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07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76章 第07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76章

    喜宝怎么也想不明白, 她就吃了根冰糖葫芦的工夫, 怎么就跟买房子扯上关系了?还有就是……

    “房子还能买卖?”

    强子已经做好了被喜宝一口拒绝后,再三劝说她改变心意的想法,毕竟这几年在南方海市, 他也没少跟人家瞎扯淡, 一开始兴许还会打磕绊,可这都几年过去了, 他愣是练出了一副活络的嘴皮子。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喜宝会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懵了半晌后,强子才反应过来:“对呀!南方那边已经开始买卖交易房子了,京市这边肯定也行。也就咱们老家那块, 市里应该也有商品房了,县里再怎么磨叽, 最多一两年, 肯定得随大流。”

    听强子说的这么信誓旦旦,喜宝当下就相信了,可随后她又问:“可我为啥要买房?还要跟大姐做邻居?”

    “咋不能呢?先前我不会还了你一万块钱吗?京市的房子再贵, 一万块绝对够买个很好的房子了。也不用那么贵, 你就在京市大学这附近,挑个小的独门独院的房子,估计有个四五千就差不多了。我呢, 再拿些钱借给丽丽, 让她也置办个小院子, 省得结婚那么多年了, 俩口子还都住在宿舍里。”

    喜宝听到这里,就差不多已经被说服了。然而,那笔钱已经不在她手里了:“钱都给奶了,要不大哥你去跟奶说?”

    “也成。”强子还是很有自信的,心下盘算了一番,就知道该咋劝他奶了。

    只是,一旁的毛头三两下的啃完了冰糖葫芦,斜眼瞅着强子:“哥,你咋不干脆给我也买个房子呢?”

    “边玩儿去!”强子直接呼了他一巴掌,掐着他的后颈推着他往街面中间走,当然也没忘招呼上喜宝。今个儿才是来京市的第一天,他们有的是时间玩闹,至于劝奶买房这事儿倒是不用着急,晚上慢慢再说也来得及。

    因为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几人也没去那些著名的历史遗迹,只是在市里头逛了逛。

    京市跟他们那偏僻的小县城果然不同,处处热闹不说,很多只是听说过的东西,这儿全都有。喜宝和毛头纯粹就是看个热闹,强子和大伟却已经开始商量在京市投资做生意的事儿了,至于大姐夫陶安,那就是个导游,还是那种特别不称职的。

    在市里头各大商业街和皮面逛了一圈,瞅着天色不早了,他们这才往回赶。行至小吃街后,强子直接挑那些没尝过的小吃,各种都打包了一些,几个人都拎了一堆吃的,这才回了招待所。

    他们一共开了两间房,男的一间女的一间,不过这会儿拎着一堆的小吃点心,先往赵红英住的那间去了,刚巧赵红英和张秀禾歇了午觉起来,强子把小吃摆满了一桌子,几个人或坐或站,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瞅着吃得差不多了,强子这才开始了他的忽悠大计。

    先跟赵红英科普了商品房的概念,强子又拿春丽举例子。其实,不单是京市这边,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问题,那就是分房越来越困难了。而且,这个情况只会愈发严重,不存在转好的可能性。再加上,国家既然开放了商品房交易,这就证明推崇个人买房。普通小老百姓嘛,要想过上好日子,还得跟着政策走,毕竟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至于好处……

    “奶,我帮你打听过了,京市大学因为是百年老校,他们这边的宿舍条件不大好。最少也是六人间的,多半还是十人间的。没阳台,晾衣服得去顶楼。没热水,得每天拎着热水瓶去食堂打水。澡堂子倒是有,可他们这边的澡堂子吧,都是一大群人齐刷刷的,就跟那下饺子一样,挤到一块儿搓澡。毛头一个大老爷们的无所谓,宝呢?你说咱们家的喜宝该咋办啊?”

    毛头正吭哧吭哧的吃着驴肉火烧呢,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啥叫我没关系?你想劝奶给喜宝买房子,能不能别踩着我上去呢?”

    “你闭嘴!”

