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07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71章 第07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71章

    夕阳西下, 扁头脸上乐开花, 心里美滋滋,高高兴兴的领着人往家里去,他还是那个快活的小扁头, 走起路来一蹦一跳, 还带起了一阵风:“我堂哥可真厉害啊,全国第一名呢!”

    “是啊, 我外孙就是能耐。”张母笑眯了眼睛附和着。

    ……

    袁母就这样看着她的亲外孙, 领着老张家那个臭老太婆渐行渐远,她的心头百般滋味交错在一起,愣是有好一会儿没能回过神来, 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远处。

    还是袁胖子回头瞅见了他奶, 奇怪的上前推了一把:“奶你干啥呢?哦, 吃饭了是吧?走走。”

    最后往远处望了一眼,袁母嘴角耷拉着,整个人就跟失了魂一般, 晃晃悠悠的往家里走去。她很想揪住张家那老太婆说, 臭蛋是她外孙,她的亲外孙啊!!

    可惜,她没底气。

    及至回到了家里, 她还是这样的失魂落魄, 不单是臭蛋夺得了全运会冠军这个事儿打击到了她, 还有扁头……

    “家宝, 扁头知道臭蛋是他亲哥不?”

    袁胖子忙着吃饭呢,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不知道。他只知道那是他堂哥。”

    “那是他亲哥,我亲外孙!”憋了一路的话,终于叫袁母说了出来,可惜面对自家人,袁母却没啥痛快的,咬了咬牙,她对袁家宝说,“你回头告诉扁头,全都告诉他!”

    “哦。”袁家宝随口答应了一声。

    家里其他人也只是闷头吃饭,显然臭蛋夺金这个事儿,对他们还是有些影响的。可现在的问题不是他们跟袁弟来闹翻了,而是臭蛋已经被袁弟来给丢掉了,所以……

    “妈你知道不?臭蛋得了好几百块的奖金。”

    “啥?!”

    “好几百块啊,全叫宋卫国媳妇儿拿走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那可是好几百啊!”

    “七百块,扁头说的。”袁胖子吃饭特别快,家里人还在絮絮叨叨呢,他已经吃了个底朝天了,随口说了个数字后,他把碗筷往前一推,直接跑路了,浑然不知自己给家里人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等袁胖子跑得没人影儿了,家里其他人也吃不下饭了。有时候真不是说他们有多贪财,非要上赶着去占点儿便宜,实在是……

    哎哟,心疼肝疼胃疼,浑身上下连骨头缝里都开始发疼了。

    比起老袁家那悲伤到了极点的气氛,老宋家倒是很热闹。

    虽说家里多半孩子都跑了,连喜宝和毛头也在臭蛋的包裹到的第二天回学校上课了,可老宋家这边的热闹就没断过。

    从早到晚,不停的有人上门来套近乎,还是那句话,不一定是想借钱还是咋的,就是想过来沾沾喜气,这里头又以孕妇和孩子为主,都想借点儿光,好叫家里也能出个有出息的。

    赵红英收东西倒是不手软,她还使唤儿子们把她自个儿屋里那个大立柜搬到了堂屋里,又把相框都放到上头,搁得稳稳当当,正中间就是臭蛋登上领奖台,领导给他颁奖的那张,左右两边还有宋卫军当年跟毛头的合影,以及他们那群小孩崽子自个儿跑去照相馆的合影。另外,大立柜的其中一个柜门被做成了简易的报刊区,由勉强能读通报纸的宋卫国则要分门别类的把报纸整理好、摆放好,负责改造工程的当然是会点儿木匠活儿的宋卫党。

    这期间,宋卫国还建议把他珍藏的那张照片拿出来,也就是当年因为大红薯事件,他跟领导们拍的那张大照片。

    然而,这个建议被赵红英断然拒绝,她表示有这些已经够了,更深层次的理由是,她并不想看到宋卫国那张丑脸。

    赵红英还想出了一个特别棒的点子,她想学人家百货大楼那边的柜台,把大立柜前的其中一个抽屉给拆了,改成玻璃柜,里面专门用来陈列臭蛋的金牌。

    因为这就需要用到玻璃了,暂时还没有完成,而且说实话,宋卫党的木匠活儿只能说凑合,打个桌子板凳是没问题,安装玻璃门啥的,太为难他了。

    张母过来时,赵红英正在喷俩儿子,喷宋卫国没本事,连块玻璃都弄不到,喷宋卫党手艺差,会按木门咋就不会按玻璃门了?

