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053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3章 第05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3章

    “军娃子你回来了!”

    “你妈天天都在念叨你呢!”

    “……”

    宋卫军拖着一串小萝卜头回到生产队时, 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了。这个点, 加上今个儿天气真不错,没雪还出了太阳,队上倒是有不少人出来晃悠, 或是去井边挑个水, 或是去山上再拾点柴禾,还有人跑去猪场瞅, 既盼着早点儿分猪肉, 又希望多养几天,好更肥硕一些。

    对于宋卫军的回归,队上的人已经从赵建设口中知道了, 倒也不算特别惊讶,只是忙着同他打招呼, 顺便给家里的孩子介绍他的情况。

    上一辈以及同辈的, 那都是认识宋卫军的,像喜宝那一辈的就不同了,多半在当时还没出生呢, 即便已经出生的, 强子和大伟不也一样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儿了吗?再看到宋卫军一身笔挺的军装,小辈儿们都好奇不已,头一次觉得老人们讲古也挺有意思的。

    倒是宋卫军, 笑着同大家伙儿打了招呼后, 狐疑的嘟囔了一声:“咋队上多出了那么多生面孔?”

    喜宝立刻回答:“爸, 那些是知青。建设叔说, 他们都是从大城市来的。”

    “对,知青下乡,我倒是把这事儿给忘了。”宋卫军笑着轻拍了拍喜宝的脑袋,“那你们的老师也都是知青?”

    “曾校长就是知青,还有建跃叔的媳妇儿也是知青。”喜宝挑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眼角瞥到毛头一脸的跃跃欲试,忙指路毛头,“哥哥认识咱们队上所有的知青,叫他说。”

    叫他……就不是说了,而是演了。

    宋卫军才刚回来,当然不知道毛头的内在有多恐怖,只觉得这小炭人还是挺机灵的。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

    回家的路上,毛头只是连比带画的将知青的情况说了个大概,他现在对演绎知青已经不感兴趣了,毕竟热乎劲儿都过去了,而且最近这两年里,知青们无论新老,都有种认命的感觉。想想也是,先前琢磨着下乡个两三年就能回去了,可现在仔细算算,最久的已经在第七生产队待了七八年了,谁知道还能不能回城,又或者要多久才能回城。

    知青们老实了,毛头就对他们没了兴趣。他觉得,国营饭店那个梳了两个麻花辫的女服务员,比知青们有意思多了。

    等一到家里,毛头二话不说,直接做了个开场的起手式:“呔!!”

    喜宝第一时间松开宋卫军的手,蹬蹬蹬的跑去搬了小板凳,还不忘给她爸搬了一条,招手叫她爸坐下,然后托着腮帮子目光炯炯的望着毛头。

    其他几个孩子也早有准备,拿板凳的,拿条凳的,或者干脆找了个适合看戏的好位置蹲下,就连一直跟在张秀禾身后的臭蛋,也忍不住把脑袋探出灶间,一副既舍不得妈,又想看毛头哥哥唱大戏的两难模样。

    宋卫军还在愣神之中,毛头就已经演起来了。

    他仍是一人分饰数角外加旁白,主角并不是他,而是国营饭店女服务员,配角就是他本人,再有就是宋卫军这些龙套以及旁白部分。

    龙套就不用多说了,单说主角,毛头把国营饭店女服务员表演的活灵活现,最初的骄傲,看到宋卫军时的谄媚,后来的愤怒、憋屈,以及最后被他怼了一脸后,那种有气无处发,不得不捏着鼻子收钱收粮票走人时的生无可恋……

    家里人早已习惯毛头时不时的来这么一出,不过碍于他之前很是老实了一段时间,对于他又犯病一事,多少还是有点儿惊讶的。不过,惊讶过后也就那么回事儿,该干啥就干啥去了,倒是孩子们缠着毛头再来一遍,他们想多回味回味。

    于是,毛头又开演了,这回却不是国营饭店的事儿,而是粮站买粮……

    宋卫军真的是大开眼界,等又一出戏落幕时,他忍不住说:“毛头可以啊,培养培养送去文工团还挺合适的,来,唱两句,开开嗓。”

    喜宝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啥是开开嗓?”

    “唱歌,喜宝会不?”见闺女摇了摇头,宋卫军才恍然大悟,“对哦,学校没有音乐课。不要紧,我教你们。”

    这年头不要随便开嗓唱歌,要唱也得□□色歌曲。他们这乡下地头的,压根就没人会这些。知青们倒是会,可就算是学校的老师,无缘无故的也不会教这些。

    可宋卫军会啊!

