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06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2章 第06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2章

    打死赵红英都不会想到, 一贯跟个面人儿似的袁弟来竟然还能干出这事儿, 再联想到这几天的不对劲儿,一切都明白了。

    那还等啥呢?领了钱赶紧回去呗,本来还想着顺便去百货大楼看看闺女菊花, 再瞅瞅有啥新鲜玩意儿没有, 然后绕道去县一中附属初中接孙子孙女回家,正好也给喜宝一个惊喜……

    得了, 别折腾了!

    取好钱, 没敢耽搁半点儿时间,赵红英就领着张秀禾又原路返回了。赵红英是单纯被气得,得亏袁弟来这会儿没在她跟前, 不然保不准她会不会直接动手灭了那丫的。张秀禾则是完全懵了,妯娌那么多年, 她自以为挺了解袁弟来的, 万万没想到啊!

    袁弟来也没想到,婆婆和大嫂往县里去了一趟,一回到家, 二话不说就直接砸门了?

    “这、这是干啥啊?”

    就这么个木头门, 加上大白天的,袁弟来就算在屋里歇觉,她也不能把门栓上, 也就是拿了个板凳顶着门。赵红英上来就是噼里啪啦一通砸, 门直接被摔开了, 大力砸到墙上又反弹回去, 发出了好大的响声。

    这个点,已经是下午接近傍晚时分了,袁弟来因为这几天身子骨一直不舒坦,当然心里就更不舒坦了,索性躲在屋子里躺床上歇着,其实也没睡着,就是往那儿一躺,跟躺尸似的半天不挪窝,偶尔还会喃喃自语着说些话。

    正躺着呢,赵红英就这样杀了进来。

    “干啥?你自个儿干了啥还问我?丢脸丢到县里去了,我今个儿干脆活劈了你!”赵红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上回她发火还是因为臭蛋发高烧被耽搁了,那也是担心为主。而这回,她就光生气了,气炸了的那种。

    袁弟来脸都白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就再蠢也听明白了,再一看赵红英那满脸的怒火,啥都别说了。

    “卫民救命啊!”惊惧交加之下,袁弟来“嗖”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连鞋都没穿,就这样光着脚冲出了房门。

    她本来就是躺在床上,衣裳倒是穿得挺齐整的,毕竟过不了多会儿就该吃晚饭了。而且,兴许是因为惊吓过度,直接把她的“病”给吓没了,那手脚利索的样子,反正瞧着比赵红英都要麻溜儿。

    也是她运气好,这才刚奔出了房门,就正好碰上老宋家的人下工回来,这里头就有宋卫民。

    宋卫民一开始没看到他妈,就瞅着他媳妇儿光着脚在地上跑呢,看到他回家,直接往他这边冲,一下子就躲到了他身后,哭喊着叫救命。

    紧接着,赵红英就从西屋出来了。

    “妈,这是咋的了?”宋卫民看得两眼都直了,其他人也赶紧上前拉架劝和。

    说是拉架,其实就是拦着赵红英,老宋头也赶紧过去劝老妻,宋卫国则立马追问一旁同样看傻眼的张秀禾,宋卫党立马就把院门关上了,他可不想自家叫别人家给看了笑话。

    一通忙活后,一大家子人都进了堂屋,赵红英也稍稍平静了点儿,黑着脸把先前在县里邮局里听到的事儿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了赵红英的讲述,宋卫国居然还有些庆幸:“亏得没叫毛头瞧见,幸好他去上学了。”

    赵红英正冒火呢,听了这话,立马喷他:“有你的事儿没?”紧接着她就把矛头对准了袁弟来,“你说,你到底想要干啥?特地进县城就为了丢人去的?当初,是谁不要臭蛋了?现在倒是好,眼瞅着臭蛋有出息了,又想要钱了?我问你,你到底是想要臭蛋这个人,还是他的钱?”

    袁弟来抱着脑袋缩在宋卫民身后,一时间没有开口。

    反倒是宋卫民,电光火石之间,先前所有没想通的事儿,这会儿全都明白了。

    他说呢,先前袁弟来明明跟他说的是,喜宝和臭蛋这两个孩子都不要了,全都送人好了,她只要扁头。那时,她的态度是多坚决啊,宋卫民本人还有些舍不得。喜宝也就算了,本来就没啥感情,再说四弟没孩子,过继就过继呗。可臭蛋呢?养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再说他大哥又不缺儿子……

    前两天他就看出袁弟来不对劲儿了,可他没往深了想。袁弟来说想把臭蛋要回来,他也没当回事儿,毕竟是当初说好了的,咋有脸改口呢?就不说有没有脸了,关键是为啥呢?

