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05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51章 第05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51章

    “说吧, 今天就让你说个够!!”

    被要求单独谈谈后, 赵红英毫不犹豫的抛下了家里其他人,拽上四儿子回屋详谈。她是打定主意好好收拾一顿这小子,别以为当上军官就能耐了, 居然一下子失踪个大半年一年的。而且听着他刚才那话, 年后还得走,这要是养成了习惯, 老是一两年的没消息, 叫她咋办?她就想去寻人,都摸不到地儿!

    宋卫军笑得一脸尴尬,都不用细想, 他也知道说了真话后一定会很惨。不过,比起被亲妈追着骂, 他更怕他妈知道后直接哭出来。

    咬了咬牙, 他闭上眼睛一口气不停歇的说:“前头我伤得实在是太严重了,连军医都说我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而且还没缺胳膊没断腿的……就是往后恐怕要不了孩子了。”

    寂静。

    一片寂静。

    静到宋卫军都不敢睁开眼睛, 憋着好久之后, 他才小心翼翼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去瞅他妈。

    赵红英一脸的懵圈,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会儿脑子里想的是啥, 好像既生气又心疼还有埋怨等等, 又或者干脆啥都没想, 仅仅是被震住了。

    啥叫往后恐怕要不了孩子了?

    过了许久, 她才慢慢的转过弯儿来,她家老四多聪明一人呢,她还指望这小子结婚后能多生几个聪明的孙子孙女叫她带呢,结果……这就不能生了?

    “妈?”宋卫军看她这副魂游天外的模样,心下愈发忐忑不安了,搜刮肚肠的找话劝他妈,“其实我这样已经不错了,还是回去继续当兵,上级领导还给我颁发了奖章,记二等功!对了,等年后,我还要去京市学习,一个月的学习期结束后,我又能升官了……”

    他去年就已经是正排级干部了,每个月都拿六十六块钱的津贴了。而这次,他立了大功,差点儿就送了命,上头领导决定给他连升两个级别。等年后学习完了归队后,他就是正连级干部了。

    正连级干部啊,他认识的人里头最年轻的连长都有四十了。这是因为,和平年代本身就不容易积攒功勋,军队里升职主要还是靠熬资历。像他这种立了大功的不是没有,而是极少能接连数次死里逃生的。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明明是必死的结局,他都做好为国捐躯的准备了,结果每回都能从阎王爷手中逃脱,也是奇了怪了。

    这话,他打死都不敢说出来,要不是这回伤得太重,最初更是直接陷入晕迷中好几个月,他一定能瞒下来,毕竟只是写信而已,哪怕自己写不了也能叫战友替他写,最多在开头加一句手受伤了,叫读信的赵建设稳着点儿,不会出问题的。

    想到这里,宋卫军其实也是有点儿遗憾的,都瞒了十年了,咋这次就没瞒住呢?唉……

    “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赵红英突然回过神来,“你以为我稀罕你升官?啥都没有命来得重要!”

    “是是,妈您说的是。”宋卫军擦了擦额间渗出的冷汗,这大冷天的都被冒汗,可见是真的被吓惨了。

    “那往后呢?你参加那啥学习以后呢?”比起已经发生的事情,赵红英显然更关注之后的事儿。

    宋卫军很是为难的看了眼亲妈,他可以瞒下一些事情不说,却真没法子当着亲妈的面编排谎话,犹豫再三,他才说:“年后的学习班绝对安全,就是跟我当年上学校一个样儿,一天到晚都在教室里,保证不会出任何事儿的。”

    赵红英斜眼看着他,一脸“你编,你继续编”的表情,看得宋卫军心肝都颤了。

    最终,他说了老实话:“学习任务完成后,我还得回部队,以后的任务不会那么频繁,主要是教导下头的新兵蛋子。不过,如果国家需要我……妈,我还是只能选择服从命令。”

    “那你就不管这个家了?以后也不讨媳妇儿了?”赵红英一个没忍住,眼圈又红了,“没孩子就没孩子,人总是要成个家的。”

    “何必祸害人家好姑娘呢?我这人一天到晚都待在部队里,偏偏我那头还是保密部队,不让随军的。妈,你是我妈才不嫌弃我,换成别人,叫她守到不知道啥时候,还一辈子都没个亲生的孩子,谁受得了?”顿了顿,宋卫军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有家室拖着,只能叫我出任务的时候分心,何苦害人害己呢。”

