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06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8章 第06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8章

    比起心有戚戚然的同学们, 喜宝和毛头倒是没啥好担心的, 毕竟老宋家往上数十八代,全是地里刨食的。哪怕算上姻亲,那也是一个样儿的, 甭管咋调查, 都绝对挑不出错来。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根正苗红。

    很快,在毛头的带领下, 班干部们将教室打扫一新, 走读生直接背上书包就回去了,住宿生相对就要麻烦一些,起码也得把东西收拾收拾, 好在俩小只的东西也没多少,收拾两三件夏天的衣裳, 再捎带上暑假作业, 一个帆布挎包解决所有问题。不过,他俩却没着急走,而是先往高中部那头跑了一趟。

    高中比初中放得晚, 不是因为考试啥的问题, 而是他们要安排分配工作。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所有高三毕业生的资料都会被各个机关单位要走,由他们从中挑选, 有些比较重要的单位, 还会派人过来实地面试一番。再有就是, 甭管哪个年代都有的不可说……

    因此, 这几天高三学生都忙得晕头转向,毕竟这年头可没有中途换工作的做法,一旦安排好了工作,可能一辈子就待在那里了,当然要慎重更慎重。

    喜宝还是头一次往高中部跑,因此只跟在毛头后面,好奇的东张西望。

    高中部比初中部更大一些,学生也更多,不过那是因为整个县城里不止一个初中,却仅仅只有县一中这么唯一一个高中。又因此临县在那十年里折了不少老师进去,以至于整个县连一个高中都寻不出来,所以县一中就成了两个县城里唯一的高等学府。

    不过,就算再大也没大到哪里去,两栋三层小楼作为教学楼,都是半新不旧的样子,看着起码也有十几二十年的年头了。又因为高一高二都已经放假了,整个高中部看起来显得萧瑟多了,唯独只有高三那几个班闹腾得很。

    喜宝探着头瞅来瞅去,倒是毛头因为来过好几次了,领着妹妹熟门熟路的往左边那栋三层小楼走去,而且是径直往顶楼去了。

    “喜宝,等下我悄悄指给你看大姐找的那个对象。”毛头兴冲冲的往上窜,他的好奇心远胜于喜宝,而且自打知道春丽找对象后,就不止一次的过来探查敌情,当然也顺便将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奶。

    可喜宝却认为没必要那么麻烦,一面跟着毛头往三楼走,一面就说:“我一定能认出来。”不是说毛头比那人长得好看吗?那可真是稀罕得很,喜宝深以为,她铁定能一眼瞧出来。

    毛头却不相信,那人长得如此平凡,而且这两天高三几个班级的同学都是四处乱窜的,怎么可能从那么多人里头找到目标呢?

    没直接泼妹妹冷水,毛头很快就领着喜宝到了三楼,径直走到靠里头的高三三班,没等他扯着嗓门找春丽,就有人帮着把春丽吼出来了:“宋春丽,你弟弟来了!”

    不一会儿,春丽就捏着几张纸跑了出来,见到毛头身边的喜宝,她还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就说道:“我这边还没好呢,明个儿一早还有事儿要忙。对了,喜宝你们宿舍的人走了没?晚上我同你挤挤?”

    “好啊!”喜宝一口答应下来,又问,“忙过明个儿就好了吗?大姐你要去哪儿上班呢?”

    “我……”春丽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晚上跟你说吧,你俩先去食堂吃饭,替我打点,我过会儿就去你宿舍里找你。”

    喜宝点了点头,目光却始终在教室里四处扫视着。高三教室看着比他们初中乱多了,主要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走来走去的,她个头又矮,很是看不真切里头的人。

    “宝你在看啥?”春丽赶紧把人往外头推,还不忘一把扯过毛头,直到将他俩拉到楼道里才放开了手,眯着眼睛威胁道,“毛头你要是敢在喜宝跟前胡说八道,我一定告诉奶!”

    “奶早就都知道了,连人都看到过了。”毛头刚才也扫了一圈,知道那人不在教室里,所以并不耽搁,直接拉过喜宝跑下来了楼梯,“四月初那天午休时来的,我特地带她来瞧过了。”

    春丽一脸的懵逼,等她回过神来时,俩小只已经跑得没影儿了,气得她直跳脚,刚打算冲下去,就看到楼梯口走上来一人:“丽你干啥呢?”

