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07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78章 第07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78章

    刚开学前几天一般都不会正式上课, 尤其是大一新生。

    事实上, 第一天所有的新生按照指示来到教室后,也仅仅是看到了班主任老师,接下来由师兄师姐带领着熟悉了校园, 以及领取新书。接下来则是学习学生手册, 据说正式开学后还会进行抽查小考。

    再有就是,跟初中高中的学生坐在教室里等老师轮流过来上课不同, 大学里是学生们到处跑着找教室上课, 所以必须提前熟悉起来,要知道有些课程是真的可能横跨整个校园。

    京市大学极大,在学校迷路这种事情, 不是玩笑而是事实。

    本来,同宿舍同班的还能结伴一道儿走, 总有人是天生路感极好的, 可偏生喜宝她们宿舍八个人却并非全是同系同班的。

    当初填报高考志愿时,因为家里人都没法给予指导建议,喜宝就去找了班主任老师求助。她的班主任是俄语系毕业的, 因此极力推荐喜宝去念外语系。之所以没直接推荐俄语系, 那是因为早在数年前,俄语系就已经停止招生了。

    退而求其次,班主任向她推荐了眼下最为热门的英语系。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 外语系毕业的学生注定会受到热捧。而英语系虽然不像小语种那样稀缺, 却反而是用途最广泛的。

    毫无疑问, 只要报考了英语系, 起码在二十年之内不用担心失业问题。当然,大学生原本就可以包分配,可被人随便塞到一个单位,跟被所有单位求着要,那感觉能一样?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这样的眼光,这点从外语系年年受冷落就可以看出来了。相对而言,喜宝报考的英语系还算热门,今年一共录取了一百十六位新生,分为两个班级。可其他外语系就没那么好运了,像法语系、德语系之类的,起码有三五十人,最惨烈的就是日语系了,据说今年连十人都没凑够。

    这些消息,全是刘晓露告诉喜宝。当然,她不是特地告诉谁,而是在宿舍夜谈会上随口说的。只是喜宝是个沾床就睡的人,往往听不了几句话,就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

    说起她们宿舍,虽然八个人全是外语系的,却是分属于三个不同的外语。喜宝和刘晓露以及那天轰母亲离开的女孩王丹虹都是英语系的,另外的五人里头,三个学法语,两个学德语。

    于是,她们三一六宿舍又被称之为联合国。

    也亏得英语系的有三人,而且凑巧的分在了一个班里,所以刚开始两天,她们仨还能结伴一块儿跟着师兄师姐们找教室,顺便认路。唯一叫喜宝纳闷的是,刘晓露和王丹虹时常因为一点儿鸡皮蒜片的小事儿斗嘴。刚开始,每回看到这样的情形,喜宝总是会默默的看着她俩,直到俩人分出个结果来,只是这么一来,就很难保证上课不迟到了。

    尽管课间比高中时长了一倍,老师也基本不拖堂,可每回的课间找教室,都能让喜宝想起那些年跟在毛头身后追臭蛋的经历。

    幸好,喜宝的记性跟毛头是没法比,可只是简单的记住上课地点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她一直戴着大伟送给她的那块女士手表,一旦发现时间来不及了,立马撇开那俩人就走。当然,每次看到这副情形,那俩人也会瞬间停止毫无疑义的争吵,紧赶慢赶的撵上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就到了周六。

    周六下午,喜宝刚跟同学一起回到宿舍楼底下,就看到了已经等候在此的赵红英和张秀禾。

    “奶!妈!”喜宝一反平日里冷淡疏离的模样,两眼放光的跑了过去,面上的欢喜藏都藏不住。

    赵红英两眼也笑成了一条缝,这几天,喜宝忙着熟悉校园环境,她愣是忍住了没去打扰,一直到今天才过来找人:“走,奶带你回家住两天。”

    “回家?”喜宝愣了一下,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这傻孩子,你忘了你大哥刚在京市买了房子吗?赶紧的,放好东西跟奶走,奶带你认认门,回头学校放假了就去找你大哥,叫他带你去吃顿好的补补身子。”

    喜宝还没开口,身边的刘晓露已经羡慕起来了:“宋言蹊你可真幸福,那你不是每周都可以看到家里人了?要是我爸妈也能在京市买房子就好了。”

    比起羡慕得直白的刘晓露,王丹虹的脸色就有些不大好了,瘪了瘪嘴似乎想说什么,又生生的忍住了。

    赵红英催她:“快去把东西放好。”

