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045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45章 第04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45章

    对于孩子们来说, 过大年真的是最开心的事儿, 除了玩和吃外,还有压岁钱!!

    正月初一,当大人们还在忙活时, 小孩子们完全不用人催, 就早早的起床穿衣跑出门来,跟上学时候那简直就是两个极端。这年头, 家里的孩子又多得很, 不一会儿,各家各户就只听到孩子们吵吵嚷嚷的声音了。

    要是家里条件稍微好些的,还会给孩子们做件新衣裳, 或者将旧衣服改改,给孩子套上, 再不济也会给做一双新鞋子。毕竟, 新年新气象,老祖宗传下来的习惯,不是一句“不能搞封建迷信”就能彻底抹消的。唯一叫家里老人难过的是, 祭祀全部都被取消了, 就连年前的祭灶神都没了,还是赵红英偷偷的拿了糕饼意思了一下,还不敢跟小孩子们说, 唯恐他们一时不查说漏了嘴。

    伴随着天色彻底大亮, 早饭也端上桌了, 老宋家的条件是真不错, 加上又因着这边的习俗里,正月最好是顿顿吃饺子,这一整个月是做不到,可初一还是没问题的。

    等喜宝他们结伴奔到了堂屋时,桌上已经摆满了大小碗碟。

    老宋家的人更喜欢吃汤饺子,每个人碗里都盛了大半碗饺子汤,还有数个翻滚着的胖饺子。

    “赶紧吃,吃完都出去玩,别待在家里碍事儿。”赵红英一点儿也不稀罕孩子们帮着干活,主要是家里人手够,再一个,她一直认为,既然还在念书就不算是劳力,等读完书出来,自然有干不完的活儿。

    赵红英一声令下,全家除了袁弟来之外,都埋头苦吃。

    饺子是年前就包好的,特地拿到室外给冻住了。大冬天的,也就只有这个好处了,哪怕提前备好的食物,放个十天半个月的都不带坏,倒是省事不少。

    正月初一这顿饺子,是难得的白菜猪肉馅儿,皮薄馅儿多,横竖都是自家人吃,犯不着这么抠抠索索的。不过,就算再怎么大方,里头的肉馅儿也不多,还在滋味相当不错,连饺子带汤的,满满一大碗下去,既饱了肚子又热乎了身子。当然,要是还不够就去灶间自个儿盛,赵红英坚信,初一一定要吃饱,不然接下来一年都得饿肚子。

    这个说法虽然没有任何依据,可家里人还是很愿意听她的。

    呼噜噜的吃完早饭,几个孩子刚要冲出堂屋,张秀禾特地叫住了臭蛋,问他:“给你放床头的衣服咋没穿呢?”见他一副迷茫的样子,她又添了一句,“你早上起床,看到枕头边的衣服了吗?咋不穿呢?走,我给你换去。”

    臭蛋乖乖的跟着“妈”走,回到屋里,脱掉了已经脏得很的旧衣裳,换成了崭新又合身的棉袄。

    张秀禾边给臭蛋换衣裳,边忍不住在心里抱怨着。臭蛋这孩子,虽然不及喜宝在家里受宠,可因为先前袁弟来养得很是精细,加上模样确实可爱讨喜,永远都是一副干干净净的样子。可那却是先前的事情了,自打袁弟来知道臭蛋傻了,又恰好得知自己又怀孕后,就再没理会过臭蛋。也是从那一天起,臭蛋除了洗脸洗脚外,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没换过。

    其实,乡下地头换衣裳也不是那么勤的,加上这会儿是冬天,连着大半个月都穿同一身衣裳也不算太过分,问题在于,臭蛋先前养得太精细了,一直都是白白净净的孩子,冷不丁的浑身上下都脏了起来,别人也就算了,反正张秀禾看着就难受。

    正好,她想起早几年赵红英给了她一大块处理布,当时是叫她给毛头做两身新衣裳的,结果衣裳倒是做了,穿在毛头身上那叫一个惨不忍睹。要是光难看也就算了,关键毛头还不干,又哭又闹的非要他的麻布袋子。那两身衣服就一直被她搁在箱子最底层,想着万一自己又怀了呢?

