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02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22章 第02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22章

    曾庆华站在知青点前, 愁得抓挠脑门。

    作为知青里年纪最大的一个, 又是大队长赵建设指定的领头人,他这样发愁已经很久了。这时,离野猪撞破屋子又过了好几日, 村里的肉香味终于尽数散去了, 然而他们知青点的屋子却还没修好。

    咋修啊?无从下手啊!

    说来,那天他们被赵建设好一通教训后, 当时是下定了决心, 不怕苦不怕累克服困难好好过日子。可决心这玩意儿,就跟太阳底下的泡沫一样,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等赵建设一走, 他们几个一商量,咋办?寻个人去队上找几个熟手帮忙修房子?可叫谁去呢?

    谁都拉不下这个脸。

    试想想, 他们可是堂堂知识分子, 下乡来支援农村的,要叫他们低头跟泥腿子们求教,那还不如自个儿撸起袖子干呢。泥腿子们能行, 他们咋就不行了?

    事实就是不行, 面对泥墙上那个硕大的窟窿,他们连从哪儿开始都不知道。懵了半天后,太阳就落山了, 一天又过去了, 可他们还是毫无进展。

    接下来, 他们索性就陷入了原地踏步中。因为前头野猪撞的那一下, 只是撞破了临村道的这面泥墙,并不是把所有的房子都毁了。三间土坯房,只有最外头那间遭殃了,一开始他们怕半夜里房子塌了,不敢住,看了两天觉得问题不大后,女知青们先搬了回去。男知青当然不能认怂,索性七个人挤到了一个屋里将就着住下了。

    可这会儿天气已经很热了,巴掌大的一间土坯房里,住三四个人还勉强凑合,七个知青,还都是大老爷们,屋子里汗臭脚臭混在一起,逼得他们不得不再度把修房子一事提上了案呈。

    有志一同的,大家把难题甩给了曾庆华,谁叫他是领头人呢?

    曾庆华这时也看明白了,队上绝不会主动帮忙的,那就自个儿再试试?都是城里来的,哪个都是新手,折腾了两天仍然没有结果后,不得已,他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了赵建设。

    赵建设早就等着了,他根本不像知青们想象的那么冷血,其实他一直有悄悄关注着,就看知青们啥时候服软。到底是要待好几年的,不趁早煞煞他们的威风,以后只会越来越难管教。

    最终,赵建设仍没叫人帮知青修房子,他找了两个熟手,脑袋瓜聪明会教人的,叮嘱耐心点儿教,宁可多花些时间,也不可能帮知青把活儿干了。

    生产队上,谁家的房子不是父子兄弟自个儿砌起来的?这三间土坯房当初没几天就盖好了,只是修一面墙,当然简单得很。也幸好,经历了这段日子的苦熬,知青们学得很是认真,哪怕不熟练,好歹也有样学样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不至于完全抓瞎。

    又过了好几日,知青点的房子终于修好了,丑是丑了点儿,不过倒挺结实的。两个熟手检查过没问题后,就回去跟赵建设报告了。

    赵建设细细询问了经过,想知道经过这事儿后,知青们有何变化。两个熟手自是有问必答,只说男知青看着还行,虽然过程艰难了点儿,可总算把活儿都干下来了,回头再打磨打磨,应该差不多。

    可等说到那三个女知青时,两人就卡词了,互相瞅了瞅,到底还是说了实话。原来,被毁的那间房本来就不是女知青的,因此她们认为这事儿跟自己无关,明明是怕脏怕累怕干活,却说的大义凛然,还嫌他们吵得慌。

    在两人离开知青点前,知青们内部的矛盾已经初现端倪,不过赵建设明显不想插手,只等着看那些人咋作死。

    ……

    知青点的重建工作完成后,天气已经很热了,尤其今年气温起得格外快,日头大,降水却少,地里的庄稼眼瞅着越来越蔫吧了,赵建设更没闲心管那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了,而是立马组织人手开始挑水灌溉庄稼。

    一天要浇两回水,一早一晚。搁在以往,那都是挑井水用的,可因为今年降水少,井里的水位线不断的下滑,明显供应不上那么大的灌溉面积。

    发现这一情况后,赵建设很快就又宣布,吃用还是打井水,灌溉和洗衣裳就多跑一段路去河边。至于每天负责灌溉的社员,则需要去河边担水。

    这么做肯定麻烦得很,毕竟水井就在队上,而离他们队最近的河,得走出生产队,还要走好长一段路,其中还有一段挺陡的下坡路,当然回头从河边挑了水后,就变成了上坡路。这一来一回的,可得费老大的劲儿,又因为妇女力气小,赵建设安排两个妇女担一桶水,而壮劳力则是一人要挑两桶水,大家伙儿轮着来。

    这么一来,劳动强度又增大了不少,不单麻烦,也更加累人了。不过,道理大家还是都懂的,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就算半大小子没经验,也有老爹叔伯哥哥们带着干,总归出不了错的。