    “你刚才碰到我弟弟妹妹了?”顾不得哀悼自己的形象,春丽先问出了关键问题。

    那人茫然的点了点头:“小黑炭头对吧?我当然认识他啊,见过好多次了。他身边的小姑娘我就不知道了,是你妹妹?”心道,这弟妹肯定有一个不是亲的吧?

    “我!!”春丽一听这话茬就知道毛头又背着她不知道干了啥,可这会儿计较这些也没用了,赶紧止住了话头,有气无力的招呼人回教室。

    还是先把正事儿给办了,收拾熊孩子啥时候都成。

    等春丽忙过一个段落,匆忙收拾了东西,就赶紧往初中部跑。彼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不过因为是盛夏,天色看着还挺亮堂的。

    进了宿舍楼,敲开了门,春丽先看喜宝的表情。

    喜宝原本面上就带着笑意,看到大姐一副紧张至极的神色,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儿:“大姐,你都不知道毛头他跟我说了啥。”

    “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要不是进不去男生宿舍,春丽今天就想打死那个小兔崽子。可等坐到了床沿上,她还是忍不住问,“毛头他说了啥?”

    “他把人家的祖宗八辈儿都翻出来了,掀了个底朝天不说,还跟我说,你找的那个人还没他长得好看。”喜宝说着这话,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傍晚看到的那人。凭良心说,她未来的大姐夫长相确实不出众,个头是挺高的,比她几乎高出了两个头,可模样太平凡了,属于那种丢到人群里再也找不回来的那种,然而人家一点儿也不丑,相反还多少带了点儿书卷气。

    “这世上有人比毛头长得还丑吗?那还是人吗?”春丽好气啊,她又想冲到男生宿舍楼去了。

    “嗯嗯,我就知道他又在瞎糊弄人了。”喜宝忙安慰姐姐,顺手将早些时候打来的一缸子菜饭递了过来,“快些吃,都凉了。”

    大热天的,吃凉的也没啥关系,春丽也不是那等娇气的人,接过饭缸子和筷子就扒拉了起来,吃了几口,又虚指了指自己的帆布挎包:“你也帮我瞅瞅,看我该去哪个地头。”

    “这还能自个儿挑吗?”喜宝很是诧异,不过还是听话的打开挎包,从里头抽出了几张纸。

    纸都是那种自个儿裁开来的毛边纸,为了省钱,春丽打小就没没过几个本子,多半都是买了那种很大的纸,自个儿用裁纸刀裁成小张,拿针线订起来。这几张纸上头写了不少东西,看字迹就知道是春丽亲笔写的。跟其他哥哥姐姐狗爬式的字体不同,春丽的字迹挺好看的,就是显得特别张扬,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个男生写的。

    喜宝认真的翻看着,很快就发现,其实春丽早已有了决断。

    “大姐你想去临县?是因为二姐她们吗?”临县的纺织厂被重重的划上了好几个圈,而一提到纺织厂,喜宝第一个念头就是春梅和春芳两个姐姐。

    “纺织厂是老厂子,福利待遇特别好,高中生过去直接提为二级工,如果是双职工家庭,两人都是高中生的话,满三年工龄就可以参与分房。”春丽忙着扒饭,心不在焉的说出了理由。当然,她不否认选择纺织厂跟春梅和春芳是有些关系,可要是那个厂子不好的话,她不会因为妹妹们在那边而做出不理智的选择。

    喜宝:…………大姐你好像暴露了什么。

    目光炯炯的盯着春丽瞅了半晌,可一贯在毛头跟前张扬舞爪的春丽,在喜宝面前却好像完全卸去了心防,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个儿无意间漏了底。

    幸好,喜宝不是毛头,在盯了一会儿后,她就放过了春丽,继续低头看下去:“那这个呢?县政府?是因为小姑夫吗?”

    “对啊,小姑姑不大想叫我进工厂,她觉得哪儿都没有机关单位来得稳妥。不过,稳妥是稳妥了,机关从来就不缺高中生,你看我小姑夫还是六十年代的高中生呢,就这样也是熬了好几年,才升了一级,十年才分了个小房子。”

    虽说几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可很多其实都只是一笔带过,喜宝瞅了半天,大致也明白了,春丽应该就中意这两样。

    纺织厂福利好工资高,晋升也比较容易,加上春梅和春芳也在那头,好处的确都是看得到的。反观机关单位,因为有太多人进去了,高中毕业生反而不大吃香了,加上这年头讲究劳动最光荣,机关干部的工资其实是不如工人的,当然这是在同级别中比较的。

    “要是你,你去哪儿?”春丽吃完了饭,不着急去洗,把饭缸子放在膝盖上,扭头好奇的问喜宝。

    喜宝一点儿也不犹豫:“去纺织厂!”