    结果,毛头过年都七岁了,她的肚子却再没有过动静。刚好前段时间收拾东西,她把簇新的衣裳翻出来修修改改,又衬了棉花进去,做了一身新棉袄。

    “瞧,咱臭蛋多好看呢!”张秀禾越瞅这个便宜儿子越欢喜,先前婆婆还怪她的手艺不佳,这才把毛头弄得越来越丑了,可现在证明了她的手艺就算不如县里的裁缝,起码还是过得去的,臭蛋穿了她做的新棉袄,不就好看极了?

    “妈给我新衣服穿。”臭蛋圆润白皙的小脸蛋上满是喜悦,嘴角弯弯的往上翘,搂住张秀禾就是好大一口亲香,“臭蛋最喜欢妈了!”

    “去玩吧。”张秀禾把臭蛋领到外头来,特地叮嘱毛头,“看好弟弟妹妹,别给弄丢了。”

    毛头瘪了瘪嘴:“那可不容易,谁叫臭蛋最不听话最爱闹腾呢?皮猴子!”

    张秀禾不乐意了:“你咋老说臭蛋皮?我看臭蛋就挺乖的,让他干啥就干啥,让他乖乖坐在我旁边,就没瞧见他跑过一次。毛头……”她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你是不是不想带弟弟玩,这才老说他皮?”

    “他就是皮!”毛头气得嗷嗷叫,“妈你不信问喜宝,臭蛋老是往外跑,一眨眼就不见了!”

    喜宝在旁边拼命的点头:“哥哥说的对,臭蛋老跑,‘呲溜’一下就没人影儿了。”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奇怪了,为啥臭蛋在妈身边就不跑呢?

    没等喜宝想通,那头强子和大伟已经往外头冲了,还高举着两分钱,回头叫弟妹:“快走啊,咱们去供销社买小炮仗放!”

    春丽几个也不敢独自去,她们本质上还是胆小的,总觉得平时在队上就跟在自家一样,出了生产队就是别人的地头了。至于炮仗,她们都不喜欢,还不如多买两块糖,好歹能甜甜嘴,比只能听声响的炮仗好多了。

    因为糖块也是去供销社买的,春丽也招呼弟妹:“走走,咱们去买糖吃。毛头喜宝,走了!”

    供销社其实也不算特别远,但是这俩小的没独自出过生产队,连路都不认识呢,当然要跟着哥哥姐姐。

    摸了摸口袋,把里头的压岁钱掏出来看了看,毛头和喜宝立马手拉着手跟了上去。

    留下臭蛋一个人:…………!!!

    臭蛋突然悟了,转身就往灶间跑,白嫩嫩的小手伸出来,手心朝上对着赵红英:“奶,我的压岁钱呢?哥哥姐姐都有,我咋没有?”

    赵红英默然的看着他,这咋傻了?她瞅着是一点儿也不傻,瞧瞧说话多利索啊,居然还知道先把压岁钱给妈,回头再来要一份……哪里傻了?!

    “我昨天给你了。”赵红英才不惯着他,毫不留情的戳破了真相。

    可臭蛋不相信啊!不对,应该是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没!没没没!”臭蛋掏了掏口袋,甚至把口袋整个儿都翻出来了,里头当然啥都没有,因为这身新棉袄就是刚刚才换上的,能掏出啥来?“奶你看,没有。”

    两手一摊,臭蛋要说无辜就有多无辜,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奶,没一会儿眼底里就冒出了水雾来:“奶,哥哥姐姐们都有,我为啥没有呢?没有……”

    “停停。”赵红英也是服了这个孙子了,这要是别的时候也就算了,正月初一的,她可不想把孩子弄哭,而且她也看明白了,这孩子还真不是装傻。

    准确的说,他不装也傻。

    又摸了一分钱出来,赵红英给放到了他手里,叮嘱道:“看仔细了,压岁钱给你了,别等下又来要!”

    臭蛋抽了抽鼻子,眼底里的水雾瞬间褪了个一干二净,脆生生的答应了一声,一个转身就直奔张秀禾而去:“妈,给你。我以后赚很多很多的钱,把钱都给妈!”

    张秀禾很想当着赵红英的面,诅咒发誓这话真的不是她教的。不过,很快她就想明白了,不是她教的,那还能是谁教的?当然是西面门窗紧闭的屋子里躺着那人教的。

    然而,这事儿并未就此结束,臭蛋上交了压岁钱,又仔细回味了一下刚才吃到的饺子,紧接着……

    蹬着小短腿颠颠儿的奔到了赵红英跟前:“奶!我的压岁钱呢?”

