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06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7章 第06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7章

    春梅和春芳都是实心眼的傻孩子, 而且头一次拿到工资, 两个小姑娘都高兴坏了,一看到站在院门口等着的赵红英,就可劲儿的嚷嚷起来了。

    春梅说:“奶!我们发工资了, 十九块钱!”

    春芳说:“奶!还你钱, 剩下的还可以给哥哥们娶媳妇儿!”

    赵红英笑得一脸牙豁子都出来了:“先进屋再说,走走。”对着俩孙女, 她倒是笑容满面, 扭头看到蠢儿子孙子们,眼刀子直接甩过去,“一个两个的都蠢得没边儿了, 当老子没能耐,当儿子的更蠢!还指望小丫头给你们挣钱, 你们也真好意思拿!”

    谁好意思了?!

    强子和大伟梗着脖子就要反驳, 他俩才不想要妹妹们的钱呢,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俩人的老子一人一巴掌拍低了头, 用眼神勒令他俩老实点儿。

    比起不得不老实的兄弟俩, 前来围观的社员们眼睛都红了。

    “老宋家这是祖坟冒青烟了啊!咋一个两个都那么出息呢?分一个给我家也好啊!”

    “先有个一月能挣百来块钱的宋卫军,还有个被国家看上的臭蛋,对了, 臭蛋上回是涨工资了吧?好像是二十六块钱?”

    “对对, 现在梅子和芳芳姐俩也赚钱了, 她俩说的是俩人十九块, 还是一人十九块啊?”

    社员们别提有多眼红了,哪怕是两人赚了十九块也好啊!乡下人靠种地为生,一年到头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辛苦苦干了一整年,运气好碰上好年景,交了公粮后一家人吃吃喝喝还能有结余,可万一遇到个什么干旱蝗灾啥的,那等于就是白干一整年。

    就说最近这两三年里,年景都还不错,就连队上出了名好吃懒做的老袁家都有了些余粮。可又有哪家能轻而易举的拿出现钱来?余粮倒是可以换钱,可哪个又舍得呢?也就赵建设每月拿国家干部的工资,再就是老宋家了。

    想想人家儿孙那么有出息,再瞅瞅自家的蠢蛋,人生瞬间没了希望。

    也有知青帮着解惑,告诉他们,这一带几个县城连带市里都算六类地区,纺织厂属于制衣行当,最低的一级工每个月拿二十九块钱。不过,春梅和春芳是刚入职的学徒工,所以该是每个人拿十九块钱。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心更寒。

    就有人不死心的问知青们:“那她俩以后还能拿二十九块钱啊?”

    “能啊,一年后转正了就成。不用担心转不了正,只要别闯祸别闹事,就能转正的。对了,她们应该每个月还能发粮票和布票,纺织厂的福利一贯很好,兴许还有糖票啥的。”

    得了,别问了,越问越想回家打孩子。

    这天上午,春梅和春丽回到了阔别一个有余的家,成功的在队上制造了新的话题,同时也再一次替强子和大伟涨了身价。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赵红英那么看得开,很多人尤其是乡下地头的人,特别喜欢均富贵。他们倒不是什么坏人,就是太讲究你好我好大家好,恨不得将孩子们赚得钱统统捏在手里,然后平均的分给每个孩子。

    要是真平均分配倒还算可以,怕只怕在很多人看来,俩姑娘家赚的钱都该上交给家里,毕竟那是姑娘家,迟早是要嫁出去的。

    这下子,原本就看上了强子和大伟的人家,纷纷开始关上门来打算盘。本来老宋家的条件就很不错,现在又添了俩这么能赚钱的小姑子,而且那俩瞅着还是个傻的,可不是涨了身价吗?

    然而,老宋家内部却不是这么看的。

    人家小姑娘刚回家,当然要一家人聚一聚,外人也没那么不讲理,所以老宋家得以稍微清静了会儿。等都进了家门,赵红英就往她那屋转了一圈,回到堂屋后,掏出了两张借条。

    春梅和春芳立马从内兜里摸出叠得整整齐齐的帕子,先把欠奶的钱给还了。等还了钱,这俩顿时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还上了!”

