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03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39章 第03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39章

    再没有比这更精彩的开学第一天了。

    曾校长推门进去, 一窝的小孩崽子们瞬间安静如鸡, 玩具啥的也赶紧收起来,各个都乖乖的坐好,两手搭着放在课桌上, 目光炯炯的望着老师。

    “上课。”曾校长也很头疼, 索性把这篇接过不提,重新拿了讲台上的课本开始带领同学们继续上课, “把书本翻到第三页第一课, 跟着老师一起念‘翻身不忘毛.主席’。”

    底下的学生们大声的跟着老师一起念,声音响亮尾音拖得老长。不过曾校长倒是挺满意的,一眼望下去, 每个都是乖乖牌,跟刚才从窗户里头看到的截然不同。

    窗户外, 赵红英还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不过里面的毛头和喜宝都没发现她,俩小只一人拿着一个课本,认认真真的跟着老师大声念课文。

    “爷爷七岁去要饭, 爸爸七岁去逃荒。今年我也七岁了, 高高兴兴把学上……”

    讲台上,曾校长一板一眼的念着,讲台下, 学生们跟着大声朗读, 甭管懂没懂, 反正气势是绝对足的。就是外头的赵红英听得满头黑线, 转身走远了。她还得回去好好问问,臭蛋到底念不念了,要是不念明年估计也玄乎,看毛头那架势估计是不会留级了,臭蛋一个人能行?

    那肯定是不行的。

    回了地头上,不出赵红英的意料,臭蛋果然还在,就跟以前一样乖乖的跟在袁弟来身边,一副“我跟妈走”的样儿。

    见赵红英回来,袁弟来忙伸手推了推儿子:“跟你奶说啊,你要上学。”

    臭蛋睁着一双大眼睛,萌萌的看了过来,眼底清澈无比,满满全是天真:“奶,我要上学。”顿了顿,他像是突然回过魂来一样,愣了愣,又问,“啥是上学?”

    袁弟来差点儿没被臭蛋给气哭了,再看赵红英,她倒是不在乎,只是皱着眉头实话实说:“臭蛋年纪太小了,最好是能晚个一两年再上。可咱们家孩子都上学了,回头就该他一个人了,就这个性子,怕是得叫人欺负死。”

    别以为小孩子之间就只有童真,事实上矛盾冲突真的半点儿不少。不过,老宋家这边兴许是家风使然,还真没有吃过亏的时候。强子和大伟就不用说了,他们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春丽也是个厉害的,嘴皮子活络,轻易就能把人说得哑口无言,要是碰上不讲理要动手的,她也不怵,回头就能把两个哥拖来帮忙,反正春梅和春芳跟着她从没叫人欺负过。至于毛头和喜宝,一个是天生搞事的,一个则是被老天爷护着,赵红英半点儿不担心。

    唯独眼下这个臭蛋……

    “妈,叫臭蛋上学吧,我也是想着前头几个孩子都去上学了,独留下臭蛋一个人,也不适合,你说对吧?”袁弟来目露哀求的望着赵红英,其实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叫毛头和喜宝晚个一两年读书,这样就不怕臭蛋跟不上年岁大的孩子了。可她再蠢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想当初赵红英也疼菊花,为了能让菊花和宋卫军一起去县城上初中,愣是压着菊花努力用功,跳了一级才跟上的。

    原就是这样,总不能好处叫你得了,还连累别人浪费一两年光景。多大脸?

    袁弟来只能自我安慰,起码小学课程还是很容易的,没道理宋菊花能行,她儿子就不成了:“妈,求你了,叫臭蛋……”

    “行了行了。”赵红英被闹得头疼,她本来就对这事儿无所谓,既然袁弟来坚持,那就随便吧,“你先哄哄他,叫他中午吃过饭继续跟着毛头去上学。我回头跟毛头说一下,叫他盯牢一点。”

    终于如了愿,袁弟来高兴极了,忙边干活边哄臭蛋,教他一定要乖乖听老师的话,下课别乱跑,甭管上哪儿都要跟着哥哥……

    臭蛋至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半分不耐烦来,基本上就是袁弟来说一句,他就点头答应一声。见他这样,袁弟来总算松了一口气,想着上午可能就是个意外,到下午一定没事儿了。

    ……

    中午放学,毛头和喜宝挎上单肩包,等在学校操场上,见姐姐们出来了,这才欢欢喜喜的跟上去,一串小萝卜头一起往家里赶。

    春丽还纳闷了:“早上第一节下课那会儿,我还瞧见臭蛋了,难不成我看岔了?把喜宝当成臭蛋了?”