    赵红英:………………滚犊子!!

    跟个傻子能计较啥呢?赵红英没有再给压岁钱,也没有骂他,而是转身抓了一把南瓜子,教他吃瓜子。

    臭蛋不会嗑瓜子,他只会费劲儿的咬一口,再用两只小胖爪爪帮忙剥瓜子。一把南瓜子统共也就二十来颗,全给他揣到兜里了,他就这样跟在张秀禾身边,老老实实的低头剥瓜子,一剥就是一整个上午。

    张秀禾洗好碗回头一瞅,他在剥瓜子,等收拾好了灶间又回头一瞅,他还在剥瓜子,完全是一副乖巧到不得了的样子,没有一丝一毫想要逃跑的迹象。

    果然,什么臭蛋不乖爱闹,全都是毛头那小子在瞎扯淡!!

    ……

    被亲妈按上了瞎扯淡名头的毛头,正拉着喜宝走在田埂上,一路往公社那头去。

    最前面是强子和大伟,这俩仗着人高腿长,哪怕没跑步也走出了老远,气得春丽一直在后头叫他们慢一点,还威胁不听她的,回头告诉妈、告诉奶。

    强子特别无奈,偏他就吃这套,只能连连放慢脚步,好叫短腿弟妹跟得不是那么吃力。不过,他也没那么老实,虽然放缓了步子,却还是忍不住回头挑衅:“看看梅子、芳芳,还有喜宝,都是当妹妹的,就你脾气最坏,见天的说要告状!”

    “告状咋了?你还是咱们家最大的呢,每回一出来玩,眨眼就跑没了影子,你是臭蛋还是咋了?”春丽牙尖嘴利的,一张口就怼了她哥一脸。

    旁边的春梅和春芳也立挺姐姐。

    “大哥最坏了,回头我也告诉妈,你一跑出来就不管我们了。”

    “我哥也坏,他俩都坏,还是丽丽姐最好了。”

    无辜躺枪的大伟回头瞅了他亲妹一眼,最终还是败退在了妹妹的瞪视下。得了,跟个黄毛丫头计较啥呢,赶紧去供销社买了炮仗才是正经事儿。

    大伟倒是想得开,主要是他已经习惯了家里弟妹不好惹了,可强子憋屈啊,哪家大哥当得跟他这样,被亲妹管着,还要被亲弟捅刀。

    想到这里,他特地撇下大伟,返身就往后头跑,一直跑到毛头身边,拿胳膊蹭毛头的脑袋:“你这是咋了?今个儿就没吭过一声。哦,我不知道,你一定是不高兴了,因为妈更喜欢臭蛋不喜欢你!”

    “是啊,妈最喜欢臭蛋了,谁叫臭蛋最傻呢?妈第二喜欢的就是大哥你了。”毛头面无表情的拉着喜宝走,还回头问喜宝,“我说的对不?”

    喜宝连连点头:“对,妈最喜欢臭蛋,第二喜欢大哥。”顿了顿,她又跟着无意识的补刀,“妈跟奶不一样,奶只喜欢聪明的。”

    奶只喜欢聪明的,妈跟奶不一样,所以由此可知,妈只喜欢傻子。再联系上刚才毛头那席话,强子啥都没说,默默的加快脚步,走到了前头,继续跟大伟并肩而行。

    “哈哈哈哈你这不是自个儿找事儿吗?”然而,大伟也没放过他,“你是不是在心里想,这么多弟弟妹妹里头,还是臭蛋最好?”

    强子就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不说。

    供销社的路略有些远,主要是几个小短腿拖累了进度,加上冬日里不好走,等他们到了供销社时,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了。好在,供销社的门开着,并且人还不少。

    人是不少,放眼过去全是小孩,起码有三四十个。

    这年头,每对夫妻最少也有两个孩子,生了七八个的都是常事。对了,就说喜宝他们班的那个李继伟,家里光是亲哥哥姐姐就有足足十一个,堂兄弟姐妹就更多了,平时在学校里吼一嗓子,呼啦啦的就能出来一大帮子人,放学的时候尤为气派。就算没那么会生,像老宋家人丁也不算少了,除了在家里没出来的臭蛋,出来的这些加一道儿也有七个了。