    好了,现在他全明白了,为啥啊?为了钱啊!

    宋卫民耷拉着脑袋,难受极了。跟他比起来,老宋家的其他人就无所谓了,谁还没点儿事情要忙活?就说他们下地干了一天的活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有心情管这些破事儿?

    当下,人就散去了一半,洗手的冲脚的,去灶间生火做饭的。就老三俩口子跟犯人似的缩成一团,再有就是老宋头和赵红英了。

    老宋头叹了一口气:“当初喜宝和臭蛋的事情,问没问你们?都答应了,咋就又反悔了呢?我告诉你们,反悔了也没用,都上了户口本了。”

    宋卫民一声不吭,他当然不会反悔,就是没想到他媳妇儿居然有能耐跑县里去闹。这脸哟,真的是丢大了。

    不想,就在这事儿,袁弟来突然跳了起来,一把就拽住正要往外头走的张秀禾:“你站住!”

    张秀禾被她吓了一跳,本能的一甩手,第一下没能甩开,正要甩第二下呢,已经出了堂屋的强子见他妈被人欺负了,立马冲过来,伸手就推了袁弟来一把:“你想干啥!”

    强子早已长成大小伙子了,比袁弟来足足高出了两个头,更别提他那好兄弟大伟立马走过来帮着壮胆气。俩大小伙子往堂屋门口这么一站,直接就能把门堵了个正着,连光亮都被遮住了一大半。袁弟来本身胆子就小,先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拽住了张秀禾,被猛的推开,再被那么一吓唬,顿时又怂了。

    “我、我……”看了看自己身边,公公神情冷漠的看着她,婆婆那眼神就跟要活撕了她一样,她男人耷拉着个脑袋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至于她儿子扁头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疯了。再往张秀禾那头看去,宋卫国皱着眉头瞅过来,强子和大伟更是一脸愤怒的瞪着自己,还有宋卫党俩口子也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

    这还是其他孩子们都还没放学回家,不然……

    袁弟来瞬间就崩溃了,一个屁股墩儿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臭蛋是我十月怀胎生的啊!我把他带大我容易吗?张秀禾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凭啥一句话就把我儿子骗走了?我养了他五六年啊!就、就算后来我没管过他,那他的钱也该分我一半啊啊啊啊啊……”

    啪——

    谁也没想到,一直没啥动静的宋卫民会突然起身,走过来就给了袁弟来一巴掌:“回屋去!”

    高昂的哭声戛然而止,袁弟来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过了片刻,她才颤颤巍巍的起身,一步一挪的回了屋。

    “妈,我惹你生气了。大哥大嫂,我对不住你们。”宋卫民低着头给家里人鞠躬道歉,本来他也是个壮实汉子,可因为弓着腰,看着格外得低矮,“今个儿不是孩子们回来吗?我让她在屋里待着,不叫她出来碍事。放心,臭蛋是大哥大嫂的儿子,喜宝是四弟的闺女,我会跟她说的。”

    张秀禾往旁边让了让:“也没多大的事儿,我没往心里去。”不然她还能说啥?小叔子都给自己鞠躬了,死拽着这点儿事情不放,能成吗?

    赵红英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冷冷的看着三儿子一眼,她直接冲着另两个儿媳妇儿说:“去生火做饭,过会儿喜宝他们就该回来了。”

    王萍二话不说立马闪人,张秀禾也跟着去了。几乎她俩刚进了灶间,外头就传来春梅春芳的声音,她俩在公社初中念书,回来得虽晚,却比远在县城的喜宝几个要早得多。

    其他人赶紧往旁边散了散,假装刚才啥事儿也没发生,毕竟这种事情原也没必要叫小孩子知道。

    春梅和春芳先回了家。过了约莫一刻钟,春丽就领着喜宝和毛头回来了,扁头反而成了最后一个,不过乡下地头的孩子本就淘气得很,像以前毛头不也是一天到晚不见人影的,再说赵红英虽然读袁弟来不满,却也不至于迁怒到屁事不懂的小孙子上头。

