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05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7章 第05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7章

    不单第七生产队的知青点再度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整个红旗公社里头, 类似的事情都在各个角落里不断的发生。

    公社干部这段时间忙得是焦头烂额,他们弄不明白这些小道消息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偏偏消息详尽得很, 乍一听都不像是随口编排出来的。再说了, 编排这种消息有啥意思呢?

    这不,赵建设骑着大红旗飞奔在公社和生产队之间, 大冬天的, 他愣是忙出了一头的汗。幸好今年的收成还凑合,要是跟去年一样,又摊上了蝗灾, 他都能一头撞死了。

    其实吧,知青们的选择也好理解, 乡下地头的姑娘们不也总是盼着找个城里的丈夫吃上城里的供应粮吗?哪怕城里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那也比天天下地干活还要看天吃饭的乡下好多了。那些知青本来就是大城市来的,多的已经留了十年了,少的也来了有两三年了, 这还是最近两年红旗公社不接收知青的缘故, 事实上年年都有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知青下乡。

    农活有多累,干过的人才知道。现在,乍一听说有回城的机会了, 也难怪那些人直接疯了, 想方设法的也要回去。

    可这消息是假的啊!

    赵建设一回到生产队, 就立刻通知开大会。

    不出半个小时, 社员、知青们都已经匆匆赶到了粮仓前头。大冷天的,今天还下了雪,尽管雪并不大,也冻得大家伙儿够呛,所有人都裹着最厚实的衣裳,拼命的搓手跺脚。小孩子们更是被家里的大人揽在怀里,有些甚至直接裹着棉被就出来了。

    “点名!十岁以下的孩子不用管,其他人必须全都到齐,尤其是知青们!”赵建设脸色铁青,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气的,旁边几个队上的干部忙下去点名数人头,确定人都齐了后,这才宣布开会。

    这回,确实是有要紧事儿,赵建设没再念那些慷慨激昂的语录,只开门见山的说:“关于之前谣传知青可以回乡这事儿,已经证实是假消息!”

    底下“轰”的一声的嚷嚷了起来,主力军就是知青们。

    赵建设怒吼道:“安静!上头会这么开玩笑吗?我实话告诉你们,开春以后,还会再下来一批知青。什么可以回城了,全是哄小孩儿玩的!”

    “不不,不可能的,我家里说了,是真的!”姚燕红脸色惨白,狠狠的挤开了人群,差点儿把旁边的孩子给挤倒了,挨了人家大人的白眼后,她愣是扑到了前头,“我的家信里有,上头已经开始准备叫知青回城了,这是真的!”

    “所以,这就是消息的来源?”赵建设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们这些干部查了那么多天,愣是没发现谣言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结果居然是家信?

    姚燕红重重的点头:“不信你问其他人,不少人都是接到了家信才相信的。”

    这话,赵建设倒是信了几分,毕竟知青又不是傻子,这么大的事儿不可能听风就是雨。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如果是这样,我会跟上面反应的,不过还是那句话,至少我保证,在咱们公社里,没有回城这个事儿!”

    底下的社员们笑嘻嘻的凑成一团说话,像是都大松了一口气。就连跟喜宝紧挨着的兰子也高兴坏了,拍着巴掌说,这下小静和小敏不会没妈了。

    知青们的反应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尤其是已经悔婚的,还有虽然没来得及离婚,却已经跟对方彻底撕破脸的,还有就是有交情好的朋友已经跑路了的……

    就在这时,赵建设又开口了:“先前刘家的那个女婿跑了,还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昨天已经找到人了,钱财全部归还,人也进去了。这个事情相当得恶劣,要批.斗!要判刑!要劳改!还有,哪怕过些年,国家真的允许知青回城了,最后要在同意书上签字的人,是我!”

    姚燕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全然不顾地上被踩得乱糟糟的雪和泥,然后当着全生产队的面,捂着脸放声痛哭。

    “是想好好过日子,还是想去劳改,随你们的便!”

    赵建设没说太久,新得到的情况他得立刻告诉上头,招呼宋卫国过来把上头的文件念一念,他又顶着风雪急匆匆的走人了。

    可以想象,今年的年关怕是所有人都过不好了。

    等赵建设一走,宋卫国也没念多久,主要是他老娘杀气腾腾的在下头盯着他,弄得他冷汗淋漓,以最快的速度念完了上头文件后,就匆匆忙忙的宣布了散会。不过,临结束时,他还是尽职尽责的告诉大家伙儿,年里头肯定还要开大会。

    “这还没完没了了?”赵红英烦得不得了,一面帮喜宝拍打头上肩上的雪花,一面拉着人急急的往家里赶,“庄稼把式一年到头就歇那么几天,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那些知青也是,想回城你倒是别结婚别生娃啊,这会儿又后悔了,早干啥去了?”