    不用喜宝开口,毛头就语速飞快的把事儿说了一遍,虽然到最后臭蛋也没回来,可既然曾校长好好的回来上课了,那就表示臭蛋一定没事儿:“……我猜他是想三婶了,就跑去找了呗。”

    喜宝跟着点点头:“我也想妈和奶了,可哥哥说不能回家。”想归想,不过因为她近两年时常跟着毛头漫山遍野的乱窜,倒还真不至于哭着要回家。不过,她是没闹,隔壁一年级二班倒是哭了好几个,好在多半都是结伴上学的,没有亲兄弟姐妹,那也有堂的表的,就像同班的赵宏斌和赵玉兰兄妹,跟毛头和喜宝就是表亲。

    “上学当然不能回家,喜宝你乖乖的,要听毛头的话,要是有人欺负你,记得跑去叫我!”春丽一副大姐姐的做派,不过也是,强子和大伟去年就去公社上初中了,她现在就是孩子头。

    几个孩子边说边走,因为离得不算远,不多会儿就都到了家。

    才刚进家门,原本在院子里玩的臭蛋就蹬着小短腿迎了上来,目标就是黑黝黝的毛头:“哥哥,带我上学好不好?”

    “你不跑了?”毛头从挎包里掏出了两本旧课本,塞给臭蛋,“这是奶给的。”

    臭蛋一脸懵懂的接过来,正好听到毛头最后那句话,纳闷的反驳:“哥给的。”

    “奶给我的,叫我给你。”毛头耐着性子解释,“对了,你上午跑出去干啥?一转眼你人就不见了,上学要听话,不到放学时间不能随便跑掉。等下吃完饭,你跟着我,知道不?”

    “嗯。”臭蛋重重的点头,两手捧着课本,羡慕的看了毛头几人的挎包好几眼,突然一个转身撒丫子跑了,边跑还边嚷嚷,“妈,我有书了,哥给的!”

    毛头:…………敢情我刚才说的话你一句话都没记住是吧?

    难得看到毛头吃瘪的模样,春丽不厚道的笑了,有她做榜样,几个小姑娘包括喜宝在内,都笑成了一团。春丽还说:“要努力当个好哥哥啊,毛头弟弟。”

    这时,臭蛋又跑回来了,听到春丽那话,忙跟着学:“毛头弟弟!”

    “要叫哥!”毛头杀气腾腾的看过去。

    臭蛋被惊得打了个嗝儿:“嗝,哥!”紧接着扭头对春丽说,“要叫哥!”

    春丽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半点儿没当回事儿,只问他:“吃啥好东西了?瞧瞧都打嗝了。”也没等他回答,就唤上弟妹往堂屋那头去了,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肯定少不了好吃的!

    头一天上学,对于仨小只来说,真的是个稀罕事儿。

    起码喜宝觉得很是稀罕,吃完饭也没休息,就跟在赵红英后头,叽叽喳喳的说着学校里的事儿。说老师教他们读课文,又说还教了数数,还提到了新交的小伙伴兰子,还有兰子那五大三粗的哥哥赵宏斌。

    “他长得那么高那么高!曾校长说,叫他坐到最后头去,他本来还想跟兰子一块儿坐,可兰子说要挨着我坐。奶,我左边坐的是哥哥,右边是兰子。对了,臭蛋坐在哥哥的另一边。”

    赵红英边听边点头,满脸都是笑,只觉得喜宝说啥都好听,直到听她提起赵宏斌,这才僵了一下。那赵宏斌是赵建设的侄儿,也就是赵红英的侄孙,长得高大是必然的,因为那小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倒不是赵家故意叫他那么晚读书,而是赵宏斌已经留级三回了。

