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084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84章 第08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84章

    军需用品比外头卖的东西可好多了, 那质量简直没的说。

    喜宝一穿上军大衣就舍不得脱下来了, 军绿色是永不过时的颜色,更别提这年头很多人都崇拜军人,别说像这种真正的军需用品了, 大街小巷商店里头还有仿制的呢。

    不过, 喜宝喜欢却是因为这衣服实在是太暖和了,一穿上就感觉整个人被细软的羊毛给裹住了, 不单防寒, 同时也防风,简直就是过冬的佳品。

    穿上好一会儿,喜宝才静下心来看包裹里头的其他东西。军大衣有两件, 应该是一式一样的,让她替换着穿来着。而除了衣服之外, 还有两双格外霸气的毛皮鞋, 以及两副皮手套。

    喜宝二话不说,立马试穿了一下毛皮鞋。

    头一次穿靴子的人,刚开始是挺不习惯的, 关键是靴子要比棉鞋重很多, 尤其是做工用料都格外精细的毛皮鞋。不过,暖和的程度却也跟重量成正比,穿在脚上就跟踩到了棉花里一样, 仔细一瞧, 才发现鞋里头全都衬着羊毛, 暖和得不得了。

    而此时此刻, 换上了军大衣,也穿上了毛皮鞋,喜宝把剩下的东西稍稍归拢了一下,瞅着该到了开水房开门的时候了,赶紧揣上一副皮手套出门去了。

    不得不说,宋卫军来得就是巧,他们英语系只有周三下午是两节课,放学特别得早。等喜宝回到学校,也不过才下午五点,就是冬日里天黑得比较早,加上这会儿天气瞅着有些不对劲儿,估摸着晚上又该落雪了。

    急急的往学校里走,喜宝边走边盘算着先回宿舍拿热水瓶,灌满了开水后,晚上就不用再出门了,反正她看书复习的时候并不在意旁边有人说话,照样能学习得进去。

    也就是回学校这短短的一段路上,喜宝觉出了毛皮鞋的好来,当然军大衣和皮手套也很棒,及至她回到宿舍楼下,感觉双手还是火热热的,不像以前,哪怕把手往兜里揣,那也冻得发僵,非得抱着汤婆子暖上好一会儿,才能提笔写字。

    “宋同学回来了!”

    “喂,宋言蹊!”

    此时的宿舍里挤满了来串门子的女生,人数甚至多到挤都挤不下的地步,好些人干脆就立在楼道里,各打各都是捧着个搪瓷缸子,聊着天,时不时的喝口热水。

    “出什么事儿了?”喜宝一脸惊讶的问道,问的当然是听到外头的动静赶忙跑出来的刘晓露。

    “我说你们倒是让一让呢!”刘晓露愣是从人群之中挤出了一条道来,把喜宝拽进了宿舍里,“瞧瞧,你这都穿上军大衣了?你爸给你捎来的吧?”

    喜宝点了点头,面上还是充满了狐疑的神情。

    “她们就是来串门子闲聊的。”刘晓露随口解释了一句宿舍里人多的原因,又见喜宝开了柜子拿热水瓶,她忙说,“我替你打了一壶,先别忙这事儿。要我说,宋言蹊你也太能保密了,先前还跟我说,你爸是当兵的。”

    “我爸是当兵的。”喜宝被刘晓露摁在了凳子上,只能一脸无辜的解释着。

    从某方面来说,军官也确确实实是当兵的。

    不过,想要看到刘晓露无言以对却难得很,她直接问起了别的事儿:“你跟咱们说说你爸呗,说啥都成。”

    喜宝低头寻思了一会儿,其实真没好聊的,因为宋卫军平常干了啥从来不跟家里人说的,他所在的部队是特殊作战部队,一切任务都要保密,家里人最多知道他又出任务去了,再就是完成了任务领导给他升了官之类的。

    见喜宝一脸的茫然,刘晓露也猜到了一些:“是不是不能说?那你就说说今个儿你爸来找你干啥的?专程给你送衣服的?就只为了这个事儿?”