    秋高气爽的季节,加上老宋家人口多,孩子们又都长大了许多,堂屋虽大可到底有些挤,老宋头一声令下,仨儿子加俩大孙子就将堂屋里的大木桌子搬了出来,搁在院子里吃饭。

    因为知道喜宝和毛头今天会回家,赵红英早两天就准备了不少好菜。

    刚步入了十月,地里多的是各色新鲜瓜果蔬菜,哪怕老宋家这边不大爱伺候那些金贵玩意儿,可隔壁赵红霞家却种了不老少。两家感情好,以往赵红英一有好东西都惦记着妹子,也会帮忙从县里捎带些布料,赵红霞也不是那种只进不出的人,这三不五时的就送些瓜果蔬菜过来,虽然不值当啥,可多少也是个心意。

    这不,一桌子的好菜,四盘新鲜的凉拌菜,两道半荤菜,一道热菜青瓜炒鸡蛋,最后则是一大海碗的鲜菇豆腐汤。

    搁在前几年,怕是连大过年的都未必有那么多好吃的。哪怕这两年日子过得好了,也极少看到那么丰富的菜色。等饭菜一上桌,别说孩子们了,就连宋卫国仨兄弟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啥都不说了,赶紧吃吧!

    大木桌子就搁在院子里,饭菜的香味直接在院里窜着,大人孩子都举着筷子可劲儿的吃着喝着,全然没注意到饭桌边上少了个人。

    像老宋头和赵红英这些人当然是知道的,他们只是装作没先前那事儿,尤其是赵红英,一个劲儿的给喜宝挟菜吃,间或还追问她学校咋样,老师同学咋样,吃喝睡都咋样。小孩子们就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了,就连扁头也只是挟炒鸡蛋吃,一大口一大口的吃着,吃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可把他给乐的。

    十月虽不像前头两个月那么热,可日头还是挺长的,及至吃完饭,天色还亮堂着呢。张秀禾几个忙着收拾碗筷,宋卫民也终于逮着机会拣了几样菜装了半碗,又去灶间盛了饭,拿了筷子给送到屋里去了。半道上,他还顺手把扁头扯到了屋里去。

    扁头气得直瞪眼,哥哥们都跑出去玩了,他刚要跟上去,就被他爹扯进了屋:“你放开我,我要出去玩!”

    “玩啥玩,找你妈去。”宋卫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袁弟来沟通,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最直接方式,叫扁头去。当然,他也没忘把吃的放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袁弟来已经哭了有一顿饭时间了,院子里那么大的动静她当然听到了,结果盼啊盼啊,愣是没人过来叫她吃饭。她一口气堵在胸口,好悬没把她憋出内伤来,等终于听到门口的动静了,没想到宋卫民只是放下碗筷,就走了。

    还好,还好她还有个扁头。

    “扁头啊!妈心里苦,妈好难受啊!”袁弟来一看到小儿子,立马上前把他搂在怀里,眼泪更是喷涌而出,“妈现在只有你了,就只剩下你了啊!”

    扁头在袁弟来怀里奋力的挣扎,可他一个小孩子肯定能挣不脱大人的怀抱。再说了,袁弟来虽然身体不好,可她也是干了多年农活的,尤其这会儿她是使出了全身的劲儿,一副非要把扁头困死在她怀里的样子。

    “放开我,你倒是放开我啊!我快要被你给勒死了!”扁头好生气,刚刚饱餐一顿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了个一干二净,“你到底要干啥啊?放开我!!”

    终于,袁弟来松开了手,可她仍然没有停止哭泣:“扁头啊,妈现在就只剩下你了,你可千万不能不要妈啊!”

    任凭她哭得肝肠寸断,扁头也只是气呼呼的瞪着她。

    跟臭蛋不一样,扁头年岁虽小,却并不是黏人的性子。真要说的话,他的脾气更类似于毛头,淘气包的性子,加上年岁小,更是贪吃贪玩的时候。又因为袁弟来打小就把他看得死紧,眼瞅着他都过了五周岁生日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朋友。

    “我要出去玩!出去玩出去玩!”

    “扁头!”袁弟来大吼一声,吓得扁头浑身一颤。

    见孩子被吓到了,袁弟来当下又心疼上来,好一阵“宝宝乖妈喜欢”的哄着,目光落到扁头俏似宋卫民的脸上,徒然间顿悟了。

    “我咋那么傻,她张秀禾多聪明,哄着毛头骗了喜宝又骗臭蛋,又哄强子出头改了臭蛋的户口……我真是太傻了!”袁弟来立马抓住扁头的胳膊,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扁头,听妈的话,你去跟你爷说,你要喝麦乳精。记住了吗?你要喝麦乳精,叫他买给你喝。”

    扁头一脸的迷茫,不过他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既然他妈这么说了,他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哦,那我现在去吗?”

