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05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6章 第05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6章

    这天下午, 喜宝跟兰子一直守在院门口, 等老宋家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等灶间的烟囱都开始冒烟了,等太阳都下山了, 才看到赵红英领着几个人往家里来了。

    喜宝刚打算问问曾校长的事儿, 可看到有其他人在,就没开口发问, 而是拿眼瞧着她奶。

    赵红英叫跟着的两个赵家人把兰子等几个孩子都临走, 一旁的赵红霞说了句地里摘的菜给她了,就急匆匆的往家里去了。

    等人都走了,赵红英关上院门, 拉过喜宝,高声叫可以开饭了, 这才往堂屋去。

    晚饭早已准备好了, 就差赵红英了。见她回来,不一会儿饭菜就上桌了,家里人无论大的小的都聚了过来。喜宝也终于逮着机会, 问:“奶, 兰子说,曾校长要走了,是真的吗?”

    “瞎说, 没这事儿了。”赵红英答得异常干脆, 见老宋头看过来, 她又说, “就是建跃媳妇儿瞎折腾,非闹着要走。”

    老宋头本来只是觉得奇怪,好端端的老赵家闹个啥,一听这话,他直接把筷子放下,很是诧异的问:“这话是啥意思?她都嫁人生了俩孩子了……要走?走哪儿去?”

    “回城啊!”赵红英扒拉了两口饭,“不知道打从听来的胡话,非要上头允了知青回城,就在家里闹腾,抹脖子上吊的硬要回城。我问过建设了,他说没这回事儿。”

    “建设说没,那肯定没。”老宋头自认看人还是很准的,再说了,赵建设和赵建跃媳妇儿各执一词,是个人都知道哪个说了假话。

    “我看这事儿没完,不过这种媳妇儿老赵家也不稀罕。”赵红英给喜宝挟了一筷子菜,叫她别光顾着扒拉白饭,“心野了,硬留有啥意思?要我说,想走就走,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喜宝扒拉着饭,她奶的话,其实她不是很懂,不过既然曾校长不走了,其他的她也不咋关心,反正她奶说的都对。

    比起知青们的那点儿破事,老宋家还有别的要紧事儿。

    这天过后,赵红英就招呼仨儿子在她那屋里,砌了个小土炕。之所以说是小土炕,实在是因为那玩意儿太小了,砌的时候,喜宝还在上学,等她放学回来,就发现屋里多了这么个古怪玩意儿,瞅了半天,她才问她奶:“这是给扁头睡的吗?”

    方方正正的一个小土炕,看着连小床的一半大小都没,整个老宋家,估计也就扁头还能躺得下,而且过段时间就不成了。

    赵红英被喜宝这话弄的一懵,紧接着就笑开了:“不是,这是用来孵鸡蛋的。”当下,她就耐心的跟喜宝说了起来。

    自打上回知道上头的政策开始放宽了,赵红英就一直盘算着多养几只鸡,甭管公的母的,多养几只无论吃蛋吃肉都方便。再说鸡又不是猪,散养在屋后,平时喂些剩饭剩菜,几个孩子得闲了也会去挖蚯蚓,方便得很。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季节不对,她怎么也寻不到小鸡仔,花钱买都买不到。想着干脆自家孵蛋,费心换来了几枚受精鸡蛋,可家里的老母鸡怎么也不愿意孵,问了隔壁赵红霞,也说情况差不多。

    这好不容易上有的政策放宽了,偏偏就寻不到鸡了?

    一气之下,赵红英决定自己孵蛋,她依稀记得三十多年,家里也是孵化过小鸡的,用土炕,还得隔段时间给鸡蛋翻个面,孵化率是不如母鸡,可好处是能一口气孵个三四十枚鸡蛋,哪怕只出来十只,剩下的鸡蛋一样可以炒着吃,不会浪费的。

    打定主意后,赵红英就到处跟人家换鸡蛋,谁叫家里没留公鸡呢?两个白鸡蛋换一个受精鸡蛋,瞅着数量差不多了,她就叫儿子们砌了土灶,本来昨天就可以干完的,愣是拖到了今天。

    听着奶的解释,喜宝的眼睛越瞪越大,她还见过小鸡出壳呢,问明白了孵鸡蛋要注意的地方,觉得也不是很难,忙拍着胸口揽下了这事儿。

    赵红英当下就一口答应:“也成,等我先把土炕烧起来,再寻些旧褥子,等都安顿好了,再交给你。”

