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08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86章 第08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86章

    这一年的平安夜, 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难以忘怀的。其中又以刘晓露为最, 她终于在这个特殊的晚上见到了传说中的宋言蹊她哥,并成功的被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及至被送出了校门后, 上了回学校的公交车后, 她仍处于懵圈的状态中。

    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不怪刘晓露先前脑补太多,实在是普通人一提到电影学院, 都会下意识的觉得那里全是俊男美女, 哪怕是颜值垫底的,搁在其他高等院校也绝对是亮眼的存在。再加上还有舍友宋言蹊这个大美人天天杵在自个儿跟前,刘晓露深以为, 她会误会简直太正常了。

    “宋言蹊……”

    等公交车驶到中途,刘晓露才从惊魂未定中缓过来, 慢吞吞的扭头看向喜宝, 一脸幽怨的开口道:“你哥当初为啥要报考电影学院呢?因为分数不够吗?”

    尽管没具体了解过电影学院今年的录取分数线,可刘晓露想也知道那肯定不如他们学校分数高,思来想去, 也就只有这种可能了。

    然而, 喜宝定定的看着她,紧接着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我哥的高考分数线是我们省第一名, 比京市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高出了足足六十分。”

    刘晓露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嘴巴更是成了“o”型, 半天都没能合拢。

    原本, 她的长相搁在京市大学里也算得上是美女一枚,可现在这副神情却是傻气得不得了,喜宝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忍住了没笑出声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对毛头的选择产生质疑了,当然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可喜宝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她的毛头哥哥打小就喜欢演戏,可以说为了将来能够当一名优秀的演员,他很努力的自我训练,而这一切不是一句为了前程就能抹杀的。他喜欢演戏这一行当,那就让他去呗!

    还好,刘晓露这人虽然也有不少小缺点,可在惊讶过后,却并未提出反对的意见,主要是她始终都牢记她妈妈告诫过她的一句话:不要对别人已经花钱买了的东西表示反对的意见,也不要对已经发生且无法改变的事情当事后诸葛亮。

    毛头已经考上了电影学院,这个是事实,别人是否能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毛头自己很喜欢,这就够了。

    于是,又一周之后,刘晓露再度欢欢喜喜的跟着喜宝去了电影学院参加元旦晚会。

    “我希望这次可以看到宋言蹊你哥哥演个小品相声啥的,或者唱歌也成呢,他会唱歌吧?”刘晓露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她还是希望毛头换个活儿干干,其他任何节目都有时限,演出结束就可以下台去了,不像主持人,要贯穿整场演出……

    小品相声?那倒是可以,不过假如是唱歌的话,喜宝觉得她应该先跑一步。

    不想说哥哥的坏话,也不想欺骗朋友,喜宝尽可能委婉的告诉刘晓露:“是这样的,我们以前的学校,音乐课就是摆设,我哥他好像只会唱一首歌,就是那个‘我是一个兵’。今天是元旦晚会,不大可能会亮嗓子。”

    “那就小品相声好了,这个他会吧?”刘晓露一脸的忐忑不安,这不反对是因为知道反对了也没用,可她还是觉得宋言蹊她哥填报志愿的时候太胡来了。长相不行,唱歌不行,如果连小品相声也不行,以后咋办啊?

    对了!

    就在喜宝点头的那一瞬间,刘晓露徒然间灵光一闪:“我知道了,你哥其实是导演系的吧?我看他控场能力很棒啊,将来毕业以后,一定是个优秀的导演!”

    喜宝沉默的看着她,然后果断的摇了摇头:“不,他是表演系的。可他会小品相声,他能一人分饰很多角色,演得特别棒!”

    刘晓露顿时觉得宋言蹊她哥的未来也不是完全一片黑暗。

    元旦晚会比平安夜那天办得更加隆重热闹,而且这年头学习西洋乐器的人虽然不算多,可民族乐、民族舞却多得不得了。加上元旦又是传统的大节日,整个电影学院所有的师生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为大家呈现了一场视听盛宴。

    而且正如刘晓露先前预料的那样,小品相声就有好几个,当然也有歌舞类的。唯一叫她没想到的是……

    毛头又当了主持人!!!