    “我先给你们示范一下……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狗强盗,消灭了蒋匪军。”

    “来,一句句学。先从第一句开始,我是一个兵!……”

    “记住,唱这首歌要特别自豪,要有气势,要唱出荣誉感!不要怕跑调,关键是自信!”

    喜宝和毛头一脸崇拜的看着宋卫军,其他孩子则面面相觑,一副想信又有点儿不敢置信的模样。不过,他们到底没听过其他人唱歌,既然四叔让学,那就学啊!

    一说到学习,哪怕仅仅是学唱军歌,学得最快的人也仍是毛头,同时他也是学得最好的人。

    关键就是那一股子勇往直前自信满满的气势,一般人还没有,尤其是喜宝几个小姑娘,唱得又软又轻,听着倒是挺好听的,可……

    要自豪!

    要气势!

    要荣誉感!

    千万不能怕跑调!

    喜宝几个最终还是放弃了,唯独毛头学得最认真最刻苦,还不断的追问一些关于文工团的事儿。

    宋卫军对于文工团真不大熟悉,他一开始是在普通部队里训练的,那时候倒还能偶尔接触文工团那帮人。后来,他因为特别出色的缘故,被调到了特殊作战部队,从那以后,他除了战友外,最熟悉的怕就是医护室的人了。

    眼见小侄儿一再追问,宋卫军本来想糊弄过去的,喜宝也跟着歪缠:“爸,跟咱们说说吧,你就多说一些呗。”

    瞬间,宋卫军改变了主意。

    “那文工团啊,其实也不轻松,别看他们训练强度是比咱们小一些,可也都是要早起的。咱们作战部队,每天五点在操场集合,先绕着操场跑上个十圈,活动活动筋骨,他们倒不用来操场,随便寻个空地,就开始吊嗓子。”

    搜刮肚肠回忆出了一些关于文工团的事儿,宋卫军还后悔呢,早知道小闺女这么感兴趣,想当年他就应该稍微缓缓,别那么快就把人家女兵给气走,现在好了吧,想说都只有翻来覆去这几句。

    喜宝又问:“啥是吊嗓子啊?嗓子要咋吊呢?”

    毛头更是一脸认真的望着宋卫军,他的志向仍未改变,可惜进步却不大,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当然要努力记住一切有用的知识。

    宋卫军觉得这事儿很难形容,干脆就给模仿了一下:“……大概就是这样的,记住不能光扯着嗓子喊,那样会毁了嗓子的,要用气势,就跟唱军歌一样,不是叫你大声,而是要自信,就好像前方就是敌人,你要有杀气。”

    “嗯,杀气!”毛头重重的点头。

    等毛头终于能唱出这首歌的精髓时,晚饭也已经好了,虽然中午吃了个够,可一帮小孩崽子还是飞快的冲进了堂屋里。

    也是这个时候,宋卫军突然想起一个事儿,伸手从内兜里掏出证明文件,递给宋卫国:“大哥,我也不懂迁户口啥的,你帮我瞅瞅,这几份东西够了吗?”

    宋卫国接过来拿眼一瞥,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呛死。

    喜宝的户口证明是打出来了,可臭蛋为啥也改户口了?还记到了他的名下?

    一问,宋卫军就将早上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也没忘提罪魁祸首强子。可强子才不在乎,他们家就没有打孩子的惯例,骂几句怕什么?谁还不是被骂大的。关键是臭蛋终于成了他弟弟了,他最喜欢弟弟。

    看到事情变成了这样,就连赵红英都有点儿懵,叫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先前始终没有开口的袁弟来,突然说:“这大概就是命了,我看挺好的,臭蛋就跟着大哥大嫂好了。”

    这话太出人意料了,不过既然连亲妈都同意了,老宋家其他人当然不会开口讨嫌。唯一一个想开口质疑的宋卫民,在看了他媳妇儿一眼后,最终也只是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晚间回屋后,宋卫民倒是问出了心头的疑惑,袁弟来沉着脸一副极不高兴的样子,开口就是抱怨:“卫民你还说我,你自个儿想想,你昨个儿干了什么。”

    “昨个儿不就是卫军回家了吗?”

