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04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42章 第04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42章

    知道今个儿是发放成绩单的日子, 袁弟来早不早的就等在了家门口, 好不容易瞅着远处有人影过来了,仔细一看却是毛头和喜宝,她忙高声问:“臭蛋呢?咋没跟你们一道儿回来?”

    俩小只跑到跟前, 喜宝说:“臭蛋一放学就跑了, 强子哥追上去了。”毛头这时也从书包里掏出了成绩单和卷子,一股脑的塞到了袁弟来手里:“三婶, 给你。臭蛋的, 我怕他给弄丢了,搁我这儿了。”

    袁弟来倒不担心臭蛋真给丢了,毕竟队上就那么大点儿的地方, 臭蛋又不是头一回跑丢了,再一听还有强子跟着, 她就更放心了。只是接过了成绩单和卷子, 她却愣住了。

    队上自打建了小学以后,读书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可搁在十几二十年前, 愿意送孩子去公社小学念书的, 实在是寥寥无几。袁弟来没这个福份念书,所以她是不识字的,可就算再怎么样, 看着几乎空白一片的卷子, 她也傻眼了。又见俩小只往院子里冲, 她忙拉住了喜宝, 问:“喜宝,这上头写了啥啊?”

    喜宝都不用瞅,就知道上头写了啥,毕竟刚才在教室里她盯着成绩单瞅了半天:“那个卷子上写了个‘宋’,成绩单上老师写了语文零分、算术零分,还有‘建议退学,两年后再上’。对了,最后面写的是‘正月十六开学’。”

    听到前头时,袁弟来心下就大叫不妙,等听完全部的话,她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没念过书不代表完全不知道学校的情况,毕竟家里孩子那么多,尤其强子和大伟刚上学那会儿,她还好奇的问过不少事儿,后来更是知道强子和大伟成绩不好,小学六年一次都没考及格过,当然初中也一样。可再怎么样,人家也没有惨烈到拿个零蛋回家吧?

    她还想再问两句,正好这时,强子逮着臭蛋回来了。

    看到袁弟来,强子比见着了亲妈还亲切,赶紧把臭蛋往前一推:“三婶儿,我把臭蛋给逮回来了,你自个儿看着哟!”又看毛头和喜宝望着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瘌毛头你真是好样子的,这么坑你亲哥?喜宝你还帮着他一起坑我!”

    喜宝笑嘻嘻的拉着毛头往堂屋去了,毛头更是冲着他亲哥扮了个鬼脸,气得强子立马撵上去收拾他们。

    几个孩子打闹了起来,家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然而,袁弟来的心中却拔凉拔凉的,她期待了半年光景,尤其在曾校长当着她的面夸赞了毛头和喜宝后,她就更拧上了,平日里是没咋表露,就等着期末考试,盼着臭蛋能给自己长长脸。

    结果……

    “臭蛋,你说这是咋回事儿?”袁弟来忍不住语气急躁了点儿,一叠声的追问着。

    臭蛋一脸的茫然,不过看到亲妈他还是很高兴的,忙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妈!”

    “我问你,你咋考成了这样?零蛋!”

    “妈,我饿了。”臭蛋伸手抱住了袁弟来的胳膊,“饿啊,啥时候吃饭呢?妈……”

    要说赵红英一贯拿喜宝没辙儿,那么臭蛋就是袁弟来的克星了,见他这样,袁弟来只能先把卷子和成绩单收好,领着臭蛋去灶间找吃的了。

    这要是搁在前几年,就算家里不缺口粮,赵红英不会叫袁弟来随便动粮食的,就怕她揣着往娘家送。不过最近几年里,倒是没这个顾虑了,袁弟来彻底跟娘家闹翻了,别说送粮食了,就算偶然在田埂上碰着了,两边都跟没瞧见一样,谁也不搭理谁。也因此,袁弟来想私底下给臭蛋开个小灶啥的,家里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横竖都是自家的孩子,吃点儿就吃点儿呗。

    临近过年,灶间还真有不少好吃的,袁弟来心里揣着事儿,也懒得鼓捣那些麻烦的,瞅着早饭还剩了几个红薯饼,就给贴锅边上热了热,掰了半个给臭蛋:“等下就吃午饭了,少吃点儿垫垫肚子。”

    有的吃,臭蛋高兴极了,也不管其他的,捧着温热的红薯饼就跑出了灶间。袁弟来原本还想多问两句的,见他又跑出去玩了,到了嘴边的话打了个转,高声唤道:“你别出门,就在院子里玩!”