    终于碰上自己会的了,喜宝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想着她爸虽然特地叮嘱了这事儿不要告诉奶,可没说不让跟同学们说啊。瞧都让人瞧到了,再想隐瞒,一来不可能,二来容易让人说闲话。

    当下,喜宝只老老实实的说了今个儿的行程:“我爸先带我去下了馆子,我忘了是哪个馆子了,就大概开车花了十来分钟的样子。然后拿了御寒的衣服给我,不单衣服,还有鞋子、手套。”

    边说着,她边让刘晓露瞧了瞧,后者直接拿过她的手套,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还伸手摸了摸,艳羡之情溢于言表。

    喜宝又道:“还有就是奖励我考上京大……这不是先前他在部队里吗?刚回来。”

    “奖励?奖励了你什么?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爸高兴坏了,一下子就给了我五十块钱,让我去我们市里头最大的百货大楼随便买,吃的穿的用的,都可以。”刘晓露家境不错,一下子就理解了所谓的奖励。

    还真别说,也许是天底下疼闺女的爹都是一个样儿的,生怕自己买的东西不被喜欢,直接掏钱让闺女买买买。

    唯一不同的是,宋卫军出手可比刘爸爸大气多了。

    这时,喜宝才猛的反应过来,刚才吃饭时,她把装了钱的牛皮纸信封揣到了里头衣裳的兜里。也因此,尽管已经在家里换了衣服,钱却仍在怀里揣着呢。

    喜宝忙把怀里的牛皮纸信封掏出来,别说刘晓露一脸的好奇了,她也是啊。谁让她爸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很穷很穷的,真好奇她爸会给多少奖励。

    事实证明,宋卫军还是很靠谱的,一信封的钱,喜宝仔细数了数,居然有整整五百块。

    刘晓露也在帮她默算着,两人几乎同时算出了总数,又因为喜宝有些愣神,刘晓露抢在前头惊叫一声:“五百块啊!我一定要告诉我爸,省得他老是在我跟前嘚瑟,说他多好多好。”

    五百块钱搁在后世兴许不算什么,可在八十年代初期,人均工资才三四十块呢,这确实是个很大的数目了。

    这时,已经看到那一信封的钱,并且听到了刘晓露那咋呼声的同学们,忍不住争先恐后的问道:“宋言蹊,你爸每个月得有多少工资啊?起码也有一百多吧?”

    “两百三十四块,我听我奶说的。”

    时隔多年,宋卫军又升了好几级,现如今是正团长的职位,每月工资一百九十五块,加上他参军已满二十周年,所以还得算上百分之二十的补助。

    喜宝真没觉得这个工资特别高,主要是她对钱没有明确的概念,一来她除了买书之外,几乎什么都不买,二来则是她奶从不限制她的零用钱,想要了说一声,立马就能拿到钱。久而久之,她反而对钱越来越不敏感了。

    再有就是……

    强子和大伟在外头兜兜转转了几年,一回家就拍了一万块在桌上。还有臭蛋,他也陆续涨了几级工资,不过相对于丰厚的夺冠奖金而言,他那些工资反而不算啥了。

    因此,在同学们倒抽冷气的情况下,喜宝特别淡定。她倒是没提家里其他人,别人不问,她就不会说。她顺手拿钥匙开了抽屉,把一信封的钱都锁了进去,琢磨着明个儿中午就拿回家去。

    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谈兴正浓的同学们可不会放过她,眼瞅着她又要去拿热水瓶,刘晓露直接拿过她自个儿刚才灌的开水:“拿去,我回头再去灌。”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喜宝是真找不到由头结束话题了,只能满脸无奈的看了看周遭的同学,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还想知道些啥?我爸是在保密部队里的,他这些年到底干了啥,我们全家没一人清楚,他都不说的。”

    刘晓露转了转眼珠子:“那我问你,你爸多大年纪啊?十几岁就参军了吧?”

    “他今年三十八了,参军有二十年了。”

    “不对啊!”刘晓露徒然间反应过来了,在其他人感概宋爸爸年轻有为的时候,她又问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家有六个呢,你还是排行第五的?还有上回送你来上学的,那个是你妈?你妈看着比你爸年纪要大不少吧?”

