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02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27章 第02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27章

    至此以后, 袁家的人每回远远的看到宋家人的过来, 都会麻溜儿的闪一边去,虽然袁母还有些不情愿,可她拗不过儿子, 最终还是妥协了。两家在袁弟来不知情的情况下, 彻底闹掰了。

    这出大戏开始得轰轰烈烈,中间更是精彩纷呈高, 潮迭起, 哪知落幕却快得很,社员们还在回味着呢,就已经彻底消停了。

    幸好, 接下来还有不少活儿要忙,自留地、秋种、嫁娶等等, 这一忙活, 自然就没心思凑热闹看好戏了。

    说起来,老宋家那头的自留地,早好几天就开始收获了, 主要是老宋头父子四人下地干活, 王萍偶尔去搭把手,盼着早点儿收完早点儿了事。谁会想到中途出了老袁家这一茬?不过,就算晚了两天, 地里的庄稼蔬菜还是都收了上来。

    宋家人多, 自留地也多, 哪怕都是边边角角的小块地头, 加一道儿也不算少了。因为开春那会儿,赵红英要求把她和老宋头名下的那块地全种上红薯,宋家哥仨也有样学样,剩下的一半地都种了红薯,其余的才种了些萝卜白菜。

    干活的时候没留神,等收完了往堂屋角落里一堆,好家伙,咋红薯的个头差那么多呢?

    宋卫国又是留神细瞧又是绞尽脑汁的回忆,终于确定个头大的全都是出自于老俩口的地,反之那些瞅着就一副营养不良的红薯,就是其他人的。其实也不能说其他人地里出产的红薯就不好,跟公家地里是差不多的,就是被大红薯一衬,乍然失了颜色。

    咋回事儿呢?

    想了半天都不得法,宋卫国赶紧向他妈求救。

    赵红英正在屋里收拾衣箱呢,盘算着这天气热是热,可一旦凉下来,倒也快得很。估摸着,再有个把月就该换秋衣秋裤了,自然也要提前给喜宝准备两身新衣裳。没法子,谁叫小孩子长得快呢?就跟地里的葱一样,眨眼间就一下子窜高了,既然不想叫喜宝穿几个堂姐的旧衣,那就只能每一季都添置新衣服。

    这才刚想到这儿,蠢儿子就一脸急吼吼的冲了进来,非要拉她去堂屋看红薯。

    看你个头!赵红英好悬没被气死,心道,红薯有啥好看的?你说长得好?那还能好出花儿来?

    不过,最终赵红英还是勉为其难的去瞧了一眼,这一瞧不打紧,连她自认见识多都被唬住了,只因那堆红薯差别太大了。

    一堆的红薯,大的大小的小,关键还不在于个头,而是品相也差了很多,小的那些丑得格外有创意,大的那些就好看多了,瞅着不像是一块地里出来的。

    “卫国啊!”赵红英瞅了半晌,弯下身子从一堆里头刨了两个出来,“你瞅瞅,这俩像不像毛头跟喜宝搁一块儿?”

    宋卫国正等着亲妈给指示呢,就听到了这句无比扎心的话,偏偏他还无从反驳,只能哽着血点头:“嗯,妈你说得对,可你倒是瞧瞧这红薯咋回事儿啊?”

    赵红英横了他一眼:“自留地不是你在管?还问我咋回事?”

    “这不是……这些大块头的全是妈你和爸那块地里出产的。”宋卫国觉得大概是自己没讲清楚,又细细的把事儿说了一遍,然后就拿眼看着他妈。

    “你瞅我有啥用?我一年到头也没往自留地跑几回,我知道个啥?”赵红英当然知道,肯定是老天爷见她把喜宝养得那么好,特地奖励她的。可这话能说吗?能吗?

