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05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2章 第05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2章

    这大冷天的, 本来就没人会在外头晃悠, 昨个儿宋卫军回到第七生产队时,也已经是下午了,加上老宋家住的比较偏僻, 对于他回来这事儿, 整个生产队都还没听到消息。

    于是,这一大清早的, 赵建设被人强行从被窝里挖出来时, 整个人都懵圈了。

    “你你你……”赵建设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人,急着说话舌头却打了结,一时间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

    宋卫军抱着胳膊看着他, 因为年岁相近,加上从小就是好学生的缘故, 宋家四兄弟里头, 其实跟赵建设关系最好的,就是他宋卫军了:“还不起来?你这大队长当得可真悠闲呢。”

    一大清早的,他就领着一群小萝卜头来到赵家后, 先问候了舅舅赵满仓, 又见过了表嫂,托表嫂照看这帮小孩崽子后,亲自进里屋去逮人, 正好今个儿没啥事儿, 赵建设钻被窝里睡懒觉呢, 就被他逮了个正着。

    “宋卫军!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赵建设终于撸顺了舌头, 一个鲤鱼打挺就跳出了被窝,冷得他赶紧把棉衣棉裤套上。

    “赶紧的,别磨叽,我这回是有事儿要拜托你帮忙。”宋卫军完全没给他大表哥任何准备,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来意,“我妈说了,往后喜宝就是我闺女了,你赶紧带我去公社那头,咱们先把户口证明开出来。”

    因为参军的缘故,宋卫军的户口是随军区的,想要转户口比一般人繁琐许多,还得往上头打报告。不过,因为他之前立下了大功,再说他受伤这事儿领导们都是知道的,他有信心把喜宝那户口落实了,前提是红旗公社这头别刻意为难他。

    “啥玩意儿?喜宝给你当闺女?”赵建设还没完全清醒呢,先是被宋卫军一吓,之后又听了这话,顿时更懵了。

    “我妈说的,找你准没错。行了,有话等下路上慢慢说,你别骑车了,就走着去,我带着一帮孩子呢。”宋卫军又催促了两声,眼里满满的都是嫌弃,忍不住怼他,“就这速度,搁在我们部队里,等着天天被罚跑圈吧!快啊!”

    赵建设无话可说,他只能依了宋卫军这话,加快速度赶紧收拾完自己,出来也只是抹了一把脸,连早饭都没吃,揣上个红薯饼子,就急吼吼的跟出了家门。临出门前,他还听到亲爹在后头大吼:“好好给卫军办事儿!不然你回来老子抽你!”

    这就是亲爹!!

    宋卫军还在那头幸灾乐祸:“我舅、我嫂子都起了,连你家那几个小的也早就在外头蹦跶了,就你……懒成这样居然还成了大队长了,咱们队上就没人提意见?”

    “呵呵,咋会没人提意见呢?”赵建设很想告诉他,早好几年前,社员们就想把他撸下来,叫他姑赵红英上位。

    不过,虽然上头总是宣传“妇女也能顶半边天”,可红旗公社这头真没有女大队长的先例,再说了,想要当大队长的先决条件就是小学毕业。赵红英倒是认识两三个字,可那是二十年前上扫盲识字班学的,估计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可就算赵红英没当上大队长,在这第七生产队里,她的名望比真正的大队长赵建设还要高,弄得赵建设那叫一个心力交瘁。平时没法抱怨,趁着这个机会,他忙跟宋卫军诉苦。

    “……你妈我姑简直太能耐了!”赵建设边领着人往公社那头走边不停的倒苦水,听着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

    结果,都到地方了,赵建设也才说了一半,由此可见,他这些年过得确实很惨。

    “得了得了,你先把事儿给办了,回头再慢慢说。”宋卫军赶紧叫停,他等下还要去县里呢,真没空听他表哥在这边瞎逼逼,横竖他相信亲妈绝不会吃亏,至于让别人吃亏……

    关他啥事儿呢?

