果饼干等各色零嘴,很快他们就不忙着往外跑了,就老实待在家里吃吃吃喝喝喝。

    这期间,强子和大伟回来了一趟,拎着大包小包来拜见了亲奶,顺便提一句,春节一定陪着奶过,其他时候就由着他们浪吧。赵红英不惜得理会他们,让他们哪儿凉快待哪儿去,她只要有喜宝陪着就成了。于是,强子和大伟欢欢喜喜的再一次成了失踪人口。

    同为失踪人口的还有毛头,过了喜宝说的日子,他还是没个消息。又过了几天,春丽带回了喜宝的成绩单,当然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门门功课满分,不过也是全优,至于到底能不能得到奖学金,那就是未知数了,毕竟这还要看最终名次如何。

    等喜宝拿到成绩单的第二天,毛头才终于有了消息。

    他头天傍晚打电话去了春丽办公室,结果春丽提前回家了,她同事接了电话,第二天才将电话内容告诉了春丽。

    原来,毛头先前是被他们老师拽过去当苦力了,就是国家电视台准备在年后播出一部大型纪录片,因为这年头圈内人比较少,就邀请电影学院的老师帮着友情出演一下。正好,那位是毛头的老师,加上剧组就在京市城郊,就顺手拽上了毛头。

    这是进剧组学习的,顺便见见世面,没工钱的那种。不过毛头干得倒是挺高兴的,及至他们老师拍完了不多的戏份离开剧组后,他还是乐淘淘的待在剧组帮忙。

    毛头本来就特别能吃苦,更别提这是为了他长久以来的梦想。别看他平时在家里横得很,动不动就戳人心窝子,可在外头却格外得有眼力劲儿,在剧组里抢着干苦活累活,没多久还真叫他撞上了好运。

    就一个小角色吧,一句话的台词,喊完就死的那种。毛头演得格外高兴,不过因此也耽搁了回家的时间,等他回过神来一算,糟糕了,他奶应该已经到了,赶紧往学校打电话,想让春丽转告一声,就说他最迟春节前一天一定会回去的。

    赵红英听了春丽转告的话,一脸的不屑:“告诉他,我有宝陪着呢,才不稀罕他!”

    春丽表示她没法帮着转告,第一学校已经彻底放假了,第二毛头并未留下电话号码。不过,这也无所谓了,横竖过年前毛头总能回来的。

    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往往就是那样的出乎意料。

    今年,国家电视台推出了一档特别节目,春节联欢晚会,拽着毛头去剧组学习的那位老师本来是没份参加的,可架不住临时有个节目出了问题,一位老演员因为太认真排演节目,一时不查就病倒了,他倒是想带病演出,架不住嗓子发炎,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于是,毛头的老师就这样被临时拉了壮丁。

    ——老师又把毛头给拽去当了苦力。

    值得一提的是,上台表演的是毛头老师,毛头要干的就是打杂的活儿,哪儿有需要往哪里去,索性他倒是乐意得很,美滋滋的奔跑在春晚后台,高兴地忘了通知家里,今年不回来过年了。

    ……

    彼时,喜宝也很忙碌,因为在闲聊中,赵红英告诉了她一个情况。

    去年深秋,因为毛头意外的遇到了抛妻弃子的知青,很是上演了一出千里追夫的惨剧。然而,那件事儿并不算完全结束了,而是产生了一定的后果。

    幸好,是好的。

    村里有一小半人都跟随赵红英上了京市,除了追杀渣男负心汉外,也顺便见识了一下世面,很是开了眼界。等那些人回到村里后,纷纷想辙儿致富。

    有些胆子大的,或是掏出家底或是几家凑一凑,有了本钱后就去县城里做小买卖,卖些茶水、茶叶蛋、糯米粽子、烤番薯、烤鸡蛋啥啥的,横竖本钱也不是很多,倒是赚得不算少。

    当然,还是有些心里不大有底气的,就索性结伴去县城里找临时工干。村里人多半有些泥瓦匠的技术,正好县城在搞建设,最缺这种有点儿经验的苦力,还真别说,累是累了点儿,钱赚得可真不少。

