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085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85章 第08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85章

    军大衣事件并未立刻告一段落, 而是在两个学校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京市大学那边, 喜宝算是彻底爱上了这一身,哪怕之后又连着下了好几场雪,她也完全没有在意, 只因为军大衣的防寒保暖效果实在是太好了。不过, 因为她已经穿了几天了,加上京市大学那边, 普遍还是以学习为主的, 倒是慢慢的不再关注这个事儿,反而是“宋同学有个当团长的爸”这个消息仍在持续发酵中,尤其是对于喜宝独生女的身份, 引来了不少羡慕的目光。

    假如说,京市大学这边还算比较冷静, 那么电影学院就要显得疯狂太多了。

    在对待军装的态度上, 男同学和女同学本来就是不同的。试想想,那可不是市面上的仿制品,而是只供应内部需求的军需品, 是真正有钱也没处买的好东西, 怎不叫人心生羡慕呢?关键是,穿上后贼俊!

    呃,这当然也得看人。

    东西是好东西, 这个没话说, 就是穿在毛头身上, 有一种别样的违和感, 光看他背影倒是高大魁梧,就是瞅着那张黑脸,叫人忍不住牙帮子发酸。

    很快,毛头就成为了电影学院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丑得无比高调。

    就在这时,大伟冷不丁的回来了,还带来了好些过冬用品,就是尺码太夸张了,一问才知道,是老毛子那头运来的。

    好在这年头除了个别关注外表的,多半人还没这个心情,只求吃饱穿暖。所以,这些过冬用品极为有市场,非但不愁卖,还能顺便拓展一下人脉,喜得大伟见谁都龇着牙笑。当然,他也让在京的兄弟姐妹们随便挑。

    因为已经有了宋卫军送来的军大衣,喜宝就没怎么挑,主要是尺码太大了,穿上以后简直就像是把她整个人裹起来了,看不到脚,连手都伸不出来,倒是强子和毛头喜欢得紧,春丽也挑了件相对比较小的,穿上后试了试,格外哀怨的瞅着镜子里的自己。

    “宝啊,你说都是大衣,为啥你穿着那么俏,我穿着就那么土气呢?”

    喜宝刚想安慰她,就听强子用格外欠揍的语气说:“怪谁啊?怪你自个儿长得土气呗。”

    春丽横了他一眼,冲着他勾了勾手:“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强子才不理她,跟大伟勾肩搭背的出去了,他俩还有事儿要商量,主要是觉得先前买进卖出这种买卖,虽然容易赚钱,却有些不稳定,最近强子就是想找别的门路,所以连着好几天都没见人影,如果不是听到大伟回京的消息,他估计还能继续玩失踪。

    见俩哥哥跑了,春丽拉过喜宝,跟她说了一个事儿。

    “啥?大姐你怀孕了?打电话告诉妈和奶了没?”喜宝又惊又喜,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好消息送回老家去。因为现在通讯越来越发达了,以前还是写信和发电报,现在就好多了,一个电话过去,人在千里之外也能瞬间联络到。

    当然,考虑到那昂贵的电话费,以及很多话在电话里都说不清楚,喜宝还是更喜欢写信。事实上,自打开学以后,她几乎每隔半个月就会往家里寄一封信,除非有要紧事儿,一般还是很少打电话的。倒是听说臭蛋经常往村里打电话,也不知道那孩子是咋把电话号码记住的。

    这没啥要紧事儿的时候,写信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可喜宝很清楚张秀禾老早已经就在犯愁春丽结婚多年未孕的事儿,这才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想立刻告诉家里人。

    可春丽却有些愁眉苦脸的。

    “大姐你咋了?这不是好事儿吗?正好你现在已经调到学校里了,平日里上班清闲得很,姐夫那个课程年前也差不多能结束了,你只管好好安胎,明年就能当妈了。”

    虽说学校每年开学的时候都会比较忙碌,可跟厂子却是没法比的。再说了,现在也才十二月,在明年秋季开学之前,春丽肯定已经生产了,到时候只怕连月子都已经坐完了。

    春丽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开了口,说的却是喜宝以往从未关注过的事儿:“宝啊,你知道国家出了个新政策吗?计划生育,以后每对夫妻都只能生一个孩子。唉,我以前总觉得,横竖自己年岁还轻,不着急。要是早知道会这样……”

