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060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60章 第06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山村名医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60章

    汇款单就是那么小小的一张长方形的纸, 上头写了收款人的具体地址、姓名, 以及汇款金额。至于汇款人,就只在最下头简单的写了个‘省城体育训练基地,宋涛’。

    就算写的再怎么简单, 赵红英还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 怎么瞅都瞅不够,一脸不敢置信的神情。可惜, 她的文化程度也就比臭蛋好上那么一丁点儿, 早年间跟着婶子大妈一起念了两个月的扫盲班。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几乎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你真没瞧错?真是臭蛋寄来的?”赵红英先把四儿子寄给的她的汇款单叠吧叠吧揣兜里, 剩下的这张捏手里瞅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赵建设还能说啥?他姑压根就不信他的, 他就算说秃噜嘴皮, 又能咋的?

    这不,赵红英见娘家大侄子没吭声儿,她索性吼了一嗓门:“毛头!!”

    毛头这会儿正跟喜宝在屋里忙着写作业复习功课呢, 堂屋虽然敞亮得很, 可架不住家里人多吵吵嚷嚷的,所以自打他俩决定要考县里的初中后,就把写作业的地点改到了赵红英那屋。正好, 那屋就老俩口加个喜宝, 还有个半大不小的炕当桌子, 往底下搁两条小板凳就是现成的书桌了。

    听到赵红英扯着嗓门高声大吼, 喜宝立马停了笔:“哥,奶叫你。”

    “哦。”毛头随口应了一声,还是先把眼下这一提给答完了,这才搁了笔起身走了出去。见状,喜宝稍稍犹豫了一下,可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也跟着跑了出来。

    堂屋里,赵红英一见到毛头,就立马把手里的汇款单给他:“念。”

    “四叔寄钱来了?”毛头接过汇款单,身后的喜宝也跟着探头看去。俩小只一瞅,这不对啊!

    “是给红旗公社第七生产队张秀禾的!张秀禾……不是我妈吗?汇款人是宋涛?啊?!”毛头惊呆了。

    喜宝也被唬得不轻:“臭蛋给妈寄钱了?”这傻姑娘一着急,又把“大妈”叫成了“妈”。

    “对啊,居然有十一块八毛钱,还是点名寄给妈的。”毛头抬眼看了看赵红英,“他跟四叔学啊?”

    这话一出,赵红英还没开口,一旁的赵建设已经忍不住了:“可不是跟卫军学的吗?我去公社时,那头的人告诉我,邮递员特地留了话,说上头叮嘱的,要宋涛的妈拿着证明去邮局取钱,步骤就跟当年卫军一个样儿。总之,必须是本人!”顿了顿,他还额外添了一句,“人家还问我,这别是卫军的儿子吧?我告诉他,这是卫军的侄儿!亲侄儿!!”

    “行了行了,汇款单送到就成了,你咋还不走啊?”赵红英就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当下就开始赶人。

    赵建设被她气得已经没脾气了,瞅着一眼外头的天色,确实不早了,直接转身就走:“行行,我走还不行吗?反正你们老宋家又出了第二个宋卫军。”

    “啥第二个卫军啊?”就在这档口,宋卫国回来了。

    宋卫国还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后头跟着一串人呢。这农忙时节,恰好今年喜宝和毛头又要准备考县里的初中,偏偏春丽几个大孩子也都要期末考试了,赵红英拍板决定,由她自个儿少上半天工,家里其他人多干点活儿多挣些工分。

    这宋卫国回来了,老宋家其他人当然也陆续归家了。不过,因为惦记着吃晚饭,大家伙儿都只是简单的跟赵建设打了个招呼,就忙着打水洗手冲脚。一时间,院子里立马闹腾起来了。

    听着声儿,赵红英招呼几人去灶间盛饭菜,又回头没好气的瞪宋卫国:“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忙活些啥,一个两个的,都那么没出息。说的就是你,宋卫国!”

