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064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4章 第06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4章

    十月刚过, 生产队里无论是社员们还是知青们, 都跟以往一样,忙着下地干活挣工分,抽空还得去收拾自留地, 哪怕再怎么闲, 也就是说说东家长西家短。

    在这个缺少通讯设备的乡下小地方,压根就没人注意到第三届全运会, 刚刚在京市落下帷幕。

    又过了一个月, 两张汇款单如期被送到了老宋家。

    其中一张跟这两年每个月都一样,是宋卫军的,金额不变, 毕竟到了他这个职位,想要再往上升, 一来很难, 二来时间也会越拖越长。

    可另一张就不同了。

    “二十六块钱?”因为是大中午的,那些读书的都没回家,强子赶在他爹之前, 伸长了脖子看他妈手里的汇款单, 念出了金额后,又指了指汇款单上的一角,“妈你看, 上头写着‘提前转正’。”

    “啥意思?以前不都是十一块八毛钱吗?”张秀禾奇怪的问强子。

    不怪她不懂这里头的事儿, 毕竟老宋家祖祖辈辈都是庄稼把式, 她娘家老张家那头情况也差不多。事实上, 就连强子都没看懂,他只是照着上面的字念出来而已。

    还是来送汇款单的赵建设帮着解答了,他用县城厂子里的工人举例子,简单的说,就是臭蛋从学徒工转为了正式工。不过,厂里一般都是以一年时间为限的,没听说还有提前转正的说法。至于为啥臭蛋就可以在短短几个月里就提前转正,赵建设表示也许省城里的规矩和这边不一样吧。

    甭管听没听明白,反正赵红英是一脸的恍然大悟:“就是臭蛋有出息了呗!”

    这么说也没错,如果不是因为表现好的话,别说提前转正了,到时间不让转正的也不是没有。

    “出息了好,出息了好!”老宋头再怎么不爱言语,这会儿也激动的双手发颤。身为长辈,最盼的不就是儿孙们有出息吗?他是不懂啥运动员,可也知道臭蛋是在给国家办事,搁在解放以前,那叫吃皇粮的!

    就连赵红英也不得不承认,她看走眼了。万万没想到啊,全家最出息的竟然会是臭蛋!别看他现在是不如宋卫军赚得多,可那不是因为他年岁小吗?才离家几个月工夫,就已经出息成这样了,以后那还得了?

    第二天一早,赵红英就领着张秀禾喜气洋洋的去县里邮局取钱了,成功的得了邮局工作人员的好一番恭维,等回到了生产队,又是一大群人来祝贺,都夸老宋家出人才,连带张秀禾都被夸得面红耳赤,找借口躲了出去。

    等喜宝和毛头放假回家了,赵红英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喜宝又惊又喜:“臭蛋这么厉害?嗯,也对,他跑得多快啊,没回都是他自个儿停下来找不到路了,毛头哥哥才能追上他的。以后,他一定会越跑越快的。”

    张秀禾在一旁听得这话,笑得简直合不拢嘴,好话人人都喜欢听,她自然也不例外。要说先前她还担心臭蛋在外头会哭闹,现在就啥也不愁了,毕竟要是臭蛋不配合的话,也不可能因为表现好而提前转正了。

    至于唯一知道真相的赵红英:…………连喜宝都这么说了,可见是真没问题了。

    不单老宋家和队上乐呵,等消息传出后,那些长久不怎么来往的远亲也纷纷登门拜访,谁叫这会儿已经十一月中了,多半活儿都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哪怕真的忙活,想要抽出那一天半天的空挡还是很容易的。

    这回不比前些年借粮啥的,大家伙儿想的都是借光,沾沾喜气,所以赵红英没啥好不愿意的,尤其来拜访的多半都会添些瓜果蔬菜送来,看到家里的孩子,也会送上一两块硬水果糖。

    来人里头,除了年岁跟赵红英相当的之外,也有不少的小媳妇儿,且里头好多都是顶着个大肚子的,就喜欢拉着张秀禾的手说话。

    瞧瞧,人张秀禾多能耐呢,六个孩子呢,大闺女上了县里的高中,中间两个念了县里的初中,最小的臭蛋又吃上了皇粮,这会儿不沾喜气,又等啥时候再沾呢?