    “奶,建设叔不是说他们不走了吗?”

    “风大雪大,你别说话,小心吃到了冷风。”赵红英拉了下喜宝的帽子,把她往自己怀里拽了拽,回头又去怼宋卫国,“老大你说,这叫个啥事儿啊?”

    宋卫国啥都不想说,只能狂点头,反正他妈说的都对,真要是错了也是别人的问题。

    倒是老宋头讲了句实在话:“十来岁的丫头伢子下乡来,这都快十年了,万一没法回去,叫他们都不结婚生娃吗?”

    “结啊,生啊!谁不让他们结婚生娃了?倒是别后悔呢!老头子,你看我生了这仨蠢蛋,我后悔了吗?老三媳妇儿蠢成那个德行,我就算再后悔,我还能把人撵出家门吗?”

    于是,老宋头也默默的闭了嘴。

    “我们李老师就没结婚。”喜宝嘀咕了一句,然后立马用手捂住了嘴。

    赵红英低头瞅了她一眼:“你那个李老师,她是心气高,整个生产队连带那些知青们算在内,她就没一个看得上的,你真以为她不想嫁人?上回还拐着弯儿的托人来我这儿打听,我一听就明白了,人家怕是看上卫军了。”

    喜宝瞪圆了眼睛。

    “可那有啥用呢?卫军又没看上她。”赵红英似乎想起那人是喜宝的老师,又额外添了一句,“这事儿你不用管,她就是心气高,人不坏,最多也就是刻意讨好卖乖。真要有坏心眼,建设也不能叫她进学校教书。”

    姚燕红就是最好的例子,她都嫁给了赵建跃,还替赵家生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然而,赵建设还是死咬着不松口,就是不让她进学校。

    听奶这么一说,喜宝不吭声,可她还是无法想象,原来李老师喜欢她爸啊!

    再转念一想,她爸那么好,也难怪李老师会喜欢了。

    赵红英见喜宝笑得一脸没心没肺的,当下又担心上了,这孩子咋就那么没心眼儿呢?亏得有老天爷这个亲爹在,不然还不知道啥时候被人坑了。

    ……

    这一年的冬天,果然如先前预料的那般,统共也没过上几天清静日子。赵建设就不用说了,最多的时候,一天往公社能跑八回,那他那腿都给倒腾细了。当然,他也没少折磨队上的人,一开始是叫全体人员集合,后来似乎是被谁骂了,转而改成了所有知青必须到齐,还有就是跟知青结婚的人家也必须都到,至于其他人,就不强求了。

    虽然没要求其他社员也到场,可毛头却是天天往那头跑。带上他的小板凳,裹上他的小棉被,每回都是头一个赶到的,比他爹宋卫国都勤快。看个全场后,他还能回家演一波,务必要将上头的意见彻底传达给每一个家里人。

    喜宝倒是蛮开心的:“哥你真棒!我也好想跟你一道儿去,可奶不让。”

    “奶是怕你冻着。”毛头一口气灌下了一大碗热水,刚要往旁边放,一旁跟在张秀禾身后的臭蛋立马抢过了碗,转身就给倒了七八分满:“要多喝热水!”

    毛头斜眼看了他一会儿,很快就决定还是不跟他浪费口水了,接过大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继续跟喜宝说话:“你都不知道,隔壁生产队还出了个倒霉媳妇儿,被她男人哄住了,说啥他先走,回头一定来接媳妇儿孩子,那倒霉媳妇儿还真就相信了,拿了家里的口粮和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人。”

    喜宝忙问:“那后来呢?”