    事实上,社员们不仅要挑水灌溉,还得将家里的水缸都蓄满水,地里的其他活儿也不能丢。从六月到七月,一年里头最热的三伏天,他们天天早出晚归,前段时间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肥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了下去。

    其实,也不单他们生产队,甚至不止红旗公社。他们这一带所有的城镇公社全都一个样儿,顶着毒辣的日头,四处奔波辛苦劳作,都眼巴巴的盼着秋收赶紧到来。

    比起第七生产大队,其他地儿才是作孽呢。救济粮后来倒是又下发了一次,可那数量,比第一次过难关时都要少。吃不饱,加上干得多,还有就是这个天气太遭罪了,好多人干着活儿就晕了过去,光隔壁的第八生产队,听说已经累趴下了好几个。

    这些事儿,都是在河边打水时听人说的。

    他们平时打水的这条河,离自家队上挺远的,倒是紧挨着第八生产队。因为每天早晚都来,不免会在打水时闲聊几句,说一说哪个又病了,哪个累晕了,哪家断炊了……

    亏得有对比在,第七生产队才熬下来了。想想看,就算没肉吃了,起码家里的粮食是管够的,又因为干活强度大了,最近这段日子,家家户户都吃捞干饭,连早饭都是分量十足的,就怕亏了身子。

    再有就是,好歹前段日子刚补过,要不然只怕也得累垮了。

    一想到这些,他们纷纷感激起来赵红英。

    “多亏了咱们队上有个除害英雄,叫咱们吃了半个月的大肉。哎哟那滋味啊,要是能再吃上一回该有多好!”

    “你就做梦吧!不过也是真的多亏了宋老太,好人啊,能耐啊,真是个本事人。”

    “对对,宋老太多厉害啊,要不是她,咱们别说吃肉了,庄稼都能叫野猪给糟蹋了。幸好有她在啊!回头可得好好谢谢她。”

    正在被人夸赞的赵红英在干啥?她当然也跟着干活了,不过挑得都是轻省的活儿,又不差这点儿工分,这么拼命干啥?这会儿,她还不知道,自己在生产队上的威信,已经悄然超越了大队长赵建设。

    ……

    好在,大家伙的辛苦是不会白费的,在全体社员的努力下,地里的庄稼渐渐恢复了元气,就说今年果然是个丰收年,都开始望眼欲穿的盼着秋收早点到来。

    不过,秋收还没来,毛头的生日先到了。

    他比喜宝早出生了半个月,不过因为打小能吃能喝的,看着个头要比喜宝大好多,就是皮肤太黑了,就跟打小搁在太阳底下晒一样,比天天下地干活的庄稼汉都黑。长得丑,皮肤黑,还长年累月的套着个麻布袋子,那形象怎一个辣眼睛。

    这不,赵红英就看不下去了,前段时日给了张秀禾一块处理布,叫她拿出真本事来,好好做两身衣裳。可因为前段时间一直在忙活灌溉庄稼的事儿,张秀禾虽然不用下地干活,可家里的活儿却丢不开手。

    带孩子、生火做饭、洗衣打扫,全都是她在干,一忙活就把给毛头做衣裳的事儿抛到了脑后。

    眼瞅着毛头的生日快到了,她才紧赶慢赶的把衣服给做好了。格外普通的短褂子加半截裤,因为有赵红英的叮嘱,她做的衣裤都很合身。然而,合身并不意味着好看,毛头先前的麻布袋子起码大,连手都很难露出来,基本上就只能看到一张黑丑黑丑的脸。

    等换上了亲妈给做的新衣裤后,毛头第一次在人前完美的呈现了自己的丑。

    赵红英都惊呆了。

    她前几日去城里取钱时,又在宋菊花那儿买了块嫩黄色的料子,做好的新衣服现在就穿在喜宝身上,衬得她人比衣裳都好看,喜得赵红英连声夸赞喜宝。

    喜宝很高兴,被抱出来时,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说着:“好看,好看,喜宝真好看,最最最最好看!”

    她再过半个月就满一周岁了,说话愈发利索了,然而在看到了毛头后,她也跟着赵红英一起傻眼了。

    给毛头做新衣裳的处理布是白色的,因为放的有些久了,微微泛黄。赵红英原本想的是,夏天穿浅色正好,就是没考虑到实际情况。

    看到一身新衣服的毛头,赵红英突然不知道该说啥了。

    “好、好看……”喜宝目瞪口呆的看着毛头,然后一个扭头,把自个儿的小脑袋埋进了奶奶的怀里,“不看!喜宝不看!不看不看不看!”

    赵红英:…………

    她终于明白了,人丑不能怪衣服。就算张秀禾的手艺比不上城里裁缝,可这一身说真的,单看衣服绝对不丑。就是上身后的效果,简直丑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该说啥呢?还不如穿前头的麻布袋子呢!

    真不敢相信这是跟喜宝一块儿养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