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06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9章 第06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9章

    红旗公社。

    所有干部齐聚一趟, 谈论恢复高考的消息。其实, 消息传出来已经有段时间了,但因为还未曾明确高考的时间,始终给人一种不确定的感觉。可已经下乡多年的知青们, 却如同溺水者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拼命挣扎着也要死死抓住这次机会。

    希望就在眼前,也难怪他们乱了心神。

    台上领导在讲话, 台下各个生产队的大队长们却只低着头不吭声, 仅有个别人拿笔记录着什么,多半人都显得格外心不在焉。

    十多年了,最早下乡的那批老知青们, 已经在各个生产队待了十年以上。这些人几乎都结了婚生了孩子,哪怕是后来的几批, 也有不少人在队上安家落户。现在他们一走, 留下一个个破碎家庭,即便跟大队长们没啥亲戚关系,那也得帮着收拾扫尾。

    不是拦着别人不让他们出息, 反正在场的所有人里头, 没一个希望自家生产队出大学生的。当然,本地社员们例外。

    领导也很无奈:“……虽然高考时间尚未确定,可这事儿绝对是真实的, 没人敢传出这种虚假消息来。另外, 严禁任何人阻拦知青们报考, 一旦考上, 绝不允许发生任何形式的阻拦。”

    “如果有家庭有孩子呢?”底下的人问道。

    “可以让对方先离开,等稳定下来后,允许带走家属。”领导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以及一个孩子。”

    “只能带走一个孩子?”下面的人本来想问其他的,临了听得这话,惊讶的问道,“那其他孩子呢?”

    “知青的孩子,最多只允许一人将户口迁回父亲或者母亲所在的故乡城市,并且必须是未婚且年纪小于十四岁的。”最后一项倒是无所谓,他们这儿最早接收的知青也就是十二三年前,唯一麻烦的就是只允许走一人。

    底下的人彻底没话说了,这要是知青跟当地社员结合的,还能将孩子留给一方的老人帮着照顾,可要是两人都是知青呢?一个走一个留?

    “走吧,都走吧,横竖现在勉强留下,将来总有一天他们还是会走的。”赵建设嘲讽的勾了勾嘴,别人他是不知道,他那堂弟媳妇儿,只怕是真的留不下来了。不过,他现在手上根本就没有名额,能不能离开就看姚燕红本人考不考得上大学了。

    同样的工作会议,在广大农村公社到处上演着,内容形式都差不多,只是各人的反应不同而已。

    一直到十月二十一日,在人们刚刚换上了秋衣秋裤不久后,国内各大媒体终于公布了关于恢复高考的准确消息。而他们省,将高考时间统一定为十二月十一日和十二日这两天举行。

    冬季高考,不说后无来者,起码也是前无古人的。

    因为时间卡得太紧了,哪怕是那些刚有消息传出,就立刻开始紧张准备的人们,也同样觉得时间紧迫。最最麻烦的是,他们连一本像模像样的复习材料都没有。

    老宋家那头,因为出了春丽这个高中生的缘故,早先真的是门槛都要被人踩平了。一开始,赵红英只是觉得烦,后来也是真没法子了,索性叫强子往临县跑了一趟,问春丽要了高中课本的名字,回来告诉了大家。

    然而,高中课本跟高考其实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眼下使用的所有教科书,都不是为了高考准备的,即便背得滚瓜烂熟,也一样考不到。最终还是曾校长写信回京市,让家里人帮着去打听了一番,才得知有一套数理化丛书相当适用,并想办法找人借到了前面两册,连夜抄好了寄过来。

    曾校长倒是没藏私,他已经歇了高考的心,比起自个儿考上大学,他更希望能教导出几个大学生。因此,在小学、初中都停课的情况下,他自个儿在队上小学的空教室里开了个班,拿着两册书,边自个儿解答边跟其他知青讨论题目,并提供免费誊抄。

    唯一可惜的是,也就这么薄薄的两册而已。

    可甭管怎样,第七生产队倒是暂时稳定了下来,哪怕知青们都不干活了,起码也没再出啥乱子。

    想念小孙女的赵红英,在又一次拿到汇款单之后,就领着张秀禾往县城里去了。

    先取钱,再去县一中附属初中,赵红英婆媳两个很快就如愿的见到了毛头和喜宝,也正好碰到了程老师。

    “菊花她小姑子!”赵红英格外熟稔的跟程老师打招呼,就是这称呼有些叫人牙疼。

    好在程老师已经见过她好几回了,虽谈不上习惯却也不会惊讶了,忙笑盈盈的上来跟她打招呼:“宋老太来瞧孩子们?宋社会和宋言蹊同学都很不错,尤其是宋社会,他还是我们班的班长,协助老师做了很多工作。”

