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04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49章 第04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49章

    事关口粮, 哪怕平日里最自私自利或者懒惰成性的人, 也老老实实的下地干活去了,其中就有老袁家的那几个年轻人。

    袁弟来也就二十来岁,她的大弟小弟以及两个弟媳妇儿, 年纪当然就更轻了。这个时候, 队上但凡十二岁以上的少年都下地干活了,袁家二老就算再护着儿子也没用了, 这不单是关系到工分问题, 万一到时候蝗灾严重到颗粒无收,那么所谓的秋后算账绝对是有可能的,到时候他们一家子可顶不住全生产队的狂轰滥炸。

    甭管是否出自于自愿, 整个第七生产队全体社员并知青们,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当然, 赵建设绝对是最努力的那个, 自打那天去公社开会后,他就没闲下来过,除了跟其他社员一样下地干活外, 还总是抽空到处奔波, 跟别的老庄稼把式讨教,如何才能更好的防治蝗灾,哪怕并不是根治, 只要能将损失尽量降低, 就心满意足了。

    所有人都在努力, 包括孩子们。

    最开始, 老宋家这头的只有强子和大伟这俩孩子跟着大人们跑去下地了,到了后来,春丽也跟着去了,多个人多份力,哪怕多抢救下来一株庄稼,兴许到了秋收时,就能多出一把米来。

    很快,家里就只剩下了春梅春芳,以及毛头喜宝和臭蛋,对了,还有就是不满一周岁的扁头了。

    这可真是一群童子军。

    春梅和春芳作为这群童子军的领头人,可她俩却心底直发虚,毕竟打小就有哥哥姐姐顶在上头,作为家里年龄靠中间的两个孩子,她俩都没有领导能力,一贯都是姐姐说啥就跟着做啥的。幸好,春丽走之前给她俩安排好了活计,春梅到底是曾经带过亲弟弟毛头的,她被安排去照顾扁头,而春芳则负责带着其他的小孩崽子。

    想法是很好,可惜一开始就没能完成。

    毛头才不听姐姐的话,在喜宝告诉他,奶已经同意他们带着老母鸡们去自留地捉蚂蚱后,他第一时间就跑了,带走了喜宝以及家里的两只老母鸡,还有狗子小黄,只将臭蛋丢给了春芳。

    老宋家因为人口众多的缘故,分到的自留地比起其他家还是挺多的,尤其因为自留地都是边边角角,分散在队上各处,哪怕赵建设愿意帮着开后门,几块地之间的距离也不短。

    喜宝就提议先去花生地里。

    那块花生地,是老宋头和赵红英名下的,也算是老宋家所有自留地里头最大的一块了,不过就算这样其实也没太大,以前这边种的都是红薯,后来赵红英想法子弄到了有些花生种子,就此改成了种花生。

    而比起其他几块地,这边的确更重要一些。

    俩小只一个领着老母鸡,一个领着狗子小黄,乍一看还挺有气势的。只是,捉蚂蚱对于小黄来说,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倒是两只老母鸡高兴地咯咯直叫唤。

    花生地比种着其他蔬菜瓜果的地好处理多了,毕竟花生都是埋在地下的,露在上头的秧子虽然也不少,可在老母鸡们的努力下,以及毛头和喜宝的支援下,捉蚂蚱的进度相当快。当然,前者是边捉边吃,后者就残暴多了,捉到一个直接拍死。

    毛头起初还有些不大舍得,可喜宝认真的对他说:“哥,奶说了,蚂蚱是坏东西,一定要全部打死。”

    “行吧行吧。”再怎么不舍得,毛头也只能照办,不过他想了个好主意,提前从家里拿了个小篓子过来,虽然也是捉到就打死,却将死蚂蚱丢到篓子里,并且让喜宝也这么办。理由都是现成的,“存着,回头都喂给母鸡吃。”

    喜宝想了想,觉得跟赵红英的命令并不相违背,当下就点了点头,依着毛头的想法,把死蚂蚱一个个丢到篓子里。

    干了一整个上午,俩小只倒没觉得特别累,反而是热得受不了了。眼瞅着快中午了,他俩赶紧“拖家带口”的往回赶,狗子小黄倒是没必要看着,它认识路,可两只老母鸡却是吃撑着,还摆出了一副即便吃撑了也打死不回家的态度,气得毛头左手拎一只,右手拎一只,直接把它俩弄回了家里。

    走在路上,喜宝提议道:“咱们下午去其他地儿,我看这一片差不多了。对了,也把这事儿告诉其他人吧,叫大家都把母鸡放出来吃虫。”

    “不大可能。”毛头直接反对道,“你咋知道它们是吃虫还是吃庄稼?咱们家那块地种的是花生,要是种了青菜白菜呢?”