    “啊?”宋卫国好无辜,一眼瞅到赵红英手里的汇款单,他觉得他大概明白了,“妈,我知道我没卫军那么出息,可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吧?对了,大队长你咋不叫我帮着捎回来呢?我还能坑了这钱不成?”

    “看仔细了!这是臭蛋寄来的!”

    赵建设本来都要走了,眼看这又掰扯上了,顿时心头一乐,赶紧寻了个好地儿,抱着胳膊开始瞅热闹。

    “谁?妈你说谁?臭蛋?!”宋卫国懵了。

    因为受惊不轻,宋卫国的嗓门难免大了一些,当然他原本嗓门也不小。这一吼,没把臭蛋的亲爹妈吼来,倒是把原本已经进了灶间的张秀禾给引过来了。

    张秀禾还没走近就已经嚷嚷开了:“咋了咋了?卫国你刚才说的是臭蛋吗?臭蛋寄信来了?”

    “不是,他寄钱来了。”

    张秀禾傻傻的看着她男人,一时间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寄啥?”

    “寄钱!”这回是赵红英不耐烦了,横竖这钱也不是给自个儿的,她直接把汇款单往张秀禾手里一塞,“你那宝贝儿子给你寄钱来了!收好,等喜宝毛头去县里考试那天,你跟我一道儿走,咱们去邮局领钱。”

    然而,哪怕是已经拿到了汇款单,张秀禾仍然是懵的。她倒是念了几年小学,可因为她娘家从来就没出过聪明人,磕磕绊绊的念了两年,后来就干脆不去了。算起来,她都有二十多年没碰写着字的纸了。

    拿着汇款单,张秀禾都没意识到自己拿倒了,就这么捏着纸对着已经快要下山的太阳瞅了半天,想了想,还是先叠吧叠吧也跟着揣兜了:“甭管是啥,是臭蛋寄来的都好。”

    赵红英像看二傻子一样的看着她家大儿子俩口子,心道,傻人有傻福兴许是真的,瞧瞧,这俩当爹妈的傻成这样,养个儿子也是个傻的,结果还真有福气了?

    再有就是……

    “建设你咋还没走?对了,那省里的啥领导,是不是也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包吃包住,不要学费,还给发钱?也是病得不轻。”

    赵建设放下胳膊,无奈的瞅着他姑:“不都跟你们说了,人家那是找运动员好苗子来的,听说都跑了大半个省了,看上眼的也就只有臭蛋一个。那是替国家培养的人才!”

    “挑来拣去的,就相中了个傻子?”这赵建设不解释还好,他越解释,赵红英越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人还挺多的,倒是老宋头说了句实在的:“管他领导傻不傻,横竖咱们臭蛋不吃亏就成。”

    “那是吃不了亏,卖了他,能卖个十块钱不?”赵红英想起解放以前,那会儿买卖人口还是合法的,买个媳妇儿也才一块大洋,要是想要个继承香火的儿子,最多最多,撑死也不会超过两块大洋的。

    赵建设已经彻底无话可说了,冲着他姑摆了摆手,直接回家吃饭去了。

    不多会儿,老宋家也开饭了。

    宋卫国吃了两口垫了垫肚子,突然想起刚才自己没仔细看汇款单,就问道:“臭蛋寄了几毛钱回来?”

    在他看来,就算上头的领导再傻,能给个三毛五毛的,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人家那边还要管臭蛋吃喝住啥的。

    赵红英直接呵呵了:“自个儿没出息,还盼着臭蛋没出息?啥几毛钱,他寄了十一块八毛钱。”

    这话一出,不单宋卫国被惊到了,另一边坐着的袁弟来“啪叽”一下,筷子就掉到了桌上,然后摔到了地上。

    其实,袁弟来刚才就听到家里人在谈论臭蛋,她并不是不好奇,而是不敢好奇。臭蛋已经傻了,这养个孩子可不单是往锅里多添一瓢水的问题,除了管饱,还得给他做衣裳做鞋交学费,等他大了,娶媳妇儿的花费也不少。哪怕上头三令五申不准搞封建那一套要高价彩礼,可要是真没钱,谁家愿意把闺女嫁过来?