    正好凑一撮葫芦娃。

    供销社里,小孩崽子们都高举着压岁钱,这个说要买糖块,那个说要买炮仗,还有人眼巴巴的看着气球……反正一个两个的都揣了钱,虽然多半都是一两分钱,可也足够过过瘾了。

    强子和大伟这会儿倒是有做哥哥的样子了,叮嘱春丽看好几个小的,他俩仗着人高马大二话不说就挤了进去,掏空了身上的钱全买了小炮仗。回来又问几个弟妹想要啥,他们再进去买。

    春丽早就想好了,全买糖。春梅和春芳素来跟她学,干脆也全部都买了糖。

    “你俩呢?”强子问喜宝和毛头。

    喜宝高举着硬币:“糖!跟姐姐一样。”

    毛头则作出一副思考者的样子,黑黝黝的脸上满是沉吟和冷静:“你先给她们买,让我仔细想想。”

    “得了得了,你慢慢想。”强子看他这样就忍不住牙疼起来,因为他这副样子像极了曾校长,不是说模样像,而是神情一般无二。当下,强子不管他了,转身跟大伟一起再度挤开一帮小孩,直接冲进供销社。

    这年头的钱购买力是很足的,一分钱能买一小盒洋火柴,或者一支中华铅笔,或者一大张泛黄的纸,拆开来可以订两个小作业本。还能买三块硬水果糖,或者三个小炮仗。

    喜宝眼巴巴的瞅着哥哥们冲进供销社,很快就给她带出来一包糖。

    硬水果糖是没有外包装的,要几块就拿桑皮纸包起来。为了方便妹妹分糖,强子特地叫人家分开来装,给喜宝的就是一包九块硬水果糖。

    “哥哥吃。”喜宝第一时间先抓了一块塞到了毛头嘴里,又给自己掂了一块。回头看姐姐们都吃上了,两个哥哥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又给两个哥哥各分了一块。

    强子和大伟笑眯眯的接受了,强子还特别嘴欠的去气春丽:“看见没?这才妹妹呢,你还是我亲妹妹,就只会告状!”

    春丽扭头看喜宝:“回头你去跟奶告一状。”

    “告什么?”喜宝一脸纳闷。

    “就告诉奶,前头放假半个多月,强子哥的寒假作业一个字都没有写。”春丽想了想,又说,“大伟哥也没写,等过完元宵开学了,他俩一准会挨老师骂,兴许又要被打手板了。”

    喜宝认真的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

    强子还在愣神,然后就遭到了大伟的毒手。大伟嗷嗷叫的掐他脖子:“你说你惹丽丽干啥?!我看啊,丽丽长大以后肯定是个特别严厉的老师,还是教导主任的那种!”

    “那不挺好的?”喜宝边吃糖边含含糊糊的说着,“最好能像曾校长那样,当个校长!”

    春丽也觉得挺好的,姐妹几个开开心心的边吃糖边闲聊,完全无视掐架的那俩人。

    等强子和大伟闹够了,这才想起毛头还在思考中,到底是亲弟弟,强子不忍心他白跑一趟,就问他:“你到底想要买啥?不然我领你进去看看?”

    “好。”毛头一口答应。

    莫名就领了份苦差事的强子,硬着头皮把毛头弄进了供销社里。又过了好一会儿,哥俩才挤出人群,不同的是,强子一脸欲哭无泪,而毛头却是高高兴兴的。

    大伟问:“你咋了?他买了啥?”

    强子苦着脸瞅了眼已经手拉手往回走的弟妹们,无限哀怨的说:“他全买了糖!”

    全买了糖……

    可既然要买糖,何必思考那么久呢?还害的他差点儿没被挤成肉饼。对了,还要挨白眼,供销社里头的人看他就跟看故意捣乱的人一样,太气人了!

    抱怨之后,他们还是得把这群小萝卜头领回家去。

    压岁钱只有那么点儿,花光就没了。而用压岁钱换来的炮仗,更是用得贼快。都还没到中午呢,强子和大伟就都两手空空了,蔫头蔫脑的回了家。

    春丽几个还是留了糖块的,舍不得一口气吃完,特地藏在衣兜里,算着每天吃一块,能吃好几天呢。

    喜宝到底年纪小,藏不住吃的,在供销社门口她就去了四块,剩下的五块糖,回家后奶一块、妈一块、臭蛋弟弟再一块。等到吃午饭时,她就只剩下了两块糖。

    毛头:…………九块糖,一块都不少!!