    花生秧子真不是啥好吃的,晒干了以后倒是能当柴禾烧,这也是为啥母鸡们愿意老老实实啄蚂蚱吃,丝毫对帮倒忙的缘故。可换做别家呢?种红薯和土豆的倒还好,像青菜白菜之类的,趁早死心好了,哪怕没有蚂蚱,这么热的天,还没人挑水浇灌,恐怕也已经没救了。

    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不过俩小只在商量之后,还是决定晚上跟大人们提一嘴,能不能用那是别人的事儿,他们说了也就尽到了义务。

    事实上,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不单老宋家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来,其他人家也有各自私藏的好法子。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没人想过要藏着掖着,纷纷互相道出了解决方法,当然能不能实施还得看具体的情况。

    就说叫老母鸡帮着吃虫这事儿,其实也是可行的,公社就有大片的红薯地,哪怕有误伤,问题应该也不大,毕竟老母鸡又不是蚂蚱,有对比肯定有选择,不可能完全不挑食的乱啃一气。

    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此时此刻,喜宝和毛头回到了家中,喜宝放任小黄四处乱窜,毛头却是拎着老母鸡直接到了屋后鸡窝里,把鸡关进去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喜宝却在前头院子里发呆。

    家里又安静又闹腾,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西头房里传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喊声,那种独属于婴儿的哭闹让喜宝毫不费力的就辨认出一定是扁头。然而,东边房里却格外得安静,静得好像根本没人一样。

    喜宝蹬蹬蹬的跑到东屋,推开门却没发现一个人,当下她就慌了神,跑向屋后叫毛头:“哥哥,臭蛋又不见了!”

    臭蛋不见了,连春芳也不见了,想也知道肯定是臭蛋又跑了,春芳去追了。至于春梅,这会儿还在西屋那头哄着扁头呢。

    所以,问题来了,今天的午饭咋办?

    不是俩小只不担心臭蛋,而是附近这一带都在闹蝗灾,真没人会在这种时候拐带孩子的,再一个,臭蛋的名声在整个红旗公社都是很响亮的,全都知道他是个傻子,谁会偷他呢?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把午饭做好。

    俩小只对视了一眼,很快就决定了。

    “我来做饭。”喜宝说。

    “那我生火。”毛头说。

    打定主意后,俩小只匆匆跑到灶间,食材啥的完全不用考虑,现在家里就一个菜色,捞干饭和咸菜疙瘩,配的是凉白开。

    米是早上就洗好的,已经放到了锅里,并且加好了水;咸菜疙瘩放在灶间墙脚的坛子里,捞出来切开就行,不考虑刀工啥的,横竖咋吃都是吃;凉白开就更简单了,早上张秀禾出门前就烧了一大锅子的开水,放了一整个上午,因为天气热的时候,这会儿还有些温温的。

    对了,还有柴禾,院子里有一大堆,灶间也有,粗粗一看,足够烧两顿的了。

    最初提议由自个儿做饭的俩小只心下还有些打鼓,可到了灶间一瞧,顿时放下了心来。这么简单的饭菜应该不会出差错的,就算真的出了差错,最多也就是把捞干饭烧糊了,把咸菜疙瘩切得其丑无比。

    这么想着,俩小只立刻动手。

    毛头抱来了柴禾,很快就点燃了灶眼,不过因为并不知道捞干饭啥时候算好,喜宝端了把小板凳,站在上头小心翼翼的掀开盖子往里头瞧,还要注意别被蒸汽烫到了。瞅着差不多了,他俩熄了火,忙拿大盆装米饭,又去掀咸菜坛子,捞切放,流水一般的完成了今天的午饭任务。

