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06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6章 第06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6章

    仿佛在突然之间, 老宋家变得炙手可热了。

    甭管熟悉的不熟悉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往老宋家涌去,纷纷打听怎样才能考上县里厂子当工人。

    因为强子和大伟差得太离谱的,春梅和春芳又都已经考上了, 赵红英也就不打算完全隐瞒下来, 挑那些能说的说。可饶是如此,来打听细节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眼瞅着就该送俩孩子去临县上班了, 赵红英实在是脱不开身,只能指挥宋卫国把人送去。

    最终,去临县的不止宋卫国一人, 强子和大伟也跟着去了。毕竟这大冬天的,光是被褥份量就不轻, 块头也大, 宋卫国一个人完全拿不了。再说了,他们这儿离县里是不远,离临县就稍稍远了点儿, 来回一趟不容易, 就干脆一次性把该带的东西都带上,省得回头缺了啥还要额外花钱买。

    话虽如此,春梅和春芳到底还是带了些钱, 她俩是被毛头唆使的, 完全没管两个穷爹要钱, 而是越过爹妈直接向她们的奶借钱。

    一手交钱一手交借条, 尽管是第一回借钱,可因为有毛头这个先例在,别提有多顺溜了。

    借的数额倒是不多,每人都借了五块钱,毕竟干一个月的活儿就能拿到工资了,厂子里又有食堂,花销不会很大的。

    在开学前两天,宋卫国就带着四个半大孩子往城里去了,一走出家门就受到了乡亲们的夹道送别。事实上,不单社员们眼红不已,连知青们都忍不住羡慕嫉妒起来。要知道,哪怕是城里人,那也不是人人都能找得到工作的,尤其是女孩子。像纺织厂这种福利极好的大厂子,那是挤破头才能进去的,你说得要初中文凭?下乡的这些知青们,哪个不是初中毕业的?有好些还是念了高中的。

    等宋卫国一行人走远了,老宋家再度被攻陷,真应了那句“门槛都要被踏平了”。

    赵红英也是无奈了,这要是人家上门来借钱、借粮食,那她当然可以断然拒绝。可人家只是过来说说话,多半人手里还拿了白菜萝卜当礼物,就算想轰人走,也没由头。

    比赵红英还惨的是春丽、毛头和喜宝。

    没法子,强子和大伟跑了,春梅和春芳去城里当工人了,剩下的孩子里头,可不是这仨最有出息吗?尤其是春丽,高中生,还已经念到高三了,看得周遭的大娘大婶大嫂眼冒绿光。

    不得已,这仨也跑了。

    他们仨没跑多远,毕竟现在还没出正月,离春耕还远着呢,这档口,所有人都闲着,往哪儿跑都能被堵个正着。所以,这仨聪明的选择了个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儿。

    隔壁二奶奶家。

    “二奶奶您说,有啥活儿可以干的,咱们帮你干活!”毛头拍着胸口主动请缨,不是他吹牛,反正除了下地耕种外,其他的活儿都难不倒他。

    “对对,二奶奶您说吧,我帮你做饭洗衣都成。”春丽也赶紧开口,还不忘拉了喜宝一把。

    喜宝环顾了下周遭,她二奶奶赵红霞也是个勤快人,虽然最近几年已经不下地干活了,可那也是因为家里人手够了,再说她的孙子孙女们还小,家里活儿也多。可她瞅了一圈,没发现有啥活儿需要干呢。想了想,就干脆指着毛头说:“不然叫哥哥给二奶奶表演一个?”

    “得了吧,都进屋来,陪我说说话。”赵红霞也是服了隔壁家的这几个小崽子,直接把人唤进了堂屋里,顺手把才三岁大的小孙女往最大的春丽怀里一塞,“看着她。”

    春丽脆生生的答应了一声,横竖她是带惯了弟妹的,再说这小堂妹乖巧得很,被她搂着怀里,只会仰着头冲她傻笑。

    赵红霞又灶间拎了壶热水回来,毛头抢着帮她倒水。她也没拒绝,由着毛头蹦跶去了,寻了把椅子坐下,眯着眼睛瞪跟前这些孩子:“我家日子过得好得很,不跟那些人起哄,再说真要有好事儿,你们奶也落不下我。对吧?”