    喜宝猛点头。

    人工孵蛋没别的难点,就是要耐心。土灶砌好后,并没有立刻开始,而是先试烧了两天,瞅着情况挺稳定的,再往上头搭褥子、棉花、破布等等。都妥当了后,才把鸡蛋小心的搁在上头,还得记得翻面,免得受热不均匀,另外土炕也得时不时的添把柴禾。这一天两天的还好,可关键是,孵鸡蛋需要差不多二十一天。

    自打喜宝得了这个差事后,她几乎就扎根在了屋里,除了去学校外,一放学就往屋里钻,有一次她跑得比臭蛋都快,惊得臭蛋愣在了她身后,直接被毛头逮了个正着。

    春丽她们也没闲着,也许是小姑娘特别有耐心的缘故,她们姐妹几个抢着帮忙,瞅着柴禾不多了,还会连哄带骗的叫强子和大伟帮着拾柴禾。而土炕上的鸡蛋,也的确一天天的在发生着变化。

    “大姐,你看。”喜宝小心的用双手托着一枚鸡蛋,走到窗台底下□□丽看,借着太阳光,能看到鸡蛋仿佛变得红了,一开始还以为是阳光的问题,仔细看去才知道是真的变红了,里头还有个黑黑的小点。

    “咱们今天把位置换一下,我刚才摸了摸,感觉炕中间和边边的温度不大一样。”春丽过来瞧了一眼,忙叫妹妹把鸡蛋放回去,又亲自动手,把鸡蛋的位置挨个儿换了一下。

    喜宝也顺势从旁边取过她的小本子,上头记录了从第一天开始孵蛋,到今天的种种变化:“已经第十五天了,就快出来了。”

    “越到后头得越小心,而且还不知道能出来几只呢。”春丽动作特别小心,旁边的春梅和春芳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倒是喜宝,听了这话愣了一下:“不是每一枚鸡蛋里头都住着一只小鸡吗?奶是这么跟我说的。”

    “对啊,每个里头都有的,可未必都能孵出来。”春丽摆好了最后一个鸡蛋,回头看小妹妹,见她一脸的茫然,当下笑开了,“你不是以为到时间后,咱们家能一气有三十五只小□□?”

    赵红英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弄来了这三十五枚受精鸡蛋,毕竟先前好多年都限制了每家每户养鸡的数目,这母鸡能下蛋,公鸡只能打鸣,又不奢望多孵小鸡,很多人家都只有母鸡没有公鸡,以至于受精鸡蛋一下子就成了抢手货。

    正因为知道她奶在这里头下了多少苦功夫,喜宝才愈发期盼小鸡出壳的那一天,她一直都认为,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别把鸡蛋给蹭了,到了日子,就一定会看到三十五只小鸡齐刷刷出壳的模样。

    难道,不是这样吗?

    见喜宝一脸傻眼的模样,春丽先把棉被给鸡蛋们松松的盖好,这才笑眯眯的凑到她跟前:“傻眼了吧?你真那么想的啊?就算是母鸡孵蛋,能出一半也不错了。”

    “连一半都没有吗?”喜宝更惊讶了。

    “母鸡好像会不小心把鸡蛋弄出窝外头,砸碎了。”春丽回忆着特地跟同学打听来的消息,告诉妹妹,“如果不算碎掉的,一般还是都能孵出小鸡的,可有时候,母鸡会突然撂摊子不干,特别是最后几天,突然就跑了。我同学说,那次她妈差点儿没疯了,给她哥娶媳妇儿准备的新棉被,就先给鸡蛋们用上了。”

    喜宝觉得她也要疯了,把小脸挤成了包子褶子,开始想辙儿。可这事儿吧,本来就是很早以前传下来的,她一个小孩子能有啥办法?只能逮着空就往土炕跟前凑,帮着看火候,再帮着鸡蛋翻面、对换位置,有次都上床睡觉了,临时想起来忘记给鸡蛋翻面了,又再度下床。

    见她这么尽心,赵红英反过来劝她,只要步骤没错,总能孵出一些的:“到时候咱们家留一只公鸡,省的回头孵蛋又抓瞎。我瞅瞅,这有十只公□□?”