    面对老师的夸赞,甭管是赵红英还是毛头,都看不出半分喜悦来,倒是张秀禾喜得见眉不见眼的。这当妈的,听人夸自家孩子,总是格外得高兴。这一高兴,张秀禾就忍不住坑孩子了:“瞧程老师您说的,毛头这孩子打小就特别熊,他要是不听话,你就打他,不然你告诉我,我回家叫他爸狠狠的抽他!”

    毛头一脸震惊的看向他妈,忍不住扯了扯喜宝的手:“这是我亲妈吧?”

    “是吧?”喜宝顺着毛头的话说下来,“应该是的。”

    “亲妈这么对我?她让程老师揍我啊!”

    喜宝看了看还拉着程老师说话的张秀禾,又瞅了眼已经黑了脸的赵红英,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你看奶平时是咋对大伯他们的,不然你也可以想想大哥。”

    “哦,那就是吧。”毛头蔫蔫的耷拉下了脑袋,他在学校多有面子啊,亲妈一来就拆台,还不如他奶呢!

    他奶——赵红英嫌弃的看了张秀禾一眼,觉得老大和他媳妇儿简直般配极了,一面想着一面往喜宝这边挪了两步,先关心了喜宝这段日子过得好不好,然后将家里的事情挑几样重点的告诉了他们。

    已经是十一月中旬,离高考开始已经不足一个月了,赵红英对于家里孩子能考上不抱啥希望,不过她还是逼着家里成绩最好的大伟去小学听了几天课,甭管听没听懂,好赖把曾校长仅有的两册数理化丛书誊抄了下来。就是那一笔字哟,哪怕她不认识几个字,瞅着也觉得辣眼睛。

    说着话,赵红英就从怀里掏出了个小布包,先把钱给俩孩子,然后再把小布包里的书卷吧卷吧放回去。

    毛头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数理化”几个字,顿时惊讶道:“奶你居然开始研究数理化了?奶你可比我爸我哥他们聪明多了!”

    “我叫你瞎叨逼!”回答毛头的,是赵红英呼向他脑门的一巴掌,“这是我叫大伟抄了给丽丽的。我算来算去,撇开你俩不提,也就丽丽还有点儿希望。”就是希望不大。

    “大姐能考上大学吗?奶,我觉得考师范很不错呢。”喜宝盯着小布包猛看,见状,赵红英索性打开布包叫她仔细看,还答应她,等高考结束了,这两册书都送给她。

    可喜宝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薄薄的两册书上头,而是瞅着这书名,先愣了下,紧接着忍不住抢过来快速的翻看着。

    “别急,等丽丽考完就归你。”赵红英又说道。

    “奶!这书是你从哪里来的?哥那里有好多呢,我都看过,就是题目十有八.九都不会做。”喜宝越看越心惊,她的成绩在班上在年级段都是第一名,可她其实并没有越级学习,基本上把老师教过的知识吃透后,她就不管了。所以当初看到这些习题后,她试着做了做,发现涉及到大量没学过的新知识后,就索性丢下不管了。可饶是如此,这些题目还是很眼熟啊!

    “啥意思?”赵红英同样傻了眼,“这是我叫大伟抄的,哦,他抄的是曾校长拿来的书。”

    “哥!!”喜宝目光炯炯的看向毛头,毛头借她的手瞅了两眼,立马一拍脑门,转身就飞一般的冲回了宿舍楼。

    还真别说,自打臭蛋离家后,这恐怕还是毛头第一次跑得那么快。哪怕初中是有体育课的,他以前也都是敷衍着混过去的,反正没人在乎体育成绩。

    几乎不到两分钟,毛头就抱着一摞书回来了,他还特地拿了块布盖住了,奔到跟前一股脑的塞到赵红英手里:“奶,把这个给大姐!”

    那头,程老师也看到了这一幕,好奇的看了过来,毛头也不隐瞒,直接说:“老师,这个是我手抄版,我宿舍里还有一套原版的,可以给学校。”

    程老师走过来看了眼,正好赵红英也掀开了那块带着味儿的黑布,一下子就看到了里头那摞书,以及上头的书名:“这……这也能叫你寻到?宋社会同学,你不会也打算参加高考吧?”