    似乎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忘了,喜宝和臭蛋根本就不是张秀禾生的。可别说外人了,就连他们生产队上,明知道这个真相,也默默的选择了远离袁弟来。这年头,又不是只有袁弟来一个人觉得傻病会传染,大家伙儿都是这么认为的,可他们不觉得臭蛋傻,只觉得袁弟来是个傻的。

    多能生啊,多会生啊,就是脑子不咋地,有出息的都被她给丢了,留下来当成心肝宝贝儿的扁头……

    老宋家的人还没注意到,可队上的人早就发现了,扁头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就跟老袁家的人混到一起去了。最开始只有一个小胖墩袁家宝,可后来却是跟老袁家上下都混熟了,好几次被队上的人瞧见,看着别提有多亲热了,就像是老袁家的孩子一样。

    想想老袁家在队上的风评,再回忆一下袁弟来这些年来干过的蠢事儿,社员们都觉得,还是尽可能远离袁弟来吧,万一被传染了傻病,那就真的不妙了。至于扁头亲近外祖家的事儿,却没人特地告诉宋家人,说白了,两家本来就是亲戚,哪怕有矛盾,也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大家伙儿都怕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袁弟来又一次怀孕了。

    知道这个事儿还是过年前分肉。

    这个时候,学校都已经放假了,照往年的惯例,赵红英让张秀禾煮了一锅子的猪肉炖土豆。结果饭菜一上桌,袁弟来就觉得胃里一阵阵犯恶心。她又不是头一次怀孕了,立马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保险起见,让宋卫民送她去卫生所找医生看了看,确定已经怀孕至少两个月了。

    袁弟来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可很快就把心给提起来了。

    “卫民,你一定要好好看着扁头,可千万别叫他又被张秀禾骗走了!”

    扁头正到了最熊的年纪,尤其最近这半年里,袁弟来根本就逮不到他。这要是没怀孕,年关里头她闲得很,倒是可以趁机把扁头拘在身边。可她现在怀孕,根据前几胎的经验,怀孕初期的反应一定会很强烈,到时候就算她愿意,那也没法子拘住扁头了。

    宋卫民很是敷衍的答应了一声,其实他很想提醒袁弟来,大嫂从来就没有拐带过孩子。

    喜宝那时候,分明就是赵红英提出来叫张秀禾代为喂奶的,而且仅仅是喂奶而已,是袁弟来嫌弃喜宝是个赔钱货,只想着调理身子骨,不想费劲儿养孩子,张秀禾看不过眼,这才接手了所有的事儿。

    到了臭蛋那会儿,就更没张秀禾的事儿了,明明就是毛头在那边瞎几把乱教,刚好摊上臭蛋是个傻的,人家说啥他就信啥,偏偏袁弟来当时正一门心思放在扁头身上,等发觉时已经太迟了,很难拧过来不说,关键是袁弟来也没费劲儿去拧啊!

    不过,这些话宋卫民也就是心里想想,并没有真的说出口,毕竟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

    尽管对宋卫民敷衍的态度有些不满,可袁弟来还是很信任他的,毕竟那是扁头的亲爹,再说她肚子里这个还不知道是男是女,扁头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不怕他不重视。

    然而,宋卫民再重视也没用,扁头已经大了,他本就到了猫嫌狗厌的年纪,再说乡下地头放养孩子的多,宋卫民管教了几次,见他不愿意待在家里头,一门心思的就想出去玩,索性就由他去了。

    这种做法在宋卫民看来并没有错,毕竟所有人都是这么长大的,哪怕受宠如喜宝,大一些的时候不也是满生产队乱跑吗?丫头片子都这样了,小伢子谁能管得住?

    于是,扁头彻底撒欢了。

    寒假里,队上的孩子们一下子就多了,扁头这个年纪,完全可以跟一二年级的玩到一块。虽然他妈在队上被看作傻子,却不至于牵连到他,再说这不是还有袁家宝吗?大孩子小孩子天天混在一起,亏得现在是冬天,起码他们没法下河,可却是见天的往山上窜。

    除了撒欢玩之外,他还能欢快的吃,谁叫喜宝空了,又有毛头唆使着,兄妹俩合作相当愉快,尤其现在天气冷,灶间也不是很难熬,俩人索性见天的蹲在灶间里,变着法子做好吃的。

    要过年了啊!不吃还能干啥?