    “跑了呗,到现在还没逮着人。”

    其实知青们统共也就那么几个选择,要么就像曾校长那样直接留下来不走了,要么就偷偷的收拾东西跑路,还有像毛头说的那样,忽悠媳妇儿许诺将来会接她进城啥啥的,卷了钱就跑。

    就目前看来,多半跟知青结了婚的,这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转眼人就跑了。尤其出了姚燕红那事儿后,队上的人终于明白,别说办酒结婚了,连已经生了孩子也照样不保险,这下担心的人只会更多。

    可日子还得过,过一天算一天。

    等到春暖花开之时,又一批知青下乡后,生产队里才渐渐恢复了平静。虽然这一批知青人数不多,可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当初的那些消息确实是假的。

    不过,知青点还是热闹依旧,先前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希望,现在起码有了点儿盼头,哪怕赢面不大,他们也愿意赌一把,尤其是新来的这一批,他们直接不跟社员们来往,打从一开始就疏离得很。

    社员们又不是贱得发慌,谁还会主动凑上去。没过多久,队上就愈发的魏晋分明,社员和知青们完全不来往了。

    这个现象,还蔓延到了学校里。

    喜宝他们高年级的倒是还好,班上并没有知青们的孩子,可一二年级却有不少,有些父母都是知青,有些则有一方是知青。甭管是哪一种,都被其他人默默的隔离开了。

    这天下午,喜宝就意外的目睹了小静被同班同学欺负的一幕。

    赵小静就是姚燕红的大女儿,过年就是六岁了。因为小学学费全免的缘故,队上不少人家都会提前送孩子上学,尤其赵建跃家里乱哄哄的,他爹妈倒是还在,可毕竟年岁也不小了,带个小孙子就很吃力了,今年春季开学,就托着赵建设把小静塞到了一年级班里。

    插班生,又是知青的孩子,加上年岁也小,她一上学就被班里的同学孤立了,喜宝看到她时,她正被几个女同学推推搡搡的往角落里去。

    这要是换个人,最多也就是去找老师,可恰好叫喜宝看到了,她跟赵小静严格来说,还算是表姐妹。心下一着急,她就直接冲了过去:“小静,你奶叫你放学立刻回家。”

    几个一年级女生当下一哄而散,本来就是毛孩子,能成啥气候,眨眼间就只剩下了抹着眼泪鼻头通红的赵小静了。

    喜宝不敢放她一个人离开,又怕毛头找不到自己担心,忙把她从角落里拉出来:“走,我找我哥一起送你回家。”

    “我哪儿还有家?”赵小静哭着说,“大伯都说了不能回城,我妈为啥不相信呢?她为啥就是不肯回家呢?”

    赵小静嘴里的大伯指的是赵建设,其实喜宝也更相信她建设叔的话,无奈姚燕红就是钻了牛角尖,说啥都不肯回去,还扯什么不回去兴许还有回城的机会,要回去了就真的不可能了。

    这话,喜宝没法说,她只能尽可能的安慰小表妹:“那你不是还有爸吗?也有爷和奶,还有你弟弟。家还是在的。”

    “可我没妈了!”

    “我也没啊。”喜宝一脸的无辜,“你忘了我被过继给我爸了吗?我也没妈,可我有奶,还有毛头哥哥……哥,你跟我一块儿把小静送回家吧。”

    兴许是被喜宝的大实话给惊到了,赵小静倒是没有再反对,老老实实的由着表哥表姐把自个儿送回去。在听喜宝说,小静被同班女生欺负时,毛头还替她出主意:“你就说你大伯是赵建设,看她们还敢欺负你不。”

    赵小静点了点头:“好。”

    把人送到了地儿,喜宝和毛头这才往家里赶,当然还有从头到尾都被拖来拽去的臭蛋。

    走在路上,毛头还嘀咕着:“赵小静啊,我觉得她是长相随妈,性子随爹,居然还能被一年级小女生欺负。”

    喜宝认真的想了想:“总比反过来好吧?”

    毛头一琢磨,顿时打了个寒颤:“对对,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又想起了一事儿,“喜宝你知道吗?奶那天在灶间里跟妈说,说扁头弟弟是长相随爹性子随妈。”

    赵红英当时还总结了一句:这孩子啊,算是砸手上了。

    ……

    回城的风波到底还是平息了下来,哪怕姚燕红信誓旦旦的说,家里人不会骗她的,可其他人显然更愿意相信赵建设。再说了,新的知青又来了,回城一事似乎更加不靠谱了。

    春去秋又来,这事儿就跟一枚小石子投入水面一般,除了那一圈圈涟漪外,最终啥也没能留下,日子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老宋家的春丽去县一中参加了统招考试。

    虽然是统招,可并不是强制性的,那头下了文件来,只要是县城周边的初三学生,愿意报考的都可以填一张表格,然后到时间由初中老师安排,一起去县一中考试,考一天,三天后出成绩。