    见蠢儿子还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她直接就不耐烦了:“该干啥就干啥去,我还得给喜宝做新衣裳呢!”说完,她就脚底抹油直接开溜了,生怕蠢儿子继续追问下去。

    宋卫国倒是没再追问,可既然他妈没吩咐啥,他也就当个稀罕瞅。回头,还特地往一堆红薯里刨出了个块头最大的,掂量了一下,估摸着得有个四五斤重,揣上出门找人吹牛.逼去了。

    说来也是悲伤,从前的第七生产队跟其他大对是差不多的,社员们勤劳质朴,一年到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不饿肚子,闲暇之余也都是忙着收拾自留地,或是窜门子说些家长里短。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大队的画风徒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没了以往的淳朴,留下的全是浮夸,爱吹牛爱扯淡爱嘲讽,最爱的就是凑热闹看笑话,一刻都不得闲。

    身为第七生产队的大队长,赵建设拒绝相信这是他造成的,可他也不敢去找罪魁祸首的麻烦,只能尽量抽出空闲时间安排各种政治思想报告会议,争取将社员们的作风拧回来。从秋收后到现在,他也安排了好几场大会,可每次都是他在台上吼得声嘶力竭,而台下的社员们则一溜儿的翻着死鱼眼睛瞅着他。

    目前看来,毫无效果。

    就在赵建设急于想法子纠正社员们的错误思想时,宋卫国已经揣着大红薯出门找人吹牛去了。

    他特地找了个最大个儿的,就是故意拿出去显摆的。社员们一瞧,顿时惊为天人。

    “这红薯咋那么大个儿?一个抵得上人家四五斤吧?这是红薯王啊!咋会那么大呢?干啥过了?”

    “给我瞅瞅!这得有四五斤了,你家红薯都那么大?能带咱们去瞅瞅不?”

    “走走走,去老宋家瞧瞧,咋人家就那么能耐呢,连种的红薯都比咱们的个头大!”

    好不容易才碰到了显摆的机会,宋卫国当然不会拒绝。他直接就领着人往自家去了,一边走一边说着地里头的事儿,直说这回运气好,一整块里出产的全是大块头,总的产量差不多是其他红薯地的三到四倍。

    其实,红薯这玩意儿,个头本来就有大有小,可宋卫国拿出来的这个太吓人,又听说一整块地都是这样的,当然叫社员们好奇极了。说好奇都还是往轻了说的,他们这心里就跟猫爪子在挠一样,恨不得立刻去瞧瞧大个儿红薯,再往地里走一圈,最好是能知道这种大块头红薯是咋种出来的。

    不是他们想法多,而是苦日子熬多了,当然会格外关注粮食问题,哪怕连着两年都是大丰收,那谁也说不准明年到底会怎样。农民苦得很,不单耕种收获极是累人,关键是太不稳定了,看天吃饭,要是老天爷不赏饭吃,那日子可就真难过了。

    等到了老宋家,看到了宋卫国口中的那一堆大红薯,社员们眼睛都直了,好几个老庄稼把式两眼放光的盯着大红薯,哆嗦着说道:“真是白活了一辈子,还不如几个嘴上无毛的小孩子,这是咋种出来的?咋弄的?”

    宋卫国忍了忍,考虑到对方都已经八十好几了,他没敢质疑那句“嘴上无毛的小孩子”,只老老实实的说道:“那就不知道了,反正一整块地都这样,红薯长得特别好,块头大又好看。”

    好不好看没人关心,大家只关心咋样才能种出超大个儿的红薯来,而这时,得了消息的赵建设也匆匆赶了过来。

    队上本来就藏不住事儿,一传十十传百,等赵建设过来时,老宋家的屋前屋后全是人。

    赵红英就在院子里头瞪眼,她简直不敢相信宋卫国能蠢成这样,倒不是说她自私,不想把好东西跟其他社员分享,这要是今个儿她知道咋样能种出红薯来,一准二话不说就教给大家了。问题是,那是老天爷干的,咋办啊?

    “姑!”赵建设推开社员们,硬是挤到了最前头,“姑你可真能耐呢,你赶紧准备准备,回头开个大会,就拿着大红薯上台讲讲种地的经验!”

    说着,他特地看了一眼几个社员手里传着的大红薯,面上愈发的激动了:“回头我把这个事儿往上头说说,争取再给姑你弄个勋章来!”

    粮食增产是大事儿!