    几个月下来,几乎每家每户都多少攒了些钱。

    庄稼人嘛,赚了钱最要紧的不就是修房子和置办些产业吗?后者难度略高了点儿,可修房子却是没啥难处。等赵红英快要上京市,村里已经有一多半的人家准备好了建房的钱和东西,就等着开春天气暖和了,立马动工。

    这原是好事,没想到的是,赵建设突然来插了一脚。

    据赵红英所说,赵建设好心是好心,就是太异想天开了。他的意思是,既然大家伙儿都有造房子的打算,干脆就由村里统一规划,重新修路划分各家的田地和地基,最好连修的房子样式都能统一。

    喜宝刚听说这事儿时,惊讶极了。

    不是惊讶于赵建设的异想天开,而是觉得这个想法太棒了。

    其实,村里人也不傻,当然知道这个想法很棒,可问题在于,光有想法管啥用呢?赵建设只说了要规划村里道路、各家田产、地基,但是具体怎么做呢?成本需要多少呢?而且虽说村里打算修房子的人家有不少,可修房子又不等于全部推翻重造,有些只是打算修缮一下的,你能给他直接推了不成?再说了,无论什么时候,有富人也有穷人,老袁家就没跟着出去赚钱,余粮倒是有,绝对没有余钱修房子。

    于是,赵建设的提议,才刚提出来,就被直接推翻了。

    用赵红英的话来说,她那个娘家大侄儿,就是好日子过多了,闲的蛋疼!

    可喜宝却并不这么认为,正好前不久她办了一张国家图书馆的借阅证,赶在闭馆前,她借阅了不少国内外的农村建设资料。资料是不多,可林林总总的加在一起,能供参考的也不在少数。

    因为是借阅的图书,喜宝只能选择亲自整理誊抄,幸好正是放寒假时,她有的是时间慢慢归整,将赵建设那个粗略的想法一点儿一点儿的仔细完善。

    道路规划可以先从某一个点开始,当然其他的也是,没人要求一下子就全部做到完美无缺。一年不行,就两年,或者三五年十几年,只要规划不出错,完全可以把时间放宽放长,左右村里绝大多数的房子都是土坯墙稻草顶,即便现在不打算推翻重建,总有一天是要推倒的,到时候再去新规划的地方建设就成了。

    这个时候,喜宝也没有想到,她这个做法倒是真的造福了全村人,就是造福的方式略有些出人意料。

    而等喜宝这边的计划完善到一半时,春节已经悄然而至。

    春节前一天,强子和大伟就回到了家,然而毛头依然不知所踪。索性这年头太平得很,家里人倒也不怎么担心他,而是尽数来到了春丽家里的堂屋,围着刚买不久的十四寸彩电边吃饭边看起来春晚。

    这是第一届春晚,人们多半都是带着好奇的眼光看的,不像后世要么就是没事干要么就是为了情怀。

    不止京市这边,已经更名为红旗乡坝子村的老家那边,但凡是跟老宋家交好的人家都聚在了红砖小楼里,一起看起了春晚。也有部分人则聚到了赵建设家里,因为老宋家和赵建设家是村里唯二买了电视机的人家。

    而在京市郊外的国家体育训练基地里,运动员们排排坐好凑在大彩电跟前看春晚,其中就有白嫩嫩的小帅哥臭蛋。臭蛋看得一脸认真,尽管连他自己也知道,到了第二天他一定会忘个一干二净的。

    不同于其他人,毛头看春晚的方式就有些猎奇了,因为他是在春晚现场的后台里,蹲在角落音响旁边“听”春晚的。偶尔,还有演出结束回到舞台后方的演员一不留神撞到了他,他也不恼,只尽可能的往角落里挪一挪,看向那些演员的目光里充满了浓浓的艳羡之情。

    春晚啊!

    听导演说,此时此刻全国只要是有电视机的地方,所有人都都能看到,也都会去看春节联欢晚会。这可比他们电影学院那些小打小闹的晚会精彩太多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毛头打心底里希望,有朝一日,他也能登上春晚的舞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