    等春丽不放心家里的弟妹,跑回来一瞧,饭菜都已经装好了,弟弟妹妹也安然无恙,最狼狈的也就是春梅和春芳了,她俩皆累得满头大汗,一副快不行了的模样。

    春丽不明所以的瞅了两个妹妹一眼,还以为这是做饭给累的,就叫上了毛头和喜宝,她自个儿端着还烫手的饭盆子,叫毛头拎水壶,喜宝则负责拿碗筷和咸菜碗,仨人再度往地里去。

    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

    从这天起,家里的午饭莫名的就变成了毛头和喜宝的任务,春梅和春芳其实都想跟弟妹换,可惜俩小只都不想接手照顾扁头的任务,也不想被臭蛋满生产队的溜着玩。当弟妹的就是有任性的权利,春梅和春芳再委屈也只能妥协。

    很快,喜宝就不再满足于做饭了,等到了第三天,她开始回忆着张秀禾平时的模样,在把饭舀到饭盆里后,撸袖子上阵,炒了一锅土豆块。其实,她本来想炒土豆丝的,可惜毛头不给力,切的土豆丝比张秀禾平时切土豆块都豪放,于是,只能临阵改了菜谱。

    因为实在是太忙碌了,家里的大人并不清楚喜宝这群小孩崽子在家里折腾啥,最多也就晚上回家以后,瞅一眼孩子们是不是全须全尾的。就连春丽也因为春梅和春芳每天都一副快要累死的模样,还以为家务活儿都是她俩再干,压根就没想到喜宝和毛头能耐到这份上了。

    是挺能耐的……

    “秀禾,梅子这手艺不错啊!”中午饭时间,赵红英尝了一口今天的新菜,清炒土豆块,很是赞了一句。天天在日头底下晒着,哪怕凉白开有的是,嘴里也缺味儿,这土豆块虽然长得特别丑,可胜在味道好,咸淡适中,多一分觉得齁,少一分不入味。反正赵红英挺满意的。

    正在埋头苦吃的张秀禾筷子一顿,她还真不知道春梅有这手艺,关键是那丫头平时最多也就是帮她递递东西,压根就没上过灶台。先前赵红英没提,她也没想到那方面去,现在一听这话,她就纳闷了:“不是梅子炒的吧?大概是芳芳做的?”

    王萍轻笑一声:“得了吧,那丫头怕火怕烫,大嫂你啥时候看她往灶间跑过了?她宁愿大冷天的洗碗筷、洗衣服,也不会待在灶间的。”

    有道理。

    所以这个菜是谁做的?

    这个疑问并未在宋家人的脑海里停留多久,因为当天傍晚就传来了坏消息,赵建设从公社回来,告诉大家,第八生产队一半庄稼都被蝗虫啃光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全体社员都沉默了。

    先前,虽然也偶有坏消息传来,可毕竟离他们还远得很。然而,第八生产队跟他们只隔了一条不算宽的小河,如果说那头遭了厄运,他们这边真能逃过去?

    赵建设也不是故意来打击他们的,在宣布了坏消息后,他又开始鼓舞士气:“虽然第八生产队离咱们大队近得很,可你们再仔细想想,当初一场暴雨让全公社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当时第八生产队连一粒粮食都没保住,咱们队却因为提前收获,一点儿损失也没有。后来,旱灾到来,他们那头庄稼缺水,哪怕收获了也都是些瘪的空的,咱们因为勤劳肯干,那一年是大丰收。还有……”

    离得近其实并不代表什么,这一家子的亲兄弟都有着天然之别,更别提两个临近的生产队了。

    之所以先说坏消息,赵建设是生怕社员们还心存侥幸,不够重视蝗灾,毕竟除了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外,多半年轻人都不懂的蝗灾的危害,哪怕愿意听话,那也仅仅是听话而已。所以,他才故意出言恐吓,把人都吓住后,这才开始鼓舞士气。

    想想多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再想想之后的旱灾、粮食歉收等等,明明是临近的两个生产队,他们第七生产队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余粮,就连最穷的老袁家,这几年也没怎么挨饿过。可隔壁的第八生产队,就连大队长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整个队就是颓的,到现在为止还欠着国家的公粮。

    人啊,关键是要有一股子心气,不服输,也不要害怕输,这样才不会被击垮。更别说,第八生产队之所以损失那么严重,何尝不是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懈怠了呢?