    “他回家了,妈说要给他过继个孩子,你为啥要说扁头?喜宝是个丫头片子,早晚都是人家的,臭蛋又傻了,我现在就扁头一个了。”说起这事儿,袁弟来心里就难受得很,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要过继喜宝臭蛋都随你,扁头是我的命根子,没他我也不活了。”

    “那你今天干嘛要同意过继臭蛋?”

    “臭蛋过继了才好,大嫂不是稀罕吗?让她稀罕去!咱们俩口子现在就只剩下扁头了,妈就算再偏心,还能为了卫军叫咱俩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

    宋卫民心里打了个突,这么说其实也有道理,虽然他俩年岁不大,可谁能保证以后一定还能再生?就算生了,也未必是儿子。过继本来就是怕孤独终老,没的为了其中一个儿子,害得另一个儿子绝了嗣的。

    可仔细想想,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儿……

    “反正扁头要是给过继了,我就一头撞死,不活了!”袁弟来搂着扁头就躺下了,背过身子不去看宋卫民。

    想着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宋卫民最终也没说啥,沉沉的睡去了。

    ……

    第二天一早。

    喜宝跟往常一样,睡在爷奶那屋隔出来的小间里。她自打上学后,就睡这铺了,一开始奶还陪着她睡,见她确实不害怕,就由着她一个人睡着,反正就在一屋里。

    正美滋滋的睡着呢,喜宝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凄厉而又高昂的惨叫声,吓得她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铺上坐了起来,本能的喊:“奶!”

    “喜宝别怕,奶在呢。”赵红英也被吓醒了,刚要开口骂娘,就听到喜宝那声音,赶紧跳下床连鞋都没穿,蹭蹭的就跑到喜宝跟前了。

    “这是咋了?”喜宝缓了缓,倒不是那么害怕了,不过还是依然无比震惊,回头看她奶只穿了袜子站在地上,赶紧叫她奶上床,“奶,你上来,地上凉……我怕。”

    赵红英本来想拒绝的,一听说喜宝还在害怕,赶紧二话不说跳上床,又高声唤老宋头:“老头子你倒是去外头瞅一眼,这咋回事儿啊?咱们家的鸡被黄鼠狼叼走了吗?”

    老宋头慢腾腾的起身,披上外头的大棉袄,渡步走过来:“鸡是那声儿?狗都叫不出这种声音来。”又侧耳听了听,外头的惨叫声依然没有停止,而且很有一种越来越高昂嘹亮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丝丝熟悉感。

    就在这时,张秀禾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

    “瘌毛头你个小兔崽子!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你嚎啥嚎?还站在院子里,你不知道自个儿长得黑啊?老娘每天起早做早饭,你想吓死谁啊,你说!!”

    与此同时,惨叫声戛然而止。

    “我在吊嗓子!”这是毛头满是不服气的声音。

    “你就算要上吊也给我声儿小点儿!……啥叫吊嗓子?你这是被人掐了脖子呢!”

    “吊嗓子,四叔说,部队里文工团的人每天五点就要起床吊嗓子,我将来是要唱戏的人,要打小练起来。”

    母子俩,你吼一声我吼一声,没等分出个胜负来,全家都已经不用睡觉了。大人们倒是还好,穿好衣裳出来劝架;小孩子们捂着耳朵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最惨的还是扁头,他还太小了,冷不丁的被吓了一大跳,吓得哇哇大哭……

    还有听到前院动静被惊醒的狗子小黄和几只老母鸡,也跟着瞎叫唤起来,更有一墙之隔的赵红霞家养的那只大公鸡,伸长脖子打了鸣。

    紧接着,公鸡打鸣声由近及远,一声声响起,伴随着的还有各家的犬吠声。

    喜宝木然的看着她奶,懵了半晌才建议道:“奶,咱们还是起床吧。”

    赵红英气啊,这庄稼把式一年忙到头,也就过年这几天能好好休息一阵子。尤其今年,因为蝗灾的缘故,队上的人都累得不轻,当然她也不例外。结果,她还没休息两天呢,毛头这个小兔崽子就又给她搞事了。

    “起!”赵红英恨得牙根痒痒,匆匆穿戴好后,头一次没顾得上喜宝,就这么杀出了门去。

    喜宝赶紧跟上,生怕她奶一怒之下把毛头给干掉了。

    院子里,宋卫国以及宋卫党、王萍,都打着哈欠忙着劝架呢。也不是很诚心的劝架,反正全家人都知道张秀禾那脾气,气狠了肯定要破口大骂,可从没见过她伸手打孩子,所以其实也没啥好劝的。

    等真正的煞神赵红英出来时,很凑巧的,宋卫军也回来了。

    他是从外头进来的,一进门就看到家里人基本上都起了,还挺稀罕的:“这是咋了?地里的活儿不都已经干完了吗?起那么早干啥?”

