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02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26章 第02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26章

    秋收之后, 也不是家家户户都能闲着, 各家都有自留地,队上是完全不管的,全靠自家人操持。那些种蔬菜倒还好, 要是像老宋家那样种了一溜儿的土豆红薯, 还得接着忙活。再有就是,留在田里的稻桩, 拔回来后还得扎成草把子, 或是用来引火,或是回头翻修一下屋顶,都用得着。

    不过, 就算零零碎碎的活儿不少,队上的气氛还是挺不错的, 毕竟今年大丰收, 粮食也都堆到自家屋里了,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哪怕接下来还有得忙, 大家伙儿碰面也都是兴高采烈的。

    其中, 又以小孩子为最。

    这年头,虽然各个公社都有学校,可读书还是很轻松的, 尤其是小学, 一年到头就考两回, 每次考完就放假, 不但假期时间长,还没有作业,更别提后世的那些辅导班了。

    一句话,小孩子们全都撒欢了。

    尽管外头热得要命,可小孩子们才不管这些,上树掏鸟蛋、下河捞小鱼、山上摘野果……先前秋收时,兴许还会帮着家里做点儿力所能及的活儿,再不然也会带着弟弟妹妹,这会儿是彻底玩疯了,不到饭点绝对找不到人。

    老宋家当然也一样,最小的两只就不提了,他们想玩也玩不起来,再说喜宝有赵红英看着,毛头至今为止唯一会的游戏也是他最爱的游戏,就是满地打着滚,跟个翻滚着的驴粪蛋子一样。其他几个大的,譬如强子大伟早不早的就玩野了,春丽姐妹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天天带着狗子小黄到处乱窜。

    又到了每月一次进城取钱的日子,大清早的,赵红英就先把喜宝给收拾好了,本来是想□□丽姐妹几个帮着看一下,结果略慢一步,家里就已经安静如鸡了。

    “小兔崽子们咋那么能耐呢?眨眼全不见了!”赵红英气得够呛,老宋头一大清早就带着儿子们下地干活了,张秀禾要去猪场那头,虽然她活儿轻省下工也早,可却是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的,王萍瞅着家里没活儿了,也去自留地那头了,想着早点儿干完早点儿了事,横竖都是自家的活儿。

    这不一转眼,就只剩下躺在房里要死不活的袁弟来,以及赵红英并喜宝、毛头了。

    毛头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他想玩举高高,可惜没人理他,所以一瞧见赵红英抱着喜宝出来,他就吭哧吭哧连滚带爬的过去了:“啊!”

    “啊你个头!你爹蠢,你妈蠢,你哥蠢,你姐蠢,连你也蠢!”赵红英没好气的瞪他。

    她怀里的喜宝也低头去看地上的毛头,听了这话,赶紧摇了摇脑袋,奶声奶气的说:“毛头不蠢……”

    毛头像是听懂了喜宝的话,猛点头:“啊啊!啊啊啊!”

    看毛头这蠢样,赵红英彻底没辙儿了,事实上她对前头仨儿子都没辙儿,又蠢又丑,要不是有个听话的优点,这日子根本没法过。又想起这回期末,强子和大伟再一次考砸了,也不叫考砸了,应该是发挥出了他们的真实水平,每个人两门功课,两人就是四门。

    四张考卷的分数加在一块儿,愣是还没及格。

    惨啊,真惨啊!

    成绩刚出来时,大家伙儿都在忙秋收,没空收拾孩子。等回头闲下来了,宋卫国和宋卫党都想狠狠的收拾一顿孩子,结果这俩小孩崽子居然跑去向赵红英求救了。

    赵红英没救他们,只是说了句大实话:“你蠢,所以你儿子才蠢。懂吗?儿子随爹!”

    亏得老宋头当时并不在场,事后也没人敢把这话告诉他,不过对于宋卫国和宋卫党来说,伤害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

    尤其是宋卫国。他媳妇儿说,儿子丑随爹;他亲娘说,儿子蠢还随爹,这……

    带着这样的悲伤,宋家人宁愿闷头下地干活,也不想待在赵红英跟前碍事儿。

    没法子,赵红英只能抱着喜宝去了隔壁,虽然袁弟来在家,可她不放心啊,对比起来,她妹子赵红霞还是很靠得住的。

    “喜宝在你家歇会儿,我把她的东西都拿来了,记得多喂水,打扇子手稳着点儿,她困了你得抱着她,叫她靠在你肩头睡着了再放到床上。对了,午饭不用你操心,我会赶回来给她做饭的。还有啊……”赵红英细细的叮嘱着,只差没在脸上写上一行字“你行吗?”。

    赵红霞面无表情的接过喜宝,眼角瞥了一眼吭哧吭哧自个儿爬进来的毛头,深深的觉得有必要提醒她姐一句:“姐,我生了三个孩子,你记得吗?”