    面对无比惊讶的喜宝,赵红英又再一次教她分辨公鸡母鸡,正常情况下,长椭圆形的鸡蛋出母鸡,越接近圆形的鸡蛋出公鸡。当初因为受精鸡蛋太难寻了,赵红英选择的余地也不大,只能不论公鸡母鸡先换来再说,不过到底还是母鸡占了多数。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终于到了第二十一天。

    恰好,这一天是休息日,不单喜宝,除了扁头之外的所有老宋家孩子们都齐聚在这屋里,眼睛紧盯着土炕上头的鸡蛋不放。

    其实从昨晚起,喜宝就隐约听到小鸡的叫声了,当时她还想起来看着,被赵红英硬压回被窝里去了。今早一听到毛头打鸣——呃,吊嗓子的声音,她就一骨碌起床,第一个守在了土炕跟前。

    “强子、大伟!你俩给我下地干活去!”赵红英的叫声从外头传来,被点到名的两人瞬间就把脑袋耷拉下去了,老老实实走出屋子,还不忘叮嘱毛头看仔细点儿,等下演给他们看。

    直到这俩不靠谱的走得没影儿了,毛头才突然反应过来,语气震惊的问喜宝:“他俩啥意思啊?叫我演小鸡出壳?”

    喜宝正盯着最中间那枚鸡蛋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老觉得那枚鸡蛋在轻微的晃动,听了哥哥这话,随口安慰道:“能演人为啥不能演小鸡?哥你能行的。”

    毛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就在这档口,被喜宝紧盯着的那枚鸡蛋果然动了起来,这回是真的动了。

    早在两天前,赵红英就亲自出手,把鸡蛋一枚枚对照着阳光分辨出头来,头朝上摆在了棉花破布堆里。因此,鸡蛋一晃动,顶上的壳就被里头的小鸡给啄破了。

    “出来了!”喜宝高兴的一拍手,又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巴,不敢贸贸然的上去帮忙,只能满脸紧张又期待的看着里头的小鸡费劲儿的啄着蛋壳。

    兴许那只小鸡得了鼓励,它倒是很快就把脑袋伸了出来,之后就快多了,不一会儿,头上顶了一小片碎蛋壳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有一就有二,又过了半个小时,已经陆陆续续出来了五只小鸡。

    刚出壳的小鸡仔看起来特别稚嫩,喜宝伺候了它们二十一天,可临了却不敢伸手了,生怕手头力道掌握不好,伤到了小鸡们。不过,她早就帮着准备了一个鸡窝,是央求毛头找柳条编的内框,又在外头套了个篾竹筐子,最里面还垫了不少软和的稻草。

    虽然得了春丽和赵红英的提醒,喜宝勉强接受了小鸡们不可能全部出壳这个事儿,可她还是多准备了几个鸡窝,想着就算这回用不了,保不准还有下一回呢。

    在春丽的帮助下,刚出壳的小鸡仔被小心翼翼的转移到了鸡窝里。鸡窝做得不算小,满满当当放的话,能挤下十来只。不过喜宝准备得多,春丽就每五只搁在一个鸡窝里。

    中途,赵红英过来瞧了瞧,见孩子们把小鸡仔伺候得挺好的,就放心的离开了。她一走,臭蛋立马抬腿跟上,毛头只顾着帮着安顿小鸡仔,愣是没注意弟弟又跑了。

    从早上,一直到中午,一共孵出了十七只小鸡。春丽觉得差不多了,连赵红英也觉得是这样的,可喜宝还是不甘心,匆忙扒拉了几口饭,又跑去盯着了。

    幸好今个儿是休息日,喜宝第一回觉得不上学真好啊,她看着余下的鸡蛋,嘴里嘀嘀咕咕的盼着小鸡们别磨叽了,赶紧出来吧。至于那些已经孵出来的小鸡,春丽姐妹仨接手了,横竖今天她们也休息,只跟喜宝说,叫她安心盯着余下的。

    喜宝果然听话的搬了跟小板凳,坐在了土炕跟前,托着腮帮子认真的瞅着。

    比起早上的齐聚一堂,下午就只剩下喜宝一个了。就连毛头都跑出去了,他一心惦记着趁休息多挖一些蚯蚓,完全忘了刚出壳的小鸡是吃不了蚯蚓的。

    “快出来啊……”喜宝好心急,可又不敢真的动手帮忙,只能不停的盼着。

    兴许是听到了她的话,又有一枚鸡蛋破了壳。跟连锁反应似的,一只小鸡,两只小鸡,三只小鸡……

    “姐!大姐!你快来啊!”