    “只生一个?”喜宝一脸的茫然。

    不怪她没听说过这个,主要是她平素只一心读书,很少关注与自己无关的事儿。再说了,这要是高考恢复的头两年,倒是有不少大学生是拖儿带女的上学的,怀着孩子念书的更是不少。可她高考的时候,已经是恢复高考后的第六届了。因此,她的同学里头,最多有那种复读过一两回的,却并没有已婚已育的人士。

    头一次听说计划生育政策,喜宝觉得特别诧异。

    “大家不都讲究多子多福吗?这个政策,大家伙儿能乐意?再说了,真要是偷偷摸摸的生下来了,还能再塞回去不成?”

    “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早先不是没当回事儿吗?这不,我今天跟领导刚提了这事儿,领导就告诉我,等生产完了得立刻去结扎,不然就要开除我的工作,还会影响到陶安的学业和前程。”春丽很是犯愁,她是传统女性,尽管也接受了多年教育,有了自己的事业,可她仍然有多子多福的想法。

    喜宝一听也对,这要是乡下地头,兴许还能躲一躲,像春丽这种基本没辙儿,毕竟就算怀孕了也还是要去上班的,而且就算真能偷着把孩子生下来,直接被单位开除了,难道要一家子再回乡下种地去吗?尤其陶安是城里人,春丽的户口也早已迁出来了,真要回了乡下,连地都没得分。

    这么一想,她就劝着:“先别管这些了,横竖大姐你这还是第一个孩子,先生下来再说。”

    “说的也是,那我还是去给妈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姐俩手挽着手出去找电话了,幸好京市里的公用电话还是很多的,撇开高昂的电话费,起码还是挺方便的。等给家里人说了好消息后,喜宝还给国家队打了电话,就说这周放假会跟毛头一起去看臭蛋。

    本来,喜宝还想带些衣服给臭蛋的,结果到了休息日,直接被毛头给嘲笑了。

    “臭蛋现在已经被国家给包.养了,哪里会缺这一两身衣服?再说他还要训练呢,穿的不都是队服?走走,赶紧走,趁着今个儿天气好,早去早回。不然,说不准等晚些时候又该下雪了。”

    喜宝深以为然,忙急急的跟着毛头出了门。

    京市的雪很可怕,雪花很密集,常常一下就是好几天,等好不容易雪停了,结果才半天工夫,又有新的雪花落下来。一场连着一场,到现在,全市各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屋顶也就算了,连马路上都来不及清扫,走在路上经常能看到脚底打滑的行人,还有就是骑着自行车直接飞了出去。幸好,现在的车子还不多,行人和自行车最多也就是砸到路边上的雪堆里,反正喜宝不止一次的看到,有人帮着从雪堆里把倒霉蛋挖出来。

    等到了国家队,因为来的次数多了,那里的工作人员都已经认识喜宝和毛头了,不过该走的程序一样得走,等登记完毕后,才会放行。

    毛头的意思是,带臭蛋出去吃火锅,他最近爱上了火锅,尤其这大冬天的,火锅比啥都带劲儿,他还希望涮羊肉沾辣酱,浓浓的肉香味和辣味进到嘴里,然后窜向全身上下,那感觉简直棒极了。

    喜宝倒是无所谓,她虽然不像毛头那样嗜辣,可京市火锅的汤底还是挺正常的,只要别碰辣酱就没啥问题了。再说了,寒冬腊月的,吃火锅的确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儿。

    至于臭蛋……

    直到被哥哥姐姐领出了国家队,臭蛋还是很迷茫的。

    走出训练基地之前,臭蛋的生活老师很放心把人交给了喜宝和毛头,一方面是因为次数多了,另一方面也是相信大学生的素质。这年头的大学生,还真就是块金字招牌,天然的能获取旁人的好感度。

    臭蛋看看毛头又看看喜宝,特别耿直的说了一句:“我有点儿不放心,他俩是谁啊?”

    面对生活老师不忍直视的神情,喜宝和毛头一左一右满脸冷漠的把人拖走。喜宝倒是还好,她已经习惯了臭蛋时不时就冒出欠揍的话来,毛头却是又气炸了。

    “我是你哥!你毛头哥!”