    “记得,就跟我家那仨个大的一样。”赵红英安顿好喜宝,又拎过毛头,正好听到外头赵建设扯着嗓门在唤,赶紧出去了,“我取了钱就回来,你用点心啊!”

    尽管这会儿还是大早上,可日头已经很毒辣了,赵红霞搂着软乎乎白嫩嫩的喜宝,站在门口目送她姐坐着她大侄子的自行车远去。

    仔细想想,在家里帮着照顾孩子,总比大热天的往县城里跑来得轻松自在吧?这么一想,她心里比喝了蜜都甜。

    ……

    老宋家的人转眼间跑了个一干二净,大人孩子都不在家,唯一留下的也就是孕吐反应略严重的袁弟来。

    其实,也不单单是孕吐,因为今年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就算待在家里不出门,那也一样闷热得要命。光一个大蒲扇能有啥用?天热,胃口就差,吃不下自然会头晕脑胀的,干啥都没力气。袁弟来在嫁到老宋家之前,就没吃过一顿饱饭,身子骨亏得厉害,偏偏两胎之间只相隔了几个月,更叫她怀得愈发辛苦了。

    幸亏有儿子这个信念支撑着她,不然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分娩那一日。

    半躺在床上,袁弟来根本睡不着,只能这样靠着躺着,伸手抚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虽然脸色惨白如纸,可一双眼睛却是亮晶晶的,充满了希望与期待。

    因为实在是太热了,她就算想避开家里的几个女孩,也不得不打开了半扇窗子。然后,她就看到院子里人影闪过,惊讶的同时,她妈就进屋了。

    是她的娘家亲妈,袁母。

    “弟来啊!见你一回可真难哟,你那婆婆咋那么能耐呢,见天的在院子门口磨刀,她可真敢!”终于突破了防线见到了闺女的袁母,一进屋就寻了跟凳子,毫不见外的坐下来,边抱怨边把家里的事儿巨细无遗的说给她听。

    从前头分鱼开始说,提到自家的两条大肥鱼遭了贼,又说秋收太辛苦了,他们老俩口比老牛都累,更是晒秃噜皮。说着说着,她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你现在有好日子过了,也不知道回娘家看看。当初,就是因为最心疼你,才特地留你在本队嫁了,结果你还不如你那四个姐姐,好歹她们都知道送个信儿来,就你……你不要爹妈弟弟了是不是?”

    咋可能呢?

    因为老宋家的刻意隔离,她真的有好久都没听说过娘家的事儿了。乍一听她妈这番话,就跟听天书似的,一愣一愣的,完全没回过神来。有心解释两句,说她身子骨不好,在家里歇着没出门,可话还没出口,她就先惭愧上了。自个儿好歹年岁轻,身子骨再不好能跟爹妈比?不由的,她也跟着伤心起来,怨自己没能耐,帮不了娘家人。

    “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孝,是我没能耐……”袁弟来越想越惭愧,她咋能这么自私呢?明知道娘家人口少,活儿又多,怎么着也该撑着一口气多帮衬些。爹妈生了她养了她,她就该尽量多做些事儿,来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羞愧、自责、伤心、气馁,袁弟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能抽抽搭搭的哭个起来。又怨婆婆太凶太霸道,她娘家没人,婆家就不能拉拔一把吗?她都嫁到宋家了,整个人都是宋家的了,帮一把咋了?

    袁母也没留多久,她家里还有活儿要干,只是有些话不好跟儿媳妇们说,这才特地来找闺女诉诉苦。等苦水一倒干净,她就立马起身走人了。可她是走了,袁弟来却不好了,最初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哭,后来越哭越难受,越难受越想哭,到最后干脆抱着肚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等宋卫民晚些时候过来瞧她时,一进门就被吓呆了。

    啥都别说了,赶紧送卫生所吧!