    “也对。”赵建设收了话头,就想起了宋卫军先前在他家说过的话,“你再说一遍,你想把谁的户口调出来?”

    “喜宝。”

    “臭蛋!”

    宋卫军和强子异口同声的开口。

    于是,赵建设更懵了:“到底是谁?这究竟是咋回事儿?”

    “反正喜宝往后就是我闺女了,这不我的户口在外头吗?你让人家干部给开个证明,就是家里人同意把喜宝过继给我当闺女了。”眼见赵建设还有异议,宋卫军直截了当的把锅甩给亲妈,“你要不信就回去问我妈!”

    “还有臭蛋呢!把臭蛋的户口也迁出来,把他写到我家里。”强子坚定的看着赵建设,“臭蛋是我弟弟,不信你回去问我奶。是吧,毛头和喜宝都能作证。”

    毛头嫌弃归嫌弃,可他还是表示了赞同,说实话,他觉得自家亲哥和臭蛋特别配,蠢得如出一辙。喜宝本来是懵的,可看到强子哥一个劲儿的给她使眼色,毛头也点了头,她干脆有样学样。

    赵建设更晕了。

    里头的公社干部已经在催了:“赵建设你干啥呢?大清早的堵我门口,要办事就进来,堵那儿干啥?”

    得了,一个个都是祖宗!

    晕晕乎乎的赵建设进了公社办公处,自个儿去档案架上找出了第七生产队的一堆户口存档,又翻出了老宋家的,然后用连他自个儿都迷糊的说辞,愣是把这事儿给办完了。

    不止赵建设没弄明白,公社干部也不懂,你说过继吧,在乡下地头很常见,就说他们第一生产队,就有好几户人家光生闺女不生儿子,哪怕是新社会了,没个儿子顶门户还是不成,所以过继一个是必然的。还有那种一个孩子都没有的,就更会抱一个来养,最好就是从近亲那头抱的,怎么着也是自家人。可他从未听说过,这年头还有人过继个闺女的,要不是来办事的是交情不错的赵建设赵大队长,他一准以为人家在胡闹。

    等办完了,人家干部还多问了一句:“你确定没搞错?宋卫国不是有俩亲儿子吗?还过继一个?这宋卫军是没孩子,可人还年轻呢,过继个闺女?”这不乱来吗?

    “对对,就是这样,没错。”赵建设也越琢磨越迷糊,可他记得宋卫军威胁他的话,找他姑核实情况啥的,太渗人。再说了,从没人规定不能过继闺女啊!

    终于办妥了,证明也开出来了,赵建设在公社干部看傻子的目光下,晃晃悠悠走了出来,把东西一股脑的全塞给了宋卫军:“你瞅瞅,还缺啥?”

    “应该没啥问题了,要真缺点儿啥,等我回部队以后给你写信,你帮我办好了再寄过去呗。”宋卫军草草的看了两眼,就把几张纸折叠好了揣到了兜里,“行了,你自个儿回队上吧,我带这帮小孩崽子去县里逛逛。”

    赵建设一个愣神,宋卫军就已经牵着喜宝的手走远了,至于小孩崽子们都不用人催,一个接着一个窜得比兔子都快。

    眨眼间,这边就只剩了赵建设一个。

    “你个过河拆桥的臭小子!!”