    这回都不用强子开口,赵红英直接把毛头给怼了回去。毛头怨念的看了他奶一眼,虽说如今换了债主,可他奶吧,哪怕不是债主了,他也不敢正面怼上去。不得已,只能捏着鼻子继续啃他的驴肉火烧。

    赵红英难得有好脸色对着强子:“你接着说。”

    “买了房子有啥好处呢?这不是,喜宝以后放假就不用急赶着火车回家了。平时放个假啥的,也有个落脚的去处。再有就是,你看我和大伟给她买了那么多东西,宿舍哪里搁得下。要是买了个房子,那些换季的不用的东西都能搁下。要是嫌宿舍吵闹得慌,她也能回自个儿家住两宿。”

    “有道理。”赵红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庄稼人其实多少都有点儿买地置产的想法,先前不是情况不允许吗?现在既然政策变了,她当然是愿意的,“那你去打听打听?得找个离这儿近的,一定要安全点儿的,喜宝一个人呢。”

    “这个简单,我下午顺便瞧了瞧,往那头走十来分钟,就是京市军区大院,咱们就指着那边上找。”强子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来了,“军区……小叔他认不认识军区的人?”

    “应该是认识的。”

    “要是这样的话,让他跟那头的人打个招呼,咱们不是想占人家便宜,就是多少叫他们关照一下。这到底是京市,以前那叫天子脚下,有靠山干啥不用?”

    赵红英信服的点了点头,突然醒悟过来,一巴掌拍在了强子的肩上,用力之大差点儿没把他直接拍趴下了:“强子!你可终于干了件人事儿。行了,找房子的事儿就交给你了,钱好说,要是不够的话,我拿卫军的钱填上。”

    “咋可能不够呢?”强子瘪了瘪嘴,强忍着没敢伸手去揉肩膀,心下盘算着,这还真得仔细找找,他亲妹子春丽还没着落呢,以前就知道打趣他没房子娶不到媳妇儿,这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轮到他给妹子撑腰了。

    ——哼!拿妹子的钱盖房子丢人,可要是倒过来,他借钱给妹子买房子,那就心里美滋滋了。

    不过,打算借钱给春丽买房子这事儿,强子没跟他奶说,只是告诉他奶,接下来就让陶安和大伟带着他们逛京市了,他要忙着打听情况。

    话是这么说的,可没过两天,连大伟都不见了踪影,因为除了要买房子外,他俩还得考察市场,相对于挣钱而言,逛京市实在是没啥吸引力。

    转眼,就到了约好去看臭蛋的日子了。

    国家队都是封闭式训练,不过也没有不近人情到不让家里人探望。事实上,不单允许家人探望,而且每人每年都有一定的探亲假。

    可臭蛋却是个例外。

    就他那破记性,谁敢给他放假?放出去倒是容易得很,再想逮回去,只怕是天方夜谭了。

    按照约定的日子时间赶到了国家队训练基地,难得强子和大伟也挤出时间一同前来了,这赚钱是重要,探望离家多年的臭蛋弟弟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而臭蛋……

    早在得知家里人要过来后,他就高兴得不得了。

    真开心呀!妈妈要来看我了!

    多年过去了,臭蛋的记性虽然依旧不好,不过也不像小时候那样,转瞬就忘了。哪怕他真的记不清楚了,这两日,每天早上一睁眼他就特别的高兴,就是那种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轻松自在又有些期待的美好心情,即便他一时想不起来原因,同队的队友也会笑着打趣他:“你就这么黏你妈?”

    “对哦,我妈要来看我了!”

    日盼夜盼的,可算是把人给盼到了。

    等喜宝一行人跟着训练基地的工作人员过来时,早已等候在会客室的臭蛋“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妈!!”

    直至今日,赵红英都不得不赞一句,袁弟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起码这儿子教得好,哪怕记性再差,人家也牢牢的记住了妈。妈妈最好,妈把他养大很辛苦,等他能赚钱了一定要好好报答妈……

    其他的都没错,就是一不小心认错了妈。

    这就有点儿尴尬了。

    眼瞅着母子抱头痛哭这种狗血剧情即将在自己面前上演,赵红英只觉得分外辣眼睛,赶紧抢先一步把两人隔开:“臭蛋!你还认得我不?”

    “奶!”出乎意料的是,臭蛋格外痛快的喊对了人。不过,也就仅仅喊了人而已,接下来他就顺势绕过了赵红英,投入了他妈的怀抱,“妈!妈,我好想你,你咋才来看我呢?”

