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05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9章 第05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9章

    跑步比赛的规矩相当简单, 哨声一响就从起点开跑, 谁最快通过重点线,就是第一名。

    所以,就算毛头和臭蛋联手上演了一出尬戏, 可在裁判那头, 他俩还是获得了短跑第一和第二名。

    等毛头和臭蛋一回来,喜宝就立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们, 并叮嘱道:“哥, 等下要去领奖,你记得拽住臭蛋。”

    毛头累得气喘吁吁,明明他参加的是短跑项目, 统共也就一百米,可事实上他追着臭蛋差不多绕着大半个第一生产队, 幸好这么一路追过去, 追到了河边上,臭蛋不得不停了下来,这才叫他逮了个正着:“知道了, 我的绳儿呢?”

    喜宝立马掏她的帆布挎包, 从里头翻出一捆粗绳:“给。”

    一切准备就绪,毛头这才拖着臭蛋往领奖台去,再看臭蛋那小模样, 别提有多委屈了, 蔫儿吧唧可怜兮兮的跟在毛头身后慢腾腾的走上领奖台, 看着完全不像是来领奖的, 倒特像前段时间被批.斗的倒霉蛋。

    公社小学的校长活生生的被噎住了,幸好刚才曾校长已经将情况简单的告诉了他,他只能假装没看到尴尬的情形,将奖状给了俩孩子,而获得第一名的臭蛋又额外得了一个本子一支铅笔。

    回头,臭蛋就把本子给了哥铅笔给了姐,至于奖状本来就被毛头拿在手里,就没他啥事儿了。他只问喜宝:“咱们啥时候才能回家啊?”

    喜宝作为管理后勤的,提前知道了运动会流程以及所有的项目,她只能格外同情的看了臭蛋一眼:“你还有一个项目,两百米跑步。”

    臭蛋茫然的看着她,至今为止,他也不过是学会了从一数到一百。所以,两百米是什么意思?

    “反正到时候你就跟着我跑……不对,你就沿着那个跑道跑,我就在你身后追着。”毛头抓了抓他头顶那几撮毛,“我还是去问问建设叔吧。”

    赵建设比他更头疼,这公社小学因为建筑年代早的缘故,瞧着还不如他们生产队小学好。至于操场,大倒是够大了,两百米也就是绕着操场跑一圈,而且为了方便小运动员们,操场上是画有白线的。问题是,臭蛋真的会看?

    本着不能一个人操心的缘故,赵建设特地找来了曾校长,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最终决定拉上喜宝。

    等两百米比赛开始之后,喜宝就成了指向标,老老实实的站在终点处,默默的看着臭蛋撒丫子朝着自己狂奔过来,一起跑就超越了所有的对手,然后一点一点拉开距离,等他冲到终点时,最后一个小同学离他足有五十米。

    “姐,吃的呢?”臭蛋蹦跶的凑到喜宝跟前,张大嘴巴等着投喂。

    这一时半会儿的上哪儿给他弄好吃的呢?喜宝只能尽可能语气真诚的哄他:“别急,等回家我就给你摊厚鸡蛋饼。”

    统共参加了两项比赛,臭蛋拿了两个第一,而作为陪跑的毛头则拿了两个第二。虽然这个成绩也算不错了,毕竟本来就是决赛,同跑的也有八个人,可毛头……

    不高兴!

    可很快,他又高兴起来了,特地跑来跟喜宝咬耳朵:“只有第一名才能去县里参加比赛!我不用去了,你也不用跟着。”

    喜宝瞬间就明白了毛头的意思,俩小只齐刷刷的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赵建设。

    ……

    果不其然,这天下午,在知道臭蛋被学校挑中要去县里比赛跑步后,赵红英直接点了赵建设的名字,还振振有词的说:“臭蛋不是给咱们生产队长脸了吗?真要是一个没挑中,你这个大队长能有脸面?回头他要是真在县里得了第一,你也能跟着沾点儿光。”

    赵建设还能说啥?他先是沾了姑姑的光,又沾了表哥的光,所以现在轮到沾表侄儿的光了?