    ……

    宋卫军才不在乎他大表哥咋说他呢,领着一群小萝卜头,沿着坎坷不平的小道儿,他直接往县里去了。

    说起来,当初宋卫军和宋菊花上的是县里的一中,所以对于这条路格外得熟悉。可家里的这帮孩子们,因为前几年公社建了初中,他们都没去过县里。

    头一次进县城,就是大人也难免好奇,更别提一群小孩子了。

    喜宝拉着亲爸的手,虽然是昨天才认的爸,不过因为是打小听着四叔的故事长大的,现在四叔变成了爸,加上昨晚她奶还在她耳边说了不少话,只隔了一晚,她就对亲爸亲近了许多。

    宋卫军也早就盘算好了,趁着难得的假期,跟小闺女好好培养下感情。这先前,他虽然完全没想过过继的事儿,可即便现在喜宝成了他闺女,他当然要学着当一个好父亲。

    “喜宝你喜欢啥?等到了县里,咱们先去百货大楼那头,你喜欢啥,爸给你买。”宋卫军进入状态特别的快,一点儿尴尬的感觉都没有。

    正好,喜宝也配合,不过她真没啥要买的,她只是对从未去过的县城感到好奇:“我啥都有,奶说了不要乱花钱。爸,县里是啥样子的?你给咱们说说呗。”

    不单喜宝好奇,其他几个孩子也一样好奇得很,尤其是毛头,一听这话就凑了上来,眯着眼睛认真的望着宋卫军。

    宋卫军随口答着:“县城啊,其实也就那样,就是街道多了几条,房子好看了点儿,再就是人多了些。”顿了顿,他忽的想起来了,“你们几个都没打算上高中?公社里有初中不假,可我估摸着,十年内都不大可能造高中了,你们要是能考上高中,想咋逛都行。”

    “爸,我要考大学!”喜宝时刻牢记着她奶对她的殷切希望,毕竟从小到大的洗脑真的非常管用,反正一提起上学,她就想到大学。

    被新闺女噎了一下,不过宋卫军跟队上那些人不同,他去过外面,走得远了见得自然也多了,尤其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的人更是形形□□咋样的都有,因此有些事情底下的老百姓不知道,他却是猜到了几分。

    “考大学吧……也不是不可能。可喜宝啊,你得先考上高中才行。如果搁在以前,还得考初中,不过现在好了,我看咱们那位赵大队长在公社里头还是说得上话的,上个初中简单,上高中就看你成绩咋样了。”

    喜宝重重的点头:“我要考第一名,这样就能上高中了。”

    毛头不服气:“我也能考第一,双百分!”

    “那咱们就考并列第一呗。”喜宝想到了臭蛋,“那臭蛋咋办呢?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吗?”

    “叫建设叔开后门呗!你看大哥那时候不是门门功课都不及格吗?他也一样上了初中,怕啥?”毛头绝口不提高中问题,想来他也知道以赵建设的能耐不足以插手升高中的事儿。

    当然,他也没机会说了,因为强子突然发难,拿胳膊箍着毛头的脖子,还大声的唤大伟帮忙:“我今天一定要收拾你!”

    眼瞅着那头打闹开了,宋卫军也没阻止,最多也就催促一声看着点儿路,毕竟乡下男孩子们本来就是打打闹闹长大的。

    不久之后,他们一行人就来到了县城里。

    第一次进城啊,哪怕先前得了宋卫军的描述,一群孩子们还是看傻眼了。

    这哪里是多了几条街道?根本就是纵横交错无数条街道,而且这地特别硬实,虽然不至于完全平坦,可比起村道那是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还有街道两边的房子,乍一眼看过,全是青砖瓦房,还有好些个二层小楼,这让看惯了泥墙茅草屋的村娃们,连声惊呼。

    宋卫军这会儿倒是不催他们了,笑着看他们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模样。这一幕,叫他想起了自己头一次来县城时,仿佛也是类似的样子,还有菊花,当时被吓得连道儿都不会走了。

    等了些许时候,宋卫军说:“这还是个小县城,要是你们有机会往大城市去,还有十几层高的楼房呢。”

    “十几层?”喜宝惊呆了,下意识的指着不远处那个二层小楼问,“比那个还高?”

    “那是二层,我见过最高的楼,有十五层那么高。”宋卫军故意逗她,“等喜宝长大了,爸领着你去大城市玩,好不好?”

