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08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82章 第08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82章

    调职这事儿吧, 说难也难, 可说容易也容易。

    先前春丽已经被驳回一次了,却并不是因为她的工作能力问题,而是她所在的纺织厂属于日用品消耗品一类的工厂, 假如今个儿是想去同类的厂子, 哪怕跨越半个国家,那也不难办到, 一如当初她从家乡调职到京市一样。问题在于, 京市大学所在的是整个京市的市中心商业区,那边并没有合适的地方,至于像学校一类的, 又是属于教育体系,跟纺织厂实在是有些捱不到边。

    种种原因交织在一起, 所以事情才有些难办了。

    谁能想到……

    仔细的将调职同意书折叠好了放在工作服胸口的兜里, 春丽拧开水龙头简单的洗了一把脸,深秋的天气已经挺冷了,冷水泼到脸上, 她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调职同意书已经下达了, 这事儿基本上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不过,接下来的却仍旧不轻松,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周一这天, 春丽连歇口气的工夫都没有, 一面向厂委的同事告知自己即将离开, 一面还要安排交接工作。幸好, 作为国有厂子,从来也不缺工作人员,只是先前一个萝卜一个坑,她不走人家也上不来,现在她走了,兴许是有几个平日里比较要好的舍不得,更多的人则是庆幸,忙着走后门安排自家亲戚入职,不过那就跟春丽没啥关系了。

    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交接工作,第二天上午,春丽就搭班车去了京市大学。因为先前没少来,对于这一片她是非常熟悉的,甚至因为陶安的缘故,她跟京市大学好些老师教授都混了个脸熟,办起入职手续来,格外得顺畅,没有碰到半点儿不顺心的事儿。

    唯一有些失落的是,先前春丽是在纺织厂厂委里做事的,算得上是个小领导。然而,调职之后,却又得从底层干起,原因在于,两个工作单位的档次是截然不同的。

    及至周二傍晚,喜宝下了课回到宿舍楼前,意外的看到她大姐双手插在大衣兜里,在楼底下徘徊着。

    “大姐,你咋来了?”喜宝心下一惊,她是学生当然非常清楚今天是星期几,而且这个点,工厂起码还有半个小时才能下班呢。

    见喜宝一脸的担心,春丽笑得一脸灿烂:“快去把东西放好,姐请你吃饭。想吃啥?去喝羊肉汤好不?这天哟,才十一月就那么冷了,再过两月还咋办呢?”

    听了这话,喜宝就知道没啥事儿,顿时心下一松,脆生生的答应着就往楼上跑。

    刘晓露是跟她一道儿回来的,本来两人约好了先回宿舍放东西,然后赶紧拎上热水瓶去开水房那边排队打开水,虽说这个点开水房还没开门,可要是再晚些过去,那就得排上老长老长的队了。自然,春丽的话她也听到了,一面跟着喜宝往宿舍里跑,一面八卦之心熊熊燃起,忍不住跟喜宝打听起来。

    可喜宝自个儿还没弄清楚呢,只能含含糊糊的应和了两声,顺便跟刘晓露道了歉,约好明个儿再陪她。

    不多会儿,喜宝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原本放书的单肩挎包换成了巴掌大的小拎包,小巧可爱,格外得衬她今个儿穿的束腰大衣。

    “大姐,咱们走吧。”

    喜宝没有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她觉得如果春丽愿意说的话,自然会告诉她的。再一个,看春丽那副眉眼弯弯嘴角上扬的模样,就知道一定是好事儿了。

    姐妹俩结伴去了校外的小吃街,寻了个门脸看着还挺气派的羊肉汤店,点了店里推荐的经典菜色后,这才说起了正事儿。

    调职一事已然办妥,依着规章制度,等于说春丽从今天下午起,就已经算是京市大学的职员了,她被安排去了后勤处,隶属于行政科。像学生宿舍床位管理、水电记录计算、办公用品、档案等等,几乎杂七杂八的事情都要管。当然,春丽才刚入职,要紧的事儿都轮不到她,目前的话,暂时会被安排在学生宿舍这一块。

    “太好了!”喜宝星星眼的看着春丽,她前几天真的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所以这会儿也没有想到其他方面,只觉得她大姐太厉害了,当然也为大姐和大姐夫感到庆幸。