    奶的钱是那么好欠的?要不是爹妈拿不出生活费来,她俩才不想管奶借钱。这一个多月以来,她们连晚上睡觉都不安生,生怕哪天奶上门要钱来了。幸好啊,这钱终于还上了。

    赵红英横了她俩一眼,先把钱收好,这才开口道:“我做主,你俩以后每个月给你们爹妈五块钱,其他的都收起来,怕丢的话,回头我带你们去银行存起来。”

    “啊?为啥呀?”春梅正要伸手拿借条呢,闻言忍不住惊讶道,“不给哥哥娶媳妇儿了?”

    “给你哥哥讨媳妇儿是你爹妈的事儿!”赵红英顿了顿,想起这俩孙女现在有出息了,她的语气稍微放缓了点儿,“当然,你们爹妈养你们那么大也不容易,吃的喝的穿的用的,还有这些年上学的学费,都是你们爹妈辛辛苦苦下地赚工分得来的。你们得孝顺他们。”

    “好啊好啊!”春芳动作利索的把帕子里头包着的钱,一股脑的塞给了她妈,可惜王萍没她那么缺心眼儿,努力跟她摆手,叫她先等等。

    于是,这俩乖乖坐好,听奶训话。

    赵红英太了解这俩傻姑娘了,赶紧跟她们掰扯道理,索性就先把规矩给定好,反正谅她们也没胆子违抗自己的话。

    就这样,规矩先定下来了,当然金额不可能现在就定死,这些年来,连洋火柴都贵了两分钱,谁也保不准以后还会不会再贵。春梅也主动告诉她奶,她们一年后就能转正,到时候会涨十块钱,交给父母的钱也可以再往上涨一涨。春芳也点头表示同意,就是她仍然有些不放心。

    “每个月交五块钱,那我哥啥时候才能娶到媳妇儿呢?要不我前几个月多交一点?等他娶了媳妇儿再少给呗!”春芳一脸的自得,她觉得自个儿特别聪明。

    然后,她就被亲哥大伟揉了一脑袋。

    “你少管我娶不娶得了媳妇儿!”大伟好气啊,他是缺了胳膊还是少了腿,一个两个都在担心他娶不到媳妇儿。这要是爷奶和爹妈说这话,他还没啥想法,咋现在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担心上了呢?

    一旁的强子已经被打击得颓废了,靠坐在毛头身边,他伸出手指戳了戳毛头:“弟啊,你有啥想法不?臭蛋比咱们强,现在连梅子都能赚钱了。”

    “你再等等,过几个月大姐就高中毕业了,她都用不着招工考试,直接就能分配工作的。而且高中生一上班就能拿二级工资,甭管哪个单位,二级工资就没低于三十块的。”毛头不愧是强子的亲弟弟,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麻利的捅刀子。

    偏偏,他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

    强子眯着眼睛威胁的看向毛头:“你啥意思?”

    “等过个几年,我也高中毕业了,到时候每个月都能轻轻松松拿三十多块的工资,喜宝也是。”毛头不怕死的继续说,还不忘拖喜宝下水。

    喜宝也不怕强子,当下就顺口说道:“对呀,高中毕业包分配的。可我要考大学!”

    “没有考大学。”毛头努力纠正道。

    “你咋知道的?现在没有,说不定以后就有了呢?奶才不会骗我。”喜宝坚定的相信,她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可毛头依然没有放弃拯救她的错误想法:“这个不叫奶骗你,她是哄你的。你想想看,她是不是从咱们三四岁就开始哄你了?其实压根就没有高考,不能考大学。”

    “奶不会骗我!她要是骗我,我就不跟她好了。”喜宝鼓着腮帮子,一脸的不高兴,“反正奶不会骗我的!”

    毛头斜眼看向强子,强子一脸的幸灾乐祸:“等以后喜宝要是不跟奶好了,奶一问原因,哈哈哈哈你就死定了!!”

    这边角落里闹腾个没完,那边春梅和春芳也还在报告她们这一个月以来的生活。厂子的生活真的完美到出乎她们的意料,不是说上班不辛苦,而是因为经历过更辛苦的种地。假如今个儿她们是一从学校毕业就立刻去工厂里上班,兴许还会叫苦不迭。然而,去年县一中取消对外招生,导致她们初中毕业就跟着父母下了地,哪怕干的是轻巧的活儿拿的是一半的工分,其中的辛苦也足够她们铭记于心。

    “纺织厂特别特别的好,上班时间一直待在屋里头,风吹不着雨打不到。等回头天气热起来了,太阳也晒不到!食堂的饭菜也很好吃,是不如喜宝做的,可有白米饭、白面馒头、细粮面条,还有各种各样的菜,肉菜也不少。”

    “我师傅是三级工,每个月光是工资就有三十八块三毛钱,她还有工业券发,两张工业券再添两块钱,就能买一个大热水瓶了。等一年后我转正了,每个月也能发一张,到时候就给家里买热水瓶!”

