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055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5章 第05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5章

    “喜宝, 小叔又来信了!你快看看, 上头说了啥?”

    在毛头一个劲儿的催促下,喜宝小心翼翼的拆开信件,抽出里头的信纸, 一行一行的看了起来。

    信上, 宋卫军先照例问候了家里人,又说了自个儿的近况, 叮嘱喜宝好好学习, 等有空了就回家乡来……

    自打宋卫军平安到达京市后,就寄来了第一封信。紧接着,喜宝也开始了写信之旅, 她没叫任何人代笔,哪怕有几个字不会写, 也是问了曾校长后, 再落笔的。她还帮着奶写信,一口气能写好几大页,稚嫩的笔迹上全是满满的思念。

    就这样, 几乎每个月喜宝都能收到一封信, 她每次都会立刻回信。在大约三个月后,写信的地址就变了,那是因为宋卫军结束了京市的培训, 又再度回到了久违了的部队里。不过, 每月一次的信依然在继续, 而收信读信写信, 也成了喜宝最开心的时光。

    春去秋来,当小学又一次迎来秋季开学之际,老宋家来上学的就只有喜宝这仨小只了,他们即将面临五年级开学。至于姐姐们,春丽已经是初三学生了,春梅和春芳也刚刚成了初中生。

    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衣裳裤子,背着军绿色的帆布挎包,喜宝站在校园门口,往里头张望着。

    一整个暑假没过来了,学校还是有着很大变化的,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操场上的杂草已经长到了差不多膝盖处,西北角还有一块凹陷处,里头积满了黑乎乎的水,看起来应该是昨个儿晚上下雨造成的。再有就是,各个教室的门窗上也是脏兮兮的,甚至她瞧见低年级教室那边,好像还多了个鸟窝。

    当然,整个学校现在都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过来。

    喜宝突然觉得,提前一天跑来学校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可谁叫公社初中比他们小学早开学一天呢?她习惯了跟着姐姐们跑,等跑到了半道上,才惊觉不对劲儿。

    “喜宝,我把臭蛋逮回来了!”毛头气喘吁吁的拖了臭蛋过来了,一看学校这样子,顿时泄气了,“我就说你弄错了,咱们来早了一天。”

    “早就早吧,咱们先把操场收拾一下。”喜宝东张西望了一阵子,最终还是决定把帆布挎包搁在自己教室的窗台上,“哥,你们也来。”

    毛头不想来,锄草啥的,还是顶着个大太阳锄草,太痛苦了。可喜宝都说了,他只能唉声叹气的拖着臭蛋过来帮忙:“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把大哥他们拖过来的,你说我找臭蛋来有啥用?”

    “那你要不先把臭蛋送回家?”喜宝建议道,“再把强子哥大伟哥拖过来?”

    秋季开学时,别说秋收了,连秋种都已经结束了,强子和大伟这会儿怕是还躺在床上睡懒觉,最多也就是刚起来吃早饭。

    毛头觉得这个建议非常不错,当下虚心接受,转身拽着臭蛋就跑,还不忘叮嘱喜宝:“你先别干,等我回家拿了工具和抹布再说。”

    喜宝目送这一黑一白再度远远的跑开,收回目光后,开始思考要从哪儿开始收拾。以前,当他们还是低年级学生时,操场或者窗台窗户都是不管的,他们只需要扫扫地以及把课桌摆放整齐,最多再加上一个倒垃圾。可开学后他们就是五年级学生了,作为高年级,不单原本的事儿都要完成,还要帮助低年级的弟弟妹妹们打扫卫生,整理操场,以及清扫茅厕。

    不过这会儿,教室门窗紧闭,她趴在窗台上往里头使劲儿的瞅,也没瞅出花儿来,倒是一不小心蹭了一脸的灰。

    等毛头领着俩无辜的哥哥过来时,喜宝已经开始拔草了。

    操场上本来就都是泥土,昨晚刚好下了一场雨,踩上去湿漉漉的,杂草们倒是长得格外得茂盛,草丛里还时不时的蹦跶出好多蟋蟀来。

    喜宝一面拔草一面还在心里可惜,早知道就该叫哥哥把家里的老母鸡抱来,青草鲜嫩得很,还有那么多蟋蟀,母鸡们肯定很高兴。

    等毛头他们一到,尤其是强子和大伟人手一把镰刀,那才是真正的生力军。他俩已经从学校毕业有两年多了,这两年里一直跟着家里的长辈下地干活,从上半年春耕那会儿起,就已经是拿整工分的壮劳力了,区区杂草自然难不倒他们。