    要知道,喜宝只是因为从小生活环境都很简单的原因,为人有些天真,对于很多事情看得都比较表面化,从来不会去深究某些人某些事背后的用意,一方面确实是她太甜了点儿,另一方面也是懒得管别人的事儿。可她又不傻,大姐是毕业后一年就结婚了,到现在已经四年多将将五年了,寻常夫妻结婚一年半载就有孩子了,也就春丽了,到现在丁点儿动静都没有,她就算再甜,也知道这事儿不对。

    “那我是不是很快就能抱上小侄儿了?”喜宝扑闪着大眼睛笑眯眯的问春丽。

    完全没想到话题能跳跃到这里,春丽明显怔了怔,随后先前被冻得有些发白的脸色,腾的一下涨得通红,当即就身后拍了喜宝,没好气的说:“想啥呢!我那是觉得自个儿年岁还轻,不着急生。”

    喜宝好哄啊,当下就信了,随后就开始苦恼起来了:“那我得啥时候才能抱上小侄儿呢?我也就算了,妈该多着急呢?”

    “回头我去催催大哥,他是咱们老宋家的长子嫡孙啊,这都快三十了,咋还不着急娶媳妇儿呢?”春丽抬头见服务员端着羊肉汤过来了,忙停了话头,叫喜宝往旁边让了让,别给烫到了。

    这家店上菜倒是快得很,不过原本就不是现炒的,上菜快也不算稀罕,尤其那汤,明显就是炖了小半天的,香味浓极了,料也特别足。饭菜一上来,姐妹俩就开始忙着吃了,再不管强子娶不娶媳妇儿的问题了。

    今年才二十四岁却愣是被亲妹子说成快三十的强子:………………

    幸好,他啥都不知道。

    吃饭期间,春丽也告诉喜宝,她已经跟上头申请了单身宿舍,应该很快就会批下来的。这主要是因为学校里的宿舍本来就多,哪怕真的一时不凑手,大不了她就去住女生宿舍,总有床位空出来的。

    喜宝很是惊讶。

    强子打算给春丽买房子这事儿,她是知道的,不过当时强子让她先别告诉奶,她也照办了。只是却没想到,这个事儿春丽本人居然完全被蒙在鼓里。

    吃饱喝足之后,喜宝直接把春丽拉回了自个儿的小院,反正大学里又没有强制性的晚自习,她今晚就跟春丽睡一个被窝,明个儿一早再去学校也不迟。倒是春丽,入职手续是办好了,可很多东西都还在纺织厂那边,还得来回跑一趟搬东西。

    她俩刚回小院时,隔壁丁点儿动静都没有。不过,差不多到了晚上八点多,就有人来敲院门了,开门一看,正是强子和大伟。

    “宝你咋回……丽丽?!”

    于是,兄妹四人开始坐下来谈话,基本上也就是强子和春丽在说,喜宝拿了本书默默的坐在一旁看着,大伟则抱着他的账本子,还拿了个小计算器不停的按着。

    那边还没谈完,喜宝就忍不住凑过去看大伟算账:“计算器啊,好使不?”

    “特别好使,多亏有了这个,我和强子才没把你给的本钱给亏出去。”大伟嬉皮笑脸的逗喜宝,“这东西可比算盘方便多了,你说要是早有这玩意儿,我的算术也不会一直不及格了。唉,还是现在的学生命好啊!”

    “学生考试不让用这个的。”喜宝无奈的纠正道,不过仔细瞧了两眼,不得不承认计算器真的很方便。

    “那敢情好,咱们先前是没这玩意儿,现在有了也不让用?该!”大伟笑得那叫一个欠扁,按计算器的速度倒是更快了。

    喜宝默默的让开了,她还是继续看她的书去吧。

    强子和春丽是咋商量的,喜宝并不知道。她次日一早就回学校去了,还把小院的钥匙给了春丽,毕竟隔壁院子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现在也还没有定下来。

    可喜宝没想到的是,等她回了学校,立马就遭到了刘晓露的连番盘问。

    刘晓露还真是个包打听,明明昨个儿下午只是瞧了那么一眼,当然她是知道春丽是喜宝的大姐。可就这么点儿信息,隔了一晚上,居然还真叫她打听出来,春丽即将来京市大学上班的事儿。

    大学里的工作人员分为教学和行政的,教学那边相当得严格,像喜宝以前上的高中,里头确实有一两个大学生,然而绝大部分却仅仅是高中毕业的。可搁在京市大学,至少也得要研究生毕业,才有留校的可能性,而且里头多半教授还有留洋的经历,都是前些年被平,反后,又一如既往的再度投身教育事业。

    春丽才高中学历,而且她的成绩一贯平平,当年高考恢复时,她是参加了,却连她本人也没抱多少希望。结果并没有出人意料,她落榜了,也没有再考的打算。好在,她的工作能力足够强,当个行政人员是完全够了的。

    “你大姐可真厉害啊,京市大学就算是行政人员,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是不是你姐夫在里头帮忙了?我记得你提过的,你姐夫是咱们学校的研究生?”