    “你跟兰子玩,再不然就跟着毛头,别理赵宏斌那傻货。”赵红英很想叹气,每家都有傻子啊,像她那么精明的一人就生了仨傻子,孙子里头强子和大伟也傻,倒是毛头小时候看着傻乎乎的,没想到长大些了反而聪明了。至于臭蛋,看着倒是一副聪明相。

    很快,就到了上学的时间,这会儿天气还是很热,赵红英特地往喜宝头上扣了顶草帽,这才放她走了。

    一群孩子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直到孩子们走了,袁弟来才扭扭捏捏的上前,虚着心气说:“妈,那个臭蛋咋用旧书呢?还是梅子她们用剩的。”

    “那你想要强子他们的旧书?”赵红英不由的回想起了几年前袁弟来还讨衣服时的情形,忍不住怼她,“就算你看不上小姑娘用旧的东西,那强子他们的还能用?能用也找不到了!”

    强子和大伟今年念初二,他俩本就不爱念书,小学一年级的课本早在当初念完后,就已经被祸害得不成样子了。时隔多年,上哪儿找去?

    眼见她误会了,袁弟来忙摆手解释:“不是的,我是说……干脆给买个新的呗!”

    “那也得有啊!”赵红英烦透了这个蠢儿媳妇儿,“谁叫你不早点儿说臭蛋要上学?小学早一个月前就开始报名了,课本啥的都是校长去公社小学领的。你这会儿说要,我上哪儿给你弄去?别说去县里,那头有没有卖不知道,我也没那个空闲跑县里给你买两本书!”

    怼完转身就走,赵红英还嘀咕了一句:“我也是闲的,没事儿跟个傻子较啥劲儿呢。”

    袁弟来一口气哽在嗓子眼里,差点儿没把她给憋死。

    这头,张秀禾抱着大木盆打算去河边洗衣服,出门看袁弟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哪怕没看到前头那一幕,猜也能猜个大概。不过,她没管这些事儿,反而高声唤王萍:“磨叽个啥呢,快些,等会儿就要上工了。”

    “来了来了!”王萍也抱了个大木盆出来,大中午的不用下地,可也不能真就在屋里歇着,正好把脏衣服给洗了,趁着日头高全给晾起来,等傍晚收工回家一准干透了。

    王萍也瞥了袁弟来一眼,笑了笑啥都没说,只急急的追上前头的张秀禾,一并往河边去了。

    ……

    老宋家的那点子纷争,可影响不到学校里。刚开学,哪怕是已经上学好几年的孩子们也都乐呵得很,更别提新入学的这帮小孩子了。

    乡下地头玩具少,可好玩的游戏却是不少。以前只能在家里跟兄弟姐妹一块儿玩,现在上了学,同龄的玩伴一下子多了不少。要说上午还没啥经验,等到了下午,一年级新生们的挎包里全装上了各种小玩意儿。

    “抓得快”人手一副,翻花绳和橡皮筋是女孩子的专利,小女孩儿们还喜欢玩糖纸,可惜这年头这块糖太不容易了,好看的花糖纸更是少之又少,要是能有那么一张,绝对是值得珍藏的宝贝。还有人带了小人书过来,那就更少了,多半都是城里亲戚家的孩子看完不要的,就算这样,那也稀罕得很。

    男孩子们玩得就更欢了,好些手上都拿了家里人给做的弹弓,不过他们还没胆子在学校里疯,就算要玩也是放个空弹,或者拿破纸团代替子弹。更多的男孩们则是聚在一起玩起了“官兵抓贼”的游戏,闹闹哄哄的占据了小半个操场,不到上课铃响,绝不进教室。

    在这样的背景下,毛头和臭蛋的组合就相当得引人注目了。

    谨记着家里人的叮嘱,下午一到学校,毛头就一直拽着臭蛋。上课时倒是不用担心,臭蛋还是很乖的,端坐好不出声,认认真真的盯着老师和黑板。可一到下课时间,毛头就苦了,领着去茅坑,还得捏着鼻子等着他出来,再给领回教室。

    有回毛头好奇心起,想看看要是没他领着,臭蛋会不会自个儿回教室,就躲在角落里瞧着。结果,臭蛋晃晃悠悠的从茅坑出来,一抬头没见着人,他直接就懵了,东看看西瞧瞧,然后抬腿就往外头走。

    “臭蛋!”碰巧喜宝从旁边经过,一把揪住了他,“哥哥呢?你咋不跟着哥哥?”