    “你哥可真能耐……”刘晓露这一整晚都活在梦里,节目很好看,可主持人太惊悚,每回她正瞧着尽兴呢,主持人一上场,瞬间就将全体观众拉回了现实里。而且,舞台效果不是日常生活能比的,当灯光打在毛头那自信满满的脸上,刘晓露只想捂眼睛。

    喜宝其实也差不多,哪怕这么多年看下来了,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毛头一站到舞台上,就仿佛整个人都发光了,锃光瓦亮的闪瞎人眼。

    更惨的是,这回徐向东终于成功的接到了喜宝,在晚会演出间隙,他总能见缝插针的帮喜宝她们科普。

    原本平安夜晚会和元旦晚会是由两拨人负责的,这平安夜终究不是传统节日,所以校领导允许个别优秀新生参与。不过,元旦晚会就不同了,作为一年里最隆重盛大的晚会,其中至少有三成节目还是出自于老师之手,不一定亲自登台演出,却也是有老师帮着排演的。另外那些则是由高年级的同学负责,老师把关,校领导审阅通过后才能登台。

    结果,这就让毛头钻了空子。

    不是说元旦节目不允许大一新生参与吗?没问题啊,毛头原本也没打算跟同学们抢风头,他只是爱现,又不是傻,想要登台亮相又不一定非要跟人家抢节目,主持人就不错啊,一直站在舞台上,比任何节目都更加出彩。

    毕竟,你记不住一个五六分钟的节目,还能记不住站了两小时的主持人吗?尤其主持人还被人戏称为黑白双煞。

    哦对了,上次的平安夜晚会两位主持人事后就被称为了黑白无常,这次多少留了点儿口德,黑白双煞怎么着也比黑白无常来得好听多了。

    经过了徐向东不遗余力的科普,喜宝和刘晓露都知道了晚会背后的故事。

    尽管主持人的台词极多,尽管校领导要求元旦晚会脱稿主持,尽管两场晚会间隔的时间很多,尽管这会儿已经临近期末考试……

    一切艰难险阻都无法抵挡得住毛头登台亮相的决心,他愣是争取了主持的机会,誓要给全体观众留下一个永不磨灭的回忆。

    毛头当主持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哪怕为了对台词熬夜练习,别人也不会怀疑两位主持人在搞对象。

    社会哥,那就是绯闻隔离器啊!

    两场晚会都结束后,刘晓露愣是有段日子没能缓过来,回到学校后,逢人就说电影学院的事儿。尤其是在宿舍每晚的夜谈会上,她能把两场晚会翻来覆去的说上好几遍,而且回回都有新内容,有时候喜宝都已经睡了一觉了,醒来还听到刘晓露吧唧吧唧的还在说。

    确实有挺多可以说的,譬如电影学院同学的颜值有多高,她刘晓露搁在京市大学外语系还是挺好看的美女,放在电影学院就啥都不是了。再说也不单是说长相,关键是人家电影学院的女同学就是会打扮,哪怕相似的穿着,人家也能整出些特色来。

    像在上衣腰间开道缝再收紧缝起来,这不是就把腰肢显出来了吗?再像最普通的上下一致的裤子,人家就能弄出小脚裤和阔腿裤来。还有什么丝巾、胸针、发卡等等,明明只是一两样不算起眼的小饰品,配好了穿在身上感觉就是不同了。

    刘晓露很是羡慕,再一次后悔填报错了学校。

    喜宝偶尔听了一耳朵,深以为然。不过,她并不认为刘晓露应该报考电影学院,她觉得新闻系更适合刘晓露。

    本以为刘晓露说上个两三天也就罢了,没想到她兴致高极了,在聊完了晚会后,又跟其他同学宣传起了喜宝在电影学院的超高人气,第一次见面就有人在校门口等着,一眼就把人给认出来了,全程陪同护送到大礼堂,就座后仍不舍得离开……

    就在刘晓露絮絮叨叨的宣传电影学院之间,考试周到了。

    大学跟高中不同,先不说考试的科目多了不少,就说考试的时间好了,因为要顾及到其他院系,尤其大一有着特别多公共课程,都是全校新生都必须修的,所以时间必须完全统一,因此各个科目的考试都格外得奇葩,不是一天考三场,就是三天考一场,最夸张的是最后一门,居然是倒数第二门考完四天后才考。

    拿到考试周时间表后,喜宝都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不禁怀疑制定考试时间的老师是不是故意整他们的。等这天下午回家后,她也忍不住跟春丽提了这事儿。

    “谁有这闲工夫故意整你们?还不是因为学校设的院系太多了,这么多学生都要安排好,你当是件容易的事儿?”春丽好整以暇的捧着个搪瓷缸子喝红糖水,她喜欢喝微微烫口的水,毕竟现在天气是一天冷过一天,至于红糖,这玩意儿原先是限购的紧俏商品,可现在却成了只要有钱想买多少就有多少的大众货。