    喜宝很是为难,一方面是奶的叮嘱,另一方面则是事情已经说的差不多了,现在改口也来不及了。

    只能说,赵红英千防万防,独独就是漏着宋卫军这一环。也难怪了,宋卫军是那种好多年都不着家的,哪怕每个月都有固定往家里寄钱,隔几个月还会写封信啥的,可他的存在感真的不高。这不,一不留神,赵红英就把他给忘了。

    犹豫再三,喜宝还是说了老实话。

    上回来送她上学的,奶倒是亲奶,妈却不是,是大妈。至于她的哥哥姐姐们,也是大妈家的。

    说这话的时候,喜宝到底忍住了没说过继的事儿,横竖老宋家对外的说辞一直都是这个,内里的原因也就不用再深究了。及至刘晓露又追问起她妈的情况,她也只是面露难过的表情。毕竟,在她心目中的“妈”现在已经成了她的“大妈”。幸好,哥哥还是愿意认她的。

    刘晓露以为自己已经懂了,她家的亲戚朋友真不少,那种男的去当兵了,女的守不住跑了的多得很,而且这不是还有知青的例子吗?

    生怕勾起喜宝的伤心事儿,她立马就把话题给岔开了:“我懂我懂,你爸一直在部队里,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所以是你大妈把你带大的,对不对?一直养在身边,叫也是跟着哥哥姐姐们叫的,叫习惯了改不了口了。我家有个亲戚就跟你的情况差不多,他家长辈生怕他因为爸妈不在身边被人欺负,对外都说他是他叔叔生的。”

    喜宝觉得这跟她的情况还真挺相似的,忙附和的点了点头:“我奶也担心这个,而且我大哥大姐,还有我二哥都在京市里,就让我别说出去。可我没想到,我爸会突然来学校里找我。”

    所以,谎言就是经不起触碰,一下子就被捅破了。

    万幸的是,经了这事儿后,就算没哥哥姐姐在身边,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反正刘晓露她们是万万不敢的,那可是带qiang的啊!即便明知道军人不会胡乱开qiang,光这么端在身前,你说怕不怕?

    “这个不重要!谁会欺负宋同学呢?”

    “就是就是,别提这个了,说说别的。宋言蹊,你有几个亲兄弟姐妹啊?你家就是那个,亲的,有几个啊?”

    喜宝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出声的方向,然而宿舍里的人太多了,一抬头就看到黑压压的人头:“就我一个啊!”

    独生女啊!!!!!!

    原本就激动万分的人群,一下子就炸翻天了,要不是好些人都惦记着晚上还没灌开水,绝对舍不得离去。好在,最重要的信息已经问出来了,算算她爸的军龄和工资,那必须是正团长,再有就是,宋言蹊居然是独生女……

    刘晓露倒是说到做到,不等喜宝拒绝,就拎上她的热水瓶跑了:“倒来倒去的太麻烦,我直接帮你灌一壶。”

    还有另一位宿友抢了喜宝的汤婆子:“我就一个热水瓶,空着一只手呢,帮你灌这个好了,你别出门了,外头已经开始飘雪了。”

    宿舍里的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多会儿就只剩下了热水瓶和汤婆子都被“抢”了的喜宝,以及无需灌热水的王丹虹。

    王丹虹打从一开始就趴在她的床上,及至人群都一窝蜂的跑出去了,她才探出头来:“宋言蹊,你可真幸福。”

    喜宝还处在迷茫之中,学习成绩好,并不代表擅长人际交往,尤其像她这种,长相好、学习好、家世也好的女大学生,极易被人排挤。幸好,她是属于跟所有人都很疏远的,哪怕是同个宿舍的,也就同班的两位勉强算是熟悉一些,其他人压根就没什么来往的。因此,即便真的被人排挤了,只怕她也完全一无所知,更别提被她爸搞了这么一出后,起码短时间里,没人有这个胆子。

    倒是另外一个情况,不得不防。

    “宋言蹊,你以后一定会被全校男生追求的。”王丹虹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她的长相也不错,起码在京市大学里算是中等以上的,她倒不是期待爱情,而是觉得横竖迟早要嫁人,与其等到工作以后,不如趁着上学的时候,找个同校的男生,最好是本地人,别的她倒不是很在乎。

    然而,她所求的还处于未知状态,倒是眼前这个一脸迷茫的宋同学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

    可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起不了嫉妒之心了。

    眼见喜宝迷迷瞪瞪的又去摸书本,王丹虹忍不住长叹一声:“你真没想过要在大学里找一个?不一定是同年级的,可以找找比咱们大一两届的。到时候,等咱们毕业了,对方已经有工作了,兴许连房子都分了,将来的日子该有多好过啊!”