    “还有啊……”

    家里人永远听不腻孩子们讲述自个儿在外头的事儿,别说亲爹妈了,连爷奶也听得乐呵呵的,当然也包括喜宝他们几个小孩子。虽说他们已经去县里两年了,也曾听过班里的同学讲他们父母的事儿,可毕竟感觉还是不同的,再说春梅和春芳是那种有问必答的傻姑娘,只能说,得亏她俩进的不是保密部门,不然分分钟就给泄了底。

    等说的差不多了,赵红英就往外轰人。

    “喜宝和毛头下午就又要回学校了,干脆你们今个儿早点儿走,梅子和芳芳一块儿去,丽丽你也去。正好去县里逛一逛,再帮我把花生蘑菇带些给你们姑姑,能考上是梅子和芳芳的本事,可要是没菊花俩口子帮忙,你俩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作为大姐,春丽一口答应下来,承诺会照顾好弟妹的。春梅和春芳也笑嘻嘻的保证,到了县里请姐妹们下馆子,正好她们手头上还有粮票,虽然不是很多,只吃一顿饭的话,那是绝对足够的。

    强子和大伟面面相觑,他俩好像没被点到名字,所以就是没他们的事儿了?

    事实上,赵红英还没那么残忍,主要是她不放心一群小姑娘跑到县城里晃悠,哪怕这其中夹带了一个毛头,也仍旧不能叫她放下心来。强子和大伟傻归傻,可他们个头高,瞅着就不好惹,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最终,老宋家一群半大孩子们就出门玩去了,叫那些估摸着时间过来窜门子的社员们扑了个空。当然,也不是所有孩子都跑了,像扁头就没去,他大清早天还没完全敞亮,就跑出去找袁家宝玩了,一直到现在都没看到人影,不过想来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应该会回来的。再有就是袁弟来去年生的双胞胎了,那就更不可能出去玩了。

    虽然这都是客观因素造成的,可袁弟来还是生了气,回屋就关了门,越想越气,越气越要想,活生生把自个儿气成了个蛤.蟆。

    憋了一肚子气的还有其他人。

    譬如说,宋卫国和宋卫党。尤其是宋卫国,他原先以为自个儿只是比宋卫军差了那么一点点,在全家人里头还能排个第二,可后来因为臭蛋出息了,就屈居第三。谁曾想,春梅和春芳也出息了,他一下子就落到了第五名。再仔细盘算一下,再过几个月,春丽就高中毕业了,到时候他岂不是要排到了第六?!

    生无可恋的宋卫国,在孩子们走以后,就蹲在堂屋门口思考人生,跟他并排蹲着的还有宋卫党,兄弟俩啥话都没说,就这么排排蹲。

    等赵红英回屋放好了钱,出来一看,顿时被气乐了。

    “人家是人怂怂一窝,你俩是蠢到一块儿去了!还说啥养儿防老,生儿子好,闺女是赔钱货……你看看你们俩!也就比强子和大伟出息一点儿。”赵红英直接把老三宋卫民排除在外,对于那大傻子,她已经懒得理会了,毕竟整个生产队里,想要找到比宋卫民更傻更窝囊的,只怕得去猪场里找了。

    宋卫国、宋卫党:…………妈您说得对。

    不提这俩悲催货,却说往县城里去的那群半大孩子们,此时已经走出了生产队地界,高高兴兴的商量着要去哪儿逛。

    百货大楼是必去的,强子手里还提着装了好几斤花生和菌菇木耳干的篮子,这些都是要给宋菊花的。虽说是亲姑姑,可毕竟是两家人了,该给的谢礼少不了。再说了,这亲姑姑帮侄女是应该的,可这事儿主要出力的是程胜利这个姑父啊!