    “行行行,姑你说啥都行。比赛那天,我骑自行车带他去县里。”心道,万一又跑了,他骑着车总能把人追上的。

    小孩子比赛啥的,到底只是个小事儿,起码在赵红英看来,就是一群闲的蛋疼的大人陪着小孩子瞎折腾。好在,被折腾的人不是她,当下就不在意了,吩咐毛头盯着点儿臭蛋,她径直往灶间去了。

    喜宝还寻思着早先答应了臭蛋的厚鸡蛋饼,可问题是她回家已经晚了,别看小学生们比赛项目就那么几个,可架不住还有初中的学生,亏得开始得早,才能紧赶慢赶的赶在下午之前结束。这不,等她往灶间一瞅,饭菜都快出锅了。

    “奶,我答应了臭蛋要给他摊厚鸡蛋饼,他可爱吃那个了。”一看到她奶,喜宝立马黏上来求救。

    赵红英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今个儿你二奶奶刚拿了半篮子西红柿过来,你把那个洗洗切了,拌点儿白糖端上桌就成,正好你不是也爱这一口吗?”

    一听说有西红柿,喜宝立马高兴了,转身就去篮子里挑了两个红艳艳且个头大的,先跑去舀水洗干净了,等她回来后,赵红英顺势接过来切成几拌,刚放到盘子里,喜宝也捧着白糖罐子过来了。

    “多放两勺,你不是爱吃甜的吗?”看喜宝小心翼翼的那样子,赵红英立马心疼上了,“没事儿,回头奶再去供销社买白糖,咱们家不缺这口吃的。”

    “嗯!”喜宝又舀了一大勺,拿筷子拌了拌,瞅着旁边饭菜碗筷都端上桌了,她也赶紧端着盘子往堂屋那边去。

    臭蛋已经乖乖的坐好了,这几年随着年岁见长,他其实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离不开张秀禾了,起码在找不到妈时,不会再哭鼻子闹腾了。然而,只要一逮着机会,他还是想尽办法往张秀禾跟前凑。这不,眼瞅着他妈坐下了,他立马靠过去坐好,小嫩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

    不多会儿,喜宝就端着盘子过来了,她特地把盘子往臭蛋那头推了推,没能做到先前答应的事儿,她多少还是有那么点儿心虚的,谁叫臭蛋那记性不大稳定呢?万一他这会儿想起来了呢?

    就在这时,臭蛋看了看那盘糖拌西红柿,又看了看喜宝:“姐?”

    “吃吧,我放了三勺糖呢。”喜宝麻利的放下盘子,赶紧找空座坐好。

    臭蛋刚开始还有些迷茫,一副沉思的神情,似是感觉有点儿不对,可一听到糖,他还是很高兴的伸了筷子:“妈,你吃,姐说放了好多好多的糖!”

    喜宝默默的坐下来扒饭,心道,明个儿一定给你做厚鸡蛋饼吃,在上头放好多好多的好料。

    厚鸡蛋饼,是喜宝自个儿琢磨出的菜色,创意来源自曾校长媳妇儿的摊鸡蛋饼,不同的是,喜宝做的鸡蛋饼特别厚,她还喜欢往上头撒一堆的料,不单是葱花,还有黄瓜条、玉米粒、西红柿、蘑菇丁、胡萝卜片、青椒块等等。用赵红英的话来说,这是把所有能吃的全都一股脑丢锅里,偏偏味道还挺不错的。

    就因为味道挺不错的,家里没一个人拦着她。等第二天做晚饭时,还主动提供了帮助。

    强子就特地砸了小半碗松子仁,叫她往上头撒,如果味道好的话,他回头再多弄点儿来。大伟也出了力,他不知道跟谁换了个洋葱来,味道大到他亲妈王萍差点儿没揍他,可喜宝觉得挺不错的,叫他洗干净切好后,真就一股脑的全丢了下去……

    等厚鸡蛋饼上桌了,瞅着上头一堆乱七八糟的食材,连最疼爱喜宝的赵红英都没眼看了,不过她到底是心疼小孙女的,只安慰说:“横竖都是能吃的,不打紧。”

    然而,一开吃,就连最无法接受洋葱的王萍都傻眼了,立马提议:“宝啊,回头你做菜时,叫芳芳给你打下手吧!她长得不好看,人又蠢,要是会做菜的话,我就不用替她犯愁了。”

    春芳正开心的吃着呢,冷不丁的就被她亲妈捅了一刀子,震惊的抬头看向她妈,偏偏她爸也跟着附和:“就是,横竖她也考不上高中,多学点儿手艺也好。”

    张秀禾赶紧也咽下了嘴里的菜,强烈推荐小闺女:“叫梅子也给你打下手,她也笨得很,长相还随爹。”

    喜宝脾气好,而且本质上她还是个傻姑娘,压根就没注意到两个姐姐已经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只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啊好啊,都好。”又问臭蛋,“好吃吗?我答应了你要做厚鸡蛋饼给你吃的。”

    臭蛋惊讶极了:“还有这事儿了?我又忘记了。”

    到底长大了些,臭蛋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记性不好,最典型的就是,经常会有人提醒他,你答应过啥啥的,你又忘了吗?