    喜宝抬头看着她,半晌才回答:“我有住的地方。”

    “那不是你哥买的吗?”还是堂哥,又不是亲哥。不过后头这句话叫王丹虹咽了下去,她又不傻,先前是眼红才说酸话,现在就没必要了。

    “他送我了啊!”话一出口,喜宝才惊觉不对,很是沮丧的觉得,她没比徐向东好多少,前些年她还笑话徐向东沉不住气,稍微对他凶一点,啥话都漏出来了,结果……

    见王丹虹震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喜宝勉强描补道:“等我以后赚钱了,会把钱还他的。再说,我大姐也有啊,大哥买了两个院子,一个写了我的名儿,一个写了我大姐的名儿。大姐也说,以后会还的。”

    其实,买院子的钱来自于强子先给的那一万块钱,可追根究底,那一万块也是强子的。之前喜宝早些年借出去的两百多块,平心而论,哪怕收利息好了,也绝对没有那么多。

    早先,喜宝就暗暗决定,等她能赚钱了,就把钱还给强子。只是这个时候,她还是看不懂强子的路数,哪怕她真的给了,强子也只会当她眼光好,知道钱在银行是死钱,投资才是一本万利的。以至于多年之后,当喜宝发现自己每年的分红越来越多时,完全是懵逼脸。

    王丹虹这会儿也明白了,搁在她身上是费尽心思才能找到个合乎条件的,而换成喜宝,却是人人捧着追着,根本不需要费这个力气。

    换句话说,只要自身足够好,根本就不需要烦恼这些事儿。

    就在喜宝翻开课本看时,王丹虹冷不丁的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我明天就去买个热水瓶,再问问其他人有没有旧棉被。”人啊,得先对自己好了,才能指望别人对你好。

    喜宝:………………

    发生了什么事儿?话题是在什么时候跳跃的?我又漏听了吗?

    内心一片迷茫,喜宝强作淡定的说:“嗯,你说的对。”

    ……

    远在家乡的赵红英,万万不会想到,自己稍一个不留神,喜宝就把家底给交代清楚了。好在特地强调的那些还是保住了,没提醒到了,别人一追问,喜宝就兜不住了。

    不过,追其根本原因,却是宋卫军突如其来的京大之旅。

    这个时候,赵红英还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她很快就会知道的。

    到了周末休息日,毛头甩开了那些饿狼,连徐向东都没带,独自一人过来了。喜宝每次都是周六下午放学后就回家住的,晚饭也是跟春丽她们一起吃的,值得一提的是,强子又跑不见了,倒是没去南方,就是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好几天都没见人,要不是他提前跟春丽打过招呼,大家伙儿还不知道担心成啥样儿呢。

    等毛头过来时,家里就只有喜宝和春丽。

    “哥,我爸前几天来过了,又走了。”这事儿喜宝已经跟春丽提过了,不过毛头并不知道,“还有个包裹是给你的,里头全是过冬衣服,我也有,你的那份搁你屋了。”

    毛头当下心里一咯噔,忙拖了把凳子来,坐在旁边瞪喜宝。

    这会儿,喜宝正在帮春丽缠毛线呢,本来她是在小屋看书的,春丽觉得久坐不好,愣是把她拖了出来,让她活动活动,顺便也让眼睛休息一下。

    喜宝忙得很,而且她一做起事情来就特别专注,能注意到毛头过来,顺口提一句就已经不错了,等注意力回到毛线上头时,她压根就注意不到毛头正在瞪着她。

    “喂喂,我一个大活人在这里,你俩就不能理理我?”毛头生气了,努力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春丽直接白了他一眼:“冬天屋里暗,看不到你。”

    要说刚才毛头只是气鼓鼓的,听了这话才是真的生气呢,偏他心里记挂着别的事儿,赶紧让他大姐闪一边去,拽过喜宝问:“四叔咋来找你的?咱们家在这儿买房子了,他咋知道的?你倒是说啊!别管这些破线了,你又不是属猫的!”