    哪怕心思最单纯的喜宝,也知道一个道理,奶说的永远是对的。

    这个说法,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而原先还想着等晚上偷偷把钱塞给爹妈的春梅和春芳也瞬间改了想法。爹妈和奶比起来,肯定是奶聪明,那么奶让她们每个月给爹妈五块钱,剩下的自个儿花,多余的存起来,也肯定是有道理的。

    于是,她俩很快就决定,回头就去银行开个户头,把钱存起来。

    第一站还是百货大楼,循着记忆摸上二楼,小姑姑宋菊花果然就站在卖布柜台前招呼客人。兴许是因为这些年情况好了,顾客也比往年多了许多,反正当年宋卫军带他们这帮小孩崽子来逛百货大楼时,肯定没那么多人。

    “你们咋来了?家里好不?”宋菊花刚送走一波顾客,抬头就看到一群孩子笑嘻嘻的凑过来,忙不迭的问道。

    强子先把奶交代的事儿给办了:“姑,这些是奶叫我们拿来的。”然后功成身退,把舞台让给毛头。

    毛头都不需要人发问,自个儿就能把事儿从头到尾连贯的顺一遍。不多会儿,宋菊花就知道了俩侄女在工厂里的事儿,身为老宋家的闺女,她当然是盼着娘家好的。

    听了毛头绘声绘色的一席话,宋菊花早就欢喜得见眉不见眼的,也没推辞,收下了东西搁在柜台内的角落里,高兴的说:“有工作了就好,虽说女人家不用有太重的事业心,可有工作能赚钱谁不高看你一眼?丽丽也不着急,回头我叫你姑父留心下,最好是能招到机关去,哪怕当个小办事员也是好的。”

    看了眼俩大侄子,宋菊花到底忍不住有些可惜。虽然在赵红英的影响下,她也觉得只要聪明就好,男女不重要,可想也知道,侄女们将来都是要嫁出去的,老宋家以后咋样,得看这俩大侄子。

    生怕俩侄子多心,她还特地安慰了一句:“强子、大伟,你俩也不用灰心,我回头再仔细留意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招工的。”

    强子和大伟欲哭无泪,招工肯定是有的,可他们考不上啊!面对小姑姑的好意,他俩只能悲伤的点了点头。

    宋菊花又问几个侄女要不要买洗衣裳,她这会儿有布票,也有处理布、处理衬衫等等。春梅和春芳倒是有些心动,可一想到厂子里有工作服,买回去也就休息日穿穿,这俩又舍不得了。犹豫再三,俩人都只买了三尺白棉布,打算回去当毛巾用。

    离开了百货大楼,瞅了瞅日头也不早了,一群小孩崽子直奔国营饭店。

    “上回还是四叔带咱们来的,这回就变成二姐和堂姐了。”毛头笑嘻嘻的拉了拉春丽,“等你上班赚工资了,也请我们下馆子好不好?”

    “好!”春丽一口答应,顺便给了俩哥哥一刀,“比我小的都叫上,要是扁头没往外头跑,也叫上他。”

    等进了饭店,瞅着弟妹们开始研究贴在墙上的菜单了,春丽才戳了戳俩哥哥:“你俩啥想法呢,真打算一辈子窝在家里,干着看天吃饭的苦活累活儿?”

    “不然咋办?哪个单位招工,我俩也考不上的。”

    强子和大伟实话实说,他俩的成绩从小到大就没好过,考及格的就没几回。这要是在他俩刚从初中毕业后,立刻参加招工考试,兴许还有几分通过的把握,可他俩离开学校都多少年了,原先学到的那些知识,统统还给了老师。

    大伟总结道:“丽丽我不骗你,纺织厂笔试的那个卷子,我连题目都没看明白。”

    春丽恶狠狠的瞪着俩哥哥,这要是别家人,她还懒得管了,可谁叫这俩一个是她亲哥一个是她堂哥呢?再说她小时候,家里孩子少,几个大的从小玩在一块儿,堂哥也跟亲哥一样了。

    “那你俩就不想想法子?厂子招工你们考不上,所以就打算一辈子待在乡下地头?咱不怕辛苦,可爹妈爷奶年年那么辛苦,统共也就赚了一家子的口粮。我知道我念书掏空了家底,连毛头都要管奶借钱,那你们呢?以后你们讨了媳妇儿生了娃儿,也这样?现在四叔是咱们亲四叔,等你们生了娃儿,他就是叔爷爷,隔了两辈儿,谁借钱给你们供孩子念书?不然,你们就打算靠弟弟妹妹们?大哥、堂哥,你俩回去仔细琢磨琢磨吧。”

    那头,喜宝他们点完了菜,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等着饭菜上桌,顺便好奇的往哥哥姐姐这边瞅两眼。