    张秀禾显然没有赵红英那么冷静,在看到臭蛋的那一刻,她就忍不住红了眼圈,这会儿听了这话,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涌了出来。她自个儿亲生的四个儿女,哪个都不是黏人的主儿,偏这个半路捡来的儿子,最是叫她心疼。有时候吧,她也在想,这么骗孩子是不是太过分了,可转念一想,既然已经骗了,那还不如干脆骗一辈子,也好叫他一直这么高兴下去。

    “臭蛋啊,让妈好好看看……长高了,长得比小时候更好看了。”张秀禾越看越高兴,尤其毛头冷不丁的凑了过来,她看了一眼毛头,又看了眼臭蛋,“咱们家的臭蛋长得可真俊啊!”

    毛头好气啊,别以为他没看出来亲妈眼底里的嫌弃,当下他拽了一把臭蛋,让对方看自己:“看看!臭蛋你给我仔细看看,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臭蛋一脸茫然的看了过来,迷茫的眼神里居然还透着一股子鄙夷,好似在说,咋会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呢?好蠢哦……

    “臭蛋!我是你毛头哥!”毛头一下子就炸毛了,赶紧招呼喜宝过来,“看,她是你喜宝姐姐!”

    “姐!”臭蛋高兴的跟喜宝打招呼,喜宝笑眯眯的凑上去,拿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发现当初那个臭蛋弟弟,早已在不知不觉间长得比她还高了。

    毛头更气了:“你为啥认识奶,认识妈,认识喜宝,就是不认识我了呢?”

    臭蛋迟疑了,有些不大确定的看着他:“毛、毛头哥?”肤色挺眼熟的,所以这人真的是他毛头哥哥?

    好几年过去了,臭蛋印象最深刻的自然是他妈,毕竟有照片天天带在身边。其次则是他奶了,赵红英年纪大了,长相已经没啥发展空间了,加上最近这几年,生活条件愈发好了,也让她看起来跟前些年差不了多少。

    至于其他人……

    “毛头哥,其实我没认出姐来,就是你说了,我看着像才叫的。”臭蛋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我现在也认出你来了,你是我见过最最最最最黑的人。”

    一连串的最最最,听得毛头牙根痒痒,他该庆幸自己的肤色特殊嘛?换句话说,要是这小子见到了比自己更黑的人,岂不是直接他这个哥给彻底忘了?

    这个担心就是多余的了,臭蛋已经长大了,即便真的忘了家里人的长相,他也不会忘记家里有什么人的。最多也就是,天天念叨着,却相见不相识。

    见毛头认亲碰了一鼻子的灰,强子和大伟也跟着乐呵呵的凑了上去,他俩想得很美,就想着臭蛋离家时,他俩已经挺大了,按说这几年的变化不大才对,臭蛋应该能认出他们来。

    毛头看出了这俩人的想法,嗤笑一声:“长得丑想着倒是挺美的。咋不想想当初你们回家,连妈和二婶都没认出你俩来,臭蛋他能认得?”

    当然认不得了。非但完全不认识这两人了,而且这两人早已被臭蛋干脆利索的从脑海里彻底删除了,就跟前段日子的春丽一样。

    在臭蛋的记忆里,他有全天下最好的妈,有最凶的奶,有最黑的哥,还有一个跟自己一样白白胖胖的姐。现在,其他人的变化不大,倒是他姐瘦了下来,嗯,还是跟自己差不多。

    将记性更新了一下,臭蛋就拉着他妈往训练场走,非要给他妈表演一下跑步神迹。

    张秀禾兴冲冲的就跟着小儿子走了,其他人见状也顺势跟了上去。

    国家队的训练场当然是最好的,田径比其他体育项目更简单一些,只有一个巨大的操场,八人宽的塑胶跑道显得分外夺目。这会儿,其他队员还在训练,臭蛋领着家里人到边上,然后自个儿就冲了过去,抢占了一个跑道后,在教练哨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跟炮.弹一样,一下子弹了出去。

    一秒,两秒,三秒。

    起跑三秒之内,臭蛋就把队友们甩开了,行至一半时,他已经越过队友们三个身位,等到达终点的那一刻,他已经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后面的队友们却相差不多,几乎前后脚跑到了终点。

    “宋涛,你今天不是休假吗?!”

    “你就不能让咱们得个第一过过.瘾?”