    被毛头缠得没办法,喜宝只好停了下来,回答道:“他开车去学校找我的,然后还带我去下了馆子,又送了东西给我。对了,还给了我奖励,说是奖励我考上京市大学。”

    毛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他深觉大事不妙了。

    有他们学校那些狼在前,毛头咋可能不清楚大学里那些男同学的想法呢?谁说只有女生高攀的?光看村里的那些男知青就知道了,多得是主动送上门的,就盼着能少干些活儿。他妹子的条件那么好,那还不得引来一群狼呢?

    “那四叔去了以后,你同学是个啥反应?有啥变化没?你倒是赶紧说啊,别卖关子,我急呢!”

    喜宝再一次被迫停了下来,一旁的春丽忍不住伸手拍了毛头一下:“你急你倒是跑厕所去啊!你拉着喜宝干啥?你让她帮我缠线。”

    “你自个儿弄啊!”毛头没好气的怼了他姐一句,又扭头催促喜宝,尽可能好声好气的引导道,“宝啊,你好好想想,到底有啥变化没,跟我仔细说说。”

    喜宝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索性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

    这下子,不单是毛头急了,连春丽都坐不住了。

    “完蛋了,那你还不跟那肉一样,被一群绿着眼睛的狼盯着啊?”春丽好生懊恼,这会儿她是一点儿也不嫌弃毛头烦人了,亏得她就在学校里,结果压根就没发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倒是毛头,只听喜宝提了那么一嘴,就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毛头呵呵哒:“这下你总算知道了?不嫌我多事儿了?”怼了他姐,他又长叹一声,“唉,奶折腾了半天,结果栽在了四叔手上。”

    喜宝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隐约想起那日王丹虹跟她说的话,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在学校里随便找一个的,更不会找比我大一两届,等我毕业后已经工作了的师兄。”

    ……!!!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直接就糟透了!

    这一刻,春丽满脑子都是她奶蹲在门口磨菜刀的样子,至于毛头,一下子跳了起来,冲出去门去:“我去打电话!”

    给谁打电话?当然是给亲奶啊!

    事情已经发生了,隐瞒不报一定会很惨很惨,毛头认为,哪怕四叔是他的人生导师、指路明灯,他还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他奶那一边,来个大义灭亲。

    公用电话倒是好找,商业街这边的小店里,已经有人装了公用电话,收费供他人使用。又因为这年头的电话费贵,说话的时常反而不算长,往往每次都把时间浪费在了等人上头。

    这不,毛头把电话拨通后,就立马对电话那头的村里干部说:“我找老宋家的宋老太赵红英,快点儿,就说毛头找她,有大事儿,要紧事儿!”

    赵红英来得真不算慢了,一听到村里大喇叭哇啦哇啦的叫唤着,她就急急忙忙的跟来了,后头还坠着扁头,想过来问问毛头哥哥,说好的给他带照片呢,照片去哪儿了?

    尽管等待的时间不算长,可因为毛头心急如焚,愣是觉得特别煎熬,等一听到电话那头他奶“喂”了一声,他立马霹雳巴拉跟说单口相声似的,不换气的把事儿给说了一遍。

    排在他后头等着用电话的一个中年男子,惊得扶住了眼镜框,这法子好啊,提前把要说的词儿给背下来,能省下不少电话费吧?

    而另一头,赵红英却已经被这一长串的话给弄懵了。

    老四居然放假了?没回家不说,还跑京市去了?不光去了京市,还去大学里瞧了喜宝?光瞧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开车去了?

    当然,所引发的后果,毛头也竹筒倒豆一般的全告诉了他奶。好在,因为毛头跑出来太快了,他还没仔细问宋卫军给喜宝的所谓奖励究竟是啥,也亏得如此,宋卫军没暴露个彻彻底底。

    不过也差不多了。

    等赵红英稳了稳心神,就问出了关键的问题:“老四去喜宝学校干啥啊?就为了看喜宝?”