    春丽随口道:“大哥和堂哥说,下回他俩会请咱们下馆子。”

    “好啊!”一听到有好吃的,就连已经工作了的春梅和春芳也高兴,毕竟就算她们现在是拿工资的人,这下馆子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强子和大伟默默的落座,可心思却已经不在吃饭上头了……

    吃过一顿难得的好饭好菜,连毛头这回也懂事了,起码没当着国营饭店服务员的面说饭菜不好吃。可他没说,对方却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回你咋不说饭菜不好吃了?厨子又没变。”

    毛头惊呆了,他记性好,当然认识这个多年前见过的双麻花辫的服务员,可他以为对方已经不认识他了,毕竟成年人变化小,他一个小孩崽子,光是个头都往上窜了好些。

    “你记得咱们这里的谁?”毛头特地追问了一句。

    “就你!我就记得你了!对了,还有上回来过的那个穿军装的兵哥哥。”服务员心道,要是这回那人还在,估计她是不敢跟这小黑炭呛声的。

    “我就知道!”毛头那叫一个得意啊,他觉得自个儿不愧是天生的台柱子,这不叫人格外得印象深刻,隔了那么多年,人家还惦记他呢。

    因为心里高兴,他难得没怼服务员,还不忘跟人预约:“等过几个月我还来啊!”

    服务员目送小黑炭冲着她挥着手跑出门口,心道,谁稀罕你来啊,黑得跟蜂窝煤一样,还偏偏喜欢跟最白嫩的那个小姑娘坐一起,上回是这回也是,存心膈应人来的!

    ……

    吃饱喝足,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春梅和春芳倒是不着急,她们这回能休息两天,明个儿下午再走也来得及。毛头和喜宝是住宿生,他们必须赶在下午五点前到学校。当然,迟到了也能进去,就是会被看门的张大爷好一通训斥,为了自个儿的耳朵着想,他俩早不早的就掐好了时间。

    不过,现在倒是还早,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直奔银行。

    这年头办理银行户头存款的还是少数,不过既然赵红英那么清楚,可见她肯定是办了的。好在,开个户头并不难,春梅和春芳都有工作证,直接用工作证就可以开办了。俩人很快就填好了表格,商量了一下后,绝对各存五块钱。

    十九块的工资,还了奶五块钱,给了爹妈五块钱,又存了五块钱,眨眼工夫就只剩下了四块钱。好在先前奶给她们的五块钱只用了一半,哪怕算上今天花用的,也剩了不少。俩人欢欢喜喜的接过存折,看着上头简简单单的五块钱,高兴地笑眯了眼。

    喜宝瞅着也很羡慕,忍不住问:“那我能开个户头吗?”

    春丽知道喜宝零花钱多,顺便就替她问了一下柜台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结论是,能,不过要介绍信,或者是户口簿。

    一听这么麻烦,喜宝就歇了这份心。她跟毛头不同,打小就没丢过任何东西,哪怕身揣巨额存款,她都不带担心的。

    几人离了银行又在街上瞎逛了逛,途径几年前来过的照相馆时,毛头又再一次的想起了他曾拍过的相片。

    “我跟奶要了好几次,她就是不把照片还给我。”毛头好气啊,当初一共就拍了两张,宋卫军带走了他跟喜宝拍的那张,赵红英拿走了他和毛头拍的那张,结果毛头本人一无所获。

    “哥哥,我请你拍个照片,等出来了,照片给你,不用给我。”喜宝说着就把毛头拉了进去,其余几个笑嘻嘻的跟着凑了上去。

    这不年不节的,照相馆倒是不算忙,可再不忙,也不可能立刻取照片。喜宝问了拍照的价钱,又问其他哥哥姐姐们要不要拍照,最后在照相馆师傅的建议下,干脆来了个大合照。

    坏心眼的强子直接把喜宝和毛头推到最前头,叫俩人并排站好,挨得可近了,也算是圆了“双胞胎”拍合照的想法。至于其他人,则分成三排站好,最前头俩小只,中间是春丽姐妹仨,最后才是大高个儿的强子和大伟。

    快门一响,照片拍好了,只等着洗出来就可以拿了。

    然而,毛头忘了一个事儿,即便照片洗出来了,那也未必就能落到他手里。

    因为其他人都不大方便,取照片的任务就落在了春丽身上。等过几天她放学后从照相馆取了照片回到家,还没等她仔细瞧呢,就被赵红英没收了。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这档口,瞅着县城也都逛完了,几个大的就把俩小只送回了学校里,然后步行往家里赶。他们不知道的是,家里有一大帮子的亲朋好友等着,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在没摊上事儿之前,你永远也无法想象,原来自家竟然有人数如此庞大的亲戚。