    熬猪油、炸油渣、蒸年糕、炸丸子……

    老宋家里外都是各种食物的飘香,别说年岁还小的扁头了,连强子和大伟这俩大的,也忍不住被勾起了馋虫来。一天十来趟的往灶间里探头,生怕迟了一步美味旁落。

    可也有人并不为感到高兴。

    “姐姐,你让我尝一口年糕好不好?哥哥,给我埋个大红薯成不?”扁头除了撒丫子疯玩外,就是往灶间里钻,仗着年纪小嘴巴还甜,他总能骗到不少好吃的。当然,这也是因为最近几年家里的条件好了,不然要是搁在前些年闹饥荒的时候,他就算再馋也没法子了。

    讨到了吃的后,扁头毫不犹豫的出卖了他妈的情况:“我妈真傻,我爸给她煮了鸡蛋糖水,她不吃,又给她煮了白煮蛋,她还是不吃。你们知道她想吃啥吗?吃白米粥!”

    白米粥搁在前些年,绝对是金贵东西。可现在年景好了,加上又是大过年的,家里不说鱼肉不缺,起码各色吃食还是不老少的。可惜,袁弟来啥都吃不下去,哪怕以前几胎反应都很大,那也完全不能跟这一回比较。不过,瞅着这个反应,她倒是安了心,因为她很清楚的记得,只有生喜宝那一胎时,才特别得安稳,之后生臭蛋和扁头时,反应都特别大。

    可她自个儿心里明白,并不代表扁头就知道:“太傻了,我咋会有那么傻的妈呢?有好东西就是不吃,然后又是恶心又是吐的,她还搁那儿傻乐呵。你们说,她成天乐呵啥呢?”

    喜宝和毛头对视一眼,俩人齐刷刷的动手,喜宝找了个小碗往里头装了七八个炸丸子,毛头则扒拉出刚才埋在灶眼里的鸡蛋,同时给了扁头:“给你吃。”

    扁头差点儿没高兴得飞起来,顾不得烤鸡蛋烫手,一把抓揣兜里,又捧着小碗往外头窜,一副生怕哥哥姐姐后悔的样子。

    等他跑远了,春丽才满脸狐疑的探头进来:“扁头咋了?我看他跟有鬼在追一样,一下子就窜得没影儿了……你俩欺负他了?”

    毛头横了春丽一眼:“我有那么闲?就是拿了个烤鸡蛋堵他的嘴。”喜宝配合的点了点头,补充道:“他见天的在我俩跟前说他妈的坏话,你说咱俩是听着好,还是装没听到好?万一叫三婶听到了,还以为是咱俩教扁头的。”

    俩小只已经长大了,在外头住校这大半年里,更是学到了以往从来不曾注意到的细节。他们很清楚,袁弟来不欢喜大房的人,偏偏喜宝虽然已经过继给了宋卫军,可在她心里,她还是很亲近大房的。

    那还能怎样?尽量避开着点儿呗。

    其实,很多时候谁对谁错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关键是毛头和喜宝已经不小了,可扁头却还不到上学的年岁。真要是叫人听到了那些话,除了平添一场闹剧,闹得全家没心情过年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可能。

    春丽比俩小只感触更深,干脆进了灶间,一面帮着归整东西,一面悄声的告诉他们:“你俩做得对,不过给扁头吃的喝的可以,可你俩别跟他凑得太近了,我上回还听妈说,三婶一直在叮嘱扁头,叫他离咱们都远着些。”

    “谁稀罕啊!”毛头哼了一声,他是不讨厌扁头,可也谈不上有多喜欢,毕竟年岁差距摆在这里,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袁胖子那样,跟比自己小了六七岁的孩子都能毫无代沟的玩到一起去。

    喜宝没吭声,却也乖乖的点了点头。小时候的事情她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可她还是本能的选择远离袁弟来。

    见弟妹都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春丽又提了别的事儿:“队上又在说知青回城的事儿了,听说过年前,第一批回□□单就能下来了。”

    “明个儿都腊八了,年前能下来?”喜宝好奇的问,“就算下来了,他们还能赶在年前走吗?”