    “对对,我奶说了,要不是他们只要初中毕业的,她一准告诉你,让我几个叔婶都去试试。”

    这下,赵红霞更满意了,只是满意之余也有些感概。早十年,到处都在批.斗文化人,这不知青们也都下乡了,她是真没想明白读书有啥用。谁知道,这才十年光景,一切都变了,她生的三个儿子比宋卫国他们都小,可惜全都小学没毕业就回家干活了。至于孙子孙女里头,最大的也才上小学四年级,不过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她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上学。

    “当工人好不?”赵红霞忍不住问道。

    春丽看了看弟妹,毛头和喜宝都回给她一张迷茫的脸,她也跟着无奈了,提醒赵红霞:“二奶奶,我们都没当过工人,不过我觉得吧,应该跟我姑差不多吧?”

    “那挺好的,风吹不着雨打不到的,每个月还能领钱和票,多好呢!”赵红霞砸吧砸嘴,又想起一个事儿,“那她们没粮票,去工厂咋吃喝呢?”

    “有食堂的!”这个喜宝知道,她同桌的父母就是工人,虽然她不会去问工资啥的,可记得以前同桌就提过,经常跑去工厂的食堂里吃饭,还说厂子里的食堂比他们学校的大了十几倍,菜也更多更好,还能开小灶弄个小炒啥的。

    喜宝赶紧把自个儿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完了她还是有些羡慕的:“好像当工人也挺好的。大姐,再过半年你就能毕业了,你打算干啥呢?”

    等过两天开学后,春丽就该念高三下学期了。虽说喜宝和毛头也是初二下学期,可对于俩小只来说,念完初二还有初三呢,就算初中毕业了,这不是还有高中吗?所以,未来咋样,他俩还没仔细寻思过。可春丽就不同了。

    “我也不知道……”春丽苦恼的托着腮帮子,坐在她腿上的小堂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好像安慰一样冲着她笑了笑。

    春丽被逗乐了,反伸手刮了一下小堂妹的鼻子,笑着说:“管他呢,不是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吗?到时候我都高中毕业了,还能寻不到去处?”

    喜宝重重的点头:“大姐,要不你也试试考大学呗!”

    “说的好像能考一样。”春丽好笑的瞅了弟妹一眼,耐心的解释道,“喜宝你也别总是奶说啥你就信啥,考啥大学呢,奶她是哄你玩儿的。我跟你说,早十年前,国家就不让考大学了。倒是有个靠推荐能上的工农兵大学,可咱们家在上头又没人,光一个建设叔,压根就不顶事儿。趁早歇了这份心吧!”

    这个事儿,毛头也是知道的。不同于春丽是听老师说的,他是听徐向东提起的:“我大兄弟也这么说,早就不让考大学了!要我说,喜宝你不如跟我学唱戏,到时候我俩一起登台唱戏,正好我俩是双胞胎,长得像,好大一噱头啊!”

    噗——

    坐在上首的赵红霞本来正听得津津有味呢,感觉嘴巴干了,就拿碗喝水。结果倒是好,一不小心,就被毛头这话给逗乐了,好悬没直接笑岔了气。

    毛头还在那儿奇怪呢,一脸关心的瞅过来:“二奶奶你咋了?咋还跟我三婶家的小东西学吐奶呢?”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赵红霞差点儿没撸袖子揍毛头,不过就算她真的揍了,起码春丽和喜宝是不会帮着劝架了,她俩一贯很乐意看到毛头被收拾。

    等赵红霞平静下来后,又问道:“啥叫小东西?你三婶知道你这么说她生的双胞胎吗?”

    “宋东和宋西,连在一起不是东西?”说到这里,毛头不由的顿了顿,寻思着刚才那话似乎有点儿歧义?一时间没想明白,他索性接下去说,“反正我奶这么叫的,再说三婶也没胆子抗议啊!”

    “那倒是。”

    赵红霞还在那头琢磨着呢,春丽先抗议了:“毛头,以后别说那么可怕的笑话。你记住,你跟喜宝不是双胞胎,你俩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不是才怪!”毛头跳下条凳,把自个儿的脸跟喜宝的凑到一块儿,“你看看,你仔细看看!”

    春丽一脸漠然的看了过去,左边是皮肤白皙无线五官格外精致的喜宝,右边是黑黝黝黑黝黝黑黝黝的……毛头。

    “你黑得连五官都看不清楚了,叫我看个啥?!”春丽伸手给了毛头一下,“给我坐回去,坐好!以后不准说自个儿跟喜宝是双胞胎!再说了……”不好提自家三叔三婶的事儿,春丽临时改口道,“喜宝是四叔的闺女,你这么说,回头四叔听了要难过的。”

    最后那句话,毛头到底还是听进去了,毕竟四叔宋卫军可是他最为崇拜的人!