    这档口,扁头蹦蹦跳跳的进来了:“奶!我把臭蛋哥哥的外婆领回来了!”

    “打……”第一反应,赵红英就拿眼睛去找扫帚,她想把人打出去。不过,紧接着她就看到跟着扁头进院门的张母,到了嘴边的话立马打了个转儿,“大老远的,亲家婆咋来了?老大家的!”

    张秀禾正在灶间忙活呢,自打喜宝跑去县里上学后,灶间的活儿再度全部落到了她手里,听着声儿出来一看,顿时又惊又喜:“妈,你咋来了?哟,这是我大哥家的小孙子?”

    虽然赵红英至今还没有抱上曾孙子,可老张家那头,就已经有好几个了。张母今个儿就带上了她最喜欢的曾孙子,先把手里一篮子鸡蛋塞给了闺女,笑呵呵的说:“好几十年没来了,这两天刚好有空,过来瞧瞧。”

    有空个鬼啊!现在正是忙活的时候,不过张母年纪大了,早两年就已经没再下地了,即便待在家里也就是帮着收拾屋里屋外,再就是带孩子,所以出来一天也没啥要紧的。

    到底是亲家到访,赵红英一面吩咐张秀禾好好招待,一面从大立柜的抽屉里头拿瓜子花生糖果。

    这几日,家里来来往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其中有一半是孩子,所以赵红英特地准备了些零嘴。她也不亏,上门来沾喜气的人都很讲道理,这家拿几颗白菜萝卜,那家揣几个鸡蛋,理由都是现成的,来贺喜啊!

    小孩子们倒是很喜欢零嘴,不单张母带来的三岁的曾孙子喜欢,连扁头也很高兴,他没告诉他奶,刚才在路上张母已经给了他两块糖了,就藏在他的小兜里,回头慢慢吃。

    赵红英心情好,再说比起时不时犯浑的袁弟来,她还是很喜欢扁头这孩子的。这孩子咋说呢?偶尔是会使性子,可那也是冲着袁弟来的,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见天的傻乐,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学习成绩那叫一个惨不忍睹,从上学到现在,一次及格都没考过。不过,想想老宋家的传统,再瞅瞅扁头的亲爹妈,赵红英觉得,她还是知足点吧,起码这孩子不傻。

    “领你侄儿边上玩去。”赵红英随口打发走了扁头,还给他派了个活儿,虽然张家的曾孙子跟扁头没啥关系,可到底是转着弯儿的亲戚嘛!

    扁头领命,直接把人孩子拉到他那屋去了,他屋里有木头小刀和□□,是二伯做给他玩的。

    堂屋里,赵红英顺势就把亲家婆领到了摆在正对门的大立柜前,笑着给介绍照片里的人。

    “臭蛋啊,可算是出息了,秀禾也是熬出来了。”赵红英绝口不提老袁家,反正那窝怂货就算真的上门来了,她也能把人打出去,“你家秀禾也是能耐,养的孩子各打各的好。丽丽、梅子的事儿你知道了吧?都有出息了。我现在呀,就盼着喜宝和毛头考上大学!”

    赵红英能吹嘘的事情多了去了,儿子里头能夸宋卫军,孙子里头有臭蛋和毛头,孙女就更多了,可惜即便春丽几个都有出息了,她的真爱还是喜宝。

    恰好,张母是个能捧哏的,话是不多,可这不是正好给了赵红英发挥的余地吗?

    一个自夸,一个附和,而且俩老太太都格外得有耐心,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哪怕这俩都不认识字,却还是把一份份报纸看了下来。不认识字,可以看图片呢,那些报纸都是带图画的,

    聊得高兴了,赵红英还顺口说出了自己的烦恼,也就是给大立柜按玻璃的事儿。

    张母接口道:“那为啥不干脆买个百货大楼那种玻璃柜子呢?改来改去麻烦不说,现在两块金牌,以后多了,往哪儿搁啊?”

    “亲家母你这话说的太对了!”赵红英一想,可不是这个理,横竖现在手头宽裕了,置办个家具也不难。这么想着,她就打算回头去县里取钱时,顺便找菊花问问。蠢儿子做不出来,不代表别人就不行,要是能做出那种玻璃的大立柜就太好了,百货大楼的柜子还是太矮了,不够上档次。

    一旁的张秀禾简直是大开眼界,她以前咋都不知道自己娘家亲妈那么能说呢?瞧把老太太哄得多高兴啊!