    好年景的时候都不愿意下地干活,蝗灾来了,索性就躺着不动了,生怕付出了心血,最终一无所获。再有就是,多年前的那次意外叫他们发现了一件事儿,哪怕真的没粮食了,上头也不会见死不救的,救济粮总会到的,即便饥一顿饱一顿,那一年没有饿死,今年也不会。

    赵建设不想去评判隔壁咋样,连他的亲近里头都有不争气的,更别提别的生产队了。他能做的,就是保证他们大队齐心协力度过难关。

    在这次大会后,整个生产队原本已经慢慢熄灭的雄心壮志,再一次被激发了出来,纷纷表示明天早上一定会提前上工,天一亮就出门。

    初夏时节,天本来就亮得早,再算上起床、穿衣、洗漱、做早饭、吃早饭等等,等于就是外头还黑漆漆一片的时候,社员们都已经开始醒来了。当然,孩子们相对来说会晚一些,差不多到吃早饭时,才会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跑出房门。

    也因为太着急了,加上这几天下来,中午那顿做得也很不错,张秀禾不再像以前那样,赶着把米淘好放好水再走了,就连凉白开都没法准备了,毕竟提前一刻出门,就能多干一点儿活。

    只是在临出门前,张秀禾对身边的毛头说:“毛头你记得提醒你姐姐,米在米缸里,多淘洗两遍再下锅,水不要放得太多,不然就成粥了。”

    毛头迷迷瞪瞪的看着他妈飞一般的跑了出去,突然醒悟过来:“啥姐姐!喜宝是我妹妹!”

    可惜,这话张秀禾一点儿也没听到,自然就不知道这几天做饭的人是喜宝了。

    喜宝倒是很高兴接手这个任务,然后第一天就把捞干饭玩出了新的花样来。提前把水烧好,灌了热水瓶,也灌满了水壶,然后她就开始一边蒸米饭一边炒菜,今天的菜单是红烧土豆块,反正她已经看出来了,毛头哥哥是切不出土豆丝来的,她又拿不动自家那把又沉又大的菜刀,退而求其次,她改了菜单。

    半锅子的红烧土豆,然后又不小心把水倒多了,因为汤汁太香了,她犹豫了一下,直接就把土豆连同汤汁全给浇到了米饭上,看得毛头目瞪口呆。

    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后世的盖浇饭后,又一天,喜宝就做了土豆炖萝卜。

    家里的蔬菜不是很多,喜宝也压根就不知道啥配啥比较好吃,她就是乱来的,今天土豆炒自个儿,明天白菜炖萝卜,后天豆角配土豆……

    毛头是唯一的目击者,不过他在第一次吃过喜宝做的饭菜后,立马站到了喜宝这一边,味道多好啊,妹妹真棒!

    “喜宝,你烧得凉白开都比妈烧的好。”毛头诚心诚意的夸她。

    喜宝懵了一下,炯炯有神的回看了毛头一眼:“哥,水是你从水缸里舀的,火也是你生的,我就是帮着灌了一下水……”

    “反正就是好喝!”毛头格外坚定的夸着。

    其实,毛头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不是饭菜或者其他味道好,而是吃起来有种特别舒服的感觉。就好像,凉白开更解渴了,捞干饭更顶饿了,就连上头的菜都格外得合胃口。

    反正就是一个词儿,舒坦!!

    ……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两个月,直到地里的庄稼全都收上来了,所有人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并没有前几年的大丰收,好在也不至于颗粒无收,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刚够他们过活,而且还是在不上交的公粮的前提下。

    总算没有白忙活一场,不是吗?

    赵建设高兴的跑去公社开会了,他仔细算过了,哪怕交了公粮,剩余的粮食虽然是不够吃,可因为前几年都有余粮在,要熬过这一年还是很容易的,而且不至于彻底亏了底子。要是勒紧裤腰带的话,每家的余粮都够吃上个两年了。

    本来就很嘚瑟的赵建设,在开完会回来后,整个人开心得恨不得飞回来,一回到生产队,他逮着个人就说:“上头领导说了,今年不用交公粮!!”

    啥?!

    不单听到的人惊呆了,就连赵建设本人这会儿还是恍恍惚惚的,定了定神,他才发现自己拽的不是别人,正是宋卫国,忙催促他:“赶紧去通知各家各户,立刻来粮仓这头,我这就去核对工分,争取今天就把粮食分给大家!”

    依着惯例,应该是先交了公粮,再慢慢分粮食的,而且分粮食也不容易,最起码也需要个大半天时间。因为赵建设上午跑去公社开会了,这会儿其实已经是半下午了,差不多两点不到的样子。

    不过,宋卫国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估计是还不大相信上头的命令,索性直接把粮食分到,万一上头反悔了,横竖粮食已经到手,总不能上门抢粮吧?

    “我这就去!”