    “好吧,我以后不说了。”毛头无奈的妥协,可憋了半天,他还是忍不住挤出一句话,“就算是堂兄妹又咋了 ?全家就属我跟喜宝长得最像了!”

    春丽拧过头不去看他,喜宝倒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毛头刚想说二比一赢了的时候,赵红霞冷不丁的冲着小孙女问道:“二丫头你说,他俩长得像不像?”

    “姐姐像白馒头,哥哥像黑炭头!”三岁的二丫头高举双手大喊道,“一点儿也不像!”

    “你信不信我回头揍你……哥!”毛头愤怒的挥了挥拳头,威胁道。

    二丫头才不怕,挺了挺小胸脯,傲气的说:“你去揍啊!他出去玩从来不带我,你多揍几下!”

    毛头被堵住了个结结实实,好半天才捶桌道:“为啥还不开学啊!我多希望今天就开学啊!为啥还有两天!这日子可咋过啊!”

    的确,临开学的最后两天,是他们几个最难熬的日子。万幸的是,这天傍晚宋卫国带着强子和大伟从县里赶回来时,目标转移了。

    大爷大叔大兄弟们都喜欢找宋卫国说话,因为他已经被赵建设磨砺出来了,算是老宋家比较能说会道的。而大娘大婶大嫂们,意外的喜欢凑到强子和大伟跟前,絮絮叨叨的说着家长里短,有时候还会忍不住拉拉手,问他们想要找个咋样的媳妇儿。

    强子和大伟:………………

    就跟大家伙儿徒然间发现春梅和春芳有出息了一样,也似乎是在瞬间,所有人齐刷刷的发现了强子和大伟已经大了,大到可以讨媳妇儿了。

    乡下地头嫁娶都早,就说春丽好了,要不是因为她还在念书,只怕老早就说亲嫁人了,保不准这个时候连娃儿都生了。不过,既然她还在念书,也就没人急着给她说亲事,毕竟也不差这半年光景了。

    可强子和大伟就不同了,强子比春丽大了两岁,大伟比春丽大了一岁,正当是娶媳妇儿的年岁。哪怕他俩都没考上厂子里的工人,可老宋家是第七生产队公认的殷实人家,不少人都将目光对准了他们。

    跟之前不同,这下春丽几个就可以安心看戏了。

    春丽还趁机教育喜宝:“看到了不?这就是当年不好好学习的下场!你瞧瞧,要是他俩好好念书,这会儿也该高中毕业上班了,再不济要是能跟梅子和芳芳那样考上工人,天高皇帝远的,哪个管得着他们!”

    “嗯,我一定好好学习。”喜宝没听出春丽话里隐藏的深意,不过好好学习啥的,本来就是学生应该做到的事儿,因此她答应起来毫无负担。

    有负担的人是强子和大伟,因为俩姑娘说话时,压根就没想过要避讳着他们。

    怨念的回头瞪了眼两个妹妹,他俩不敢当着奶的面吼妹妹,只能默默的将苦水往肚子里咽,别提有多幽怨了。

    再没有什么比被人纠缠了一天后,回来还要被俩妹妹嘲讽更无奈的了。当然,事实证明他俩想的也太美好了,无奈的事儿多得很,少年郎,你们太天真了。

    等太阳落了山,老宋家才开始了这顿迟来的晚饭。不是他们懒得做饭,而是家里从早到晚都满是人,索性就等人散了,才把焖在锅里温着的饭菜端上桌,顺便对于今个儿的事情做个总结。

    赵红英先猛吃几口垫了垫肚子,就拿着筷子遥遥的戳俩大孙子:“是该给他俩讨媳妇儿了。”

    无视强子和大伟瞬间惊悚的神情,作为一家之主的老宋头也点了点头:“先相看着,有好的就叫老大老二家的去人家那头问问情况,好在还没开春,不着急。”

    “咋不急呢?又不是一回就能成的,再说也该凑点儿钱,起房子了。”赵红英其实并不担心儿孙们的嫁娶问题,她愁的是钱不凑手。

    而这个,也的确是问题的关键。

    当下,堂屋里一片安静。

    老宋家的房舍,在队上算是多得了。五间大屋子,除了一间当堂屋外,另外四间分别住着老宋头老俩口,以及仨儿子的小家。房子是二十年前,宋卫党准备结婚时,家里新建的,在当时来看当然是不错的,可已经二十年过去了,哪怕隔三差五的有翻新,这屋子不够数却是没辙儿了。

    乡下地头的房舍普遍都大,可再大,这爹妈和儿女们可以用帘子隔开睡一屋,娶进门的儿媳妇儿咋办?就算再怎么不懂规矩,也没得儿媳跟公爹住一屋的,一个东头一个西头也不合适。

    老宋头深觉老伴儿这话有理,啪的一下放了筷子,拍板道:“对,起房子!”