    这回,臭蛋倒是听明白了,他转个身就往堂屋跑了。

    留在灶间里的袁弟来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枯站了会儿,听到外头的闹腾声越来越大了,知道应该是其他几个孩子也回来了,心下反而愈发烦闷了。

    她不知道的是,那头张秀禾也很烦。

    张秀禾正想趁着今个儿事情不多,又难得出了太阳,打算把褥子抱出来晒晒。结果还在收拾呢,就被俩儿子堵了个正着。

    毛头先跟张秀禾抗议:“哥他说话不算数,早上才答应了会帮着看臭蛋的,这才过了多久,他就反悔了。骗人是小狗!”

    强子也不乐意:“那我不是不知道臭蛋那么烦吗?他这都不叫烦了,他是麻烦。我就那么一个不留神,他一下子就窜出去了,比那兔子窜得都快。太麻烦了,我不管。”

    俩儿子堵在自己跟前,张秀禾只能把怀里的褥子再度放回到床上,双手叉腰怼道:“干啥呀?都是当哥哥的,帮着看下弟弟咋了?横竖平时你俩也是上蹿下跳的没个正经,好不容易放假了,帮大人做点事儿咋了?还臭蛋麻烦,再怎么着也没你俩烦人!”

    这下,强子和毛头都不干了。

    “我咋麻烦了?我打小就带着大伟玩,没叫队上任何一个人欺负过他!”强子大声反驳,“臭蛋应该叫毛头带着,就像以前我带大伟一样。”

    “不不不!”毛头怒了,“我要带喜宝玩,不带臭蛋。妈,你不知道臭蛋他有多烦人,每天我都要拿草绳把自己跟他绑在一块儿,尿个尿的工夫,他就能跑出学校去。还有,他从来不记得收拾课本和铅笔,每次放学铃一响,撒丫子就往外头跑,撵都撵不上,我跟他说了有一百回了,他嘴上说‘好好好’,可下回照犯不误!”

    张秀禾皱了皱眉头,说实在的,这些事儿她还真没听说过。

    其实吧,队上人家对于自家孩子都是放养着的,三岁以前盯得还紧一点儿,等三岁以后,如果恰好还有哥哥姐姐的话,那是完全松开手由着他们去疯。就拿张秀禾来说,她生的两儿两女,都是这么个教养法。也就是喜宝了,赵红英盯得紧,到了四岁以后才叫她跑出去玩。

    这还是亲生的和自个儿奶大的孩子,隔房那几个,张秀禾就更不清楚了,横竖瞧着各个都健健康康、能蹦能跳的,至于旁的,她还真没注意到。

    及至听了毛头这话,张秀禾忍不住心里泛起了的嘀咕,不过嘴上还是说:“不能吧?臭蛋瞧着不是挺乖的吗?”

    “他乖啥啊!我跟他说啥,他都说好,曾校长跟他说话,他也说好,可扭个头他就不管了,原先咋地现在还是咋地。气死个人了!”毛头鼓着腮帮子,他原本不觉得带比自己小的孩子玩有啥难的,相反,因为喜宝的缘故,他还挺得意有个小的跟在自己身后。见天的,哥哥长哥哥短,啥事儿都听他的,永远都站在他这边。

    问题是,臭蛋不是喜宝,毛头也不想当他的哥哥。

    张秀禾低头想了想,忍不住脱口而出:“该不是那回烧傻了吧?”

    “啥呀?妈,你说呀,你接着说呀,咋叫烧傻了?臭蛋他发过烧吗?”毛头不解的看着他妈,一旁的强子倒是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时,张秀禾又说:“也不是啥了不得的事儿,就是吧,那一年秋收,臭蛋大概有半年多了,他是冬天生的。偏就是秋收那会儿,臭蛋病了,夜里头烧了起来,你三叔三婶他们白天干活累了,没发觉,等早上起来一看,孩子都烧糊涂了。”想了想,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臭蛋这孩子,咋听着就像是不记事呢?这都过了五岁生日了,你四岁不到就会学人家说一车的话了。”

    毛头翻了翻眼皮,瘪着嘴说:“我又不傻!”

