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04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41章 第04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41章

    放假, 对于学生们来说, 那可是比过大年更开心的事儿。哪怕一年级学生没啥负担,可一想到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都不用再上课了,各个兴奋得嗷嗷直叫。

    曾校长连敲了十来下讲台, 才好不容易让这帮小孩崽子安静了下来。

    “安静……你们考完了, 高年级还在考试呢!等下收拾好书包赶紧走,不用打扫了, 等大后天拿成绩报告单时, 再大扫除。现在,安静的离开教室。”

    大后天才拿成绩报告单呢,这意味着无论考试成绩怎样, 他们都能先疯玩个两天!

    不一会儿,一群低年级学生就欢欢喜喜的离开了学校, 或是往家里走, 或是直接背着书包就往田间地里去了。

    “咱们先回家放书包,再去粮仓那头好不好?”喜宝提议道。

    今天是杀猪的日子,不过算算时间, 应该已经杀完了才对, 喜宝不敢直面杀猪现场,可对于分猪肉倒是很热衷。她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毛头的赞同,至于臭蛋, 甭管哥哥姐姐说啥, 他都一概点头说好。

    仨小只没管还在考试的姐姐们, 早上出门那会儿, 春丽就跟他们说好了,叫别等,外头冷得很,考完了就直接回家去。

    不过春丽显然忘了,这仨小只都不是特别安分的,如果只有喜宝一人,她倒是会乖乖待在屋里,可有毛头哥哥带着,他们哪儿都赶去。

    回家放好书包,毛头还特地调整了一下绑在他和臭蛋手腕上的草绳,幸好现在天气冷了,他们穿得很厚实,倒不会再发生手腕磨红的事情了。可毛头依然很苦恼,他真的无法理解,为啥臭蛋总是没头没脑的乱窜呢?说真的,喜宝也不懂,她好声好气的劝了臭蛋很久,可惜毫无作用。

    ——臭蛋就跟“撒手丢”似的,稍微放松了点儿,眨眼间就能跑了个无影无踪。问他干啥呢?找妈!

    唉……

    刚考完期末考试,毛头和喜宝都高兴得很,倒是没人去说臭蛋。放好书包,关上院门,仨小只欢欢喜喜的奔到了粮仓那头。

    其实,杀猪并不是在粮仓,一般都是在猪场那头就解决了,不过处理得不会很干净,多半都是简单的砍成几大块后,直接扛到粮仓前头来,再仔细的分割、称重、发放给社员和知青们。

    粮仓跟老宋家是两个方向,倒是离赵家很近。喜宝他们往家里跑了一趟,再过来时已经不早了,别说一早就等候在此排队分肉的大人们了,就连刚放假的小孩子们也已经看了好一会儿热闹了。

    “喜宝,这儿!”兰子早早的看到了喜宝他们,没法子,这仨凑在一块儿太显眼了,黑黝黝的毛头永远走在最中间,左边是臭蛋右边是喜宝,这俩白嫩的就跟刚出锅的元宵一样,叫人打老远就能瞧见。

    听到兰子在唤自己,喜宝忙跟毛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穿过人群,挤到了兰子身边:“兰子你真快啊,对了,咱们今年能分到多少肉?”

    “听说有很多呢。”兰子掰着手头指算着,“我叔刚才说了,今年猪场养了八头猪,全活下来了,每一头都有一百五六十斤,五头交任务,剩下的全给杀掉分给咱们吃。”

    说着,兰子都要忍不住流口水了,正好看见轮到她奶领肉了,忙高兴的指给喜宝看:“快看,到我奶了!顶好能多分到一些肥肉,回头炸油渣吃。”

    炸油渣啊……

    一想到香喷喷的炸油渣,喜宝也开始馋了,忙拿眼去搜寻人群,不多会儿就看到了赵红英和赵红霞:“奶!二奶奶!”