    “不是,是去送过冬衣服啊!”

    一提起这个,毛头就忍不住叨逼叨逼起来。京市真的冷啊,而且据身为本地人的屎蛋儿,咳咳,就是章世耽说,去年冬天绝对没那么冷。今年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了,连着下了好几场鹅毛大雪,这才刚十二月初呢,气温就已经零下二十多度了,冻死个人了!

    听到他奶问起来,毛头就絮絮叨叨的全给说了。

    “京市冷啊!忒冷了,我都快冻成冰坨子了!”

    赵红英听到这里,愣是沉默了半晌,这才勉强挤出一句话来:“……那你要我咋骂他呢?”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差点儿就把毛头给噎死了。

    早知道他就该把重点给省略了,只要突出他四叔干了蠢事儿就成了。这样的话,他就能看到千载难逢的一幕了,他奶怒怼他四叔。

    悻悻的叹着气,毛头又问:“奶,那现在咋办啊?万一喜宝叫人给骗走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赵红英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她觉得吧,还是应该对天老爷多一些信任的。

    “你忙你自个儿的事情去,别管喜宝了。等回头我瞅瞅,看能不能过年再去一趟京市,不然大冬天的,我也舍不得喜宝大老远的坐火车回来。得要两天两宿呢!对了,你过年记得回来啊!多陪陪你爹妈。”

    毛头:………………莫不是我真的是从茅坑里捡回来的?所以才叫毛头?茅头?!

    挂了电话,付了钱后,毛头顶着一副思考者的神情,脚步沉重的回了家。

    喜宝早就等着急了,一见到他,就忍不住问:“哥你上哪儿去了?你是不是给奶打电话了?不行啊,我爸特地叮嘱了我的,不能把他给我五百块当作考上京市大学奖励的事儿告诉奶!”

    毛头脚步一顿,刚才的问题还没思索完毕,现在又开始思考新的问题。

    他奶和他四叔应该站在哪一边呢?

    “我呢?那四叔就没奖励我?我高考第一名啊!”毛头怒了,不过他还是怕喜宝着急,随口解释了一句,“你想让我告诉奶啥啊?我根本就不知道四叔给了你五百块当奖励。”

    对哦!

    喜宝顿时放下了心来,又听毛头追问他的奖励在哪儿,当下就被难住了。

    这要是换个人,兴许还会变通一下,譬如说,拿那一大包的军需品当做奖励。别说是在物资还欠缺的现在了,哪怕过个十几年,军大衣、毛皮鞋、皮手套等等,用这些当礼物也不会丢人。

    可惜,喜宝完全不会变通。

    努力回忆了一下周三下午的所有细节,喜宝一板一眼的说:“没有奖励,我爸提都没提过。”

    毛头好气啊,全家人挨个儿来气他,连打小最可爱最喜欢他的喜宝都变坏了!!

    气呼呼的吃过午饭,气呼呼的拎上大包裹,气呼呼的坐上回学校的公交车,气呼呼的冲进宿舍……

    “气死我了!我四叔真的是太气人了!”

    大冬天的,也就是京市大学的个别学生还会往自习室或者图书馆跑,像电影学院,人家压根就连宿舍的门都不出,躲在被窝里睡了个天昏地暗。

    听到毛头的声音,一屋子的人纷纷探头:“咋了咋了?你不是去看咋妹子了吗?气啥啊?”

    “对啊,咱妹子咋样了?有没有被冻着啊?汤婆子好用不?”

    “你这一大包拿的是啥啊?好吃的?咱妹子亲手做的好吃的?来来,拆开看看。”

    于是,毛头更生气了:“走开走开,啥叫咱妹子?那是我妹妹!这不是吃的,真不是!”

    再怎么瞎叫唤都没用了,一群狼扑了过来,眨眼间就把包裹给拆开了。虽然他们很快就发现里面的的确确不是吃的,可在看到军大衣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嗷”的一声叫开了。

    “军大衣啊!毛皮鞋啊!还有雷锋帽和皮手套啊!”