    林林总总加在一道儿,那花费可不少。关键在于,臭蛋他傻了,他没出息啊。在他身上花钱不就跟把钱丢水里一个样儿?要是家里没人愿意养,袁弟来兴许咬咬牙也就认了,谁叫那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呢,可既然大房稀罕,那就稀罕去吧。自打臭蛋改口之后,她就彻底不理会臭蛋的事儿了,权当自己没生养过这个孩子。

    结果……

    啪——

    宋卫党一巴掌呼噜在大伟后脑勺,他其实是发现老三俩口子那头的尴尬了,这弟媳妇儿他可以不管,可明显,他三弟也懵了。为了避免家里头气氛尴尬,他只能冲着儿子下手:“你还有点儿出息没有?臭蛋才多大啊,就知道给家里挣钱了,你呢?老子啥时候才能享你的福?”

    大伟:………………

    他招谁惹谁了?从开饭起,他就老老实实的坐这儿埋头大吃,连一个字儿都没吭。冷不丁的被他爹拍了一巴掌,再一听这话,他直接就给气乐了。

    “享福?成啊,等爸你到了我爷我奶那个岁数了,我保证叫你享福!”

    宋卫党寻思着这话听着咋那么不对味儿呢,可他原也不是聪明的,一时半会儿还真没琢磨透。

    那头,宋卫国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一直以来,宋卫国都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长子,也是家里头第二出息的人。试想想,赵红英是能耐,上能打野猪,下能捞大鱼,可她这辈子还真就没亲自赚过哪怕一分钱。老宋头也一样,他是队上出了名的老庄稼把式,但凡遇到关于种地的难题,问他一准没错,可那也没挣过啥钱呢。

    正因为如此,宋卫国就觉得,整个家里头,除了四弟宋卫军,就数他最能耐。可这个想法,在听完他妈刚才那一席话后,彻彻底底的被击碎了。

    偏毛头还是个嘴欠的,一眼就瞧出了他爸心里的想法,搁了筷子探头过来看热闹:”爸,你是不是觉得自个儿特别没用、特别窝囊、特别丢人现眼?哦,你不知道啥叫丢人现眼?我给你掰扯掰扯,就是那种……面子里子都绷不住了,活了一大把年纪,还不如个小孩崽子,只恨不得立马在地上刨个坑把自己个儿给塞里头……啊啊啊啊啊!”

    喜宝捂着嘴尽偷笑了,哪怕一直都跟毛头一伙,可看到毛头被连敲了好几个脑瓜崩儿,她还是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傻乐:“哥你可真是铁了心找抽。”

    “你跟二叔一个样儿!”毛头气呼呼的捂着脑门,转过头把后脑勺冲着他爹。

    刚被亲爹拍过的大伟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也就是强子了,他还嘲笑毛头:“谁叫你凑得那么近的?不是找抽是干啥?”

    “都闭嘴,吃你们的饭!”宋卫国开口就怼了俩儿子,然后忍不住跟他媳妇儿说,“秀禾啊,这三五毛的也就算了,十一块多呢,咱们攒起来,以后给臭蛋娶媳妇儿用。”

    张秀禾低着头,一开始没吭声,等她抬头时,才发现她早就已经红了眼圈。

    刚还在看哥哥笑话的喜宝立马被吓到了,忙从兜里掏出手帕帮张秀禾擦眼泪:“妈,你咋了妈?哪里难受呀?咱们去卫生所好不好?”