    赵红英正排得心焦呢,听到喜宝的声音,回头一瞧,顿时乐了:“咋过来了?考完了?也不知道回家歇着,这大冷天的。”

    不止冷,今天还下了雪,当然没夸张到能堆积起来的份上,不过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洋洋洒洒的小雪花片儿也落在了喜宝的头上身上。

    “奶,我不冷。”喜宝搂住了她奶的左胳膊,又回头指了指了人群,“毛头哥哥也在,臭蛋也来了。”

    “带臭蛋来干啥?回头又给丢了。”

    “丢不了,他俩绑一块儿了。”

    祖孙两个聊着天儿,倒是不觉得排队闷了,加上大家伙儿都急着领肉回去煮饭,基本上都是早早的在心里算好了一家子能领几斤几两肉,轮到谁立马领好走人,横竖队上都搭配好了肥瘦,谁也别挑剔。

    等轮到赵红英时,兰子跟她奶早就已经走了。喜宝瞅着分给自家的大肥肉,忍不住拉了拉她奶的手:“奶,咱们炸油渣好不?”

    “好,咱们回家先把炸猪油,等油渣出来了,奶给喜宝盛一碗,里头搁一勺糖,成不?”赵红英笑得一脸和善,叫在旁边瞅着的赵建设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这也提醒了赵建设,他叫住赵红英:“姑啊,明个儿咱们开大会,你记得叫卫国媳妇儿准备准备,她可是今年队上的先进社员,到时候得上台子给大家伙儿说两句。”

    赵红英一面将肉收拾好放到篮子里,一面忍不住抬头问他:“咋了?咱们队上就挑不出个先进社员了?不然你选我呢!”

    “姑,姑!”赵建设不由的后悔起来,早知道就不省这几步路了,“这不是今年猪养得好吗?她是管猪场的,可不得表扬表扬?”

    说来也是神奇,张秀禾以前没表现出什么长处来,无论是下地干活还是洗衣做饭,都是普普通通的。这么干了有小十年,冷不丁的就被挖掘出了能耐来,养猪好手,连饭菜也做得越来越好了,后者倒是无所谓,可前者却是利国利民利生产队的。碰巧今年,赵红英也没搞事,其他社员更是安静如鸡,赵建设琢磨再三,决定表彰张秀禾。

    妇女也能顶半边天!

    当然,队上的表彰没啥奖励,就是上台夸一夸,给大家伙儿做个榜样,最好是能激励全体社员、知青们来年继续加把劲儿干活,好让日子越过越红火。

    听了赵建设的解释,赵红英只撇了撇嘴,心道,那是我没出力,我要是出力了,哪儿还能轮到别人呢。

    赵红英是没当回事儿,可喜宝却是记得牢牢的。等一回到家,喜宝就颠颠儿的跑去灶间:“妈,你评上先进了,大队长叫你明个儿上台讲话。”

    灶间里,不单有张秀禾,王萍和袁弟来也在。临近过年,地里早就没活儿了,她们得把过年期间的吃食提前准备起来,横竖天气冷得很,就算先做好了,也不会坏掉的。

    不过,就算里头有三人,大家还是立刻明白喜宝在叫谁了。王萍是无所谓,这事儿本身就同她无关,哪怕她并不如张秀禾那般疼爱喜宝,可作为一个二伯母,她自认问心无愧。张秀禾多少还是有点儿尴尬的,她也教过喜宝,要叫“大妈”,可喜宝听是听懂了,回头一高兴又给叫混了。唯一没有任何尴尬的,反而是身为亲妈的袁弟来,她早就说了,赔钱货没用,生来养大了也是给别人的,早点晚点有啥关系?横竖没付出心力。

    “喜宝叫你呢,你出去跟她说话吧,别让她进来添乱。”王萍打了个圆场了,顺便把张秀禾推了出去。

    袁弟来在旁边摇了摇头,喜宝都六岁半了,将将七岁的人儿,咋就不能帮着干活了?想当年,她三岁就开始帮着生火做饭了,人都没灶台高,踩着板凳站上去炒菜。这不也一样过来了?她还算好的,毕竟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她大姐十岁就下地干活了,粗活累活一把抓,样样都拿得起放得下的。不过,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家里有个恶婆婆,她还是少说话多干活吧。

    冷不丁的想起一事,袁弟来问王萍:“今个儿学校放假了?那啥时候出考试成绩?”