    “为啥?”

    “有姐姐们在,赚的钱还多,到时候发工资了一起回家,全给我奶!”

    春丽默默的起身去涮饭缸子了,等洗好回来后,也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点头道:“那我就去纺织厂!”顿了顿,她又问,“人家都知道发了工资给爸妈,你为啥要给奶?”

    “难道你要叫我发了工资先跑邮局,把钱寄给我爸,然后让我爸再寄回来给奶?”喜宝一脸的震惊,她觉得这么做真的是傻透了!

    思及喜宝的特殊情况,春丽默默的点了点头:“有道理,你还是给奶吧。那我就决定去纺织厂,明个儿回去前,先往百货大楼跑一趟,跟小姑姑道个谢,就说我不去机关了。”

    这下喜宝明白了,不是春丽的选择多,而是她有后门。又低头看了两眼写满了字迹的纸张,喜宝开始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她以后要干啥呢?

    不其然的,姐妹俩想到一块儿去了,在简单的洗漱之后,俩人躺到垫了席子的床铺上,春丽就问喜宝,毕业后要去哪儿上班。

    喜宝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我想考大学。”

    这话一出,春丽就觉得天已经被聊死了,懵了半晌,背过身去:“睡觉!明个儿还要早起呢。”

    ……

    春丽的工作很快就落实了,与此同时,她对象也选择在纺织厂上班。

    成绩优秀,学历靠谱,纺织厂难得招来两个优秀高中毕业生,安排工作起来也特别的用心。春丽被安排进了厂妇联上班,她对象直接进了厂委,且入职不到一个月,就双双写了入党申请书,又一个月后,在喜宝和毛头初三开学前,他俩成为了预备役党员。

    俩人都拿的是二级工资,每个月三十三块三,不过他俩又有额外的补贴,毕竟妇联和厂委都不同于一般的车间工人,加上其他福利也多,春丽跟奶商量了一下,她以后每个月往家里交十块钱。

    毕竟,她跟强子和春梅不同,事实上,在大房所有的孩子里头,就数她花钱最多,尤其是高中那三年,几乎掏空了家底。

    别人是没啥想法的,唯一觉得悲伤到生无可恋的,就是宋卫国了。

    臭蛋每月固定往家里寄二十六块钱,春梅上交五块钱,春丽交十块。而宋卫国每个月只给媳妇儿八毛六分钱。

    张秀禾都不耐烦收这个钱了,在喜宝和毛头初三开学后,她索性不要宋卫国那丁点儿补贴了:“你自个儿拿着吧,强子的媳妇儿本已经凑够了,不差你这点儿钱。”

    是够了,春梅三月中第一次拿工资,到现在九月份了,已经交给她三十五块钱了,春丽虽然只上班两个多月,也已经交了二十块钱了。乡下娶媳妇儿其实不怎么费钱,尤其上头三令五申的,强调不准高价嫁女。一般情况下,给个两三块钱当彩礼,再拿十几二十几斤粗粮就差不多了。至于盖房子,钱反而不是重点,关键在于自家人出力。

    搁在解放以前,乡下地头盖房子,都是亲戚朋友帮着去山上砍几株看好的积年大树,回来一道儿挖地基、立顶梁柱、和泥糊墙,捆麦秆子当屋顶等等。

    盖房子人家所要做的,就是准备所有人的一日三餐。再有就是,要是请了泥瓦匠和木匠,还得给他们手艺钱。

    现在社会不同了,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属于国家的,不让随便上山砍树。当然,拾柴啥的没人计较,可要盖房子,需要的是至少十年以上的大树,那就得跟生产队报备了,用工分来抵扣树木、泥和麦秆子稻草之类的。至于吃的,粮食家里倒是有,蔬菜瓜果也不少,最费钱的就是买些油和肉类,到时候房子盖好了,要请所有来帮忙的人都吃一顿带油水的好饭好菜。

    所以,盖房子很便宜,应该多半都是用工分换的,就连粮食,那不也是年底拿工分换来的吗?