    “好。”喜宝也顾不得跟两位同学说话,立马抱着书包往楼上跑,身后传来她奶急急的叫她慢点跑。

    等放好书包,又检查了一遍柜子和抽屉上的锁头,喜宝这才出门下楼。她对于她奶的叮嘱倒是记得极为清楚,哪怕再着急,也会安排好一切后,再接着做事。

    前后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喜宝生怕她奶等急了,没想到下楼一看,她奶倒是兴致很好的跟刘晓露聊了起来。见她下来,没怎么说话的张秀禾笑着揽过了她:“宝啊,妈跟丽丽说过了,叫她没事儿多往学校跑跑,你要是缺了啥,也别不好意思,亲姐俩怕啥?”

    喜宝有点儿懵,看着张秀禾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总得来说,喜宝跟臭蛋是不同的,对于自己的身世,她小时候是知道的,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家里人反而有种故意模糊事实的感觉。等后来念小学时,她又被过继给了曾经的四叔宋卫军,这直接导致了她对于自己的身世越来越迷茫,直到毛头忽悠了她。

    毛头说,他跟喜宝是双胞胎,户口本上的出生年月是为了避免麻烦故意改动过的。他还说,这么做是为了过继,为了不叫四叔心里不高兴,为了……

    本来就已经信了七八分的喜宝,在听到张秀禾的自称以及接下来的话后,彻彻底底的信了。可明明自己已经被过继了,为啥还这么说呢?

    直到被赵红英和张秀禾联手拖走,喜宝还有些云里雾里的。等出了校门,赵红英才对她说:“宝啊,奶这是担心人家知道你没妈欺负你,这才叫你大妈在你同学跟前故意这么说的。反正你记住,要是往后别人问起来,你就说强子是你亲大哥,丽丽啊毛头啊,也都是你亲姐亲哥,知道了吗?至于你爸那头,我会跟他解释的。”

    “好。”喜宝习惯性的先答应了一声。

    赵红英见她似乎听进去了,又问:“刚才跟我搭话的女孩子,我记得是姓刘吧?那另外一个叫啥?穿灰衣服的。”

    “叫王丹虹。”

    “往后离她远着点儿吧!人长得高高大大的,心眼儿比针尖还小,她没少在你们跟前说酸话吧?羡慕自己没的别人有的不算啥,那个刘小姑娘就明晃晃的摆在了面上。不像那个王丹虹,眼睛都红了,浑身的酸味儿隔着大老远的,我都能闻到。”

    “有啥区别吗?”喜宝奇道。

    “毛头考得比你好,你羡慕不?”

    “羡慕啊,不过哥哥一贯成绩比我好,就是小考时总是一做完就上交,从不检查。”喜宝老老实实的说,“他比我聪明,记性也比我好。”

    赵红英疼爱的拍了拍她的头:“羡慕别人不算啥,嫉妒就要不得了。刚才我跟那个刘小姑娘说话时,王姓的那个一直在旁边翻白眼,好几次忍不住说了酸话,这种人千万不能交朋友,啥心里话都不能说,保不准啥时候就在背后捅你一刀。”

    张秀禾也点了点头,劝道:“喜宝,听你奶的话准没错。”

    喜宝忙道好,见她乖乖的听话,赵红英又说:“等明天我送你回宿舍,到时候替你好好瞅一瞅。”

    “嗯,哥也说了,奶的眼睛跟照妖镜一样。”喜宝笑嘻嘻的卖了毛头,同时暗暗把赵红英叮嘱的话牢牢记在心上。

    三人一路往南,因为说着话,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目的地,正是上回喜宝来瞧过一眼的小院子。

    时隔数日,再度看到小院子时,喜宝几乎都不敢认了。虽说地方没变,整体样子也没变,外头的门窗却全都换了新的,以前是报纸糊的窗户,现在变成了大而透亮的玻璃窗,门也换上了更厚重的整扇木门,里头的墙壁更是粉刷一新,至于家具什么的,估计是能置办的全都已经齐了。

    当然,临时弄的小院子肯定是不能跟家里新盖的二层半小红楼相比的,不过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归整得这般整齐明亮,可以想象强子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