    “带上奶不?”喜宝是接受了这个新爸,不过据目前看来,这个爸想要取代奶的位置,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当然,你奶是我妈。”宋卫军对这个新闺女又添了几分好感,他就觉得,全世界就他妈是最好的,谁都不能跟他妈比。这个闺女不错,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好,那咱们以后带上奶一起去看高高的楼房。”喜宝一脸的期待,她想象不出来,十五层的楼房到底是咋样的。

    宋卫军到底有些年头没回来了,这些年间,县城里的变化也是很大的,最起码他上一次来县城时,这边还有啥百货大楼,那时候全县只有一个供销社,而现在,几乎每个公社里都会有个供销社,县城里各种五花八门的商店更是多了不少,光是粮站他们这一路走来,就已经看到了三个。

    都在变啊!

    不过,再怎么变化,中心地段还是那个,跟人稍稍打听了一下,宋卫军很快就找到了百货大楼。不过,他没直接领着人去百货大楼,而是又绕回了刚才路过的粮站,从内兜里掏出了军用粮票和钱,买了三十斤粮食。

    按说,城里领粮食不单需要粮票,还要粮本,而是无论哪个都不能跨区域使用。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像宋卫军这类特殊作战部队的,一年里头起码有半年是在全国各地执行任务的。你能指望他们随身带着一堆粮食?于是,就有了比全国粮票更高一档次的军用粮票,不单可以直接购买粮食,还能去各个国营饭店吃饭,而且还有优先权。

    粮站那头,估计是头一次看到这玩意儿,很是懵了一会儿。不过,瞅着宋卫军一身的军装,再看他那副典型的军人气质,干脆边让人支会领导,边先给他称粮食了。

    等领导过来了,头一眼就瞅到了宋卫军的肩章,哪里还敢怠慢,不单给了粮食,而且还白送了一个米袋子。

    宋卫军也是恍惚了,他以前没咋跟粮站打过交道,还真忘了买粮食是要自备袋子的。当下,跟人道了谢,他单手拎起粮食,招呼上孩子们就往百货大楼走去。

    百货大楼是一栋二层小楼,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外头旧扑扑的,里头倒是很干净,无数个柜台摆放在小楼里,而柜台里更是放满了各种商品,且较之前几年又添了不少新品种。别的不说,一楼这边的文具柜台里,就摆着好些纸笔本子,还有铅笔盒书包一类的。不过,兴许是冬天的缘故,也有可能这会儿还早,百货大楼里头的人并不多,而且即便有那么几个人,也是看的多买的少。

    “我记得菊花是在二楼?”宋卫军回忆了一下,他对于他妈的指令倒是记得很清楚,“二楼靠西面的卖布柜台,走!”

    因为宋卫军那身特殊的打扮,加上他一手牵着白白嫩嫩的小闺女,一手拎着个米袋子,身后还跟了一群小萝卜头,以至于一进门就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甭管是卖货的,还是买东西的,都不由自主的看过来,目送他们这一行人往二楼去。

    二楼反而要比一楼热闹一些,这会儿离过年也不算太远了,忙活了一年的人们,除了想置办点儿好吃的,估计也就只剩下买身好衣裳了。

    这不,二楼这边的顾客,有一多半是聚集在卖布柜台的。比起前些年,从去年开始,卖布柜台就多了两个,卖货的人除了宋菊花外,还有另外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这会儿,俩人都挺忙活,收票据收钱,裁布包好,还有些人则干脆是买成衣的,也有人买鞋,这就还需要报尺码等等。虽然不至于手忙脚乱,不过临近年关这段时间,的确要比平时忙碌一些。

    宋卫军没立刻上前打扰妹子,而是低头跟一帮孩子叮嘱:“你们可以在二楼随便逛逛看看,不准跑到楼下去。等下我叫你们了,立刻过来,知道了吗?”