    “奶你赶紧走吧,把书给我大姐送去。”毛头直接轰人,转身拉过程老师,再度往宿舍楼去,“老师我不骗你,我宿舍还有一套呢,原版的,比我手抄的好太多了。”

    眼见毛头把人拖走了,喜宝顺势接过了毛头丢下的任务,把她奶和她妈轰出去:“奶你快走,毛头哥手抄的才是最好的,他把题目全做完了,上头还写了方法步骤啥的,快快,别叫人看到,快走。”

    赵红英多精明一老太太,当下明白了过来,赶紧把背后的篓子卸下来,把一摞书都藏在里头,然后把那块黑布遮盖到了上头:“这啥布啊?毛头那小兔崽子的擦脚巾吗?”嘴上嘟囔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三两下的把东西藏好,这就要往外头走。

    “奶再见!妈再见!对了,那是哥哥的枕巾。”喜宝赶紧挥手道别,只看到她奶一个踉跄,随后脚下生风一般,飞快的离开了学校。

    其实,喜宝还是想让春梅和春芳也看看的,哪怕只是初中毕业,可万一考中了呢?不过转念一想,大姐比她周到多了,就不用担心了。

    送走了奶和妈后,喜宝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浑然不知毛头又坑上了学校。

    一套数理化丛书有厚薄不一的十几册,而且虽然这套书转了好几手,可因为毛头一贯很爱惜书,那些破损的地方还特地修补好了,整套书瞅着比刚买来时反而更新一些。当然,新旧从来不是关键,重点是里头的内容。

    等喜宝回过神来时,毛头已经坑来了三年半的免费学费,还是两人份的。

    三年半指的是高中三年,以及接下来的初三第二学期。不单是学费免费,还有书本费和住宿费都免掉了,当然伙食费另算。不过,就算这样,两人份也是不老少钱了。

    毛头还可惜着呢:“宝啊,你说要是咱们家读书的人多点儿,兴许校长一高兴,就给全免了呢。”

    喜宝弄清楚了全部情况之后,看向毛头的眼神充满了钦佩:“你跟校长谈条件?”

    “对啊!他本来还说呢,要叫我俩保送高中,后来一听说程老师说,我俩回回都是第一第二,就立马换了条件。不过也行吧,那套书才三块钱,再说我都背下来了,还抄了一份,不亏。”

    亏不亏的,喜宝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这个哥太能耐了。

    ……

    时间过得很快,再说这届高考本来就格外匆忙。就在初三学生开始准备期末复习时,高考悄然开始,又悄然结束。也是到了结束之后,同学们才知道,学校里有不少老师参加了高考。

    高考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就在这期间,喜宝他们考完了期末考试,并在两天后,得到了考试成绩。这年头还没有排名次这种说法,不过前十名还是会曝出来,而喜宝和毛头这俩小兄妹,又一次的成为了年级段并列第一。

    喜宝是一如既往的成绩稳定,毛头聪明虽聪明,就是性子太跳脱了点儿,时不时的就脑抽一下,在不该错的地方出个小差错。好在甭管咋样,他跟第三名还是有着相当长的差距,所以名次永远在并列第一和第二名中徘徊。

    拿到了期末考试成绩后,俩人就打道回府了。因为是冬天,东西相对多一些,所以他俩没第一时间回去,而是耐心的等人来接。

    免费搬运工强子和大伟如约来到学校。

    好久没见面了,一见面,几人都纷纷以最独特的方式表达了自个儿的思念之情。

    强子:“毛头你好像又黑了不少?宝啊,奶说得不多,你又好看了很多。”

    大伟:“你俩站在一起尴尬不?一个煤球一个汤圆。”

    喜宝笑眯眯的瞅着许久没见的两个哥哥,赶在毛头气炸之前,先跟他俩打了招呼:“大哥,大伟哥,你俩讨到媳妇儿了吗?”