    臭蛋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两人大眼瞪小眼,瞅了半天,最后还是喜宝先投降了:“走,我领你回教室。”

    躲在角落里观察的毛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算了,他还是老实点儿看着弟弟吧。

    开学第一天,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过去了。然而就在放学时,差点儿又出了状况。因为一年级没有回家作业,他们永远都是最早放学的,可他们得等哥哥姐姐们一起回家,就跟中午那样。可臭蛋不知道啊,放学铃声一响,看人家都走了,他也抬腿跟着走。毛头就整理书包的那么一会儿,抬头一看,人不见了。

    毛头:……!!!

    等他冲出教室一看,因为放学的缘故,好多学生同时从教室里一涌而出,而臭蛋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任凭他瞪圆了眼睛也没把人找到。

    喜宝背了个书包,又拿了书包,还把臭蛋的课本装了进去,走出教室就看到毛头一脸绝望的看着人群:“又找不见了?没事儿,丢不了,咱们一起找呗。”

    是丢不了,等学生潮散了,高年级的春丽她们也过来了,几个人齐齐高声唤着臭蛋,边走边找,不出十分钟就在田埂上找到了蹲着看蚂蚁搬家的臭蛋。

    看到哥哥姐姐们把自己团团围住,臭蛋站起身来,低着头满腹委屈的说:“我把毛头哥哥丢了,找不着了。”

    毛头:…………呵呵。

    有了经验,毛头回家就寻了一小节草绳揣书包里,打定主意明个儿放学前先把人绑住,他就不信了,有绳子绑着两头,臭蛋还能再丢了!!

    吃过晚饭,几个孩子围坐在擦干净了的饭桌上写作业。

    强子和大伟羡慕的瞅了眼弟妹,尤其是两手一摊表示老师没布置的作业的毛头几个,羡慕的眼睛都快红了。

    “你们可真幸福啊,我们老师可凶了,每天都布置作业,早上一到学校第一件事情就是交作业,要是交不上,就要打手板。你看,我今天就挨了五下!”

    “我还好,只挨了三下。”

    毛头斜眼瞅着亲哥和堂哥,直统统的叫破了真相:“你俩又没做暑假作业?还是瞎做一气,全给写错了?”

    刚抹完桌子打算走人的张秀禾脚步一顿,反手就拍在强子的后脑勺上:“你又没写作业!”

    “不是啊!”强子冤枉死了,他当然有写暑假作业,就是错误率稍微高了点儿。可暑假作业那么多,他前头只顾着玩了,临到开学前两天才紧赶慢赶的做完了,还指望他好好写顺便再检查一遍吗?“妈,我真的写了,真的!”

    生怕张秀禾不相信,强子重重的点头,还拉大伟给他做保证。

    可没等大伟开口,毛头又不怕死的问道:“那你都写了作业,为啥老师要抽你手板?你挨了五下,大伟哥挨了三下,挨打总有理由吧?难不成是老师不讲道理故意打你们俩?”

    这下,强子没话说了,大伟还给了他一下:“叫你乱说,回头给我妈知道,她也得打我!”

    王萍久等不来脏碗筷,就过来看看咋了,正好听了这话:“啥事儿我知道了就得打啊?”

    毛头把手举得高高的,这是他今天刚学会的:“我知道,他没写作业,他俩都没写作业叫老师抽手板了!对吧,喜宝?”

    喜宝点头:“哥哥说的对。”

    强子和大伟欲哭无泪,可怜巴巴的看着两个亲妈。可惜,张秀禾和王萍都不吃这套,齐齐的道:“回头叫你爹收拾你!”

