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05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8章 第05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8章

    老宋家的春丽考上县里的高中了!!

    这个消息在极短的时间里, 就传遍了整个第七生产队。据说, 公社初中那头,参加县一中统考的虽然有二十来个,可真正考上的, 却仅仅只有宋春丽一人。

    连着好些日子, 宋卫国走哪儿都是挺直了腰板的,这事儿跟头些年他种出大红薯还不同, 其他人也许真的被他给糊弄住了, 可他自个儿当时是完全没底气了。可闺女考上高中就不同了,这真是给他长脸,给老宋家长脸。至于要花费的那些学费书本费, 反倒是不被他放在心上,唯一发愁的是, 往后闺女上学放学咋办呢?

    在外头吹够了牛后, 宋卫国不得不回来跟家里人商量这事儿。

    说是家里人,其实他也就只能跟爹妈说一说,两个弟弟让他们干活没问题, 这些事儿是真的为难他们了。这时候, 他就想起老四的好了,要是老四在家,怎么着也能帮着出出主意。

    那头, 宋卫国跟老宋头和赵红英商量去了, 这头, 张秀禾也拉着王萍在灶间倒苦水, 结果,反而被毛头嫌弃她们碍事儿,把人轰了出去。

    “要说话上哪儿不成呢?喜宝呀,今天咱们吃啥?”毛头眼巴巴的瞅着喜宝在那儿摆弄地瓜粉,他虽然帮着家里烧了很久的火,可对厨艺啥的,却完全不懂,就看着喜宝翻来覆去的鼓捣着。

    “摊鸡蛋饼呀!”喜宝一面回忆着昨个儿在赵家表姑那头看到的新菜,一面拿筷子快速的搅拌着地瓜粉糊糊,瞅着差不多了,才往里头打了两个鸡蛋,继续拿筷子瞎鼓捣着。

    也就是家里现在条件好了,搁在早年间,统共就这么两三只母鸡,下的鸡蛋往往也都是要派用处的,哪能这么由着她祸霍。不过,毛头就从不觉得妹妹这是在瞎胡闹,要真是胡闹,那咋都吃得那么欢呢?

    “那是啥玩意儿?早知道我昨个儿不跟大哥他们下地去了。”毛头觉得特委屈,他咋就被强子给哄了去呢?

    “等下你就能看到了,还能吃到呢!”喜宝随口说着。

    她低头瞧了瞧大海碗里的地瓜粉鸡蛋糊糊,跟昨个儿看到的对比了一下,差别肯定是有的,不过她也没在意,就拿过一旁洗干净晾着的葱,直接拿手扯成了葱花,全丢到了大海碗里。突然临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放调料,这才急吼吼的放下大海碗,踮着脚从旁边的柜上取了盐罐子下来,估摸着量放了一丁点儿。回头看毛头这边锅已经烧热了,她赶紧端着大海碗过来。

    她先往锅里倒了小半调羹的油,小心翼翼的先把锅加热了,这才开始摊鸡蛋饼。

    摊鸡蛋饼肯定不能用原先的炒勺了,喜宝特地拿了自家盛汤用的大汤勺,舀了满满一勺后,唰的一下倒在了锅里,升起了一股热气。

    毛头忍不住起身往锅里看,立马被热气逼得往后头退了好几步。

    这一幕恰好落到了进来看情况的张秀禾眼里,忍不住上前拽过他:“你咋不干脆把脑袋伸锅里去呢?正好来一道红烧猪头肉!”

    喜宝忍着笑继续摊鸡蛋饼,头一回做这个,她真有些控制不住力道,不是厚了就是薄了,好在毛头烧火越来越靠谱了,倒不至于给烧焦了。

    因为是第一次做试验,喜宝只准备了一个大海碗,摊的鸡蛋饼,大概也就够家里每个人吃上几口。不过也不要紧,张秀禾很快接手了她的活,拿炒菜的锅铲当刀,把鸡蛋饼切成了大小不一的小块,等下直接当个菜吃。

    毛头趁他妈没注意,不顾烫的抓了很小的一块就往嘴里,立马把他烫得连连抽气,又舍不得把鸡蛋饼吐出来,只能手脚乱慌乱跳的蹦跶着,好半天才把嘴里的吃的咽下去。

    “你们出去洗个手,准备吃饭了。”张秀禾把俩孩子都哄了出去,她就不明白了,俩孩子咋就那么喜欢往灶间凑呢?还是大热天的,也不嫌热。

    被撵出灶间的俩小只对视一眼,齐齐笑出了声,忙出去舀水洗手。正好其他人也陆续回了家,因为天太热了,一回家就忙着擦脸洗手,俩小只赶紧让出位置,转身往堂屋跑去。

    堂屋里,老宋头握着他的旱烟杆子,半天抽一口:“不行就你给送去,总不能耽搁孩子的前程。”

    赵红英瞅着喜宝进来了,忙拿大蒲扇子给她打着,见她额头渗出了汗,心疼道:“又去灶间做饭了?你这孩子,平日里也没见你闹着要吃啥,咋就老往灶间钻呢。毛头你也是,对了,你这脸洗没洗?”