    欢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尤其是有糖吃的日子。没过几天,小姑娘们就把糖给吃完了,这时候,毛头才舍得把糖块拿出来,当着哥哥姐姐的面,喂自己和喜宝吃糖。

    “好吃吗?”

    “好吃!”

    哥哥姐姐们好想揍毛头,可最终还是默默的散去了。眼不见心不烦,换成毛头就是,看不见毛头就不会馋糖了。

    ……

    不知不觉间,正月就过去了一小半,眼瞅着马上就要到元宵了,外头也没那么冷了,这天晚上,张秀禾向赵红英提出,要带孩子们回一趟娘家。

    其实,尽管这一带的规矩里头,出嫁的女儿是要每年回一趟娘家的,可真实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别的就不说了,赵红英独一个闺女,就是三五年才回队上一趟的,毕竟过年期间也忙活啊,再说平时经常能见面的,没必要那么计较。

    张秀禾就不同了,她娘家离这儿远,家里又没自行车啥的,去一趟真不容易。前几年正好冬天特别冷,正月里也一直在刮风下雪的,她索性就没去,唯一去的一趟还是去年那会儿,那也仅仅是她和宋卫国两人去了,一个孩子都没带。可她今年就想着,是不是把孩子们都带回去,她爹妈年岁倒是不大,可她爷去年身子骨就不行了,谁知道还能见几面呢。

    对此,赵红英完全没意见,只说:“去吧,叫喜宝跟着芳芳,臭蛋让大伟领着。”

    王萍正月初三就回去了一趟,也带上了两个孩子。这会儿听了婆婆的话,忙接口说:“大嫂你放心吧,大伟还是挺靠得住的,不会叫臭蛋丢了的。”

    张秀禾很想问,她为啥要不放心?臭蛋那么乖那么听话,让他坐在小板凳上,他能半天不挪窝,比毛头那熊孩子好带多了。

    不过,最终她还是笑着谢过了王萍,这会儿她完全没有意识到,第二天会发生多奇葩的事儿。

    ……

    第二天一早,张秀禾就准备好了一切,高声唤:“强子丽丽梅子,咱们要去外婆家了,毛头呢?”

    强子他们仨大点儿的,很快就位了。至于毛头,虽然稍微慢了一步,不过没一会儿也过来了,只是……

    黑黝黝的毛头走在前头,屁股后跟着两个白胖的小肉团子——喜宝和臭蛋哒哒哒的跟了上来,特别的主动自觉。

    张秀禾生生的被噎住了,下意识的瞅了身旁的宋卫国一眼,可宋卫国比她还懵逼,完全不知道该咋办才好。

    就在这时,毛头已经熟练的拉过弟妹,左手牵着喜宝,右手牵着臭蛋,仨小只分别是:白、黑、白。就这么跟在了哥哥姐姐身后,等着一起出门。

    “都带去都带去,叫我清静一天。”赵红英袖着手站在屋檐底下,“大伟,你带着芳芳出去玩,到饭点再回来。”

    得了,老太太都发话了,赶紧走呗。

    两个大人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一连串的小萝卜头,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往张家走去。

    张家离得远,有一段还是山路,好在强子几个都大了,需要抱过去的只有喜宝和臭蛋。你说毛头?他四岁的时候就能上树下河,区区山路怎么可能难得倒他。

    等好不容易走到了张家所在的生产队,看到他们一群大的小的过来,就有人风风火火的跑去报信了。

    老张家门口,张母一脸喜色的伸长脖子张望着,一瞅见女儿女婿的身影,就先高声唤了起来:“秀禾、卫国!哟,孩子们都来了?强子……”

    一群人已经走到跟前,张母突然卡了壳。

    这人数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吧?

    尽管闺女一年都未必回一趟娘家,可那是她亲闺女呢,生了几个孩子,她还能不知道?大外孙强子是她最熟悉的,毕竟最大也来得最多,后头的春丽春梅小姐俩也来过,有几年没见面了,是变了不少,可大致的样子还在,而且俩外孙女长得很像闺女。问题是最后那仨。

    白、黑、白。

    仨小只自打进了生产队后,就又恢复了平常的习惯。毛头走在正中间,左右各是喜宝和臭蛋。

    这话要咋说呢?毛头本来就很黑了,偏偏他还没这个自觉,非要把自己挤在喜宝和臭蛋的中间,这直接导致,他在外人眼里又黑了至少两个色度。

    那头,张母还在发呆,张秀禾已经走到了她跟前,激动的抓住了她的手,红着眼圈叫了声“妈”。

    张母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说:“走走,进屋说,屋里暖和。”可目光还是忍不住往后头那仨小只身上落。

