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04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47章 第04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47章

    这一年的冬天, 感觉特别特别的冷, 就连雪都比去年早下了半个月,而且还是下完一场雪后没过几天,又来了一场。

    也是在第二场雪过后, 张秀禾突然病倒了。

    刚开始只是觉得嗓子干涩难受, 紧接着就起了烧,结果她还在那儿庆幸, 庆幸猪场里的活儿都结束了, 任务猪已经上交了,各家各户也都分到了猪肉,不然她还得发愁那头的事儿。

    小感冒而已, 张秀禾真没咋当回事儿,宋卫国也没往心里去, 反倒是赵红英逮着机会把宋卫国狠狠的臭骂了一顿:“平日里见你在队上这儿也管那儿也忙活的, 咋自个儿媳妇儿病倒了也没见你搁心上呢?我看她嫁给你也是倒霉,生养了那么多孩子,忙里忙外的, 还得不到一句好话, 你说你有啥用?!”

    宋卫国被喷得晕头转向,完全不明白亲妈这又是咋了。他当然心疼媳妇儿,问题是小感冒而已, 在家歇歇呗, 他能咋样?可惜, 怂如宋卫国完全不敢跟亲妈对着干, 只能把头点的跟捣蒜一样:“是是,妈你说得对。”

    “光动嘴皮子有啥用?你媳妇儿生病了,你就不会去卫生所拿点儿药吗?你猪脑子!”

    “对对,我这就去。”宋卫国啥都不说了,赶紧走人,心下还径自犯着嘀咕,以前咋没看出来亲妈那么关心他媳妇儿了?

    其实,赵红英也不是说有多关心张秀禾,毕竟她也清楚感冒只是小毛病,乡下地头除非病到起不了床了,不然极少会往卫生所跑的。可这不是家里一帮熊孩子吗?臭蛋太黏张秀禾了,偏偏喜宝和毛头又整天跟臭蛋在一起,一个传染一个的,小事儿也没变成大事儿。

    这话,赵红英倒是没说出口,横竖蠢儿子已经跑去卫生所拿药了,她只是盯着喜宝他们,严禁靠近张秀禾。

    喜宝哀求的看着赵红英,而臭蛋的表情比她更遭人疼,因为他快哭了:“奶,妈咋了?”

    “没咋,等你爸拿了药回来,她就好了。”赵红英随口应了一句,连她自个儿都没注意到,早在不知不觉之中,她把喜宝和毛头都当成了宋卫国的孩子。

    关键是,小孩子们也没发觉。喜宝就顺口说:“那爸咋还不回来呢?他咋跑得比臭蛋还慢呢?”

    臭蛋附和的点了点头:“就是!还不如叫我去给妈拿药。”

    “你们不是就要考试了?赶紧复习去。”赵红英懒得解释那么多,就哄他俩往堂屋去,那头窝着一堆的孩子们,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准备着。

    今年冬天冷得早,像去年,喜宝就记得是期末考试那天,才下了第一场雪,而且挺小的,飘了半天雪花子,也没能在地上积起来。不过,她还是乖乖的听奶的话,拉过臭蛋往堂屋里去。

    堂屋里点着炭盆,喜宝推门进去时,就觉得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忙把臭蛋往里头推,然后自己也闪身走了进去,顺手把屋门关上。

    俩小只进来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屋里其他人的注意,不过春丽几个正认真的做着题,只是抬眼看了看,就继续低头用功了。就连强子和大伟都苦着脸用功着,这俩今年就是初三学生了,赵红英早早的就哄了他们,说要是成绩好能上高中,就供他们去县里读,可万一考得不好嘛……

    赵红英没说后果咋样,不过介于她一贯在家中的威信,强子和大伟不敢不用功,哪怕他们也很清楚,即使用功也肯定考不上的,可还是没敢上前撩虎须。

    在场唯一轻松无比的大概就是毛头了,尽管才上小学二年级,可事实上他早就借了春丽的课本,把小学六年的课文都背了出来,还顺便把练习册作业本啥的,全写了一遍,气得春丽连连问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爹妈生的。

    这会儿,毛头就没管自己的课本,他手里拿的是强子的作业本,一边看一边皱眉头。

    喜宝拉着臭蛋小心翼翼的寻了个角落坐好,她感觉,毛头哥哥随时都会发飙。

    臭蛋还是两眼泪汪汪,他想要妈,可是妈在房里,奶堵在房门口不让他们进去。虽然闹不清楚原因,可他就是不高兴,委屈得直抹眼泪。

    没等喜宝安慰他,毛头果然发飙了。

    把手上的作业本甩得哗哗响,毛头气势汹汹的喷起了他的亲哥,他并不是逮着一个题目说,而是从头到尾,把强子这个学期做错的题目全部罗列了一遍,还逮着其中重复犯错的部分,直接把强子喷了个狗血淋头。