    对此,他只能说,是的,我又忘记了。

    每到这个时候,臭蛋都很苦恼,怎么也想不明白为啥自己的记性会那么差。万幸的是,他很快就又会忘记自己记性不好的事儿,继续开开心心的过他的小日子。

    这会儿,懊恼完毕,又吃了一大口鸡蛋饼,臭蛋就忘了刚才的懊恼。一口饭一口菜,再瞅一眼身边的妈,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没过几天,赵建设就来带臭蛋了,为了避免再度遭遇“你是谁”的尴尬问题,他特地当着他姑的面,先跟臭蛋说好:“我是你表叔,今天我带你去县里比赛,到时候你们曾校长也会在的,记住了吗?不准跑。”

    臭蛋乖乖的点头,显然,无论是张秀禾还是毛头,都已经提前叮嘱过他了。再有就是,他自个儿也明白些事儿了,等上了自行车后,他充满歉意的跟赵建设说:“表叔,我记性不好,等下要是忘记你是谁了,你记得告诉我。”

    赵建设无言的抬头望天,行吧,谁叫你奶吓人呢。

    他们这一走又是一天光景,不过,大家伙儿都有事儿要办,孩子们也都要上学,毕竟运动会虽然声势浩大,可跟大多数人都没啥关系。就说队上小学,除了曾校长和臭蛋,以及另外两个学生外,其他人都照常上课下课,一点儿都没被影响到。

    倒是喜宝,今个儿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毛头问她咋了,她就说想臭蛋了,还特地自我安慰:“哥,臭蛋不是咋样吧?我看他跑得那么快,一定能得第一名的,对不对?”

    “嗯,最好再叫他多得几个本子铅笔来,反正他又不用,到时候咱俩平分。”毛头贼精贼精的,想着公社都能给第一名发本子和笔,县里肯定不会抠的。

    喜宝提议道:“那咱们今天中午别睡觉了,去摸点儿泥鳅好不好?泥鳅炒蛋不知道味道咋样,晚上试试看?”

    “成!”

    虽然喜宝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可只要味道好,大家伙儿都乐见其成。就是苦了春梅和春芳,被各自的亲妈撵着去了灶间,非叫她俩帮着打下手。

    春梅特别委屈:“我不是天天帮着收拾碗筷抹桌子吗?”春芳也一样想不通:“我还总扫地收拾屋子呢,不然我还能帮着洗碗筷。”

    张秀禾和王萍不愧是多年的好妯娌:“这些活儿,傻子都会做,你俩去灶间帮忙!”

    不敢反抗亲妈,俩人只得进了灶间,可一看,毛头已经把火给点了,喜宝也已经把泥鳅下锅了,鸡蛋更是早就打好了搁在一旁。

    她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能出声发问:“咱俩能干啥?”

    毛头指了指已经不多的柴禾:“去院子里抱点儿柴禾来。”

    喜宝瞅来瞅去,很快就决定不为难自己了:“等下饭菜好了,帮着盛起来,端到堂屋吧。”

    于是,在张秀禾和王萍的殷切期盼下,俩傻闺女还是啥都没学到。不过也是,她俩都瞅着喜宝烧了两年菜了,不也一定连点儿皮毛都没学到吗?

    不等张秀禾和王萍叹气,外头传来自行车车铃的响声,紧接着,赵建设骑着车就往院子里冲过来,惊得强子往旁边迅速闪身,这才没被撞到:“建设叔你干啥呢?!”

    “你家臭蛋,臭蛋他得第一名了!”

    臭蛋就坐在车子上,黑亮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一眼就看到了张秀禾,高兴的跳到地上:“妈,我回来了!”

    院子里的动静自然引起来家里其他人的注意,就连忙着烧火的毛头,都逮着空挡伸长脖子往外头瞄了一眼,回头跟喜宝吐槽:“建设叔还是大队长呢,这点儿见识都没有,不就是跑了个第一名吗?瞧把他给高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那第一名是他呢。”

    几乎在同一时间,赵红英的大嗓门也在外头响起:“人都说小孩子家家的靠不住,我看你还不如臭蛋呢,毛毛糙糙的,成啥样啊!”