    完了……

    等大人一走,强子就怒喷毛头:“就你坏!你的书呢?来,哥哥教你念书,念不好回头告诉你们老师去!对了,你会写名字不?来,我教你。”

    “我也要学!”喜宝跟着举手,一年级学得浅,上学第一天更是只学了念课文,以及数数。

    对于这个白嫩嫩的小妹妹,强子还是很有耐心的,顺手给了大伟一胳膊肘:“你去教毛头,狠狠的教!我来教喜宝。”

    大伟还在思考啥叫“狠狠的教”,毛头听了这话已经凑过来了,还带上了空白本子和铅笔:“教啊,你教我写毛头。”

    “嗯,成。”大伟的脾气其实很好,哪怕刚被毛头坑了一把,听了这话他还是拿出笔在毛头的本子上写了两个字:毛头。完了还问毛头,“你认识字吗?来,跟我念,毛头。”

    毛头一脸看傻子的神情:“我叫你写毛头,你还反过来教我念。我傻还是你傻?”说完,他就不管蠢堂哥了,自个儿抓过本子,学着前头的两个字,一笔一划的开始写。

    亲眼看到大伟吃瘪,强子很是庆幸把刺儿头弟弟甩了出去,又见喜宝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忙拿过铅笔,在喜宝的本子上也写了两个字,“喜宝你看,这就是你的名字。”

    喜宝低头看了看,还拿手指点着数了数,再度抬头时,很认真的告诉强子:“大哥,我叫宋言蹊,是三个字。”

    强子:…………

    一旁正在吭吭哧哧写字的毛头也突然反应过来了,忙戳了戳大伟:“我也是三个字,我叫瘌毛头,你给我写全了。”

    大伟:…………

    本来在认真写作业的春丽终于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大笑起来,春梅和春芳也跟着凑热闹,拿手指刮在脸上:“羞羞羞,哥哥连名字都不会写。”

    “你们会,你们写啊!”强子怒了,他咋知道宋言蹊三个字是咋写的,不对,“我会写宋!”抓过喜宝的本子,在第一行两个字前又加了个“宋”,“看吧,你叫宋喜宝。”

    喜宝眨巴眨眼睛,不解的问:“奶说我叫宋言蹊。”顿了顿,这回的语气倒是坚定了很多,“我听奶的。”

    那头大伟也跟着在毛头的本子上写了个宋,写完还欣赏了一下,说:“我觉得我写的最好的就是‘宋’了。”

    毛头抢回本子,怼他:“我又不姓宋,你在我本子上写这个干啥?”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直接导致大伟懵了半晌:“你不姓宋?等等,咱们全家都姓宋啊,你为啥不姓宋?毛头,瘌毛头是你的小名,你大名应该是宋……”啥来着?

    “我姓瘌叫毛头!”毛头站起身双手叉腰,“谁跟你说咱们全家都姓宋了?我妈就不姓宋!”

    喜宝力挺毛头哥哥:“奶也不姓宋,奶跟兰子一个姓,姓赵。”

    “哈哈哈……”春丽几个笑疯了,只差没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了。偏偏臭蛋还过来凑热闹,可惜他也是毛头那一国的,拍着胸口自信满满的说:“我妈也不姓宋,我也不姓宋,我姓臭叫蛋。”

    “其实就是你俩太笨了!”毛头作了最终总结并完成捅刀任务。

    强子和大伟齐齐趴在了桌子上,心好累,感觉再也不能好了。

    弟弟妹妹全都是糟心玩意儿!!

    ……

    ……

    到底是开学第一天,哪怕再怎么不在乎孩子学习的家长,也会顺口问上一两句。老生多半是随口敷衍两眼,心思全在玩上头了,新生们倒是更配合一些,基本上都是有问有答的,还会好奇的提些问题。

    再有就是,没到上学年龄或者压根没打算上学的那些孩子了,他们有些是单纯的好奇,有些却只有羡慕。

    哪怕这两年里,因为知青们大量融入队里的缘故,很多人家都逐渐重视起了孩子的学习,哪怕不求他们将来当个文化人,多学点知识,万一县里招工了,也能去试试看,要真中了,那不就是成了吃供应粮的城里人了?哪怕不图这个,多学点东西也是好的,回头说媳妇或者嫁人了,不也是个筹码吗?