    “你先跟我学一遍。”

    “就是跟爷说,我要喝麦乳精啊。”扁头觉得这话太简单了,还需要学吗?

    袁弟来终于了露出了笑脸来,摸了摸他的头,送他到门边:“去吧,跟你爷好好说。”这次总行了吧?也是她傻,要是她能早看穿了张秀禾的手段,要啥啥没有呢?好在,现在也不算晚。

    是不算晚,而且袁弟来的运气还不错,这会儿碗筷啥的也都收拾好了,家里男女老少多半都出门溜达去了,就连一贯喜欢宅在家里的喜宝,都被赵红英拉着去隔壁窜门子了。

    整个老宋家,也就老宋头还坐在堂屋门口,半眯着眼睛抽着旱烟。

    “爷!”

    “咋了?”老宋头笑眯眯的瞅着扁头,这是他小孙子呢,加上前头的孩子们都大了,整个家里就只有扁头这个小豆丁了,他身为爷爷当然会偏疼一些。

    扁头刚要开口说刚才袁弟来教给他的话,可就在话出口前,他突然改了主意。

    麦乳精是啥?他没吃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反而他嘴里还有刚才吃过的炒鸡蛋的味道,当下他就开口道:“爷,我要吃鸡蛋,炒鸡蛋!每天都吃一个炒鸡蛋,好不好?”

    “好好。”老宋头连连点头。

    “爷你真好!”扁头高兴了,老宋头见小孙子高兴,他也乐呵。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养了十好几只母鸡呢,每天光鸡蛋就能捡至少十个,小孙子爱吃鸡蛋,就叫他吃呗。

    任务完成了,扁头又蹦跳着回屋去了。他妈正等着他呢,见他高高兴兴的回来,忙问:“你爷咋说的?”

    “我爷说好好。”

    “那钱呢?”袁弟来清楚得记得,那麦乳精要五块钱一罐,要是每个月能叫老宋头买一罐麦乳精,那不等于臭蛋的钱给了自己一半呢?

    正高兴着呢,扁头却一脸懵逼的看了过来,袁弟来心里一紧:“你爷不是说好好吗?那钱呢?钱呢?五块钱呢?”

    “不知道!”扁头直接不耐烦了,眼瞅着他妈又要抓他,一个闪身他就跑出了屋子,直奔院门而去,“我出去玩了!”

    老宋头以为是跟他说的,还应了一句:“别乱跑,早点儿回来。”

    可扁头已经跑出去了,而且刚跑出去没多远,就被个大孩子叫住了。

    扁头纳闷的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好多的大哥哥,瞅着还算眼熟,应该是队上的,可因为他打小就被拘在他妈身边,并不能准确的分辨谁是谁家的。

    “小孩,我认识你,知道你叫扁头,你是宋家老三的儿子,你妈叫袁弟来,对不对?”

    “对啊!”扁头见对方全说对了,好奇的问道,“你是谁啊?你咋知道的?”

    “我是西面那头,老袁家的袁家宝。你家毛头和喜宝都是我同班同学,我还是你表哥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老袁家的小胖墩。

    别看袁家小胖墩在学校里人缘一般,可那是因为同龄人不喜欢跟小胖墩玩,嫌弃他跑不快脑子又转得慢,加上老袁家在生产队的名声一贯不怎么好,因为他的玩伴少得可怜。更不幸的是,仅有的两个玩伴全去念公社初中了,而他没考上初中,他爹他奶想去找赵建设开个后门,结果被赵建设误以为他们还没死心,又想叫国家养孩子,连话都没叫说完,直接把人轰出去了。

    于是,袁家宝成了没去处的苦孩子。

    他上学也早,又因为是老袁家的金孙,不可能叫他这个年岁就下地干活,可既不能上工又不能上学的,不就是没地儿可去了吗?好在这孩子能自个儿给自个儿找乐子,东家窜个门,西家遛个弯儿,这一个月晃悠下来,愣是叫他发觉了新的乐趣,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美滋滋的。

    又因为听多了家里人对老宋家尤其是他五姑袁弟来的评价,一个没忍住,他就过来打听情况了。

    “我问你个事儿啊,我爸说你妈是个傻的,真的呀?”