    “你俩去接点水,把窗户抹一下吧,上头不用管,先把下边擦干净了。”强子一来就把喜宝哄走了,招呼大伟,两人齐齐弯腰割草,不一会儿占据了大半个操场的杂草就倒下去了一片,惊得草丛里的蟋蟀蚂蚱疯狂的往旁边的草丛跳去,可明显就是徒劳。

    喜宝看这头确实不需要她帮忙,立马跑去毛头那边,接过了他拿回来的抹布,一起到学校外头的河沟搓抹布擦窗户。

    他俩擦得仔细,不过教室窗户上也就是些浮尘,倒也不算难擦。每间教室都是四扇窗户,一扇扇抹过去,又因为取水麻烦,两人愣是擦了一个上午,才总算完工了。而强子大伟那头,已经把杂草堆到了一起,还顺手扎了个不小的草垛子。

    这时,日头已经很高了,曾校长走进了学校,乍一看到老宋家这四个孩子,很是惊讶:“你们咋都来了?记错日子了?”

    “对啊。”喜宝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跟着梅子和芳芳姐跑出来了,可她们跟丽丽姐往公社那头跑了。”

    “所以你们就来学校帮忙打扫了?”曾校长失笑不已,“不错不错,那咱们还能早点儿上课。明早扫下教室,下午就能上课了。”

    强子和大伟瑟瑟发抖,无比庆幸他俩早已毕业了。

    曾校长又说:“明天会来两个新老师,其中一个教五年级语文老师,以后我只教你俩数学了。”

    喜宝点了点头:“我们会听新老师话的。”

    瞅了瞅时间不早了,曾校长就让他们先回家去,又指了指旁边扎得整整齐齐的草垛子,好笑的叫强子多抱走一些,这个不算集体财产,不过强子也没拿多少,反而把刚才悄悄抓的一竹兜蟋蟀蚂蚱给拿走了,又拣了几捆看着最鲜嫩的:“我拿回家喂老母鸡去!”

    “去吧,回头告诉你奶,上头刚下了新规定,放开饲养家禽的数额了。”曾校长摆了摆手,看着现任学生和往届生们一溜烟儿的跑远了。

    等出了校门,喜宝正了正帆布挎包,奇怪的问强子:“大哥,啥叫放开饲养家禽数额啊?”

    “大概就是……原先能养三只,现在能养四五只了?”

    “那咱们就可以天天吃鸡蛋了?”喜宝高兴了起来,又一想,“要是咱们小时候就能这样,那就不担心没人喂鸡了。”

    毛头也跟着附和:“那我就天天拖着你去挖蚯蚓。”

    这事儿还不知道是个啥情况,不过喜宝一回家就乖乖的告诉她奶,至于具体咋办,她奶心里肯定有数。

    比起这个,喜宝更好奇新老师是咋样的人。

    第二天,她就看到了新的语文老师,是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知青,说是姓李,让同学们叫李老师。

    李老师脾气很好,软软的,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幸亏喜宝这个班原先的语文数学都是曾校长教的,带了四年,养成了绝佳的课堂纪律,要是搁在一年级班里,这会儿怕是已经翻天了。

    开学第一天照例是不上课的,就是打扫卫生以及领新书,今年多了一个跟新老师打招呼的环节,不过之后,曾校长还是宣布放学,并不像昨天说的那样,下午直接上课。

    倒是李老师,好脾气的拿了扫帚帮着一块扫,看到喜宝蹦跶着去够黑板最上头,她还顺手接过了黑板擦,擦干净后还问喜宝,干净吗?