    原本已经气成蛤.蟆的毛头,噗嗤一下笑喷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高考,本来都已经开始盖的房子,愣是被尴尬到了现在。虽说现在也是农闲,可这天寒地冻的,根本就没法建新房。所以,强子和大伟至今仍然光棍两枚。

    “宝啊,对哥哥们好点儿。”强子接过行李,忍不住就开始吐槽了,“你俩是不知道哟,这段时间我跟大伟的日子有多惨。这不是,高考结束了吗?那些人又闲了,就见天的往咱们家去。还有那几个,玲子你们知道吧?早先跟去年来的知青打得火热,都打算年前结婚了,这不现在出了这个事儿,她家里人反对,就跑来找奶,硬要说给我!”

    强子好气哟,不是说玲子不好,那女孩算得上是他们第七生产队的队花了,长得也许没喜宝好看,可喜宝还小,玲子今年已经十九岁了,身量模样完全长开了,跟孩子气十足的喜宝不是一挂人。而且那女孩,不单样子好,脾气性子也不错,家里活儿一把抓。

    然而,优点再多有啥用,人家不喜欢他!

    喜宝知道玲子是谁,可因为年岁差得有些多,再说她已经在县里念了两年半书了,只能说知道却谈不上熟悉。闻言,她奇道:“奶没骂人?”

    “没骂人,她就回灶间拿了磨刀石和菜刀出来,当着人的面,开始磨。”大伟笑嘻嘻的凑过来,“其实也怪强子太招人,不然你看我,都没人说给我。”

    也不是没人,而是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是先给哥哥说亲,再轮到弟弟的。虽说俩人差得年岁不大,可同样的条件也差不多,大房的孩子多了点儿,可眼下瞧着各个都有出息,不怕弟妹拖累,二房就俩孩子,大伟就是独一个儿子,俩人各有优点,是队上很多人家心目中的乘龙快婿。

    “所以你俩咋想的?”

    一行人踏上回家的路,边走边随口闲聊着。

    喜宝早先就觉得,这俩哥哥对于结婚的事儿相当得不热衷,感觉也不像是害羞啥的,就是不稀罕,懒得理会。也正是因为他们这种态度,所以家里人瞎操心也没用。要不然,完全可以先定下来,横竖家里又不是缺钱盖不起房子,来年再盖也成啊。

    强子和大伟对视一眼,然后笑嘻嘻的挤开了毛头,凑到喜宝身旁,一人在左一人在右,跟哼哈二将一般,把喜宝夹在中间:“宝啊,先前我去临县,听到了个消息。”

    不等喜宝发问,他俩一唱一和的已经说了下来。

    很多事情,虽然上头还没有明确的说法,可其实很容易漏了口风传到下面来。就比如说恢复高考,明明定下时间是十月底了,可其实早在九月中,就有消息传来了。同样的例子还有知青返城,哪怕虚虚实实折腾了许久,可很明显,回城一事是绝对真实的,就是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而这回,强子和大伟打听到的消息是,国家政策可能要变了,具体时间还不知道,但临县那边已经隐约有些动静了。

    早在一个月前,临县那头已经不满足于黑市,有些人就做了些小吃,例如茶叶蛋啥的,偷偷的贩卖。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而是拎着篮子推着小车走街串巷。当然没人会胆大到叫卖,可的确小商小贩在悄然兴起。跟以前一刀切的禁止投机倒把不一样,这回哪怕是真的被人抓住了,最多也就是没收所有的东西,不至于跟以往那样拉走批.斗。

    连着几次去临县给妹妹们送东西,强子和大伟都瞧见过,原本就已经动过心,现在更是一颗心火热热的。这走街串巷是累了点儿,可再累能比得上下地干活吗?他们就琢磨着,要不也去试试看,风险肯定是有的,可一旦有动静,最坏也就是把东西一丢,本钱不多,也亏得起,万一赚了更是个出路。

    喜宝对于做生意一途是真的不了解,听两个哥哥在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足足半个小时,她愣是没弄明白这俩人的意思。

    “你俩也想去卖茶叶蛋?奶能同意?还是你们想让我去说服奶?”

    强子和大伟笑嘻嘻的打着哈哈:“不是不是,就是随口这么一唠,宝啊你别放在心上,没事哈哈哈!”