    张秀禾努力安慰宋卫国,想要让他知道,他也是付出了不少的,毕竟家里的工分多半还是他们三兄弟以及强子和大伟赚来的。

    可惜,宋卫国并没有感到多少安慰。

    甭管咋样,秋收彻底结束后,老宋家还是准备盖房子了。不过这就没几个孩子的事儿了。

    春丽姐妹仨连秋收最忙那会儿也没回家,只因为厂子里请假是要扣钱的,按日子扣钱,就拿春丽来说,她请假一天扣一块五,秋收起码要干十天,那就得扣十五块钱,她能干多少活儿?春梅和春芳也没回家,横竖都是干不了活儿的人。喜宝和毛头优哉游哉的上学去了,他俩秋收时有帮着做饭,到开学,就丢开一手的事儿,直接闪人了。

    于是,老宋家直接忙翻天了。

    留在家里的人,除了扁头一如既往的上学逃学外,其他人都忙得脚不沾地。这别的就不说了,袁弟来是最憋屈的,强子和大伟娶媳妇儿,用了家里好多工分,又因为所有人的工分都是集中在一起的,等于就是也花用了她家的。加上她的扁头才上小学二年级呢,谁知道啥时候才能娶上媳妇儿,愈发衬得她这些忙碌不值得了。生平头一次,她起了分家单过的心。

    ……

    而此时此刻的县一中,已经完全沸腾了。

    怎么说呢?好似一瓢冷水猛的泼到了煮沸了的油锅里,溅起了无数滚烫的热油。

    ——九月初,教育部在京市召开了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十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

    消息传到他们这儿,已经过去了好几日,可这事儿还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尤其是在校学生。

    毛头作为上学期末刚被任命的班长,正想着咋样跟新来的班主任老师打好交道呢,就被这个重磅消息弄了个目瞪口呆。

    “高、高考恢复了?!”毛头一把揪住同桌的胳膊,还狠狠的拧了一把。

    “啊啊啊!”徐向东连声惨叫,可惜这会儿班里所有的同学都是嗷嗷的叫唤,连带讲台上的班主任程老师都已经激动的泪流满面,他的惨叫声显然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也不能这么说,起码毛头是注意到了:“哦,不是做梦啊。”松开了徐向东的胳膊,毛头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大兄弟,咱们能高考了?”

    “不能。”徐向东果断的否定,“你都没仔细听吗?只有工人农民、知青、复员军人、机关干部,还有应届高中毕业生才能参加高考。咱们是初三学生。”

    毛头沉默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伸手将徐向东一头整齐的头发呼噜成鸡窝头:“等着,咱们以后一道儿参加高考,考到京市去!”

    顿了顿,他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就是不知道京市有没有专门叫人唱戏的大学。”

    浑然不知道自家毛头哥哥又开始作幺的喜宝,这会儿也拉着同学女生的手一个劲儿的晃着:“能高考了!咱们以后能考大学了!”

    “对呀对呀!我家还没出过大学生呢!对了,我大哥刚上高三,他明年就可以考试了!”

    喜宝脸上的笑容顿了顿:“我大姐两个月前刚高三毕业,她能考吗?”看着同桌迷茫的神情,她赶紧跳起来,三两步的跑上讲台,问,“程老师,我大姐才刚毕业,她能不能参加高考呢?啥时候开始考啊?”

    程老师作为来宣布高考恢复这一特大喜讯的老师,自个儿也激动得泪流满面,听了喜宝这话,这才拿出手帕擦干了眼泪,笑着说:“能啊,毕业一年以内都是应届高中毕业生。再说你大姐不是在纺织厂吗?厂里的任何职位都可以统称为工人,她可以考的。”

    “程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大姐在纺织厂?”喜宝傻眼了,浑然没注意到程老师没解答她第二个问题。

    “真是个傻孩子!”程老师哭笑不得摸了摸喜宝的脑袋,“当然是你姑姑告诉我的。对了,具体什么时候考试,还得等通知,我猜,至少也得等到十一月以后了,没那么快的。还有就是,这回高考,不会开放所有大学,应该会优先考虑重点大学,还有医学院、师范学校,我猜农业大学也会开放。”

    虽然没明白为啥程老师会认为小姑姑,可喜宝还是把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了下来。她还记得小时候的戏言,说大姐凶起来像个教导主任,也许大姐会喜欢考师范?

    因为并不在一个县城里,喜宝又是住宿生,只能强忍着激动,一直捱到这周放假,才兴冲冲的收拾了东西,打算拉上毛头往家里去。

    不想,才刚出校门就看到她奶。

    “奶!!”喜宝欢呼的冲到她奶跟前,“奶你知道吗?高考恢复了,大姐也可以考呢!”忽然又想到一个事儿,“我们程老师说,工人农民都能考,那大哥他们是不是也可以?”