    好在,事情很凑巧,这头赵建设刚骑车把他姑送到家门口,就看到宋卫民脸色很是难看抱着袁弟来出门。那还有啥好说的,再怎么心里苦,这也不能袖手旁观呢。

    不过,赵建设本人没去,他把车子让给了宋卫民,扭头就往家里跑。

    老宋家就是个是非地,一窝的惹事精,无风都能起三尺浪,他这小身板还是趁早跑远点儿,省得回头又平白遭了秧。

    赵建设是跑了,赵红英跑不了啊,都没顾得上去看喜宝,她只能跟着往卫生所去。好在袁弟来也不能太颠簸,宋卫民叫她坐在后头,一手扶着她一手握着车把,尽可能平稳的往前头走去,边走边问她咋样了,又问出了啥事儿。

    袁弟来有个优点,那就是绝对不会说谎,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因为她这人蠢得连谎都不会说。基本上,你问啥她就会说啥,甚至很多事儿不问都清楚,这不是已经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吗?

    因此,宋卫民一追问,她就哭哭啼啼的把她亲妈给卖了。

    “我妈说,家里就快过不下去了……鱼啊,那么大两条肥鱼都叫贼给偷了……秋收多辛苦,我两个弟弟连块肉吃没的吃……我爹妈……”一边哭一边说,虽然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可她到底还是把事儿给讲清楚了。

    宋卫民还没说什么,赵红英就原地爆炸了。

    “别的大队啃着草根树皮不也把日子过下来了?你娘家还能吃上饱饭,肉也没少分给他们,哭什么惨?这是指望咱们家扶贫?做你个白日梦!想多分粮分肉,叫你两个弟弟下地干活去!穷人家还那么多讲究,真当自己是地主老财了?你男人能干活你弟弟咋就不能了?你爹妈这是生的儿子还是祖宗?我今个儿就把话撂在这儿,他老袁家的事儿跟咱们家屁干系都没,哪怕就快要饿死了上门讨饭,我也不会救他们!你要是再这么寻死腻活的,趁早回去跟他们一道儿吃苦受罪去!”

    “妈、妈你别说了,妈!”宋卫民真不是胆肥了,而是他媳妇儿这会儿已经哭得喘不上气来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也得帮着劝一劝。

    可赵红英是谁?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就宋卫民这张笨嘴还能劝得了她?越劝越冒火倒是真的。

    说话间,赵红英就往兜里掏了五毛钱,往宋卫民手里一塞,转身扭头就走,明显就是不打算再管这事儿了。

    宋卫民很想追上去,可他媳妇儿这会儿脸上丁点儿血色都没有,抽抽着都快从车上一头栽下去了。他又想着亲妈那么能耐,就算真的生气了,也不会咋样的,又看了一眼,确定她是往家的方向去的,索性一咬牙,先送媳妇儿去卫生所再说。

    有一点,宋卫民还是猜对了的,赵红英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咋样的,至少她本人肯定没事儿,别人……那就不好说了。

    赵红英当然是回家了,不过并不是去歇着,而是去做战斗准备的。

    取了早两个月得的白搪瓷缸子,就是写了“妇女能顶半边天”那个,灌了满满一缸的凉白开,她雄赳赳气昂昂的杀去了老袁家。

    往人老袁家院门口一戳,赵红英张嘴就来:“作死的袁家老婆子!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你祖祖辈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早该想到你们芯子里就是坏的,坏胚子!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们是老的不干好事儿,小的更不是东西!”

    “一家子的祸害,闺女全是丧门星,儿子各个窝囊废!你说你有啥用?活了半辈子,连口肉都没尝过吧?把儿子当成祖宗伺候,把自个儿拿老妈子看,你真能耐啊!”

    “我赵红英摸着良心说,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坑我,当我是好欺负的?竟敢跑去我家撒野说是非,你可真行啊,你那么行咋还不上天呢?”

    “以为我是你们家那些窝囊废?我把话撂在这儿,下次你要是再敢来我老宋家,回头我就把你儿子的腿都打断,再把你闺女轰出去,让老三跟她离婚!叫她滚蛋!!”

    ……

    赵建设刚回到家,解开了领口,拿着大蒲扇拼命扇着风,他媳妇儿赶紧给他绞了块湿毛巾递过去,他把扇子往旁边一撂顺手接过毛巾,满头满脸痛快的擦了一把,又接过缸子猛的灌了半缸水,这才感觉自个儿活过来了。

    他媳妇儿还在那儿嘀咕:“大热天的,刚忙活完,就不能歇几日再说?邮局就在那儿,晚几天也跑不了啊!”