    一着急,喜宝又‘妈来妈去’了。

    生怕吓着孩子,张秀禾忙抹了一把眼泪:“没事,我就是想着,臭蛋才多大啊,到今年冬天才十一周岁呢,这就开始赚钱了,还不知道在外头吃了啥苦头遭了啥罪呢!”

    这么一想也没错,解放以前还兴童工呢,不过那会儿,童工一般都是没啥工钱的,工头包吃包住,而且多半给的还是馊了坏了的东西。一不留神,张秀禾就把臭蛋代入到了以前听过的那些事儿上,想着他兴许这会儿正吃不饱穿不暖,干着累活苦活哭着喊妈呢,她这心里就揪着疼。

    “还是叫他回来吧,家里又不愁吃不愁喝的,何苦叫那么丁点儿大的孩子在外头遭罪呢。”

    张秀禾越想越舍不得,其实她也知道,假如臭蛋回来了,估计就该跟他上头两个哥哥那样,年纪一大就该下地干活去了,可那也是在她这个当妈的眼皮子底下待着,万一有个啥事儿,也好帮衬一把。

    可臭蛋已经走了,先不说他们家没人去过省城,光说人家是省城里的大领导,还是给国家办事的,万一不放臭蛋走呢?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地里刨食的,哪怕在队上还有些脸面,走出去谁认识他们。

    宋卫国只能劝着:“臭蛋会干啥?你也是太操心了。就跟妈说的那样,卖了他也换不来十块钱呢,大不了你把钱攒着,以后给他媳妇儿用。”

    “嗯,那先这样吧。”张秀禾也没了主见,说到底她也只是个乡下妇道人家。

    比起张秀禾,劝人的宋卫国才是憋屈。他冷不丁的就想起了当年喷他三弟,说你缺钱不能管我借吗?你大哥我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待着,你非要费老鼻子劲儿管老四借钱?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大哥的吗?

    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宋卫国只觉得没脸见人。

    他一个队上的小干部,除了每年工分换口粮外,每个月也就八毛六分钱的补贴,比起臭蛋离家一个月就赚了十一块八毛钱,他只能自我安慰,起码好歹比零头多了点儿。

    ……

    比起宋卫国的羞愧,张秀禾的揪心,老三俩口子才是真的不好了。

    宋卫民倒不至于贪臭蛋的钱,他就是懵了,整个人彻彻底底的懵了,半晌都没回过神来。又因为他这个人从来没学会过掩藏情绪,只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已经魂游天外了。这不,碗里都空了,他还在扒拉着筷子往嘴里送呢。

    袁弟来还不如他,脸色煞白煞白的,嘴唇都犯青了,仔细看去身形还在微微发颤,额间的冷汗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咋的了。

    等用过一顿食不知味的饭菜后,各房都散去了,忙活家务的、继续写作业的、溜达着去散步消食的……一眨眼,老宋家又安静了下来。

    扁头闹着要去外头玩,搁在以前,袁弟来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她就怕扁头出个啥意外的,只恨不得把孩子绑在裤腰带上,寸步不离。

    偏生,扁头不是臭蛋,他真没那么乖,更没那么听话,一见他妈不理他,立马屁股一坠,直接坐在院子的泥地上,两腿一蹬,嗷嗷的哭叫起来:“我要出去玩!出去玩!!出去玩!!!”

    “行了行了,你去吧,早点儿回来,别跑太远。”袁弟来头疼得差点儿要裂开了,胸口也闷得发慌,实在是没有精力管扁头了,只能简单的打发了他。

    似乎是没想到今天那么容易过关,扁头二话不说跳起来就往外头冲,眨眼间就没了身影。

    看到这一幕,袁弟来反而轻松了点儿。如果说,连臭蛋一个傻子都能有出息的话,扁头那么聪明,未来肯定不会比臭蛋差。再说,跑得快而已,扁头跑得也不慢啊!