    “嗯。”喜宝点了点头,不过她也不知道这里头有没有陶安的事儿,而且上课在即,也没什么心思跟刘晓露说话,只是含糊的敷衍了过去,专心致志的开始听课。

    她倒是一贯心无旁骛,却把刘晓露给急坏了。同样着急上火的还有王丹虹,为的却不是这个事儿,而是冬天就快来了。

    已经十一月了,搁在南方都已经挺冷了,更别提京市是在北方。眼瞅着同学们都穿上了厚棉衣,王丹虹却还是好几件夹衣薄袄,且先不论新旧,这个厚薄程度是根本没法过冬的。再有就是,她的棉被也太薄了,晚上冷得直打哆嗦,可父母一直没寄钱过来,手头上的钱根本就不够买衣服被子的,急得她嘴上都起了好几个燎泡。

    依着她原本的打算,是想跟同宿舍的借一下,像刘晓露和喜宝都不止一件冬衣,被子什么的,哪怕不能借可以跟同学一个被窝。只是她也没想到,宿舍里的同学那么不好相处,借口热水都不愿意,人家能乐意借衣服?

    这个事儿,喜宝是真的不知道,她不是那种善于观察揣摩人心的人,刘晓露则是知道了这个事儿,却完全没放在心上,每个人都有难处,能够上京市大学的,已经比全国绝大部分人要好过多了。

    刘晓露一整天都忙着跟喜宝搭话,问她家里的事儿,好奇是一回事儿,更多的则是想多个人脉多条路。等到了下午放学时,得知喜宝今天不回家,她更高兴了。

    夜谈会上,刘晓露主动提起自家的事儿,在她的引导下,同宿舍的其他女生也开始纷纷说了起来,包括王丹虹。

    王丹虹早就想提自己上学有多不容易了,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才刚开了个头,刘晓露就把话题抛给了喜宝:“宋言蹊你说说呗,我特好奇,你家到底有兄弟姐妹几个啊?我是说亲的,不算堂的表的。”

    喜宝已经躺平了,耳边是同学们的聊天声,脑海里却全是英文单词。冷不丁的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后,这才开口说:“六个,连我在内一共六个。”

    “那你是最小的吗?我只听你说过哥哥姐姐。”刘晓露是典型的顺杆子往上爬的人,一听喜宝搭了呛,立马就追问起来。

    黑暗中,喜宝回忆了一下赵红英的叮嘱,不欲多说自家的事儿,可刘晓露连番追问,她只是挑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提了两句:“我上面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下头一个弟弟。”

    “那来咱们大学上班的,是你大姐?你大哥在京市里买房子了?其他的人呢?”

    “二姐在家乡工厂里上班,二哥也在京市念大学,弟弟还小。”喜宝努力把英文单词从脑海里赶出去,可这么一来,瞌睡虫就瞬间充满了整个脑海,她边说边有些困意了。

    “你二哥也在京市念大学?什么学校啊?那你家岂不是有两个大学生了?”因为自家有个小弟弟的缘故,刘晓露听到喜宝说她有弟弟,还以为是小孩子,遂丢到脑后完全不再提起。

    多年以后,当刘晓露知道喜宝那个弟弟就是扬名世界的飞人宋涛后,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好在,此时此刻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自身是大学生,就格外得关注起喜宝口中的大学生哥哥。

    喜宝已经迷瞪了,下意识的开口:“我哥在京市电影学院……”

    “电影学院?那他长得一定很好看吧?会报电影学院的一定差不多。等等,你俩一个年纪?谁上学晚了?”