    “考个屁!那几个都是榆木脑袋,折腾啥啊!”赵红英拉过喜宝上看下看,丝毫没注意到毛头也挤了过来,只絮絮叨叨的说,“公社大喇叭也说了,现在学校都不上课了,全在准备高考呢,那些知青也不下地干活了,跟疯魔了一样,天天念叨着啥啥玩意儿的。还有那个,你建跃婶子,我就说不用带她看医生,看好了脑子,这不又要闹离婚了,说啥都要去参加高考,都叫啥事儿啊!”

    “这么精彩?!”毛头见他奶不理他,索性把脑袋塞到了赵红英眼皮子底下,结果被一巴掌拍开。他也不恼,反而高兴地往外冲,“走啊,赶紧回去啊,我要去看戏!”

    “看你个头!”

    赵红英没好气的把他拽回来,逆着人流往学校里走。

    因为是周六下午,走读生住宿生都急赶着回家,门卫张大爷也就懒得严格查验了。赵红英索性把孙子孙女都脱回学校,寻了个有树荫的角落,耐着性子跟他们分说。

    原来,自打高考恢复的消息传开后,整个公社都乱了套。

    即便知识分子在那十年里,被打落到了尘埃里,可数千年以来的传统却不可能在这短短十年内改变。再说了,哪怕是在那些年,城里招工也从来都是要看学历的,不说机关单位了,连工厂招工也必须是初中毕业的,也就只有类似于煤矿厂,不是很在意工人的文化程度。至于其他国有企业,哪个不要求职工有一定的文化基础?

    最最重要的是,一旦被招工了,就可以直接转户口,成为乡下庄稼人最梦寐以求的吃供应粮的城里人。

    初中、高中生尚且那么受欢迎,更别提大学生了。

    “广播里还说,知青也可以参加高考,考上了直接调走,不需要经过公社生产队的名额申请啥的……”赵红英皱了皱眉头,甭管赵建跃有多窝囊,那也是她娘家的堂侄儿,再说平心而论,赵建跃只是人老实又不善言辞,并不是啥坏人,当初分明就是姚燕红先主动的,之后又是闹离婚又是变疯子的,人家赵建跃都依然不离不弃。现在一听说高考恢复了,就又要走人了?

    长痛不如短痛,索性走了得了!

    “那学校为啥停课?不是应该更认真学习吗?”喜宝不明白了,高考都恢复了,那些人不好好学习,难道还想逃课?

    “老师们也能高考啊!”赵红英很是无奈的伸手点了点喜宝的脑门,“咱们公社只有初中和小学,可那些老师多半都是知青,他们哪个不想念大学?考上大学,就能回城了……”

    毛头不甘心被人忽视,找准机会就插嘴:“那咱们还等啥啊?回去看好戏呀!唉,我都错过多少好戏了。”

    赵红英恶狠狠的瞪了过去,随后从兜里掏出钱来:“回去干啥?咱们家的门槛都快被人踏平了,你俩就安生待在学校里。”

    “啥?!”毛头震惊了,他又被奶禁止回家了吗?“等等,咱们家的门槛不早就被人踏平了吗?对了,房子盖好了没?啥时候给我哥娶媳妇儿啊?”

    一听这话,喜宝立马眼睛晶晶亮的看过来,比起别人家的闲事,她肯定更加关心自家哥哥们。

    可赵红英听着却头疼不已。

    盖啥房子啊!

    秋收结束后,忙着交公粮,回来又是分粮食,然后是忙着秋种。好不容易有空了,宋卫国他们兄弟仨一起去山上砍了一棵树,正打算第二天再去呢,好了,公社的大喇叭响了,紧接着……

    喜宝和毛头听得目瞪口呆。

    “大哥娶不到媳妇儿了?”

    “完了,这俩都要打光棍了!”

    赵红英一巴掌呼在毛头脑门上,没好气的凶他:“瞎说啥呢!等高考结束了,不就没事儿了?……是有够耽搁事儿的。”

    农闲也就那么些日子,错过了就得等年底了。可年底那么冷,到时候干啥都格外费劲儿,再说也未必能凑够人。还有就是,老一辈的有种说法,腊月和正月最好不要大兴土木。也就是说,除非这几天就安生下来,不然强子和大伟得起码等到明年秋后,才能娶上媳妇儿了。

    哪怕不至于担心俩大孙子打光棍,对于迟了整整一年,赵红英也是很有怨念的。她都一把年纪了,早不早就想抱曾孙子了,这下可好,她的曾孙子哟,啥时候才能抱到呢?