    看到四儿子,赵红英的气稍稍熄了点儿,可没等她开口,毛头反而一蹦三尺高。

    “四叔你给评评理,我不就是在院子里吊嗓子吗?我妈她骂我!没道理啊!”

    宋卫军斜眼瞅了瞅他:“骂你咋了?她是你妈,打你也是该的,还要找啥道理?”

    毛头惊呆了。

    那头宋卫军直奔灶间,不多会儿就拿了扁担和水桶出来,跟家里人打了个招呼:“我去打水,时间还早着呢,你们先去睡个回笼觉,等我烧好早饭再叫你们。”

    说完这话,他就快步走出了院子。

    宋卫军在部队多年,早已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无论春夏秋冬,他都固定四点四十五分起床,然后快速收拾好自己,出去晨练。如果是在部队里,一般是绕着操场跑上十圈,现在是在生产队上,他干脆就着生产队跑,估摸着大概距离,觉得差不多了再回家。

    晨跑结束后,他打算去打水,把水缸灌满。在他看来,这不单是帮家里干活,也是一种变相的锻炼方式。再然后,他会帮着生火做饭,横竖早饭简单极了,无非就是熬一锅稀饭,再捞点儿咸菜疙瘩切块或者切丝下饭吃。

    可他忽略了毛头这个大杀器。

    头一天起得那么早,而且还是隆冬时节,说真的,毛头觉得痛苦异常。可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他是要登台唱戏的人,要是连这点儿苦头都吃不消,往后咋办?好不容易得了个好方法,他当然要学,还要坚持苦练。

    于是,就害惨了家里人。

    这天的早饭,在宋卫军挑完水回来时,就已经端上桌了。就跟他想的一样,稀饭和咸菜疙瘩,唯一有些不对劲儿的就是,全家人除了毛头外,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喜宝还在边打哈欠边劝毛头:“哥,咱们以后能晚点儿吊嗓子吗?”

    “我今天已经晚了,四叔说五点就要开始了。可惜我没手表,幸好我昨晚一直听着外头的动静,听到堂屋门‘咯吱’一声响,我就跟着起床了,可惜还是晚了。”毛头很苦恼,要是家里能有一个座钟,或者一块表也好,这样他就能更准时起床了。

    “所以,你以后都会今天这点起床吗?”喜宝惊得连稀饭都不吃了,“晚一点吧。”

    “不,我会更早一点!”

    冬天早起是很痛苦,可毛头的决心却无比坚定。从这天起,他还真的就天天早起,刚开始真的很难熬,每天早上从被窝里钻出来的那一刻,他都觉得痛苦万分。可一天天过去了,他愣是逼着自己完全适应了这个作息。

    老宋家其他人也适应了,每天早上五点钟,院子里都会准时响起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以及伴随而来的各种连锁反应。

    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吊嗓子也有间隙,张秀禾早起做饭时,刚推开门,就看到院子里有个和夜色融为一体的小炭人,还露出了完美的白牙……

    勤奋是没错,可太勤奋了就很造孽了。

    偏偏,毛头看他四叔这么努力才取得了成功,他打定主意要学起来,哪怕有千难万难,也要坚持下去。也是从这回去县城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眼皮子太浅了,太没有见识了,简直就是那井底之蛙。幸好,他那伟大的四叔回家了,带他进城见世面,顺便彻底激发了他。

    多年之后,毛头非常自豪的对外表示,他四叔宋卫军就是他的人生导师、指路明灯,是四叔改变了他的一生,教会了他很多本领,同时也是对他影响最深最远的人。

    要向宋卫军同志学习!!