    孩子们欢呼一声,立刻一哄而散。喜宝本来还有些舍不得新爸,却到底还是被毛头哥哥拉走了。

    “喜宝,我们去那头看,你说那个是啥?”毛头拽着喜宝就往钟表柜台去了,他早在楼梯那头就发现这边亮晶晶的,也不知道卖的是啥。

    的确,比起其他地方,钟表柜台看着就特别显眼。柜台里摆着一溜儿的各个品牌手表,虽然不能跟那些大城市比,不过也有二三十种。而后头的售货架上也搁了各种漂亮的座钟,恰好到了整点,座钟发出“轰轰”的钟鸣声,先是把喜宝和毛头吓了一跳,随后他们就乐翻天了。

    “这个好棒啊,是钟,可以看时间的。”正好今年课本里有一课提到了时间和钟表,虽然书本上画的插图没那么好看,可细细分辨还是能看出来了相似的。喜宝两眼晶晶亮的望着柜台上的商品,一旁的毛头也看呆了。

    俩小只算是扎根在这边了,而强子和大伟却是一溜烟儿的跑到了卖自行车的地方。自行车没有柜台,只有一个类似于展示区的地方,放着五六辆崭新的自行车,而且仅有唯一的一个牌子,红旗牌。

    赵建设就有一辆大红旗,他那个是红旗牌重型自行车,能带人也能载货,骑着特别稳当,缺点是笨重得很。而眼下的这几辆红旗牌自行车里头,也有一辆大红旗,不过其他几辆看着就轻巧多了。

    男孩子都想要一辆车,强子和大伟也不例外。不过,他们已经长大了,很清楚自行车这玩意儿吧,不单是价格非常贵,还需要自行车票才能买到手。很可惜,他俩既没钱也没票,只能干看着过过眼瘾,连伸手摸一摸都没敢,生怕碰坏了被人讹钱。

    至于春丽姐妹仨,一早就奔向了卖布柜台,她们盯的是柜台上的成衣。这边的布料多半都是深色系的,不是黑的就是灰的,再不然就是深蓝色的,如果能买到一块军绿色的布,都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可成衣的颜色就多了几种,除了常见的颜色外,还有一种鹅黄色的,以及大红色的。她们姐妹仨都到了爱美的年纪,眼睛一直盯着看,不过也乖乖的没吭声,毕竟成衣的价格比布料贵了好几倍。

    又过了一会儿,卖布柜台的顾客散了一批,说到底,这年头既能凑够布票又能凑到钱的人真不多。在做完了手头上几笔生意后,宋菊花低头在本子上记了两笔,才刚写到一半,就听到旁边的娟子语气里明显带笑的招呼人。

    “这位兵大哥,你想买啥,我给你介绍介绍?”

    宋菊花一面头也不抬的继续记录,一面在心下暗自思量,这能进百货大楼卖货的无一不是有门路有靠山的人,娟子更是如此。不过,总得来说娟子的脾气还成,人也勤快,就是偶尔会显露出丝丝优越感,对同事倒还不错,可对顾客却难免语气差了点儿。她跟娟子搭班也有差不多半年了,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娟子语气那么好的对顾客说话。

    落下最后一笔,宋菊花抬头看去,然后就懵了。

    宋卫军笑嘻嘻的看着她,拎起米袋子晃了晃:“我本来想给你买件新衣裳啥的,好歹有十年没见着面了,不送礼物咋成呢?可妈说了,别瞎糟蹋钱,送啥都不如送粮食。喏,我给你拎了三十斤粮食过来,这个礼物还凑合吧?”

    然而,宋菊花还在懵圈中,她比赵建设反应慢多了,足足两三分钟后,才突然回过神来,然后就红了眼圈:“四哥……”

    “妈说你生了对双胞胎儿子,我还没见过我外甥呢,要不你过年带上我妹夫我外甥回队上瞅瞅?”宋卫军看出了宋菊花的伤感,不过他可不想把亲妹子弄哭,回头高声唤了一句,把一群小孩崽子惊得赶紧跑回来,“菊花你瞅瞅,你的侄子侄女们。对了,这是喜宝。”

    宋菊花本来都忍不住要哭出来了,被他一打岔,立马笑喷了:“瞧你说的,我又不是没回过娘家,今年正月里才刚回去呢。喜宝,还认得姑姑不?”