    “得了吧,我宁愿跑这一趟,也不想听我姑在那儿叨逼叨逼个没完。”话一出口,他暗叫不妙,赶紧问,“我爹呢?在家不?”

    “去地里了。”他媳妇儿心疼自家男人,就想给泡杯红糖水,然而,没等她转身回屋拿糖,听到外头似乎有好几个人咋咋呼呼的叫唤声。

    “大队长!你在不在?快出来啊!”

    “赵建设你赶紧出来啊,出大事儿了!你还在磨叽个啥,快走快走啊!走走走,再不走就要出人命了!”

    “对对,老袁家出事了!天大的事儿啊!”

    赵建设走出家门,还没发问就听他们咋呼了一遍,开头也就算了,听到后头,他直接就呵呵了。

    老袁家,又是老袁家,这家人是不是一天不作死心里头就不痛快啊?人蠢就要老实点儿,没的整天这么作幺的,又懒又馋又穷又傻,还天天搞这搞那,当他这个大队长是软柿子吗?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要捏一把!

    “媳妇儿你在家里守着孩子,看我不收拾他们!!”

    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是病猫了?!

    赵建设就不明白了,他好歹也是生产队的大队长,还是整个公社里唯一一个蝉联两届先进大队长的优秀干部,咋老袁家偏就觉得他好欺负了?他是对长辈认怂,可不是随便见着个老头老太就跪的!!

    杀气腾腾的冲到老袁家,结果,还没到跟前呢,赵建设远远的就听见一阵阵熟悉的叫骂声,当时脚下就一个趔趄,要不是旁边的人反应快扶了他一把,他真的就给跪下了。

    给他姑跪下了。

    姑啊,你可真是我亲姑啊!你是先进社员,你是除害英雄,你告诉我你这是在干啥呢?!

    赵红英根本没发现她大侄儿过来,仍站在那里叫骂。骂一串喝口水,一搪瓷缸子的凉白开啊,这会儿已经去了一半了。

    这还不是最糟心的,最叫赵建设无法接受的是,此时的袁家门口,已经聚拢了一大堆的社员。

    秋收都过了,除了几个特殊工种外,其他人都不用再每天上工了。当然,自留地不算,那是各家自个儿的,你爱干就干,不爱干哪怕荒在那儿也没人管。所以,大家伙儿可不都闲了吗?

    闲着也是闲着,有那么大的热闹可看,当然就一窝蜂的赶过来了。

    小板凳小竹椅在老袁家门口摆了两排,还有人或站着或蹲着,或伸长脖子瞅着,各个脸上都是满满的鼓励,鼓励赵老太继续啊,您可是除害英雄,咋能怕了老袁家这帮子怂蛋呢?

    上啊!

    冲啊!!

    更有人瞅着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赶紧一溜小跑的回家拿吃的去了。往兜里揣一把炒南瓜子,端上一碗凉白开,再拿个大蒲扇,走好嘞!

    反正赵建设过来时,老袁家门口已经开锣打鼓唱起了大戏,反正主角已经登场,观众也已就位,哪怕目测到现在为止,配角还怂在家里不肯露面,可瞅着仍是欢天喜地、热闹非凡。

    赵建设心里苦啊,比吃了黄连都苦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姑……”

    “你来干啥?边儿去!这事儿我自个儿能解决,不用别人帮忙!”赵红英一扬头,就是这样的自信。

    算起来,她骂了有大半个小时了,这期间不是没人主动上前帮忙,事实上因为两次打野猪以及捞鱼事件,她在队上的威望已经到达了巅峰,只要她一声令下,全体社员分分钟改换山头,让干啥就干啥,绝对比亲儿子都听话。

    幸好,她没打算以多欺少,在她看来,就她一个人就完全足以碾压老袁家一帮子怂蛋了!

    “姑啊,你在到底在吵啥啊?不是……我是大队长,队上的社员发生了矛盾,我有义务帮忙调解。”赵建设很努力的想要劝架。问题是,吵架是双方面的,赵红英这个不叫吵架,只是单方面的冲到人家家门口找事儿,这要不是他亲姑,他一准开骂。

    可惜,那就是他亲姑。

    心里苦,说不出来。心里堵,疏通不了。心里好绝望,他觉得他大概是要升天了。

    赵红英可不知道赵建设快崩溃了,只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在为民除害啊!瞎了你的眼,没看见啊!”