    “双、双胞胎……”

    最终喜宝也没打败瞌睡虫,说完这句话后,她整个人就睡懵过去了。等刘晓露连问两句都没得到答复后,睡在喜宝上铺的女生探出头借着月色往下看,无奈的告诉全宿舍女生,底下这位已经睡过去了。

    不过,既然是双胞胎,看喜宝那长相,她哥一定很帅气。

    在喜宝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的毛头哥被按上了一个帅气的名头,等很久以后她知晓后,只余满满的无奈。毕竟,即便是戴上了滤镜,她也只能说她哥人好。

    ……

    与此同时,电影学院那边也在讨厌同一个事儿。

    起因是毛头的钱包掉了。

    毛头并没有丢三落四的习惯,这里的钱包掉了,只是因为他在上铺脱衣服时,兜里的钱包“啪叽”一声掉到了下面。

    他的下铺不是徐向东,人家徐向东睡在他脚后跟呢。下铺那位大兄弟不是别人,正是屎蛋儿——章世耽。

    章世耽自打那次被毛头叫出了屎蛋儿的绰号后,连着好几天都活在梦里。可绰号这玩意儿,叫得多了听得多了,加上还有个癞毛头的绰号杵在最前头。在纠结了几天后,章世耽还是默默的接受了。

    不接受不行啊,宋社会是宿舍老大啊!

    “给。”章世耽二话不说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钱包,正要给毛头呢,他一眼瞥到了里头的照片,顿时忍不住大叫一声,“社会哥!你对象太好了!”

    社会哥一脸懵逼。

    可这一屋子的狼啊,听到章世耽这话后,连上铺的兄弟都瞬间跳下来,飞扑着来抢钱包。等看到了上面的照片后,顿时忍不住嗷嗷直叫唤。

    毛头还没出声,徐向东探头看了一眼,瞬间没了兴趣:“瞎说啥呢,那是他妈和他妹子。”

    照片并非毛头和喜宝的合照,而是刚开学那会儿,赵红英让俩小只跟张秀禾的三人合照。之所以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臭蛋那小子记性不好吗?人家国家队都认识老宋家的人了,偏偏臭蛋不认识。不得已,只能跟张秀禾拍个照,好让臭蛋看在他妈的面子上,跟哥姐出去。

    合照洗出来后,就一直由毛头保管着,上周休息天也是他特地搭班车去国家队接的臭蛋。可他也没料到,照片就这样突然曝光了。

    面对除了徐向东以外的所有同宿舍哥们的质疑,毛头深深的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听听,那叫啥话!!

    “这真的是你亲妈和亲妹子?妈就不说了,年纪大了嘛,你妹子跟你是亲的?这不可能吧?社会哥,你不会是你爹妈搁大马路上捡来的吧?”

    “瞎说啥啊,要捡也是他妹子,反正我们家那头只有丢姑娘的,没有丢小子的。”

    “长成他妹子这模样,傻子也不舍丢吧?”

    “所以他俩真的双胞胎?天呐,那社会哥的爹妈也太对不住他了。”

    毛头黑着脸恶狠狠的瞪着底下的人,随手操起枕头死命的砸了过去。当下,就有人接住枕头给他送了回来:“哥,别给弄脏了,地还没扫呢。对了,啥时候咱妹子会过来看哥您呢?”

    有了人打头,其余人忙齐刷刷的抬头,六双眼睛锃光瓦亮的看着他,等着毛头的回答。

    “滚滚滚,都给我滚回床.上睡觉去!”毛头瞪了徐向东一眼,后者立马抢过钱包,双手举高,恭恭敬敬的给递了上去。其他人也不敢反抗,只能缩着脑袋老老实实的躲回床.上,唯独看向徐向东的眼里充满了鄙夷。

    先前,所有人都觉得徐向东是个阴险小人,初中高中一共六年都拿毛头当背景板用,这都上了大学了,还不放过人家。虽说这年头只要是个大学生就一定不愁找不到工作,可再怎么自信好了,这电影学院跟京市大学差距也忒大了点儿,明明人家毛头的分数线都够上京市大学了,非要忽悠人来念电影学院,这也太坑了吧?

    丧尽天良!!

    灭绝人性!!

    及至这会儿,大家伙儿才隐约觉得,也许这事儿还有别的内情。譬如说,为了某个大美人。

    当天夜里,徐向东就不幸遭了毒手。虽说电影学院建得比京市大学要晚,可论住宿条件,那是半斤对八两,半夜里要是想上厕所,一样要出了宿舍门,往楼道那头走好久,才能到厕所里。

    除了毛头之外的六个大老爷们在徐向东出门后,齐刷刷的下床跟了出去,然后把他堵在了厕所里。

    很难描述那一瞬间徐向东的心情,他真的真的真的被吓尿了,字面上的意思。

    面对严刑逼供,徐向东一点儿挣扎都没有的,把他知道的事儿全都供了出来。其他人忍不住觉得,就徐向东这德行,得亏是生在和平年间的,放在抗.战期间,妥妥的叛徒!