    “摸上去真暖和啊,这不会是真的吧?军需品?我说社会哥啊,你家啥人在部队啊?就算是部队,想要弄出这两身也难吧?谁自个儿不穿新衣裳,省给你的?你爸啊?”

    毛头气呼呼的坐在一旁,不发一言。

    关键时刻,还得徐向东帮着解惑:“他叔。他四叔在部队里呢,十几岁就参了军,好多年都不回家一趟,职位还特别高,我记得应该是……副团?”

    “正团!!”毛头怒怼一声。

    “哦哦,正团长啊,手底下好多的兵啊,出入都开小车的,对吧?”最后一句是徐向东自个儿加的,不过他猜得也很靠谱,因为正团长确实可以配备车辆了。

    然而,这句话又再度戳中了毛头的痛处,气得他拿拳头捶桌子,一个没忍住,直接把今个儿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当然,主要还是说他妹子就快被京市大学的狼给叼走了这事儿,对于四叔只记得妹子不记得他,倒没真的生气,谁叫喜宝过继了呢?

    等他话音落下,整个宿舍都沸腾了,纷纷力挺他,有志一同的开始讨伐京市大学的“狼们”。

    毛头横了他们一眼,凉凉的开口:“你们能好到哪里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个样儿,就看上我妹妹了。”

    一群大老爷们搓着手心嘿嘿的笑着,这个给他倒热水,那个帮他脱掉外套,给他披上军大衣,还有人要给他脱鞋,直接被他一脚踹开:“别给我动手动脚的,有事儿说事儿!”

    话是这么说的,毛头还是没能拧得过他们,被迫穿上了一整套。

    所谓的一整套就是,军大衣、毛皮鞋、皮手套,以及连喜宝都没有的雷锋帽。

    每一样都是真正的军需品,厚实保暖,穿上以后整个人都热乎了起来,半点儿都不觉得冷了。

    这年头,几乎所有的男生都有一个军旅梦,可真正能参军的却永远都是少数。不过,只要是家境不错的,都会买一些仿制品,像章世耽,他就有一顶雷锋帽,仿得极好,可惜跟真的一比还是差了很多。

    章世耽看着毛头这一身,眼睛都红了:“我原本是想高中毕业以后去当兵的,可家里人说啥都不同意,还说就我这小体格,去了也是当文艺兵的料,别浪费国家资源了。所以我就想啊,等以后一定要接一部军旅片,我要演当兵的!”

    “你就这点儿出息啊?”毛头正了正衣服,他这人容易气炸,可气消得也快,穿上了军大衣,又摸了摸手套,心情顿时就雨过天晴了。

    他大哥就没有,可见他四叔还是记挂着他的。嗯,一定是这样的。

    听到章世耽的话,毛头不屑的瞧了他一眼:“我呀,将来直接去演大英雄,革命前辈,人民英雄!”

    “我还永垂不朽呢!”章世耽越看越嫉妒,“你脱下来让我也试试呗,就一次,我保证就一次,回头我帮你打一个月的开水,早中晚我都全包了。”

    “还有我!我帮你……请你吃一个月的早饭。”

    “那我呢?请吃午饭好了,或者我帮你打饭,买了饭给你送到宿舍里吃,不去食堂挨冻。”

    眼见几个同学瞬间完成了丧权辱国的各种条约,毛头嘚瑟的一扬头:“不如你们跟我保证,不对我妹妹起任何念头?”

    那还是算了吧……

    章世耽等人瞬间蔫吧了,唯独徐向东立马高举爪子:“我!我保证不对亲姐起任何念头!哥,让我试试呗。”

    毛头倒是还好,同学多年,他当然知道徐向东对喜宝没任何念头,而且还“亲姐、亲姐”的叫了好多年。可其他人不知道啊!

    眼见毛头信了这话,正要脱下军大衣让他大兄弟也试试,其余几个立马蜂拥而上,一下子就把徐向东扑倒在地,乱拳出击。

    “太无耻了!谁他娘的会对自个儿的亲姐起念头?别告诉我,你把社会妹当成你亲姐了?不信!”

    “徐向东你这个黑心肝的!也太不要脸了,还想骗社会哥?你做梦!”

    “来,一起往死里打!嗷嗷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