    扁头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想起了刚才的事儿,又因为难得有大孩子主动跟自己搭话,他高兴的点头:“对啊,我妈是挺傻的。”生怕对方不相信,他还添了句,“就刚才啊,她还跟我要钱,说啥‘钱呢?钱呢?五块钱呢?’。你说她是不是傻?管谁要钱呢,我哪来的钱啊?”

    袁家宝本来就是个没事儿傻乐的小胖墩,瞅着这小表弟说话蛮逗的,干脆拉着他往家里走,边走边问:“还有啥?”

    “还有啊……对了,你知道啥是麦乳精不?她一直管我要麦乳精,那是啥?”

    “麦乳精啊!我回去问问我爸,你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袁家宝随手指了个地儿,叫新来的小伙伴儿等着,然后直接跑回家,寻着正靠着墙脚打瞌睡的他爸,鼓捣醒了直接问,“爸,你知道麦乳精是啥不?”

    袁小弟瞪圆了眼睛瞅着他儿子,心道,他当然知道那是啥,金贵玩意儿呢,你老子干一年都挣不来一罐子。生怕儿子吵着闹着要喝麦乳精,他张嘴就编排道:“那是傻子才喝的东西,你看队上有谁喝那个?”

    原来是傻子才喝的东西啊!

    袁家宝完全没有想到亲爹会编瞎话蒙自个儿,自以为知道了真相的他,转身就跑出了家门,吭哧吭哧的奔到刚才那地儿,张口就把他爹说的话告诉了扁头。

    扁头:…………我妈果然是个傻子,还是我聪明,要了炒鸡蛋。

    “咱俩去那头玩好不?我带着你。”袁家宝好不容易寻了个玩伴,虽然年纪小点儿,可同龄人也看不上他啊,将就着凑合玩吧。

    “好!”扁头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小孩子嘛,尤其是小男孩本就喜欢找大哥哥玩,无奈他自家的几个哥哥,强子和大伟要下地干活,毛头去县里念书了。本来还有个成天笑眯眯的臭蛋哥哥会陪着他玩,可他也不知道咋了,某天醒来后就再没瞧见过人,一开始他还挺害怕的,后来见家里人该干啥还干啥,日子一久他也就不在意了。

    甭管是老袁家的人,还是老宋家的人,甚至袁弟来本人都绝对不会想到,这俩表兄弟居然就玩到一块儿去了,还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袁家宝跟小表弟详细的说了自个儿的日常生活。

    一听说他可以成天到晚满生产队的乱窜,扁头那叫一个羡慕:“你妈真好啊,她都不管你吗?我妈她烦死了,走哪儿跟哪儿。你说得对,她就是个傻的,我奶也说她傻。”

    “你妈都不干活吗?下回她再跟着你,你叫她煮饭去啊,洗衣服去啊,喂鸡去啊。”袁家宝给小伙伴儿出主意,“我妈最怕我奶了,你也可以跟你奶说,奶都疼孙子。”

    “对啊对啊,我爷奶都疼我。我奶老凶了,可她从没凶过我。我爷也好,他答应每天都炒鸡蛋给我吃!”

    “你家吃的可真好啊!”

    ……

    被扁头誉为“老凶但从没凶过他”的赵红英,这会儿正被毛头气得直跳脚。

    算起来,毛头和喜宝开学已经有一个月了,刚开学那阵子买的饭票菜票,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反正剩下的那几张肯定是坚持不到下周回家的。于是,毛头又跑去找他奶了。

    “奶,咱们那学校食堂卖的饭菜还没喜宝做的好吃,价钱还贵。我就想着,还不如从家里背粮食过去,你觉得咋办?”

    赵红英呵呵哒:“你就不怕把学校给点了?别做梦了,你要敢叫喜宝给你烧饭,我就叫你退学!不借钱给你,愁死你爹!”

    刚从外头溜达回家的宋卫国,听到院子里的头,默默的停住了回家的脚步,寻思着要不要再去外头转一圈。刚这么想着,就听到毛头在院子里气呼呼的喊着:“又贵又难吃啊!你还逼着我借钱买,有这个钱干啥不成呢?”