    喜宝没接触过这么不摆架子的老师,哪怕曾校长实际上也挺好说话的,可他却是长年累月的板着张脸,当然没人怕他就是了。

    见李老师笑眯眯的跟自己说话,喜宝忙点头:“擦干净了。”

    李老师没再说啥,只是把黑板擦还给了喜宝,还格外和善的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满都是笑意。

    因为教室门窗紧闭了一整个暑假,倒也不算特别脏,加上五年级学生都大了,打扫起来特别快,不多会儿就收拾得差不多了,三三两两的边打闹边离开学校。

    喜宝也跟着毛头和臭蛋跑出了教室,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李老师就站在教室门口笑盈盈的望着自己,顿时更觉得奇怪了。

    回家的路上,到处都能看到凑成堆的小学生们,偶尔还会遇到几个说着说着就哭出声来的小小孩儿。不得不说,赵建设定下的规矩很管用,自从确定队上小学招收本队学生不收费以后,上学的人数急剧增长,上学的年纪也越发靠前了。到今年,一年级新生里头,六岁的占了大半,还有两个五岁的赵家孩子,当然七八岁也有小半。

    还有个事儿,叫喜宝很失落,她的好朋友兰子从今年秋天起就不上学了,她本来以为兰子是跟她闹着玩的,可结果今天开学,真的没有看到兰子。

    “哥,我想去找兰子。”喜宝停下脚步,她正好站在岔道口,往右是回家的小道儿,往左却是去山脚边的,也就是赵家那头。

    毛头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又伸手接过了喜宝的帆布挎包:“去吧去吧,我把臭蛋送回家后,就去那头找你。”

    喜宝答应了,转身朝着赵家那边飞奔而去。

    今天,不单赵玉兰没来上课,连她哥赵宏斌也没来。喜宝搞不清楚他们家在闹啥,一口气冲到赵家后,她站在院门口高声唤着兰子。不一会儿,兰子就从屋里出来了。

    暑假时,她俩也是见过面的,不过也有差不多半个月没碰着面了。再次见面时,兰子还是上回看到的那身衣服,不同的是腰上绑了个灰布围裙,手上还是湿的,一面往外跑一面拿围裙擦手:“喜宝,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吗?”

    “对,可你没去上学。”

    “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我不念了。”兰子比喜宝还要惊讶,“上学期考完我就跟你说了。”

    “我知道,可……”喜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是喃喃的说,“我还以为,咱们要到上初中才分开。”

    兰子笑得一脸灿烂,伸手拉着喜宝进了自家院门:“走,我领你看我弟弟,他可好玩了,戳他一下他就咯咯咯的笑。”

    小姐俩牵着手跑进了院门,正好看到坐在屋檐底下哄着孩子的兰子妈,看到女儿拉着喜宝过来,她笑着招呼着:“喜宝来找兰子玩呢,替我问你奶好。”

    “伯妈也好。”喜宝由着兰子拉她上前,凑近去看兰子妈怀里的小奶娃。

    说起来,兰子她爸是赵建设的堂哥,也得叫赵红英一声堂姑。虽然血缘关系并不算抬近,可两家确实是亲戚,喜宝得管兰子叫表姐,至于这个小奶娃,就是喜宝的表弟了。

    “我弟弟好玩吧?”兰子从她妈怀里接过小奶娃,熟练的将他的小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轻轻的用手拍着他的背,小声的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至于她妈,这会儿也已经起身往灶间去了,毕竟离中午也没多少时间了。

    喜宝小心翼翼的伸手捏了捏小奶娃的胖爪爪,没曾想却被他一把抓住,力气倒是不大,可喜宝不敢太用力挣脱,生怕伤到了他:“他多大了?”

    “半岁了。我妈说,我小弟可聪明了,这就会笑了。”兰子看起来相当喜欢这个小弟弟,见喜宝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立马就笑开了,“你家不是也有弟弟?你没带过他们吗?”

    “带啊,我和哥哥不是天天带着臭蛋玩吗?”

    “我不是说臭蛋,他跟你差不多大。我说的是小弟弟,你家……对了,不是那个叫扁头的?”

    “他不跟我玩。”喜宝再一次轻轻的碰了下小奶娃的胖胳膊,这会儿天气还热得很,小奶娃就穿了个红肚兜和开裆裤,露出来的手臂胖乎乎的。喜宝越看越喜欢,问兰子,“你弟弟叫啥名字?”