    听到这话,下面一片叫好声。

    “好!宋老太说得好!”

    “为民除害,除了那家子害虫!”

    “我支持宋老太,教教那帮怂蛋咋样做人!”

    “反正赵大队长是蠢蛋,咱们只听宋老太的!”

    赵建设目光森然的望了过去,心里暗骂,一帮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可转念一想,社员们怕啥?老袁家是出了名的窝里横,一出家门比乌龟.蛋子都怂,随便逮个人问问,哪怕小孩子也不怕得罪老袁家的。

    他也不怕,他只是怕他姑。

    “姑啊,咱有话好好说,成吗?你倒是跟侄儿我说一说,老袁家到底咋得罪你了?”赵建设哭丧着脸,他很想直接把他姑拖走,可事实证明,他真没这个能耐。不由的,他又在心里暗骂,骂老袁家个不长眼的,惹谁不好,偏招惹了这个煞星。

    “我不就是好好说话吗?”赵红英一瞪眼,扯着嗓门冲着袁家那头吼,“袁老太婆你给我出来!再不出来,你这辈子都不用出门了!还有你那俩儿子,回头一条腿一条腿的都给打断!叫你能耐,叫你说是非,得意了吗?你个搅.屎.棍,我都不想跟你们家来往,你还特地上门给我找不痛快。行啊,我不痛快,你也休想痛快!”

    再看赵建设,他真要哭了,老袁家痛不痛快他真的不知道,他自个儿是真的不痛快了。

    才这么想着,得了信儿的赵满仓就匆匆赶来了。

    过来就一把抓住赵建设:“你小子到底是咋回事儿?还大队长呢,还先进干部呢,你就这样看着你姑叫人欺负?你还是不是人啊,当初要不是你姑把最后那半碗粥省下来给我喝,我早就死了,还能有你这个小兔崽子?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祖宗的脸面都叫你给丢尽了!”

    赵建设沉默了半晌,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袁家出来个主事的!是非曲直,赶紧说个明白,躲在家里不出门算是咋回事儿?立刻出来个人!”

    不得已,袁母终于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她看都不敢看赵红英,扶着院门闭着眼睛,哆嗦的开口:“我再不敢去老宋家了,不敢了……我错了,以后不会再去了。”

    袁母心里也苦,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毕竟她离开老宋家时,袁弟来只是哭哭啼啼的,也没见有啥问题。可既然人家赵红英骂上门来了,那还能咋样?

    低头、道歉、认怂。

    赵红英也没得理不饶人,不是她讲理,而是她突然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她往城里去了一趟,就算来回都是自行车,中途也没咋耽搁,可这不是又堵门堵了一个多小时吗?

    “哎哟,这都中午了,喜宝还饿着呢!”赵红英说走就走,那叫一个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目睹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暗中观察的袁家众人。

    等外头终于散了,袁母还在那儿哭天抢地的委屈着,那头袁家两兄弟却是轮番上阵,抱怨起来。

    “妈,你不知道老宋家是啥德行啊?你不知道赵红英那人谁也惹不起啊?你说你咋那么想不开,五姐她都嫁人了,都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你就当没生过她,干嘛老去找她呢?这下好了,人家找上门来了,咱们家除了丢人还是丢人,你图啥啊!”

    “哥说的没错。你自个儿先前也常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嫁都嫁了,你管她过得咋样。就算她天天吃肉,那跟咱们家有啥关系呢?都是两家人了,你还指望她能帮衬娘家?别做梦了,她除了跟着哭还能干啥啊?”

    袁母都傻了,被赵红英指着鼻子骂,她都没这么迷茫过。明明是为了家里好,为了她两个儿子好,咋他们反过来还说她呢?她颤抖着嘴唇问:“我也是心疼你们啊!”

    “那就别再去找五姐了!就当是你心疼心疼我们两兄弟,别折腾了!”

    “你自个儿想想,你折腾这些有啥用?就五姐那德行,还能从老宋家弄回东西来?她能把咱全家搭进去!”

    “就算妈你真的是一番好意,可咱们一家子加一道儿都斗不过那赵红英的。再说还有大队长在呢,以后分粮分肉都得靠大队长,他要存心跟咱们过不去,那日子可就真的苦了。”

    “唉,妈,你说你何苦呢。算了,就当五姐她死在外面了,成吗?”