    赵红英当然高兴,一高兴还让王萍多做几个菜,留亲家母好好聊聊。时间晚了不要紧,在家里歇一宿呗,正好她也没说够。

    ……

    “啥?!你说臭蛋是我亲哥?!”

    吃过晚饭后,眼见刚来的小侄儿都困得睁不开眼了,扁头就把他推给了张秀禾,自个儿跑出来找小伙伴们玩了。

    万万没想到啊!

    他的表哥,袁家小胖子袁家宝竟然告诉了他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原来,那个全国第一的臭蛋哥哥,不是他的堂哥,而是他亲哥。扁头表示,他要一个人好好静静。

    直觉告诉他,袁胖子没必要骗他,可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臭蛋咋可能是他亲哥呢?反正自打他记事以来,臭蛋一直都是管大伯和大伯母叫爸妈的,咋可能是他亲哥呢?又听袁胖子说,是他妈不要臭蛋的,扁头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恍恍惚惚的回到家里,扁头知道他妈一贯不喜欢去外头逛,如果在院子里和堂屋没瞧见人,那一定就在自个儿屋里躲着呢。

    这么想着,他抬脚就往西屋去,推开门就看到他妈捂着心口一脸愁苦的坐在床边上。

    臭蛋是他亲哥?是他妈亲生的?

    不可能!!

    扁头原就不太相信,见了这一幕后,就更不信了。原因很简单,在他有限的记忆里,对臭蛋的印象一直很积极正面阳光向上。臭蛋就是个整天面上挂着笑的小哥哥,长得白白胖胖的,笑起来特别讨喜,还有两个小酒窝。

    再有就是,扁头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他妈一直叮嘱他,千万不要跟臭蛋一起玩,还说臭蛋是个傻子,跟傻子一起玩就会变成傻子。可就算听了这些话,扁头还是很喜欢臭蛋。

    臭蛋哥哥多好啊,叫人一看就心里高兴。至于他妈……

    “妈,我问你个事儿!”尽管扁头一眼就看出来,他妈大概又遇到不高兴的事儿了,可转念一想,他妈一年到头就没个高兴的时候,所以那就不重要了。

    “你又上哪儿去了?作业写了吗?这不是就快要期中考试了吗?你……”

    “烦死人了!”扁头愤怒的大吼一声,他最烦他妈的就是这个了,天天问作业啊考试啊,明明自个儿大字不识一个,还老管着他。哪像家里其他人,就算他考砸了,也都是笑眯眯的,从来不骂他,也不瞎念叨。

    袁弟来又开始心口疼了,她今个儿晚上就光顾着听赵红英和张母俩老太太的对话了,赵红英负责吹,张母则不要脸的帮着捧,两人配合得格外默契,根本就是相互比着往她心里扎刀子。好不容易目送这俩老太太出门吹牛去了,她刚回到屋里,还没清静一会儿呢,扁头这个小讨债鬼就进来了。

    “咋是烦人呢?你是个学生,学生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往后你还要考县里的初中、高中,将来妈还等着你争气考上大学,享你的福呢!”

    扁头烦死了,只想叫他妈闭嘴。没好气的摆了摆手,他口气很冲的问:“你告诉我,臭蛋哥哥到底是我堂哥还是我亲哥?你说啊,快说啊!”

    “谁、谁跟你说的?”袁弟来“腾”的一下从床沿上站起身来,脸色瞬间煞白,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臭蛋是不是我哥?你别问那么多了,就说是不是。妈你说啊,是不是真的?到底是不是啊?!”扁头急了,一叠声的追问着,完全没发现他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徒然间,袁弟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双手拍着地,嗷嗷的哭叫着:“我的臭蛋啊!!”

    可怜的扁头,本来就因为接连追问的缘故,离他妈极近。冷不丁的,他妈就给他上演了这么一出,吓得他整个人原地跳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险些没给摔个屁股墩儿。

    等勉强稳了稳心神,扁头的眼睛越瞪越大,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巴也张得老大,满脸都写着不敢置信。

    天呐!!!!!!!!!!!

    扁头的内心在呐喊,实际上却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转身就冲出了房间,一口气跑出院门,直奔老袁家而去。

    “大表哥!”扁头横冲直撞的跑到老袁家,还没瞅见人先鬼叫了起来,“天呐!我妈承认了!臭蛋真的是我哥,我亲哥啊!”