    其实根本就不用挨家挨户的通知下去,先前累了将近两个月时间,这会儿哪怕粮食都收上来了,各家各户也都在家里休息。宋卫国就站在村道上,扯着嗓门大吼:“分粮食啦!相互通知一下,赶紧去粮仓那头,分粮食啦!!”

    宋卫国扯着嗓子吼了一通,甭管是正在歇午觉的,还是在收拾家里的,一下子全被他惊得撒丫子跑出来细问。

    “别问了别问了,赶紧去粮仓那头排队,快去!”好歹也是当了多年生产队干部的,宋卫国在队上多少也是有威信的,见他一脸的肯定,哪怕心里有再多的疑问,那些人还是赶紧往队里粮仓那头冲。

    ——冲到一半才发现啥都没带,又转身往家里跑。

    老宋家那头也得到了消息,就是比其他人略晚了一些。赵红英知道宋卫国肯定没空管家里,叫上其他儿子和儿媳妇儿,带齐了箩筐布袋子,径直杀去了粮仓那头。

    粮仓那头,赵建设宣布了今年免交公粮的决定,听到消息的人无不开心的大叫。

    分粮食倒是顺利得很,不过因为开始得晚,结束得自然也晚,好在盛夏日头落得晚,赶在天黑之前,终于把粮食都分完了。

    老宋家因为得到消息晚了点儿,虽然没排在最后,却也是中间靠后的,差不多是在平时晚饭的点才领到了粮食,等他们回家一看,就看到老宋头蹲在灶间门口,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里头,惊得连旱烟都不抽了。

    赵红英一脸纳罕,走到灶间门口往里头一瞧,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喜宝你在干啥?”

    “炒菜!”喜宝站在小板凳上,手里的大铲子舞得飞起,“今天是花生炒自个儿,红烧土豆块。”

    “那叫炒花生。”赵红英一个没忍住,先吐槽了一句,然后才三两步的走进灶间,先瞅了一眼状似炒菜炒得很熟练的喜宝,感觉脚下不对劲儿,这才发现自己踢到了毛头。

    毛头幽怨的回头看了他奶一眼:“就算我的衣服黑,奶你也不能当我不存在啊!”

    “你长得比衣服黑多了。”赵红英本能的回怼了一句,恍然大悟,“所以前些日子的饭菜都是喜宝你炒的?梅子!芳芳!”

    春梅和春芳火速赶到,可她俩都不觉得愧疚,一个说:“我也想炒菜啊,我一点儿也不想哄扁头,他比毛头还要烦人!”另一个说:“我也不想天天追着臭蛋玩,可我说不过毛头和喜宝,咋办啊?”

    老宋家跟其他人家不同,不是小的听大的,而是笨的听聪明的。春梅和春芳刚开始都想要炒菜的活儿,哪怕春芳怕火怕烫,可她更怕臭蛋,天天在生产队里绕圈跑啊,两个月下来,她觉得自己的小腿都粗了一倍,下学期体育要是考一万米,她都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跑下来。春梅就更不用说了,毛头跟她差了三岁多,所以她依稀记得毛头小时候有多烦,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扁头比毛头更烦,见天的哭啊哭的,咋哄都没用,一天换十次尿布都不够,喂个饭比吃药更难,有时候她都要以为自己在喂扁头喝□□了。

    见她俩这样子,赵红英反倒是不说啥了,她就欣赏这种把缘由理直气壮说出来的人,要是她俩唯唯诺诺的不吭声,或者直接哭鼻子,她一定骂惨这俩。

    当下,赵红英摆了摆手叫她们赶紧出去,别占着道,回头就哄喜宝:“让奶来好不好?喜宝你去跟毛……跟你姐姐们一道儿玩。”

    瞅着喜宝炒菜炒得一脑门子的汗,赵红英心疼坏了,不过她倒是挺满意毛头烧火的,尤其看到毛头满不在乎的用沾了灰的手一抹脸……完全看不出来脸脏了。

    这下,赵红英才终于悟了,明白为啥先前两个月都没人发觉异常。因为喜宝爱干净,做完饭会去洗把脸,而毛头虽然不在乎脏乱,可他太黑了,就算被熏得一脸黑,别人也看不出来。

    今天的晚饭,赵红英吃得那叫一个五味杂陈,原本这饭菜是格外得合胃口,当然今天这顿也是,可一想到这是自己娇娇嫩嫩的小喜宝做的,她就……吃得更欢了。

    确实好吃啊,喜宝就是棒啊!