    “叫胖墩儿。”兰子一眼就看到喜宝惨不忍睹的表情,抱着胖墩儿,噗嗤一声笑开了。

    这时,外头传来毛头嗷嗷大叫的声音,喜宝瞅着日头不早了,赶紧跟兰子告辞,答应下回有空还过来玩,就是临出门前,还有些不舍得的回看了一眼,问:“你真的不回学校了?”

    “不回了,我爸他们要下地干活,胖墩儿太小了,不能没人照顾。谁叫我没个能耐的奶呢?”

    喜宝应了一声,到底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毛头早就等在外头了,瞅了一眼院子里头,忙拉过喜宝往家里走:“顺子也不念了,还有继兵和继军哥俩,都不念了。你们女生不念了的更多。你都没发现,咱们五年级只有一个班吗?”

    “现在发现了。”喜宝弱弱的回答。

    “咱们还算好的,二姐说,他们那个班,就只有她和芳芳姐念了初中,一个班,就俩。”毛头不大理解喜宝为啥会那么失落,不过一想到昨个儿晚上听到春梅抱着春丽小声哭,他决定要好好哄哄妹妹,“反正都在一个队上,你想找她玩就去呗,她一天到晚都在家里。”

    “嗯。”

    继上一次跟爸爸宋卫军分别后,喜宝再一次感受到了离别的滋味。不过,正如毛头所说的那样,都在一个队上,想见面非常容易。

    说话间,两人已经跑到了家门口,正在院子里欢快蹦跶着的臭蛋一看到他俩回来,忙高声叫唤:“妈!妈!开饭了!”

    对了,春丽姐妹仨都去上初中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更安静了,只听到强子和毛头吭哧吭哧把脑袋埋到大海碗里吃饭的声音。

    强子头一个把饭吃完,坏心眼的伸出手在毛头的后脑勺戳了一指头,直接把毛头给戳到了大海碗里,等毛头顶着一脸的饭粒抬头怒视时,强子已经顺利跑路了。

    喜宝一个没忍住,笑得差点儿没呛到,她勇于跟恶势力对抗,当下就举手告诉毛头:“是大哥干的!”

    毛头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妈,我要告诉你,队上老刘家的三丫看上了大哥,还给他送了两回红糖水!”顿了顿,又添一句,“等我吃完饭,我给你演一演。”

    张秀禾断然拒绝:“吃你的,我等下自个儿去问强子。”

    不演就不演呗,毛头接过喜宝递过来的手帕,把脸上的饭粒擦掉,还特别小心的不让饭粒掉地上,在桌上搓成了一小撮,嘀嘀咕咕的说:“等下给老母鸡加餐去。”

    喜宝突然想到昨天曾校长说过的话,忙问赵红英:“奶,我上回跟你说的,家里可以多养鸡了,你问过建设叔了吗?”

    “问了,说是只要别成百上千的养,像咱们这样的情况,养个七八只十来只的,没人管。”赵红英慈爱的看了她一眼,眼神满是笑意,却把喜宝看得愣了一下。

    慈爱和善充满笑意的眼神……

    为啥她脑海里会想起新来的李老师呢?

    甩着脑袋把这个想法抛出去,喜宝只说:“那咱们啥时候养啊?我和哥哥到时候还去挖蚯蚓。”

    “小鸡仔要开春孵……不过这也不难办,回头我打听一下,政策开放了,应该有不少人想多养几只鸡。”

    “嗯嗯,那咱们就可以天天吃鸡蛋了。”

    赵红英点了点头,经历了太多事情,她隐约觉得这次政策放宽似乎有着别的意义,可一时半会儿的,她也说不上来,只是叮嘱喜宝好好上课,听老师的话。

    喜宝当然会乖乖听话,就连一贯淘气的臭蛋,兴许是因为又长大了点儿,已经不像最初那样抗拒学校了。当然,每次下课他总是头一个冲出教室,放学更是抢先跑开,可如果只是课间的话,他最多也就是在操场上瞎跑,并不会每次都哭着找妈。