    “有人探亲就好好陪家人,训练啥时候不成呢?走走,你快点儿去陪你妈。”

    队友们都赶鸭一样,齐刷刷的把臭蛋往跑道边上赶,这平常训练被碾压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盼到有人探亲,他们还想比一比谁能夺第一呢。

    臭蛋笑嘻嘻的跑开了,径直跑到了张秀禾跟前,他两眼亮晶晶的问:“妈,我跑得快吗?”

    他妈已经被吓呆了。

    何止跑得快啊,事实上,刚才跑道上的所有人都跑得奇快无比,哪怕最慢的那个,也绝对要快过于毛头。

    张秀禾还在震惊之中,喜宝已经忍不住开了口:“臭蛋你跑得可真快啊!你咋能跑得那么快呢?我看全世界都没有人比你跑得更快了!”

    毛头闻言先瞅了喜宝一眼,然后才斜眼瞥向臭蛋:“训练真这么管用?我看我以后是追不上你了。”

    不是以后,现在就追不上了。

    喜宝很想说大实话,又怕毛头又气炸了,想了想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可强子和大伟显然不会考虑那么多,哪怕臭蛋明确的表示不知道他俩是谁,他俩还是很自来熟的一人搭一边的肩,笑嘻嘻的调侃道:“臭蛋真厉害啊,比毛头厉害多了。”

    “可不是?毛头光会嗷嗷叫着吊嗓子,吓人不说,到现在也没见他练出个花来。对了,他还大清早天不亮就对鸡窝里对着一群母鸡叨逼叨逼,把母鸡吓得都差点儿不会下蛋了。”

    臭蛋惊得瞪圆了眼睛,看向毛头的眼神就跟看个傻子。也对,正常人会没事找事去吓唬母鸡吗?

    毛头:……………………

    关键时刻,一旁的教练把其他队员打发去长跑练习了,往旁边渡了几步,凑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宋涛的家里人?哎哟,你们是不知道,宋涛刚来国家队那会儿,差点儿就给丢了。”

    一句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教练看来也是个话唠,他倒是先夸了臭蛋两句,毕竟臭蛋的短跑成绩的确异常出色,尤其是七九年全运会的时候,少年组里,他遥遥领先,惊得裁判都看傻眼了。于是,还没等颁奖,国家队领导就拍板决定特招入队。

    省队那边当然没话说,哪怕心底里有些不舍,这年头也是以服从上头命令为主的。不过,在交接时,省队的教练和生活老师,千叮咛万嘱咐,说这孩子脑子一根筋,一定要给他多配备两个生活老师,这个是万万省不得的。

    省队那边的人,是因为得了老宋家当年的叮嘱,况且刚入省队那会儿,臭蛋的确还小,不到十一岁呢,加上那会儿他稚气未脱的脸上甚至还带了些婴儿肥,所以省队确确实实把老宋家的叮嘱搁在了心上。

    可国家队……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自信了,还是臭蛋的外表太有欺骗性。参加全运会时,臭蛋已经十四岁了,俊俏的长相,文静的性子,愣是没叫人看出来他的本质。对于省队的叮嘱也完全没有引起重视。于是,臭蛋前脚刚入了国家队,后脚他就给丢了。

    “……真的就那么一眨眼的工夫,他不见了!亏得是在基地里头,咱们这儿又是全封闭的,发动所有的工作人员,还有运动员们,找了小半天才把他给找到了。”

    教练一提起这事儿,就忍不住吐槽道:“他跑得是真快,训练也特别认真,就是记性太差了,在基地里头还成,毕竟都熟了,一出去比赛,要是没人在终点认领他,转个身他就给丢了。”

    从那次以后,臭蛋就在国家队有了个新的绰号,叫做“撒手没”。

    无奈的是,这是个看脸的社会,臭蛋长得俊了,还不是那种勾人的,而是乖乖牌,深受国家队男女老少的喜欢,尤其是年岁稍微长一些的,那是真的把他当自家娃儿疼。教练心里苦啊,这练体育的,本来就很辛苦,别人吃苦最多忍不住哭鼻子,臭蛋倒是不哭也不会叫苦,偏生这样一来,愈发显得招人疼了。

    于是,教练就背锅了。

    臭蛋就这么笑眯眯的听着教练说他坏话,一点儿也不恼,等教练说完了,他还附和道:“我记性不好嘛。”

    是了,已经长大了的臭蛋,至少有了自知之明,他很清楚自己记性不好,所以每回走丢了,或者碰到人家跟他打招呼,他却完全不认识对方的情况,他就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记性不好。

    教练能怎么样?他也很绝望啊!