    嗯,就跟那个麦乳精差不多吧,就摆在商店里,明码标价,哪怕你想扛个十几二十斤回家都没人管,只要钱够就成。

    正是因为各种营养品都放宽的供应,春丽这个冬天日子过得相当好。她本来就不缺钱,毕竟先前吃住都在厂子里,哪怕扣掉每个月寄回家的钱,五六年下来也很是攒了一笔钱。陶安虽然前些年上大学时没能挣钱,可他现在因为已经考上了研究生,又跟着导师做各种科研活动,每个月都能拿到手五六十块。

    其实,哪怕强子不提出来帮着买房子,春丽也在考虑了,不过她没那么夸张,先前她就是想买个小间,有个十几二十平方的就成,横竖就他们俩口子,要那么大干啥?

    现在好了,强子出钱买了房子,又特地跟春丽说了,可以分十年慢慢还。春丽一下子就没了负担,加上她结婚多年才有了现在这个孩子,更是愈发得舍不得亏了自己。

    喜宝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大姐,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实话:“大姐,我咋感觉每次回家,你都胖了一圈呢?尤其是脸,以前是瓜子脸,后来变成了……”

    “鹅蛋脸?”春丽用空着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她也觉得最近圆润了不少,可孕妇嘛,此时不胖更待何时?

    “哦不,是横着的瓜子脸。”喜宝笑眯眯的回答着,赶在春丽爆炸之前跑出了堂屋,“我去做饭,今晚咱们吃牛肉火锅!”

    大冬天啊,还有什么比火锅更棒的呢?

    不去想春丽回头会怎么收拾自己,喜宝麻利的收拾了食材。也不知道是南北方的差异,还是因为物资欠缺太久了,自打各类食品放宽供应后,京市这边的本地人就开始了疯狂的囤货。

    最常见的就是白菜萝卜,不是一株一个的买,也不是一斤两斤的买,而是一麻袋一麻袋的往家里拖。对了,麻袋还没有小的,全是统一的五十斤。

    这不,现在家里就专门腾出了一个屋子囤积食物,强子还发誓明年一定要挖地窖。其实原本这两个院子都是挖了地窖的,结果因为二三十年都没有使用,里头早就不好了。偏他起念头的时间也晚,京市这边只要过了十一月,就不适合动土了,跟迷信无关,纯粹就是土地被冻住了,挖不动了。

    除了白菜萝卜,家里还有整扇的猪肋排、整条的猪大腿,更别提昨个儿强子直接抗回来了足足一百斤的牛骨、牛肉、牛杂等等。

    当时,喜宝就惊呆了,在听说现在大家都是这么买东西的,而且要是买少了还会被摊主瞪眼甚至拍刀子后,她还怂了一下,努力回想着以前自己去菜市场的事儿。

    她确定,以前自己还买过一把葱、两头蒜、一块豆腐以及五两的猪肉,最后的猪肉还让摊主给切成了丝。

    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强子明显夸张的说法,喜宝深以为一定是大哥闲得无聊逗自己玩了,哪儿有那么夸张呢?反正她从来没被人瞪过眼。

    不管怎么说,家里食材充足还是很方便的。这不,洗洗切切折腾了一阵子,下火锅的食材就齐全了。有素菜有肉类,也有菌菇,当然少不了年糕、面条之类的主食。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现在各类食品都放宽了供应,可米粮一类的还是得凭票购买。幸好,年糕不算在内,面条的话,商店里有售卖一种包装得很漂亮的挂面,老宋家这边基本上就以这两种为主,极少数时候才会煮一锅米饭炒菜吃。

    忙碌之间,家里人陆陆续续的赶了回来。

    强子和大伟最近都待在京市里,虽然时不时的失踪个一两天的,不过大部分时候还是会露面的。春丽就不用说了,她现在就一个闲职,主要是京市大学的学生不爱搞事,更别提临近考试周,所有的学生都忙着复习功课,压根就想不到其他事儿。作为专管宿舍后勤的工作人员,春丽太闲了。就连陶安最近也被放了假,不过听说年后还有的忙。

    凑在一起吃晚饭的也就这些人了,毕竟臭蛋人身自由受限,毛头倒是想来,可为了避免给家里招狼,他一般还是能忍则忍,横竖学校里多的是人请他下馆子。

    吃饭间提起考试,哥哥姐姐以及姐夫都提醒喜宝不要太用功了,学习成绩再重要,那也没有身子骨来得重要。

    喜宝无言以对,她压根就没觉得自己有多用功,这不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吗?该咋样还是咋样,区区期末考试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很快,喜宝就发现了,她的同学们就是有那么夸张。