    对于他们这些土里刨食的人来说,再没有比粮食更重要的了。甚至比先前打到野山猪更了不得,毕竟野猪这玩意儿得碰运气,要是能让粮食稳定大量的增产,别说他们生产队了,就是整个红旗公社都得受益。如果弄得好,还可以向全国各地推广,毕竟粮食就是命啊!

    别看队上的社员们始终觉得赵建设挺傻的,可事实上人家比赵红英负责多了。自打当上大队长后,他就一心盼着能带领全体社员发家致富,真心盼着所有人都能过上顿顿捞干饭的好日子。

    眼见希望来了,可把赵建设给激动坏了:“姑!我这就去安排,回头你可得上台好好讲讲。”

    赵红英差点儿没把赵建设拍死。

    讲个屁!讲啥啊?咋讲啊?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呢?她知道老天爷干了啥啊?

    一个没忍住,赵红英又开喷了:“讲啥讲!你瞎了还是傻了?你啥时候见我管过自留地了?不都是那仨蠢货管的吗?有事你找他们去啊!”

    “不是……姑,那个还是你上吧,回头这些红薯王也别吃了,留着做种你说多好?当然,队上肯定不会忘了你,要奖励或者给工分都成。”赵建设可不觉得他那仨表哥有啥用,平时连句囫囵话都说不上来,真叫他们上台还不直接抓瞎了?

    可赵红英显然不想管这些事儿,她就觉得,谁吹的牛.逼谁负责,自个儿搞出来的事儿凭啥叫她来给擦屁股呢?她知道啥?她啥都不知道!!

    横了蠢侄儿一眼,赵红英坚决果断的推却了这事儿,不过她好歹给了句准话:“你想换你就换,只要份量没错就成。我觉悟那么高还能敲诈你?至于别的,你找宋卫国去,他能耐,整个老宋家,就数他最能耐了!”

    赵红英快被烦死了,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花样来的,那是老天爷做的手脚。偏那蠢货宋卫国跑出去瞎嚷嚷,谁捅的篓子谁收拾呗,要让自个儿上,她才懒得管。

    眼看赵建设还想劝,她索性就说:“自留地我就没管过,是我的地,又不是我种的。你倒是问问他,到底浇了什么神仙水。回头要是上头有奖励了,让他接着,开会讲经验,叫他上台!”

    再没给赵建设说话的机会,赵红英就转身回屋去了,边走边暗骂,老大那个废物蛋子,平时不干好事儿,关键时候还给她捅娄子。可真能耐啊,揣着个大红薯就出去嘚瑟了,让你嘚瑟,让你吹牛,让你出风头,回头看你咋办!!

    宋卫国是真没想到他妈说抛弃就抛弃他了,面对赵建设的连声追问,他实在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奈何,他又带着一群人去了地头,研究来研究去的,啥都没折腾出来。

    好在,赵建设也不是毫无收获,这不是得了一堆优质的粮种吗?生怕他姑反悔,他打算今个儿就换过来,正想出门找人,就有人主动凑上前来。

    “大队长,宋老太咋说呢?是不是要教大家伙儿咋种地?对了对了,他们家的粮种是从哪儿来的?特地托人从外头带来的?队长你倒是说说啊!”

    赵建设只想呵呵哒,平时他开个会,三催四请的才能把人召齐,这会儿还没咋的呢,人家就急吼吼的过来打听了。真的应了那句,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行了,赶紧出来几个人,咱们把老宋家的大红薯运回粮仓去,回头还得给人补上呢。放心,会有种红薯经验交流大会的,就算我姑不上,这不还有卫国吗?是吧,大表哥。”

    宋卫国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儿了,直觉告诉他,他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儿,可哪里错了呢?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没想明白,听到赵建设这话,他也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嗯,我妈说了,要觉悟高一些。”

    “对!就是这样,我先把红薯搬过去过秤,等下叫人再送两袋子红薯过来。”赵建设带着红薯走人了,留下宋卫国一人原地发着呆。

    相比之下,其他的社员就高兴坏了,头一次真心诚意的夸赞赵建设。

    ——看不出来,大队长可以啊,两句话下去就把粮种给要来了。

    ——到底是一家的亲姑侄,就是不一样,能说得上话。

    ——真羡慕你有个这么能耐的亲姑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