    问题是,徐向东知道的情况也不多,他跟毛头是好兄弟,可跟喜宝只是面子情,别看整天亲姐亲姐的叫着,他亲姐完全不想理他。基本上,在喜宝心目中,徐向东就是跟她抢哥哥的臭不要脸!

    不过,好歹也当了六年的同班同学,多少还是能供出一些的,徐向东在厕所里哆嗦着身子把他知道的全说了,其他人共享了消息后,顺便也上了个厕所,这才回了宿舍。

    宿舍里,毛头听到外头的响动,拿起放在枕边的手电筒,拧开来往四下照了照,顿时一脸懵逼。

    正好,其余七人推门进来,毛头的手电筒灯光直筒筒的照在打头的章世耽脸上,哪怕章世耽本身是个帅哥,眯着眼睛五官扭曲的样子也挺吓人了。

    “你们几个有病啊?小学生嘛!上厕所也要扎堆!”毛头简直服了这帮神经病,怼了他们一句后,还得用手电筒帮着照明,直到最后一个上了床,这才关掉。

    其余人嘿嘿笑着跟他讨饶、说好话,毛头懒得理这帮人,倒头就睡了过去。

    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打从这一天起,毛头在学校里受欢迎程度急剧上升。一开始还仅仅是小规模的,也就是他这个八人间宿舍里。不过很快,他们宿舍的异常就被其他同学察觉了,一旦起了疑心,想到知道真相不过就是个时间问题,加上宿舍里还有个怂包徐向东在,不出几天,全班都知道了。

    基本上,离全校都知道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宋社会,你妹呢?你妹咋从来没来咱们学校看看你呢?”

    “哥,周末有空不?咱们一起去京市大学看看咱妹子?”

    “对了,以前你老带徐向东出门,都是去找你妹?”

    其他的问题,毛头一律无视,不过听到最后那个,他忍不住嘴贱了一回:“对啊!我哥在京市买了房子,我差不多每周都要带着徐向东回去一趟,让我妹妹做饭给我们吃。”

    同学们对着毛头笑得一脸谄媚,回过头来,直接群殴徐向东。

    及至这周放假时,徐向东莫名的被告知,老师有请。毛头见他没空,就决定自个儿一人回去。结果,才出校园就被堵了个正着,同宿舍其他六人搓着手心嘿嘿笑着求带。

    毛头格外得不乐意,以前是徐向东一个人,蹭饭也无所谓,而且徐向东特别有眼力劲儿,哪怕是蹭饭好了,也会包了来回公交车票钱,还时不时的在街面上买些零嘴卤味啥的,一起带回去吃。别的就不说了,这多煮一个人饭真没啥,可多了六个人……

    拒绝!

    章世耽是个聪明人,当下就拉过毛头:“哥啊,咱们就是想去京市大学附近逛一逛,买些……呃,对啊,这冬天了,买些厚衣服买条毯子啥的。这不是对那边不熟悉嘛?哥你领我们去逛逛,我们呢,跟你妹子打个招呼,然后你就不用管我们了,忙去吧。”

    “不蹭饭?”毛头狐疑的看着他们,“以前徐向东也是这么说的,可每回都死乞白赖的蹭饭吃。”

    “徐向东那个黑……我向老首长保证不蹭饭。”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毛头勉勉强强就同意了。一行人搭班车去了市中心,因为出来的得早,到地方也不过才上午八点不到。

    一路上,毛头是随意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顺便鄙视一下章世耽的智商,其他几个也就算了,外地人不了解京市没啥毛病,章世耽他是京市本地人啊,这怕是跟臭蛋一个德行才会不熟悉市中心吧?

    殊不知,趁着毛头看风景的时候,章世耽几个已经制定好了无数个整人计划。肯定不是整毛头,而是整徐向东。

    那家伙心太脏了,黑心黑肺黑肝黑肠的,必须讨伐!!