    “姑,臭蛋不认识你了,咱们都认识你。”喜宝拉着宋卫军的手,高兴的跟宋菊花打招呼,“姑,我给你介绍哦,他是我爸!”

    “哦对,喜宝现在是我闺女了。”宋卫军随口附和着。

    这下,刚缓过神来的宋菊花又一次惊呆了。

    要咋说呢?她知道亲妈是个能搞事的,也相当明白自己这个四哥是全家里头最像亲妈的一个。然而,打死她都想不到,喜宝虽然成了四哥的闺女。

    搞啥呢?!

    “我就说你有空应该回趟娘家,到时候妈会告诉你前因后果的。”宋卫军压根就没想作过多的解释,将米袋子交给宋菊花,“我就不去你家了,反正才三十斤,你拿得动。”

    “嗯嗯。”宋菊花已经被吓懵了,除了本能的应声外,啥都不会了。

    “那我先走了,孩子们头一回进县城,我得带他们好好逛逛。”宋卫军跟妹子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拖着一长串小萝卜头走人了。

    宋菊花顿时回过神来了:“我上个月底才见过妈!……诶,算了,回头再说吧。”

    反正自己一直都是蠢的那个,只不过比起前头仨蠢哥哥,她蠢归蠢,起码听话。妈让干啥就干啥,至于原因是啥,她反正也搞不明白,就索性别费这个脑子了。

    瞅着她四哥都走得没影儿了,旁边的娟子难掩喜悦的问:“菊花姐,刚才那人是你亲哥啊?”

    宋菊花:…………这造孽的宋卫军!!

    ……

    下到了一楼,宋卫军还问几个孩子:“还要看看别的吗?喏,那头卖文具的,我给你们买些纸笔好了。”

    除了强子和大伟之外,其他几个孩子都高兴坏了,一拥而上,将文具柜台围了个结结实实。

    其实,这里的文具也不算多,毕竟是个小县城,而且如今形势不太乐观,柜台里摆着的无非就是一些铅笔橡皮本子,然后就是铅笔盒了,最显目的估计就是中间的两支英雄牌钢笔了。

    强子和大伟只瞅了一眼,果断的选择撤离。他们宁可没有礼物,也不想收到纸笔当礼物。

    宋卫军也没管他俩,给其他孩子们每个人都买了五支铅笔一块橡皮还有一个本子。他本来还想买铅笔盒的,可瞅着乌漆嘛黑的铁皮铅笔盒,愣是没勇气下手。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小时候的铅笔盒就丑,咋这些年过去了,铅笔盒还那么丑呢?

    “喜宝,回头爸去京市给你买好了寄过来。”宋卫军是越看这个闺女越欢喜,心下暗道,亲妈的眼光就是好!

    “爸,你还是给奶买好东西吧。”喜宝高高兴兴的摸着新到手的文具,她没带包,小兜里藏块橡皮是没问题,却藏不住铅笔盒本子。

    见状,宋卫军顺手接过就放到了军大衣的外头口袋里,跟她说回家再给她,还安慰道:“放心吧,你和你奶都有好东西。”

    喜宝瞬间放心了。

    买好东西,瞅着时间还算早,宋卫军想起亲妈昨天交待的话,干脆跟人打听了照相馆的位置,领着一群小孩崽子杀了过去。

    虽然这些年,县城里变化不小,不过照相馆却仍旧只有那么一个。区别在于,多年前只有一个小到不可思议的门面,如今瞅着,不单地方大了,就连外头摆着的相片也更多更好了。当然,还有排队等候的人。