    王萍前头两个孩子都大了,对这事儿当然是门儿清:“得大后天吧?明个儿开大会,老师们也得参加,一般批改考卷再写成绩报告单,怎么着也得弄个一天半。应该是大后天出成绩。”

    “哦。”袁弟来忍不住有些失落,她还以为下午就能知道了。

    这时,刚出去跟喜宝说话的张秀禾又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大块的肥猪肉:“赶紧腾个锅子出来,咱们炸油。”

    “好好,中午可有油渣吃了。”

    “臭蛋最爱吃油渣了,赶紧的,我来生火。”

    一年到头难得吃几回肉,油渣更是只有过年分猪肉时才能吃到,妯娌几个都兴奋得很。忙洗锅的洗锅,生火的生活,不一会儿就开始炸猪油了。

    灶间里头干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不过冬天有个好处,甭管灶间里头再怎么热乎,那也是舒坦的。要是夏天闷里头生火做饭,不把人热晕那也够遭罪的。

    外头院子里也闹腾得很,喜宝是跟着赵红英回来了,毛头和臭蛋只比他们落后一步。而等他们前脚到家,春丽几个后脚也回来了,就是强子和大伟还没人影,再就是宋卫国哥仨都跑去帮队上交任务猪了。

    “强子哥他们啥时候回来啊?”喜宝被春丽几个拉着一块儿跳橡皮筋去了,那橡皮筋是宋卫国花钱托人买的,赵红英也想给喜宝买个一样的,被喜宝拒绝了。这在家里,姐妹几个有一根橡皮筋就够了,而在学校,兰子跟她要好,每回都会叫上她,实在没必要再多买一根。

    这不,几个小姑娘就又跳上了,春丽原本还把主意打到了毛头和臭蛋身上,好叫他们一人站一边,被喜宝连声阻止,她可不想大过年的臭蛋又给丢了。

    听喜宝问起了强子和大伟,春丽回道:“他们得考一整天了,上午语文算数,下午思想品德,还得帮着打扫卫生。”

    “我们老师说,拿成绩的那天再打扫。”喜宝一脸的纳闷。

    “那是因为咱们离得近,他们到时候不用去公社初中拿成绩单,建设叔说他会去领的。”春梅和春芳先站桩,顺便帮着解惑。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过年这段时间风雪比较大,今个儿倒是还好,只是天上飘着小雪花,可谁知道过两天会咋样?就算已经念初中了,在大人眼里也还是一帮小孩崽子,万一中途遇到了啥事儿,可咋办?赵建设本来就是个很负责的人,跟初中校长商量了一下,决定考完就放假,成绩单叫各个生产队的大队长来拿,横竖临近过年,要开不少会来着。

    这个法子倒是负责得很,就是对于孩子们来说不是啥好消息,尤其是强子和大伟。

    “嘻嘻,我哥说了,他真怕大队长直接把成绩单给我爸,这样他铁定得挨打。”春梅捂着嘴偷笑,她打小就爱看亲哥在爹妈那头吃瘪,反而她,虽然成绩始终一般般,可有个愚蠢的哥哥顶在前头,打从上小学一年级起,就从未挨骂过。

    春芳也跟着偷笑,谁还没个愚蠢的哥哥呢?

    ……

    本来以为要晚上才能见到俩蠢哥哥了,没想到,临近中午,宋卫国哥仨回来时,就顺便把他俩给捎来了。理由很简单,今天分肉啊,可不得叫上他俩一道儿美美的吃一顿?

    不过,宋卫国也说了:“我没啥别的要求,今年期末你俩能及格一门不?念了六年小学一年初中,你俩都是初二学生了,考过一回及格不?”

    强子和大伟猛吃猛喝的同时还不忘举手发誓:“放心,咱俩这回一定会及格的,起码有一门!”

    这话说起来倒是挺中听的,可因为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太过于伤眼睛,赵红英立刻发了话:“这样好了,我帮你俩下个决心。要是这回再门门功课挂红灯,你俩今年就别拿压岁钱了,全给弟妹。”

    “好哟!”