    成,咋不成了。

    兄弟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把袁母给说懵了。可既然儿子们都这么说了,她这个当妈的,除了听着又能咋样呢?

    袁母心里闷闷的,这都饭点了,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本想擦干眼泪回屋歇会儿,可又心疼儿子们跟着她平白遭罪。唉,她一个老婆子倒没啥,就是苦了儿子们陪着她挨骂。

    这么一想,袁母也不歇了,进屋舀了点儿细白面,去灶间给两个儿子下面疙瘩汤去了。受了那么多罪,怎么能不好好补补呢?至于家里其他人,横竖分了那么多粗粮,吃啥不是吃啊,又饿不死。

    ……

    公社卫生所里,袁弟来挨了一针,人还是晕乎乎的,正躺在里头休息。医生说,就现在来看,问题并不大,就是提醒以后要学会控制情绪。直白点儿说,就是别生气别伤心,不然老天爷也不能保证她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好。

    能不能好现在是说不准,可要是袁弟来知道,她婆婆回去就堵着她娘家门口,骂了个把小时没歇气……估计真的是好不了了。

    宋卫民急得团团转,他虽然没有袁弟来那么重男轻女,可私心来说,还是想要个儿子的。尤其肚子都那么大了,再过两月差不多就能生了,这会儿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那恐怕就是一尸两命的结果了。

    又急又气,这该死的天气还那么热,偏医生还叮嘱他不能叫媳妇儿生气伤心。等回头瞅着好些了,他赶紧先把人往家里送,完了又拜托他哥帮忙把车子还给大队长,之后干脆一直守在房里,生怕媳妇儿再想不开。

    见他这副怂样,赵红英更来气了,不过她好歹知道轻重,忍了又忍,索性叫老宋头带着儿子们统统去下地干活去。干完了自家的去帮别人干也成,反正别待在家里碍她的眼!

    起初,宋卫民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当然知道袁弟来为啥会这样,生怕老袁家的人再过来,迟疑着不愿意离开家。

    赵红英飞起一脚把他踹出去好几米,咬着牙根说:“他老袁家的人要是再敢来,我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两个!保准叫他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宋卫民麻溜儿的跑了,他真怕自己稍微慢一点,亲妈也能顺手把他给剁了。虽然是亲生的没错,可万一呢?

    他倒是跑出了家门,袁家的人也没敢再上门,可歇了有几天后,袁弟来却是出门了。没碰上她亲妈,却正好跟娘家小弟打了个照面。

    袁家五女两子,闺女们全是当丫鬟培养的,儿子们全都是金疙瘩少爷范儿。就说袁弟来这小弟,到现在为止,连灶间都没进去过一回,洗衣打扫就更别提了,啥都不会,典型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自然,他也从不去地里,明明是个爷们,那皮肤白嫩得哟,反正瞅着他那样子,比袁弟来长得都好看。

    不得不说,袁家的孩子长得确实是好,跟老宋家不是一个调调的。

    袁弟来并不知道赵红英上袁家堵门骂人的事儿,全家都瞒着她,其他社员们只要不傻,就不会故意搞事。

    她弟也没打算告状,只是苦着脸上前,特地拉着她,说:“姐,五姐哟,算我求你了,我求求你行行好,别老往我们家跑了。你嫁都嫁了,别再回来祸害我们了,你又帮不上忙,尽会添乱。差点儿把我们一家子都害死了!算弟弟求你了,放过我们一条生路吧!”

    别看赵红英只堵了一次门,这件事情的深远影响尚未完全消散。

    咳咳,说白就是,这不是大家伙儿都闲吗?没事儿干了当然要找事儿打发时间,就有那好事的一天到晚往袁家人跟前凑,问问他们啥时候再去老宋家走走亲戚啊,好歹是亲家嘛,趁着农闲,多联络下感情。

    走走,一起走,等我拿上板凳缸子瓜子饲料……走嘞!

    老袁家的人是怂,可再怂也架不住被所有人见天的调侃。你说跟那些人较真吧?他们恨不得你跳着脚叫骂,这样就又有好戏看了。可要是捏着鼻子认了,那也要糟,他们可不是就此罢手,只会愈发变本加厉的说笑嘲讽。

    以前咋没觉得队上的社员那么贱呢?

    一个两个的就跟赵红英似的,这是培训好了特地来找他们练手的吧?