    自我安慰了几句后,袁弟来就先进屋去了,完全没管家里一摊子事儿。

    因为几个大的孩子都要准备期末考试,最近这几天,家务活儿都是由张秀禾和王萍做的,加上又是农忙,她们也累得很。这自家的孩子自家心疼,那是没话说的,可袁弟来凭啥不干家务?也不是完全不干,他们一家三口的衣裳倒是常洗,屋子也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就是完全不管公中的这些事儿。像洗菜切菜、生火做饭、洗碗抹桌、喂鸡拾柴等等,全都不管。

    张秀禾有时候真忍不住想怼她一脸,要真不想干,你倒是自个儿开火做啊!谁欠了你的?

    就连一贯好脾气的王萍也冲着三房那屋翻了个老大的白眼,回头就看到赵红英站在屋檐底下也冲着那头瞪眼,顿时心下就舒坦多了,全生产队的人都知道,哪怕得罪大队长赵建设也好,千万不能开罪赵红英,不然……啧啧。

    可袁弟来这会儿真的啥都顾不上了,她就难受,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难受得很。

    那可是十一块八毛钱啊!她这辈子最多一次也就拿了一块钱,还是当年给臭蛋看病用的。十一块八毛钱是啥概念?

    这年头钱本来就值钱,乡下地头用钱的地方也少,单说盖房子好了,木头可以用工分换,还便宜得很,泥可以自己去挖,剩下的也就是伙食费,以及泥瓦匠、木匠之类的,会稍微给那么点儿钱。臭蛋寄来的这笔钱,足够盖两三间大屋子,还能凑一套像模像样的家舍了。

    “你咋又哭上了?”宋卫民也没心思去外头溜达,闷在堂屋坐了一会儿,他到底还是进屋来了。一进来就看到袁弟来整个人面朝下扑在床上,虽然没看到她的脸,可夫妻那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呢,这一定又是在哭了。

    袁弟来猛的坐了起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了,她眼前一黑,差点儿一头栽倒过去,还是宋卫民上前两步扶了她一把,才勉强稳住了身形:“臭蛋是我生的!”

    “唉……”宋卫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他媳妇儿会不甘心。

    “张秀禾她又不是卫军,她自个儿有孩子还抢我的,凭啥啊?你是臭蛋的爸,你去说啊,臭蛋明明是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我还养了他五年呢!卫民!”

    “说啥啊,咋说啊?”

    “你是臭蛋的爸,我是臭蛋的妈,就算她张秀禾再不要脸,也不能否了这个事儿吧?”袁弟来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她今个儿干了一整天的活儿,原本身子骨就不怎么好,这会儿更是累得腰酸背疼,脸上也被晒得通红。可她真的顾不得这些小事儿,满心满眼都是那十一块八毛钱。

    要是这钱给了她,她不就能托人买一罐子麦乳精给扁头喝了吗?一想到当初喜宝和毛头都喝过麦乳精,偏就臭蛋没喝,谁能说不是因为这个,臭蛋才那么笨的?要是臭蛋没那么笨,她至于把孩子往外头推,白叫张秀禾捡了这么个天大的便宜吗?

    宋卫民没吭声,他跟袁弟来的想法完全不同。

    没谁规定孩子赚的钱一定要给爸妈,如果是这样,他大哥宋卫国为啥就把钱给媳妇儿了呢?还有,他四弟宋卫军也没给老宋头啊,全给了赵红英。这就说明,钱给谁那是随自个儿的。更别提,臭蛋还那么小,哪怕他的确是臭蛋亲爹,也没脸拿那么丁点儿大孩子的钱。

    “算了吧,臭蛋赚钱也不容易,再说大哥大嫂不是说了要攒着给臭蛋娶媳妇儿吗?挺好的,十一块八毛钱,一半娶媳妇儿一半盖间屋,要还有剩下的也能叫孩子松快点儿。”