    “别嚷嚷的那么大声,叫你三叔三婶听到了不好。强子你也是,不许说出去。”

    “哦。”

    “知道了。”

    ……

    袁弟来本来是拿着红薯饼想分给几个孩子吃,待堂屋里的那几个都拿了半块,她见强子和毛头不在,就走了过来。结果,饼子没分出去,倒是叫她听到了这么一席话。

    很多事情,你不去想当然无所谓,可一旦有人点破了,把所有的事儿串在一起,那就吓人了。

    急急的回到自个儿屋里,袁弟来关上门趴在床上就是一通哭。

    身为亲妈,加上她对臭蛋的确是花了心思的,很多事情她比张秀禾要清楚得太多了。又想起刚才听到的那话,难不成臭蛋真的因为那次发烧,把脑子给烧坏了?如果真的是那样,她就成了罪人了。

    张秀禾之前大概是怕强子和毛头出去乱说,隐去了很多细节。其实当年的事情远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是秋收时忙碌,可那会儿她才生下臭蛋半年光景,赵红英是给她寻了一份很清闲的工种,好叫她有精力忙孩子的事儿。偏偏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愣是把清闲的活儿让给了娘家亲妈,自个儿干起了苦活累活。结果,白日里太辛苦了,晚上一下子就睡死过去,连臭蛋烧了一整宿都没发觉。等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切都晚了。

    虽然臭蛋后来被救回来了,瞧着也没啥问题,可现在呢?就算袁弟来没念过书,她也知道,一般人是不可能考出零蛋分的。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宋卫民回来了,推门问她咋了,该吃饭了。她啥都没说,只是抹了抹眼泪,出去吃饭了。

    此时,家里人都已经回来了,张秀禾和王萍也已经把午饭做好端上桌了,一家子老小围坐在堂屋大木桌旁,一面说笑着一面吃着饭。

    赵红英尤为高兴:“喜宝这回考了第一名呢,我就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回头,喜宝你好好念书,奶供你上大学!”

    “我呢我呢?”毛头不乐意了,“我也是双百分,就是把名字……写错了,曾校长叫我得了个第二。”

    “那就看你下回能写对不!”话是这么说的,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赵红英是真的乐呵。班上唯二的两个双百分全部出在老宋家,多光荣呢!

    又想到了其他孩子,赵红英问:“丽丽考得咋样?芳芳、梅子,还有臭蛋人呢?”

    臭蛋一不小心把菜拨到了地上,噗通一下跳到地上捡起来就吃,听到奶叫他了,他忙起来:“这儿!我在这儿。”

    “你考了多少?”赵红英问。

    “不知道。”臭蛋答得无比耿直,倒是春丽几个纷纷报出了自己的成绩。

    春丽语文七十一分、算术七十五分,春芳、春梅的成绩也类似。这仨姐妹也不知道咋了,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成绩就格外得稳定,从未跌出个七十分,却也从未超越过八十分。又因为强子和大伟开了个糟糕的头,哪怕她们仨始终在班里属于倒数的,赵红英也从没有责怪过。也是,起码没往家里拎红灯笼呢。

    不过,这是之前了,有毛头和喜宝做对比,赵红英沉默了,没忍心责怪,却也没法开口表扬,半晌才开口:“你们仨压岁钱跟去年一样,还是两分钱,毛头和喜宝每个拿三分钱。”

    “奶!”春丽突然凑过来,主动举报,“我哥说,要是他这回还是门门功课不及格,往后就再也不要压岁钱了。”

    强子:……!!!

    那头春芳也大声告密:“我哥也是,不及格不要给他压岁钱。”

    大伟斜眼看着他亲妹,杀鸡抹脖的做着无声的威胁,可惜春芳完全不怕,她在爹妈那头比她哥受宠多了,说完这话立马低头继续吃饭。就这样,宋卫党还生怕她噎了,忙劝她慢着点儿,没人跟她抢。

    赵红英了然的点了点头:“回头你俩的成绩单,我会管建设要的。”顿了顿,她又回到了老问题上,“臭蛋,你考了多少?”

    臭蛋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朝他奶看过去,随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两个小酒窝尤其显眼。

    毛头终于忍不住了:“奶,臭蛋他考了两个鸭蛋!曾校长说,叫他别念了,等过两年再说。”

    这话一出,臭蛋倒是笑容依旧甜美可爱,袁弟来却忍不住了,捂着脸起身跑出了堂屋。

    宋卫民愣了一下,赶紧追了出去,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

    午饭时的突发状况,并未影响到其他人。赵红英是真的无所谓,她还是认为臭蛋年纪太小了,就算已经过了五岁的生日,可当初强子和大伟都是八.九才上的学,春丽几个也都是七岁上的学。五岁的孩子懂个啥?养个两三年肯定没问题的,最起码也能考个四五十分,就跟当初强子和大伟那样。