    等几人进了屋,强子因为早些年就跟外婆家的表兄弟们混熟了,压根就没进堂屋,直接就跟着一块儿疯去了。春丽也认识几个表姐妹,倒是春梅有些害羞,一个劲儿的往姐姐身后躲。至于毛头……

    “呔!”毛头二话不说,戏精上身,给目瞪口呆的表兄弟姐妹们来了一出现场版,唱的还是年前那一出,就是他妈上台领取先进社员,以及赵建设大队长鼓舞大家来年更努力的事儿。

    张家人:………………

    不忍看毛头那辣眼睛的表演,张秀禾赶紧拽着她妈进屋:“别管他了,咱们先进屋,我有好些话要跟你说呢,妈!”

    “你们先进去,我去收拾这小子!”宋卫国好气啊,他决定不打扰媳妇儿跟丈母娘叙旧了,直接转身就把毛头轰出了张家的门。然而,毛头一走,其他的孩子们也立马跟了上来,还有人提议去坝子上唱大戏,气得宋卫国差点儿没忍住揍孩子。

    眼看好戏散场了,张母颇为不舍的进了堂屋。她们都没有留意到,一个白团子也乘机窜进了堂屋。

    “妈!”臭蛋一把搂住了张秀禾的腰,仰着头委屈巴巴,“不要毛头哥哥,要妈!”

    “行行,那你坐这儿。”顺势把臭蛋安置好,张秀禾这才认真的打量起她妈来,“妈,你气色还不错嘛。队里去年收成好吗?家里过得咋样?”

    “好,都好。”张母完全没心思说自己的事儿,横竖年年都是一样的过法,有啥差别?她只想问孩子的事儿。

    像是看出了亲妈的想法,张秀禾主动介绍起了臭蛋:“这是臭蛋,大名宋涛。是我那傻妯娌生的,老三家的。跟喜宝的情况差不多,她又不要了,倒是叫我又白捡了一个。”顿了顿,她特地添了一句,“这孩子脑子不大好,记不住事儿,也怪先前毛头不好,哄了他,他居然真就信了。”

    张母听的是一头雾水,喜宝那事儿,先前她听闺女提过一嘴,可说的不是奶水不够,这才抱给了她闺女。再说了,小丫头片子能跟儿子比吗?当然,要她说,只要是亲生的,哪怕是个闺女也是心头肉,除非家里真的揭不开锅了,不然哪里舍得送人了?

    “你慢慢说,从头跟我说。”

    横竖时间有的是,张秀禾索性就从臭蛋被查出记不住事儿开始说,说到袁弟来差点儿没哭疯了,又说巧不巧刚好叫袁弟来查出又怀上了,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几乎就是喜宝当初的翻版。唯一不同的是,喜宝略长大点儿后,是交给赵红英带了,可很明显,赵红英对臭蛋兴趣缺缺,这孩子连晚上都睡在她那屋了,真就跟她生的一样。

    说话期间,臭蛋一直乖乖的坐着,为了避免他听懂,张秀禾都是用“这孩子”来代替的。臭蛋连别人叫“宋涛”,他都不知道是谁,更别提这种刻意的指代了。

    “这不挺好的吗?”张母完全没发觉臭蛋有啥问题,白白净净的孩子,五官长得还格外秀气。不过,看着也的确不像是老张家的孩子,毕竟张秀禾本身的模样也是平平,看她亲生的春丽春梅姐妹俩就知道了,不算丑,却也真的谈不上好看。至于强子和毛头,都是长相偏向于宋卫国的,只是毛头更丑了点儿,外加黑得离谱。

    “哪能随随便便就给看出来了?真要那样,咋会连着五年了,一点儿都没察觉呢?”张秀禾也是感概。

    说真的,她对喜宝是因为这么多年下来,处着处着就有了母女情分。可对于臭蛋,最开始是同情,后来则是被这孩子给彻底拿下了,实在是太讨人喜欢了,咋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呢?