    一旁差点儿没被挤到地里的毛头气呼呼的瞪了他俩一眼,喜宝没听懂,他却是听懂了。这么说吧,就强子和大伟那德行,肯定是缺了点儿啥,不然才不会这么舔着脸瞎叨逼的。

    至于缺了啥……

    呵呵呵……

    学校放假比工厂要早好几天,不过这也比不上生产队放假。打从第一场雪落下后,庄稼人都歇下来了,最后的事儿也就是等着分猪肉了。

    好几个月没回来,喜宝瞅哪儿都新鲜。在路上时,她还疑惑两个哥哥到底想干啥,可一进生产队,就立马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东张西望的,总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

    比如说,知青点就比以往更热闹了,不停的有人高声说着自己的理想与抱负;本应空无一人的队上小学,居然还有人在里头高声念书;离队上小学不远的几户人家,那家新搭了个棚子,这家翻修了屋顶……

    一路走来,喜宝只觉得一双眼睛都不够看了,尤其从村口到老宋家这短短的路上,她已经瞧见三家院门上贴了双喜字。

    生怕弟妹又提起讨媳妇儿的旧话题,眼看又路过另一家刚办完了喜事的,强子和大伟联手拉起喜宝,飞快的把她送进院门,高声嚷嚷道:“奶!喜宝回来了!”

    赵红英喜气洋洋的从她自个儿那屋出来,原本就带着笑的脸上,一看到喜宝,那笑容几乎都要溢出来了。看也没看俩大孙子,更没注意到被落下的毛头,径直拉过喜宝就往堂屋里走:“冷不冷?赶紧进屋烤烤火,咱们中午吃杀猪饭。”

    “哪来的杀猪饭?”喜宝本来还想问问别的,可听了这话,一下子就被带过去了。

    “第一第二生产队杀猪早,除了能用工分换外,还能用粮食换点,建设特地来告诉我,我让他多换了几斤。”赵红英高兴啊,除了见到喜宝外,也高兴这日子越过越有盼头了。

    为啥第一第二生产队能允许其他队拿粮食换?还不是因为这两年政策放宽了,家家户户都养了不少鸡鸭鹅,连带队上养猪的数量也多了。这数量一多,大家伙儿反而不稀罕了,其他队愿意换,也允许,不过哪怕数量再多,也只允许内部交易,不准拿去县里售卖。

    可内部交易允许了,对外售卖还会远吗?

    吃了一顿热乎又美味的杀猪饭,喜宝被赵红英拉到跟前,一叠声的问着学校里的事儿,而毛头则一溜烟儿的跑了,他已经离家多日,早就迫不及待想要去看戏了。临走前,他还给扁头使了个眼色,让扁头帮他指点了一下哪里好戏多。

    农闲时,好戏确实不少,尤其现在高考结束了,哪些人会走,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哪怕考不上大学,人家已经起了离开的心思,那铁定是拦不住的。

    于是,毛头扎扎实实的看了好几出好戏。

    这边好戏正上演,那边春丽几个也回来了。除了姐妹仨外,一起同来的还有春丽的对象。

    老宋家上下严阵以待。

    别看先前给强子和大伟说亲时,赵红英不是那么在乎,可男孩跟女孩是不一样的,别提说亲了,哪怕男孩子再怎么乱折腾,某天要是浪子回头了,还能被人赞一句。可女孩不同,名声格外关键,现成的例子摆在跟前,就是那玲子,本来是队上最出挑的未婚姑娘,现在倒是好了,如果那知青就这么走了,玲子怕是很难寻到合心意的婚事了。

    赵红英已经见过春丽那对象了,对于外貌,她是没啥要求的,再说人家小伙子个头高,长得也还算精神,这就够了。其他的,例如家庭条件和家里人之类的,毛头帮她打听了个遍,只差没把人家祖宗十八代翻出来了。

    所以,总得来说,赵红英还是很满意的,现在就看那小伙子对这桩婚事的态度了。

    因为是小辈儿里的头一份,饶是平素格外胆大的春丽,也难免有些忐忑不安的。不过,她已经认定了那人,所以就算不安,也仍咬牙鼓起勇气,带人回家。

    “爷、奶,爸、妈……”先把一圈长辈叫了下来,春丽这才稳了稳心神,开始介绍她对象。

    尽管已经听毛头说了不止一遍,可家里人还是认认真真的听着,顺便拿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未来的女婿/孙女婿。

    喜宝等一群孩子们,也都凑成了堆,笑嘻嘻的盯着他们未来的大姐夫。尤其是跟春丽一道儿回家的春梅和春芳两个,完全无视了春丽的眼刀子,压低声音跟弟妹们说着厂子里的事儿,重点当然在于春丽和她对象。