    等春丽听到屋里妹妹的叫声跑进来一看,顿时瞪圆了眼睛,半炕的鸡蛋破了一多半,剩下的也颤颤巍巍的,一副随时都能破壳而出的样子。

    “快快,把它们抱过来吧。”喜宝拿着个鸡窝催促春丽,她还是没敢轻易动手,实在是刚破壳的小鸡,看起来太脆弱了,好像一指头就能戳死一样。

    春丽顾不得惊讶,忙先将它们搬了家。

    及至傍晚,所有的鸡蛋里头,只剩下了一枚鸡蛋怎么样都不肯动弹,旁的所有小鸡都已经在春丽的照顾下,吃起了小米。也就头一天了,看它们刚出生赵红英才特别给予的优待,等明天伙食就会直线降低的。

    “它怎么了?”喜宝双手捧着最后一枚鸡蛋,满脸的不解。

    赵红英已经开始收拾土炕了,她已经很高兴了,没想到小鸡出壳率那么高,原本还想着要是这回数量不够,还得再想法子去其他人家换一些来,结果远超她的预期,现在该烦恼的大概是养这么多鸡,合适吗?

    听到喜宝的话,赵红英一脸喜气的说:“大概是孵不出来了,没事,回头炒鸡蛋吃。”

    喜宝惊呆了,忙不得的把鸡蛋往胸口放:“不不……奶,这个给我吧,我还想再试试看。”

    “也行。”赵红英随口答应了。她麻利的收拾完小土炕,虽然这玩意儿占地方,可想着万一下回还要用,她索性没拆,反正只要不烧火的话,当个桌子使还是成的。

    小鸡长得飞快,而且别忘了,老宋家是有老母鸡的,被小孩子们伺候了一天,又在赵红英的照看下过了两天,之后就直接丢到了屋后去了,横竖有母鸡们在,还有狗子小黄在,出不了啥意外的。

    意外是没出,倒是赵红霞上门来了。

    赵红霞过来时,喜宝刚放下不久,手里捧着那枚咋样也孵不出来小鸡的鸡蛋。为了这枚鸡蛋,她特地把去年冬天奶给她新做的绒帽给拿出来了,把鸡蛋放在里头,时刻不离身。可她奶说,这都过了三天了,孵不出来了。

    “二奶奶。”喜宝看到她二奶奶过来,忙打招呼。

    “喜宝,你奶呢?对了,听说你家孵出了好多小鸡?我在隔壁都听到鸡叫声了。”赵红霞那叫一个羡慕啊,她家本来是有一只公鸡的,可去年过年就给杀掉吃了,之后又添了只母鸡,结果倒是好,突然就变政策了。她也想法子寻了几枚受精鸡蛋,叫家里的母鸡帮着孵,到现在为止,只有一枚鸡蛋破了壳,其他的不是被母鸡砸了,就是直接没孵出来。

    “奶在灶间。”喜宝心心念念就是怀里的鸡蛋,给二奶奶指了路之后,她又低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赵红霞顺拐去了灶间,大嗓门从里头传出来:“姐啊,你倒是匀点儿鸡给我呢,我拿鸡蛋跟你换,两斤鸡蛋换只母鸡,公鸡的话,一斤鸡蛋。”

    喜宝回头瞅了一眼,心里算了一笔账,等小鸡们都长大了,能下蛋了,那一天也最多就是一枚鸡蛋。要是家里孵蛋的话,二十一天,能出来三十多只小鸡,哪怕公母对半,那也有五十斤了。

    好划算哦!

    然后,她就看着她奶领着二奶奶往屋后去了。

    刚想抬腿跟上去,喜宝冷不丁的就觉得手里的帽子一颤,赶紧低头瞅去,顿时大乐。

    这两天里,她真的是连睡觉都把鸡蛋放在被窝里,上课的时候,也偷偷的藏在衣服里头,最怕的就是上课到一半,小鸡出壳了。幸好,这只小鸡乖得很,特地选了这么个好时候出来。

    “奶!奶!”喜宝不敢乱动,僵着身子立在原地,看着小鸡从蛋壳里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软绵绵的绒帽里。

    等赵红英过来时,看到的就是她家小孙女木头人一样的捧着个小鸡仔,当下又好气又好笑的接了过来:“我先给你看两天,大点儿了再给你玩。哎哟,我还得把这帽子给洗了。”

    “我来洗。”喜宝看着她奶接过了小鸡,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接过帽子,拍着胸口说,“我就说嘛,一枚鸡蛋一只小鸡,它只是懒了点儿。”

    终于大功告成了,喜宝高兴坏了,对于这个懒惰的小鸡也多添了几分好感,蹦蹦跳跳的去洗了帽子,然后端着个小鸡窝,跟全家人显摆她的新小鸡。

    ……

    为了小鸡仔们,喜宝前后忙活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尤其后面几天,她连上课都在挂心,也幸亏小学课程不难,作业也少得可怜,加上她底子好,这才没有落下课程来。