    ……

    俩小只并不知道哥哥姐姐们即将面对的“惨剧”,他俩进了校门,跟门卫张大爷打了招呼,就径直往宿舍楼去了。

    毛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的好哥们大兄弟徐向东,喜宝则先往食堂那头瞅了一眼,见还没到开饭时间,她就放心的回了宿舍。

    宿舍里,看似一切依旧,可喜宝一进去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站在门口往里头看了好几遍,她终于找到了异常:“班长去哪儿了?”

    关键不在于班长去哪儿了,而是在于班长的铺盖都不见了。

    喜宝他们班的班长是个常年梳着马尾辫的清秀女生,年纪只比喜宝大一岁,行事作风却非常老练,除了担任班长职务外,还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

    别看喜宝以前在小学也当过班干部,可小学生多老实呢,她就算没啥震慑力,可曾校长有啊。然而,到了初中,成绩已不是第一判断力了,说实话,她没能耐震慑住全班,就算她回回考第一,也只是当了个没啥实权的学习委员。

    虽说没能得到班长职务,可喜宝并不会因此生了对方的气,相反,班长人挺好的,又因为他们班只有两个女生住宿舍,她跟班长的关系素来不错。

    结果,她就回了一趟家,班长连人带铺盖就不见了,再走进一看,原先放在床底下的脸盆脚盆、扁皮箱子,还有两双鞋子全都没了。

    隐隐的,喜宝有种不祥的预感。

    同宿舍的另一个女生瘪了瘪嘴:“她家里出事了,退学了。”

    “为啥?”喜宝惊了一下,她记得昨天离校时,一切都还是好端端的,咋这就变天了?“你认识她家里人吗?到底出啥事儿了?”

    “我一个表叔在革委会上班。”那个女生其实不想说太多,不过同在一个宿舍里住了近两年光景,哪怕不是同班的,也有些交情,犹豫了一下,她压低声音告诉喜宝,“其实不是她家里出事,是听说有人截获了一批海外的信件,有一封好像跟她家里有些关系。”

    海外信件?!

    喜宝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敢置信。哪怕她一个乡下小姑娘,也知道海外关系是要命的,城里人会不知道吗?再想细问,对方已经说不出啥来了,只叫她去问老师。

    犹豫再三,喜宝还是没去找老师,真要是扯到了海外关系,别说找老师了,找校长都没用。她只能回到自己的床铺上,默默的开始整理东西。

    谁也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随着初二一班班长的退学,在接下来两个月时间里,陆陆续续的有好几个学生选择了休学或者干脆退学。理由都没有明说,只是含含糊糊的提了句“家里有事”或者是“凑不到学费”。可这些学生,无一不是家境殷实的人家,又不是乡下地头,一场歉收就能叫家里凑不够学费,他们那些人家,多半还是双职工,爹妈每个月工资至少有五六十块,怎么就忽然交不出学费了?哪怕凑不够学费,也没得学期中途退学的。

    一时间,学校再度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中。

    直到本学期结束时,初二一班的班主任老师告诉他们,下学期将有一位新老师接管他们,他被调职了。

    连老师都被牵扯进去了,这下不单喜宝害怕了,全班同学都心惶惶的。反而是老师安慰他们:“同学们,老师离开前再教你们一句话,黎明前的黑暗是最可怕的,可只要熬过这段时间,等待我们的是灿烂的阳光。”

    “另外,咱们班一直没空选班长,我就先让宋社会同学暂代。具体的等下学期看你们新老师怎么说了,宋社会同学,希望你能帮老师把同学们的情况转告给新来老师。对了,她姓程,是连续评了三年的优秀教师,我相信她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同学们,有缘再见吧。”

    放假了,可班上的同学却没了以往放假的喜悦,直到老师都走了,他们还傻乎乎的坐在教室里。

    还是毛头履行了班长的义务,他进入角色特别快,当下就走上讲台:“还等啥呢?都赶紧走吧,老师的事儿他自个儿会解决的,咱们要做的,就是不给老师添乱。走走,都走,班干部留下来大扫除,其他人都赶紧走!下学期再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