    宋卫国心跳都漏了一拍,他以前最怕他妈虎着脸吼他,现在就不同了,自打毛头四岁那年怒怼过一回后,他最怕的事情就变成了儿子跟亲妈对着干。甭管最终的结局如何,他有预感,最倒霉的人一定又是他。

    幸好,这一次毛头没跟着犟。

    “算了算了,你有钱你是祖宗,我不惹你生气,借就借吧,我给你写借钱。”能耐如毛头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金钱的威胁下,毕竟他知道他爹靠不住,要是真把他奶给得罪了,那往后咋办?愁死他爹也凑不出他的学费生活费来啊!

    唉……

    借完了钱,毛头还委屈呢,一眼瞅见他爹回家,理都没理,直接冲着喜宝抱怨道:“宝啊,你说奶咋那么想不通呢?非要逼着我借钱。图啥?”

    “明个儿我给你做饭吃?”喜宝笑了笑,她当然知道是图啥,不就是她奶舍不得她受累吗?可哥哥也是要安慰的,“你想吃啥,我都给你做。”

    “好!就这么说定了!”

    正打算出门寻扁头的袁弟来又一次把门关上了,她真的想不通,为啥一个小毛孩子就能轻易的从赵红英手里借到钱,她却不行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毛头是宋家的金孙?那要是让扁头去借呢?

    袁弟来又寻思上了,等她意识到天已经黑了,扁头还没回家时,急得几乎要上吊。幸好,没多久扁头就自个儿回来了,一头栽到床上,转瞬就打着小呼噜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天都还没亮,毛头就已经悄悄的起了身。时隔一个月,老宋家的人早已忘了毛头早上还要吊嗓子,好在因为去学校住了一个月,他也终于意识到大清早扰民是个很不对的事儿,所以他特地跑到外头,寻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先吊了一会儿嗓子。

    开完嗓后,他就回了自家,躲到了屋后的鸡窝前头,找了个石头坐着,开始了每天必练的模仿复习。

    其实,步骤倒是简单,无非就是将他先前遇到过的人和事,挑那些格外有特色的,重新再演练一遍。这就跟复习功课一样,把各个类型的题目单独拿出来每天复习一遍。

    唯一的问题就是,复习功课人人都能接受,可毛头却是对着满窝的母鸡,喃喃自语的开始了各种情景表演。

    母鸡们正好给他当观众!

    乡下地头,人们普遍都起得早,这要是搁在县城学校里,等上课铃快响了,他也已经复习演技完毕了。可今个儿是在家里,家里人都起了床,忙着洗漱的,生火做饭 ,还有各种脚步声说话声纷纷在前院响起。

    赵红英一面打着哈欠,一面端着鸡盆往屋后走来。

    然后……

    任由看到一个黑炭头蹲在鸡窝前头,跟个傻子一样自言自语,都会被吓到的。赵红英当然也不例外,在看到毛头的那一刻,她啥瞌睡都被吓没了,手里的鸡盆差点儿没拿稳脱手摔了,回过神来后,她就冲着毛头怒吼:“你干啥啊?!”

    鸡窝里,母鸡们缩成一个球,排排蹲的看着眼前这个黑炭头,所有鸡都是懵逼的,假如它们能说话,也很想问同样的问题。

    你干啥啊?!

    “我在排戏!”毛头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再说前头都开始生火做饭了,他索性站了起来,“算了,不跟你扯这些,喜宝起了啊?我去前头帮她生火。”

    赵红英那叫一个气啊,恨不得把手里的鸡盆拍到毛头脸上去:“啥叫不跟我扯了?要是母鸡不肯下蛋了,看我不收拾你!!”

    毛头本来都想跑了,一听这话又返身回去,把鸡窝里的鸡蛋一个个都摸了出来,拿衣襟兜着,往前头跑去:“宝啊!”

    喜宝正站在灶台前头,寻思今个儿做啥早饭好,就被家里最小的弟弟给缠住了。

    扁头昨个儿一回家倒头就睡,起的也特别早,一看到他妈还在那儿睡呢,他立马穿上衣服踢上鞋子就跑了出来,直奔灶间:“吃鸡蛋好不好?咱们吃鸡蛋吧,蛋蛋蛋蛋蛋!我要吃鸡蛋!”

    “吃鸡蛋啊?也行。”喜宝瞅了眼扁头,又问,“蒸蛋还是炒蛋?”

    “炒的,炒鸡蛋最好吃了!”扁头没想到喜宝那么好说话,立马又提要求,“我要吃一个炒鸡蛋!”