    “哦,原来是这样……”臭蛋一脸的恍然大悟,“妈说了,毛头哥狡猾狡猾的,叫我别搭理你。”

    毛头好气啊,要不是喜宝及时提醒他,臭蛋现在打不得,他真想打死这混蛋。你说记性不好吧,为啥妈说的话就能记住?偏偏他,几乎一有空就往国家队跑,这混蛋居然到现在都没记住他这张脸。

    有时候,毛头真怀疑臭蛋是不是故意的,明明他这张脸挺有辨识度的。

    仨人也没走太远,最近这一两年里,国家大力发展经济,就连原本位于荒郊野外的国家队训练基地附近也热闹了很多。像一些稀罕的工业品那是没辙儿,不过小吃店、服装店倒是多了不少。

    干脆就在附近街面上找了家门脸还不错的火锅店,毛头一进去就大喊着要切三斤羊肉,还要最辣的辣椒酱。完了还跟喜宝说:“我同学里头有蜀州的人,他们家乡的辣椒酱才叫真的美味呢,特别棒,只要一口下去,就跟浑身上下着了火一样,特别带劲儿,特别够味儿!就是他小气得很,还说啥,除非我带你一起跟他下馆子,不然他是不会拿出来的。”

    喜宝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不,我不想尝试。”

    毛头可惜的叹了一口气,回头仔细想了想,又赞同的点了点头:“也对,我妹子可比辣酱值钱多了。”

    并不想跟辣酱比谁更值钱的喜宝,直接拉过臭蛋找了个座位坐下,因为时间还算早,这会儿店里的客人倒是不多,老板很快就把菜送了上来,当然不止毛头点的羊肉,还有其他的小菜。

    暖呼呼美滋滋的吃了一顿火锅,臭蛋看起来跟哥哥姐姐亲近多了,话茬子也打开了,告诉他俩,自己一有空就给妈打电话,还说等下回去以后,还要再打一次。

    喜宝和毛头面面相觑,万万没想到啊,通讯发达后,臭蛋成了最获利的那个。要知道,前些年臭蛋只会寄钱和寄东西,哪怕有生活老师帮着写信,可那到底感觉不同。现在好了,有了电话后,臭蛋可高兴坏了,而且他还不用付电话费。

    “我突然开始同情国家队了,你说会不会被臭蛋打电话给打穷了?”毛头吃饱喝足就开始忧国忧民。

    然而,弟弟妹妹都不惜的搭理他。

    眼见没人理,毛头不得不改了话题:“喜宝啊,你们学校今年搞不搞活动啊?”

    喜宝不像毛头那样,一开吃就猛往嘴里塞羊肉,她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慢慢吃,所以这会儿反而还有肚子装好吃的。闻言,他倒是认真的想了会儿,才开口道:“刚开学那会儿不是有个迎新晚会吗?然后就是元旦晚会,这些都是学校安排的,基本上没大一学生的事儿。”

    “那是你不够积极。”毛头很是鄙夷,哪个大学都喜欢闲置新生,想要露脸就该自个儿争取。不过,这话对喜宝说是没用的,她才懒得管这些事儿。

    就听喜宝又说:“我们因为是外语系的,应该还会有圣诞活动,具体就不清楚了,反正等到了日子,我跟刘晓露一块儿去就成了。”

    刘晓露的作用还是很大的,一方面可以随时告诉喜宝学校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儿,另一方面有啥必须参加的活动,只要跟着她就好了,喜宝要做的就是带上课本和自己,别的全然无需理会。

    毛头已经被气得没脾气了,他宋社会的妹妹啊,咋就一点儿都不爱出风头呢?再看一眼对面坐着的臭蛋,毛头彻底放弃了。

    算了,一家子出一个聪明人就可以了,没必要这么苛求。

    想到这里,毛头的心情好了很多,索性也不卖关子了,径自说道:“说起这个圣诞活动啊,我们学校倒是有一场平安夜晚会,还允许外校人观看。宝啊,要是你想去的话,我给你留个好位置。”

    臭蛋立马举手:“我想去!”