    强子缩着脖子一脸的哀怨,旁边的大伟也缩成一团,毕竟这俩的成绩素来都是半斤对八两。倒是春丽边做题边时不时的偷瞄一眼,脸上的幸灾乐祸掩都掩不住。

    臭蛋看呆了。

    谁叫他记性不好呢?哪怕这一幕最近时不时的就上演一回,可对于臭蛋那破记性来说,每一次都是最新鲜的。而且他还不光看戏,偶尔还会点评一下,不过每一次的评论都差不多,不是说毛头哥哥厉害,就是说毛头哥哥很厉害,再不然就是特别厉害,作为次次都不落的观众,喜宝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可这回,臭蛋居然换了新的说法。

    “姐!你看毛头哥哥……”臭蛋嘴巴张得大大的,满脸的震惊外加不敢置信,“像不像奶?强子哥哥像爸!”

    连起来的意思就是说,毛头喷强子的模样,像极了赵红英骂儿子?

    作为刚才那一幕的见证人,喜宝有点儿不好了,她赶紧拉了拉臭蛋:“小声点儿,哥哥们听到了。”

    “毛头哥哥最棒了,像奶!”臭蛋才不怕打击报复,就跟完全没听到喜宝的提醒一下,大声了喊出了心里话,“强子哥哥像爸,像……妈呢?”

    喜宝无奈的一拍脑门,完了,弟弟又想起妈了。尽管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清楚臭蛋这脑子到底是咋回事儿,不过毕竟每天都在一道儿,她多少还是了解臭蛋的。譬如说,甭管发生了什么事儿,也甭管事情之间有没有联系,到了臭蛋的嘴里,最终都会变成……

    “妈呢?我要妈!”

    妈没叫唤出来,不过没过多久,爸就回来了。

    顶着一头的雪花子,宋卫国跺着脚从外头跑进来,站在屋檐底下跟灶间的赵红英说话。

    “药拿回来了,一天吃三回,每回吃一片。”宋卫国掏出兜里的小纸包,又提了一句,“医生还说,让多喝点儿热水,病好得快。”

    “那你咋还不去?跟我说有啥用?”赵红英开了灶间的门,她直接把热水瓶往宋卫国怀里塞,“拿去!不够再烧!”

    宋卫国心道,这不是得先跟你支会一声吗?不然回头又要挨骂……伸手接过热水瓶,想着这还是当初他被上头领导表扬了,才拿回家的,赶紧捧牢了,转身往房里去。

    堂屋那头,臭蛋趁喜宝不注意,跳下凳子就往外头跑。喜宝赶紧追上去,还不忘回头跟毛头说:“哥你给大哥复习吧,臭蛋有我看着呢,再说他也不会往外头跑的。”

    毛头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已经大概猜到了部分真相。譬如说,臭蛋在学校时会抓住一切机会往外头跑,但是只要是在家里,臭蛋基本上都是往自家那屋钻的。

    想到这里,他又看下一题,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强子目光冲着窗外,顿时气得要命,恶向胆边生,卷起作业本就去打强子的头:“看啥看!看下一题!”

    强子:…………头不疼,我心疼。

    那头,喜宝跟着臭蛋往院子里跑,果不其然,臭蛋“呲溜”一下就钻进了自家那屋里。喜宝也赶紧跟上,反而是捧着热水瓶的宋卫国慢了一步。他不单慢了,还特地停下脚步回头往灶间方向瞅,确定亲妈没注意到,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进屋,关上房门。

    屋里,臭蛋扒着床沿,两眼放光的看着张秀禾。略慢了一步的喜宝试图把他拉走,可最终宣告失败。

    等喜宝发现宋卫国进屋了,立马就想起刚才在堂屋里听到外头的那番对话,当下蹬着小短腿往外头跑,不一会儿就抱了个搪瓷缸子进屋:“妈,缸子给你,你要多喝热水,病好得快。”

    张秀禾听得稀罕:“喝水还能治病?”

    “要多喝热水,感冒就飞走了。”喜宝其实也不知道这话对不对,回头去瞅宋卫国,“爸,我要给妈倒水。”

    宋卫国一脸牙疼的把热水瓶给了喜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三弟家的俩孩子,就莫名其妙的管他叫起了爸。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他觉得一定是毛头的错!