    毛头本来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毕竟是他唆使喜宝做好吃的,可没想到听了这话,顿时瞪圆了眼睛:“洗没洗不是一个样儿吗?”

    “边儿玩起!”赵红英实在是懒得说他,拉着喜宝给她擦汗,又说起了先前春丽的事儿,“咱喜宝到时候就不用发愁了,有毛头在呢,他俩一道儿上高中,我也好放心一些。”

    说来说去还是上学不方便,从他们这儿,到公社初中,走路也有半个多小时。这要是进县城,就春丽这样的脚程,一个小时是肯定要的,更别提进了县城到县一中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像赵红英偶尔一次去县里,还能使唤赵建设骑车送她,可春丽的午饭倒是能在学校凑合着解决,可每天来回却也麻烦得很。

    还有一个法子就是直接在学校住宿,可住宿条件咋样尚且不知,就算还凑合,那开销就大了去了。

    老宋头的意思是,让宋卫国先接送一段时日,具体情况再看看。主要是整个红旗公社就春丽一个人上高中,上学放学路上连个作伴的都没有,确实挺叫人操心的。

    正商量着呢,强子和大伟勾肩搭背的走了进来,刚好听到了大人们的话,强子立马接口:“我来接送呗,多大的事儿,反正每天早上一听到毛头在院子里鬼叫,我也没法接着睡觉了。”

    毛头狠狠的瞪眼过去,强子一个脑瓜崩儿就弹了过来:“你今天跑那么快干啥?明天跟我一块儿下地去,咱们家的自留地还没收拾呢。对了,你别是干不动活儿了吧?”

    “去就去!谁怕谁!”被强子一激,毛头立马忘了刚才还在灶间思考,为啥被强子给哄了去,拍着胸口保证明天继续跟大哥下地干活去。

    “吃饭了,吃饭了,成天就知道吵吵。”张秀禾端着饭盆进来了,一看到大小俩儿子又怼上了,忙使唤强子去端菜。等强子一走,大伟立马跟上,有这俩大小伙子帮忙,不一会儿饭菜就上了桌。

    每天的晚饭时分,大概就是老宋家人最齐全的时候,还能说说闲话。今天的闲话,当然就是春丽上学接送的事儿,最后还是定下来让强子接送,大伟也表示他可以跟强子轮换着来,还特地凑到亲妹妹春芳跟前,问啥时候也能送亲妹妹上学。

    春芳也不甘示弱:“我就算真考上了,也能跟丽丽姐梅子姐一道儿上学,到时候就用不着你了!”

    大伟被他爹拍了一下后脑勺,罪名是不好好吃饭还欺负妹妹,他不得已只能在春芳幸灾乐祸的眼神下,委屈巴巴的挟了一大筷子的鸡蛋饼,一口下去:“这个好吃!”

    话题瞬间终结,十多双筷子在饭桌上交错飞舞着,没过多久,就只剩下了一桌子的残羹剩饭。

    自打家里生活条件好了,养的鸡也多了,渐渐的也就有了剩饭剩菜,当然好菜是绝对不会剩下来的,最多也就是剩了一层粥底或者葱蒜啥的。

    吃饱喝足,张秀禾妯娌仨就去洗碗了,春丽帮忙拣碗筷收拾桌子,春梅拿了笤帚簸箕扫地,春芳则端着剩饭剩菜去了屋后。

    眨眼间,活儿就被派完了,喜宝站在屋里眨了眨眼间,就被毛头拖走了。

    毛头问她:“今天的鸡蛋饼真好吃啊,咱们明天再做吧!”

    喜宝也深有同感,而且她又有了新的想法:“鸡蛋祸霍太多,奶要不高兴的,咱们可以多和些地瓜粉,弄得厚实一些。还有啊,我觉得不单可以加点葱花,明天咱们再弄点儿小黄瓜来。”

    “我喜欢玉米粒!”