    媳妇儿跟妈不一样,宋卫军很清楚,就算三个哥哥并不像自己那么孝顺亲妈,可在这十里八乡也不算差了。再说了,就他现在这个职位,万一真的在出任务过程中牺牲了,国家绝不会不管他老娘的,到时候补助一定少不了,绝对够亲妈舒舒服服过日子了。

    ——而他,也愿意为国家付出一切,哪怕牺牲自己。

    屋内再度安静下来。

    还是宋卫军受不了这么安静的气氛,高举双手作投降状:“妈,您就由着我吧,横竖我有三个哥哥,老宋家可以叫他们传承呢。对了,回头我归队了,正连级干部每个月能拿九十五块的津贴,我军龄超过十年了,还能拿百分之十五的补助。”

    “啥意思?”赵红英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说,等我参加完学习班,回到部队后,每个月能往家里寄一百零九块二毛五分钱。”

    赵红英呆住了,刚才她听到九十五块时,还没啥反应,可这钱一旦超过了一百,咋就觉得特别不真实呢?不过,比起升职涨津贴,她还是希望老四好好的。

    忽的又想起一事儿,她问宋卫军:“你先前不是受伤了?治伤花了不少钱吧?我回头拿给你,可不能拖欠人家医院的钱。”

    宋卫军:…………

    那是军医院!

    不对外开放的内部医院!

    而且他这是受的工伤,为国家做出的牺牲,咋可能要收钱呢?!

    费了些劲儿跟亲妈再三解释,赵红英到最后倒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毕竟她很清楚宋卫军手里连一分钱都没有。可再转念一想,她就不淡定了。如果说,看病治伤不用花一分钱的话,那是不是说,宋卫军这小子以前也受过不少伤,硬瞒下来了?

    到底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赵红英也没纠结太久,可一想到最心爱的小儿子一辈子都要孤孤单单的,她这心立马就揪起来了。

    “妈?”

    “你先出去,让我歇歇,好好想一想这事儿。”赵红英摆了摆手叫宋卫军出去,“要是饿了,叫你大嫂提前做晚饭。”

    宋卫军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房间。

    ……

    张秀禾不用赵红英催促,就已经跑去做饭了,本来这个点也离平常的饭点不远了。不过,她才往灶间去,就被熊儿子给怼了。

    毛头鼓着腮帮子一脸不乐意的瞪着他妈:“四叔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呢,咋能叫他吃猪食呢?妈,你让喜宝来,我给她生火。”

    因为张秀禾在猪场里干活的缘故,队上好多熊孩子都管张秀禾叫作“煮猪食”的。这倒还真不带恶意,谁叫这年头物资奇缺,牲口家禽的地位比人都高,平时宁可人少吃一顿,也不能饿着猪。就说张秀禾那个养猪场的活儿,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羡慕呢。

    不过,其他人是没啥恶意,可张秀禾却觉得她跟前这个小兔崽子绝对是故意的!

    “你给我边儿玩去!寒假作业做了吗?别以为成绩好就能不用功了,小心下学期跟强子一样往家里背红灯笼。”

    说完这话,张秀禾转身就往灶间走去,这农忙的时候叫喜宝做饭也就算了,没的一帮子大人都闲在家里,却奴役个小孩子的。她虽然不是亲妈,可也不是后妈啊!

    毛头很生气,他简直要气炸了,就算自己再怎么不用功,也不可能落到强子拿地步吧?这是污蔑!

    一气之下,他回屋就翻出了强子去年初三的课本,怒气冲冲的跑到堂屋:“大哥,我给你补课!”

    强子:…………!!!

    “就算你不打算上高中了,多学点儿知识总是好的。你看爸,他都毕业多少年了,每回上头发下文件,都有好些个字不认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叫人家教他,你想将来跟爸一样吗?”

    “我咋可能跟爸一样呢?我初中毕业了,爸才念了小学啊!”强子一脸不甘的抗议道。

    只可惜,毛头才不会在乎他是咋想的,直接恶狠狠的拽过他:“学!”

    宋卫国心好累,只能选择侧过头不去看这俩糟心儿子。这话要咋说呢?俩亲儿子,不论是聪明的还是蠢的,就只会往他心窝子里捅刀。

    “爸。”臭蛋眨着黑漆漆的大眼睛,一步一挪的蹭到他身边,萌萌的望向宋卫国,一脸讨好的表情。

    “臭蛋咋了?”宋卫国还是很喜欢臭蛋这孩子的,听话乖巧懂事,虽然记性不大好,可从不淘气闯祸。小孩子嘛,还能没个缺点?