    ……

    分完粮食后,所有人都彻底放松了,哪怕今年收成很一般,可因为不需要交公粮,分到手的粮食就很够吃了。

    然后,才有人突然想起自留地,可惜因为天气太热以及多日来无人照看,多半自留地上的蔬果都死了。仅有存活的,大概就是种了红薯土豆一类耐旱的粮食了,还有就是老宋家的花生地,称不上丰收,可也有往年的三分之二。

    比起第七生产队,其他大队就要了老命了。

    别以为第八生产队是个例,事实上他们只能算是最早放弃的一帮人,在那之后的一个多月里,很多生产队都陆陆续续的选择了放弃。一来,他们认为蝗灾是不可抵抗的,二来,盛夏时分下地干活实在是太苦太累了。

    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赌上级领导不可能放弃他们。

    是没放弃,这不是宣布今年免交公粮吗?

    跟赵建设不同,其他生产队的大队长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基本上都好似被雷劈过一样。免交公粮是好事,可他们就算不曾颗粒无收,剩下的粮食也绝对熬不过一个月的。

    咋办?

    到底要咋办呢?

    公社那头再一次召开了大会,却是其他生产队的大队长硬着头皮向上头汇报了情况。仅仅是如实汇报了最终的粮食量,并未详细说明过程。

    如果所有人都一样,那兴许这事儿也就掀过去了,可偏偏蝗灾又不是水患,一下子直接冲没了。事实上,红旗公社这些个生产队,每一个的情况都有所不同。

    最惨的莫过于第八生产队,他们是真真正正的颗粒无收,早在秋收前一个半月,他们就彻底放弃了。那时候,跟他们只隔了一条河的第七生产队全体社员都在努力,盼着辛勤劳动能阻止天灾,而他们却忙着在家里休息,顺便哀叹这日子没法过了,祈求上头能够早点儿拨下救济粮。

    除了第八生产队,第九、十生产队也惨得很,倒是前头两个还勉强凑合。准确的说,只要没彻底放弃的,哪怕不如第七生产队那么肯吃苦下功夫,多多少少还是收获了些粮食的。

    公社干部在详细调查了情况后,最终还是向上头打了报告,毕竟他们不可能由着这些人饿死。

    现在是新社会了,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旧社会。

    可就算上头愿意伸出援手,以现在的通讯条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回馈。

    与此同时,赵红英又背着粮食去县里了,她昨个儿拿到了赵建设给她捎来的汇款单,同时也从赵建设嘴里听到了另外一个消息,就是城里的供应粮已经断了。

    断的时间不久,用县里的说法,就是已经迟了几天。原因很简单,因为县里的粮食都是由周边乡镇供应的,乡下地头粮食歉收,他们当然就得不到供应。本来就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想着等秋收后,下边就会送粮食上来,没想到别说公粮了,下头的人都要饿死了。等后来公粮取消了,他们就更没指望了,只能盼着外地调拨粮食过来。

    对了,就算真有粮食拨过来,也肯定是先紧着城里的,不是自私,而是最简单的,城里是供应粮,是需要凭粮票和钱买的,而乡下地头就算再怎么缺粮食,那也是救济粮。再说了,上头未必会相信,农民没有囤半点儿粮食,往少了说,熬个把月总没问题吧?不像城里,口粮都有定额,别说个把月了,恐怕连半个月都撑不住。

    赵红英知道亲家是有骨气的,而且本事也不小,再说才这几天工夫,应该不至于饿肚子。可再往后呢?城里也许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她却知道这一时半会的,根本不可能有粮食下来。

    紧赶慢赶的往县里去,赵红英急出一脑门子的汗,其实一袋子粮食倒不重,也就三十斤,她就是急的。

    这回,她没往百货公司去,而是直接去了菊花她家。菊花不在家,开门的是她婆婆。赵红英没多做停留,把粮食放下后就离开了。

    除了送粮和取钱外,她还有另外一个事儿。

    她得去邮局寄一封信,是给宋卫军的。

    早在宋卫民寄信要钱之后,她就给宋卫军去了一封信,却一直没能收到回信。

    起初,她以为宋卫军正好出任务了,想着过些时候总会来信的。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年。

    先前忙着地里的事儿,她实在是脱不开身,现在总算忙完了,她赶紧又叫赵建设写了一封信,今天就寄出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