    临近过年,手头如果宽松的话,还是有不少人家会选择来照相馆拍一张全家福的。也因此,等候的都是一大家子,看着排队的人不少,其实没过多久,就轮到宋卫军他们了。

    宋卫军拉过喜宝,跟照相馆的师傅说,给他们父女俩拍一张。尽管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师傅并没有多言,叫他们摆好姿势,稍稍调整了一下后,很快就拍好了。

    一张照片一毛钱,拍好之后却不是立刻就能取的,而是得过上个几天。师傅查看了一下前头的记录,让宋卫军五天后来拿。

    “叔,叔!”眼瞅着又要出门了,毛头拉了拉宋卫军的手,“我也想跟你拍个照,我还从没拍过照片呢。”

    毛头是没拍过照片,可他在家里看到过老照片。说是他爸当初立了大功,跟领导们拍了个合照。用宋卫国的话来说,他的人生也就是那一刻最光辉灿烂了,虽然赵红英拒绝把相片放在堂屋里,可宋卫国到底没忍住,放在了他们那屋最醒目的地方,一进门就能看到的,就连躺在床上睡觉,睁眼也能瞥到。

    “求求你了。”毛头特别羡慕他爸,可他认为自己比他爸还上镜,如果他也能有一张相片,那他不就可以睁眼就看到自己了吗?

    宋卫军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你为啥想跟我拍个合照?”

    真话是,毛头想拍照,可他知道单人照不大可能,退而求其次才要求拍合照的。不过,这话显然不能说出来,他转了转眼珠子就有了新想法:“叔,我从小就听奶说你的故事,我特别特别喜欢你崇拜你,如果能跟你拍张照,我睡着都能笑醒了!”

    “哟,你这小子还能说的。”宋卫军没为难了,拿手在他脑袋上呼噜了一把,就招呼照相馆的师傅,“师傅,再给我们拍一张,我跟他。”

    毛头高兴坏了,拍照的时候,一脸的喜色藏都藏不住,笑得牙豁子都快露出来了。相对而言,宋卫军就沉稳太多了,腰板挺得笔直,面色肃穆,活脱脱的就像是在站岗一样。

    照片一样是五天后取,宋卫军收了票据,招呼孩子们走人。

    拍照到底是费了些时间,从照相馆出来后,差不多已经接近中午了。

    好久没来县城了,宋卫军也搞不清楚国营饭店在哪里,好在反正已经问了好几回了,他又是一身军人打扮,很容易就能问到路,遇到有空又心善的,还会帮着带路。

    这不,在一个好心老大妈的带领下,他们没费啥劲儿就寻到了一家国营饭店。

    虽然是吃饭的点,不过饭店里的人并不算多。整个饭店约摸放了十张桌子,可只有三张有人。宋卫军这边人多,直接走过去占了最中间那张最大的桌子。

    很快,就有个梳着两条大辫子的饭店女服务员走了过来。

    见是军人,她先带了两份笑,指着墙上的菜单说:“咱们这儿的菜都写在上头了,价钱在菜名旁边,另外还需要粮票。”

    宋卫军带足了粮票,钱更是不愁,他直接使唤刚刚看对眼的毛头:“你不是说你回回考双百吗?点菜呢。”

    “我点?”毛头激动坏了,这一刻他觉得他叔真是好人啊,忙拉过喜宝,俩小只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开始点菜。

    其实,俩小只也不知道该咋点,不过刚才女服务员的话叫他俩听在了耳里。在这里吃饭是要花钱的,所以不能点太贵的。俩小只商量了一下,叫了土豆丝、麻婆豆腐,还有一盘素饺子。

    宋卫军嫌弃的看了毛头一眼,回头对服务员说:“土豆丝、麻婆豆腐各一份,白菜猪肉饺子来三盘,再来一碗红烧肉。”

    “四叔你最棒了!”