    臭蛋笑着一脸的阳光灿烂:“爸,我妈呢?”

    宋卫国深吸一口气,起身把臭蛋直接拎到了灶间门口,丢给张秀禾后,转身就走。

    就在这个时候,赵红英那屋的门开了,走出来的却只有宋卫军一个人,他小声告诉大家,妈在休息,见灶间那头已经忙活起来了,就径直回了堂屋。

    堂屋里,老宋头也有一车话想跟他说,偏偏他不善言辞,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咋开口,只是一个劲儿的拿眼瞅着他,上下打量个不停。宋家哥仨也纷纷聚到他跟前,问部队里的事儿。

    因为是特种部队,很多事情宋卫军不能讲,他只能挑了些训练时有趣的事儿来说一说,再就是这一路回来时,看到沿路的变化提了几嘴。

    ……

    很快,晚饭就端上来了。张秀禾让春丽去屋里叫赵红英出来吃饭,没等春丽过去,喜宝已经颠颠儿的上去敲门了,一声声的唤着奶。

    不多会儿,赵红英就来开了门,看向喜宝的眼神比以往都要热切。

    等赵红英进了堂屋后,先扫视了一圈屋里的众人,见全家人都到齐了,就连已经一岁多的扁头也被袁弟来抱着准备喂饭了,这才示意大家都安静,她有话要说。

    老宋头直觉不妙,他跟赵红英过了大半辈子,只瞧她这脸色就知道不单出事了,问题还很严重。再瞅一眼满脸心虚的宋卫军,难道这事儿跟卫军有关?

    他就纳闷了,卫军能干啥坏事儿?

    猛抽了一口旱烟,老宋头问:“是不是卫军犯错误了?转业了?还是被上头领导开除了?”

    宋卫军两手放在膝盖上,背挺得笔直,目光直视亲妈,那模样比接受上级领导的秘密任务都要更加慎重。至于他三个哥哥,都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却硬生生的忍住了没说,只等着赵红英开口。

    赵红英未语先落泪,直接吓傻了所有人。

    “卫军他苦啊!”

    “他十八岁就参军了,一去就是十好几年。这些年,他在军队里吃了很多的苦,为了国家为了咱们老百姓的好日子,他付出太多了。就说咱们队上,哪个棒小伙子三十了还没娶上媳妇儿?就连老袁家那又蠢又懒又馋的两兄弟都讨到媳妇儿了!”

    “唉,这次卫军受了重伤,医生说可能这辈子都没孩子了,他是为了国家才这样的,咱们能叫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吗?卫国、卫党、卫民,你们说!”

    虽然点了名,可事实上赵红英真没打算让仨蠢货开口:“我准备从你们仨的孩子里头,让他挑一个顺眼的过继了,你们有意见不?”

    “没有。”

    “听妈的。”

    “四弟你受苦了!”

    反应最大的不是老大宋卫国,而是老三宋卫民。其实,在宋卫军渺无音讯的这段时日里,他的压力是最大的,毕竟是给他写了回信以后,宋卫军才没了消息。老实又蠢的他,还以为是自己害了弟弟,先前看到老四回来,他是惊喜交加,然后直接给懵了,这会儿缓过神来,他立马拍着胸口打包票:“四弟你选我家扁头吧,我绝不会拒绝的。”

    这话一出,赵红英先露出了嫌弃的神情,而袁弟来却是面色大变,整个人几乎要站立不住了,可她不敢开口,只能抱着扁头压抑着声音哭。没人注意到袁弟来咋了,这会儿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赵红英和宋卫军脸上。

    角落里,毛头和强子在偷偷咬耳朵:“大哥,要是四叔选了你,你咋办?”

    强子特别自信:“不可能的,奶说了四叔最像她了,肯定不喜欢笨蛋,我看他倒是会选你。”

    “可奶一直嫌我长得又黑又丑还爱顶嘴,四叔也一定不喜欢我。”毛头一样自信满满。

    他俩互相说服了对方,干脆坐等看戏。

    比起那俩没心没肺的熊孩子,以及毫无疑义的宋家哥仨,张秀禾和王萍多少还是有些犹豫的。

    相对来说,张秀禾倒是更看得开些,她是长嫂,刚嫁到老宋家时,老四和菊花年岁都不算大,等于是她看着长大的,一听说这情况,先心疼上了。至于过继个孩子,在她看来倒没啥问题,横竖都是一家子,过继了不也一样生活在这里吗?老四又不能带着孩子去部队。