    红旗公社初中,今年统共也就不到二十个学生报名,那头派了个副校长领着,到日子了,一起步行赶往县城。考虑到要考一天,学校那头提前通知考生自备水和干粮。

    为此,喜宝特地赶在考试前一天,拽着毛头烧了一锅的绿豆汤,先用井水冰着,等到第二天,在毛头嗷嗷鬼叫声中,喜宝把早就洗干净了的军用水壶拿出来,灌了满满一壶的绿豆汤,还用铝饭盒装了不少糖心饼。

    军用水壶和铝饭盒都是上个月宋卫军从部队寄回来的。水壶是特别洋气的军绿色,能装很多水,还有一根长长的带子可以挎在肩上,方便得很。饭盒是银白色的长方形,上头还雕了两朵花,也能放不少吃的。

    春丽自个儿有书包,接过小妹妹手里水壶和饭盒,她拍着胸口保证道:“我一定能考上的!”

    “嗯,大姐加油。”

    喜宝还格外恋恋不舍的把春丽送出了院门,等她回头一看,毛头已经结束了每日晨练,正在蹲在灶间门口吭哧吭哧的喝着绿豆汤呢,看到喜宝瞪自己,他还说:“宝啊,这个好喝,你以后每天都烧一锅呗!”

    今年,政策又稍稍放宽了一些,粮站那头甚至允许社员们以粮易粮,换取一些比较稀罕的农作物种子。其中就有花生、绿豆、黄豆等等,赵红英很是换了一些过来,减少了红薯和土豆的种植量,所以收获了不老少的各色豆子。

    有了豆子,公社那头已经关门许久的豆腐作坊居然又再度开门了。当然,作坊还是属于公家的,只是请了几个原本就会做豆腐的手艺人帮着干活,在作坊里干活也记工分,虽然辛苦可总比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来得强。

    喜宝听了毛头这话,眼珠子转了转:“你要是能跑去豆腐作坊买两块豆腐,我就给你烧绿豆汤。”

    “成啊!”毛头一口答应,随后就蹭到了喜宝跟前,问她,“你打算烧啥好吃的?”

    “前个儿二奶奶端了一碗泥鳅炖豆腐,味道可鲜了。咱们也买上两块,等晚上大姐回来了,我给她做好吃的。”喜宝美滋滋的想着,突然想起他们几个小的手里头都没钱,忙转身跑回屋,“奶!”

    买豆腐不用票证,可要自备豆子,还有手工费。赵红英听说喜宝馋豆腐了,二话不说舀了一碗黄豆,又摸了三分钱:“毛头,去买三块豆腐来!”

    毛头立马答应了,临出门前还不忘叮嘱喜宝:“你别出门啊,等我回来跟你一起去摸泥鳅。”

    “我就在家里陪迟迟。”喜宝冲着毛头摆了摆手,就往屋后去了。

    家里去年养的公鸡母鸡们,都已经长大了。去年过年那会儿,赵红英瞅着半大的鸡们,愣是没舍得动刀子,可今年就未必了,哪怕不是自家人吃,也可以杀了卖给供销社,能换钱和肉票,队上的人家好多都是宰了鸡换成钱和肉票,等嘴馋时,再去城里割上二两肉,感觉比一口气吃整只鸡来得划算。

    喜宝只庆幸,她的迟迟是只小母鸡。

    不过也不算小了,早几个月前,迟迟就开始下蛋了,下得还挺勤快,一天一个蛋,几乎天天都不落。你问喜宝咋就肯定是迟迟下的?因为每回喜宝往鸡窝里钻,迟迟都会扑腾着翅膀,在一窝鸡蛋里准确的指出哪一枚是它下的。

    天色还早,喜宝过去时,还有几只懒的正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打瞌睡呢,熟门熟路的摸到扩大了好几倍的鸡窝里,喜宝一眼就瞅到了她的小迟迟。

    “迟迟,我来了,你今天下蛋了吗?”喜宝猫着腰走到迟迟跟前蹲下,却见迟迟并不像以往那样高兴的迎接自己,而是整个胖身子都窝在草堆里,“你怎么了?”