    赵红英拉着喜宝愣是把每个房间都仔仔细细的参观了一遍,还边参观边解释着。

    “堂屋这头,让你待客和吃饭用的,强子没弄到沙发,就给你整了个大圆桌子,多打了几把椅子,都是老木头打的,结实!再看这个大立柜,里头能搁不少东西。这座钟,强子说也是三五牌的,跟咱家的那个一样,老牌子,几十年都不带坏的。”

    “两间耳房,小是小了点儿,摆张床铺,再摆个大衣柜还是成的。我特地叮嘱了又叮嘱,叫强子给你弄带大镜子的衣柜,这样你穿好衣服还能照一照,瞧瞧照得多清楚。那头的,我让强子改成了书房,搁了桌子椅子还打了个书架。”

    “厢房一间当了客房,我和你大妈这两天就住东边那屋,西面的还是照旧做了灶间。宝啊,听说他们这边的人不爱用土灶,都喜欢用那个啥煤饼炉,烧的是蜂窝煤。你会用不?不会的话,就搁在那儿,反正土灶也是有的,柴禾备了不少,够你用一阵了。”

    小院不大,统共也就这么几个房间,不到十分钟就都看完了。喜宝忍着眼泪,硬是扯开话题:“大哥他们呢?”

    “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反正他们还要在京市待好久,不跟我们一块儿回去,随他们去吧。”

    比起娇嫩得跟朵鲜花似的小孙女,俩大孙子显然不在赵红英的关心范围内,横竖出去那么多年都好好的,跑开个一两天有啥关系?

    懒得理会强子和大伟,赵红英只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你记着,睡觉那屋的床底下搁了两个大樟木箱子,里头都是秋冬才会穿的衣服,还有被褥啥的。大衣柜里才是应季的衣服,这次回去你带两件新的走,等再下次,记得拿回来换。洗衣服啥的,尽量在这边洗、这边晒,还有鞋子、包,一次别拿太多,宁可放学以后多跑跑,反正离得近,不碍事儿。”

    “米粮我都给你买好了放在灶间的米缸子里,菜什么的没买,那个不禁放,明天一早我领你去菜市场,回头你自个儿去买来回家做。”

    “毛头那边,我跟他说好了,叫他每周来这边一趟,有啥粗活累活记得都留给他。臭蛋那头,昨个儿我跟你大妈又去看过了,跟那边的领导也商量好了,回头每个月你俩都可以去找臭蛋,早上把人领走,下午六点前把人送回去就成了,甭管是想逛街还是吃个饭,都成。”

    “对了,明个儿你跟毛头还有你大妈一道儿去照相馆拍个照,回头拿这个当凭证,省得臭蛋那傻小子又不认得人了。”

    说到这里,赵红英顿了顿,停下来认真的思考还有啥没叮嘱的。

    喜宝终于忍不住,一把握住了赵红英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奶,你是不是就要回家了?”

    “唉,宝啊,你舍不得奶,我也舍不得啊!可我又不能一直留在京市里陪着你……强子给我和你大妈买好火车票了,下周一也就是后天一大清早。”赵红英生怕喜宝又红了眼圈,忙岔开话题,“强子那小兔崽子上哪儿了?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去东来顺吃饭的吗?临时反悔了?”

    张秀禾跟赵红英婆媳多年,哪里能不知道她想干啥,再说她也舍不得喜宝哭鼻子,赶忙帮着打圆场:“妈,说不准还真叫您给猜对了,强子那浑小子,看我回头不削他!”

    “我这不是去接毛头了吗?妈你削我干啥?”强子的大嗓门在院子外头响起,紧接着就是毛头没好气的嘟囔声:“削你干啥?这叫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啊!”

    没人上前去解救毛头,连喜宝也只是捂着嘴偷偷笑。

    等强子和捂着后脑勺的毛头进了院门后,赵红英也拽着喜宝走上前去:“都到齐了?丽丽呢?”

    “去找她男人了。”强子不由的提醒赵红英,“不是奶你自个儿安排的吗?叫丽丽请两小时假先赶过来,再把从来没到过这边的陶安领回来,让我去电影学院接毛头,你和妈去找喜宝……这才过了多会儿工夫,你莫不是老糊……奶,我错了!你别冲动,奶,有话好好说!!”

    这真不能怪强子变得快,而是赵红英突然之间把院门后头的门栓给拿了起来,吓得强子说话都打磕绊了,还连连摆手后退,怂得不得了。把刚被他呼了一巴掌的毛头乐得够呛,只差没放炮庆祝了。

    赵红英警告的瞪了毛头一眼,又瞥了瞥强子,没好气的道:“我栓个门你怕啥?”