    袁家小弟气疯了,可他真不敢跟全队上下撕破脸,思来想去,也只能从他姐这头下手了。

    然而,袁弟来完全没听懂。

    信息不对等,加上她的想法本就异于常人,听了这话后,她只茫然的看着她弟弟:“小弟,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这心里一直都是惦记着你们的。你知道吗?我在宋家吃肉的时候,心里疼得就跟刀割一样,恨不得把我那碗肉立马给你送过去。这不是……我婆婆不让吗?”

    袁家小弟简直对这个姐姐服气了,心道,是个人都他妈的不让啊,换成老子也不让啊!回头打死那倒霉婆娘才是真的!

    结果,袁弟来一点儿也不懂弟弟的心思,还在那儿抹着眼泪说:“我不能不管你们啊,虽然我嫁出去了,可我永远都是老袁家的闺女。我……小弟你干啥去?”

    她弟已经啥都不想说了,跟一个二傻子有啥好说的?简直就是病的不轻!说起来,以前咋没发现他这个姐姐这么能耐呢?这么一想,他不单转身就跑,而且索性一溜烟儿的跑到了老宋家的自留地那边找他姐夫去了。

    虽然赵红英当众放话,说不准袁家的人再上她老宋家的门。可自留地不算啊,哪怕分给了各家使用,那也还是公家的地儿。

    他直接找上宋卫民,没有做丝毫的铺垫,开口就说:“把你婆娘看住成吗?她脑子不大好,你得看牢了,别让她再往我们家跑,她是你老宋家的人,跟我们家早就没关系了。”

    宋卫民听得都愣住了,一旁的老宋头和宋卫国、宋卫党也傻了,这好像跟以前听到的不一样啊?不是说老袁家的人死死的纠缠住袁弟来不放手吗?咋就成了袁弟来扒着娘家不放手呢?

    等等,老袁家有啥值得人眼红的?明摆着不对啊!

    再看宋卫民,他虽然是个老实头,可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没见过那么恶心的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反咬一口倒打一耙!

    冷着脸抬头看去,宋卫民语气相当恶劣:“你他妈还是人吗?弟来连吃块肉都想着你们,你就这样说她?你过意得去吗?”

    袁家小弟也不明白,他为啥要过意不去?吃块肉想着他,那他也没吃到半口啊。还有这俩口子是不是脑子坏得一个样儿?一个说吃块肉心里跟刀割一样,另一个就说吃肉也想着他们……有毛病吧?

    “行了行了,不想跟你废话,我就直说好了,别再让袁弟来坑我们家了,我们家的日子已经够难过的了。你就当我们高攀不起,高攀不起你们老宋家啊!记着,把你婆娘看好!”

    说完最后一句话,袁家小弟赶紧走人,他总觉得老宋家上上下下都不对劲儿,还是赶紧离远点儿,免得又被坑了。

    仔细想想也没错啊,家里的老娘见天的感概袁弟来嫁得好,要他和哥哥说,还不如前头四个姐姐呢。家里都过不下去了,眼瞅着就要出人命了,这不还是想法子接济他们。袁弟来她干啥了?这么多年没吃过她一粒米,没帮上过丁点儿忙,没沾上过任何光。

    既然这样,那她嫁得好又有啥用呢?

    光嘴上说说,吃肉的时候心跟刀割似的?一想到这话,袁家小弟就直骂娘。给你吃肉你还不乐意?你咋还没遭报应呢?老天爷就该拿雷劈死你!想他吃肉的时候,那都是满心满眼的感激、感动,一年才吃两三回呢,多吃一口都是觉得幸福,这丫的还难受上了?

    袁家小弟越想越生气,他一点儿也不希望袁弟来想着他,他不稀罕!!

    老宋家很烦躁,老袁家干脆就是绝望了。

    然而谁也比不上袁弟来本人。

    她是真能耐啊,回头仔细想了好几宿,终于在某个破晓时分,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悟了。

    娘家人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啊!

    爹妈弟弟们都那么得体谅她,生怕婆家为难她,这才非要跟她划清界限,只盼着叫她的日子能好过一些……

    可她咋能那么自私呢?她是袁家的女儿,别家闺女是白眼狼是赔钱货,她不是。她觉得自己顶得住,就是应该想着娘家人。一家人嘛,就该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齐心协力,好日子总会来的。

    幸亏之后袁弟来就被拘在家里没出过门,不然她这番感想要是叫娘家人听了去,别人不好说,她小弟真能给她跪下,跪求她放过家里人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