    “你妈就是个大傻子!”袁弟来的小弟,也就是扁头的小舅也被这外甥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张嘴就怼了一句,然后才对他说,“家宝不是说他找你玩儿去了吗?没在家,你上别地儿找找。”

    “我妈是个大傻子!”扁头一脸惊魂未定的看向他小舅,下意识的跟着嚎了一句。

    “可不是吗?”内心得到了认同,袁家小舅也不为难这外甥了,索性跟他倒苦水,“你妈呀,脑壳坏掉了,当初都把臭蛋养到上小学了,非死活说臭蛋是个傻子。可我瞅着,臭蛋也没傻啊!不就是考试成绩不行吗?家宝成绩也不好啊,小学六年没一次考及格过。”

    “成绩不好就是傻子?”扁头又想要呐喊了,他的成绩也不好!

    “那天底下的傻子可就多了去了。”

    也对。扁头内心稍稍平静了一些,可紧接着又咆哮起来了:“臭蛋是我亲哥!全国第一名是我亲哥!”

    “可你妈把他扔掉了送人了,他现在是你堂哥。”袁家小舅毫不犹豫的往亲外甥心里捅刀,“人家有亲兄弟亲姐妹,堂兄弟算个啥啊。”

    扁头一脸的茫然。

    袁家小舅生怕他受刺激还不够,起来拍了拍他的头顶:“你看,这要是臭蛋是你亲哥,他赚来的钱就该叫你妈保管着。现在就不成了,臭蛋把钱都给你大伯娘了,对吧?”

    “七百块啊!臭蛋哥哥得了七百块钱的奖金,还有他以后的工资也会涨了,因为他不在省城了,他去京市了,以后他就是京市的人了。”扁头记性也不差,况且这些话平常在家里也没少听人说,这会儿他更是全想起来了,“我大堂姐去了京市以后,工资涨了三块五。臭蛋哥哥一定涨得更多,他还有新衣服穿,国家养着他,白吃白喝白住,有工资拿,有奖金发,每年都给他做好几身新衣裳新鞋子,没穿坏就发新的!”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儿,譬如袁家小舅,他本来是想扎外甥的心,没想到的是,他外甥把事实往外这么一倒,他自个儿先心疼上了。

    “那穿旧的衣服就都不要了?”

    “对啊,他只穿新衣服,鞋子一个月发三双。”扁头努力回忆了一番,他记得大伯读的报纸里有提过的,说田径运动员每个月要跑坏三双运动鞋,可他觉得,咋可能跑坏呢?都是很贵很贵的买来的鞋子,最多也就是穿旧了。一个月换三双啊,这都不用洗吧?穿旧了就扔掉。

    袁家小舅心都要碎了,噎了半晌,才捂着心口勉强挤出一句话:“你、你妈就是个天字第一号的大傻子!”

    “对啊,考试成绩不好就要丢掉?我成绩也不好,难怪我妈不喜欢我,整天围着宋东宋西转悠,还老骂我,叫我去写作业。我奶就好得很,她给我买糖果吃,还给我做饺子吃,说考不好也没关系,反正我爸也傻。”扁头越想越不高兴,因为根据他妈那种想法,他迟早也会被丢掉。

    瞅着小舅舅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不吭声,扁头还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舅啊,要是我妈把我丢掉咋办啊?大伯娘不喜欢我啊,我觉得她不会把我捡去。还有啊,我妈叫我考县里的初中,我咋可能考得上呢?公社初中我都考不上,咋办呢?”

    “找你奶去,让你奶去凶大队长,然后大队长就会给你开后门,叫你读公社初中了。”袁家小舅抱着脑袋瓮声瓮气的说道,“要是你妈丢了你,你也找你奶去,让你奶打死你妈。”

    扁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

    比起心痛到无以复加的袁家人,生产队上其他人家可算是乐翻了天。

    很多时候,如果只是相差一点点,那多半都会引来嫉妒。可如果差距大到这辈子都无法跨越,那就只剩下仰视了。你说嫉妒?哦不,完全嫉妒不起来。

    臭蛋已经跨越了正常人的范畴,哪怕最异想天开的人,也决计不会想到,当年那个整天乐呵呵的白胖小汤圆居然会成为享誉全国的冠军。

    扬名全国啊!

    所有知青都盼着回城,社员们想着来年大丰收,孩子们巴望着去城里上班吃供应粮,哪怕是赵红英好了,她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做美梦,希望喜宝能考上大学……

    谁能想到啊!