    “肯定啊,好多知青都已经把行李整理好了。”春丽掰着手指头挨着算人。她今年就已经去队上帮忙了,还真叫赵红英说对了,分粮和分猪肉时,她都去帮着算账了,算得又快又好,连带也知道了不少内.幕消息。

    一口气数了十来个人,全都是单身的男女知青。这里的单身指的不是先结婚后离婚的那种,而是彻彻底底的单身。其中,就有曾经教过喜宝和毛头的李老师。

    “应该就这些人了,十有八.九都能在年前回城的。”春丽说得很是笃定,其实上头根本就不会管具体哪个人回城,只是给了名额,让下面的人自个儿决定而已。而公社又把权利下放给了各个生产队的大队长,等于说大队长提交上去的名额,不出意外的话,全部都能回城。

    喜宝瞅了一眼已经炸得差不多的丸子,用大勺子全都捞了出来,边捞边说:“那也挺好的,他们说不准还能回家跟爹妈爷奶一起过年呢。”

    春丽上前帮忙一块儿捞丸子,俩人一起干活,效率一下子提高了,她还问:“接下来要干啥了?”

    “该煮腊八粥了。”喜宝指了指早就泡好了的各种材料,“妈都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倒水放到锅里熬就成了。”

    毛头瞅了一眼灶眼里的火,也过来帮忙。三人齐力将腊八粥的材料连带水一一放到锅里,然后盖上盖子,就等着粥慢慢的熬好。

    他们这一带的习俗是,过了腊八节才算是真正的年关了。当然,因为地里早就没了活儿,其实他们已经歇了好些日子了。可腊八是个大日子,甭管有事没事儿,这一天,所有人都会待在家里,先喝了一碗腊八粥后,才会出门。就连一直孕吐反应格外严重的袁弟来,也强逼着自己喝了一碗。

    谁也不会想到,腊八这一天,竟然会出了那么大的事儿。

    下午,公社的大喇叭徒然响起,因为距离远,他们第七生产队根本就听不到。不过,没多久就有人急匆匆的骑车来找赵建设,大冷天的,竟是急出了一头的汗,口中还念着出事了。赵建设二话不说,骑上他的大红旗就跟人跑了,目睹了这一切的社员们都忍不住议论起来,可乡下地头又能有啥事儿呢?今年是大丰收,任务粮全额上交了,他们又抢了第一名,任务猪也上交了,各家各户因为养的家禽都多,日子明显好过了很多,就连以往最穷的老袁家,今年也破天荒的杀了两只鸡,打算过个好年。

    咋好端端的,就又出事了呢?

    比社员们更揪心的,当然是知青们,再没有比他们更怕出事的了,尤其是那些已经在回城名单上的知青们。当下,就有人忍不住跟着往公社那头去,也有人冒着寒风就站在村口,想着万一有事儿,也好尽快知晓。

    大约一个小时后,赵建设就回来了,脸色说不出来的难看,却不是那种愤怒的表情,而是浓浓的悲伤,等人们走近了,才愕然的发觉,他们这位赵大队长明显就是痛哭过的模样。

    “叫全队来粮仓这边开会,所有人都要到,老人孩子们也要到,反正还能喘气的都来!”赵建设哑着嗓子冲着人群吩咐道,他本人则是径直往粮仓去了。

    意识到事态严重,没多久全队上下就都到了个齐全。这可真的是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孩,全都来了个齐。

    赵建设没卖什么关子,等人都到了,就开口说道:“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

    一听这个开头,底下的人就变了脸色,等赵建设一句句说完,终于说到了人名时,所有人都懵了,而赵建设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送我们最敬爱的总理……”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头,紧接着哭声连成一片,越是年岁长的越是哭得天昏地暗,还有人哭得站立不住,直接坐倒在冰冷的雪地里。

    腊月初八,总理过世。

    三天后,京市长安街上,十里长街送总理。

    虽然其他地方的人没法亲自为总理送行,可这一年的春节,谁也没法好好的过年,全国各地五湖四海的人都沉浸在无限的悲痛之中,久久无法平息。

    此时此刻,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仅仅只是噩梦的开端。

    直到总理逝世百日过后,大家才逐渐走出了悲伤。毕竟生活还得继续,哪怕流着泪咬着牙也得继续过日子。

    没有人注意到,本该年前返城的知青们至今还滞留在队上,回城一事,似乎又再度变得遥遥无期。

    冬去春来,春去夏至,又一个噩耗在七月初传来,总司令也离开了,享年九十岁。

    九十当然是高寿,可这并不能平息众人心中的哀恸,相反,原本已经渐渐散去的悲伤气氛,再一次的笼罩在了所有人的头上,感觉比上一次更加叫人坐立不安。

    七月,是农忙时节,即便再悲痛,社员们还是忍着泪水下地干活。同时,七月也是毕业季,就说老宋家,春梅和春芳今年初中毕业。但是跟去年不同,今年县一中又一次停止了招生,索性她俩本来成绩就不好,原本就没啥希望,取消招生不过就是不能继续念高中,并不影响她们取得初中毕业证书。而毕业后,她俩也就是回到了队上,跟着家里的大人一起下地干活,努力将悲伤隐藏。