    强子的双眼在赵红英的脸和门栓之间来回审视着,有心想说,他们这是正打算要出门又不是回家,出门该挂锁而不是栓门栓。可是碍于对方武力强大又有兵器在手,关键那还是他亲奶,强子愣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好憋屈好无奈,但是毫无办法。

    幸好这时春丽小俩口来了。

    人终于到齐了,哦,还差大伟和臭蛋,可那就没法子了,大伟两天前就出发去南方了,臭蛋的话,昨个儿刚瞧过,也说了即将离开京市的事儿,至于他能记住多少,那就只能随缘了。

    按照计划,他们今个儿晚上会去东来顺吃顿好的,然后明天还能聚在一起吃上三顿,晚上送喜宝回宿舍,其他人自个儿滚蛋,后天一大清早强子独自一人送他奶和他妈上火车。

    计划很完美,实行的也不错。

    等周日傍晚吃过饭后,赵红英借口送东西,跟着喜宝上了楼进了宿舍,待了一会儿后,再让喜宝下楼送别。趁着送别的机会,赵红英仔细的叮嘱了又叮嘱,告诉她哪些人有坏心眼不能来往,哪几个小气吧啦千万别跟人扯上太多关系……

    终于,还是到了离别之际。

    喜宝在宿舍楼下依依不舍的拥抱过她奶和她妈,忍不住再度红了眼圈。

    一旁的毛头特别不高兴:“我呢我呢?我也要回学校去了,喜宝你就不能装装样子,哪怕假装一下舍不得我呢?”

    离别的气氛瞬间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喜宝不由的笑了出来,无奈的看着毛头:“哥,咱们下周六晚上就能见面了。”

    “一周呢!你自个儿说说看,咱们自打从娘胎里生出来后,有分开过那么长时间吗?六天呢,足足有六天呢!”毛头砸吧砸嘴,越想越不甘心,“你说你跟我一起去念电影学院多好啊,我们学校还说啥专门出俊男美女,我是一个都没瞧见。宝你要是念我们学校了,一准是校花!对了,要不你转校吧?”

    喜宝冷漠的拒绝了毛头的盛情邀请,再度跟奶和妈告别后,坚定的走上了楼梯。

    等回到了宿舍里,刘晓露几个居然还趴在窗户那头,见喜宝回来,刘晓露跟她打了个招呼:“宋言蹊,你家里人对你可真好啊,我瞧着除了跟你一块儿上来的你奶外,底下还有好几人啊,那个女的是你妈,其他人呢?”

    “我哥。”喜宝语气淡淡的回答了。

    “两个都是你哥?”这回却是王丹虹抢着问了,“那天你奶说你哥在京市买了房子,真的假的?别是骗人的吧?”

    喜宝没理她,算着时间刚好,开了柜子上的锁,拿出了热水瓶打算去灌开水。见状,刘晓露也忙跳起来:“我也去!你们还有谁要去的?一起走!”

    除了王丹虹之外的其他几个都跟着去拿热水瓶,不多会儿一群人就下楼往开水房去了。

    开水房外,早已排起了长龙,喜宝走在最前头,所以也就排在了前面,紧跟着她的是刘晓露,再往后才是同宿舍的其他同学。

    闲着也是闲着,大家伙儿就都闲聊起来。刘晓露本来就是个话唠,都不用喜宝开口问,她就叨叨的说了起来:“你白天没回来真是太可惜啊,好多师兄师姐都在宿舍楼前的林荫道上摆摊子卖旧货,我也淘回来不少呢。”

    这下,喜宝明白大家的热水瓶是从哪儿来的了,唯一奇怪的是,为啥王丹虹没买。要知道,学校里可不能生火烧水,所以热水器是必需品,夏天也就算了,等到了冬天,没热水咋过日子呢?

    就听刘晓露又说:“那个王丹虹啊,抠门到了极点,连个旧热水瓶也舍不得买。你说她不买也就算了,尽问我借算是咋回事儿呢?我买两个热水瓶也不是专门为了借给她的,哪怕真的想借,她倒是帮我打一次水呢,丁点儿力气都不想出,尽想美事儿!”