    迟迟“咯咯”的叫了几声,却并不挪窝,喜宝越瞅越奇怪,想了想还是跑出来找她奶。

    不一会儿,她就把赵红英拽到了屋后:“奶,迟迟好像生病了。”

    “傻姑娘哟,它这是抱窝了。”赵红英顺着喜宝指的方向瞅了一眼,就有了定论,“就是要当妈了。”

    这下,喜宝听明白了:“那我回头多挖写蚯蚓和小虫子喂它。”

    赵红英顺手捡了旁边草堆里的鸡蛋,拿着鸡蛋对着阳光看:“也不知道它屁股底下那一堆鸡蛋好使不,我挑一些出来,等天黑给它换过来。”

    喜宝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鸡蛋都能孵出小鸡来,可她并不会看,只能跟在她奶身后,看着她奶了拿了几枚鸡蛋往屋里走,又从屋里仔细的挑出了好些个中意的鸡蛋,特地搁在一边,还交代她这些鸡蛋不能动,要吃鸡蛋去灶间拿。

    自打政策放宽了之后,社员们的生活条件明显好了很多。以前,家家户户最多只有两三只鸡,哪怕下了鸡蛋,也都是攒起来,去供销社那头换针头线脑的。现在就好了,各家少的也会养七八只鸡,像老宋家就一口气养了十五只,那些多余的,大半换给了隔壁二奶奶家,小半也叫赵家换去了,到现在,都已经长成了。

    等毛头端着盆儿回来后,喜宝就跟他出去抓泥鳅了,其实根本就是毛头在抓,喜宝只是蹲在旁边守着木桶。

    收获倒是不错,尤其毛头手法好,伸出三个指头,一抓一个准儿,花了半上午的时间,木桶里就已经是装了大半泥鳅。

    泥鳅带回家不能立刻吃,还得用水养着等它吐泥。好在喜宝本来也没打算中午吃:“叫它们慢慢吐泥,吐干净点儿,晚上我给大姐做泥鳅炖豆腐。”

    张秀禾在一旁拿着水瓢舀水,听了喜宝这话,顿时笑开了:“人家就要下锅了,你还让人家把泥吐干净点儿,这不是埋汰人吗?”

    喜宝无辜的望着她,想说她以前就是这么干的,每回泥鳅都把泥吐得很干净呢。

    这天当然也不例外。

    又叫了毛头生火,喜宝已经不需要踩着小板凳了,她这一年里窜高了不少,瞅着比毛头还高了一指头,起码上灶台是用不着板凳了,就是这个事实叫毛头气得不轻,也让强子没少笑话他。

    不过到现在,毛头已经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他听了他爹的话,深以为男孩子长得晚是事实,牟足了劲儿要多吃多喝,好快快长高超越喜宝。

    相反,喜宝完全没这个想法,就是觉得长高以后方便了许多。这不,她站在灶台前,挥舞着炒勺,光看那架势,特别有大厨的范儿。

    “火大一些,我要放大料了。”虽然是头一次做泥鳅炖豆腐,可喜宝相当有自信,她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做饭一样,甭管啥食材到了她手上,她都能拼拼凑凑,出来一锅美味。

    关键是,她做的饭菜特别的香,光闻着味儿就叫人无比期待,等饭菜一入口,哪怕原本心情不佳的人,也能瞬间感到阳光灿烂,世界真美好。

    用赵红英的话来说,喜宝做的饭菜,吃着特别叫人高兴。

    这不,闻着不同寻常的饭菜香味,下工回来的老宋家人齐刷刷的跑去洗脸洗手,然后或是坐在堂屋里,或是干脆蹲在灶间门口,肚里的馋虫都快打架了,就等着大菜上桌。

    一大锅的泥鳅炖豆腐,越到快出锅时,那香味越是勾人。等春丽回家时,就看到她的亲哥和堂哥格外丢人的蹲在灶间门口,与他们相伴的,还有三叔三婶家的扁头。

    扁头其实更丢人,因为他已经忍不住流出了哈喇子来,可碍于他的年纪,春丽没说他,只是上前给了强子一个脆崩儿:“哥!”

    强子好悬没给她吓死,就算没吓死,也一个不小心摔趴在地上了,成功的得到了里头负责烧火的毛头鄙夷的眼神。

    “你干啥啊?吓唬谁呢?”强子气得哇哇叫,跳起来就要跟妹妹决斗,结果春丽才不理他,转身就往堂屋去了。强子惊呆了,立马往灶间里头喊,“喜宝,别给春丽吃好东西,她坏透了!”