    “叔你真好啊!”

    孩子们连声高呼,其实他们不太在乎吃啥,可有肉就是好事了。没想到,不单有肉饺子,还有红烧肉吃,多好啊!!

    宋卫军很是大气的摆了摆手:“先这些了,等下要是没吃饱,再点。”

    咋会没吃饱呢?这年头的饭店都是很实诚的,每一盘菜都是分量足足,虽然瞅着样子不咋地,最起码绝对管饱。

    瞅着新认的小闺女似乎还有话要说,宋卫军凑到她耳边说:“回头咱们买点儿肉烧饼给你奶吃。”

    “好!!”

    时刻记着奶的喜宝和时刻记着妈的宋卫军,因为信仰一样,在短时间内就培养出了父女情来。

    不过等饭菜上了桌,毛头却又搞事了。

    尝了一口土豆丝,再尝一口麻婆豆腐,毛头眉头紧锁,哪怕他皮肤再黑,都能看出浓浓的不高兴来。宋卫军正要问呢,他已经开了口:“四叔你是不是傻?这饭菜做得还没我妹做的好吃呢,唉,亏我抱了那么大希望。”

    宋卫军想了想,毛头嘴里的妹妹,只能是他闺女喜宝。可他以为,就他妈疼爱喜宝那样子,不该让她这么小就学着干活吧?毕竟,老宋家人丁兴旺,不缺干活的人呢。

    这头,宋卫军还没说话,那边,饭店女服务员就已经拉长了脸。

    虽然她只是个端菜收钱的,可对于自己的这份工作,她是非常自豪的。尤其每回看到食客们吃了饭满意离去,或者边吃边赞叹时,她就愈发觉得自己的工作相当有意义。

    结果呢?!

    要不是顾忌到那个军人,女服务员真想把人请出去。可她到底没敢,还算有点儿见识的她,很清楚那肩章意味着啥。哪怕不知道详细情况,反正就是她惹不起的人。

    憋屈的躲到了旁边,直到那头吃完了,她才过去收钱收粮票。按说应该是点完菜就收的,不过这也就是个形式,反正从她工作到现在,还没遇到过不付钱的人。

    “一共是一块两毛八分钱,还要六两粮票。”

    肉菜特别贵,光是一盘红烧肉就需要七毛钱。素菜便宜,饺子虽然是肉的,却也没多贵,因为饺子属于主食,是需要粮票的。

    女服务员边接过粮票和钱,边瞥了一眼饭桌,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个刚才大放厥词的小炭头吃得最猛,其他人都已经放下了筷子,就他一个,还在埋头苦吃,而且还是把所有的菜都往自己面前的盘里扒,扒完了还没忘记把盘子舔干净,尤其那盘红烧肉,舔得……

    呵呵,差不多跟洗干净了一样。

    一个没忍住,女服务员开口问:“不是说不好吃吗?你咋吃的那么高兴?”

    毛头听到了这话,但没立刻接口,而是把所有的饭菜吭哧吭哧的全都吃干净后,这才抬头看她:“你傻啊?花了钱不吃,你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喜宝敬仰的看着她的毛头哥哥,因为她哥又摆出了经典造型,双手叉腰,气势滔天,一副哥最有理的模样。

    再看那女服务员…………

    好气哦,要不是你跟着个军官,我一定踹你出门!!

    这个时候,女服务员还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一个多可怕的人。不是说宋卫军,他才没闲工夫跟人计较这些小事儿,可怕的是毛头。头一次进城,他始终在努力观察,边观察边记在心上,这可是要跟家里人、亲戚们以及父老乡亲好好演一演的。

    他这一路上都已经想好了,进城之处有一幕戏,粮站有一幕,百货大楼又有一幕。还有照相馆,以及……

    国营饭店!!

    其实吧,他这一进城,不是城里人的灾难,而是家里人的末日。前头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结果,在这儿憋着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