    说着,刘晓露悄悄的凑过来,压低声音对喜宝说:“她还说呢,你人走了咋还把热水瓶给锁起来了,不用也好借给她用呢。”

    “我奶让我锁起来的。”喜宝随口接了一句,不欲继续这个话题。

    刘晓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坏笑。

    当天晚上,王丹虹又故技重施,想跟刘晓露借热水。不料,刘晓露反问她:“撸羊毛也不能逮着一个可劲儿的撸,你咋就盯准了我一个呢?”

    王丹虹没想到她会说的那么直接,一下子涨红了脸,气得手都在哆嗦。

    “借热水也就算了,你咋不帮着打一回呢?”刘晓露又问,毕竟她只是想怼王丹虹,可不是想给自己树敌。

    “那是你的热水瓶又不是我的,我凭啥帮你打热水?”气恼之下,王丹虹想也不想就回了一句,随后恼火的爬到上铺自己的床上,干脆不要热水了。

    刘晓露直勾勾的看着她,半响才语带稀罕的问:“这是我买的热水瓶,我打的热水,凭啥要借你?你知道借是啥意思不?啧啧。”

    眼瞅着俩人又要吵起来了,旁边的同学赶紧出声打圆场,等好不容易把闹架平息了,回头一瞧,喜宝已经洗涮完毕,躺平了。

    对于敏感的人来说,人生处处都是战场,哪怕是对方一句无心之言,都能诠释出无数种含义。而在从小到大没经历过半点儿阴霾的人看来,哪里都是阳光灿烂,整个世界光明而充满了希望。

    新的一周到来了,属于喜宝的大学生活,也终于真正的开启了。

    如果说大学生活是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那么英语系对于喜宝来说,就好似一条全新的、以往从未想象过的、充满了奇迹与冒险的人生道路。

    ……

    此时,赵红英和张秀禾也已坐上了回城的火车,跟来时六人同行不同,回去时只有她们婆媳两个。

    强子留守京市,继续寻觅商机;大伟早几天就已经带着初步定下的进货单赶往了南方海市;喜宝和毛头就不用说了,他俩都在上学。

    于是,回家的可不是只剩下了赵红英婆媳俩了。

    虽然人少了,可带的行李却没少,喜宝的东西都留在新买的小院里的,可强子和大伟又联手给家里人带了不少东西。从土特产到日常生活用品,带了个遍儿,还特地叮嘱这俩人,说车站那头有力工,到时候直接出钱叫力工扛回家就成了。

    然而,赵红英终究还是没舍得,大概算了下时间,就打电话给村里,让她那三个蠢儿子到点去车站蹲着。

    又是几麻袋的东西,宋卫国三兄弟累了个够呛,总算把东西都弄回了家。早就在大喇叭里听说赵红英来电话的村民们,眼巴巴的盼着三天,这才看到宋家哥仨出了门,索性成群结队的等在村口,直到赵红英婆媳俩回来。

    “来了!宋老太回来了!”

    “京市有意思吗?宋老太赶紧给咱们说说啊!”

    “来来,这边坐,我家煮了红糖水,喝一碗解解渴。”

    赵红英刚到村子地界,就被村民们堵了个正着,甚至堵她的还不单只是村民,也有不少的知青夹在其中。说来也是无奈,虽然这两年回城政策宽松了很多,可还是有很多知青留在了队上没能回去,其中就有一心想回城想得都快疯了的姚燕红。不过,有心情看热闹的,多半都是已经想开了的人,这会儿也跟着村民们一起起哄,想让赵红英给大家说一说京市的事儿。

    民众的意见应该得到尊重,赵红英手一挥,让仨蠢儿子连同张秀禾一起把东西先扛回家,她自个儿则干脆在村口大树下寻了个空座,接过别人递过来的糖水,先灌了半缸子,这才捧着缸子美滋滋的开始吹了。

    没错,就是吹!

    想当年,宋卫国能将大红薯吹上了天,甚至还惊动了上头的首长,可他的能耐却连赵红英十分之一都没有。

    “京市啊,那叫一个大,从城东到城西,走上两个小时都走不到,要是想把整个京市逛一遍,那是几天几夜都办不到的。不过,大倒也不算啥,关键是漂亮啊,那个马路全都是水泥地,平整又宽敞,马路还分什么快车道、慢车道、人行道……稀罕不?更稀罕的还在后头,马路旁边居然还种了树,一排排的,笔直笔直的,高得你们都想象不出来。”

    “别不当一回事儿,那个树啊,简直高得吓人,喜宝她住的宿舍楼,一共有五层楼,那树差不多就跟五层楼的楼顶齐平了。高不算啥,它直啊!就跟一根筷子戳在地上一样,瞅着比筷子都直!”