    见家长出乎意料的顺利,毕竟春丽打小做事都很靠谱,她找的这个对象,既是三年高中同学,毕业后又进了同一个厂子,人品能力都还是看得出来的。唯一有些犹豫不决的是,春丽和她对象都参加了去年十二月的高考。

    高考不是一般的期末考试,那就不是三五天能出成绩的。反正现在已经是一月底了,还是没有消息传来。不单是春丽的,也没听说谁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作为过来人,赵红英觉得有些话必须说清楚。

    俩人都报考了,那就有好几个可能性。

    一个是两人都考上了,因为报的都是同一个学校,倒是不存在什么问题,加上现在读大学都是免费的,每个月还有粮票和补贴发,紧一紧是绝对够花用的。那么,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一起上大学,到时候毕业了,想法子调到一个单位,好日子还在后头。

    还有一种就是这俩都没考上,那就只当没这回事儿,老老实实在纺织厂上班,以前咋样,以后还咋样。

    怕只怕一人考上了,另一人没考上……

    宋卫国和张秀禾原本是很看好这门婚事的,可被赵红英这么一说,又有些不安起来了。本来自家闺女就是农村姑娘,长得也不是很出挑,亏得自身努力,这才有了一门好婚事,可若是对方考上了大学,那就不般配了。犹豫来犹豫去的,这两口子干脆就把事儿推给了赵红英。

    赵红英狠狠的剜了儿子儿媳妇儿一眼,这才接过话茬:“不管高考出成绩有多慢,横竖也就一两个月时间。这样好了,干脆再缓缓,等出了成绩再谈。”

    这个办法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横竖他们这块,结个亲事本来就是磨磨唧唧的,常有那种订了亲两三年才结婚的。再多等几个月,不算啥。

    一个月后,各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陆陆续续的发了下来。因为隔了一个县,通讯不便,甭管是家里,还是喜宝他们所在的县里,都不大清楚临县的事儿,只盼着能有好消息。

    又过了半个月,春丽回家来了,告诉家里人,她没考上,而她的对象考上了京市的师范大学。

    这个情况是最尴尬的,不过随后,春丽对象一家子就来到了第七生产队,为表慎重,还特地请了厂子里的领导一同前往,意思是同意这门婚事。

    等喜宝和毛头再度回家时,春丽已经跑了。

    情况特殊,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必须立刻赶往学校,这回的高考是在冬天举行,而新学期开学却在春季。来不及摆酒庆祝,俩人只匆匆领了结婚证。与此同时,厂里领导也很通情达理,将春丽的工作调到了京市的纺织厂。

    “我大姐结婚,我没喝到喜酒?!”喜宝震惊了。

    毛头则是愤怒异常:“你们居然都没跑去告诉我们一声吗?那是我姐!我亲姐!!”

    “你亲姐才不稀罕你。”强子偏还火上浇油,“再说我也没喝上喜酒啊,他们就是在县里领了结婚证,哦,对了,还在厂里那边,由啥领导主持着,喝了茶,分了喜糖,然后就跑了。跑喽!!”

    “然而你还是老光棍儿!”毛头毫不犹豫的捅了亲哥一刀,转头继续跳脚,“为啥不告诉我?为啥!”

    “你急啥,不就是先订个亲吗?回头会重新办酒的。”赵红英其实也在心里犯嘀咕,这俩孩子是领了结婚证,可结婚要证干啥?不是应该摆酒告诉亲朋好友吗?可孩子是真喜欢,她也不能上赶着把人拆散了,毕竟这门婚事也没啥不好的。

    “我大姐嫁了,我没赶上!!”毛头气啊,气得他上蹿下跳,气得他差点儿原地爆炸。

    这时,喜宝也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赶紧出言安慰他:“没事的,大姐去的是京市,将来咱们考大学,也填京市就好了。”

    “还有三年!三年半!!”毛头继续跳脚。

    眼见他要气疯了,喜宝愧疚的看了强子一眼:“三年半后,咱们叫上奶和妈一起去京市,到时候顺便可以喝大姐的喜酒。我就希望,在这之前能先喝到大哥的喜酒。”

    强子震惊的看了喜宝一眼,就看到后者冲着他作揖讨饶,顿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想仰天长叹,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不过想到自个儿接下来的计划,他觉得,忍耐是很有必要的。

    第二天下午,把弟妹送回学校后,他俩在校门口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就看到喜宝一脸疑惑的从宿舍楼里跑出来,手里捏着一张纸条:“大哥,这是你写的?你们到底想干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