    “边儿玩去!那是晚会,晚上才开始的,你咋去?你们领导还不咬死我?”毛头直接怼他一脸,这才好声好气的劝喜宝,“宝你来不?也可以多叫几个同学一起过来,京大的学生啊,在我们那儿就是个传说。”

    “哥,你高考的分数比我高出一大截。”喜宝提醒道。

    “那不重要。你就说来不来呗,到时候我可是要登台亮相的!”毛头一脸的嘚瑟,其实电影学院也有大一新生不参与活动的潜.规则,毕竟新生的学生生涯还很长,一般都是优先考虑大四毕业生的。然而,凡事都有例外,毛头就属于那个例外。

    “嗯,我会去的。好久没看到哥你演戏了,我是得认真瞧瞧。对了,这回你演什么?别又是知青谈恋爱了……”

    “保密!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喜宝不觉得那会是个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说来也是神奇,只怕连知青本人都没有想到。因为毛头,他们已经扬名整个电影学院了,毕竟开学都那么久了,几乎全校师生都亲眼目睹过了毛头的经典剧目,叫好的有之,不过多半还是觉得辣眼睛。同时也有效的降低了校内学生搞对象的数量,说白了,这看戏是一回事儿,被当成戏演给别人看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没人愿意成为毛头下一出经典戏剧。

    吃饱喝足又在外头逛了一圈,最终,仨人还是败在了寒风之下,哪怕没人都有御寒的衣物,这大冷天的在外头瞎逛,也忒傻了点儿。

    等送臭蛋回训练基地后,过来接人的生活老师告诉他们一个事儿,明年九月里,臭蛋又要参加全运会了,跟上次参加青年组不同,明年就该是成人组比赛了,难度更高,同时含金量也更大,到时候会在电视上直播比赛现场,全国人民都可以看到臭蛋的英姿。

    很难形容听到这个消息后毛头脸上的神情,那可真叫一个五彩缤纷精彩纷呈。

    直至都坐上了回去的公交车,毛头还是那副绝望到崩溃的表情。

    “哥你至于吗?臭蛋这么出息,咱们应该为他感到自豪才对。”喜宝这话倒是说的很正气,假如她能够别一边说话一边偷着笑就更有说服力了。

    毛头生无可恋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的扭过头看向车窗外,只觉得心里瓦凉瓦凉的,比外头的冰雪更冰冷刺骨。

    喜宝侧过头认真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噗嗤”一声笑出来。

    难为毛头了,他打小最大的梦想就是登台亮相,等到电影院重新开业后,又盼着能上大银幕演戏给观众看,再后来,黑白电视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普及,电视观众的数量可比影院里更多,他就及时调整了梦想,就盼着能上电视。

    万万没想到,就在毛头做梦都想上电视之际,臭蛋明年就可以去了,再联想到先前臭蛋就已经被登在了报纸上,他只觉得……

    天妒英才啊!!

    好在,毛头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了市中心时,他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平静。喜宝到站就下车了,他则还要继续坐五站才能到学校:“你慢点儿!记得跟你同学说圣诞活动的事儿!”

    “好!”喜宝跳下车,仰着头冲着毛头笑得一脸的灿烂,“哥你也别伤心,你比臭蛋厉害多了。”

    原本已经不伤心了的毛头又开始忍不住继续伤心失落了……

    弟弟妹妹什么的,一个个都是不省心的玩意儿!!

    ……

    别看喜宝临走前还要调侃毛头一把,看毛头叮嘱她的事儿,却是放在心上的。等周日晚上回了宿舍,她就把这事儿说了说,不过因为这会儿也才十二月中旬,离圣诞节还有一周多时间,大家没一口答应,倒也没有完全拒绝,只说要考虑一下。

    等周一早上去上课时,刘晓露背着人对喜宝说:“离期末考试也没多久了,她们复习都来不及,不会跟你去的。咱们学校的奖学金可不少呢,听说今年又增加了一些。”

    “那你呢?”

    “我当然会去呀,难得能看到电影学院的俊男美女,肯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再说了,她们是想努力一把,争一争奖学金,我干嘛要凑这个热闹呢?就我那成绩,铁定抢不过他们。”刘晓露大实话一车又一车的往外倒,听得喜宝连连点头。

    见喜宝一副赞同的样子,刘晓露反而是哭笑不得了:“喂,宋言蹊,这种情况下难道你不应该安慰我,说我就算不努力也能拿到奖学金的吗?”