    因为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哪怕学校有自习教室,一般情况下,大冬天的也没人会去通宵。可随着考试周的到来,别说自习室了,连带图书馆都人满为患。喜宝本来是按着习惯去图书馆还书,再顺便换本新的,结果一进去就被这庞大的人流量给惊呆了。毫不夸张的说,图书馆里到处都是人,还有人自备小马扎在走廊里学习的。

    宿舍那头的情况也差不多,毕竟有些人熬不了通宵,就会选择晚几个小时睡觉。这个时候,就只能待在宿舍里了。又因为宿舍里人员杂乱,经常有人默读出声,或者聊天啥的,所以又有人端小马扎去了楼道里、洗衣房,乃至厕所里。

    王丹虹就特别喜欢待在厕所里,用她的话说,那头特别安静,灯光明亮,外加气味相当提神。

    其他同学:………………

    在厕所复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王丹虹那种魄力。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她早早的就立誓要得到这学期的奖学金,偏偏她的入学成绩也就平平,自然就要付出远超常人的努力。

    在京市大学,绝大多数的同学还是比较用功的,挂科之类的现象是及其个别的。可也因此,想要得到奖学金难上加难。

    刘晓露一早就看开了,她觉得没必要为了那些钱把自己玩死,反正她一定能全科通过的。

    喜宝也是如此,她只是爱学习爱看书,成绩名次一类的东西并不在意。因此,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她仍是按部就班的看书复习,到时间就钻被窝,并没有因为期末考试就贸然改变了自己的作息习惯。

    连着三门考完之后,喜宝迎来了短暂的休息日,这回她能休息两天半,直到后天下午才会进行第四场考试。

    瞅着有空,喜宝打算去瞧瞧臭蛋,免得那傻孩子回头又不认识家里人了。没想到的是,她给国家队打了个电话后,才被告知队里要集训,从一月中到二月底,正好贯穿整个年关期间,而且不准外出不准探望,直到集训结束。

    喜宝相当不理解过年集训的用意,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安慰了电话那头哭唧唧的臭蛋后,就抱着书继续回去啃了。

    臭蛋:…………我要回家我要妈!

    这次集训的命令来得很是突然,不过却也是有预兆的。谁让那些队员每次过完年回来,都能圆一圈呢?教练们每次都要发火,再看看前几年从不回家的臭蛋,多好的榜样啊!于是,领导脑子一抽,今年都别回家过年了,老实待在队里吧。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就是全运会在即,离开幕已经只剩下短短半年时间了。这次,除了臭蛋要参加成年组的比赛之外,跟他同期但不同项目的还有十来人,都是被队里寄予厚望的小将。偏偏,成年组的关注率一贯都远超于青年组,生怕这些好苗子在大赛场上太紧张,集训是相当有必要的。

    其他队员都选择了理解,唯独臭蛋在结束了当天的训练后,就委屈巴巴的跟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老师提出要求:“要给我妈打电话!”

    臭蛋永远记不住电话号码,所以他每次都是由生活老师领着去办公室,拨通之后再跟对面沟通完毕了,然后才将电话交给他。

    这次也不例外,臭蛋乖乖的站在旁边耐心的等着,直到生活老师把电话交给自己,他才一下子绽放了灿烂夺目的笑容:“妈!”

    一听到妈的声音,臭蛋就什么都忘了,包括他打这通电话的原因。

    之后没多久,喜宝就打来电话想要过来瞧他,他又被勾起了伤心事,挂掉喜宝的电话后,再度给张秀禾去了一个,当然还是由生活老师代劳的。然后在接通的那一刻……

    “妈!我想你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还是生活老师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才接过电话简单的说了一遍,结果等挂掉电话扭头一看,臭蛋又开始委屈了。等领着委屈巴巴的臭蛋回到队里,生活老师就被教练拽到旁边教训了一通。

    大概意思是,不要老提醒臭蛋集训的事儿,你一提醒,他不就想起来了?这孩子已经长大了,虽然记性还是不好,可也不想小时候那么缺心眼了。一句话,别故意招惹他。

    生活老师:…………好气哦,还是要保持微笑。

    结果,教练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现在已经是一月份了,离全运会也就区区半年多的时间,而且这一次的全运会,还关系到明年在洛杉矶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参赛人员。以国家例来的习惯判断,应该会让小将随队,哪怕不参加比赛项目,也会带着一起去感受一下世界体育的氛围。

    刚才还在心里骂娘的生活老师顿时惊呆了,教练特别跟她说这话,明显就是提醒她,臭蛋有可能入选,最起码随队的可能性极大。

    “这事儿你心里清楚就行了,不要对外说,但是要照顾好宋涛,如果他能在全运会再度夺金,甚至破纪录,那随队的事情基本上就板上钉钉了。所以,务必不能让他为了杂事分心,一切为了国家荣誉!”