    要起就得至少起两间房子,强子一间,大伟一间。如果可以的话,老宋头还想再多起一间,是给老四宋卫军准备的。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家里盖房子时,就是考虑到有四个儿子才特地准备了四间大屋子。不过当时,宋卫军跑去参了军,而宋菊花那会儿还没出嫁,就暂时住到了老四那屋,跟老宋头和赵红英一起。哪怕后来,宋菊花嫁出去了,可老宋头和赵红英已经住惯了,就一直没搬,想着啥时候老四娶了媳妇儿,他们就搬去堂屋隔个小间住。

    谁知道,这一耽搁就是二十年时间。

    “盖三间吧,给老四也准备一间。”老宋头顿了顿,“甭管他娶不娶媳妇儿,就算不娶,也得给他留间屋子。回头叫喜宝先住着也好。”

    这点,大家伙儿都没啥意思,毕竟谁都知道宋卫军有钱,别说多盖一间了,就是想要盖一排屋子,那也出得起钱。

    可是……

    宋卫国和宋卫党没钱啊!

    瞅着俩蠢货儿子,赵红英真想一巴掌拍飞了他们:“早十年前就跟你们说了,要攒钱给儿子娶媳妇儿,你俩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当我的话是放屁对吧?反正别指望我拿卫军的钱填进去,这是你们的儿子,不是卫军的!”

    “我知道了,妈。”

    “嗯,我会想法子凑钱的。”

    难兄难弟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可奈何。

    就眼下来看,宋卫国比宋卫党更发愁,好歹他二弟就一个儿子,闺女的话基本就不用犯愁了,有工人身份在,每个月还有工资拿,不愁嫁不出去。当然,他的俩闺女也不用愁,哪怕春丽现在还在上学,等毕业了自然能赚到钱的。可儿子呢?

    强子、毛头,还有臭蛋也是他儿子。

    就在这时,毛头猛的开腔:“爸你管好大哥就成,不用管我,我真怕一不小心愁死你。你也不用管臭蛋,他自个儿有工资。”顿了顿,他砸吧砸嘴,充满了感概的说,“照这么看来,大哥最像你哦!”

    宋卫国举起筷子就要抽毛头,没等他打到,毛头已经跳开去了:“拿干净的那头打我!”

    还打个屁啊,气都要被气死了。

    可再生气,宋卫国还是得想法子给最像他的强子凑钱娶媳妇儿。这么一想,好像强子比毛头更可恶。

    没等宋卫国两兄弟想出法子来,强子和大伟先开溜了,他俩主动承担了送弟妹上学的重任,为的只是想叫耳根子清静些。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啊!

    然而,命中注定,他俩没法清静了。

    “你俩要赶紧讨媳妇儿啊,好叫奶早日抱上曾孙子。”毛头一路上嘴皮子就没有停下来过,嘀嘀咕咕的一直在说话。光说话也就算了,他还戏瘾上来了,学着队上的那些大娘大婶大嫂们说话,“……我娘家侄女小芬啊,打小就勤快,一刻都闲不下来,洗衣做饭喂鸡喂鸭,拉拔弟妹,你家强子要是娶了她,往后你就享福啦!”

    “啦你个头!你信不信我揍你?”强子好气啊,从离家到现在,毛头只一个劲儿的消遣他,从没有说过大伟。

    如果这就是兄弟爱,请恕他承受不起。

    “要不你也跟奶借点儿钱?”毛头完全不怕威胁,不过他始终认为他爸没啥本事,可再没本事,那也是亲爹啊,愁死了亲爹他就没爹了,“别为难咱爸了,这是你娶媳妇儿,当然要你自个儿攒钱。”

    强子举手投降:“行行行,我回头就去问问奶,可觉得她一定不会借我钱的。”

    “为啥?”不单毛头了,连一直没咋开口光顾着看戏的喜宝和大伟都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我还不起啊!”不敢相信这么简单的道理,弟妹们居然都没参悟透,“你们真以为她是因为三婶不会写借条,才死活不借钱的吗?分明就是不相信三婶能还钱!”