    “不太可能。”喜宝一不小心又说了大实话,“除非七成以上的同学都考砸了。”

    刘晓露无言以对,只能抬头望天,结果被雪花扑了一脸。

    能考上京市大学的,学习成绩当然都不错,可不错也是分档次的,刘晓露是属于学霸中垫底的人,当初就是因为怕分数线不够,这才填报了录取分数线相对比较低的外语系。单论高考成绩的话,她比王丹虹还要低了不少。

    更别提自打开学以后,她都一直在忙着四处打听八卦,人脉倒是积累了不少,反正整个京市大学里,几乎每个系都有她的熟人,连带在一些老教授跟前都刷了个脸熟。

    喜宝私以为,刘晓露就跟她大姐春丽差不多,虽然学习成绩不是特别好,但等以后工作了,绝对吃得开混得好。

    等到了圣诞节前几天,果不其然叫刘晓露说中了,先前答应回去考虑一下的女同学纷纷都表示婉拒了,理由都是一模一样的,要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做最后的努力,还委婉的劝喜宝也应该再加把劲儿。

    唯独刘晓露,兴致勃勃的开始搭配平安夜要穿的衣服,为此还不惜趁着周三下午课比较少,特地跑出去买了一件新的呢绒大衣。

    刘晓露压根就没想过要争奖学金,而以她的成绩,全部功课通过是绝对没问题的,所以心态格外得稳,在一众着急上火的同学里头简直就是奇葩一般的存在。

    至于喜宝……

    平时太用功了,哪怕明个儿就要考试了,也不妨碍她今天按部就班的生活。临阵磨枪对于喜宝而言,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很快,就到了平安夜当天。

    说是圣诞活动,其实是提前一天开始的,虽然当天并不是休息日,好在这年头所谓的晚会,也并不会真的弄到很晚,电影学院是从晚上六点到八点,一共两个小时。

    喜宝先前也是跟家里人说过的,只是强子和大伟忙得脚不沾地,没空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至于春丽,她直言不讳的说,考虑到胎教问题,她拒绝观看任何辣眼睛的演出。

    所以这天下午,坐上公交车往电影学院去的,只有喜宝和刘晓露。喜宝穿着她的军大衣,刘晓露则特地打扮了一下,因为她听说电影学院专出美女,哪怕没想着压过人家,也不愿意被衬得黯然无光。唯一的问题是,时髦靓丽的打扮导致她才出校门就已经冷得瑟瑟发抖。

    为了转移注意力,刘晓露一个劲儿的问喜宝关于电影学院的事儿。

    “你哥咋就想到要报考电影学院呢?是不是每个电影学院的同学都可以演电影?你哥演过什么了?他见过其他演员吗?他是不是长得特别好看?他个头高不高……”

    喜宝沉默的看着刘晓露,尤其对后面那几个问题,完全无言以对。

    幸好,刘晓露并没有刨根究底,又或者她原本也就是随口问的,没等到喜宝的回答,她就索性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她的猜测,往毛头身上按了一个又一个帅气明星的名字,猜测毛头比较像哪个人。

    “到了。”

    终于到站了,喜宝长出了一口气,拉着刘晓露下了公交车后,四下张望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的电影学院大门。

    尽管是第一次过来,不过因为先前毛头已经跟她说了这边的情况,喜宝找起来倒也不算费劲儿。而且,俩人才刚走到学校大门口,就有两三个男同学主动上来询问。

    “那个穿军大衣的女同学!”

    “你就是社会妹吧?咳咳,我是说,你是宋社会同学的妹妹吧?来来,这边走,我领你们过去。”

    军大衣是很抢眼的一道风景,喜宝很快就被主动蹲守在校门口的同学领走了,让晚一步出来接人的徐向东扼腕不已。不过,他没接到人倒是并不意外,因为好些人在背地里都结成了一个小团体,主旨就是拦阻徐向东这个黑心肝的坏家伙,让他无法靠近社会妹。

    晚会是在电影学院大礼堂里举办的,如果是本校学生,当然都有座位,毕竟电影学院又不是京市大学,统共也就五个系,连带老师们算在内,也才几百人。不过,要是外校的,看归看却得自备小马扎,这儿可没空位让外校人坐。

    当然,喜宝是例外。

    毛头一早就动用特权给喜宝预留了好位置,还多空了几个,给她的同学留的。至于他本人,临近演出开始,他忙得脚不沾地,根本就脱不开身,只能委托徐向东去招呼喜宝。

    徐向东:…………人呢?我亲姐人呢?