    ……

    同样觉得宋卫军哪哪儿都好的人里头还有喜宝。

    喜宝有亲爸,还有个被她胡乱喊了好几年的大爸,可她直到认了宋卫军这个爸后,才知道原来爸爸可以那么好。

    宋卫军带来的一军用背包的好东西,全都给了亲妈和小闺女,里头不仅有糖果点心奶粉,还有各种罐头。

    军用罐头是不对外出售的,只有当兵的才能领到一些,多半还是水果罐头。宋卫军带来的罐头里,不止有苹果、梨、橘子、黄桃这些水果罐头,还有好几罐肉罐头和鱼罐头。

    这些罐头全都是铁皮罐装的,宋卫军会开,而且开得很是利索,拿菜刀底下的剪短沿着罐头划圈,一下子就能起开一个。他不让孩子们就着罐头吃,而是倒出来,挨个儿分好。如果嫌弃冷,还能在炉子上稍稍热一下,等暖和了再吃。

    大人们没好意思跟孩子们抢,看着他们闹哄哄的端着碗分新鲜零嘴儿。不过,还是有人尝到的,譬如喜宝就一拿到手立马往赵红英跟前送。

    “奶,你吃。还有我爸。”

    臭蛋这边是:“妈,妈,吃吃!”

    其他人就只能看着这帮熊孩子狼吞虎咽的吃喝,最后还是春丽猛的反应过来,端着已经吃了好几口的碗凑到她爸跟前:“爸,你也尝尝。”

    春梅和春芳得了提醒,也纷纷凑过来,非要爹妈尝上一口。

    他们这些当长辈的,还真不馋这点儿东西,不过孩子们的孝心还是要接受的,或者尝一口或者喝两口汤,怎么着也糊弄过去了。唯一没尝到味儿的,也就只有宋卫民和袁弟来了。对了,扁头也没吃上,到底这玩意儿是凉的,哪怕稍稍热一下,也不可能喂给那么小的孩子吃,万一吃坏肚子谁能担得起责任?

    道理是有的,就是当事人心里头特别不舒坦。

    之后分了肉罐头、鱼罐头又是类似的情况,虽然宋卫军带来的罐头不少,可老宋家人也多呢。赵红英还拣了三罐,往他哥那头送了两罐,隔壁赵红霞家送了一罐,菊花就不用管了,他们家是城里人,缺粮,不缺稀罕玩意儿。

    这天早上,宋卫军又往县里跑了一趟,他一个人去的,取了照片立刻就回来了。这天气愈发冷了,他回来的路上,不停的听人讨论说,是时候杀猪分肉了。

    不止队上的人盼着分肉,老宋家这边也一样。

    喜宝大清早的把她爸送出门去,回头就央求张秀禾,让她来做午饭。张秀禾拗不过她,索性就先将食材都洗好切好,又唤了毛头进来帮着生火,这才把灶间让给了她。

    乡下灶台高,哪怕喜宝这些日子又长高了点儿,想要炒菜还是得踩在小板凳上。

    临近过年,按说饭菜应该不差的,可谁让他们这一带今年闹蝗灾呢?第七生产队比其他大队好多了,起码粮食保住了一多半,加上今年被免于交公粮,倒不至于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可同样因为闹蝗灾,蔬菜几乎全都没保住,萝卜倒是收了不少,土豆红薯更是一堆,老宋家这边还有不少花生,可白菜青菜葱蒜啥的,却是真凑不出多少来。

    当然更没有肉了。

    喜宝一面炒着菜,一面不停的念叨着:“爸这么大老远的回家,就这么素来素去的,连一口肉都没吃上。他给我带了那么多好东西,还带我去县城里玩,我就给他吃土豆……”

    帮着生火的毛头重重点头:“就是!四叔人多好啊,他还请咱们下馆子呢,结果咱们就给他吃土豆吃红薯吃萝卜,多不像话呢。”

    “肉啊!啥时候才能杀猪分肉啊?”

    “我问过妈了,她说起码还要再等三五天。”

    “可我现在就想给爸烧肉吃。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喜宝大力的挥舞着炒勺,活生生的就把一锅土豆炒成了土豆泥。

    当然,这并不重要。

    灶间外头,赵红英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她从屋里出来就看到张秀禾和王萍两个拿了块厚毡布往角落里的柴禾垛上盖,心下立刻就猜到,喜宝和毛头一定替她俩在灶间忙活呢。刚想进来问问有啥要帮忙的,就听到了方才那席话。

    就在这时,毛头呲溜一下冲灶间冲出去,一看赵红英就在门口呢,他就大声嚷嚷着:“奶!喜宝她说要吃肉,吃肉吃肉吃肉!”