    “我还喜欢豌豆呢。”

    毛头和喜宝你一言我一语,也亏得大人们没听到,不然……这玩意儿还能叫鸡蛋饼吗?!

    俩人把自个儿喜欢又能弄到的食材罗列了一遍,决定明天挨个儿试一试,不然干脆乱炖也成。这俩人,喜宝是觉得炒菜特别有意思,毛头则干脆就是嘴馋了,横竖都是能吃的东西,加上他对喜宝有着盲目的自信,就连当天晚上做梦都是一堆的好吃的。

    ……然后他一口啃在了臭蛋的爪子上,气得臭蛋嗷嗷叫的把他推开了。

    小孩子们永远不愁没事儿干,帮大人干活盼着能得一分钱买糖吃,不行就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虾,等冷不丁的回过神来,暑假又结束了,而作业一如刚发下来时一般新。

    这里头肯定没有喜宝和毛头,就是春梅和春芳不幸中了招。

    瞅着干干净净的暑假作业,连喜宝都懵了:“二姐、芳芳姐,你俩咋都没做作业呢?”一旁的毛头双手叉腰,怒怼两个姐姐:“休想叫我帮你们,就该叫老师骂人!”

    春梅和春芳都要急哭了,因为打小就跟着春丽的缘故,其实她俩没多少自觉性,往日里瞧着不出格,完全是春丽带了个好头。基本上,都是春丽做作业了,她俩也跟着做,习惯了之后,突然领头人没了,这不就抓瞎了吗?

    至于春丽……

    她都初中毕业了,哪来的暑假作业?整个假期,她都在帮着家里人干活,虽然不像强子和大伟那样能当个整劳力了,可家里的活儿却干了不少,完全没注意两个妹妹根本没写作业。

    当然,这天晚上她还是知道了。

    “毛头说的对,别指望人家帮你们。”春丽坚定的站在毛头这一边,“自个儿想法子!”

    不得已,春梅和春芳只能委屈巴巴的开始补作业,可惜假期作业根本就不是一晚上能写完的,第二天去上学时,还在路上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孩子们的世界里,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被爸妈打被老师骂,可这事儿却是难免的,春丽已经考上高中了,她再也不可能监督两个妹妹做功课,两年后她俩能不能如愿的上高中,全靠她们自个儿了。

    于是,毛头很高兴的接过了教鞭,每天放学第一件事情就是盯着亲姐和堂姐写作业。毕竟,喜宝用不着他监督,而臭蛋……随缘吧。

    尽管孩子们永远都不安分,不过队上的气氛倒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哪怕仍有像姚燕红这样的人,认死理,说什么都要等回城的消息,可大部分知青还是认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上头突然下达了命令,让各乡各镇各个公社生产队统计知青名额,还要写上具体的情况,以及婚嫁和孩子。

    这个消息没有立刻传开,有上回的事情打底,上头也很是警觉,仅仅是暗中从上往下传达消息,并且要求保密。可就算再保密,像各个生产队的大队长,肯定是要知道这个事儿的。知道消息,再前后一联系,再傻也能猜到政策又有了新的变化。

    赵建设没跟任何人说这个事儿,他依着上头的要求一一誊写了知青们名单,并且如实的附上具体情况。只是,在写到曾经的堂弟媳妇儿姚燕红时,他不由的停顿了下,可最终还是提笔继续写了下去……

    比起暗地里的那些波涛汹涌,老宋头那头倒是过得格外悠闲自在。

    这年头,看一户人家殷实与否,主要就是看这家的壮劳力有多少。以前,是老宋头跟三个儿子,现在老宋头不怎么干重活了,可强子和大伟却已经能顶事了,加上老宋家的家风一贯不错,这一年倒是好几波人,明里暗里的来打听事儿。

    毛头又一次听完壁角,当着强子的面,就表演起来了。

    “‘我娘家那侄女桂花呀,小模样长得老好了,身条子也好,改明个儿我领她过来叫宋老太你瞧瞧?不说我偏帮娘家,真的要不是现在不兴亲上加亲了,我老早就替自家儿子说去了。’”

    “‘宋老太,你别讲啥年岁小,这年岁小也可以先定下来,哪个说要立马成了?再说了,你想想你家卫军,这要是在他当年去参军之前就定下来了,这会儿,你都能寻摸孙子的事儿了。赶紧啊,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还有宋大嫂,你到底是孩子的妈,你也说句话……’”

    没等毛头翘着手指把戏唱完,急红了脸的强子就拿胳膊去勒他的脖子:“叫你说,我叫你说!我是你哥不?你就这么坑我?”