    可这一次,连百日都没过,噩耗再一次传来。

    老首长也没了,在今年刚过完中秋节的第二天,在京市与世长辞。

    而就在中秋节当天,袁弟来发动了,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天一夜后,就在噩耗传来的当天,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份量居然还不轻,每个都有将近五斤。

    老宋家之前就有双胞胎的旧例,因为袁弟来诞下双胞胎,并未引起太大的反应,毕竟早先稍微有点儿经验的人,看到她那个硕大的肚子,就已经猜到了她肚里不止一个。

    平安产子就是个大喜事儿,更别提两个都是带把的。

    然而没等袁弟来高兴,这个近乎叫人窒息的噩耗就此传来。

    在懵了半晌之后,袁弟来徒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尽管是她产子在前,噩耗传来在后,可想也知道,从事情发生到消息传开,这中间必然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所以说……

    一个巨大的、叫人不敢置信又满怀期待的想法,渐渐的在她脑中形成,就此扎根发芽。

    要说早先,袁弟来怀孕的时候,也就是初期孕吐反应最强烈时,她完全忽视了扁头。可到了中后期,她慢慢好转了点儿,还是尽可能的抽出空来关心扁头的,加上扁头本身也不是黏人的性子,所以母子俩的关系仍旧平平,没变好却也不曾恶化。

    可现在呢?一想到那个可能,她简直忍不住想要飞上天。要是真的有幸托生到了她的肚子里……

    越想越心醉,袁弟来彻底忘了她还有个儿子叫扁头。

    从产子第二天起,她就一门心思照顾双胞胎儿子,再也想不起其他了。也不是完全没想起来,她多少还是有些挂念臭蛋的,要是臭蛋的工资能给她,她不就可以买麦乳精了?

    麦乳精之于袁弟来,已经不仅仅是一样营养品,更重要的是,这代表她多年的执念,未完成的心愿。

    可就目前看来,暂时还是完成不了了。

    一门心思照顾双胞胎的袁弟来,一直到出了月子,她才猛的反应过来,扁头呢?偏偏这一个月来,不单她忙活,连宋卫民也跟着一道儿忙活。毕竟,双胞胎的威力是翻倍的,尤其刚出生的小婴儿,更是难伺候得很,加上袁弟来的奶不多,多少都得用米汤来代替,等双胞胎满月时,袁弟来和宋卫民都消瘦了不少,袁弟来瞅着比怀孕之前还要更瘦。

    这没想起来也就罢了,一旦想起来了,袁弟来就开始着急上火。她是对双胞胎有着巨大的期待,可她也没说要放弃扁头呢,忙急急的唤了宋卫民,她一叠声的询问着扁头的近况。

    扁头能咋样?他再贪玩这会儿也没人跟他玩,只能暂且缩着脑袋待在家里,偶尔趁家里人不注意时,才敢偷摸着溜出去一下下,然后赶紧回来。

    宋卫民略提了两句,宽慰袁弟来:“你放心吧,大嫂忙得很,我瞧着,她这大半年里,一句话都没跟扁头说过。”又想到一个事儿,“你生孩子那天,扁头可高兴了,一听说是两个弟弟,他开心得直接在院子里跑圈。”

    也就是后来,噩耗传来了,宋卫民担心他年岁小不懂事儿,万一闯下祸事就不好了,所以特地一番恐吓后,把孩子拘在了身边。

    得了宽慰,袁弟来放心多了,她就知道,扁头一定会喜欢弟弟的。

    ……

    扁头当然喜欢弟弟啊!

    早在袁弟来刚传出怀孕的消息后,袁家小胖墩袁家宝就偷摸着告诉他:“我爸说了,等你妈生了弟弟就不要你了,等着看吧!”

    “那怎么才能让我妈生弟弟呢?”扁头诚心求教,他跟臭蛋不同,已经到了上学年纪的他,一点儿也不黏人,只是满脑子的想着该怎么玩,去哪里玩。偏偏,他妈把他盯得死紧,也就这一年里他终于解脱了。

    获得了自由,就不希望再度回到牢笼。

    袁家宝没告诉他咋样才能保证他妈生弟弟,可最终,扁头还是如愿了,还是双倍的得偿所愿。他有弟弟喽,他可以放心的四处蹦跶了!