    “可这个就是专门给大姐烧的呀。”喜宝觉得差不多了,又掀开另一个锅盖瞅了一眼里头的捞干饭,“好了,可以来盛饭菜了。”

    饭菜量太多,就算喜宝能盛,这么烫的饭菜她也端不走。所以强子和大伟才是提前蹲在门口,就等着这一刻了。

    一听到喜宝的话,强子和大伟立刻冲进灶间,拿了盆就开始装饭菜,毛头已经把灶眼里的火熄了,低头看了看手心,虽然他本人不觉得有多脏,可还是在喜宝的逼视下,老老实实的起来去舀水洗手了。

    这天的晚饭,全家人都吃得很开心,泥鳅也是肉,加上味道极好,真的一点儿也不比炖肉差。

    见扁头吃得高兴,袁弟来破天荒的在晚饭桌上开了口:“这个菜不错,豆腐便宜,泥鳅不要钱,明个儿再做吧。”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想吃自个儿买去!”赵红英瞥了她一眼,见她讪讪的闭了嘴,这才看向春丽,“不是说考试去了?咋样啊?”

    春丽咽下嘴里的菜,老老实实回答道:“考题有些难,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而且城里的初中生好像都来考了。”

    “考上了就去念,考不上就下地干活去。”赵红英说的特别直白,一点儿拐弯都没有的那种,“你要真能念高中,回头就是去不了县里的工厂,也能在队上小学教书。不然,就给我一辈子种地去,跟强子大伟一个样儿!”

    强子和大伟不知道自个儿咋又遭了赵红英的嫌,有心说他们那一年没有统招考试,可再一想,回头赵红英一准怼他们,有考试也考不上。这么想着,他们就默默的闭上了嘴。

    三天后,考试成绩揭晓了,不过并不用考生们特地往县城里跑一趟,上头会把考中的名单发到各个初中,再由初中老师帮着传达。

    所以,这天中午吃过饭后,春丽还是往学校跑了,老师先前叮嘱过她,不用来得太早,因为通知是早上才往各个初中发的。

    喜宝他们没跟着去,主要是现在已经是三伏天了,太阳毒辣得很,横竖啥忙都帮不上,还不如老实待在家里。

    虽然没跟去,可喜宝也没心思去睡午觉,跟毛头两人,拖着腮帮子坐在堂屋的屋檐底下摇扇子。比起他俩,宋卫国和张秀禾这对亲爹妈倒是淡定得很。

    宋卫国说:“咱们家祖祖辈辈就没出过高中生,春丽那丫头又不聪明,从没考过第一名,不可能到。”

    张秀禾拿扇子拍了他一下,不过开口也是丧气话:“算了吧,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要是真一个人跑去县里上学,我也放心不下。”

    不止他俩,老宋家多半人都没把这当回事儿,就连赵红英也就考试那天提了一嘴,之后就彻底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喜宝不乐意的噘着嘴:“大姐咋不聪明了?我就觉得大姐聪明得很,她还给我做衣裳呢,上回我的衣服破了个口子,就是她帮我缝好的。”

    “对对,大姐可聪明了,她比大哥、大伟哥还有臭蛋加在一起都聪明。”就像喜宝永远站在毛头这一边一样,毛头也一贯支持喜宝,“还比爸聪明。”

    宋卫国在自个儿那屋窗沿底下的床上歇午觉,听到这话,差点儿没忍住冲出去揍毛头。偏偏,这话也没错,毕竟春丽已经初中毕业了。

    正气闷着,春丽大呼小叫的从外头进来了:“奶!我考上啦!喜宝、毛头!我考上啦!”

    喜宝一蹦三尺高,张开双手就冲着春丽奔过来:“大姐要去上高中了!去县里上高中!”

    “对,喜宝你看。”春丽把捏了一路的通知书给喜宝看。

    说是通知书,其实就是一张手写的纸,写了学校名字,以及学生名字,为了避免同名同姓,后头还有出生年月日,最后则写了报道的日期,还盖了个红亮亮的大公章。

    虽然这玩意儿看着敷衍极了,可喜宝却瞅着看个没完,咋看都觉得咋好看。这档口,在屋里歇觉的宋家人也都跑了出来,刚才信誓旦旦说闺女考不上的宋卫国连鞋都没穿,赤着脚就冲出了房门。

    “真的考上了,没错!”宋卫国被赵建设折磨了那么多年,看个录取通知书还是没问题的,“八月二十一报道……丽啊!到时候爸领你去!”

    “别给我丢人现眼了,还不如叫建设陪着去。”赵红英嫌弃得瞪着宋卫国,扭头看向春丽时,倒是带了几分笑,“好好念书,争取留在城里,别回来种地了。”

    春丽含着眼泪,一个劲儿的猛点头。

    她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人生已经完全不同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