    毛头被掐得嗷嗷直叫唤,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挣脱了:“大哥你问喜宝啊!她也在窗口底下听着呢!”

    喜宝忙捂脸,她已经不小了,上个月还被赵红英带着去看队上人家嫁闺女。那会儿,毛头拖着她蹲窗台底下听小话,她也是不愿意的,可她生怕惊动里头的人,愣是没敢吭声,也就顺势听了全。

    “反正就是真的,你等着讨媳妇儿吧!”毛头冲着他哥又是扮鬼脸又是吐舌头的,气得强子又要追上来收拾他。

    关键时刻,喜宝还是不忍心毛头被收拾,赶紧出来护着他:“大哥,毛头哥是爱挤兑人,可他这话也没错啊,就连奶都决定先看看再说。”

    “啥?”强子刚把袖子撸了一半,听了这话差点儿没吓趴下,“奶真的这么说了?可我没打算现在就娶媳妇儿啊!”

    “你想跟我爸学?”喜宝吃惊的问。

    “那倒不是,我就是……”强子想了想,冲着喜宝和毛头偷偷的招手,叫他俩凑近些,“我跟你们说,今年我不是陪着丽丽上学放学吗?有时候得空了我就在县里头瞎逛,我觉得吧,我的年岁是不小了,可光是种地没啥意思,就寻思着要不要进城寻个啥工作。”

    “城里不招初中生吧?”毛头一言不合就捅刀,好在他及时看到他哥脸色不对,忙改口,“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强子这才忍了气,先是东张西望了一阵子,这才道出了心里的想法。

    其实,他越大越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念书,可他也明白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又不想一辈子困在这乡下地头。这不正好他得了接送春丽的活儿,逮着空儿就四处瞎转悠。说是瞎转悠,他也不敢真的到处乱逛,县里最近怪怪的,以前县一中后巷那头,每到学生放学前差不多半个小时,就会有人偷摸着卖点儿啥家里不急用的东西,有时候是一把挂面,有时候是几个鸡蛋,有一次还叫他意外的看到有人拿了个半导体收音机在跟人换东西。

    然而,没等他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后巷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他连着观察了一个月,愣是再没碰到任何一个交易的人,反倒是叫人注意到了他。幸好,他只是去接妹妹的,浑身上来连一分钱都没有,人家见他乡下人打扮,又确实啥东西都没带,训斥了他几句后,就放他离开了。经了这个事儿,他也就不敢再乱来了,可这事儿到底是搁在了他心上,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在琢磨。

    终于,在家里公认的两个最聪明弟妹跟前,他一个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来。

    “我就琢磨着,要么运气好在县里寻个啥活儿,要么就学那些人偷摸着卖点儿东西……行了行了,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这是投机倒把,我这不是随口说说的吗?”

    毛头寻思了一下:“你还真只能随口说说。寻个活儿可没那么容易,投机倒把就更难了,你上哪儿弄钱弄东西去?得了,趁早歇着吧。”

    喜宝这一回倒是有了别的想法,认真的看向强子:“大哥,你是来真的吗?”

    “你们别管我是不是来真的,反正现在我不想讨媳妇儿。你看看那些知青们,没结婚的老大哥一个多舒坦,结了婚的,打从去年起,也就曾校长家了,其他人家不是又吵又闹的?你俩先给我想想办法,不讨媳妇儿,起码最近两年肯定不讨媳妇儿。”

    俩小只对视一眼,这事儿好像不归他们管。

    强子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事儿可咋办呢?要是讨了媳妇儿,生了娃儿,我干啥不得缓着来?”

    “你自个儿想辙儿吧!”

    “要不去跟奶说一说?”