    老宋家最有出息的,不是那个常年在外每个月往家里寄一百多块钱的宋卫军,也不是打小就聪明伶俐戏精一般的毛头,更不是文文静静长相出挑的喜宝,而是傻乎乎的小臭蛋。

    虽然现在大家谈起臭蛋,都说这孩子不傻,可多半人仍是心中有数的。臭蛋那孩子,即便不傻,也的确不聪明,那就不是单单一句成绩不好能掩盖的。毕竟,成绩不好的人多了去了,可每回考试都稳稳拿零蛋分的,却只此一个。

    可就算是个傻子又咋样?拿袁家人的话来说,那也是个国家级的傻子!

    当然,现在他们知道了,臭蛋先前是在省队的,直到全运会夺金之后,才被留在了京市,正式成为了国家级别的……傻子。

    一下子,队上的风气都为止改变,那些榆木脑袋傻乎乎的孩子很意外的得到了家里人的热捧。毕竟,谁知道那不是下一个臭蛋呢?傻咋了?你聪明你咋还在地里刨食呢?

    等臭蛋新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后,队上的人开始排着队的嘲笑老袁家和袁弟来,当然不是那种直突突的糊人家一脸,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人家,或者就是跟旁边的人说笑,说你家有个大傻子啊?好羡慕呢,我也想要个傻乎乎的孩子,老话都说了,傻人有傻福,老天疼憨人,怕只怕自己是个绝世大傻子把人家憨货当傻子。

    袁家人齐刷刷的患上了心疼的毛病,换个门风彪悍些的人家,听了这些话一准上前开打了。可老袁家啊,队上的人之所以敢当面嘲讽,还不就是吃准了他们软弱没能耐呢?

    窝里横的怂货,怕个啥!

    就不说那七百块钱的奖金了,单说臭蛋到了国家队以后涨了工资,一下子就从每个月二十六块,唰的冲到了七十九块。

    当然,这个数额跟宋卫军还是有些差距的,可他俩年岁也差得多啊!再说了,宋卫军是拿命在拼,而臭蛋,听说是每天都要跑步训练,可小孩子嘛,尤其是男伢子,哪个不是整天上蹿下跳没个消停的?跑跑跳跳就能拿高工资,能叫全国人民都知道,还能让领导亲自来颁奖……

    一句话,袁家专出大傻子!

    本来依着他们这一带的习惯,闺女嫁出去了,那就是夫家的人了。也就是说,袁弟来再傻都跟她娘家人没关系。可谁叫老宋家门风彪悍呢?你说袁家无所谓,反正他们家的人一个比一个怂,可说老宋家……

    生产队刚准备改制,赵建设是要卸任大队长了,可他又成了组长了,以后他们会被分为各个村民小组,还要重新划分土地。这个土地可不是像以前那种光上工用的,而是分给谁家,就是谁家的了。

    这档口,你惹老宋家的人试试看?人家都不用对付你,回头赵建设背地里使绊子,分一块差的地,或者离河最远的,直接阴你一家子连带子子孙孙。

    其他人家也就算了,关键时刻,老袁家的人也改了口。

    “臭蛋啊!那是我外孙,亲的呀!你说袁弟来?不认识,那就是个大傻子,跟我们家没关系。”袁母改口改得无比利索,反正她算是看出来了,赵红英脾气虽然坏,可只要别一头撞上去,才懒得理会别人。所以,她可劲儿的夸赞臭蛋,顺便把老宋家一家子都吹了一遍。

    而袁弟来是最后一个知道她娘家亲妈在背后拼命抹黑她,知道之后,她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不敢怼婆婆,也不敢针对大嫂,就连扁头她都不敢太过了,毕竟那是她的儿子,以后要给她养老的儿子。

    于是,气狠了的袁弟来逮了个机会,跟她亲妈又撕了一场。

    本来嘛,袁弟来就算身子骨再不怎么样,那她也年纪轻,干翻一个老太太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谁知,事情那么不凑巧,她跟她妈干架时,正好叫扁头瞧了个正着。扁头一转身,就跑去找袁胖子了,惊恐万状的告诉他:“我妈跟外婆打起来了!咋办啊?”

    扁头还是比较偏向他妈的,可他看到的是,他妈稳稳的占了上风,所以他并不担心亲妈吃亏,只是觉得有些害怕,毕竟这是他头一回看到俩女人打成一团。

    可袁胖子……

    微微愣神后,袁胖子立马顺着扁头指的方向冲去,那是他奶,他亲奶!从小到大对他最好的奶啊!