    ……

    彼时,喜宝他们完全不知道臭蛋又要放大招了,毕竟每个人都很忙,为前程为未来忙碌。

    一周之后,喜宝就只剩下两个科目还未考,然而学校内紧张的气氛却并未就此消散。

    似乎是因为前段时间实在是太忙碌了,王丹虹非常得焦虑,连带跟她走得比较近的几位同学也跟着不安起来。明明考试周即将结束,她们却焦虑的每晚失眠到天亮,后来就干脆跟着王丹虹一起蹲守在厕所里了。

    这事儿是刘晓露告诉喜宝的,因为她有次半夜实在是憋不住,起床出门去厕所时,险些没被那帮人给吓死。以前只是一个王丹虹蹲厕所里,现在则是挨着墙坐了一排人,白惨惨的日光灯下,刘晓露愣是被吓得傻在了当场。

    从那天之后,她的口头禅就变成了:“临睡前两个小时千万不能喝一滴水,而且一定要去上趟厕所!”

    喜宝还不以为然,她却坚定不移的每晚拖着喜宝去上厕所。

    不过,等倒数第二门考完后,喜宝就不陪她玩了:“我要回家了,等大后天下午直接过来考,东西都拿回去。对了,你的图书馆借阅卡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我想多借两本书回去看。”

    在学校的图书馆借阅图书是完全免费的,不过每个人都限量。喜宝盘算着,有足足三天半可以休息,加上这几天风大雪大的,她真不想出门。所以,借到足够的图书是很有必要的。

    刘晓露还来不及哀悼自己又要成为孤家寡人了,就听到了喜宝后面这话,二话不说拉出抽屉摸出借阅卡就给了喜宝:“拿去,下学期开学以后再还我也不迟。”

    喜宝美滋滋的收了借阅卡,保证绝对不会弄丢的。接着,她就去收拾东西了。像被褥这种大件的东西倒是不需要拿回家去,因为家里也是有一整套的。但是其他的生活用品,尤其是平时在穿的毛线衣、羊绒衫之类的,肯定都要收拾好。

    于是,在其他同学忙着复习迎接最后考试的时候,喜宝再一次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居然就回家去了?!

    王丹虹把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忍不住出声问到:“宋言蹊,你过年会不会回老家?你家不是不差钱吗?应该会回去吧?”

    “哦不,我奶说,她会来京市看我的,应该就这几天了吧?”喜宝回忆了一下两天前的那通电话,发现她奶忘记说时间了,所以她也无法判断到达时间。不过甭管怎样,等她考完试了,一定能见到她奶的。

    “你奶可真疼你。”王丹虹无言以对。

    刘晓露也是一脸的羡慕,她倒是会回家,早不早的就托人买到了火车票。别看这年头火车票难买,不过学生是有优势的,尤其是京大的学生,不单买票能有一定幅度的优惠,而且还会优先供应广大学子。

    不过,就算买到了票,刘晓露也只是抢到了一张坐票,卧铺票早在正式开售前就已经被人抢订一空,她也没办法。

    眼见 喜宝收拾完东西就要走了,刘晓露突然想起一个事儿:“宋言蹊,你知道京市国家图书馆吗?我听大四的师姐说,只要花五块钱就能办一张借阅卡,一整年可以无限次借阅图书。”

    “真的?”喜宝惊讶极了,她一直以为国家图书馆是不对民众开放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记得带上学生证。要不然,办还是可以办的,需要付押金,我没忘多少,不过肯定不低。”

    “嗯嗯,我记住了。”

    喜宝笑脸盈盈的拎着她的小皮箱走了,殊不知在她离开宿舍后,王丹虹一脸讽刺的开了腔:“真看不出,原来你是这种阴险小人。”

    刘晓露左看看右看看,很快就发现宿舍里只有她俩。也是,不同系的考试时间是不同的,也就英语系的仨人这会儿是空的,喜宝走了,剩下的可不是……

    “王丹虹你啥意思?!”

    “你说呢?考试档口,你哄宋言蹊借阅图书,不是阴险是什么?算了,我也懒得揭穿你,反正她考砸了对我更有利。”王丹虹凉凉的扫了她一眼,起身抱着书离开了宿舍。

    刘晓露气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痛得大呼小叫,连连吹起跳脚:“你才阴险!你才……气死我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在乎那点儿破奖学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