    喜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忍不住帮着出了个主意:“强子哥你可以跟我借钱,奶每回都有给我零花钱,我借你钱盖房子娶媳妇儿。”

    一旁的大伟终于忍不住了,直接笑倒在地上,气得强子冲上去就摁他的脑袋。喜宝忙上前制止:“大伟哥,我也可以借钱给你啊!”

    强子和大伟齐齐冷漠脸。

    并不想借你的钱,谢谢!!

    ……

    被两个哥哥同时拒绝了,喜宝只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回了学校。她本来就是个傻孩子,一回到学校后,就很快投入了学习氛围里,彻底将哥哥们要娶媳妇儿这个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

    殊不知,老宋家那头还在犯愁。

    宋卫国搁在队上,好歹也算个人物,起码每个月都有补贴可以拿,一年下来也能攒下个十来块钱。别看这钱是不多,可乡下地头也没啥需要花钱的地方,他当上干部已经有十来年了,在外人看来,怎么说也该有个七八十块了吧?

    可惜,真的没有。

    强子和春梅上学花钱不多,小学时几乎没花什么钱,三年初中在公社念的,两人加一块儿估计也就五六块钱。可春丽就不同了,哪怕再怎么节省,一年下来也要花上二十块钱,她已经念了两年半了,加上之前念初中也花了钱。还有臭蛋和毛头,多少家里也是贴了些的。

    张秀禾掏空了压箱底的钱,也就只凑出了五块钱。

    五块钱下彩礼是肯定够了的,一般人家也就花个两三块。可要是算上盖房子的钱,那是绝对不够的。只盖一间屋子,也得至少准备六七块钱才行,这还是不算家具被褥的。

    大房那头尚且如此,二房俩口子险些没把头发给揪秃了。

    比起至少每个月都有进项的宋卫国俩口子,宋卫党和王萍是真的没辙儿。先前供俩孩子上小学和初中,已经是宋卫党四处打零工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钱,也亏得他会点儿木匠手艺,加上他能卖力气,泥瓦活儿也能帮着干点儿,要不然连俩孩子的书本费都凑不够。

    咋办呢?

    两兄弟忙着犯愁,张秀禾和王萍这俩妯娌跟着抓瞎,正好这会儿还不到春耕,这俩得闲了就对着叹气。偏偏,队上的其他人家不这么看,就觉得老宋家特别有钱,上赶着来说亲。

    要不是因为春丽还没嫁人,只怕连春梅和春芳都能被惦记上。得亏他们这一带有姐姐没嫁,不给妹妹说亲的规矩,当然规矩也不是死的,如果真的跃过了姐姐,先说妹妹,那就代表着姐姐样样都差,属于基本上要砸手里的那种。

    春丽当然不差,所以队上的人就算心里再怎么着急,也只能先忍着不说,不然就赵红英那脾气,能直接把人给骂出来。埋汰谁呢?!

    顺便提一句,袁弟来又开始阴谋论了,她不管二房咋样,就只管死盯着大房,看看张秀禾有没有挪用臭蛋的钱给强子娶媳妇儿。当然,照目前看来,还没有。

    因为家里太热闹了,一周后,春丽特地来初中部找弟妹:“你俩这周别回家了,需要啥东西,回头我给你们带。不单这周,下周也一样。”

    “出啥事儿了?”喜宝惊讶的问。

    毛头翻了翻眼皮:“不用问我都能猜到,肯定是大哥和堂哥又惹事了。咋的?那些人还没死心?他们不知道那俩娶不起媳妇儿?”

    “一天没定下来,他们就不会死心的。”春丽没好气的戳了毛头一脑门,“你等着吧,回头就轮到你了。”

    “那也该先轮到你!”毛头很凶的怼了回去,可立刻他就觉得不对劲儿了,眯着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春丽,“大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偷摸着找对象了?”

    喜宝一下子跳了起来:“真的吗?”

    “你听他瞎说!”春丽气得举手要打毛头,可毛头压根就没躲没闪,一副吃准了她不会真打的无赖模样。这下,她更生气了。

    偏偏喜宝还跟着凑趣:“哥他才不会瞎说呢,他每回说谁找对象了,那人回头就结婚了。”

    “那是知青!”春丽气坏了,可她越生气,俩小只就越来劲儿,哪怕是对此并不怎么敏感的喜宝,这会儿都忍不住打量起姐姐来了,看得春丽忍不住心头一阵阵发虚。

    毛头拽了喜宝一下,笑嘻嘻的凑到春丽跟前讨好卖乖道:“大姐,我不逗你了,我刚才跟你说笑来着。对了,你过来就是叫咱俩别回家是吗?成,我记住了,喜宝也记住了。”

    “嗯,那我先走了。”春丽也不想再继续这个危险的话题了,赶紧转身一溜烟儿的跑了。

    可惜因为心虚的缘故,她始终没有回头瞅一眼。要是她回头的话,就能发现,她那能耐的弟弟毛头正笑得一脸的诡异,一副即将要发大招的恐怖模样。

    等春丽走远了,毛头才对喜宝说:“大姐肯定有情况,可咱们不能打草惊蛇。”

    “那咋办?”