    ……

    喜宝倒是知道毛头每周日上午都会来,所以一清早就拎着菜篮子去菜市场了,她只要是买些肉类,家里的萝卜白菜是不缺的,因为前两天强子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买了足足五麻袋的过冬蔬菜来,还非说京市人就喜欢囤东西,甚至琢磨着在院子里挖个地窖,专门用来囤粮食。

    不理会抽风了的强子,喜宝自顾自的买了一大块五花肉,又买了一只白条鸡,瞅瞅那个大鹅不错,干脆也买了一只。临出菜市场时,又称了些排骨,仗着现在天气冷,完全不怕菜馊掉。

    毛头过来时,喜宝已经买好菜回来了,这会儿正跟春丽边聊天边瞅着隔壁闹翻天。

    隔壁的院子在前天终于被强子买下来了,花的钱比喜宝这院子还贵了三百块,不过原房主也说了,家具什么的可以留下来,倒也的确是省钱又省事了。这不,从昨天起,强子就领了一帮人在那儿折腾,修倒是没必要了,房子还挺结实牢固的,就是他看老式门窗不爽,尤其是那个窗户,直接叫人拆掉,全部换成明亮的大玻璃处。地面凹凸不平的,也全部铲平后,再重新抹上水泥地,灰扑扑的墙壁也都重新粉刷了一遍。

    忙活了一天后,其实已经差不多了,虽然喜宝很怀疑那个水泥地根本就不是干透了,而是冻住了。不过,从外头瞧进去,变化还是很大的。

    这不,瞅着差不多了,今天就开始搬家了。

    春丽留在纺织厂的东西已经在前两天搬过来了,暂时堆在喜宝那院子的客房里。这个搬起来倒是容易,关键是陶安的东西,他是男的,东西杂七杂八一堆,还没个准数,加上他宿舍在五楼,可算是把人给累得够呛。再有就是,一些欠缺的家具,今个儿也全都得弄好。

    毛头刚走到喜宝院子门口,就听到强子在那头扯着嗓门吼着:“毛头呢?癞毛头那个臭小子平时吃饭那么积极,有事儿要用他了,跑哪儿去了?”

    “在这儿呢!”毛头干脆跑到了隔壁,对着大哥大吼,“我……咋回事儿啊?”

    “你来了?徐向东呢?你俩赶紧帮忙搬东西。”强子一点儿也不见外的就招呼起来,等他发现跟在毛头身后的并非徐向东,而是另外几个没见过的大男生后,更高兴了,“毛头的同学吧?来来,都来搭把手,回头哥请你们吃饭!”

    “好嘞!”

    “大哥您看着,我可有力气了!”

    “对对,咱们来干,大哥您歇着去吧。哟,这位是姐夫?您可是京市大学的研究生啊,别干了,有咱们几个呢!”

    几乎一眨眼,毛头就被挤到了一边,他带来的六个人,一个比一个脸皮厚,叫起大哥和姐夫来,比他这个正主还要亲热。没过多久,这些人就真的跟强子和陶安打成了一片。

    春丽和喜宝也听到隔壁的动静了,特别庆幸家里的吃食备得多,姐妹俩忙齐齐下厨,人家来帮忙,肯定得留饭的,这是村里的规矩,想来城里也差不多。

    人多力量大,一群棒小子齐齐撸袖子上阵干活,大伟也不知道打哪儿借了辆三轮车来,等宿舍里的东西搬的差不多了,他也把缺的家具给拉回来了。还不到中午十二点,活儿就都干完了。

    强子拽住毛头,塞给他几张钱:“去买些馒头和熟食来加菜。”

    毛头刚要动身就被他带来的那几个混蛋拦住了,纷纷叫嚷着,他们要去。毛头懒得跟他们扯淡,刚想塞钱,那几人就已经一窝蜂的跑掉了,什么不熟悉市区,别说章世耽这个本地人了,就是外地的,那也肯定来过市中心商业街。

    午饭是在喜宝那院子里的堂屋吃的,毕竟隔壁就算搬完了,那也还脏得很。不过,这周臭蛋没过来,毕竟他上周赵红英在时,刚出来过一次,哪怕国家队那边都挺好说话的,喜宝他们还是决定最多半月一次,最少一月一次,横竖臭蛋又不带想他们的。

    堂屋里,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绝大部分都是出自于喜宝的手。自然,章世耽几个也如愿得看到了传说中的社会妹。

    这话要咋说呢?更觉得社会哥的爹妈对不住他了!

    饭桌上,强子还开了瓶酒,请一群大小伙子喝,边喝边帮毛头刷好感度:“我这个弟弟啊,说话特别欠揍,你们都是他的同学,平时多包涵一下,要是他真得罪了你们,也别生气,我替他跟你们道歉。”

    毛头:……………………

    好好说话!!

    摸着你的良心说!!

    我怎么就说话欠揍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