    搁在平时,赵建设还不敢回嘴,可他今个儿太高兴了,顾不得怼他的人是亲姑,就直接开口说:“不单是第一名那么简单,今天上头也来人了,说是正好趁着这回的运动会,来下面拣几个好苗子回去培养,臭蛋叫人家看上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除了臭蛋。

    臭蛋跟他妈打完了招呼,就循着香味跑去了灶间,一看到正在炒菜的喜宝和生火的毛头,他突然就想起来了,又跑出来找赵建设:“我的奖品呢?为啥跑了第一名不给我奖品?”

    “几个本子铅笔有啥稀罕的?”赵建设随口说道,紧接着就看到臭蛋瞬间垮下脸来,委屈得好像被全世界欺负了一样,他赶紧改口,“奖品有,我明个儿拿给你。”

    “给我哥哥姐姐。”臭蛋顿了顿,又特地强调,“哥哥,只能给毛头,姐姐,谁都可以拿。”

    这话的意思是,只排除了强子和大伟。

    强子怨念的看着臭蛋,这就是他最喜欢的弟弟啊!所以说,弟弟什么的,全是捅刀子的,就没一个是好东西。殊不知,臭蛋要是真的把笔和本子给了他,不是更扎心吗?

    赵建设打发臭蛋边儿玩儿去,自个儿则去跟他姑讲今个儿的事情,大概的讲述了一遍后,他强调:“今天太晚了,明个儿一早,上头的领导会去公社那头,到时候我把人家领到你们这儿来。对了,明天你们全家都不用上工,孩子们也不用去上学,好好聚一聚,回头等臭蛋出门了,怕是就跟卫军那样,一年能回来一趟就不错了。”

    这个意外至极的消息,砸得全家人都晕晕乎乎的,及至赵建设推着自行车出了院门,还是没人回过神来。

    而这时,春梅和春芳已经端着饭菜过来,并得意的宣布,她俩打下手都很顺利,而且真的有帮上忙。

    可这会儿,谁也没空关注她们,起码张秀禾完全没这个心思了,只三两步的走到堂屋门口,唤过臭蛋一把搂在怀里,满脸的不舍。

    “臭蛋才多大啊,这就叫他离开家?去那个什么,省里的训练基地?那是什么东西啊,我连县城都没去过,咋这么丁点儿大的孩子就要送到省城去了?他啥都不会,到时候日子咋过呢?”张秀禾心疼得不得了,虽说臭蛋不是她生的,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养了那么多年,早就生出了感情来。更别提,臭蛋是她所有孩子里头年岁最小的一个,这当妈的,本来就难免偏疼小的,他还特别黏人,叫她更舍不得了。

    臭蛋压根就没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最多也就听懂了第一句:“我长大了,都念六年了,早就长大了。妈,你等我再大一点儿,就能赚钱孝敬妈了,跟四叔一样!”

    张秀禾见他这么一副天真的模样,是又好笑又心疼:“你四叔离家时都十八了,你多大?唉……”就算是当初小叔子离家,她婆婆不也念叨了好几年?

    这时,老宋头发话了。

    “听建设的意思,这是上面领导的决定,他们能看上咱们家臭蛋,也是臭蛋的福气。不是说了,这是为国争光吗?想想咱们的好日子,都是老首长给的,现在需要咱们付出一些,难道你们不肯?”

    “肯肯。”宋卫国的觉悟一贯很高,毕竟他这些年始终被赵建设摧残着,那些红宝书、红头文件,他是倒背如流。当下,他走过去拉开张秀禾,打算先劝几句。

    张秀禾没了言语,她当然知道这是个好事儿,就是心里过不去。

    好在,老宋头也没为难她,就说:“先吃饭吧,不是说明天才来人吗?吃完饭,有的是时间慢慢商量。”

    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开导劝解来得更实在些。

    这年头,人们的觉悟普遍都很高,既然上头需要了,他们又能做到,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所以,晚饭后,宋卫国拉着媳妇儿说了好一通话,总算是把她劝服了,还叮嘱她,明个儿领导过来时,不能给人拉脸子看。

    张秀禾哪里敢,如果说,拉脸子能够不让臭蛋离家,那是没问题的。可眼下看来,臭蛋注定要离家了,她讨好那帮子领导还来不及呢,咋敢得罪人家?