    喜宝给张秀禾倒了半缸子热水,送到跟前:“妈,要多喝热水,还有药片。”

    “给给。”宋卫国赶紧把药片连同纸包递过去,又把医生的叮嘱再度说了一遍。其实别说喜宝了,连他都觉得喝水治病纯属扯淡,可再一想,喝水又不会出事,再说医生干嘛说谎哄他玩?干脆也点头说,“正好天气冷,你多歇歇,多喝点儿热水,反正不会出岔子。”

    “就是,妈喝水。”看着张秀禾吞下药片,喜宝赶紧又递上搪瓷缸子。

    一旁的臭蛋瞪圆了眼睛看着妈和姐,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张嘴也学了起来:“妈多喝水,病就好了。”

    喜宝见他小小一人儿说得格外的严肃认真,瞅着好玩,又教他:“是‘多喝热水,感冒飞走了’。”

    臭蛋学得格外认真,一字一顿的说了一遍后,还拿眼去看喜宝,得到鼓励后,又学了一遍。这要是他平时上课有那么认真,绝对不至于连拿了四盏红灯笼,对了,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很快四盏红灯笼就要变成六盏了。

    张秀禾倒是真不在乎孩子们的成绩咋样,考得好当然高兴,可考的再差,不也还是她的孩子吗?

    高兴的接过喜宝递过来的缸子,她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妈没事儿,用不了两天就能好了。”

    喜宝还没说啥,臭蛋忙伸手去抢空缸子,然后转身又给倒了半缸子:“妈,要多喝热水,感冒飞走了!”

    张秀禾:………………

    刚喝了半缸子,还是那种容量极大的搪瓷缸子装的半缸子热水,张秀禾就觉得肚子里的水在咕噜噜作响,可她不忍心叫臭蛋伤心,只能伸手接过来,还夸他:“臭蛋真乖,妈这就喝。”

    第二杯就喝得艰难了点儿,不过总归是有喝完的时候,等这缸子水下肚,张秀禾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一喘气就给喷出水来。结果,臭蛋又再度抢走了空缸子,转身就递上一缸子热水。

    还是那张天真懵懂不忍叫人伤害的神情,还是那句老话:“妈,要多喝热水……”

    张秀禾还能怎样啊?她只能默默的接过搪瓷缸子,喝!儿子孝敬她的热水,不能不喝!再说了,往好处想,医生都那么说了,这说明多喝热水肯定是有好处的。

    等第三杯热水下肚,张秀禾感觉自己就像个水牛。

    然而……

    “妈,要多喝热水。”臭蛋萌萌哒看着张秀禾,面上全是期待和憧憬。

    喝!!

    喜宝目瞪口呆,瞅着她妈喝水,她都忍不住咽口水,不是馋的,而是心疼的。喝那么多水……仔细一想,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尿床呗,也没啥。想到这里,她就淡定了,静静的看着臭蛋一杯接着一杯给妈送水。

    其实,这真的怪不了臭蛋,他记性不好啊!

    这会儿,他满脑子都是“多喝热水”,完全忘了自己刚才已经给妈送过好几杯了。送上热水,说完话,看着他妈喝完了,然后他就忘了。就笑着一脸的心满意足,转身又倒水,再度循环了起来。

    宋卫国瞅了一会儿,默默的转身走人了。

    喜宝倒是没走,她对期末考试没啥感觉,哪怕她其实并不如毛头那么能耐,可二年级的期末考试能难到哪里去?横竖肯定能考双百分,比起这个,她更在意张秀禾的病。

    臭蛋就更别说了,就这么当起了搬运工,一杯接着一杯,突然……

    “咦?没水了。”臭蛋拎着热水瓶一脸的懵圈,在他记忆里,热水瓶应该是满的,再不济也该是半满的,咋就没水了呢?