    王萍显得有些紧张了,她只有一儿一女,哪个都舍不得。不过凭良心说,如果宋卫军真的挑中了她的孩子,她就算再不舍得,也不会反对的,大不了以后多关照下孩子,该疼的一分都不会少。

    至于袁弟来,她已经抱着扁头哭了好一会儿,就是没敢哭出声音来,只是默默的掉眼泪。

    赵红英把话说完后,压根就没看其他人的反应,直接拿眼去瞧宋卫军:“都在这儿了,你挑吧。”

    宋卫军是啥人?都不需要多言,一个眼神就秒懂。

    “我挑喜宝。”

    这话一出,赵红英立马露出了满意的神情,饶是宋卫军早已猜到了,看到这个神情他也大松了一口气。其实,他真的无所谓挑哪个,重点在于亲妈想要他挑哪个。

    只是,家里其他人却都傻眼了。

    老宋头先忍不住问:“过继个闺女?”他刚才是听到了老妻说,从家中孩子们里头挑一个过继,可他真没想到还有过继闺女这种说法。

    “咋了?老头子你不同意?”赵红英回头瞅着自家老头,“这不是说好了吗?随老四挑。”

    “……对,随他挑。”老宋头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老妻的意思,他还能咋样呢?同意呗。

    赵红英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眼去瞧仍在惊愕之中的家里其他人,直接点了宋卫民的名字:“卫民这是不乐意?”

    “不挑扁头啊?”宋卫民不是不乐意,而是有点儿懵,可眼瞅着亲妈的目光越来越不善了,他立马改口,“我同意我同意,弟来她也同意,咱俩都没意见。”

    袁弟来没想到还有峰回路转的时候,忙不迭的点头:“对对,我同意,就过继喜宝好了。”

    亲爹妈同意了,其他人的意见就不大了。

    不过,赵红英还是把喜宝唤到了跟前,半搂着她,好声好气的问:“喜宝,以后叫四叔当你爸,成不?”

    喜宝有点儿懵,不过她得先确定一个事儿:“那奶呢?你还是我的奶不?”

    “那当然是。”

    “妈呢?毛头哥哥呢?”

    赵红英当然一一点头说是:“她是你大妈,不过你爱叫啥就叫啥吧。毛头当然是你哥,他要是不理你,回头奶抽他!”

    那就没啥问题了。

    喜宝其实并不在乎换个爹,她亲爹就不用说了,哪怕对宋卫国也没太多感情,她就是跟着毛头瞎叫的。毕竟宋卫国他忙,不是忙地里的活儿就是忙队上的事儿,他连强子都顾不过来,更不会在小侄女身上花太多心血。

    “那好,你先去叫声‘爸’。”赵红英哄她去找新爹宋卫军,“先前给你买新衣裳买肉吃,都是你爸掏的钱。”

    宋卫军忙配合的点点头,心道,他妈就是靠谱,没白花他的钱,这不钱花了,闺女就是他的了,不亏。

    “爸。”喜宝乖乖的走到宋卫军跟前,小声的唤了一句。

    “这就是我闺女了?来,爸给你拿好东西。”宋卫军才想起他背来的那个军用大背包,早先进屋时叫他丢在堂屋角落里了,这会儿把大背包拎过来,一样样的掏好东西,“吃糖不?还有罐头,我拿了好多肉罐头鱼罐头,这个水果罐头也好吃,里头有桃子、橘子。”

    喜宝目瞪口呆的看着新爸掏好东西,一开始她还拿手接着,可她多大?一手拿了一大包糖,另一手拿了个肉罐头,接下来该咋拿?

    “奶!”有事找奶准没错。

    赵红英赶紧过来阻止:“行了,你先把东西塞回去,搁我那屋,回头等过年了再拿出来吃。你是能待到年后吧?”

    “对,我过完元宵节再走,这回时间长,放心吧。”宋卫军特别听话的又把东西塞了回去,不过还是给喜宝留了一包糖,叫她慢慢吃,吃完还有。

    等回头放好了背包,这边也开饭了。

    虽然饭菜有点儿凉了,不过大家伙儿还是吃得挺高兴的。小孩子们更高兴,因为刚刚喜宝拆了那包糖,挨个儿发了一遍,连小扁头都没落下。

    糖诶,而且这个糖看起来跟以前吃过的硬水果糖长得不一样,更大一些,糖纸也更好看一点,一定很好吃。

    这顿饭倒是吃得和乐融融的,乡下地头没有食不言的规矩,一大家子人吃饭,都是边吃边聊天,如果孩子多的话,那就更热闹了。

    吃饭期间,赵红英也终于寻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问宋卫军:“你不是每个月都把钱寄过来了,咋有钱买车票呢?还有,那些东西哪来的?你不会管人家借钱了吧?”