    可袁弟来却是真的怕了,如果她没有听到张秀禾的那番话,兴许还能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偏偏,她听到了。

    就连张秀禾,回头也暗自犯嘀咕。她并不知道袁弟来已经撞破了真相,还琢磨着,啥时候去提一嘴,可这事儿又实在是不好说,难不成告诉袁弟来,我怀疑你儿子可能是个傻子?就算人家脾气再好,说这话也是纯粹找揍来着。

    倒是宋卫民劝了媳妇儿好久,也亏得临近过年不用出工了,可惜,他嘴皮子实在不灵活,劝了半晌也没啥效果,反而把袁弟来越劝越钻牛角尖了,满脑子都是“臭蛋高烧烧傻了”……

    想了半下午,袁弟来越想越害怕,到了夜里,更是完全睡不着,整宿都在想万一这事儿成真了,臭蛋该咋办,她又该咋办。等天亮了,她依然没有合过眼。

    宋卫民都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考砸了这事儿居然会给媳妇儿带来那么多的烦恼。整宿没睡啊,眼睛红得就跟兔子一样,连他都不知道该咋说了,只能一味的劝着,想开点儿,孩子还小呢。

    问题是,袁弟来她想不开啊!

    瞅着外头天蒙蒙亮了,她索性起身穿好衣服就去找婆婆了。

    这时,赵红英正在屋里给喜宝梳头发,喜宝的头发很好,又黑又亮,小时候都是稍微留长了点儿就叫赵红英给剪了的,现在瞅着喜宝大了,她就想着要不干脆留长点儿?扎个小辫子多好看呢。

    才这么想着,袁弟来就来寻她了。

    “妈,你能给我点儿钱吗?我想带着臭蛋上医院看看。”袁弟来欲言又止,没个准信儿,哪怕心里再笃定,她也不想说出儿子是傻子这种话来。可她这么含含糊糊的,赵红英咋可能答应呢?

    往窗户外头瞅了一眼,赵红英满脸的狐疑:“臭蛋这不挺好的吗?你自个儿看,他在院里蹦跶呢,都蹦跶了有半拉钟头了。”

    袁弟来抿了抿嘴,哀求的看着赵红英:“妈,你就给我点儿钱吧,我、我想带臭蛋上县里的医院瞧瞧。”

    “你到底想瞧啥?”想起昨个儿的事情,赵红英悟了,“你就死心吧,医院不给看笨病。瞅瞅我前头生的那仨,各打各的蠢,那咋办啊?还不得照样过日子?行了,你别搁这儿杵着了,不就是笨了点儿吗?爹妈都蠢,他笨点儿算啥呢。”

    眼见要不到钱,袁弟来只能弓着身子苦着脸走了出去,正好一眼看到臭蛋笑得无比灿烂的站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自得其乐,她一个没忍住,又再度落下泪来。

    一咬牙,她索性简单的扒拉了一口早饭,回头就自个儿去了县里。去县里的路倒是不难找,统共就那么一条大道,笔直往前走,哪怕雪天路滑,磨磨蹭蹭的走上一个小时,也总能到县里的。到了县里就好办了,寻了个人问路,不多会儿袁弟来就来到了县医院门口。

    因为兜里没钱,她自然没法去挂号找医生,只想蹲在医院门口眼巴巴的望着,好不容易盼到人家医生下班,她赶紧逮了个面善的白大褂,舔着脸上前问:“那个……大夫,我问你个事儿。”

    “你说。”那医生有些上了年纪,脾气倒是好,看对方一副乡下妇女的打扮,以为她是找不到地儿,停下脚步等着她发问。

    袁弟来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算起来这是她第二回到县里来,说起来也真是讽刺,上一回她是送臭蛋来县医院看病的,这一回还是因为臭蛋。

    “大夫啊,我就是想问问,小时候发烧对娃儿有没有影响啊?”

    人家医生愣了愣,直觉认为这人家里有生病的小孩子,当下就职业病上来,好一番叮嘱:“小孩子发烧可大可小,作为家长,你一定得仔细照料,千万马虎不得。我跟你说,这发烧是看轻重的,重的脑子烧傻了也是有的,孩子越小影响越大。尤其这天冷着呢,反正你记得好好照看,有条件的话,还是送医院来吧。”

    袁弟来眼圈一红,又想哭,可还是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才不是呢,我家臭蛋不是傻子,他可聪明了,打小就特别听话,长得也好看,又爱蹦跶又淘气的,他不傻!”