    靠坐在床头上的张秀禾听到这句话,小心翼翼的松了一口气,没水就好,没水就好。

    “妈!我给你烧水去!”臭蛋放下搪瓷缸子,抱上空热水瓶就往外头走。喜宝见状,忙跟张秀禾说:“妈,我去看着他,等会儿再来。”

    张秀禾真的很想说,你俩还是去复习功课吧!不过,比起这个,她更想先跑一趟茅厕。

    俩小只一前一后的进了灶间,反正等后来的喜宝进去后,就看到臭蛋举着热水瓶对正在灶间忙活的王萍和袁弟来说:“我要给妈烧水。”

    喜宝左右张望了一下,灶间不大,轻易就能看出来赵红英不在这儿。不过,她也没当回事儿,只是上前跟着臭蛋说:“我来生火吧,妈等着喝水。”

    “我生火,我要给妈烧水!”臭蛋不干了,他觉得这个是他的事儿。

    俩小只还在争抢谁来生火,王萍已经快要憋不住笑了,赶紧顺手拿过臭蛋手里的热水瓶:“行了,锅里烧着水呢,我给你们盛。”

    掀开锅盖,王萍拿水勺小心翼翼的往热水瓶里装水:“你俩往旁边站站,别靠那么近,灶台边上也是烫的。”

    喜宝忙上前把臭蛋往身后拽,俩小只的目光同时看向王萍——手里的水少和热水瓶。

    等王萍灌好水回头一瞧,差点儿又没能忍住笑。不怪她,实在是因为喜宝和臭蛋这对姐弟俩长得太像了,不单肤色五官很像,而且那种眼巴巴的等着热水的模样,也格外得相似。

    “灌满了。”王萍刚要把热水瓶递出去,突然又缩回了手,“还是我帮你们拿进屋吧,灌得太满了。”

    “我来吧。”袁弟来突然开了腔,在王萍震惊的目光下,伸手接过热水瓶,抬腿就往外走,“下面的事儿就麻烦二嫂了,我去看看大嫂。”

    王萍继续懵圈中,她真不介意多干些活儿,尤其现在做的事儿多半都是原本属于张秀禾的,她本来就跟张秀禾要好,自然不会觉得多干活有啥委屈的。叫她纳闷的是,袁弟来啥时候那么勤快了?还……去看大嫂?

    不等王萍想明白,俩小只已经跟着窜出去了,很快就再度进了屋。

    此时,张秀禾已经从茅厕回来了,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肚子里咕噜噜的直作响。然后,她就看到袁弟来给她送热水来了。

    “妈,你快点儿喝热水啊。”

    “妈,我给你倒水。”

    “妈,多喝热水,感冒飞走了。”

    喜宝干脆就守在了热水瓶旁边,专门负责倒水,而臭蛋则是一趟又一趟的搬运水。虽说是刚出锅的热水,其实大冬天的,锅里的水真不算烫,属于那种微微有些烫口,但是喝到肚子里很舒服的那种。前提是,别喝那么多。

    张秀禾心里苦啊,可她真的没法拒绝臭蛋,尤其是看到臭蛋那双黑亮有神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时候,她……

    喝!!

    袁弟来帮着送了热水瓶后,并没有立刻出门,她就站在离床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亲生的两个孩子,在张秀禾跟前当孝子贤孙。

    她的扁头已经有半岁了,不过因为断奶太早,而且正如赵红英所说的那样,底子不太好,长得并不如前头两个孩子那么出挑。尤其小孩子嘛,本来就是白胖圆润一些才显得可爱,扁头人瘦,就显得脑袋大,也就是袁弟来了,咋看都觉得自家孩子好。

    可那是对着扁头一个人的时候,现在瞅着喜宝和臭蛋争抢着伺候张秀禾,心里徒然升起一股子怨气。

    一个没忍住,她张口就来:“这好端端的,咋说病就病了?全家都没得病,咋就大嫂你生病了?我看啊,别说平时不做好事,亏心事儿干多了,才独独病了你一个吧?”

    臭蛋听不懂这种弯弯绕绕的话,再说他现在满脑子就一句话“多喝热水”。可喜宝却是听懂了,哪怕不理解这莫名其妙的恶意,袁弟来那话里的阴阳怪气,她还是听明白了。

    诧异的看了袁弟来一眼,喜宝忍不住说:“妈会好起来的,多喝热水,病就会好了。”

    于是,臭蛋刚停顿的身影,又再度倒了一杯热水,小心翼翼的送到张秀禾跟前:“多喝热水,病就会好了。”

    张秀禾:………………

    别说张秀禾完全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袁弟来也是如此,哪怕明知道臭蛋是个傻的,她还是被气得不行。至于喜宝,反倒没咋放在心上,毕竟在她看来,闺女啥的,本来就是白眼狼。

    气得不行,又不知道咋反驳,袁弟来面红耳赤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张秀禾忍不住说了一句:“我好像听到扁头在哭,弟妹你不去瞧瞧?”

    袁弟来冷着脸拧过身子就走。

    万万没想到啊,当天晚上,她就病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