    国家队的纪律还是很严格的,所以老宋家的人并没能待多久。他们是上午九点到的国家队训练基地,中午跟臭蛋一起吃了队里的营养午餐,下午又聊了一会儿,不到两点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原本一直笑容满面的臭蛋瞬间眼圈一红,拉着张秀禾的手,眼泪汪汪的说:“妈,妈你不走好不好?妈,我会想你的。”

    张秀禾被他弄得也跟着抹起了眼泪:“臭蛋乖,不哭。你毛头哥哥、喜宝姐姐,还有你春丽大姐,他们都在京市了,以后妈没空来瞧你,让他们过来看你,好不好?”

    “我比较想妈。”臭蛋一不小心又说了大实话,气得毛头一个劲儿的翻白眼,决定单方面的对臭蛋友尽一个月。

    最终,他们还是离开了国家队,留下了两眼通红跟个小兔子一样的臭蛋。

    好消息是,国家队那边也还是很体恤像臭蛋这种有潜力有前途年岁又小的运动员。所以,特许家里人每个月都可以过来探望,正好喜宝和毛头上大学比较空,这个光荣而又伟大的任务,就这样交给了他俩。

    而直到他们离开国家队,臭蛋也没想起强子和大伟是谁。也难怪了,春丽是在来了第三回后,才被臭蛋亲口承认,那是他姐。强子和大伟只怕没啥机会被承认了。

    ……

    看过臭蛋之后,张秀禾一下子就蔫了,也懒得去京市各处逛了,剩下的两三天里,她干脆跑去找春丽了。春丽住的单身宿舍是两人间的,母女俩挤挤倒是也能住一块儿。而张秀禾之所以非要来找春丽,也是想私底下问一问,为啥闺女结婚快五年了,却还没怀上孩子呢?

    反倒是赵红英,除了头一天精神不大好外,之后的几天里,那叫一个精神奕奕,跟着几个小的,这边转转,那边逛逛。等到了毛头考面试的时候,更是自告奋勇,送毛头去京市电影学院考试。

    电影学院到底跟普通大学不同,比起文化课成绩,面试也是很重要的一环。不过,京市电影学院毕竟才恢复招生没几年,报考的学生人数也远不如其他大学,因此虽然有面试这一环节,不过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生过笔试通过面试被拒的情况。

    显然,从今以后就不同了。

    很难描述负责面试的老师看到毛头第一眼时的心情,面试的顺序是按照笔试成绩来的,毛头是第一个,高考的分数高得吓人,别说在他们学校了,哪怕是去京市大学,那也是当之无愧的状元。然而,似乎是想给老师一个终生难以忘怀的记忆,比成绩更吓人的,是毛头的长相。

    更确切的说,是毛头的肤色。

    四位面试老师,盯着毛头足足看了三分钟,期间没有任何一人开口说话,直到毛头本人忍不住主动开口道:“老师们好,我叫宋社会,你们也可以叫我毛头,我从小就有一个志向,想当一名杰出的影视工作者。从四岁起,我就开始了自我训练,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我最拿手的‘知青恋爱’。”

    老师们继续保持着惊愕的状态,直到毛头表演结束。

    “宋社会同学……”

    “你报考的是表演系。请问有没有兴趣转系?比如去导演系?”

    毛头坚决拒绝了。

    没有面试被拒的先例,加上毛头的成绩确实太好了,尽管外表太惊人了些,这些老师还是不忍毁掉这么个好苗子。最终,他们还是捏着鼻子认了,录取毛头为表演系新生。

    等一天的面试环节全部结束后,老师们碰头开了个会,一致决定向上头打报告,要求从明年开始,凡是报考电影戏剧类大学的孩子,都必须提前来京市面试,只有面试通过者,才能填报此类大学。可以提前三五个月,也免得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至于已经被录取的……

    随缘吧。

    等会议报告通过后,给毛头面试的其中一位老师,忍不住多了一句嘴:“那孩子其实挺好的,起码将来演包公不用费劲儿化妆了。嗯,只需要在眉心画个月亮就成。”