    然而,甭管变化有多大,有一部分的思想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别说是现在这个年代,那些人即便过了几十年,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想法,坚定如磐石。

    就说老袁家,这几年渐渐的跟小闺女袁弟来彻底不来往了,哪怕偶尔在路上碰着了,也都是假装没看到,默默的走开了。不单是袁弟来,其他几个嫁出去的女儿,虽然没有彻底断亲,可来往确实是少了很多。

    老袁家也不在乎,谁叫这几年第七生产队的日子越过越好了呢?哪怕他们家真正下地赚工分的只有两个老的,分的粮食也足够一家人吃了。这里的足够当然不是敞开肚子猛吃,袁家两兄弟和仨小子是绝对不会饿着的,至于别的,谁在乎呢?

    对了,这几年来,袁弟来那大弟又得了闺女,现在是五朵金花。而她的小弟在今年刚开春那会儿再度得了个儿子,也就是仨小子。

    头上有老俩口,中间是两对小夫妻,最下头是五个姑娘三个小子,也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袁家大孙子袁家宝就去上学了,他长得也很好,就是胖了点,不是喜宝和臭蛋那种婴儿肥,而是真的被养得肥嘟嘟的,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将近八十斤了。

    袁家老俩口最得意的就是把大孙子养得那么好,瞧瞧这队上,那赵家、宋家日子是过得红红火火的,可看他们家,不一样都是些瘦子,看着倒是挺结实的,可身上没肉就是没吃好!

    身为家里的金孙,袁家宝跟毛头和喜宝一样,都有一个新挎包和一套新课本,以及本子笔橡皮啥的,半点儿都不缺。

    问题是,毛头的那些文具是宋卫国给买的,他现在已经是正式干部了,拿国家津贴的。当然,跟每个月都有几十块钱津贴的宋卫军不同,他到底只是个乡下生产队里的小干部,一个月的津贴是八毛六分钱。是不算多,给这钱赵红英没拿,叫他给张秀禾拿着,毕竟已经是成了家的人,哪有把钱都给亲妈拿着的?这攒了些许日子,别的不说,给小儿子买一套新的文具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喜宝的东西,她从小到大的吃喝用度,多半花的都是她四叔宋卫军的钱,当然小姑姑宋菊花也出力不少,要不然光有钱也买不到好东西。

    可袁家就不同了,他们既没有当干部的儿子,更没有一个月赚几十块钱的军人儿子,之所以能凑出这些东西来,却是咬牙卖了点儿黑市粮的。

    这年头的粮食金贵得很,也就是第七生产队了,连着好几年都是大丰收。粮食丰收了,每个工分分到的粮食也多了,这也是为啥老袁家一家子到现在还没被饿死的缘故。不说其他生产队了,就连城里到了月底也经常缺口粮,要是摊上家里生孩子或者有病人啥的,想吃口细粮鸡蛋,也没处买。

    别看袁家人窝囊得很,可为了金孙,袁老婆子愣是豁出去了,攒了十个鸡蛋,又揣上了两斤细粮,就跑到县里给卖了。挎包还是买鸡蛋那户人家给的,拿来抵了鸡蛋钱,课本纸笔啥的,只要在报名时打个招呼,学校会帮着买的。

    于是,在家里姐妹们饿得站都站不住时,袁家宝背着新挎包带着新课本文具上了学。

    晚间纳凉时,袁家老俩口还特地领着金孙出去转了一圈,好叫队上的社员们都看看,他们家也不是穷得叮当响的。唯一遗憾的是,家里实在是凑不齐布票,不然要是能扯一身新衣裳穿着上学,那才叫长脸。

    等宋家哥仨从外头纳凉回来,一开始倒是没说啥,等洗漱完了进了屋,都没忍住跟媳妇儿说了这事儿,包括宋卫民。

    袁弟来虽然跟娘家断了来往,可她其实还是在意的,光听就是不开口说啥,当然也绝不会凑上去。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宋卫民也没强求,毕竟那是人家血亲,不让联系听听热闹总称不上错吧?可他不知道,袁弟来每回听了娘家的“热闹”后,都会一夜无眠。

    不过,这次却是个例外。宋卫民才说了个开头,就被袁弟来急急的打断了:“你老管别人家的事儿干啥?倒是管管臭蛋呢,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妈她一直花着四弟的钱养着喜宝?”