    在袁弟来生产的那一天,扁头一得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跑出家门跟好朋友兼表哥袁家宝分享了这件事儿。袁家宝回家就说了这事儿,当时噩耗尚未传来,袁小弟拍着大腿说:“我就说嘛,那傻子生完又该把扁头丢了,这不,果然丢了!”

    生一个丢一个,傻成这样,也真是破天荒了。

    后来,公社那头虽然忙着开追悼会,可袁家人还是留心了一下,见袁弟来真的对扁头彻底不闻不问后,还特地关怀了扁头。在他们看来,甭管袁弟来脑子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她生的几个孩子都很不错。前头两个没赶上,扁头万万不能错过了。

    等袁弟来几年后反应过来时,她那被赵红英讽刺为长相随爹性子随妈的宝贝儿子扁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跟她娘家人打了个火热,甚至连性子也跟她小舅一般无二。

    生儿子像舅啊,其他人不好说,反正在扁头这里,应验了个十足十。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此时,袁弟来还忙着照料双胞胎,哪怕她有照顾臭蛋和扁头的经验在,面对双重大.麻烦,她还是吃不消了。偏偏,队上一堆的事儿,家里每个人都有自个儿的事儿要忙活,当然就算有空好了,她也不放心将两个金疙瘩交给别人来养。

    那可是真正的金疙瘩,谁叫她正好赶上趟了呢?万一,只要碰上了那个万一,那她后半辈子才享福了。

    然而,在她过上好日子前,她的奶水先没了。家里的米汤倒是管够,可显然,米汤配不上她的金疙瘩。没等她再想法子闹腾,赵红英先警告了宋卫民,在这档口要是为了一口吃的闹起来,保不准能直接被批.斗。

    宋卫民被吓了个够呛,回头就把原话告诉了袁弟来,警告她别瞎折腾,有吃就吃,没吃就饿死,总归都是命!

    袁弟来不信命,可她到底胆子小,没敢闹着要麦乳精。可没过两天,她就提了另一个事儿,说要由她给孩子起名。宋卫民倒是无所谓,只要孩子跟他姓,叫啥真的没啥要紧的。不过,他还是去探了探爹妈的口风,赵红英懒得管,老宋头虽然满脸的不悦,可最终还是由他去了。

    于是,等忙过了这阵子,外头凝重的气氛也渐渐散去后,全家人才得知了双胞胎的名字。

    大的叫宋东,小的叫宋西。

    寓意啥的,老宋家的人缺乏悟性,反正没一个人领悟到袁弟来的用心。倒是赵红英,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怒喷她:“宋东?你咋不干脆叫宋终呢?还有宋西,你打算送谁上西天呢?赶紧的,把名字给我去改了!!”

    不改,打死都不改。

    袁弟来头一次那么硬气,豁出去命也绝不更改俩孩子的名字。赵红英也不可能真的因为这种理由就把她给打死了,把心里的火气喷出来后,也就随她去了。

    宋东!宋西!

    放假归来的毛头和喜宝,齐刷刷的张大了嘴巴。尤其是毛头,在惊吓过后,立马抱住了他亲奶的大腿:“奶!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就叫宋社会,再也不乱改名字了。”

    “我管你改不改名字!”赵红英恨不得一巴掌把这小兔崽子拍飞了,“你想叫宋毛头就去叫好了,横竖丢人的也不是我,只别改姓就成!”

    “不改,不改了。”毛头果断的摇头,毕竟他已经长大了,小时候的执念也早已不在乎了。冷不丁的瞥到扁头猫着腰一溜烟儿的跑出了院门,他才猛的想起了一个事儿,“奶啊奶,为啥扁头到现在还不上学?”

    赵红英先是沉默了半晌,像是在琢磨啥事儿,紧接着徒然间就爆发出无尽的怒火。

    “宋卫民你有没有脑子?你儿子都到年岁了,为啥不送他上学?我一当奶奶的忘了这事儿,你这个当爹的也能忘?一天到晚的不知道在想啥,你这脑子里是进了水还是进了屎?!”

    毛头赶紧拉过喜宝就往外跑,哪怕明知道赵红英不会把怒火发到他们身上,他还是决定先跑为妙。

    会喷火的亲奶,真的是太吓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