    “奶你真棒!”

    “听奶的,准没错!”

    在毛头的带领下,所有的弟弟妹妹齐声高喊,就连臭蛋也“噢噢”的叫了好几声,气得强子和大伟恨不得立马摔了筷子去揍毛头这个祸头子。

    更要命的是,毛头一眼就看出了他俩的想法,站起来拍着小胸口自信满满的说:“要是我今年考不到双百分,也不要压岁钱!”

    强子和大伟对视一眼,两人一个是“连累你了真是对不住啊,我弟是个糟心玩意儿”,另一个“真看不出来你俩是一个爹妈生的”……

    互扎完心,俩人继续埋头苦吃。

    吃完一顿油汪汪的饭菜,强子和大伟继续往学校赶。好在这会儿雪停了,他俩脚程也快,倒是赶得及在考试前到学校。至于喜宝几个,或是歇午觉去了,或是玩着翻花绳,总体还是很和谐的,除了毛头。

    毛头赶在他亲哥出门前,把人拉住:“你考完了可别把课本丢了,留给我,我还没有一篇没背完呢。”

    强子默默的伸手把毛头那黑爪爪扒开:“知道了!你哪儿凉快待哪儿去!”

    “雪刚停呢,哪儿不凉快?”毛头一脸“你是不是傻”的神情,看着他亲哥走出院门,还不忘追上去大吼一声,“记得考好点儿,不然没压岁钱。”

    伸手抹了一把脸,强子恶狠狠的回头:“你给我等着,回头看我不揍你。”

    回答他的是毛头黑黝黝的鬼脸。

    ……

    尽管慢了小半天,不过公社初中也很快就放假了。至于成绩单,就强子和大伟而言,最好永远别发了。可惜的是,赵建设忘了谁家,都一准儿不会忘记他们老宋家的。

    不过在此之前,生产队先开了大会。

    年前的大会不单单是表彰先进社会,还有很多事儿要宣布。

    其中之一就是外头的纷乱。

    作为第七生产队的大队长,又同公社干部关系极好,赵建设很容易就能打听到不少事情。再加上曾校长那头,也时不时的跟家里通个信,哪怕信里不能说得太明白,也难免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些端倪来。

    开大会前,赵建设先召集了几个干部并曾校长,一道儿讨论来年的事儿。

    首先,学校肯定要办下去,甭管外头是怎么说的,对于老师还是应该以尊重为主,当然为了避免一些麻烦,每逢春耕秋收,老师一样得下地干活,或者干脆就对外说,他们小学的老师只是兼任的,主职仍是庄稼人。

    其次,连年丰收并不意味着将来的日子就真的顺遂了,他们还得号召各家各户节约粮食,千万不能敞开肚子吃,谁知道过几年的情况是咋样的。有道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不管怎样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再有就是来年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多弄一些自留地,公有的土地肯定不能动,那么能动的就是开荒的新地了。赵建设总有一种感觉,不可能一直就这么公有下去,万一哪天政策变了呢?与其别人吃肉他们喝汤,还不如叫他们也吃上那么几口肉。不过,太过火也不行,他还是想在规则范围内,一点一滴的给社员们谋福利。

    这些都得仔细商量着来,不过对外肯定不能这么说,得宣传上头的思想,还得表彰先进社员,再说一些过年期间的注意事项。

    每年都有小孩崽子玩火玩炮,县里去年还有熊孩子把自家给点着的事情发生。好在他们乡下地头穷得很,哪怕第七生产队连年大丰收,其实手头上的余钱还是不多,纵使有好了,也没几个人舍得花钱买炮的。可架不住小孩崽子们偷偷的在地里烤个红薯啥的,还是得仔细叮嘱一番。

    商量的事情有很多,可等到开大会这天,重头戏却是表彰先进社员,也就是张秀禾。

    张秀禾都木了,哪怕早些年她就看自家男人上台讲话,从刚开始的浑身发抖,到后来的自信满满,可轮到她时,还没上去她就慌了神。

    还是喜宝给她鼓劲:“妈,你能行的!”