    虽然是两句话,可意思却是一样的,俩小只皆表示无能为力。其实,强子真不小了,就连春丽要是没考上高中,估计最迟明年,媒人也该上门了。乡下地头全是一个样儿,读完书出来,帮家里干几年活儿,就差不多可以成家了。

    丢下了一脸生无可恋的强子,俩小只很没义气的跑路了。倒是大伟后来知道了消息,跑去跟强子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一阵子,似乎真的在认真的商讨法子。

    这档口,又出了一个事儿。

    公社初中的副校长回城去了。

    刚听说时,所有人都是懵的,虽然大家伙儿都知道公社初中那头有不少老师都是知青,可知青回城不是已经证明是假消息了吗?乍一听说人家走了,他们队上的知青都一窝蜂的跑去问赵建设,就连赵红英都没忍住,特地回了一趟娘家。

    回头,她就告诉家里人:“事儿是真的。”

    春梅和春芳噘了噘嘴,她俩早说了是真的,结果还被奶凶了一脸,现在又改口说是真的了。

    “上头好像真的有意思叫知青回城,可应该不是人人都行的,不然还不全乱套了?”赵红英也就是随口一说,她对于知青们的事儿,主要就是出于好奇,再有就是,“丽啊,回头你去你们学校问问,就问一中的初中那头,收不收乡下的学生,多给钱也没事儿。”

    冷不丁的被点了名,春丽一脸的茫然,半晌才答应了一声,完了又问:“喜宝和毛头要上县里的初中吗?”

    “公社那头都乱成一锅粥了,正好喜宝他们也六年级了,要是能去县里,我就安心了。”

    春丽跃过喜宝和毛头,直接问:“那臭蛋呢?奶,我们县一中肯定是要考试的,县里的本地人念书也一样要考。上学期,我们班还劝退了一个男生,臭蛋保准考不上。”虽然被劝退的那个男生并不完全是因为成绩不好,不过这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赵红英白了她一眼:“能上就上,上不了就回家种地。”

    这话倒是很有道理,春丽摸着鼻子默默的闭嘴了,她决定明个儿先去问问他们班主任,要是喜宝和毛头也能一道儿去县里的话,她上学放学也就有伴了。

    浑然不知又被亲奶嫌弃了的臭蛋,笑眯眯的跟在他妈身边,倒是喜宝得了提醒,突然想起一个事儿:“奶,你能给臭蛋买双好鞋吗?就是那种军绿色的胶鞋,我爸上次回家穿的那种。”

    “为啥?”赵红英把喜宝叫到跟前,“给你买,还是给臭蛋买?”

    “给臭蛋啊!曾校长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帮着统计班里报名运动会的人,还说要是能获奖的话,能去公社那头的大台子上领奖,说不定还能去县里跟县小学的比赛。我想来想去,臭蛋跑得多快啊,就是他的鞋不太好,校长说,最好是胶鞋,或者小白鞋。”

    小白鞋比胶鞋更贵,县里百货大楼倒是都有买,小白鞋一双三块二毛五,胶鞋只要两块一毛七,都要票。当然,票可以找宋菊花帮忙,他们这儿没有专用的鞋票,拿布票就能买,而且一双鞋只需要三寸布票。

    听完了理由,赵红英倒是没立刻拒绝,她还是很有集体荣誉感的,要不然当初一个“除害英雄”的名号,也不至于嘚瑟那么久。略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拍板决定:“买!”

    决定了之后,她才问喜宝:“那你和毛头不参加?”

    喜宝先摇头后点头:“我不会啊,毛头哥可以跟臭蛋轮流穿鞋,他俩的脚一样大。”

    这也是大家伙儿最为费劲儿的事儿,臭蛋的个头不高,却长了一双大脚,得亏他是男孩儿,不然保不准以后还要被人嫌弃。

    赵红英又问了啥时候要,回头趁着去县里取钱的机会,就把鞋给买回来了。尺码倒是没啥问题,她提前拿了臭蛋的鞋垫子,虽然被熏了一路,可到底还是顺利的把新胶鞋带回来了。

    运动会是公社那头办的,公社干部急需有件事情转移大家伙儿的注意力,正好上头提倡全□□动,加上有好几个老师请假了,干脆顺势办了运动会,并且要求第七生产队的小学配合。

    曾校长还是很愿意配合的,他提前在学校里办了一场小型的校运会,项目还挺多了,除了短跑长跑之外,还特地安排了乒乓球、跳绳,还有跳橡皮筋比赛。

    最后的跳橡皮筋还是在李老师的提醒下临时加进去的,李老师的意思是,班上男生报名的多,女生基本上都闲着,反正也是闹着玩的,干脆也给女孩子一次玩的机会。

    这下,原本不打算参加的喜宝立马利用职权之便,第一个给自己报了名。

    毛头也报名了,不过他是陪着臭蛋跑步的,他很担心臭蛋没人陪着,会跑着跑着,就直接给跑丢了。

    很快,就到了校运会那一天,队上小学从未有过这么热闹,所有的孩子们都扎堆待在操场上,好在平时有做早操的习惯,每个班都排成了两个队,虽然很热闹却也不算很乱。

    说起这个校运会,曾校长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他以前当学生的时候,倒是参加过,可那会儿他就是个书呆子,人家跑步他在旁边看书,哪里会想到有一天轮到自己当校长,还要安排一群小学生开校运会。