    特地叮嘱了她奶,不要把最后一只小鸡“迟迟”给别人,喜宝彻底放下了心事,高高兴兴的上学去了。

    等她彻底丢开心思后,才愕然发现,好像学校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曾校长倒还是那副老样子,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好好先生,可他毕竟是校长,习惯性的板着脸,训斥起学生来也毫不嘴软。李老师的变化就有些大了,先前喜宝就觉得她莫名的对自己特别好,不过这段时间,虽然她还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可先前眼神里那种和善和欢喜却是散去了不少。见她这样,喜宝一方面觉得挺奇怪了,另一方面也松了一口气,不然老有一个人用奶那种眼神瞅着自己,也怪渗人的。

    除了两位任课老师,同学们的变化也不少,班上原先几个特别爱笑爱闹的同学,莫名的每天都有气无力的,有个男生还红着眼圈来上课了。

    另外就是,请假的同学也多了。

    终于,在期末考试即将到来之前,曾校长提前结束了上课,开了一次短暂的班会。

    “最近,队上一直流传着某些小道消息,我在这里跟同学们说,那些消息都是假的,起码到现在为止,红旗公社从未收到过任何关于‘知青回城’的书面文件。你们要明白,当初包括老师我在内,都是积极响应上头的政策,下乡支援农村建设。假如……我是说如果真的有回城的事儿,首先要会通知的,就是公社的干部们。”

    喜宝眨巴眨眼睛,满脸的不解,她一直以为这事儿已经结束了,所以学校里那么多奇怪的事情,都是因为这个起来的吗?

    “哥,你知道这是咋了吗?”

    “知道,下课演给你看。”

    小兄妹俩快速的说完悄悄话,又再度抬头认真的看向曾校长。

    其实,曾校长要说的也就是那么几句话,想告诉同学们,别为了那些个流言影响到生活,可他也明白,光靠他几句话是不可能完全消除影响的。不然,这些日子以来,也不会出那么多乱子了。

    “你们只需要记住,你们现在还是学生,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去管队上的那些事儿。还有,经过县里领导的商量,今年县一中会面向全体初三学生考试。虽然你们才念五年级,可这说明了什么?形式在好转,你们将来也许可能考上高中。”

    “回去把我的话告诉你们的父母,之后,就认真准备期末复习,咱们管不了太多事情,你们要做的就是先管好自己。好了,今天提前下课。”

    能劝的都劝了,接下来也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曾校长叹着气离开了教室,等他一走,教室里立马乱成一堆。

    不等喜宝催促,毛头就连比带划的演了起来。

    还真别说,最近这一个月来,队上的各种事情一窝蜂的涌了上来,赵建跃媳妇儿闹着要离婚仅仅是个开头,接着,更多的知青们得到了消息,哪怕赵建设一而再再而三的澄清,这是一个假消息,却压根就没人相信。

    毛头也不信,他最近除了到处挖蚯蚓外,就忙着看戏听壁角了。一个人说,也许是假的,可大家要是全都这么说呢?退一步说,就算是假的,那总有人先编排了假消息吧?不然咋就凭空出现了奇怪事儿呢?

    喜宝听得很认真,她也是这会儿才知道身边发生了那么多事儿。而他们这边的闹腾很快就吸引了其他同学,同学们一面看着毛头表演,一面纷纷补充说明。

    第七生产队因为各家各户的条件都比较好,多的是其他生产队的姑娘嫁过来。一来二去的,各家都有几门外头的亲戚,而知青这事儿吧,又不单单是第七生产队的,旁的地方也不少。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的,多半都是从家里大人那头听来的,很快喜宝就听傻眼了。

    其实,他们队上的知青还算好的,曾校长是第一个表示,甭管有没有回城的可能,反正他是不会回去的。想也知道,来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时候绝不可能允许拖家带口的,本来知青下乡就是因为城里养不活那么多人,最多最多,也就是让知青本人回城罢了。

    曾校长虽然现在是小学校长,可其实他在最早的时候,就被赵建设委派当了知青们的领头人,哪怕后来忙于学校的事儿,知青那头还是叫他兼管着。

    所以,他一出面,起码有一半知青歇了那份心思,不是有多相信他,而是觉得这个消息肯定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他曾庆华还不早早的抢着回城?只要他能保证回城后把媳妇儿接走,哪怕整个第七生产队只有一个名额,那也绝对是他的。