    行就行吧。

    想着底下那么多社员、知青们都瞅着自己,还有全家老小给自己打气,张秀禾深呼吸一口气,最终还是稳稳的踏上了台子,虽然表情多少有些僵硬,可总得来说,还是很撑得住场子的。

    幸好,她这回跟宋卫国那回有着本质的不同,事实上她就是队上立的榜样,上台,由着赵建设一通猛夸,之后开口谦虚两句表示以后还会继续努力的,然后就完事了。

    虽然流程很简单,可张秀禾依然被吓得不轻,及至下了台心口还是“噗通噗通”的跳得厉害。好在大家伙儿都很给面子,鼓掌鼓得格外热情,尤其是喜宝和毛头,巴掌都拍红了,小脸也涨得通红。

    “妈你真厉害!”

    “我以后一定会比妈更厉害的!”

    前一句是喜宝说的,后一句就是出自于毛头之嘴。可惜张秀禾只感动喜宝的贴心,对毛头百般嫌弃:“你还想上台?上台干啥?唱大戏吗?”

    “对啊,我以后要唱大戏,让十里八乡的人都跑来看我演戏。”毛头永远都是这样充满了信心,然而没人相信他的话。

    哦不,有人信。

    “毛头哥哥你加把劲儿,等你去唱大戏了,我一定去看!”喜宝坚定的站在毛头这边,看得张秀禾直摇头,心想唱大戏有啥好的?能上大学才是最能耐的。不忍心打断俩孩子的畅想,张秀禾违心的夸赞了几句,不过也正是因为被他俩打了岔,她这会儿倒是完全镇定下来了。

    看来上台说话也就那样,没啥好怕的。

    不得不说,有时候自信的确是能遗传的。反正上到宋卫国俩口子,下到强子、春丽他们几个,就连喜宝都一样自信满满。

    就在这样的自信之中,小学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

    到了日子,几个小学生手牵着手就往学校去了,强子和大伟不需要去初中了,所以他们勇敢的承担起了护送弟弟妹妹上学的责任,哪怕被护送的弟弟妹妹皆是一脸的嫌弃。

    从老宋家到小学统共也没几步路,哪怕冬天路滑,磨磨唧唧的走过去,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刻钟的。每天要走最起码四趟,傻子才会迷路呢!

    等等……

    毛头高高兴兴的把臭蛋往强子和大伟跟前一推:“今天我不当哥哥了,你们俩要把臭蛋送去学校,再接回来,要是他跑了,我就跟奶告状。”

    告黑状还能这样理直气壮,强子再一次被亲弟弟气得不轻。不过他倒没拒绝这差事儿,早先就听毛头不止一次的抱怨过臭蛋有多难带,可他完全不当一回事儿。能有多难带啊?臭蛋看着白白嫩嫩乖乖巧巧的,分明就是跟喜宝一挂的,要是可以交换的话,强子真想把亲弟弟毛头跟堂弟臭蛋交换一下。

    想到这里,强子一拍胸口:“交给我你放心,别说今个儿了,寒假里头你都可以把臭蛋交给我,我保证不会把他弄丢的。”

    再没有什么比主动送上门来当苦力的二傻子更叫人欣喜的了,毛头立马两眼放光:“这是你自个儿说的,喜宝作证!”

    喜宝重重的点头,大声说:“好。”

    一旁的大伟也跟着点头:“我也帮你作证。可我得先说明白,这是强子自个儿找的事儿,跟我没关系,我不管的。”

    为了表示自己没坑亲哥,毛头还特地交出了一截草绳,示意亲哥把臭蛋给绑上。不想,强子完全无所谓,反而还奚落毛头,说他太没用了,连臭蛋这么个小毛孩子都看不住,蠢、笨、傻!