    对于这一点,最高兴的就是毛头了。

    “要是臭蛋能知道上课铃一响就跑回教室,该有多好啊!”毛头并不知足,他决定抽空训练一下臭蛋。

    当然,喜宝也被迫参与。

    刚失去了好朋友兰子,喜宝还是有些蔫蔫的,哪怕两家离得并不是很远,可她要上学,兰子要干家务照顾胖墩儿,实在是很难凑到一起去。因此,对于毛头的提议,喜宝只迟疑了一下,就欣然接受了。

    训练开始前,喜宝往兜里揣了好几块硬水果糖,而毛头则拿着那根据说分外结实的绳子,他俩商量好了,一个□□脸一个唱白脸。

    喜宝其实主要还是以配合为主,如果臭蛋能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后,跑回教室,无论是被拖回来的,还是被轰回来的,只要他回来了,喜宝就会奖励他一块糖。

    毛头就麻烦多了,他得奋力追上臭蛋,哪怕现在的臭蛋已经不往学校外头跑了,也依然能在操场上飞速的乱窜,要想抓到仍有不少难度。等抓到后,他还得用尽全力将臭蛋或拖或拽的弄回教室,弄到喜宝跟前。

    连着试了三天,最后没糖块了,只能用炒豆子来代替。不过最终还是叫臭蛋养成了习惯。

    ——一听到铃声就飞快的冲向喜宝,张大嘴巴要求投喂。

    这本来应该说效果不错,可惜学校的上课铃声和下课铃声是完全一样的,臭蛋分不清楚哪个是上课哪个又是下课,反正一听到铃声响起,他就立马找姐姐。

    又一节课后,臭蛋连着翻跃了三张课桌,几乎是从天而降到喜宝面前:“姐!”

    喜宝默默的把语文课本收起来,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里头是她早上从家里拿来的花生米,挑了个最饱满的搁在臭蛋手心里,然后看着他飞一般的消失在教室门外。

    毛头托着腮帮子满脸的无奈:“其实效果也是有的,起码我不用再继续追他了。”

    “宋社会同学是很厉害。”还没离开教室的李老师突然出声夸奖了毛头,又扭头看向喜宝,“宋言蹊同学也很棒。”

    莫名得了夸奖的喜宝并不觉得意外,事实上,自打开学以后,无论自己做了啥,都会得到老师的表扬,弄得她一头雾水。不单是她,毛头也一样,就连臭蛋都被李老师挑了优点来夸,比如说上课不说话,下课不在教室里追逐打闹等等,似乎在李老师眼里,宋家这仨小只,哪哪儿都是最好的。

    “谢谢老师。”喜宝冲着李老师笑了笑,她打小就对人的情绪很敏感,虽然不大清楚李老师为啥要对他们仨这么好,可她非常确定,对方没有恶意。

    看着其他同学都出去玩了,喜宝也跟着毛头跑出了教室。

    已经是金秋十月了,再过不了多久就要期中考了。不过喜宝很是自信,哪怕自打四年级起,开始考作文后,她就再没得过双百分,可这是公平的,高年级学生的语文就没有出过满分卷子。

    很快,期中考来临了。

    喜宝写好名字后,先瞄了一眼试卷最后面的小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

    当下,喜宝就有了主意,她的理想啊,那就是考上京市大学,然后赚大钱,接奶去大城市里享福。哦,对了,还得带上爸。最好毛头哥哥也能去,还有妈和臭蛋。

    五年级的作文要求不高,三百个字,语句通顺,没有错别字,最多再加一个不要偏题。

    于是,等期中试卷收上来后,李老师就有幸看到了各种奇葩的理想。

    有的说,他的理想是买一辆大红旗,就跟大队长家的那辆一样,到时候天天骑上满公社的瞎转悠,要大家伙儿都瞧瞧,他也有出息了。

    李老师评价:真有出息。

    还有的说,做梦都想娶媳妇儿生娃儿,最好还要是漂亮媳妇儿聪明娃儿,还说他爹妈爷奶已经给他攒好钱了,到岁数了就托人说媳妇儿。

    李老师无法评价,只能默默的给他扣了十分。

    这些还算勉强凑合,像毛头的理想是唱戏,以及臭蛋在写作文那个位置上流下了一摊干透了的哈喇子。对于这两个,李老师对毛头说,请慎重选择理想,对臭蛋……没啥好说的了。

    等随手一翻,翻到了喜宝的卷子时,她的手却顿住了。

    ……

    喜宝拿到卷子时,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确定这是语文卷子,可既然是语文,咋就能考一百分呢?