    寻思了一会儿,张秀禾就唤来了两个闺女,母女仨一起翻箱倒柜的收拾东西。现在天气还热得很,可要是真走了,怕是一时半会儿的回不了家,那秋冬的衣裳也得帮着准备好,还有她压箱底的钱,留下几个孩子下学期的学费,其他的她都掏了出来,拿手帕包好,打算都给臭蛋带上。

    东屋那头忙着收拾东西,堂屋这边也不消停,毛头和喜宝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经过,拉着臭蛋上看下看,好像咋样都看不够。

    臭蛋被哥哥姐姐看得毛骨悚然,他的智力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尤其随着年岁的增长,也开始学会动脑子想事儿。可他记性不好,刚被自己即将离家的消息给镇住了,这会儿被哥哥姐姐一打岔,又给忘了,只好奇的问:“你们看着我干啥?”

    “多看几眼,往后就看不到你了。”毛头随口应道。

    然后,他就被揍了,被赵红英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会说话吗?不会就闭嘴!”

    毛头摸了摸后脑勺:“就算我记得他的样子,往后他还能记得我不?上回,爸去公社忙了一阵子,起早贪黑的,臭蛋有大半个月没见着人,他就把爸给忘了。这要是真的去省城里了,要不了几个月,他能把咱们全家人都忘了。”

    “不会!”臭蛋急了,“我记得妈!”

    敢情你就记得你妈?

    一听这话,赵红英也头疼了,不过想着记得他妈也好,只要记着一个,回头介绍起来也容易。再一想,她就担心上了:“你真能记得你妈?现在是记得,回头呢?两三个月,半年一年,三年五载……哎哟,干脆你明个儿去一趟县里吧,去那个啥照相馆,拍个照。”

    “我要妈。”

    “对对,就是跟你妈拍个照,我才不稀罕你记得。”赵红英扭头叮嘱宋卫国,“你媳妇儿从没去过县里,你明个儿陪她去一趟。记得,别拍那种全身照,就拍脑袋。知道了吧?拍个大脑袋,脸大一些,好叫臭蛋认得方便。只要他还能认妈,就是咱老宋家的孙子。”

    不然,指不定过几年,就成别人家的孩子了。

    想起头些年发生的惨案,赵红英觉得这是很有必要的,毕竟那年,袁弟来也不过躲在屋里三四个月没出门,哪怕臭蛋现在大了,不像小时候那么好哄了,可要是三五年没见面呢?

    “成,我明个儿带他们娘俩去,正好再给臭蛋买点儿东西带上,出门在外,多带点儿东西总是好的。”宋卫国点头答应了。

    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到晚上临睡觉前,张秀禾已经整理出两个大包袱来,一听说明个儿要去县里,也顾不得省钱了,忙一口答应。毕竟,就臭蛋这记性,叫他带上钱是以防万一,不过最好还是干脆换成东西,不然他恐怕连自个儿身上有钱都能给忘了。

    这天晚上,张秀禾一宿都没睡好,要不是惦记着明个儿还有的忙,她能直接搂着臭蛋哭一宿。

    等第二天上午,赵建设就领着一帮子人来到了老宋家。

    因为他提前叮嘱过了,老宋家的人都还挺端得住的,再说了,人家只是来支会一声的,如果家里人反对,再帮着劝一劝,并不会嫌弃老宋家是乡下人。相反,来的人都挺和气的,一听说宋家人支持臭蛋为国争光,立马赞扬他们觉悟高,并许诺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毕竟这么好的苗子是真的不多见。

    不过,赵红英还是把丑话说在了前头:“我这孙子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他人笨,记性还特别差,跟他说话,他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你们别怪他,他不是故意的。要是回头觉得他不好带,记得再给我送来,不然我叫建设去接也成。”

    赵建设:…………我就知道姑你会这么说。

    来人都笑开了,打头的那个中年人,格外和气的劝道:“宋老太您放心,这些事儿赵大队长都跟咱们说过了。不过没关系,国家现在非常缺运动员,我看宋涛的条件很好,哪怕没有经过任何训练,都比咱们体育基地那边的孩子更出色。至于他的学习,那边有专业的老师负责功课,当然功课不好也没关系,行行出状元,不一定非要靠读书出头的。”

    听人家这么一说,赵红英终于放心了,就提了昨个儿家里人商量好的事儿。

    那些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以往把人家孩子带走时,都会同意对方的一些要求,一听说老宋家只是要求人家孩子跟家里人拍个照,当下拍着胸口答应下来,又问:“除了这个,你们还有其他要求吗?”