    毛头嘿嘿一笑,拉过喜宝跑远了。

    春丽几个稍晚了一步,齐齐的给了强子一个满是怜悯心疼的眼神。

    强子:…………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一群小萝卜头小跑在田埂上,没一会儿就到了学校。

    虽然只是两天没来,喜宝几个还是跟好久没见一样,东摸摸西瞅瞅,新鲜得不得了。就连平日里也能在队上瞧见的同学们,瞅着也新鲜多了,一时间,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

    直到,曾校长捧着卷子和成绩单进了教室。

    几乎就在曾校长迈入教室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学生就跟被点了穴一样,瞬间噤声了,所有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校长手里的卷子和成绩单,无论成绩好坏,脸上都难免露出了一丝忐忑不安。

    曾校长笑得一脸意味深长,当然底下的学生不会想那么多,就是在心里直打鼓,既盼着赶紧发下成绩单,又最好别发了,就这样吧。

    无论他们心里是咋想的,曾校长还是挨个儿叫起了名字。

    成绩单要发,考卷也要发。前者上头简单的记录了两门功课的成绩,以及老师的评语,还有下学期开学的日子。如果是其他年级的,还会附注假期作业,不过一年级就省省了,曾校长对他们的要求真的不高,别惹事莫闯祸,好叫他安安心心的过个好年。

    “下面,我叫到谁的名字,谁就上来拿成绩单。”

    “宋言蹊。”

    喜宝愣了一下,半年的时间她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的名字,毕竟除了家人和最要好的兰子外,其他的老师同学都只会喊她的大名。不过,她是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被叫到名字的,微微一怔后,忙站起来,跑到讲台上拿成绩单和卷子。

    “你考得很好,语文算数都是一百分,而且字也很棒,老师给你评为全班第一。”老师都喜欢听话乖巧外加成绩好的学生,这个真没办法,你说偏心也没错,毕竟老师也是人,真的做不到完完全全一碗水端平。

    接过曾校长递过来的成绩单和考卷,喜宝还有些回过神来。

    打从几年前强子和大伟年年倒数第一、第二后,喜宝就答应她奶,一定要考个第一名,可等真的拿到手了,她还是有些懵的。

    懵懵的走回位置,喜宝把两张纸都放在课桌上,打量个没完。

    这时,曾校长已经叫起了下一位同学。

    一个、两个、三个,等叫到兰子时,已经是十名开外了。而此时,喜宝也终于缓过来了,奇怪的看了看曾校长,又歪过头去看毛头。

    毛头虎着脸,明明他原本就长得黑黝黝的,这会儿看过去,他的脸好像比平常更加黑了好几分。

    喜宝咽了咽口水,决定暂时还是别开口说话了。

    终于,讲台上一摞的成绩单和卷子减少到了寥寥几张,曾校长看了一眼,刚要开口时,教室门突然被推开了:“报、报告!”

    曾校长扭头一看,哟,还是熟人:“宋强你咋了?初中老师终于决定把你退回小学了?那你也不用来一年级教室,我回头跟六年级老师说一声,叫你跟宋春丽一个班。”

    强子:“…………不是的。”

    伸手把臭蛋拎过来推进教室里,强子气喘吁吁的说:“我弟弟他跑了,我刚才追他去了。喏,现在交给曾校长你,我在门口等着他。”

    说完,强子不敢再多做停留,赶紧把教室门关上,还把背贴在门后,伸着舌头大喘气。

    门的另一边,曾校长一脸无奈的瞅着臭蛋,伸手指了指空位置:“去坐好。”

    臭蛋冲着曾校长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可爱到爆的笑容,迈着小短腿,颠颠儿的回到座位上坐好了。

    尽管被打断了一下,曾校长还是继续刚才的事儿:“我这儿还剩下两张考卷。”一手拿了一张,曾校长展示给全班同学看,“可惜上面都没写全名字,我不知道该给谁才好。”

    喜宝和毛头一直坐在第一排,一下子就看到曾校长左手边考卷上头写了巨大的两个字“毛头”,顿时两人都急了。喜宝是立刻拿眼去瞅毛头,而毛头则一下子跳起来,嚷嚷着:“那个是我的!上头写了毛头。”

    “毛头是谁啊?”曾校长笑眯眯的看着他,“咱们班里有这么个人吗?”