    赵红英已经听到了,这熟悉的话语,这熟悉的配方,这熟悉的味道……

    一个转身,赵红英就冲出了院子。

    甭管咋样她也不能让野猪把家里的土胚房给顶坏了,所以得先跑为妙,接下来到底该咋办,她心里完全没底,不过总得先跑起来,后头的事儿后头再说,跑一步看一步吧。

    内心无比绝望的赵红英就这样冲出了院子,才刚出来没一会儿,就听到队上的人“啊啊啊啊啊”的惨叫着。

    还有啥不明白的?

    野猪来找她了!

    随便挑了个方向,赵红英知道野猪是从山那头过来的,所以只要别作死往山脚边跑就成了,径直往外头冲去,不需要回头看,她非常确定,野猪一定会跟上来的。

    赵红英跑啊!

    弯腰低头死命的往前头跑,好多年没跑过了,然而那种熟悉的感觉,在跑起来之后,又再度想起来了。

    那是一种被肉支配的恐惧,她……

    还是继续跑吧。

    ……

    宋卫军从外头回来,听了一路的杀猪分肉,也被勾起了馋虫。结果,进了生产队没一会儿,就听到从远处传来各种惨叫声,没等他回过神来,就看到他亲妈从前头拐角处撒丫子狂奔而来,并且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几乎三五秒钟之后,一头体型硕大长相恐怖的大野猪就这么从他跟前擦身而过,惊得他本能的跟着转身,一个箭步追了上去。

    “妈!!!!!!!!!!”

    赵红英在最前头跑着,野猪紧随其后疯狂追逐,而最后则是宋卫军在后头没命一般的追着。

    这会儿,赵红英真顾不上儿子了,事实上她啥都没听见,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是撒丫子狂奔。可宋卫军到底是经历过不少风雨的汉子,加上他这十年里没有停止过锻炼,哪怕前头受伤了,也一直配合医生做着康复训练。

    终于,在即将冲出生产队之时,宋卫军拿出豁出命的气势,往死里狂追,从后头一跃而起,一下子就蹦到了野猪的背上。

    几乎刚跃到野猪背上,宋卫军就立刻觉察出了不对劲儿。他以前还在普通部队时,曾经得了上头命令,帮助周边老百姓进山除害。当时,就迎面遇到了一头野猪,不过因为战友多,加上他们手中还有枪,虽然过程还是蛮艰难的,最终仍成功的剿灭了野猪。

    可那种感觉错不了,野猪本身就异常凶悍,如果有人近身,更会彻底疯狂,丧失理智也要攻击离它最近的一个人。更别提现在宋卫军根本就是跳到了野猪背上,怎么说这会儿野猪也应该疯狂的跳跃扭身,甚至倒地打滚,为的就是把他从背上甩下来。

    然而,并没有。

    这头估摸着足有三四百斤的大野猪,愣是好像完全察觉不到背上有人一般,直愣愣的往前冲着。

    那还等啥?宋卫军抡起拳头,一下又一下,疯狂的砸着野猪。

    野猪跑出了几百米后,速度越来越慢,可仍然坚定不移的追着赵红英,直到彻底没了力气,整头猪趴在了地上,起不来。

    “妈!你没事吧?”宋卫军从野猪背上跳下来,然而他已经说迟了,因为他妈依旧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快的往远处冲去,眨眼间跑了个无影无踪。

    宋卫军瞅了一眼还没完全死透的野猪,又望了望已经跑得没影儿的亲妈,一时间有些懵圈。

    幸好,没多久赵红英就跑了回来,身后的野猪脚步声消失了,她当然是有感觉的,跑回来一看,才发现四儿子正跟野猪在一块,而他的右手手背上有好多血。

    “卫军啊!你这手……”

    赵红英一面心疼着,一面忍不住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真的累了,跑不动了。人呢,就是不能不服老。

    就在这时,赵建设带着社员们也匆匆赶来,一并过来的还有老宋家哥仨。

    见到援兵过来了,赵红英立马又有精神了,跳起来指着赵建设就说:“你说你都当了那么多年大队长了,咋还这么磨叽呢?还有宋卫国!你们哥仨是干啥吃的?关键时刻还是卫军想着我,还知道追上来,靠你们这仨废物蛋子,我还能有命在?”

    “妈,妈!”宋卫军赶紧拦住他妈,这会儿工夫,他已经费劲把野猪弄死了,不然谁知道缓过来后,野猪还会干出啥事儿来。喘了口大气,他问他妈,“妈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野猪干嘛非要追着你跑?”