    换句话说,这事儿应该就是假的了,他才会说这种场面话。

    然而,也有人表示不相信,觉得他就在做戏,吵着闹着非要跟赵建设要什么“知青回城申请表”。赵建设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他完全没听说过这事儿。

    于是,知青们就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样,有的毁了刚刚说定的婚事,有的默默的从家里搬回了知青点,还有的干脆趁着上工的时候,偷摸着收拾了家里的盘缠,直接走人了。

    跑路的知青都是离家不远的,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知青都是大老远过来的,尤其最近两三年下乡的,基本上都是附近县城的人。哪怕光用两条腿走路,最多走个两三天,总能到的。

    毛头一开始光顾着跟喜宝说队上的事儿,得了同学们的提醒,才突然想起那天看到赵建设急吼吼的骑着大红旗,飞一般的冲出去,后头还有两个老人边哭边喊,叫他一定要查到那个白眼狼的家庭住址,他们就算豁出命去,也要把人给逮回来。

    “我跟你们说啊!”毛头一下子就来劲儿了,虽然只看到了开头,可因为看的戏多了,稍稍脑补下就能出剧情,再说他事后还特地去打听一下,还盼着出后续。

    他们不知道的是,后续剧情已经出来了,那家人纠集了家里的老老小小,捏着赵建设从公社那边抄来的知青档案,杀气腾腾的跑去邻县了。

    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同学们继续说自个儿的事情,只有零星几个同学,拉着脸走出了教室。

    等下一节课,李老师过来上课时,毛头突然举手发问:“李老师,要是知青回城的事情是真的,你会走吗?”

    李老师明显懵了一下,不过她还是挤出了几分笑,轻声细语的回答:“老师的爸妈弟妹都在城里,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回去看看他们的。”顿了顿,她眼神扫过毛头身边的喜宝,又添了一句,“不过,这都是没影儿的事情,老话说,当一天和尚还撞一天钟呢,我既然当了你们的老师,就会好好给你们上课的。”

    毛头点了点头,终于不再搞事,乖乖坐下了。

    ……

    这天之后没多久,队上彻底闹起来了。老宋家这边,因为跟知青们来往不多,影响倒是不大,唯一有些牵扯到,也就是曾庆华和姚燕红了。曾校长他明确的表示绝不回城,姚燕红则是杀鸡抹脖子般的死活要回城。赵家那头被烦得不轻,终于在喜宝他们考完期末考试那一天,做出了一个决定。

    同意赵建跃跟姚燕红离婚。

    考虑到当初也没去县里扯证,不过就是摆了几桌酒请亲朋好友聚了聚,所以这回当然也不会闹大,就是姚燕红收拾了两个包裹,又搬回了知青点。

    算起来,姚燕红是最早的那几批老知青了,她嫁给赵建跃时,喜宝才四岁,现在喜宝都十岁了。知青点的老房子更是建了有七八年之久了,早先瞅着还凑合,可因为知青们相继搬离,加上维护不当,整体看来是又破又旧。

    最重要的是,秋季学期已经结束了,这意味着,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冷。

    姚燕红什么都顾不得了,赵家长辈们刚松口,她立马带上包裹走人,就连包裹都是早些准备好的。东西倒是没多拿,就拿走了铺盖和衣裳,按说这些也是赵建跃给她置办的,可他们自家人没开口,外人也不好说啥。

    除了姚燕红,队上悔婚的人也不少。可悔婚跟离婚本身就是两个概念,倒是知青点那头,在时隔数年之后,又再度热闹了起来。可对于这种热闹,队上的老人只能摇头叹息,尤其是赵满仓,不止一次的过来找赵红英诉苦:“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折腾这些。”

    “舅爷爷好。”喜宝去屋后抱了只半大的母鸡,蹭蹭的往堂屋里钻。

    赵红英见她这样,顿时无奈了:“那是鸡,你老抱着它干啥?”

    “我的迟迟。”喜宝特别喜欢这只懒懒的小母鸡,“奶你自个儿说的,反正它是母鸡,留着下蛋呗。”

    “随你吧。”

    得了允许,喜宝更高兴了,抱着小母鸡就往窗台下坐功课的大姐跟前凑。

    春丽已经是初三学生了,因为今年早不早的就下来了通知,说是县一中统招学生,这不,她决定最后努力一把。事实上,比起喜宝,她才是真正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

    考高中,这是她目前最大的目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