    喜宝所在的京市大学,今天下午也举报了一个小型活动,以外语系为主,外系的可以过来观看,然而实际上根本就没人过来。甚至连外语系本身,也有不少学生缺席,至于表演的节目,也是以英文诗歌朗诵为主,间杂着两个小合唱。

    一句话,没劲儿透了。

    可电影学院就完全不同了,刚一进入大礼堂,喜宝和刘晓露就不由的齐齐惊呼了一声。

    偌大的礼堂,早已被布置一新,头顶是无数的彩带气球,两边和前后则立着不少的圣诞树,上头挂着不少彩色包装的礼物盒子,而每一个进入礼堂的人,都会在入口处被打扮成圣诞老人的同学塞一顶圣诞帽,虽然只是薄薄的一顶红帽子,完全不挡风瞧着却分外的喜气。

    这还不算,走在礼堂里头,还能时不时的撞见一个圣诞老人,朝人群派发着糖果,还有身着麋鹿装的同学帮着引导入座,或者寻空地安放小马扎。

    尽管徐向东没能接到人,可喜宝和刘晓露还是被人引到了礼堂的最前头,挑了个近乎像是贵宾席一样的座位坐下,还被人塞了一把各色糖果,甚至里头还有好几颗外国的巧克力。

    “哇!原来电影学院那么棒啊!要是我们学校也能这样该有多好啊!”刘晓露都看呆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晚会还能玩成这样。而且这一路上,她也见到了几个老师模样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是笑眯眯的,用包容的眼神看着这帮学生瞎折腾。

    “不可能的。”喜宝惊讶归惊讶,却还存着理智,“我听我哥说,他们毕业后未必各个都能拍电影,很多都是要去文娱部门的。组织安排大型晚会也是考核的项目之一,直接关系到期末考试成绩的。”

    刘晓露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又忍不住懊悔起来:“早知道我也报考电影学院了。”

    然后被爸妈打死吗?

    喜宝很是无奈的瞧了她一眼,脑海里不由的浮现了当初徐向东的事儿。

    那事儿她还是很后来才知道的,徐向东瞒着父母报考了京市电影学院,偏偏他父母只知道他想去京市上大学,等回头录取通知书到了,真的差点儿没打死他。还好毛头跟徐向东联手出演了一场苦肉计,赶在之前就闹出考砸了想寻短见的假象。所以,瞅着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徐向东的父母在打死孩子和让孩子自个儿去死的两难选择下,毅然决定把人踹出家门,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深以为,除非是父母特别开明的,或者干脆原本就是艺术世家,不然还是别挑战高难度人生了……

    俩人落座时,离晚会开始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等吃了几块糖后,平安夜晚会也就拉开了序幕。

    这个时候,喜宝还不知道毛头要在今晚表演什么节目,而刘晓露更是满怀期待的看到传说中的喜宝哥哥。先不说电影学院的学生都长得不错,单看喜宝那张脸,刘晓露就对她哥格外有信心。对了,还不止喜宝,喜宝她爸宋卫军也很帅气,是那种特别阳刚有气势的男人。

    “你家的人肯定各个都很好看,男的俊女的美。”晚会正式开始前,刘晓露在喜宝耳边悄声说。

    喜宝沉默不语。

    几分钟后,晚会开始了。

    饶是喜宝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肯定会在晚会舞台上看到毛头,在开场的那一瞬间,她还是整个人都懵圈了。

    随着幕布从中间往两边拉开,毛头和一个身材姣好皮肤白皙的女孩子站到了舞台中央,朗声宣读着主持词,宣布晚会就此开始。

    没错,毛头这回没演出,他直接跑去自荐当了主持人,并荣获全体女生的一致同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