    别看袁胖子在家里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可宠爱也是分档次的。首先,他大伯和大伯妈就不咋喜欢他,堂姐妹们也不喜欢他,最多让着他。其次,他亲爹是个爱玩偷懒的,说疼吧,肯定也疼,那是亲儿子,可真没啥表示,加上他亲妈平常要忙活家务事,他还有俩弟弟在呢,所以他还真不是爹妈的唯一。可他奶就不同了,他是他奶的大孙子,金孙啊,宝贝疙瘩啊!

    袁胖子心目中的袁母,基本上就是喜宝眼里的赵红英。

    等甩着肥肉跑来的袁胖子看到他奶被他姑压在身.下猛揍后,顿时气得两眼血红。他跟毛头和喜宝一年生的,比那俩还大了半岁,然而块头却敌得过那俩加在一起。愤怒之下,他直接冲上去一把将袁弟来掀开,你说姑姑?姑你个头!

    “你敢打我奶?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等扁头跟着跑过来一看,他妈已经被他表哥打趴下了。

    扁头好茫然,才离开了这么一会儿,感觉错过了一整年份的戏。不过很快,他还是回过神来了,忙去拉架:“别打我妈,别打了!哥哥,你别打了!”

    袁母也是浑身都疼,又疼又气,可她的理智还在,勉强起身后,也跟着拉架:“宝啊!家宝别打了,放开她,停手啊!”

    在扁头和袁母联手拉架下,两人终于分开了。

    虽然袁弟来被揍了够呛,可扁头却不咋生气,看看他妈,再看看他外婆,他觉得还是挺合算的。因为袁弟来把袁母挠了个满脸开花,而袁胖子却是用拳头揍的,这会儿都十一月了,长衣长裤穿着,反正他是没看出来他妈咋了。再仔细一寻思,先动手的人是他妈,他外婆都被揍了,还帮着拉架呢,可见是个讲道理的。至于他表哥……

    “家宝哥哥你别生气了,我妈她傻。”扁头还是决定当个和事佬,

    袁弟来一个没忍住,两眼一翻撅过去了。

    ……

    随便搁在啥时候,老宋家都会替袁弟来出头,毕竟我家的人哪怕再傻,也轮不到别人来教训。然而,这回真的是例外,轰轰烈烈的家庭责任承包制,终于在这年年底,正式在他们红旗公社展开了。

    不单是这个,还有就是公社正式解体,生产队再也不复存在,以及停止知青上山下乡,还有随之而来大批的回城名额,以及鼓励大家伙儿自主创业,提倡“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再消灭富不起来的,最后实现共同富裕”。

    早先十几年加在一道儿,都没有今年的冲击力大。

    上头摆明着不是说着玩的,而是拼命的鼓动大家伙儿积极创业,勤劳致富。

    这勤劳致富大家伙儿还是懂的,积极创业是咋个说法?

    一时间,被踏平了门槛的人家愣是从老宋家变成了赵建设家。可赵建设本人也是一头雾水,咋办呢?他咋知道啊!!

    关键时刻,他想起了已经跑出去快两年的强子和大伟兄弟俩。

    强子和大伟当年虽然是离家出走的,不过等后来,他们在南方安顿下来后,还是往家里寄了信的,逢年过节也有寄钱寄东西。这好像已经成为了老宋家的光荣传统,除了借条之外,还有就是不停的往家里寄包裹。

    要来了地址后,赵建设开始给这俩小兔崽子写信,询问他们对这个自主创业有啥想法没有,或者帮着打听一下,人家南方人是咋做的,他们完全可以学一学嘛。

    回信尚未寄到,县城里却已经悄然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百货大楼附近开了几家店,有裁缝店,有成衣店,有小吃部,有卖各种零零碎碎日常用品的杂货店,就连书店也多了两家。

    这天,又到了赵红英和张秀禾每月固定取钱的日子了,时隔一个月,她俩只觉得瞅哪儿都新鲜,不过等她们取了钱去找宋菊花后,气氛就变了点儿。

    宋菊花一脸的愁眉不展,周遭各色店铺越来越多了,他们百货大楼的生意一下子萧条了不少。没法子,谁叫他们这儿买啥都要票据呢?其他店铺,虽然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比不上他们这儿,甚至价格还要更贵一些,可人家不要票啊!

    “我都愁得不知道咋样才好,就算工资没变,可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我得回家吃自个儿的。妈,你也给我出出主意,你说我要是也去盘个铺面,做点儿小生意咋样?还是老本行,卖布卖衣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