    打死毛头都不会想到,就因为他一个人,提前改变了电影戏剧类大学的招生流程。当然,按着历史的进程,这个改变迟早会来,毛头仅仅是将一切提前了而已。

    面试通过后,毛头就顺利得入学了。

    同一天,喜宝也在京市大学报道,并由赵红英陪着去了女生宿舍。果不其然,就像强子提前打听到的那样,京市大学的宿舍条件并不好,喜宝运气还算不错,分到了一个六人间。

    统共不超过十平方的小宿舍里,放了三张上下铺,一面墙摆了两张,另一面墙摆了一张上下铺,又放了两张简易书桌,以及一个高高的脸盆架子。也就是说,床铺是一人一张的,书桌却是三人共用,脸盆架子倒是无所谓了,反正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层。

    赵红英看着直牙疼。

    别的就不提了,光是带上京市的那些行李,绝对没处放。而且,这么小的房间住六个人,还是天南地北的聚在一块儿,哪怕不发生矛盾好了,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不一致,只怕也住得不舒坦。再一个,六人用两张书桌,这咋算都没法过。

    把床铺简单的铺了一下,因为现在天气还很热,铺的是席子,盖的也只是条薄薄的毯子。再把脸盆牙杯牙刷往架子上一放,赵红英直接把人领走。

    “回头我催催强子,刚说那小子出息了点儿,又给我掉链子,这都看了多久了,他到底寻着好房子了没?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咋办事儿的?”

    喜宝笑着安慰她奶:“奶,没事儿的,人家能住我也能。”

    因为是住在学校招待所的缘故,她们过来的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直到她们离开,还是没瞧见一个人,要不然听着赵红英这拉仇恨的话,只怕喜宝还没入学,已经招人嫉妒了。

    幸好,喜宝的运气一向很好。

    等她们回了招待所,就看到强子跟个没头苍蝇一般在大堂里打转,一看到她们回来,忙冲过来:“有好地方了,走走,我带你们去看看。”

    离京市大学不远,又紧挨着军区大院,独门独院,外加随时都可以去房管所过户。反正强子是很满意的,就看他奶咋看了。

    其实,最叫强子满意的是,他找着了两个挨着的院子。一个是能立刻交易成功的,另一个稍微麻烦一点,因为房主人不在京市,他决定先租下来,等人过来了再细谈。

    能交易的,当然先给喜宝,毕竟赵红英不可能一直待在京市,而越过赵红英忽悠喜宝签契约啥的,强子真的不敢。生活很美好,他一点儿也不想英年早逝。反倒是春丽那头,可以暂且缓缓,横竖他跟大伟商量的是,由他先留在京市,让大伟去南方拿货。

    强子盘算得很好,叫他意想不到的是,赵红英这回分外配合。

    “强子你是不知道,那个宿舍太寒碜了,比喜宝他们以前住的县一中宿舍还不成样子。其实那会儿还都是好端端的床铺,大学里头诶,居然是上下的。亏得喜宝睡下铺,这要是去上铺,摔下来咋办?”赵红英心肝儿都是颤的,她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还有那么高的床。这要是半夜里睡迷糊了,一脚踩空摔下来,能直接给摔成比臭蛋还傻的!

    有那么惨烈的对比在前,赵红英再看那独门独户的小院子,虽说也旧了些,平房瞅着不如他们家新盖的二层小红楼好看,可起码像个住人的地儿了。

    再进到里头细细一瞅,堂屋方方正正的,坐北朝南,亮堂无比,两间耳房小是小了点儿,不过当个卧房是绝对没问题的。再说,这不是还有东西两个厢房,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院子太小了,整个感觉还不如他们老宋家旧房子的一半大小。

    “多少钱?”

    “三千块。”

    赵红英沉默了一瞬,自家新建的二层小红楼,连带所有一切花费算在内,也就只花了一千来块。这小院子,论面积只有小红楼的四分之一,而且是平房,看着至少也已经造了十年左右了,这就要三千块?!

    强子认真的跟赵红英讲道理:“县城的房子都比咱们村里的贵,这是京市,天子脚下。而且奶你瞅着这地段,绝对的好,旁边光大学就有两所,前后都是商业街,百货大楼有两个,古玩市场有一个,菜市场之类的就更别提了。奶,你听我的,这买卖不亏。”

    “行!奶就听你一回!”

    顿了顿,赵红英又特地添了一句:“要是这买卖亏了,我回头打断你老子的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