    “那道儿呀,不叫道儿,叫啥林荫道。多好听的名儿,两边有好多房子。京市有平房,可楼房也多,我还在大街上瞧见了十几层高的楼房。对了,我们还去了故宫,古代的皇宫,我特地去那啥妃子跳井的地方瞅了眼,结果那井口也太小了,那妃子怕不是筷子精投的胎吧?”

    “不提这个,咱们来说说皇宫,再讲讲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还有那个京市第一百货大楼、旧货市场、古玩市场……”

    赵红英吹牛还特别有计划性,先大致的吹一遍,然后详细的开始分说。从喜宝的大学开始吹起,又吹了京市的各大风景名胜古迹,然后吹京市的饭店商场,说一说自己买了多少东西,光扛回家就累掉了她半条命。再然后,当然也不能忘了提臭蛋所在的国家队体育基地,以及喜宝在京市买房的事儿。

    一桩桩一件件,能吹的地方太多太多了,就连原本在她口中破烂的不成样子的京市大学,也眨眼间变成了百年名校,处处洋溢着历史的气息。

    赵红英在市里一下火车就先找了个地儿吃饭,所以这会儿一点儿都不饿。

    既然没饿,乡亲们的期待值又那么高,她索性开始大谈特谈那美好到完美的京市,直叫闻讯赶来的曾校长忍不住一脸诧异。

    他就是京市本地人,以前咋就没觉得京市有那么好呢?

    有着类似想法的不单只是曾校长,其他的知青也都差不多,哪怕他们不是从京市过来的,可但凡大城市其实都差不多,咋到了赵红英嘴里,京市就那么完美了呢?连丁点儿缺点都寻不出来?

    尽管当初知青们从城里来到乡下时,也都夸了城里好,可现在听赵红英这么一吹,村民们倒是没啥特别的感觉,知青们却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了。

    ——总觉得那里不对,想想又好像没啥不对的。

    对外,赵红英把能吹的都吹了,等家里人过来叫她回家吃饭了,她才停了下来,表示明个儿再约。

    回了家,吃了饭,洗洗涮涮进了屋,赵红英关上门就开始叹气:“还说啥皇城根下,喜宝那学校都没法看。得亏强子前头出去瞎搞了几年,好赖赚了点儿钱,不然就京市的房子,哪个买得起?”

    难得赵红英夸了强子一回,强子还没听到,真是没福气。

    叹完了气,赵红英又忍不住担心起来,念叨着:“喜宝那性子愁死个人,她宿舍里那些个女同学,有几个我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

    老宋头瞅了她一眼,奇道:“那你咋放心回来?”

    “这不是还有天老爷吗?”赵红英回答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我哪里是放心宝儿?我是放心天老爷!!”

    ……

    小红楼的另一头,袁弟来看也不看丢在床铺上的东西,就坐在床沿上,捂着心口难受得不得了。

    赵红英是没想着她,可架不住张秀禾心好,不单给带了好些京市土特产,还买了一身新衣裳。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抹平袁弟来心底里的伤口,包括这新盖不久十里八乡独一份的二层半小红楼。

    “你咋不试试新衣服?多好看啊!”宋卫民一进屋就看到她又心口疼了,惊讶极了。

    袁弟来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只是弓着身子颓废的坐着:“试啥试……我的臭蛋啊!!”

    咋又提起臭蛋了?宋卫民更惊讶了:“不然我给你兑杯麦乳精,你不是爱喝那个吗?我都没喝呢。现在咱家的条件好了,你也不用那么省,看妈这回从京市带回来多少东西。”

    “我的臭蛋啊!!!!!”

    “听妈说,喜宝考上京市大学后,就是北京户口了,还在那边买了房子,真好啊!臭蛋……对,臭蛋也是北京户口,咱们家有仨北京人了。”

    “我的……”

    “现在好多人都想农转非,别说去北京,就说去咱们县城都能挤破头打起来,难!要关系!还得花不少钱!再看看臭蛋毛头喜宝多出息,一下就成了北京人!”

    宋卫民还在絮絮叨叨,袁弟来终于不叫唤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

    “要是咱扁头也能那么出息该多好,大嫂可真会教孩子。”宋卫民真心诚意的感概着。

    袁弟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