    医生纳闷的瞅了她一眼:“又不是不动不说话才是傻子,傻子有很多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是最严重的一种。像有些人,就是反应慢,还有人脑子记不住事儿,跟他说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说过就忘。”

    “我、我……”袁弟来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就开始哭。

    “你这样吧,啥时候把孩子抱过来瞧瞧,光听你说没个准儿。”那医生原本都有些不耐烦了,见人家哭成这样,心知家里肯定有病孩子,略缓了缓语气,劝她,“早治早好,没病看过心里也能安生点儿。”

    “好,谢谢您了。”袁弟来哭着道了谢,别看她刚才反驳得很是大声,其实心里却已经信了七八分。

    臭蛋可不就是记不住事儿吗?

    不过,这会儿她还没死心,顶着寒风回到家里,她第一时间寻上臭蛋,跟他说:“臭蛋,你帮妈一个忙,去隔壁二奶奶家借个擀面棍。”

    “好。”臭蛋依旧乖得很,重重的点头。

    转个身,他就跑了,眨眼间就冲出了院门。袁弟来擦了擦眼泪,赶紧跟了上去。

    此时的臭蛋已经出了门,他站在自家和隔壁的中间,开始思考起了严肃的问题。

    他咋在这儿呢?他来这儿做啥呢?是谁叫他来这儿的?

    “臭蛋!咱们去玩警察抓坏蛋,你来不?”不远处,几个小孩子聚在一起,冲着臭蛋招手,他们都是队上小学的孩子,不同班,有几个更是不同年级,不过无所谓,横竖都是一个队上的,大家伙儿都熟悉得很,正好缺人拉上臭蛋挺好的。最重要的是,臭蛋脾气好,怎么惹他他都不会恼,哪怕叫他一直当坏蛋,他都笑呵呵的。

    臭蛋正思考到一半呢,听到有人叫自己,立马迎了上去,脑子里还顺便把事儿给圆回来了。

    哦,原来我在这儿是等人家叫我一起出去玩儿啊!!

    可怜袁弟来就慢了两步,臭蛋已经跑远了。她站在院门口,望着远处跑得只剩下几个小点的熊孩子们,突然一个没忍住,蹲下来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万幸的是,这会儿其实已经不算早了,袁弟来跑了一趟县城,问清楚了才回来,加上冬日里天暗得很早,过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臭蛋就回家了。

    没办法,跟臭蛋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回家吃饭去了,他一个人玩不起来,加上领头的那个临走前催他回家,他想了想,决定先回家再说。

    “臭蛋你上哪儿去了?”袁弟来哭了半晌没见着人回来,就回屋歇着去了,等听到院子里有臭蛋的声音,忙把人叫进了屋,高声盘问着,“你说,你刚才到底干啥去了?我不是让你去隔壁二奶奶家借个擀面棍儿吗?你上借去了?”

    臭蛋一脸的茫然:“啊?”

    “我让你去借擀面棍儿!”

    “有吗?没有。”臭蛋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脸上除了迷茫还是迷茫。

    “你再好好想想,妈叫你干啥去了?是不是叫你去隔壁借擀面棍儿?”袁弟来急了,心口噗通噗通的急速跳着,却仍然不死心的追问着。

    可惜,臭蛋的答案依旧,他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儿了:“没有,妈你没说。”

    袁弟来原本就有些不好了,听了这话,只觉得天都塌了,脑子里“轰”的一声响,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的天啊!!”

    臭蛋吓了一大跳,赶紧改口:“妈,我这就去给你借,借、借……我这就去!”

    借啥来着?

    还没走出屋子,他已经忘了要借啥,至于去哪儿借就更迷茫了。

    等他出了院门,脑子里已经迷糊上了——好像妈叫他干啥来着?

    等再外头转了一圈——我为啥要待在这儿?

    “臭蛋!”愤怒的毛头从不远处冲到他跟前,二话不说一把拽了他的手腕,“走!”

    臭蛋好奇怪啊,毛头哥哥好像生气了,为啥要生气呢?

    毛头当然要生气,晚饭都摆到桌子上了,臭蛋这小子又冲出去了。虽然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可半年里养成的习惯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毛头看到这一幕,脑子还没转过来,人已经跟着冲出去了。还好,到底是叫他给逮回来了。

    怒气冲冲的把臭蛋拽回了家,毛头把人往院子里一推,然后返身就把院门给栓上了:“你跑啥跑?都要吃饭了你还往外跑,去堂屋!”