    赵红英顿时一噎,没等她想好理由,就有社员抢着回答。

    “军娃子啊,你在部队上不知道,你妈可是咱们公社出了名的除害英雄啊!”

    除害英雄这四个字,勾起了宋卫军远古时期的记忆。他隐约记得,他妈好像曾经吹过牛,说啥一巴掌拍死野猪,还要给他寄肉啥的。虽然没见过寄来的肉,不过野猪估计是真弄死了,咋弄死的就不大好说了,反正和他妈说得肯定不一样。

    这时,赵红英已经缓过来了,赶紧摆手使唤人:“你们还傻愣着干啥?卫军把野猪打死了,你们还指望他来杀猪分肉啊?干活啊!赵建设!!”

    赵建设吓得浑身一哆嗦,赶紧招呼社员们上,先把野猪运回粮仓那头,然后生火烧水杀猪剃毛分肉……

    当然,这就没赵红英啥事儿了,她对这个特别有经验:“这就跟头一回那么分,我就不过去了,老大老二老三,你们都去帮忙。卫军跟妈走,咱们先去卫生所把伤给处理一下。”

    ……

    听说队上又打到野猪了,喜宝和毛头简直惊呆了,忙撂下锅铲跟着跑了出去,张秀禾也想跟出去看,可她不能不管灶间,赶紧回去接手,想着等下就能吃肉了,就只把灶眼里的火拨得小了点儿,让它慢慢的热着,省得等下又要点火。

    野猪不比家猪,杀起来格外得麻烦,剃毛也特别的烦。幸好,人多力量大,全生产队的人几乎都到了,热火朝天的干了小半天,总算把这头大野猪给收拾好了。其实,这会儿已经过了午饭的点,可压根就没人喊饿,哪怕是完全帮不上忙的小孩子,也迟迟不肯离开,围在这边看热闹。

    因为有前头的例子在,赵建设很快就撸顺了分配方式,仍然是按照工分算,老宋家不扣工分得二十斤猪肉,如果还想多要,就那就扣工分,加上其他人家扣的工分,到时候一并都加在老宋家头上。

    其实应该算在宋卫军一个人身上的,不过赵建设觉得,都是一家人计较那么多干啥?大笔一挥,就这么定下来了。

    宋卫国哥仨都在这儿帮忙,见状也没吭声,就老老实实的帮着切肉、过称、分肉……

    等全部忙活完了,已经是快傍晚时分了,差不多三百五十斤的野猪肉,被一扫而空,家家户户都燃起来炊烟,一路走过,到哪儿都能闻到肉香味。

    老宋家那头,喜宝几个早就提前回去了,最早分到肉的就是他们家,就那二十斤免费猪肉,强子和大伟负责拎,喜宝和毛头一溜烟儿的跟在他们身后,回家就立马叫张秀禾切了两斤肉下来,生火就开始炖。

    野猪肉硬,炖的时间久,张秀禾舍不得喜宝在灶间待着,只唤了强子和大伟轮流搬柴禾,又叫毛头看着火。反正野猪肉要炖很久,等瞅着差不多炖烂了,再放土豆,焖一会儿就能起锅了。

    喜宝这回倒是没争,她一回到家就看到她爸手上包着纱布,顿时把啥都抛到了脑后,忙不迭的奔到她爸跟前:“爸!你这是咋了?”

    “没事儿,就这点儿小伤,不上药两三天也能好。”宋卫军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入伍多年,他受的伤不计其数,这点儿小伤算个啥。

    “疼吗?”喜宝小心翼翼的碰了碰纱布边沿,“啥时候能好呢?对了,爸,晚上咱们能吃肉了,土豆烧肉!”

    “好,晚上咱们敞开肚子吃。”宋卫军安慰了小闺女,又回头瞅他妈,“妈,你跟我说说,咱们这队上啥时候有野猪出没了?山上还有没有?要真有的话,趁我还在队上,叫建设哥组织一帮人,上山把野猪给剿灭了,不然时不时的闹上这么一出,哪个受得了?这回没出事,下回呢?”

    赵红英瘫坐在椅子上,缓过劲儿来后,她才觉得一阵阵后怕。听到宋卫军这话,她真的很想说,你冲我说有啥用?你倒是哄哄你闺女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