    要求?赵红英眨了眨眼睛:“就是不行给我退回来,孩子是傻了点儿,可也是咱们家的孩子。”

    “您放心,这点您大可以放心。”

    两边都有心谈妥,倒是真没有发生任何矛盾。等要出门时,张秀禾牵着臭蛋的手,宋卫国拎上了两个大包裹,同行的还有赵建设以及那些上头的领导们。

    宋家人就跟当年送宋卫军离家一般,齐刷刷的站在院门口,目送一行人远去。

    等人都走得没影儿了,喜宝才哭着把头埋进赵红英的怀里:“奶,我会想臭蛋的,我现在就开始想他了。”

    毛头也两眼通红,却倔强的没有流眼泪:“没事的,等咱们长大了,他不来找咱们,我去找他!再说了,咱们也可以写信啊,就像给四叔写信一样。”

    喜宝突然停了哭声,满脸眼泪的回头看毛头:“可臭蛋他不认识字啊,咋写信呢?”

    全家人:…………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然而,就算有着再多的不舍,臭蛋还是离家了。据宋卫国回来说,臭蛋在车站那头,哭着拽住他妈的衣角,说啥都不愿意走,可最终他还是放了手。

    “为啥啊?”赵红英好奇的问,她之所以特地不去县里,就是怕到时候不好收场,结果臭蛋居然难得的那么听话?

    宋卫国看了看全家好奇的眼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因为有个领导哄他说,去了省里给他发工资,这样他就能好好孝顺他妈了。”

    “然后他就相信了?”赵红英目瞪口呆,“这不是哄孩子玩吗?谁家学校是白吃白住,不用交学费,还能拿钱的?还好,臭蛋不记事,回头就该忘了。”

    体育训练基地啥的,乡下地头的人是真的不清楚,不过听白天那人的话,有宿舍住,有一天三顿白米饭吃,还能免费念书,最多就是每天多跑几趟。赵红英觉得,这不就是学校吗?

    宋卫国也觉得那些人瞎糊弄孩子,不过人家到底是领导,他也不好说啥,只含糊的点了点头:“我叫大队长帮我留心点,起码也得给我个地址,往后也能给他寄点儿衣服鞋子啥的。”

    顿了顿,宋卫国冲着听得格外认真的小侄女喜宝说:“宝啊,你去东屋那头,劝劝你大妈,她还哭着呢。”

    喜宝立马起身,还不忘把毛头一并拽上:“我这就去。”

    随着臭蛋的离开,老宋家一度气氛有些低迷。不过,到底孩子们多,不出半个月,就彻底恢复了正常,只是盼着那头能尽快寄个信啥的,哪怕臭蛋不会写字,总有会写字的人吧?

    而这期间,最沉默寡言的人并不是张秀禾,却是袁弟来。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既没提舍不得臭蛋,也不说给臭蛋准备点儿啥,完完全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还是宋卫民忍不住了,等事情过去一段时间后,问她要不要准备些啥,回头好跟大房那头一并寄过去。

    袁弟来仍然沉默以对。

    兴许,在她的心里,臭蛋早就不是她的儿子了。再说了,就臭蛋那性子,离开家那么长时间,铁定啥都忘了,又何必再费那些心思呢?

    ……

    转眼,臭蛋离家已经有一个半月了。

    生产队又再一次进入了农忙之际,而几个正在念书的孩子们,也都开始准备起期末考试了。尤其是喜宝和毛头,春丽早先就问过他们学校的老师了,初中能否对乡下招生,得到的答案是,能,可需要入学考试。入学考试就定在队上小学期末考试的三天后,考过就上县一中的附属初中,考不过就去公社初中。所以,原本就很认真的喜宝和毛头,愈发的用功苦读了。

    也就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赵建设急急的来到了老宋家。

    赵红英听到他的声儿,掐着手指头一算:“卫军的汇款单到了?你说你急个啥,正农忙呢,我还能丢下地里的一摊事儿往县里取钱去?横竖没人抢,搁着,过阵子再去。”

    “这要是卫军的,我急个啥。”赵建设从衣兜里摸出了汇款单,却不是往日的一张,而是叠在一起的两张。

    诧异的接了过来,赵红英低头一看,嗯,不认识。

    “毛头!”

    “别耽搁孩子学习,我告诉你。”赵建设指着上头那张,“头一张是卫军寄来的,一百零九块二毛五分钱。后头那张是臭蛋寄来的,十一块八毛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