    “反正你俩就先别回家,我多给你们点钱,起码一个月里,别回去了。宝啊,听到了没?别光惦记奶,好好上课好好学习,奶还等着你考上大学呢。”

    “好,我一定考上大学!”喜宝连连点头。

    毛头就不是很乐意了,明知道有好戏正在上演,然而他却看不成。这种感觉,别提有多悲伤了。

    赵红英看不下去他一脸难受的样子,又呼了他一巴掌:“记得,这钱是借你的,回头补我借条!”

    “知道了奶。”毛头有气无力的哼哼着,突然又想起一个事儿,“大哥和堂哥都讨不到媳妇儿了 ,咋还有人上咱们家来?”

    “借书啊!”赵红英一提起这个就来气,谁不知道老宋家出了个高中生,还有一群初中生,所以一听说高考恢复了,就一窝蜂的全涌过来借书。名头一个又一个,反正就是要借,也不管是啥书,有字的都好。

    家里的书其实不多,主要是喜宝和毛头都把书搬到学校里来了,而春丽的那些高中课本,也被她搬到临县宿舍里了。她是干部,虽然还没有资格分房,却可以住单身宿舍,还是比较高档的那种,一个宿舍只有两人,还有柜子桌子,能放不少东西。正好她也舍不得丢开那些陪伴了多年的书,干脆一股脑的全带走了。

    横竖有免费的搬运工可以使唤!

    自荐当搬运工却被无情拒绝了的强子和大伟:………………

    “家里只有大哥他们的小学初中书。”喜宝记得很清楚,连春丽的初中书都没在家里,因为叫她拿来了,她喜欢看春丽记在书上的各种笔记。唯独只有强子他们这群学渣的书,弟弟妹妹们,一个都不想要。

    “是啊,我说了家里没有,他们只恨不得亲自翻一遍,气得我直接把人打出去了。”赵红英不需要给知青们面子,可如果是亲戚朋友就不同了。可她是真的没有,有也不想给。

    又安抚了俩小只一阵子,赵红英叮嘱他们别乱跑,就老老实实待在学校里,千万别回公社。至于春丽那头倒是不用担心,强子已经往临县跑了一趟,叮嘱姐妹仨都别回来,起码在高考结束前,别回家。

    喜宝弱弱的说:“我们程老师说,高考起码也要在十一月以后。”

    “那就等十一月以后再回家,横竖我每个月都要来县里,到时候给你们送钱。”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俩小只当然得无条件听从。

    目送赵红英离开学校后,喜宝和毛头对视一眼,齐齐的叹气:“去食堂吃饭吧。”

    先回宿舍放挎包拿饭缸子,然后俩人一起去了食堂打饭。周六傍晚,食堂里的人特别少,毕竟大家伙儿都急赶着回家,仅有的几个也是以老师们为主。俩小只一面吃着一面时不时的搭个话,没留神程老师就坐到了他们身边。

    “刚瞧见你们奶了,她来干啥?你俩咋不回去?”程老师也拿了个饭缸子,打了碗白米饭垫底,又在上头直接打了一荤一素两个菜,走过来坐到喜宝身边,随意的问着。

    喜宝瞪圆了眼睛:“程老师,你为啥认得我小姑姑,还认得我奶?”

    “因为你小姑姑是我嫂子,你奶我也见过好几次呀。”程老师笑眯眯的瞅着喜宝,“还没开学呢,我就在百货大楼碰巧见过她了,她还拜托我照顾你呢。对了,你的名字宋言蹊,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还是我起的呢!”

    “哈?”喜宝一口饭含在嘴里,把两边的腮帮子涨得鼓鼓的,眼睛越瞪越大,好半响都没能回过神来。

    “哦,我知道了,你是茂林和修竹的小姑姑啊!”毛头悟了。

    程茂林和程修竹是小姑姑宋菊花的双胞胎儿子,他们比毛头和喜宝都大了一岁半,现在念高一。因为是走读的关系,又不是同个年纪的,平常也没啥来往,倒是宋菊花时常叫儿子帮着送点儿自家做的好吃的,总得来说,毛头跟这俩挺熟的,喜宝这边就淡了点儿。

    说起来,老宋家还真有出双胞胎的习惯,茂林和修竹是双胞胎,这俩的名字据说也是程老师给起的,然后袁弟来又生了宋东和宋西,再有就是……

    “程老师,程姑姑!我和喜宝也是双胞胎,龙凤胎!可为啥你只帮喜宝起名,不给我也起一个?宋社会一点儿也不好听。”

    程老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