    想到这里,张秀禾就冲着臭蛋招手:“来,臭蛋叫外婆。”

    “外婆。”臭蛋甜甜的笑了,露出了两个小小的梨涡。

    “乖,外婆给你拿花生吃。”张母特别喜欢小孩子,哪怕再淘气,她瞅着也欢喜,更别提像臭蛋这样乖巧可爱惹人疼惜的孩子了。抓了一把花生给臭蛋,她就看着臭蛋特别有礼貌的跟她道了谢,心下愈发的疼上了。

    叫臭蛋坐在小凳子上慢慢吃,张母忍不住说:“这么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弟媳也是真舍得。先前闺女就不说了,横竖也没亲自带过,这孩子都带了……多久了?五年!”

    “是啊,我才带了他个把月,这就心疼上了,他亲妈真的是……算了,不管她了,我倒是要看看她将来会咋样。”张秀禾很不喜欢袁弟来,打从一进门就烦上了,最开始只是看不惯她那种小家子气的做派,后来又觉得她那人特别假,做人做事都不利索,再往后就不用说了。

    “到底是一家子,你婆婆没出面说,你也别多管闲事儿。现在年代不同了,不讲究长嫂如母了。你就算是当嫂子的,也没这能耐管弟媳。”张母生怕闺女吃亏,忙细细叮嘱着,“那你现在要带六个孩子?吃得消?”

    “有啥吃不消的,横竖前头生的那几个都大了,平时上学不见人影,放假了更是见天的往外头跑,叫都叫不住。后头仨小的,自个儿就能玩得很好。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婆婆在吗?她把喜宝当成心肝宝,哪里用得着我来照顾。吃饭啥的更不用愁,反正是一块儿生火做饭的。”

    张秀禾一点儿也不理解袁弟来,小孩子本身就是婴儿时期难带,臭蛋都已经养到五岁了,还愁啥啊?偏偏就冷不丁的舍弃不要了,这人是不是傻?

    母女连心用在张母和张秀禾身上倒是挺合适的,同样的想法也在张母心头升起,甚至她还想到个事儿,一个没忍住就笑了起来:“秀禾,你那弟媳,不就跟那熊瞎子掰玉米棒一个样儿?熊瞎子是掰一个扔一个,忙活半天才得一个。你那弟媳……”

    “她是生一个丢一个,再生一个再丢一个。”张秀禾很是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摊上这种妈也真是造孽啊!

    亏得喜宝打小就没跟在亲爹妈身边,对老三俩口子的感觉,就跟对老二俩口子一般无二。至于臭蛋,就他那破记性,保不准等袁弟来开春后出来了,一瞧,不认得喽!

    把这想法一说,张母差点儿没笑疯过去,她之前真的是懵了,知道闺女生了四个娃儿,可这些年来,两家走动不多,最小的那个外孙一直都没能亲眼瞅过。她刚才看到臭蛋一口一个妈,叫的那么亲热,还以为这个是亲的,外头那俩一黑一白才是捡的。结果……

    等等,也就是说,刚才那个黑得跟蜂窝煤似的小男孩儿,是她亲外孙?!

    笑声戛然而止,张母赶紧搂住臭蛋压压惊。正好张家其他人听到信儿回来了,张母索性不提刚才那一茬,挨个儿的给臭蛋介绍起来。

    这是你外公,这是你大舅,这个叫大舅母,那个是你二舅……

    一连串的叫下来,臭蛋直接晕菜了,他连自家人都没认明白了,指望他记得外婆家的一大群亲戚?太为难他了。

    幸好,张家人也同样觉得太为难人家五岁孩子了,叫过就算了,完全没指望他能记住。不过,这孩子瞧着真喜庆呢,白净好看不说,关键是太乖了,让他喊人就喊人,给他吃的就说谢谢,别提有多讨人喜欢了。回头大人们聊起来了,他就端了把小凳子往张秀禾脚边一放,挺着小身板两手放膝盖,乖乖的坐好一动不动。

    回头,张母无意间提到臭蛋脑子不大好,毫无意外的遭到了全家人的反驳。

    咋就脑子不好了?这孩子瞧着多乖呢!

    不傻,哪里傻了?瞧瞧,一脸的聪明相。

    他要是傻子,那咱们生产队还有聪明娃儿了?别全是一帮二愣子二傻子。

    至始至终,臭蛋都萌萌的看着他们,成功的俘获了老张家一众长辈的心。等强子几个疯玩了一圈回来吃饭时,莫名就发现臭蛋成了老张家的新宠。

    多好的孩子啊,一看就是老张家出来的!!

    宋卫国:呵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