    “那就做蛋炒饭好了。”喜宝愉快的决定了早饭内容,正好昨个儿菜色太丰富了,剩了不少冷饭。就是灶间没剩几个鸡蛋了,她正想找她奶呢,就看到毛头兜着鸡蛋过来了,赶紧叫他,“咱们今天吃蛋炒饭吧,我来打鸡蛋。”

    毛头虽然嫌弃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可他其实并不挑食,听了这话当下表示同意。

    喜宝拿了个大海碗,看毛头已经去点火了,她就开始往碗里磕鸡蛋。一个,两个,三个……

    一旁的扁头都看傻眼了,眼瞅着已经下去五六个鸡蛋了,吓得他说话都结巴了:“姐、姐!不能再打鸡蛋了,奶要凶你的!”

    “没事儿的,你出去玩吧,灶间烟熏火燎的,等可以吃了我会叫你的。”喜宝随口安慰着小弟弟,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这一大家子人呢,鸡蛋能少吗?

    可扁头却没走,他已经完全被傻眼了,就看到喜宝把那一兜差不多有十个鸡蛋,全给磕进了碗里。再看着喜宝在那儿把鸡蛋给搅拌匀了,倒到了已经热好抹了油的锅里……

    蛋炒饭的做饭还是很简单的,可谁让做饭的人是喜宝呢?瞅着光有蛋和饭太单调了,她扯了一把葱撕碎了往里头丢。期间,春丽进来瞅了一眼又出去了,再进来时,拿了两个碗,里头装了玉米粒、青豆、胡萝卜丁,居然还有一些切碎了的红辣椒。

    喜宝美滋滋的接了过来,全给一股脑的倒在了锅里,原本就勾人的香味,一下子被放大了无数倍,馋得扁头哈喇子都快出来了。

    等毛头熄了灶眼里的火,喜宝这边也开始盛饭了,一眼瞥到扁头在那儿拼命的咽着口水,她就忍不住想起已经离家了的臭蛋。一个心软,她挟了一块炒鸡蛋吹了吹,就塞了扁头嘴里。

    扁头眼睛都放光了,赶紧张嘴咽了下去。

    “去堂屋吧,马上就可以吃了。”喜宝终于打发走了馋嘴的小弟弟,春梅和春芳也进来帮忙了。

    很快,蛋炒饭就被端上了桌。

    毛头吃得一脸幸福,他觉得自个儿终于活过来了,又吃到喜宝亲手做的饭菜了:“奶,你再考虑考虑,我觉得带粮食去学校挺好的。省钱啊!”

    “闭嘴!吃饭!再瞎逼逼,信不信我揍你?”赵红英看到毛头就来气,一不小心又想起了早上的事儿,“我问你,你在学校是不是也每天一大清早就犯病?你咋就没被人揍呢?”

    喜宝赶紧开口解释:“哥他是去操场上吊嗓子的,离宿舍楼远着呢。对了,就是有一回,有个值班老师正好路过,差点儿没把人吓死。”

    得了,这就是没放弃犯病呢!

    赵红英都被气得没脾气了,想想自个儿早上的遭遇,她特别同情那老师:“你就不能歇歇?少造点儿孽!”

    “啥叫造孽啊?我这是在练习表演,再说老师也没被吓死啊!”毛头不乐意了,正好吃饱了,他放下筷子,立马就给家里人演了一波当时的情况。

    先是他大清早的起床离开宿舍楼,跑到黑黝黝的操场上吊嗓子,才刚把“我是一个兵”唱了三遍,那老师就一脸惊魂未定的叫住了他。

    人家老师也是好脾气,觉得这孩子虽然是个破锣嗓子,可这用功劲儿还是值得提倡的。他咋也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毛头在格外敷衍的安慰了老师两句后,这才开始练演技说台词。老师都看傻眼了,直说这么努力用功的孩子太少见了,又劝他还是努力学习比较好。

    “学习有啥好努力的?我轻轻松松就能考第一。”毛头扬着脑袋,完美的重现了他当日那一番操蛋的话,顺便结束了此番表演。

    堂屋里,许久没人开口。

    好一会儿,强子才感概道:“真是太对不起人学校人老师了,咱们家把疯子给放出去祸害人了。”

    毛头虎着脸瞪他哥:“你知道个啥!我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然后去搭台唱戏!我在学校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好哥们。我们拥有相同的梦想,我已经拉着他练了半个月了,他挺有天赋的,是个可造之材。对了,人家还是城里人呢,他爸妈都是国家干部。”

    强子:…………造孽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