    “借啥钱,借的不得还呢?”宋卫军毫不在意的说,“这不是前段时间我受伤了吗?我那些战友、领导,扎堆去看我,这个送点那个送点,对了,我那头还有奶粉呢!妈,你说稀罕不?给我这个大老爷们送奶粉?亏他们想得出来。”

    “奶粉是啥?”赵红英好奇的问。

    “就是小孩子和女人才是喝的东西,回头我冲两杯给妈你和喜宝喝。我那背包里一堆零嘴儿,他们咋就不给我送瓶酒呢?那我也能跟爸好好干一杯。”宋卫军还嫌弃呢,他也不想想,哪个二缺玩意儿会给病人送酒,就算他不在乎,回头也能被领导收拾了。

    不过,能叫他千里迢迢带回家的,全都是稀罕东西。像一些水果啥的,老早就叫他分给别人了,他当时是想着全给亲妈,现在嘛,既然当了人家爸,是该好好疼闺女。

    想到这儿,他就多提了一嘴:“喜宝过继给我了,那我回头去公社那边把喜宝的户口迁出来。我的户口在军区那头,等回去以后跟上面打个报告,把我闺女也转到那头去。”

    这事儿大家伙儿都没意见,先前没提也不会想耍赖,而是没这个意识。事实上,在他们这一带,如果不念书的话,可能一直要到结婚了才入户口。别的不说,袁弟来就是这样的。喜宝虽然有户口,可她是记在宋卫民夫妻俩名下的。

    宋卫军特地提这事儿,一方面是把事儿彻底定下来,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他的情况特殊,说难听点儿,万一哪天真的牺牲了,上头才不会管你有多少兄弟姐妹和侄子侄女,他们只会看你父母老婆孩子。喜宝要是没改户口,到时候他要是出事了,一分钱都别想分到手。

    既然成他闺女了,他当然要替闺女好好考虑一番。

    “成,你明天领着喜宝去吧,记得到时候先去跟建设打个招呼,也谢谢人家,这些年来全靠他替我读信写信呢。”赵红英随口道。

    宋卫军又没忍住:“咱们家那么多人,就没个识字的?强子,你可是咱们老宋家的长孙,来,告诉四叔,现在念几年级了?成绩咋样啊?”

    强子默默的缩回了拿着筷子的手,他完全不明白,为啥战火突然就烧到了他身上呢?他明明一点儿也没搞事,一直安静的坐着吃饭来着。

    这也不奇怪,毕竟宋卫军走的时候,其他孩子要么太小了要么压根就没出生,甭管怎么算,他都跟强子最熟。

    可强子跟他不熟,时隔多年,他老早就忘了这个四叔了。偏偏,四叔的话不能不回答,不然都不用奶开口,他爸就能喷他一脸。想了又想,强子决定说实话:“四叔,我去年就初中毕业了,跟着我爸下地干活赚工分呢。”

    “嗯,不错,起码能给你爸妈搭把手了。”宋卫军对侄子侄女的要求真不高,再说了,男孩子长大了下地干活赚工分,这是十里八乡的常态,起码这个侄子也念到了初中毕业,不算差了。

    万万没想到,一旁的毛头毫不犹豫的捅破了真相:“四叔你别给我哥骗了,他小学六年就没一回考及格过,上初中那是叫建设叔开的后门。对了,咱们队上现在就有小学了,初中是公社那头的,他才不像你呢,能考上县一中。”

    宋卫军好笑的看着这个黑炭头,问他:“那你呢?”

    “我打小不是考第一,就是考第二。”顿了顿,毛头还是添了一句,“我都是跟喜宝一起并列第一的,有几次,曾校长嫌我字写的太丑,非要给我排第二。”

    好气啊!

    “那还是我闺女能耐。”宋卫军故意逗毛头。

    没想到,毛头却重重的点头:“对,我妹妹可厉害了!”

    “我闺女。”

    “我妹妹!”