    “我!是我呀!我就是毛头!”

    “可学生花名册里,并没有毛头这个人。倒是有两个人没有考试成绩,一个叫做宋社会,另一个叫宋涛。对了,你叫啥名字来着?”

    毛头一脸懵逼。

    曾校长依然笑看着他,早就想收拾这小子了,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当然不能轻易放过:“来,你上来,看看哪一份卷子是你的,然后把你的名字写一写。要是对了,那卷子就是你的,不然你的期末成绩就只能算零分了。”

    “我才不会考零分呢!”毛头急了,顾不得绕道走上讲台,两手一撑,直接翻过课桌跳到了地上,指着曾校长左手拿着的考卷,大声说,“这个是我的,我写了毛头……我、我会写自己的名字。”

    “会吗?来,写给我看看。”曾校长拿过笔,顺手在“毛头”这两个硕大的字上,划拉了两笔,然后把笔塞给毛头,“你写,我看着你能不能写对。”

    毛头委屈巴巴,拿过笔,趴在讲台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三个字:

    宋社会。

    曾校长早就知道他会写,就是脾气倔不愿意服软。现在看他终于老实了,还摆出了这么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样,顿时笑了:“行了,我知道你会写。拿着,你的卷子和成绩单。”

    又抬头对全班同学说:“宋社会同学这次考试也很不错,双百分,就是没把名字写对,字写得也是歪歪扭扭的。所以老师决定,第一名是宋言蹊同学,第二名才是宋社会。”

    毛头拿着卷子和成绩单回到了座位上,身上的怨气都快凝结成实质了。还是喜宝忍不住凑过来劝他毛头拿着卷子和成绩单回到了座位上,身上的怨气都快凝结成实质了。

    还是喜宝忍不住凑到他的耳边劝他:“哥哥没事的,等下回你把名字写对,就能考第一了。”想了想,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喜宝自个儿也懵了,坐在座位上思考人生。

    没等她思考个所以然来,讲台上的曾校长就拿出了最后一份考卷,语气里满满都是无奈:“宋涛同学,这个是不是你的?”

    一时间,所有同学的目标皆看向了刚进入教室不久的宋涛小朋友身上。

    宋涛——臭蛋萌萌哒回看过去,足足十几秒后,才突然回过神来:“妈说我叫宋涛。”

    “对,你叫宋涛。”曾校长满脸的无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能不能告诉老师,为什么你不写卷子?连名字都只写了一半?”

    几乎全部空白的卷子上,最上头写了个大大的“宋”字,而旁边则是被橡皮擦过的乌黑痕迹,依稀可以看出来,应该是个三点水的字,可惜反反复复的写了又擦擦了又写,看起来又脏又乱。

    关键是,这是一张白卷。

    在队上小学任教也有四年多了,因为整体大环境的缘故,其实绝大部分学生都是不用功的,当然家长们也根本不在乎孩子的成绩。哪怕这两年因为知青跟当地人结合的多了,可说真的,乡下的教育情况跟城里就是完全不能比。

    可就算这样,曾校长这回还是大开眼界,任教四年来,他以为自己见识过了诸多成绩差的学生,万万没有想到,有生之年真能碰上交白卷的。像他们班留级三回的赵宏斌小朋友,之前是年年垫底,分数一直游荡在三十分左右,可今年,他总算不用垫底了,而且还比倒数第一高出了三十分,两门功课加在一起,一共高出了六十五分。真是可喜可贺。

    曾校长再度叹了一口气,把臭蛋叫到了讲台上,把卷子和成绩单塞给他,好声好气的同他说:“等过两天,我去你家瞧瞧,你这个成绩是真的没法跟上去。”

    臭蛋笑眯眯的看着校长,大声说:“好!”

    见臭蛋这样,曾校长彻底无话可说。他是可以想法子收拾毛头,杀杀毛头的威风,可面对臭蛋,他还能咋样?人家半年里一直都乖乖的,既不打闹也不顶嘴,说啥都是好好好,可见这孩子是真的不适合这么早上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