    袁弟来不吭声了,是啊,爹妈得给儿子娶媳妇儿盖屋子,这个是不能省的,不然会被队上的人戳断脊梁骨的,被人笑话连娶媳妇儿的钱都攒不下,不配当人老子娘。

    不过,她又寻思了一会儿:“强子比臭蛋大那么多,你咋知道他们会不会提前花了臭蛋的钱?还不如叫我捏在手里。”

    “有妈在呢,妈是偏心卫军和喜宝,对家里其他人还是很公平的。”

    有宋卫民这话在,袁弟来终于不闹腾了,哪怕她再蠢,也明白婆婆是个不好相与的人。如果说,宋卫国和张秀禾真的用臭蛋的钱给强子娶媳妇儿盖大屋,赵红英能活撕了这俩人。

    这么一想,袁弟来抹干净眼泪:“扁头呢?我去找他。”

    ……

    又过了几天,无论是队上小学,还是公社初中,亦或是县一中都开始期末考试了。不同的是,只有春丽要考两天。

    喜宝和毛头已经是六年级毕业生了,这一次期末考试,同样也是他们的小学毕业考。虽说这个成绩并不算数,可念初中时,老师也是要看的。这么说吧,你考得好不稀罕,兴许是小学老师放水把考卷出得太容易了,可要是反过来,考得不好甚至不及格,那就说不过去了。像强子和大伟当年,就是叫赵建设去公社那头开后门的,好在他还有点儿面子,加上这俩成绩虽然不好,却也不惹事,倒是勉强叫他们上了初中。

    可喜宝和毛头却是要考县一中附属初中的,他俩必须考好。

    曾校长也知道这事儿,等考试一结束,他立马抽了俩孩子的卷子,跟李老师两人当场就批了出来。

    算数满分,语文作文意思一下各扣了两分,又拿了成绩报告单填写好了成绩,并认真写了老师评价。

    “你俩要努力啊,县一中的学费不便宜,看你们家的意思,应该是打算供你们上高中的,别辜负了家里人的期望。”曾校长挨个儿摸了摸俩孩子的脑袋,他来这儿也有近十年了,交过的学生真不算少,可这么有天赋的,却只碰到了两个,恰好家里人也理解,愿意供他们上学,要还不好好珍惜,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俩小只乖乖的站在曾校长跟前,喜宝那是不用说了,她本来就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就连毛头也收了臭脾气,老老实实的听着曾校长的叮嘱。

    六年时间,曾校长当了他们六年班主任,而且在升到五年级以前,语文算数课都是他教的。可以说,在这六年里,连爹妈都没有曾校长跟俩小只相处得时间多,更别提这俩都是聪明的。

    毛头是贼精贼精的,喜宝则是本能的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明白曾校长是为了他们好。尽管他们小学的老师都挺不错的,但能碰上像曾校长这样的老师,确确实实是他们的福气。

    “曾校长你放心吧,我和妹妹一定能考上县一中,不给你丢人。”毛头拍着胸口,格外自信的保证道。

    喜宝却没忙着附和毛头,而是笑着祝福了两位老师:“曾校长李老师,你们都是很好很好的老师,有你们在,我们队上小学一定会越办越好的!当然你们也会越来越好的。”

    “小丫头……”曾校长好笑的拍了拍喜宝的小脑袋,“好好考试,以后去县里上学也别犯怵,虽然是队上出去的,可咱们半点儿不比他们城里孩子差。”

    又对毛头说:“你小子安分点儿,不准闹事,不准动不动就唱戏,城里人胆子小着呢,再给我半夜里嚎一嗓子,想吓死谁呢。”

    毛头又生气了,凭啥到喜宝那儿咋咋都好,轮到他了,又没好话了呢?!