    赵红英看不下去了,赶紧叫停,还拿眼瞪宋卫国。可怜宋卫国一句话都没说,又替儿子背锅了。结果,刚被小儿子坑了一把,那头大儿子似乎是觉得这个传闻中的四叔挺好说话的,大着胆子提了个请求。

    “四叔,你去给喜宝改户口时,也改下臭蛋的吧。他是我弟弟,得记在我们家,我最喜欢他了。”强子一脸的期待。

    毛头不敢置信的看过来:“哥,你最喜欢的难道不是我吗?”

    强子呵呵的看了他一眼,谁会喜欢你,哥从小到大的磨难有九成是你带来的。

    看懂了强子眼神里的意思,毛头恨恨的扭过头去,拿筷子戳自己碗里的饭:“是啊,臭蛋才是你弟弟,他跟你蠢得如出一辙!”

    “哟,小炭头还会说成语?”宋卫军稀罕得瞅了他一眼,“干脆这样好了,我明个儿也带你们进城好不?咱们先去找你建设叔,再去公社那头,然后进城里逛逛。我这有好些军用粮票,到时候请你们去国营饭店吃饭。”

    强子和毛头高声欢呼,没被点到名的孩子们眼巴巴的瞅着宋卫军,满脸都写着“我想去”。

    宋卫军被这么多双眼睛瞧得没辙儿,赶紧改口说:“我倒是能把你们都带去,可你们能保证不乱跑吗?我看不住那么多人。”

    毛头立刻保证道:“只要不带上臭蛋就好,其他人都不会跑的。扁头也不行,不过他还不会跑。”

    相处了小半天,宋卫军大致的知道这些孩子的小名,就说:“扁头不行,奶娃子冬天不能出门。三哥,你说对吧?”

    “对对。”宋卫民连声应着。

    “臭蛋……”宋卫军拿眼去瞧跟喜宝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孩子,却见那孩子一下子跳下凳子,飞快的跑到张秀禾背后躲起来,小声又焦急的说:“妈,妈!坏人要抓我,我不要跟他走!”

    “行了,就这几个大的去吧,比喜宝大的都去。”赵红英一锤定音。

    晚饭结束后,赵红英在堂屋里收拾出了一张铺,安排宋卫军暂时住下。其实老宋家的屋子不算少了,可谁叫人口多呢。四间大屋子,俩口子带喜宝住一间,其余三间正好一房一间。亏得强子和大伟年岁还不大,等再过几年,还得另外起房子。

    安顿好宋卫军后,赵红英还特地叮嘱他:“你到县里记得往照相馆去一趟,跟你闺女拍一张照,回头走的时候带上。”

    “行。”尽管宋卫军完全不理解亲妈这种把照片当成护身符的想法,可他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赵红英从兜里掏了十块钱出来:“给,你自个儿的津贴,要是不够我再去屋里拿。”

    “我有钱。”

    宋卫军也开始掏兜,他把钱放到了胸前的内袋里,除了一叠面额不等的钱之外,还有好多票证。军用粮票、布票、证明等等,看的人眼花缭乱的:“妈你也不想想,没钱我敢上路吗?就算我敢,我们首长也不能叫人给部队丢人啊!”

    都是一个特种部队的,谁还不知道他这个铁公鸡?连着十多年始终保持兜里空空的状态,幸好这回因公负伤还立了大功,上头有补贴发下来,至于那些票据,对于部队领导来说,弄到手一点儿也不难。

    “哦,对了。妈你把菊花家的地址给我,参军时走得急,我都没能送她出门子,回头给她买点儿礼物,省的她生气。”

    一家子兄弟姐妹多了,小团体是免不了的。宋卫军跟宋菊花年岁最接近,两人又一起去县一中读了三年书,本来就亲近得很,这一下子十多年没见了,还真想得慌。

    赵红英先说了地址,又添了一句:“也不用那么麻烦,你干脆去百货公司二楼找她好了。她明天上班呢,就在卖布那个柜台。还有,别乱花钱,咱们今年地里粮食歉收,吃供应粮的城里人日子也不好过,有这个钱,还不如多买点儿粮食。”

    此时的赵红英绝对没有想到,她就这么随口一说,压根就忘了眼前这儿子一贯都拿她的话当成首长命令。所以,第二天看到十多年没见面的四哥背着一麻袋粮食来找她时,宋菊花整个人都懵了。

    见宋卫军一一答应了下来,赵红英又想了想没啥要叮嘱的,这才叫他早点儿休息。

    第二天一大清早,宋卫军就领着一串小萝卜头,浩浩荡荡的往赵建设家杀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