    这一回,臭蛋没有跑,他一眼就看到亲妈坐在自家那屋门口哭,忙蹬着小短腿跑过去:“妈,你咋坐在地上啊?你为啥要哭啊?”

    袁弟来:……………………

    费了点儿力气,赵红英终于弄明白了前因后果,接着她也傻眼了。

    真没想到啊,没想到家里那么多傻子,居然还能出个更傻的。先前见臭蛋写不出自个儿的名字来,她还当孩子年岁太小了,结果却是真的傻了?小时候发高烧,把脑子给烧坏了?这话还不是袁弟来瞎掰的,是问过县医院里的医生?

    别看平日里赵红英看不上袁弟来这个儿媳妇儿,可说真的,在这件事情上,她还是很信任袁弟来了,明显当亲妈的不可能这么咒自己的孩子。

    可这事儿……

    “要不我去问问曾校长?好歹人家是从大城市里头来的。”赵红英懵了好一会儿,决定去咨询一下有文化的人。

    说干就干!

    等赵红英去了曾校长家把事儿一说,人家曾校长也没辙儿,他是真没想到臭蛋原来是这么个情况,不过既然赵红英问了,他也尽量给出了建议。

    “要我说的话,这孩子年纪是小,一般城里的孩子都是七岁上学,咱们队上多半都是八岁九岁的。我还是建议,你给领回去养两年再说。”

    再一想,他又劝道:“其实吧,读书也不是唯一的出路,你看知识分子不都下乡了吗?连高考都已经取缔了,真没必要一门心思放在这上头。”

    赵红英听明白了,这是在说臭蛋不是读书的料:“唉,也对,大不了就跟他爹妈一样,种地呗。”照袁弟来那说法,臭蛋应该只是记不住事儿,又不是只会流口水啥都不懂的那种傻子,倒也不至于太绝望。

    正想走人呢,赵建设跑了过来:“姑啊,还真是你,我还以为宏斌那小子又唬我呢。呶,这个给你,强子和大伟的卷子成绩单。”

    听赵建设提起赵宏斌,赵红英立马就问:“你家那个,宏斌啊,现在咋样?”

    “啥咋样?他不一直都挺好的吗?”赵建设一时没反应过来,赵宏斌是老赵家出了名的笨小子,不过他个头高力气大,他爹妈一早就决定了,再过两年就叫他下地干活。

    这赵建设没听明白,一旁的曾校长却懂了,开口说:“赵宏斌是反应慢,脑子僵住了。像这回考试,他两门功课都只考了三十分多,可他这情况跟你们家宋涛不太一样,他第一年读书时,也考了十来分。”

    不用再说了,赵红英全明白了,人家赵宏斌是笨、是蠢,而她家这个,就是个傻子!

    赵红英摇着头走人了,倒是赵建设被弄了个一头雾水,留下来问是啥情况。

    ……

    等赵红英回到家里,一家子老子都还坐在堂屋里等着她呢,她随手就把捏着的卷子和成绩单拍桌上了,然后点了毛头的名字:“你去念。”

    毛头得令!

    “宋强,语文五十三分、算术六十五分、思品五十八分。”毛头惊讶极了,抬头冲着强子就说,“哥,你居然真的及格了一门!”

    赵红英催他:“继续啊,别停。”

    “宋伟,语文六十一分、算术六十八分、思品七十一分。”毛头更惊讶了,却没对大伟说话,而是仍然冲着强子说,“哥,你就算及格了还是在家里垫底啊!”

    强子一口血堵在嗓子眼里,要不是全家人都在堂屋里,他真想狠狠的揍毛头一顿:“啥叫垫底?臭蛋呢?他不是考了两个零蛋吗?”

    这回,毛头还没开口,喜宝先不干了。

    喜宝虽然最喜欢毛头哥哥,可对于臭蛋这个白白嫩嫩又乖巧可爱的弟弟,也是很喜欢的。眼见弟弟叫哥哥欺负了,她立马站起来打抱不平:“强子哥,臭蛋才五岁,五岁!”五指张开,她冲着强子遥遥的摆手,“你是咱们家最大的,你怎么能跟臭蛋比呢?”

    “因为咱们家除了臭蛋,他没人可比了。”毛头毫不犹豫的跟上去捅了一刀。

    强子:……………………

    刚才不是在讨论臭蛋的事儿吗?

    为啥就偏偏扯到他了呢?

    最惨的还不是被两个小豆丁联手欺压,而是全家人这会儿都把谴责的目光投向了他,仿佛在说,你可真好意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