    没等喜宝想明白事儿,一个意外的消息,如同春雷炸响一般在队上传开了。

    还是兰子突然跑来告诉她的:“喜宝,你知道吗?老师们可能要回城了。还有,我婶子好像也填了那个什么表格,太可怕了,现在我家里吵翻天了,婶子把小静小敏都放在我家里了,我妈都没法下地了。你奶呢?妈说,要是你奶有空,让她去我家一趟。”

    “奶!”喜宝高声喊人,听到了答应声,这才回头看兰子,“你说的是哪个婶子?建跃叔的媳妇儿吗?”

    “对对,就是建跃叔的媳妇儿,燕红婶子。”兰子喘着粗气,脸色却吓得惨白,“她说她死也要回城,还说小静小敏姓赵,又不姓姚……”

    等赵红英过来时,喜宝已经差不多弄明白了,忙三言两语的快速解释了一遍,又问,“奶,这咋办啊?”

    赵红英猛的脸色一沉,又见兰子似乎吓得不轻,赶紧问:“你弟呢?走,咱们一起回去,把你弟抱出来。喜宝你在家待着……”见喜宝似乎也跟着着急了,赵红英临时改口,“你去找你二奶奶,她应该在她家自留地那块,你去那边转转。”

    “叫二奶奶也去赵家,对吗?”

    “对。”赵红英顾不得多说啥,带上兰子往赵家那头赶去。

    喜宝也赶紧出门,她知道二奶奶家的自留地在哪儿,唯一的问题就是,自留地是东一块西一块的,偏偏今天臭蛋又溜出去了,毛头跟着追了出去,家里就她一个。

    从东边绕到西边,等终于寻到赵红霞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二奶奶,我奶叫你回赵家,兰子他们家。”兰子家和赵建跃家其实是挨着的,不过喜宝也搞不清楚到底在哪边折腾,她只能把赵红霞赶紧劝走,“我帮你把筐子带回家,二奶奶你快去,我奶已经去了。”

    赵红霞顾不得追问啥事儿,赶紧往娘家那头赶去。

    等喜宝提着筐子回到自家时,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哭声,等跑到院子里一瞧,兰子倒是没哭,她抱着胖墩儿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旁边倒是有一对小姐弟哭得格外惨烈。

    喜宝跟赵家那边不是很熟,认识的除了赵建设家的儿女外,也就只有曾经是同班同学的赵玉兰、赵宏斌兄妹了。不过,她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兰子,这就是你说的小静和小敏?”

    “对,就是建跃叔和燕红婶子家的。”胖墩儿也在哭,不似以往撒娇般的哭泣,而是一副被吓到了的可怜模样,好在这会儿哭声已经渐渐停了下来,等喜宝摸了摸他的胖脸蛋,他只委委屈屈的瘪了瘪嘴,倒是眼泪还挂在脸上。

    胖墩儿好哄,可赵小静和赵小敏就不同了。

    他俩一个五岁,一个三岁,要是再大一点也就懂事了,再小点儿也能糊弄过去,偏偏这个岁数,哭得又格外得凄惨,没一会儿就开始边哭边打嗝了。

    “兰子,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好端端的,燕红婶子她干啥要走?她家不就在这儿?走哪儿去呢?”喜宝对疯狂大哭的孩子没辙儿,只能凑过来跟兰子小声的说话。

    哪知,兰子又抛了个□□下来:“他们本来就是城里来的,再说也不止燕红婶子,学校的老师们都要走了。曾校长说不准也要走!”

    兰子又说:“还有你们班那个新来的李老师,我听说她也填了那什么表格了。她也要走。”

    喜宝想了一下,假如今天李老师走了,她大概会难过一下下的。可要是换成了曾校长呢?他有三个孩子,前头两个是男孩儿,最小的是今年秋收前刚出生的,她当时还被毛头拉着去瞧了瞧,是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

    一时间,喜宝彻底懵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