    “偷摸着暗中调查啊!对了,我记得咱们班上有好几个人哥哥姐姐都在高中部吧?我这就去打听打听。”毛头没给喜宝派活儿,主要是喜宝真的不善于打听消息,他只是叮嘱事先别透露口风,最好是跟谁都别说。

    喜宝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毛头的实力不容小觑,也不知道他是咋运作的,没多久,班里就有好多同学主动探望了各自的哥哥姐姐,当起了小特.务。先不提那些哥哥姐姐被亲弟妹弄得一个头有两个头,总之,虽然费了点儿工夫,可最终毛头还是掌握了全部的情报。

    在第二周放假时,毛头就来找喜宝分享情报了。

    “大姐果然在学校里找了个对象,不过我瞅着还成,虽然长得没我好看,可其他的……”

    “长得没你好看?!”喜宝表示她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无比惊悚的看着她哥的那张黑脸,连连倒抽凉气。

    毛头确实是一张黑脸,字面上的意思,不是说他正在生气或者咋的。听到喜宝这话后,毛头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点了点头:“对啊,他没我长得好看,可其他方面还是可以的。我打听到,他也是从咱们初中部升到高中部的,小学的情况我不知道,可起码初中高中,他回回考试都是第一名,还是班长兼语文课代表。家里条件也不错,他家就俩孩子,他跟他姐姐,可他姐姐已经嫁出去了,还是嫁到了临县,就是咱们俩姐上班的那个县里。然后吧,他爹妈也是有正经工作的,他爷奶都已经退休了,休息在家还能领退休工资呢!”

    “等等,哥你打听这些东西干啥?”喜宝听了半天,可惜那些话都没在她脑海里扎根,她满脑子就是一句话“长得没毛头好看”。光这句话,就已经很吓人了。

    “不打听这些,我回头怎么跟奶告密啊?”

    喜宝认真的想了想,好像也没错:“那你都打听清楚了?”

    “对,我还弄到了那人的家庭住址。他就是本县的人,没住校,每天都回家,还时常送大姐回家。”毛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还特别有心计的避开我俩!可真能耐啊!”

    “再能耐还是被你弄清楚了底细。”喜宝皱了皱眉头,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要是我以后找对象了,你也会这么干吗?”

    “我打死他!!”毛头差点儿没惊得跳起来,嫁姐姐跟嫁妹妹的情况是不同的,不过说真的,如果是他那位大兄弟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可其他人绝对没那么容易过关。

    再看喜宝,一脸的若有所思,毛头顿时急得直跳脚:“喜宝你说,你看上班里的谁了?我这就去打死他!”

    “没啊!我只是在想,以后得找个抗揍的。”

    “你是认真的?”毛头气得直瞪眼。

    “先说大姐吧,反正我还小。”喜宝回忆了一下毛头刚才说的那些话,直觉告诉她,她奶应该不会反对的,不过如果对方不是学生,而是已经有了正当的工作,估计通过的可能性会更高一些。

    毛头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打算先跟家里人通个气。

    注意了,是通气,而不是告密!!

    唯一叫毛头觉得可惜的是:“我一直想要个比我好看的姐夫。对了,喜宝你以后找对象,一定要找个好看的。”

    “嗯,找个比你好看的。”喜宝心有余悸的保证道。

    等又两周后,春丽过来通知他们,该回家了。

    之所以可以回家了,倒不是家里的热闹彻底平息了,而是因为春梅和春芳要回家了。

    毕竟是在临县,又不是隔着千山万水的。再说俩小姑娘头一次离家,哪怕有个伴儿,家里人也是提着颗心的。所以当时就说好了,一个月后回家一趟,而且叫她俩坐车回来,不要图省钱走路回家。

    于是,等喜宝他们回家后第二天上午,就看到了坐早班车回来的春梅和春芳。

    “奶!我们发工资了,十九块钱!”

    “奶!还你钱,剩下的还可以给哥哥们娶媳妇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