    ……

    去县一中考试那天,是个大晴天,老大老大的太阳挂在空中,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

    幸好,除了天气比较热外,其他一切都很顺利。俩小只进了考场,赵建设又陪着赵红英和张秀禾往邮局跑了一趟,之后就没他啥事儿了,因为赵红英觉得她能领着儿媳并孙子孙女回家,把他打发走了。

    领到了钱,赵红英带上张秀禾,熟门熟路往百货大楼去。宋菊花早就掐着指头算好了日子,一看到她妈和她大嫂,说啥也要把人拉到家里吃午饭,当然也不会忘了喜宝和毛头。

    不过,赵红英还是拒绝了,跟宋菊花要了几寸布票,给俩孩子各买了一双新鞋,又扯了块新布,打算回去做两身衣裳。毕竟,这到县里念书,可不能穿得太寒碜了,去年春丽考上了县一中,也是做了两身新衣的。

    绕回去县一中后,考试也差不多接近了尾声,毕竟就两门课,花不了太长时间。没等多久,俩小只就背着帆布挎包出来了,一个找奶一个找妈,都说自个儿考得不错。

    再不错,那人家也不能像曾校长那样,当场给批卷子,所以还得回家慢慢等。好在,县一中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不出三天,就把录取通知书发到了红旗公社,再由天天跑公社开会的赵建设亲自送到了老宋家。

    赵建设还问:“县一中是有宿舍楼的,好多没成家的老师也住里头。其实条件挺好的,有十人间也有六人间,每一层都有厕所。对了,还是楼房呢。姑你要不考虑一下,叫孩子们住学校得了,也省得他们早晚来回的跑。”

    “能成?”赵红英盘算了一下,“捯饬自个儿倒是没啥,可他们吃啥?学校让自个儿开火不?”

    “你还打算叫他俩一个生火一个做饭啊?别逗了,人家学校有食堂的,初中高中连带老师们都共用个食堂,也可以自个儿带口粮,那边有热饭的地方。我说你家春丽这一年是咋过的啊?”

    “带饭啊!”赵红英理直气壮的说,“早饭在家里吃,中午饭夏天直接吃,冬天拿开水泡一下,晚饭她回家吃啊!”

    “你要是不放心呢,下回去报道的时候,叫老师领你去学校里头瞅瞅。食堂的饭你也可以吃,去那边一个小窗口买饭票就成,上回臭蛋去县里比赛,我还尝了味儿,饭菜都挺好的,不比家里头差。”赵建设交代完了就跑路了,生怕多留一会儿,他姑又见不得他闲,给他派活儿了。

    殊不知,赵红英还真没心思折腾娘家大侄儿,她寻思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不错。又叫了春丽过来细细的问,这才知道,原来县一中食堂不单可以免费帮着热饭、供应开水,还兼卖很多饭菜。

    “你咋不早说呢?”

    春丽也纳了闷:“学校里本来就有地儿卖饭菜啊,咱们考上了县一中,就是半个城里人了。食堂那头的饭票菜票每个学生都能买,不过有限量,而且价钱老贵了。一菜一汤一饭就要八分钱,早饭一个白面馒头就要三分钱,要是一天三顿都在学校吃,那不得花一毛九分钱呢?我爸一个月才赚八毛六分钱,就够我吃四天!”

    “味儿好不?”赵红英又问。

    “那我咋知道?我又没吃过,就是听我同桌在那儿嘀嘀咕咕的,她就吃中午一顿,早晚还是回家吃。就这样,一周上六天课,也得花四毛八呢。要是一天三顿,一周不得一块一毛四?我爸一个月赚不了我一周的伙食费,我还得再念两年了,他回头还不得扎脖?”

    赵红英瞪眼,再瞪眼:“我说你个丫头片子嘴皮子啥时候那么利索了?吧唧下嘴就算出账来了,回头队上分粮食了,叫你爹干活去,你在那儿算账,我看你比他能耐多了。”

    “那可不?我高一都念完了,我爸小学毕业。”春丽又问,“奶,还要不要住学校啊?住宿费多少我还没问呢。”

    “回头再说,我这会儿一脑门子的几块几毛几分……你个倒霉孩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