    “现在,短跑比赛开始,当我一吹哨子,你们就跑出去,看到那条白线了吗?那边就是终点!”曾校长是又当组织者又当裁判的,顺便还要负责解说,好在先前也练过几次,他觉得先不管成绩如何,跑下来是肯定没问题的。

    高年级先开始,正好给底下的弟弟妹妹做个榜样。

    一声哨响,臭蛋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真应了那个“离弦之箭”,唯一叫人无奈的是,离弦之箭就算再快,起码也有落地停下的那一刻,可臭蛋直接冲了出去,然后就没影儿了。

    被安排在第二组开跑的毛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头就怼曾校长:“我说了叫我跟他一起跑!”

    曾校长黑着脸叫第二组准备,抽空怼毛头:“宋社会同学,不是你说要跟他轮换着穿鞋,一组咋跑?”

    毛头无法反驳,等他站到起点上,才反应过来,说好了换鞋跑步,鞋呢?!连人都跑丢了。

    当然,臭蛋最后还是回来了,他跑到一半才发现,毛头哥哥居然没有追上来,觉得格外纳闷的他,赶紧往回跑,想看看究竟发生了啥事儿。正好被眼尖的喜宝看到,举着糖块把他给勾回来了。

    “乖乖坐好,两手放在膝盖上,在这儿等着哥哥。”喜宝把臭蛋按到了凳子上,不多会儿毛头回来了,她就功成身退,“哥,臭蛋这样能参加公社运动会吗?”

    “我跟他一起去!”毛头恨恨的瞪了臭蛋一眼,后者无辜的看着他。

    单论成绩的话,臭蛋肯定能进决赛,因为是短篇,跑道又是直筒筒的,他一下子就窜过了终点,跃过了学校操场的矮墙,消失在了稻田尽头。事实上,直到他飞跃矮墙时,他的对手才堪堪到达重点。

    曾校长也很愁,知道自家班长、副班长主意大,就跟他俩商量:“不然这样吧,那天让宋强或者宋伟跟上,咋样?我就怕到时候宋涛同学把自个儿弄丢了。”

    宋涛——臭蛋小朋友很奇怪的看了曾校长一眼:“谁那么笨呀,还能把自个儿弄丢了?”

    “安静。”曾校长面无表情的说,“你们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毕竟那是在公社,第一生产队那边,地方比咱们更大,田埂水沟一大堆,离大路也近,到时候真要走丢了,找都找不回来。”

    喜宝点了点头:“嗯,我会回家告诉奶的。可是曾校长,要是臭蛋又跑了第一名,去县里学校比赛了,咋办?”

    想着也有这个可能,曾校长绝望的抹了一把脸:“咱们小学六年级跑步去四个人,到时候公社那头只会出来两个人,还是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我觉得宋涛同学希望不大。”

    其实,要不是想以最好的面貌去完成上头安排的任务,曾校长真的想暗箱操作把臭蛋撸下来。可最终他也没那么做,他始终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对好好对待,就算臭蛋是蠢了点儿,可起码人家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跑进决赛的。

    于是,一周之后,曾校长领着一溜儿学生,以及负责陪同的赵建设,往公社那头赶去。

    赵建设的内心是绝望的,他本来不需要参加这个运动会,然而他姑告诉他,身为大队长要关心公社的大小事情,既然连公社干部都很重视小学生运动会,他一个生产队大队长凭啥这么轻视呢?

    “尽给我找事儿!记住,一定要拿第一名,不然回头看我咋收拾你们。”

    第一名是必须的,就是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喜宝是六年级的班长,她虽然没进运动员名额,却也混了个后勤部长当当。看到自家哥哥弟弟上场时,她非常激动,然后……

    就看到臭蛋和毛头,一前一后冲过了重点,继续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往前冲去。冲去跑道,穿过人群,跃过矮墙,最终两人齐齐消失在远方。

    已经喊出来的欢呼声,尴尬的收了回去,喜宝拿眼睛去看赵建设:“叔……伯,这下咋办呢?他俩的成绩不会就这样被取消吧?”

    “我去问问曾庆华。”赵建设觉得心好累,就算这成绩没问题,谁敢让这俩小孩崽子去县里比赛啊?

    谁敢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