    知道啊,这哪能不知道呢?不然家里哪来的钱给喜宝扯布做衣裳?就算宋菊花每回都能弄来布票或者处理布,那也得用钱买啊,她婆家人对此一直闷声不吭,就说明没出一分钱,不然性子再好都受不了。

    宋卫民丁点儿弯都没转,直筒筒的就说了,还反问:“你不知道?”

    袁弟来没回答这话,只是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叮嘱他明个儿一早问问赵红英。

    问啥?当然是问问能不能顺便也帮臭蛋出了,横竖都养了侄女了,多养个侄子有啥关系?再说了,臭蛋不要新衣裳,只要个新书包和新文具。

    第二天,宋卫民略迟了一步出门,同赵红英支支吾吾的说了自己的意思。他特地没提袁弟来,只说臭蛋是他唯一的儿子,总不能连个丫头片子都比不上。

    赵红英横了他一眼,都不需要开口询问,会说丫头片子这种话的,全家上下也就袁弟来一个。不过,她也没打算追究这事儿,都这些年了,她老早就想明白了。

    ——要想日子过得好,那就不能跟傻子一般见识。

    “叫你弟弟替你养儿子?成啊,你写封信,地址管建设去要,回头等卫军回信了,你自个儿瞅瞅他到底愿不愿意。”撂下这句话后,赵红英直接走人。

    宋卫民心想,这话也没错,毕竟是叫老四掏钱,总该同他支会一声的。打定主意后,他决定先去上工,正好仔细琢磨琢磨该咋写这封信。

    已经走出一段路的赵红英,回头瞅了一眼,见蠢儿子已经一脸轻松的往地头赶了,心下很是叹了一口气,她怎么也想不通,老大老二是蠢了点儿,可也没蠢到这个地步啊?她刚才那番话明摆着就是奚落,这人……

    唉!

    完全没听出画外音的宋卫民,还真就仔细琢磨了半天,中午下工回家后,他特地跟毛头借了纸笔,打算趁午饭还没上桌,先把信给写了。可一提笔,他突然就脑子一片空白,咋字都写不出来了。

    “毛头啊,三叔说,你来写。”

    毛头倒是丁点儿不客气,抓过本子拿起笔,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眼见宋卫民还在酝酿,他催促道:“你快点啊!”

    “你就写……”宋卫民憋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卫军啊,我是你三哥。”又缓了缓,“家里穷没钱给孩子买新课本,你能借三哥几块钱,给你侄儿臭蛋买新书不?等三哥有钱了就还你。”

    叫亲弟弟帮着养儿子这种话,打死宋卫民都说不出口,不过借钱应该没事儿吧?至于啥时候还,就得看他啥时候有钱了。

    仔细想想,大概没啥好说的了,他就说:“就这样吧,能说明白就好。”

    说的是挺明白的,可毛头写不明白。事实上,他写了一溜儿的“毛头”,还真别说,虽然是昨天刚学会写的,可他练了一晚上外加一早上,写的还挺不赖的。

    “你写的是毛头啊!”喜宝歪着脑袋凑过来看,立马就把真相给捅破了,“一个两个三个……你写了七个毛头。”

    “对啊,我只会写毛头。”毛头满脸自豪的点头说。

    宋卫民好歹也是念过小学的,提笔忘字是事实,并不代表他真的一个字都不认识。听了俩小只的对话,再拿过来一看,他就绝望了:“算了,我去找建设,你们先吃饭吧。”

    写信、问地址,赵建设一气全帮着给弄好了,还附赠了一个信封,顺便提醒他寄信得去县里的邮局,还得买邮票贴上,最后送人离开。

    等人走了,赵建设才跟他爹说了这事儿:“姑她那么精明,咋生的儿子那么蠢?还想哄卫军,卫军那小子贼精贼精的……”

    宋卫民自以为说的委婉,可他忘了一件事儿,并非所有人都是蠢货,连赵建设一听就明了的事儿,聪明如宋卫军,咋可能看不懂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